Article Index

第九講 
日期:2015年8月9日
題目:榮耀的好牧人:為羊捨命、牧養革新
經文:約10:1-42、約12、21章
講員:蔡元雲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大會速記員:盧浩基弟兄

(一) 牧養的重要性和聖經基礎

[蔡醫生請以下以類別人士舉手歡迎他們:(1) 父母;(2) 教會或教構青少年牧養工作者;(3) 教會或學校團契青少年導師或團契職員。]

• 全世界出現一個現象:教會下一代不知道去了哪裡。(例1) 歐洲的教堂平日很多人,星期日沒有人,只是旅遊點;(例2) 加拿太以往有許多年青人,近年減少了,不論是華人還是加拿大人;(例3) 美國有調查指70%的人稱自己是基督徒,很多都不去禮拜堂,特別是年青人。(例4) 在香港,年青人慢慢地從教會消失,有數據基礎支持。

• 蔡醫生請會眾一起誦讀這節經文:「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約10:11)

• 蔡醫生今堂特別邀請父母出席,聖經讓我們看到,父母是最重要牧養下一代的。箴言中,「家」、「父親」、「母親」是牧養,有神的話的。當我們在家中失去了這個,就沒有下一代。今次教新的調查顯示,教會信徒的第二代,很多流失,都不去的,當中有種種原因。

• 聖經中「牧羊人」這個字,並非只是用來指專職牧養的人。在舊約,當然最重要的一句是:「耶和華是我們牧者」(詩23:1)。神親自牧養我們,所有我們這些為主做牧養的,都是帶他們來到這個牧者的面前,讓祂親自牧養人,因為你不能靠教會或牧養你的人日日貼住你。我們每一天都需要牧養,耶和華就是我們的牧者,那篇詩篇人人都懂得。大衛-你不要以為他只是做君王,聖經裡面說:「我揀選了大衛」,他不只作王,更是作以色列家的牧者 (詩78:70-71)。他的牧者,所以你看他的詩,是牧養的詩。

• 昔日很多在以色列人社會中要領導的,不單是祭司,其他這些也是稱為牧者。所以你看見以西結書講很多牧者,他們都是當時社會上的領袖,但他們沒有盡責,沒有好好包紮那些受傷的,沒有給那些羊保護、安慰和牧養(結34:1-8)。所以神很傷心,神就決定親自去尋找那些失喪的羊,包紮那些受傷的,醫治那些有病的、餵養那些需要吃草的,卻是剪除那些肥壯的 (結34:9-16)。

• 在新約中,當然耶穌就是好牧人。他最初呼召彼得時,對他說:「你要得人如得魚一樣。」(太4:19) 很重要的。門徒其中一件事,就是出去找人和得人。但到主耶穌基督升天之前,他再在湖邊叫彼得時,對他說:「你愛我麼?你愛我麼?你愛我麼?」到最後,講三句話:「餵養我的小羊」(青少年工作?)、「餵養我的羊」、「牧養我的羊」(約21:15-17)。不是單單得人。我們在香港也得了很多年青人,不同的研究顯示,至少18% 的青年人曾經決志,這些決志不是勉強的。那些人在哪裡呢?在教會當中只有5%,不算多。究竟是甚麼原因呢?牧養。

• 佊得在他年老的時候,他寫了一封信,他也這樣形容自己:「我這作長老的勸你們:要牧養你們的羊」,並且不單牧養,還要「作群羊的榜樣」(彼前5:1-3)。他年紀大了,你忽然發覺他改變了,不一樣了。而且當他寫最後一封書時,知道自己即將要離開,仍然在牧養,整封書信都是做牧養的。

• 所以在神心中,這個題目實在太重要。但主耶穌基督今天講的時候,門徒還是不明白(約10:6),而那時已經接近最後一次他過的逾越節。逾越節是榮耀的日子,整卷約翰福音不斷講「榮耀」,最高的榮耀是甚麼?十字架。很清楚的。祂接著就進城,那是最後的一星期,而且入城後過了一點時間祂就「隱藏」起來(約12:36)。約翰福音從十三章至十七章只是對著那些十二個來牧養的,單單那幾章可以講十天晚上。

(二) 牧人認識他的羊、是羊的門、是羊的供應者 (約10:1-9, 14)

• 耶穌所說的比喻都是以農業社會為背景的,我們現代人不容易理解,包括撒種的比喻、葡萄樹的比喻、麥子和稗子的比喻,以及這個好牧人的比喻。

• 本章有七次出現「認得...聲音」(4節,5節)或「認識」(14節[2x],15節[2x],27節)。耶穌說:「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27節)「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像我父認識我一樣」(14-15節)。一直重覆重覆講這話:認得聲音,認得羊。

• 在紐西蘭,羊比人多,人口幾百萬,羊的數目有幾千萬。蔡醫生有許多好友在紐西蘭住,有他請求下,他一個紐西蘭朋友介紹他認識一個牧場主人。他的確發現羊圈是從一個門口進入的。另外,他不能擅自進入羊圈,只能在牧場主人陪同下方可進入,由於牧場主人不能常常帶他進去,他有許多時間只能在羊圈外看羊。他看見很多的羊,但沒有一隻羊理會他,即使他特意帶一些草來向牠們揮動,希望吸引牠們過來,雖然牠們是看見他的,仍是不理會他。

• 有一天主人的兒子進去,他只是十一歲。他拿著裝了水桶和飼料進去,蔡獲准跟著他進去。主人的兒子真的逐一叫出羊的名字,原來每一隻羊都有名字的,牠們就過來,每隻羊頸項上有一個名牌,名字各有不同。蔡心生一計,就立刻把那些名字抄下,然後走到較遠的位置,呼喚羊的名字,牠們卻不理會蔡,原文牠們是認得聲音的,甚麼連氣味也認得。所以蔡感到有點自卑。至於那個孩子,他走到哪裡,羊就跟到那裡。蔡也學那個孩子,帶著裝了水桶和飼料進去,牠們仍不理會他。

• 「認識」是甚麼?是關係,不是隨意叫個名字,關係需要很長時間建立的。蔡醫生相信如果他可以在那個牧場住三個月,他每天進去叫喚牠們,又餵養牠們,或許牠們會理會他。關係要很多長時間建立的。整卷約翰福音中主耶穌基督見不同的人,祂牧養的人甚麼人都有-高官、撒馬利亞婦人、跛的、瞎眼的。但祂跟每一個人談話的方式都不同,談的主題不同,回應不同,並且祂是聆聽他們的。起初可能是有距離的,但一直談下去時,忽然間愈來愈近,他們也更多認識主。這是很不容易的。

• 蔡醫生再提到第二堂信息中那八年「收仔」的經歷。當時蔡太很勇敢,決定開放他們的家短期收留一些問題青少年。那八年教曉他很多東西,每一個都不一樣。最令蔡傷心的是,是一個來了三個月卻從不望他一眼的年青人、不叫他一聲的男孩子。有一次早餐時,蔡終忍不住,請他叫自己一聲。他看看蔡,問:「叫你甚麼?」蔡曉得那孩子明明是知道他的名字,只好說:「過去到我家住過的多數叫我『Uncle』。」他說:「我沒有uncle的。」然後蔡又說:「有些年青朋友叫我『蔡醫』。」他說:「『蔡醫』?我跟你並不相熟。」於是蔡懇求他說:「你就隨便給我一個稱呼吧。」他看著蔡,很勉強地說:「Dr. Choi。」 其實蔡是知道他背景的:他的出世紙上沒有父親的名字,跟著母親,到入幼稚園時,母親走了,一位幼稚園女老師決定收留他,但到他讀中學時,情況愈來愈差,她不能處理他,因他反叛的個性完全顯出來了,於是她打聽,結果知道蔡的家有空位,請懇求蔡收留他,蔡就收了他。「每個人有背景,種種原因,他不是討厭我-我相信他不是討厭我,但在他生命裡面從來沒有一個親密的關係,從來沒有的。」

• 蔡醫生覺得很不容易,但蔡太很好,她沒有蔡那麼介意那個男孩子不招呼,照樣服侍他,照樣照顧他,十分關心他。蔡承認自己較為急躁,到最後那個男孩子是先開始向蔡太招呼的。「我很多東西都是我太太幫我補習的。她貼住他,她知道他喜歡吃甚麼,她知道他喜歡看甚麼,每樣她都知道,她也知道他的背景,也因為這個緣故,她多走一里路,願意認識他,願意聽他。我呢?不斷學習。」

• 牧養,認識他的聲音,認識他,很重要的。「這個我自己有個感覺,包括父母在內。為甚麼這麼難認識呢?我們現在下一代,是活在另一個星球,乃是星球人。我們跟他們活在兩個星球,大家交談,他們說了很多東西你也不知道他們在談甚麼,你講了很多話他們也不知道你在談甚麼。」最近有一天蔡醫生跟他的孫兒一起坐車的時候,他們不斷說話,卻是他完全不能明白的,他的孫兒就告訴他:「爺爺,這是minion講的話。」他們真的學了電影《迷你兵團》中那些小生物(稱為minion)很多的話,蔡就為了認識他們的緣故多看這個卡通片,就是連他們的母親也對蔡表達佩服:「惟有你才肯陪他們,連這一套也去看。」曾經一次他和他大孫一起看《喜羊羊與灰太狼》,令他的媳婦十分尊敬。「即是你要進入他的世界,而不是經常責罵他們,你要知道他,不是說凡他講的都一定對。他經常打機,那我也要陪他打,原來很好玩的...關係是在很真實的生活裡面[發生的]。」這不代表不可責備他和阻止他做不良的事,但必須要他有東西可談。為甚麼作兒女的經常說父母不明白他們?「他們很悶的,不好玩。」父母跟年青人,最要緊是好玩,要貼住他們。

• 美國在一篇文章《The Myths of Quality Time》正式承認一件事。因為我們現在很忙碌,人人都講「Quality Time」,他們做了研究,發現它並不見效。「Quality Time」是指我們時間不多,於是跟他有一些「優質的時間」。蔡醫生自己也試驗過,因他也讀過心理學,所以他也跟兒子試一試,對向他說:「我想跟你有一點『quality time』。」兒子聽見「quality time」,以為必定是要被教訓一頓。不行。後來蔡醫生決定花時間和兒子踢足球,但其實他的球技不佳,兒子們寧願他做球證或旁證。後來他雖不再和他們踢足球,卻仍然去看他們,希望認識他們的朋友。因為他們靠近甚麼朋友,就像那些人。有一天,他和兒子們交談,被告知他們有三個界別的朋友:體育界(一同運動)、文化界(一同讀書)、娛樂界(一同玩樂)。但到最終不單父母要牧養孩子,也要讓信徒朋友也牧養他們,讓教會牧養他們。所以有一件不能妥協的事,就是他們必須和父母返禮拜,必須讀聖經。蔡醫生在他們年幼時就常常和兒子們講聖經故事,他們最喜歡聽挪亞方舟的故事,當中會做很作動作的,也製作了一個方舟模型。

• 「各位,請你和他溝通的時候,用他的言語,並且用很多時間,你要伴他,牧養是不能省[時]的,而且只有一扇門,所以在家中我是嚴的。神的家只有一扇門,一定是道路、真理。你無論如何,一定要讀聖經,每個星期一定要在家中敬拜,星期日,就算是要考試,都要去[禮拜堂]。然後到了中學,一定要參加團契...我看見很多做父母偏偏不替他們揀選去禮拜堂,考試的時間是那些父母叫兒女不要回去的...你是甚麼樣的父母呀?對麼?他在家中看你嘛!你在教會裡面有敬拜,你家有沒有敬拜?」

• 蔡醫生喜歡跟兒子讀箴言,有一天他看著兒子讀其中一段,他還沒有讀完,兒子就哭得趴在地上:「我兒,要將你的心歸我;你的眼目也要喜悅我的道路。」(箴23:36)"My son, give me your heart."你若不把你的心給他,他幹嗎要把他的心給你。「你的眼目」-下一代,他正在看著你,你講有用麼?「喜悅」-他見你的樣子這麼衰殘,喜悅甚麼?他是看你怎樣做人的,不要聽你講甚麼。「我的道路」-我怎樣做人,他會看的。

• 牧養是他「出入得草吃」(約10:9)。「草」是指生命的糧,草是羊生命的糧,牠不吃草就沒有命了。要把生命的糧給年青人,讓他體會在「青草地,溪水旁」享受,要和他一起去享受。作牧人要保護羊,但也要放牠。

• 蔡醫生後來也發現每群羊當中是有領頭羊的,其他的羊會認出這些羊。羊也喜悅一群的,我們稱為「羊群心態」,牠們是一群群地走,當然羊認路很差的。所以牧羊人訓練那些領頭羊,然後由領頭羊帶領其他。牧養不是一個,是彼此牧養,而且是有領頭羊。

• 耶穌說:「凡在我以先來的都是賊。」(8節) 這些賊就是那些宗教領袖,不是從正門進去的,是用權力進去的。他們霸佔了很多土地,霸佔了聖殿和所有會堂,你進去的時候,看到的是很多錢,很多權。到最後,大祭司和法利賽人商量:「嘩!已經有很多人到了施法約翰那裡!現在又有人到祂那裡!我們不行了。如果這樣繼續下去,我們的土地和我們的人都會全部失去。」(約11:47-48) 他們關心甚麼?耶穌醫好那個人,他們一句感激都沒有,耶穌這麼多人跟隨他,施洗約翰這麼多人跟隨他,他們只是擔心人們跟隨這兩個,就會影響自己的勢力,影響自己的土地,影響自己的利益,一個人也不關心。是甚麼一回事?當有危險來到,就知道誰是牧羊人,誰是打工,誰是賊。

(三) 為羊牧命的好牧人 在地裡死了的麥子 (約10:10-13, 15, 約12:23-24)

• 那些人仍是不明白。祂就講得很白:「我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10節)。羊其實很可愛的、很美、很馴服的。祂就是為了他們來。然後祂說:「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甚麼是捨命?主耶穌基督,祂真的捨命,所以在住棚節和修殿節都過了之後,跟著那一段已經講逾越節近了(約11:55)。耶穌說,祂得榮耀的時間到了(約12:23),祂就不斷講「榮耀」。祂說:「時候到了,是你要榮耀我的時候了。」他有一年時間在加利利,完全不進耶路撒冷,但接近時候時,祂就帶著一班人,面向耶路撒冷,然後到最後,時候到了,還差幾天是逾越節,祂就進去。祂知道,那是甚麼地方,是賊的地方,已經很多有在商量怎樣殺他。不過很希奇,很多人歡迎祂,只是希奇一件事,他們說:「彌賽亞來,榮耀的王來,應當騎著白馬的。」祂就騎一隻驢駒。後來,使徒約翰和其他的人知道,原來在舊約聖經中是有講到這件事的。一位榮耀的王,祂最當初的時候,是騎著小驢駒來的,但最後審判的時候,這一個審判者是騎白馬進來的。同一個王,一個是被殺的羔羊,這個是要死的,另一個是來審判的,聖經清楚地說了。「和散那!和散那!」那些猶太人是多麼害怕。當時群體裡面,大部份人相信祂可能是彌賽亞,大部份相祂也是先知,可能就是那個先知。所以猶太的高官多麼害怕,但他進去,在逾越節之前,祂就講了這句話,這句話對於牧養很有幫助的,其實講祂要死:「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落在地裡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 很明顯在講他自己,但祂也講到你和我。他後面也有再解釋:「人子要被高舉,得榮耀,然後就成就。」(約12:32-33)

• 主耶穌經常講比喻,當中一個常聽見的比喻,就是馬太福音撒種的比喻(太13:3-23)。那裡在講甚麼?之後祂解釋,種子就是神的道。我們撒的時候是有種子(神的道)的。但道是甚麼?誰是道?是道成肉身,住在你我中間。那個很重要的,非常之重要的。不只是讀一些經文,乃是有生命的。蔡醫生最初看這段經文,他覺得自己也要去撒種,他做青年工作,做撒了很多種子的,這也是很重要的,他們無論是電台節目,無論是書刊,一定有神的話,每一期都有的。一定要有神的話,不可以妥協的。然後蔡醫生發覺我們看這段經文是看錯了一些東西。我們需不需要理會那些石頭?需不需要那些荊棘在那裡?那塊田是甚麼?代表一個人心裡面的狀態,你的心的土地。如果你的心的土地好,就會有三十倍、六十倍、一百倍的收成,是與土地有關的,但我們不理會土地。

• 為何做牧養工作這麼困難?你不知道他裡面有多少石頭?那些石頭從哪裡來的,你知不知道?一直成長過程中有很多石頭的。那些荊棘從哪裡來?外面很多東西,擠壓著他,有很多的憂慮,聖經也有講。然後那隻鳥是甚麼?是撒但。在旁道的,牠吞吃了。所以後來蔡醫生發覺,不是單單隨意撒種,還要看看他的心田怎樣,他的狀況如何。每一個都不一樣的。為何牧養難做?為何做父母難做?蔡醫生初為人父時,第一個兒子生下來很容易應付,任他對待不反抗,是很純的,當時他做實習醫生,很忙碌,但他也要餵兒子吃奶。他太太經常教導他說:「元雲、元雲,你餵他時要看著他。」他就看看兒子,整個臉都是奶,因他一面餵奶,一面看書。到他第二個兒子出生,常常都哭,他不知道小兒子在哭甚麼,因為大兒子是不常哭的,原來是媽媽的奶不夠,但小兒子不懂講。都是相同父母所生,卻是不同的。後來他的媳婦生了一對孖生子,樣子一模一樣,性格卻南轅北轍。他們一同去考一間幼稚園,最後一個被取錄,一個被拒絕,致電詢問,對方說其中一個表現怎樣很好,有笑容,又肯談話,就立刻取錄他,然後說另一個表現很冷漠,不望他們,又不回答,只是單單坐著。蔡就告訴對方說:「是你們走寶,這個是十分聰明的,他不回答你因為你問的問題水準太低。」最後他們決定兩個孩子都不讀那間幼稚園。

• 你要知道他的個性,是甚麼東西壓著他,你才能夠跟他有關係。然後怎樣才算是捨命呢?你不單是撒種,不單是澆灌,主耶穌說:「你成為那一粒種子。你就是那一粒種子。」種子是甚麼?你可以進到他的心田那裡。你做牧者,你做父母,你要進到他的心那裡,就是你真的把你的生命給他,你真的關心他,你願意進入他的心-無論他的心如何,作青少年工作,你要知道他的心境如何,而且你知道何時怎樣進到他那裡去,而每一個是不同的。

• 其中一個曾在蔡醫生家暫住的年青人的是個患了可以致死之厭食症的女孩,她患了抑鬱,因她與家人關係出現了問題。你勉強她進食並沒有用,最初蔡醫生特意和她一同吃早餐,她竟把一塊多士切成四十粒逐粒進食,表現得很不樂意進食的樣子,有一次蔡要求她每天喝半杯奶,她就動怒起來,望也不望他,於是兩人無法交談。蔡深感自己無法明白她,便禱告:「神啊,求你讓我可以明白她,我才可以進到她心裡,我進不去。」他曾講過很多很正確的東西也沒有辦法。終於他認識了她父母,有一次蔡醫生夫婦邀請他們到自己家中,那時她已經寄居了好一段時間,可以對蔡醫生夫婦多了點信任,然後忽然間,那個平時低聲說話的女孩子大聲呼喝她父母說:「爹地媽咪,你知不知道,我很討厭你們。自從我十一歲,你們就不理我,只顧弟弟,只顧姊妹。」面對她突然爆發,蔡和她父母都感到害怕,她父母問:「為何你這樣說?」她回答:「你知不知道,你們全部都不理我,全部時間都給了他們。」她父親跟著就地耐心解釋:「對不起啊,那個時間你的弟弟剛剛出生,你第二個妹妹她又病得很厲害,你一向是我們家中最乖的那一個,所以我們的時間都給了妹妹,給了弟弟。對不起啊。」聽見這話她就流淚,她母親也哭。「這對夫婦真是高水準,他們沒有因看見女兒那麼兇就立即怒罵她,他們聽,聽完之後他們道歉。我聽見也很感動。」佷奇怪,過了不久,她開始吃東西了,慢慢地吃,吃得不錯。她在蔡的家中共住了一年,出去之後有一次回來探訪他們夫婦時,告知他們自己的經期重新回來了。過了兩年,她結婚,再過兩年,她生了一個孩子。

• 「牧養我的羊。」你怎樣才可以進到他的心裡面呢?你可以撒種,把一些東西塞進去,但你更要成為那粒種子,你真的用生命演繹出來,然後連生命也給了他。他讓你進去之後會不一樣的。捨命,不是講那麼簡單,是真的願意。所以牧養為甚麼那麼難呢?你一個星期見他一次,每次都是講那個信息,千篇一律,向著四十個集體牧養-有時候這是可以的,像這幾天晚上一萬人一起接受牧養是可以的。但在貼身牧養時,每一個都是不一樣的。主耶穌在約翰福音中對每一個人,每一個門徒都採取不一樣的方式牧養。所以牧養就是生命給出去。成為那粒種子,埋在他的心中。十分重要。

(四) 尋找牧養圈外迷羊的好牧人 (約10:16; 路15:3-7)

• 在蔡醫生教會的小組中,他們彼此牧養,但不單這樣。根據這段經文,最重要的牧養哪一些?圈外的羊。如果有一百隻羊,香港的教會裡面的有四、五隻羊,還在那九十五隻在外面。主耶穌基督大部份時間都在外面,當然他也會在聖殿和會堂裡教訓人,這個也是重要的,但很重要的就是出去。蔡醫生教會的小組常常都做這事。小組中有一個是醫生,他十分忙碌,也去牧養年青人。他是回到自己的醫院裡面,發現有很多年青的醫生,來到他那裡,蔡醫生曾對他說:「這些就是你的羊。你要照顧他們。」他是腎科醫生,在腎科中有長期病患和服藥的,有些要洗腎,他跟一班基督徒醫生設立了一個腎科病人的組織,為他們作歌曲,陪伴他們,分享生命,令蔡醫生感動,因這些全部都是在外面的牧養。

• 另外,蔡醫生的教會決定在一間學校裡面植一間新堂,並且與學校建立一個超越租用地方的關係:學校每年有二百個升中新生,涉及二百個家庭,教會請求與學校一同牧養他們。教會有一個傳道人,他不只在禮拜堂牧養,他請求學校批准他進學校任教聖經,以認識學生,結果每個學生都認識他,因他十年如一日的十分疼愛學生,而蔡醫生也會和他合作接觸學生,有一次邀請學生和他們家長來到突破青年村參與一個歷奇性質的攀石牆活動。當中蔡醫生看見了一位孩子坐在一旁沒有參與,就上前和他談話,他說自己怕高的。但在蔡醫生的耐心陪伴和鼓勵下,他終於作出嘗試,從此成為朋友,跟了他六、七年,為甚麼跟這麼久?他後來忽然間沉迷打機,本來小學曾經獲獎的,上到中學一次一次不合格。蔡嘗試陪他,他卻經常失蹤,不單失蹤,更與家人常常打架。他媽媽有一次因拔去他電腦的電源,被他打傷而報警。蔡醫生感到和他同行真的不容易,他經常失蹤,有一次蔡決定追蹤他,他推說很忙不可以見面,有一次他說在黃大仙約了朋友,蔡就特意前往黃大仙,通知他會坐在商場的一間Starbucks等他。坐了很久,他終於來,從此以後,蔡約他見面的地方都是Starbucks,原來他喜歡喝咖啡,蔡就請他喝,後來是他請蔡喝。過了很久,很多人陪他、關心他,小組關心他,傳道人關心他,很多年,他後來到出加拿大讀書,蔡也親自到加拿大找他,他結果信了主回轉。「我進入了他的心,他也進入了我的心,我現在打的領帶也是他剛剛送給我的!」他打電話給母親,告訴她蔡醫生快要生日,請她記得代他買一條領帶給蔡,還表示知道蔡喜歡藍色領帶。蔡醫生收到這份禮物十分開心,他在兩、三堂奮興會都特意打了這領帶。「牧養你的羊」,將生命交出來尋圈外的羊,很重要。

[一位本地在囚的海外華人在美國監獄奇妙信主見證和在香港得牧養的經歷,從略]

(五) 結論和挑戰

• 「你家中的那個,記得是陪他玩,否則你作為父母不能得著他的心。如果你不知道你的兒子喜歡玩甚麼遊戲,可以來看看我iPad。你明白麼?你要進到他的世界,尊重他,愛他,讓他知道你care。你常常就是抓他,常常就是罵他,罵他多了就沒有感情。而且你常常只是講那幾句:『做完功課沒有?』『何時考試?』我勸母親們,你們不如錄了音吧,因為每天就是重覆地說。所以他說:『阿媽講九句,不及阿爸講一句,因阿媽那九句是重覆的。』請你不要整天都是那一句吧。你先聽聽吧!你要去認識他,你要進到去。你是好牧人,他是你兒子,你為他捨命也可以吧,不要取他的命,你真的要服侍他。」

• 「我們在教會裡面,你真的要和他交個朋友。你講的那些,有神的話是好,但也要有生命進入他的心中,要把你的生命給他才可以。以命換命,對麼?你不把命給他,怎樣牧養呢?而且記住,一同出去,在外面。我們現在要求了很多香港教會的人士服侍外面的貧窮孩子,10歲至16歲,最初政府說沒有人願意做這件事,有的。跟他們三年,逐個的跟,關心他,單單愛他,不問甚麼,然後鼓勵他,也鼓勵他家人。現在訓練了差不多一萬個。很希奇,不同了,他發現原來真的有人關心他的,沒有特別其他原因,也有一些慢慢認識了主。」

• 「各位,香港有盼望的,但是好僕人為羊捨命,你要住在他中間,不單住在他中間,更要進入他裡面,你要認得他的聲音,他想聽到你的聲音,你要認識他,他要認識你,而且他認識你的時候,就知道原來神的靈在我們裡面,原來耶穌是我們的牧者。他慢慢會看見的,你等他自己發現就會有。」

• 「各位,我相信,[這十天之後],你的生命不一樣,因為我們的牧者,祂為你捨命,但我要求你,你也捨命,讓香港教會的牧養,無論年長的,無論中年的,特別是年青人,他們是活在另一個世界裡面,你要進入他們星球,然後不單是跨代,乃是跨星球文化,就是你要進到他的星球...各位弟兄姊妹,香港教會有盼望,有明天的,倘若在這裡我們這幾天近二十萬人次,我們都專心跟隨主,真的認真讀主的話,有聖靈在我們中間,願意為基督捨命,將這條命,不單是給基督,還給被你牧養的人。可不可以,若可以,請站立。」

• 「你說:『主耶穌,你先牧養我,然後你差遣我,牧養我家的那幾個』-很重要的,無論是你丈夫,你的孩子,好麼?牧養是從家開始的。聖經說:『你不牧養你的家,怎能牧養神的教會?』(提前3:5) 然後是教會。我看今天的研究,是不夠導師,導師奇缺,導師是把他的命交出來的,你單單去坐一坐是沒有用的,你要陪他的。我教會裡面兩個導師真的好,陪他們騎單車,跟他們打球,和他們跑步,然後當他病了,他的『孩子』就天天陪他。你給他你的命,他同樣給你他的命,就算不給你命,也至少給你一條領帶。現在年長的很好,我媽媽去三個老人團契,很開心,很多人牧養她,中年以上的也頗為穩定,職業不穩定,剛剛出去[打工],很辛苦,你要進到職場牧養他們,知道他們如何的辛苦,對不對?入大學那些,很辛苦,很多連信仰也沒有了,又不去禮拜當,你進入校園,關心他,好麼?可不可以?還有很多,在監獄裡那些你進不到,但有一些在學校裡面,你是可以的,教會也是這樣,可不可以?我再問你一次,你站起來,一來表示你接受神的牧養,第二,你說:『我在這裡,你差遣我,成為你的牧者。』聖經說,信徒皆祭司,不只是那些牧師去牧養。那些牧師已經很吃力,他們用盡他們的心力,他們需要你和他們一起來牧養。我們一同禱告。」

• 「親愛的主,我們多謝你,你真的很愛我們,所以你自己親自牧養。我今天也看見這位弟兄,即使在監獄中最黑暗的地方,他說他黑暗中最黑暗的地方看見光,原來是耶和華你親自牧養他,你藉著那本聖經牧養他,藉著那些[監獄中的]弟兄你牧養他,你真的愛他。然後今天我們知道,主你為我們捨命,主你既然為我們捨命、為我們復活,我們也願意為你而活,我們活著就是為你,但主你說,我們也是被揀選的族類,是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我們都有願意和你一起去牧養你所愛的羊[的心],去尋找那些你需要找回來的羊。主啊,我們在這裡,求你差我們出去,從圈內開始,愛他們,關心他們,好像種子那樣進入他們的心,也有你的話進到他們的心。主,你自己工作,沒有人能改變人心,只有基督,除祂之外,沒有人進入這個圈,祂是唯一的門,祂是唯一的。聖靈啊,求你工作;即使在患難當中,你也可以將愛澆灌在我們心中,我們將榮耀歸給你。香港的教會是有明天的,我們香港教會的下一代是必定會被你興起。主,我們仰望你,願榮耀歸於你。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

Copyright Notice

The above summary is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The text was not proofread by the preacher. Copyright©2021 by Hong Kong Bible Conferenc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