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第六講 
日期:2015年8月6日
題目:榮耀的醫者:醫治更新、召命革新
經文:約5:1-31、約14章
講員:蔡元雲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大會速記員:盧浩基弟兄

(一) 引言:從基督生命看醫治和召命

• 主耶穌是真正的醫生,聖經清楚記載他走遍各城各鄉,除了教導人和傳天國的福音外,還有「醫治各樣的病症」。馬太福音記載,他出來不久,名聲遠播,很多人都來找他,從南面耶路撒冷到全以色列、遠至敘利亞,他們都把病人帶到他那裡,包括各種奇難雜症,但「耶穌都醫好他們」。

• 很希奇,得醫治的病人很多都沒有感激他,包括約翰福音五章的主角、一個患了病三十八年的人。十個長大痲瘋的被醫好(大痲瘋當時是絕症),只有一個回來多謝他,其他九個在哪裡?我們很功利,會說耶穌是白費心機,我們常常做一些事情是另有目的的,耶穌不是這樣看。他服侍貧窮人,餵餓五千人,醫好很多人,他不管甚麼真的愛他們。他改寫了甚麼是醫治,他的醫治不一樣的:他看人不一樣,他真的看見整個人。現代全世界的醫學都在改變,重視全人醫治。

• 「召命」的英文為「vocation」,字根是呼召的「召」(calling),「命」代表使命,是有目的和目標的、也有呼召的,現代很多教會和個人都有採用這個字。相關的經文是約翰福音第五章,當中耶穌常常提及一個字-「作事」或「作工」(「我作事直到如今」「我作事,所以你們也要作事」「我作工,是天父叫我作的工」),其意思有別於今天流行的工作觀,反映在一些廣告中:「打好這份工」、「搵工跳槽」。工作是為了甚麼?我們做事是為了甚麼?耶穌是不同的。如果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召命是甚麼,你就不一樣,不會渾渾噩噩。

禱告:「親愛的天父,我們多謝你,你是真的愛每一個人,無論他身體狀況如何,無論他心理狀況如何,無論他靈性如何,無論他與人關係如何,你都關係他,沒有一個是你會忽略的,你是愛每一個的,你希望每一個都完完整整被醫治,是痊癒的。主啊,我們在這裡,你又告訴我們,你不斷作事,你又呼召我們作你的事,為你作事,知道我們做人是為了甚麼,做工作是為了甚麼,是為著你。主啊,我們在地上,我們需要主你給我們一個信仰,是扎實的,很落地的,很貼身的,每一天都經歷到你,經歷到你的榮耀在我們的身上彰顯出來,我們在這裡,主啊,願你的靈帶我們進入你的真理,去和你建立一個更親密的關係。我們禱告奉主耶穌的名求。」

(二) 畢士大池內外,盡見人情冷暖 (約5:1-16)

• 在一個猶太節期(相信不是逾越節,在節期有很多人上耶路撒冷),耶穌就趁節期上去,但他去一個人想不到的地方,他今次選擇地去了一個地方,叫畢士大。這個池很聞名,聖經中在括號內這樣說:人們知道這個池裡面的水間中就會滾動,當時就傳說,滾動的時候有天使攪動水,第一個下到水裡去,就可以好了。聖經和歷史並沒有特別講這個是否真的,但無論如何,人們真的如此相信。約翰特別記載這個池很鄰近羊門。羊門是賣羊的地方,人們在那個門口買羊來吃,也買來獻祭,所以離聖殿不遠。

• 這個故事不是偶然的,其實它讓我們看到人情冷暖:聖殿那班宗教領袖怎樣看這些病人,在池邊的人彼此的關係如何,然後到最後猶太人領袖再追問這個痊癒的人-多麼的無情和令人心酸。

• 耶穌看見一大群有嚴重疾病的人,每個人都在等候,每個人都站住樁,因為他們知道要比賽,第一個下去就有機會痊癒,所以人人都很緊張,耶穌來到,沒有人看他,沒有人理他。Who cares?每個人都在看著水,盡量就近池邊,也沒有人看旁邊那一個,因為各人很著緊水甚麼時候動。這是甚麼地方?

• 耶穌知道這裡有一個三十八年患病的人,這個人不能走動,必然是有人抬他來的。是誰抬他來呢?抬他的人又去了哪裡呢?過了如此長時間,他沒有一次趕得及下到水裡去,那些人已認識這個熟客,不過,Who cares?

• 這裡很就近聖殿,那些宗教領袖必定知道有這個池,有沒有派人來探訪一下呢?有沒有發現這個人,去抬他一次呢?沒有。一個也沒有。在耶路撒冷如此就近聖殿的地方,一個如此講宗教、講敬畏神的地方,為甚麼淪落到這樣?

• 主耶穌近前來,看著他,問他:「你要痊癒麼?」但那個人相信看也不看他一眼,因為後來他根本不知道和他說話的是誰。他不在乎。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他已不單身體有病,他裡面已經有很多東西,開始有苦毒,覺得四周的人都是冷漠的,就發洩一句說:「每次水動的時候,都沒有人抬我,總是有人先下水。」

• 聖經說,耶穌看人跟我們看的不同:耶穌看見人的時候經常就動了憐憫的心,很奇怪的,他並沒有計較,也沒有甚他特別目的,他問了之後,就說:「拿你的褥子,起來行走。」然後,他真的站起來,拿起褥子就走了。耶穌也消失了。很奇怪,神差祂的兒子來,到自己的地方,他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人而作,但人卻多麼冷漠。

• 跟著發生的事情就更加奇怪。他出去了,那些猶太人的領袖,知道這個人很出名的,看見他,不是說:「你做甚麼?為甚麼你會走路的?這麼奇怪?嘩,發生甚麼事呢?恭喜你,你跳進水裡!」卻是說:「你知不知道今天是安息日呢?你拿著那張褥子這樣走路,你幹甚麼?」他們是甚麼樣的人,竟說這樣話?多麼的冷漠!那個人就回答:「其實是與我無關的,是那個醫好我的那個,他叫我這樣做的。」他覺得犯安息日的是耶穌,與他本人無關。他只是站起走路。多麼的冰冷!

• 這是個甚麼的城市?你看不看到?你在城市走路,你看到的是甚麼呢?為甚麼耶穌所看到的跟我們所看到的不同呢?那些宗教領袖,看到甚麼呢?他們在問甚麼呢?他們究竟在做甚麼呢?你明白麼?多麼的殘酷!所以看這個故事,令人很心痛。

• 蔡醫生在外國受醫科訓練後,在一間基督教醫院工作,有一個好的生命師傅,他說:「最重要的是看著他,無論他是怎樣樣,你都要關心他,他是一個人。特別當他病的時候,心情也不好的。」所以他受訓練,被罵也是值得的。蔡醫生常常記住,特別當神差他回港,也在一間基督教醫院工作,常常說:「求神給我用你的眼睛去看他們。」

• 「你不在乎,我卻在乎。」耶穌去尋找他們。你們每一個信主,是神來找你。神差遣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祂尋找你,祂特意要把你尋回,而是找你的時候是溫柔的。「你的腳好了麼?」耶穌對那痊癒的人說:「但我提醒你,如果你繼續犯罪,後果可能更嚴重!不單不能走路,還有其他。」耶穌不單是關心他的腳,他是關心他整個人。

• 今次那人看見耶穌-其實當時很多人見過耶穌-所以他今次知道,但他沒有說:「噢,耶穌,原來是你啊!多謝你!」你猜他做甚麼呢?立即告訴猶太人領袖:「我知道是誰了。告訴你一個秘密,我發現了,也是名叫耶穌的那個人!」

(三) 神是關心全人的醫者

• 「你有沒有病?」主耶穌基督知道,天父也早已說過。詩篇一○三篇說:「不可忘記他的一切恩惠!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醫治你的一切疾病,他救贖你的命脫離死亡。」神關心你,祂想醫治你。然而為甚麼有時候不醫治呢?另外,聖經中有不同的恩賜,有醫病的恩賜,蔡醫生說自己只有醫病的技術,沒有醫病的恩賜。恩賜是聖靈隨己意分給各人的,神給各人不同的恩賜,不需要人人都有醫病的恩賜。

• 很多時候蔡醫生在醫院裡面,發現一個情況,成為他最後決定轉行的原因之一。原來他開最多的藥,第一是鎮定劑,第二是安眠藥。有一次我很不服氣,就將兩個星期所看過所有的症逐個翻查,八成都是這些。當時全香港最受歡迎的藥物就是鎮定劑,現在愈來愈受歡迎的、愈來愈多人買的,就是抗抑鬱藥、安眠藥。然而,他自己並不是讀精神科的。之後他為自己認罪,因為他後來開這些藥時變得機械化,心中想:「我看他來了這麼多次,看他樣子應該還要吃很久」,他索性開足兩個月的份量給病人:「你回去慢慢吃,兩個月之後再來見我。」他後來覺得自己很無情:「他要鎮定劑,必定是有事情的。他睡不著,必然是有問題。我是個醫生,為何不關心他那些事呢?那我是甚麼?」現今的醫生愈來愈專門,心臟也分很多科的,有些是專門插導管進去的,有些是專門「通波仔」(冠狀動脈造型手術),十分專門。你來看心臟專科,他只認識你的心臟,其他的大致與他無關。蔡醫生再去思想,覺得很有問題,就是分了多少部門,你看一個病要經過六、七個部門。如果是政府醫院,每個部門也是等兩個月,十分麻煩。

• 蔡醫生見證他已故好友陳修治醫生的患癌經歷如何改變他對醫病的看法,他形容陳歌聲十分悅耳。有一次蔡收到陳的電話,請蔡到醫院探訪他。翌日見面時,陳先憶述曾有一次蔡在他拜禮堂講道,他當時負責傳譯,又透露當天在蔡講道完畢離開後曾跟縱了他幾條街的距離。陳解釋說:「因為你當時講,信耶穌,要把整條命給祂,一生服侍祂,全心全意,真的專心愛祂,服侍祂,活得有意義,我很感動。我已聽了你的見證,我就跟著你,很想截住你。我決定這樣:我信了主很久,但還不可以-我的事業很成功,我的高爾夫打得很好,我的風帆玩得很棒,我很喜歡唱歌,我有很多事情未做完,我在神面前說:『你多給我幾年,我四十五歲,或者五十歲,我就決定那樣。』你知不知道今年我幾歲?四十五。」蔡問陳為何找他,他回答說:「我患了胰臟癌。」蔡聽見胰臟癌就知道情況嚴重。陳其後說:「我接著就要做手術,你知道這個病是怎樣的,我已經決定了,一心一意跟隨主,我決定,我活著就是為祂。我不再等了,我願意這樣做,我也想你為我祈禱。」蔡很感動,他看見陳的眼睛濕透了,就說:「我願意為你祈禱,不過,陳醫生,我告訴你:我也認識另外一個醫生,他也患了癌症,他也禱告,我也為他禱告,神治好了他,癌症全好了。但我告訴你,醫不醫治在神那裡。但你要答應我,你做手術,無論怎樣,你將生命交給主-無條件。」陳看著他說:「我答應你。」陳就帶著眼淚和蔡一起禱告。

• 很多時候你患病的時候會想很多東西的,是你平時不會想的。為甚麼不會想呢?因為你覺得還有很多時間,但到了那個時間,你忽然會搜尋到深處:「我活著是為了甚麼?」而神並沒有說一信主每個人都必被醫治,信耶穌的人也可以患癌症,也會病死了,蔡的太太是患癌症離世的。

• 那一天陳做手術,蔡一早就來到醫院等他。到他被推出來並開始醒來,蔡和陳太站在旁邊,他睜開眼睛看到蔡和太太,他第一句話向太太說:「太太,你答應我一件事,不要向神生氣。」蔡看見陳太面色不好看,醫生告訴了蔡:「不能割。」陳繼續說:「你不要向神生氣。我禱告了,我決定好好的服侍主。」他太太看著他,一直地哭泣。蔡卻看見陳是多麼平安,是假裝不到的,他十分感動。然後他定期探望陳,後來陳對他說:「蔡醫生,你知不知道,我現在要做化療,不過我仍然上班,疲累一點,我半天工作,就算我正在打針,我也照樣上班。不只這樣,我還繼續打高爾夫,我的朋友還說:『嘩,你的球技有進步!更強了!』不只這樣,我繼續跟朋友見面,而且談話深入了很多。」他太太天天緊隨著他,多麼的美。

• 有一天蔡致電給他,邀請他出席蔡在下周的一個福音午餐去唱一首歌並講一個見證,陳說他從未在福音聚會中講過見證,但蔡鼓勵他試試看,他就答應了。在那次聚會中,不單陳歌聲動聽,他講見證也講得十分真實;忽然間他不一樣了,其後他致電給蔡,說他很多朋友都想請他吃飯,他們每個都很希奇,因看到很多人患了癌症,沒有一個像他那樣的能若無其事,很開心。他說他把所有認識的朋友全都叫來,安排一個宴會-他請客,他們付錢-去講一些話,藉此不用重覆再講。當天來了幾百人,蔡當然被邀請出席分享。陳坐在一張高椅上,又唱歌,又講述自己的生命,講到在這段時間不一樣,講自己活得多麼開心。出席的人當中,有的是和他玩風帆的,有的是他的打球的朋友,有的是和他唱歌的,也有很多醫生、很多不同的人出席了,每個都流淚。多麼的美麗!他把最後所唱的歌連同見證一併錄下來。

• 神醫治你,不只你的身體那麼簡單,一個人患了病,很多方面都會牽連到:心理上會改變,與人的關係會改變,很多東面會浮現出來。你會知道甚麼要放在第一位,你不一樣。祂要醫治的,有些比癌症更重要。我們常說:「神啊,最好你醫好我這些病。」當然神可以醫治你,但人不只是身體會患病。二十一世紀,香港人,百分之二十,是有心理和精神病的。最近剛剛出了一個報告指,香港年青人,百分之四十是想過自殺的,蔡醫生當時再做過一個研究,有百分之一不但想過,更試過自殺的,有很多抑鬱的,那是不是病呢?我們不讓人知道,有些病我們很公開讓人知道,但你有沒有朋友告訴你:「你記念我吧,小弟最近抑鬱」?沒有人是這樣說的,沒有人會承認的。

• 主耶穌基督說,每個人都有病的。種種的原因,各樣的病症,不一定跟罪有關,有的,但問題是甚麼呢?主耶穌基督說:「我不是為那些康健的人來,無病的人不需要醫生。」其實每個都有病。「我是為罪人來的,無罪的人不需要來找我。」每個人都有罪,只是你不承認而已。這個世界只有兩種人,一種人有病,一種人有罪,其他人是裝作無病或無罪。

• 醫生只能延續人的生命,神卻在你患病孤單時仍與你一起,祂整個人醫治你,耶穌關心你,每個人都可以私下把病況向耶穌傾訴。現在全世界都做了研究,百分之八十的病是有心因的(psychosomatic),包括癌症-有一種性格是與癌症有關的。蔡醫生最近這兩年本身也多了一個病,他有事看一個醫生,那位醫生知道蔡太過身,他知道蔡的情緒不好,他看一看,就要求為他刺手指驗血糖,蔡起初不覺得有需要,因為他平時血糖水平是正常的,結果驗出血糖水平甚高,令蔡大吃一驚。就是說:牽一發動全身:情緒會影響分泌,再影響免疫系統-現在很多病都是由於免疫系統出了問題,是一線牽一線。人是很脆弱的,不要以為自己很了不起。但耶穌知道,我們的天父知道,祂真的關心你,這比你的病被治好更重要,你是有神與你一起。

• 陳醫生六個月就離開了,實在很美。最後陳向蔡說:「蔡醫生,我做人做了這麼久,從未試過這麼開心。我跟我太太甚麼都可以說,我的好朋友,以為都只是講打球,講吃的事情,現在甚麼都可以談了。」他有很多好朋友最後也信了主。還有他一個的死黨,叫丘世文,是香港著名的才子,他寫了一本關於陳的書-《同行四分一世紀》。這班人多麼有學問,但從來不講最心底的事情。到了某個位置,點到即止。但到了最後,甚麼都講。這位丘才子-蔡後來也認識了他-並沒有信耶穌,直到有一天,他致電給蔡,說自己生了腦腫瘤,腦部的癌症。蔡沒有勉強他,只是陪他,為他祈禱,他就寫了這本書-《同行四分一世紀》。

(四) 安息與召命 (約5:17-47; 太11:28-30)

• 人是有限的,主耶穌基督來,看到這個世界如此冷漠,那裡有一群人,不只是身體有問題,多麼的割離,多麼的孤單。聖殿就在旁邊,卻沒有人探訪他們,但主耶穌基督來,就是要尋找這樣的人,那些宗教領袖就來問他:「你為甚麼不守安息日?」他所給予的回答,卻沒有人想得到,也因為這句話,惹來他殺身之禍。主耶穌說:「我父(上帝)作事直到如今,所以我也作事。」他們說:「你瘋了麼?你不單不守安息日,還叫上帝是你的父?」「My father」。所以主耶穌基督來的時候,他們是多麼可恥,神的兒子來到他們中間,他行醫治,又講真話,他們就怒斥他。多麼可憐,神的兒子,他真的是,他們至少也應該問問他,如何叫這個病了三十八年的人站起來。他們沒有腦袋麼?他們不關懷人的麼?耶穌愛這個人,救了他,他們還要對付耶穌,就在那個時候動了殺機,決定要殺他。人是多麼可憐,他們瞎了眼麼?

• 耶穌解釋說:「我父作事直到如今。」神造天地萬物,用了六日。第七日,創造完了,祂就邀請人進入祂的安息。這個安息有解經家提醒我們,乃是不斷的邀請,祂邀請你每一天都可以進入安息。希伯來書解得很好:安息是與神建立一個很親密的關係。「得力在乎平靜安穩,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用神的時間勞勞碌碌,不懂得在神的愛裡面建立這一個永恆的關係,是永遠的,安息的。安息是持續的。那麼神有沒有下班?如果神下班,你和我都完了。天地萬物運作,是有規則的,這是規則是神訂立的,有定律的。我們稱為物理定律、天文定律,但所有這些定律都是創造主造出來的,神看著整個天地,祂看著的,太陽、星星,一點不混亂的。所以神作工直到如今,所有的都作工。最可憐的是甚麼呢?我們天天在這裡,呼吸空氣覺得是必然的,我們覺得曬太陽是應當有的,覺得萬物的運作這麼有規律是必然的,不是必然的,乃是神供應的。神在看著,每一天都在看著。

• 然後他說:「我作工很簡單:我看到天父要做的,我才做,我不是隨便做的;第二,我知道神的心意:祂給我做我才做。我知道祂是給我能力的,他要給我一個更大的能力,叫死人也可以復活。我講話,他可以有永生。」神的話是真的,有力量的,而且不單是講,他替我們死在十字架上。他繼續說:「神也將審判的事交給我,到末日每個人都會死而復活,人子會有審判。我一直都做工,是按著神所吩咐我的。我作的全都是天父給我的。」如此做人是多麼開心!所以你看主耶穌,你說他辛不辛苦?有時連飯也沒有吃,但他有沒有休息?有的。他間中就帶門徒上山去休息,到曠野去休息;當人們要強迫他作王時,他就走了。神有規律的,工作和休息有規律的。香港大部份人都很疲倦的,香港人的工作時間是全世界最長的,澳洲五天工作都嫌太多,準備改為四天工作。香港的醫生很多很疲倦,每周平均七十至八十小時工作,香港醫護人士普遍是超時工作和過勞的。那些從事投資銀行工作的人工作時間就更長了。香港人大部分都burnout。

• 耶穌關心你。工作和休息,是有規律,所以神定安息日,去離世的蔡太知道蔡醫生星期六和星期日有時都要講道,就對他說:「你也要休息。你每周星期一一定要休息。第一要陪我,陪那些孫(也是神吩咐)。」Marva Dawn也寫了一本書叫《安息》。當耶穌看見他門徒和他周圍的人都很疲累,就說:Are you tired? Are you worn out? Are you burned out on religion? Come to me. Get away with me and you'll recover your life. Come with me. See how I work. I'll show you how to take a real rest. Learn the unforced rhythms of grace. I won't lay anything ill-fitting on you. Then you'll learn how to live freely and lightly. (和合本:「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 (1) 不單工作疲累,原來宗教也叫人被倦的。法利賽人的條文那麼的多,他們要記得很多的事項,常常有幾十項東西不可做,最後的一項就不可以拿你的褥子走路他們也記得,很忙的。(2) 耶穌心裡柔和謙卑,不煩躁的,一個人burnout就很煩躁,常常炮轟別人。(3) 有節奏的:要工作,也要常在神裡面休息,才可以柔和謙卑。(4) 恩典:我們常說「施比受更為有福」,但單單讀這句是要人的命的。你若不領受恩典,能施甚麼恩典呢?為甚麼你常常施恩得這麼困難?因你很少來到神面前領受恩典。你要領受恩典才能柔和謙卑。(5) 軛的確很重,但它的尺寸是為牛度身訂造的,尺寸十分準確,每隻牛都不同的,農民也和牛同行,因是愛牠。(6) 當我工作到一個地方,失去了一種自由,失去了一種輕省,就要知道是有問題了。一定在幹著很多無謂的事,不是神要我做的事,不是神和我一同做的事,便會疲累。

• 主耶穌邀請我們要安息,但我們也要工作的,所以兩者是在一起的。所以軛(工作的時候)是可以輕省的。這句話蔡醫生跟他的恩師滕近輝牧師談過。有一天他和滕牧師到台灣,是星期日,他跟著滕牧師一整天。第一堂有一千多人,麥克風壞了,他就沒有麥克風講道,很有力。然後午餐,也有一個講座。下午為宣道會有一個專題講座,還有另外一個聚會。到晚上,他們到了台灣的體育館,是華福之夜最後一晚,有一萬人在座,大會講員就是滕牧師。他講亞伯拉罕,十個重點,仍然很有力。蔡醫生整天伴著滕牧師,覺得自己已經疲乏不堪了,他不服氣,就去問滕牧師為甚麼他連續五堂還是那麼有力,相反自己已經很疲累了。滕牧師思想一下,就講了一句,是蔡醫生不明白的:「我講道的時間,就是我休息的時間。」蔡只覺得往往自己講道的時間是別人休息的時間,就問滕牧師他在說甚麼,牧師就叫他回去想一想,但他怎樣也想不通。後來有一次北宣生日請他吃飯,蔡特意坐在他旁邊,向他重題幾年前他的問題和他當時的回答,表示自己仍然不明白,請他解釋一下。滕牧師說:「我講道的時候,是聖靈托著我,是祂在作,我們一起工作。」軛是容易,擔子是輕省的。

• 召命。召命是甚麼呢?神知道你是誰,你的個性是不同,不適合你作的就不適合了。做不適合你的工作令你特別累。為甚麼我們的年青人這樣累呢?蔡醫生問一個年青人為甚麼他那麼辛苦,問他為甚麼轉了科,他本來讀電腦的,為何今年讀商業。那年青人說自己最討厭電腦,只因父親說讀電腦有好前途才選讀了,結果全部成績不合格,現在選讀那科是母親告訴他讀的,說電腦不行,商業管理有出路,然後他並不喜歡,雖然成績還能合格。蔡看到他讀得那麼辛苦,問他如果由他自己選,會選甚麼科。他說是他想讀音樂。蔡問他為甚麼不讀音樂,他說母親說沒有出路。蔡問他知不知道有一個人叫郎朗,另一個叫李雲迪。很奇怪,大部份人做某些工作,並不等候,神不會隨便把一件不合適你的工作加在你身上。

• 蔡醫生本身也喜歡行醫,但有一天在九龍城寨,他與吸毒的人交談,就看見他的恩師蘇恩佩。他不認識她,只是看過她的書。她對他說:「我是蘇恩佩。」他就提及自己看過她很多的書,特別是她的小說,講她的戀愛故事,並且她怎樣為了主,回應祂的呼召,決定放棄回到亞洲,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他問她:「為甚麼你在這裡?」她說:「我在這裡,我想看看這個城市的年青人正在做甚麼。這個城市有很多年青人,我不明白,為甚麼這麼年青會吸毒,為甚麼在做這些事情。」她後來寫了一篇文章《我能為這個城市做甚麼?》。蔡說:「你明明是病了的,為甚麼會來?」她補充說自己是患了癌症,仍決定回來。她就和他開始隔週一同禱告。

• 「我奉勸大家,禱告是很危險的行動。我們的神學經常說禱告是動神的手,禱告是神動你的腳。」一年之後,蘇恩佩決定為這個城市出一本雜誌和他們談話,她就來找他,說:「元雲,你會不會考慮加入。」他回答:「我是醫生,不懂編雜誌的。」後來她說:「我不是說你能做甚麼,我看到你裡面有一顆很愛年青人的心。你回去禱告吧。」他就和太太並兩個兒子一起禱告。不一樣。神真的感動,所以他行醫三年決定轉半職。他找到了。再過兩年,他知道自己不能又做醫生,又做雜誌,晚間又做輔導,不行。他決定去讀神學、讀心理學,讀輔導,他父親決定和他決裂。但很奇怪,合適就是合適,不合適就是不合適。他發現當他看見年青人,假若他忍受不了他們,他知道自己就應改行,但事實並不是這樣。

• 神找你做事,祂把你正確地安放,你不一樣。那就是召命。神知道你,祂把軛給你,把使命給你,每一個都不同。蔡醫生已故太太本身也有她的召命,就是專門做幼兒工作,和一群人成立了一個親子促進會,幫助那些的母親,多麼的開心。每一個人,你作為母親有呼召的,你沒有呼召結果就打死你的兒子。你有呼召就不同了,你是為主而做,是祂給你的。你上班,如果你知道神呼召你,無論那份工作怎樣沉悶,你為主作的,你服侍人的。

• 蔡醫生在突破最欣賞其中一個的同工,那裡做了三十年,她離開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為她慶祝,她是做清潔的,每個就叫她作阿媽,她十分愛其他的人。在突破也有一個做看更在門口,很多人都覺得他像個牧師,每個來他都很愛他們,很關心他們,他真的牧養他們的。還有他們的廚師,青年人都喜歡他,他弄菜的時候十分喜樂的,常常和年青人交談,多麼好多麼美麗。不是你做甚麼,乃是神呼召你。你為主作的,你知道是適合你做的,你做每一樣都喜樂的,你會祝福很多的人。

• 蔡醫生今年年底就七十歲,十多年前已經有人在電視上問他:「蔡醫生,你已經五十多歲,仍做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他心中想:「與你何干?又不是你呼召我。」他問蔡:「你知不知道些年青人吸毒的?」蔡答:「我知道,有兩個在我家中居住。」

• 耶穌說:「我父作工直到如今,你也作事。我所作的事你也要作,而且作更大的事。不過你要祈禱,我必定給你能力,我必定賜聖靈給你,祂會伴你一起。」你只活一生,有一件事必定發生,你一定會患病,你還一定會死。你不要以為自己是必然的,一切都是恩典來的,你活著一口氣,你求神:「你醫治我。即使身體不濟,讓我和你關係更好。與家人的關係更好(那個是也是醫治)。」

(五) 求主賜更深層的醫治、更清晰的召命

• 擔心,可以醫治的,「一無掛慮」,最好的醫治是甚麼?「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常常害怕的醫治:「不要怕,只要信」。聖經當中有很多話是接觸你最深層的,你最裡面的東西、你不想給人知道的,那些比你身體的病更大重要。人最大的病就是離開了神,一個人沒有愛,沒有神的同在,你怎會有力量?

• 你每一晚都要站起來,奉獻給主:「主啊,其實我也知道裡面有很多病,只是我不給別人知道而已,很多心病,我旁邊那個,天天看見他/她我都不想望他/她的;我的兒子,我很早就想幹掉他。」這樣又怎樣開心呢?醫治是甚麼?神有愛有赦免,使你與人和好,十字架滅掉冤仇。最重要是你與神重新結連,你就有愛,你就有生命,而且找到自己的呼召。蔡的母親也有她的召命,就是看著照片每天逐一為孫兒們祝福祈禱。多麼的開心。

• 要每次再將生命獻上:「主啊,我不再裝假了,我裡面其實有很多心病,裡面有很多不開心,求你醫治我。我貼著你,無論如何我都會這樣。其實我工作都不知是為了甚麼,我要尋回,神啊,你呼召我,我再上班,是為你;我在家弄菜,是為你;我教養孩子,是為你。」你就不一樣了。召命,有呼召的,有使命的,每一個基督徒都應該如此,當然有人是被呼召做牧師的,做神學教育的,很重要的。今晚也希望呼召更多的人做醫療,香港有需要他們,也不單是醫生,護士、社工、心理輔導、院牧、物理治療都很重要。香港多麼需要一些真正看見人,看見神的醫療工作者。現在很多人不喜歡讀這些,認為是厭惡性行業,不是的,這個世界沒有厭惡行業,所有都是服侍主的,沒有一樣是低賤的,每一樣都需要。為主而活,可不可以?將生命獻給祂,可不可以?

Copyright Notice

The above summary is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The text was not proofread by the preacher. Copyright©2021 by Hong Kong Bible Conferenc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