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泽世界

一、引言

当今天教会人心四散,大家的注意其实都已不在信仰,而是疫情、政治、经济前景等,大家看事物往往是以其紧急性作为优先考虑的,而不是看其重要性。当教会教导上帝的国是重要的时候,但不少信徒却看重将要来临的迫切的问题时,教会就被指摘为“坚离地”(脱离现实)。到底甚么是我们的紧急的事?甚么是重要的事?甚么事情是又紧急又重要的呢?今天我们面对整整一年来的风暴,我们还会相信主耶稣跟我们是同坐一条船吗?抑或我们继续用我们自己的方法平静风浪?

去年教会更新运动的教会普查其实已给了我们答案,香港教会好像是步入了死亡期;胡志伟牧师看这次普查对教会的诊断为:老弱乏力。一方面,香港有最多神学院,有最多基督教机构,有最多信徒参与接受神学训练,但却无法在堂会里应用出来;遑论活出今天的主题恩泽世界了。

今天,我们最后一天读的是以西结书四十七1-12,我希望能从以色列民在一个看似已死亡的处境,跟以西结先知一起来看上帝的异象。

四十七1开始,以西结回到圣殿主建筑物的门口。经文里说门口是朝东的。当我们来理解整个圣殿建筑的时候,是说明一个生命的道理。因为朝东,也就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是生命之泉;西边是太阳西沉的地方,所以西面是没有门的。整座圣殿是朝东的。至于甚么是南和北,其实就是指右和左。就是以上帝彷佛坐在圣殿面朝东方,于是上帝的右边就是南,左边就是北了。

先知看见有水从殿的门槛下往东流出,跟着是向东偏南的方向流去。而在第2节一开始就出现一个“他”,也就是在四十七1所提到的那位“他”就是这位诠释使者了。第2节说诠释使者带领先知从北面的门出去再到东门外,主要是因为东门是永久关闭的,因为耶和华的荣耀已经是从东门进入圣殿,上帝的荣光居于圣殿之内。先知要察看这水流动,看见水从东门的右边,也就是南面流出来。这水渐渐变为江河;从四次的量度一千肘,直到先知无法在水中,只能回到河边,并描述这生命河使整个地貌发生完全巨变:本来是旷野,变为像伊甸的花园;本来是任何生物都不能生存的死海,已经变为像地中海那样有多样的鱼类,而两岸包括西岸的隐基底和东岸的隐以革莲,这些地方成为渔夫们的晒网场。异象继续了一些对经济的描述,沼泽与池塘所指的是盐田。在生命河两边长满了结果的树,每月都结出不同的果子,而这跟自然结的果子不同,这里的解释是“因为这水是从圣所流出来的。”最后这异象就好像是伊甸园的地方,树的叶子永不枯干,并且是治病之用的。换言之,先知所描述的不是一个现实的景况。

这段经文对今天的我们有甚么意义?我相信,从这段经文我们可以看到恩泽世界使我们有信心、爱心和盼望,在我们的处境里体会恩泽世界是上帝爱世界的旨意。

二、恩泽世界是信心的功课

以西结先知在巴比伦被掳的生活和宣讲上帝的话语已有25年,在第三、第四章我们看到以西结被呼召的时候,以西结有时候会拒绝上帝的要求,例如上帝要他以人粪来烤饼,因为这是不洁净的。但是在第三十七的异象里,先知经过了骸骨(注:若站在先知祭司的身份来看,骸骨是不洁净的。),表达了先知的信心经过了一段长时间之后有所增长,在这25年里,他继续看到一个异象,就是恩泽世界;但是,人民是否仍然相信上帝会眷顾认罪悔改的子民吗?

水,我们知道是生命不可缺少的元素,人体七成是水。在圣地,水更是安定繁荣抑或饥荒困难的决定因素,特别是犹大,因为地势的缘故,她只能依靠秋雨春雨。

圣经对水的更新这方面从开始到结束都有所记述。在伊甸那里的园子里有四道河,是浇灌世界的;在启示录二十二章,约翰再一次使用以西结书四十七章的预言,重新的向受苦的基督徒宣告从上帝的宝座流出来的生命河。每一处的经文都有连贯性,但同时又有其独特性,而以西结先知应用了生命河这个信仰传统,让我们来看看今天给予我们的信息,那就是恩泽世界是信心的功课。

  1. 由小至大

    这个信心的功课是可以从小转为大,就好像水在开始的时候,从很少的份量转为大江河。上帝的使者带领先知回到圣殿的主建筑面前,他看见在圣殿的门槛下有水流出,门槛就是基石的地方。之后他四次量度这水,成为活水江河。

    这异象要告知被掳的子民,上帝更新他们的希望开始了,但开始的时候不过只是一点点,就好像圣殿门槛下流出来的一点点水。许多以色列人已在被掳之地定居下来了,按照我们在第六堂所读的第三十七章,他们认为自己没有希望了。因为巴比伦没有像那些先知所说的假预言般在两年内便灭亡。相反的,二十多年过去了,不仅没有灭亡,他们在政治上所依靠的埃及岌岌可危,尼布甲尼撒正在攻打埃及。生活在如日方中的巴比伦,被掳的子民还有甚么希望?他们看见的就像失去舵的船,又或像他们自己所说的好像枯骨一样,没有指望。

    今天当我们因着经济、政治、个人感情甚或健康的问题感到绝望的时候,我们还有信心来看上帝在我们中间的作为吗?当今天我们看到教会更新的2019普查报告数字告诉我们,正如胡志伟牧师所说的,教会弱不经风,我们对教会还有希望吗?

    第2节的「流出」这个词汇,就好像是人拿着水瓶倒出来的水量一样,意思是并不多。许多时候,我们看事物就以多寡作为我们的考量:一间教会人数少,并不等同这教会的力量也少;相反的,人数众多,也不代表了其力量便大了。其实圣经的算术不是这样的,我们基督徒应对这个道理十分认识。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移到那边’,它也会移过去,并且你们没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太十七20)只要有信心像芥菜种那么小也无关系,这一点点的信心就必然能够改变我们身处的环境和这个世界;这在圣殿门槛下的一点点的水,它要变为江河;一点点的信心,要成就上帝的国。当今天我们仍然认为我们是势孤力弱的群体而受苦的时候,不要忘记基督徒的数学是我们的主那里,如果有主的话,我们永远都是大多数。

  2. 从上帝那里流出

    这一点点的信心是从哪里开始的呢?先知给我们一个清楚的答案:就是在敬拜上帝的那个地方,在上帝的圣殿流出来的要恩泽世界。在今天有很多使我们心碎的事情正在发生,或许,我们可以让诗篇为我们无法讲出的痛苦,藉着哀歌表达出来。我们可以好像诗人甚至我们的主耶稣那样,大声的祷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你为何离弃我!当我们一起藉这些祷告表达我们心中的愁苦,我们就在他施恩的宝座前祈求。同样,我们不需要沉溺在这痛苦的感受之中,要藉着圣灵的能力驱走我们的自怜和沉溺在痛苦中,藉着赞美上帝,来表述他对他子民不变的爱和他是子民的避难所,他就是在洪水泛滥滔滔时,仍座在他的宝座上为王。他要恩泽世界,我们要来学习这信心的功课。

三、恩泽世界是主爱的行动

我们的信心是建基于上帝在主耶稣里对我们的爱,保罗说: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使我们相信上帝的怒气是短暂的,他的慈爱是一生之久的。何西阿先知也曾呼吁上帝的子民:“来,我们归向耶和华吧!他撕裂我们,也必医治;打伤我们,也必包扎。”(何六1)对那些经历被掳的人来说,怎样来理解上帝对他们有慈爱的旨意?

我们可以想像一下以西结本人:他本来是生活在耶路撒冷的菁英份子,一下子被擒拿,只能带着一点水和粮,与妻子离开家园,被巴比伦军带着往北方走,直到幼发拉底河的河边,又要走过河后又要向南走。好几个月了,才到达被掳之地,途中只见体弱的生病的,一个一个倒下死去,但敌人要他们继续向前走;他们的心碎了。到了提勒亚毕(也就是我们今天称为台拉维夫的这个名字),要他们在这个被洪水摧毁了的地方建立家园,他们就在这异地度过余生。上帝的怒气不是短暂的,他所经历的事情真的可以说是足以摧毁了一生。这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们还能经历上帝的医治和包扎,换句话说,还可以经历他的慈爱吗?

首先,我所理解的,肯定以西结的圣殿与所罗门的圣殿不是有太大的差别的。从四十到四十八章里提到,圣殿门外的正中,其实就是内院,里面是有一个献祭的坛。如果门槛下有水流出来,一直流的话,就必然碰到那个祭坛。但他这里所说的并不是这样。水流出来的时候是往南流动,那么流动的地方到底是甚么?

如果拿所罗门的圣殿跟现在异象中的圣殿来比较,在以西结的描述里有一样圣殿建筑物外的东西就没有提及:就是我们所说的铜海。在列王纪上七23-26,大家可以翻来看。甚么是铜海?其实就是以铜制的大缸,用作盛载洁净水的。直径大概有15尺,可容纳44,000公升。其实这个铜海是代表了在巴比伦西亚文化中的大水、海怪。

所以,在所罗门时代的铜海代表当上帝的圣殿坚立的时候,海怪所代表的空虚混沌已经被上帝收服。在许多诗篇里的内容,都描述了大水、大鱼等概念;意思就是上帝胜过一切使人陷入万劫不复的势力,昔日的被掳和今日我们的困难,在上帝的临在当中、在他子民的敬拜当中,上帝都已经胜过了一切的困难。

但有别于所罗门的圣殿,以西结异象里的圣殿,已经没有那代表可以吞灭世界的海,虽然在建造圣殿时是以铜海来代表上帝已经制服了大海或者大水,现在只有从圣殿流出来滋润生命的水。如果我们读到启示录二十一1,当中说海也没有了。这是个意象的象征手法,意思是说不再有任何威胁世界的一切邪恶势力。

这个异象岂不就在子民绝望中,彷佛告诉子民,他们在这患难当中,不是在灭绝的空虚混沌里,他们是仍然在上帝的看顾里;他看到上帝的生命活水,从上帝的圣殿流出,当启示录继续以以西结的信仰传统来预言末后的世界时,这生命水不再是从圣殿流出,因为在新耶路撒冷里根本没有圣殿,这是从上帝的宝座流出的。在将来的世界,启示录说不再有海,其意思是不再有任何威胁世界和子民的力量存在,只有上帝滋润他子民土地的活水江河,他要赐生命的水给他的子民。

上帝这滋润生命的水流到不无之地并进入死海,在第8节描述水一入海(死海)就使水变淡。同样在第9节「这水流到那里,使那里的水变淡。」如果我们按原文直译的话:「到死海,水就得到医治。」唯有吕振中译本是这样翻译“海水就都得治好而无咸味”。在旧约的信仰中指出,罪不仅影响个人甚至群体,罪足以影响土地和生态。

上帝在始祖犯罪后宣告:“土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创三18上)。今天我们面对人类的贪婪,对上帝所造的美好世界肆意破坏,造成生态的灾难,水灾、旱灾、蝗灾、全球暖化,本来北极是极严寒的地方,今年却可以录得达到摄氏38度,这一切都是人类的以发展和经济增长之名破坏世界的结果。先知的远象所见的,是上帝对他子民爱的异象,他不再让威胁世界的力量存在,这威胁世界的力量曾以海或大水所代表,也不容许空虚混沌再侵害世界,他对子民更应许,他要医治这受诅咒的土地。在历代志下第二章开始描述所罗门建殿,直至第七章就完成了。在七12-14:“夜间耶和华向所罗门显现,对他说:‘我已听了你的祷告,也选择这地方归我作献祭的殿宇。我若使天闭塞不下雨,或使蝗虫吃这地的出产,或降瘟疫在我子民中,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谦卑自己,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这三节经文可以说已经把上帝与他子民的关系更新了,他要刑罚人的罪,为的是引导人回转不再走灭亡的路,所以子民要做的也就是回转、谦卑、祷告、寻求上帝的恩和离开罪行。

各位弟兄姊妹,上帝的本意就是爱,上帝爱世人,上帝也甚愿恩泽世界,但是人因着自己的贪婪和罪性,破坏了这个世界、破坏了这个社会,甚至破坏了整个家庭。

各位弟兄姊妹,我这八堂所讲的是生命载道的守望者,当我们体会到原来恩泽世界是主爱行动的时候,我们其实就是他的爱的流通管子,我们怎样把这份爱跟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朋友、我们的社群来分享呢?我们怎样藉着我们这流通的管子把这恩典带给其他人呢?我们怎样来改变这个世界正在破坏生态的行为?甚至我也觉得,我们相当软弱的,我们都是破坏这生态的一份子。你会看到疫情带给我们的其中一件事情是蓝天白云。因为工厂关了门,许多运输都停下来了,马路上的污染和工厂的污染都减少了。但是,我们有另一种污染,就是我们不能够堂食,需要外卖;接着就是许多即弃用具,现在以数以十倍的数量堆积在堆填区里。

如果我们说上帝是恩泽世界的主,这个恩典我是有份的,我是那个流通的管子,我是生命载道者,我是守望者,我做甚么呢?就请你们拿家中的容器去买外卖,减少使用即弃的用具来污染这个世界。你要记得上帝的本意就是爱这个世界,上帝是甘愿恩泽这个世界的,我们是否明白他的旨意吗?我们怎样回应?另外就是,既然我们说我是生命载道的,我可以怎样跟别人分享我的信仰?我怎样守望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当上帝的恩典渴望临到他们的时候,那我们怎样参与其中?

四、恩泽世界是将来的盼望

当我们说恩泽世界是主爱行动的时候,我们体会到恩泽世界是将来的盼望。正如开始的时候我已描述了,被掳的人已经过二十多年,似乎甚么事情都无发生,相当失望。但上帝却在这时刻让以西结看到恩泽世界这异象,给予无望的以色列民能够对未来有盼望。

恩泽世界这个盼望一方面是描述未来的,有关以色列民归回到自己的地方,在将来的圣殿上帝的恩典如活水一样流出来,滋润整个将要归回的地方,使重建、分地和将来的经济、人民的生活都得到丰足,这就是终末论所说是实现的且能够经历到的事情(Realized)。另一方面这异象又指向永恒的意义,上帝最终要更新并恩泽整个世界,这就是还未到来的(not yet)。

我们从创世记开始,活水是从上帝那里流到世界,到了以西结,我们听到先知的异象是从圣殿的门槛下流出,因为圣殿就是世界的中心点,因为上帝在哪里,上帝的所在就是世界的中心点。创世记第二章说上帝在伊甸园,伊甸园就是世界的中心点;当上帝居住在圣殿里,圣殿就是世界的中心点。

最后,按启示录所说的,生命的活水是从羔羊那里流出来的,大家可以参考启示录二十二1-2,那里是这样说的:“天使又让我看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上帝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经过城内街道的中央;在河的两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的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可作医治万民之用。”很明显,这是从以西结的异象而来的。本来是指向以色列的复兴,地貌的改变,变为恩泽世界,这是主耶稣基督的父上帝从创世开始的旨意。启示录的异象指出,活水不是从圣殿流出来的,也再没有圣殿,而是从羔羊的宝座流出给万国万民的。

我们人生有两个末后的日子,一个是上帝为我们开创的未来,另一个是上帝为我们预备永恒的将来。不论哪一个未来,我们都在上帝的手中,我们都喝上帝在基督里给予我们的活水。虽然,我们的人生会遇上困难和失望的时候,正如上帝子民在旷野一样;但也正如诗篇七十八篇所描述的,“他在旷野使磐石裂开,多多地给他们水喝,如从深渊而出。他使水从磐石涌出,叫水如江河下流。”今天,我们被掳或仍在旷野,但我们是有希望,因为我们的上帝是那位使我们得他恩典活水的主;他的旨意是要恩泽世界,也把力量给予那些参与恩泽世界的人。

五、结语

恩泽世界是上帝自己的作为,从他创世开始,从伊甸园就已经有恩泽世界的开始点,到了末后,耶稣基督的宝座流出活水江河,我们学到了甚么?我们学到了这信心功课,我们学到了参与这爱心的行动,和我们学到了盼望主的活水早日恩泽世界。

荣归圣父、圣子、圣灵,昔在今在,永远常在的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