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又软弱又刚强

何守瑛女士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上帝,不是。出于我们。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致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致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林后四章七至十一节。

“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后四章十六节。

这两天讲的多是打碎自己的道理,信徒住在世上,应为一软弱的人,好像棉花,任人击打,毫不反抗,对于一切外来的压迫,打击……不以为意。然这是一方面的话,另一方面,基督教有内在的能力,这内在的能力,异常伟大,充实里面,积极进行一切属灵的事。

刚才所举的经文,保罗设个比方,说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上帝,不是出于我们。瓦器比方信徒,宝贝是比方基督的生命,瓦器里面有宝贝,是比方我们信徒里面有基督的生命,既有生命,便如种子能生长,有生命,能生长,便有能力,因有能力,因有能力,故能胜过一切环境。如林后四章八节以下所说。但以理就是这样的人,周围的人都做他的仇敌,不让他祈祷,但他还找机会照常与神来往,因其有内在的能力,故能在“四面受敌”之下,“不被困住。”

信徒生命中有基督丰富的能力,故能在百般困苦中不致失望。这莫大的能力,可助我们为一刚强的人。前两天讲软弱的人,今讲刚强的人,似乎相反,实乃相成。刚强的人,不为困苦所挫而灰心,不为环境所逼而改变。灰心和改变的人,都不是刚强的人。

世人看基督徒为时代落伍者,实是看错。试思世界谁不爱慕?而能淡薄视之如粪土的,这是落伍的人能够的么?基督徒必有内在的能力,才能在盼望中站立得稳。

“遭逼迫,却不被丢弃,”许多时信徒遭受世界,社会,家庭……的逼迫,反更觉主与之同在,虽为世所弃,但为主所纳。

“打倒了,却不至死亡。”基督徒有重心,重心在基督,凡有基督能力,以基督为重心的人,无论如何是打不倒他。虽有时似乎被打倒了,然而不至死亡,有主的保守,死亡奈我何?中国教会早年备受共产党的压迫,有些牧师离职他去,有些教友不敢来堂聚集,……这种情形,教会似乎被共党打倒了,真的打倒么?否,教会是打不倒的,俗语说:“祸兮福所倚”,那次的压迫,实在增益教会不少,使教会的基础更巩固,事业更发达,内部更充实,试把现在教会情形和未受逼迫以前的比较,便可瞭然。信徒个人亦如是,他好像不倒翁,无论如何是打不倒的。他们有生命充实里面,无论如何恶劣环境也不害怕。

圣经常常勉励我们当刚强壮胆,以弗所书六章十节训勉我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我们在不关紧要的事情上,不妨软弱,别人苛待我们,想得地位,权势,……我们都不必与之相争。但在另一方面,都要刚强,为一大有能力的人。

世人却不是这样,在应当软弱的时候,都刚强起来,例如别人无理骂他几句,他则大大还骂,稍受他人的逼迫,凌辱,……即担当不起。然而有时应当刚强的时候,都不刚强,与罪恶妥协,随波逐流。世人的生活是这样,基督徒的生活,则万万不可如此。当刚强之处则刚强,当软弱之处则软弱。

前曾在一学校里作工,学生之中有些是很爱主,有些则不爱主。有两位学生以前是很喜欢跳舞,演剧,其后,得着重生,却不愿再做这些。一次,毕业生同班游乐会,他们请求那两位女生加入他们的跳舞,表演里去,她俩不肯,并坚决对他们说:我俩曾应允上帝不再跳舞表演。他们没得要领,乃说,你俩既不允这样工作,我们另有别的工作给你俩担任。于是把布置,买卖等繁琐工作,交她俩办理,她俩毫无厌容,乐意去干,并且干得很好。他们仍不肯放弃请她俩跳舞和表演的主张,但她俩仍坚持不允,他们见她俩不可挽回,乃再叫她俩洗扫礼堂,这本来是杂役的工作,她俩仍软弱,忍耐去做。其后众人用诸般方法难为她俩,她俩为爱主之故,宁做软弱者,忍辱负重,不肯推辞。

她俩不很擅歌唱,但众人勉强她俩唱诗,她俩为主的荣耀也顺服去唱,她俩唱的是“我为基督而生,苦难使我获益,欢负苦架以辱为荣,虽忧还可乐极。”这是一首背十字架的歌,虽然唱的不很好,但因她俩一方面能软弱顺服,一方面也能为主刚强,为的要成就上帝的旨意,故全堂大受感动,她这次所收的果效真是不少。

每个信徒都应当如此,为传道人受逼迫,不要惧怕,当为真理的柱石,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不要因有新神学派(不信派)在座,便胆怯而不敢讲十字架之道。也不要因有人不信耶稣再来,便不敢讲耶稣再来的题目。我们当听耶和华对以西结先知说的话:“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要听我口中的话,替我警戒他们。我何时指着恶人说,他必要死,你若不警戒他,也不劝戒他,使他离开恶行,拯救他的性命,这恶人必死大在罪孽之中,我却要向你讨他丧命的罪。倘若你警戒恶人,他仍不转离罪恶,也不离开恶行,他必死在罪孽之中,你却救自己脱离了罪。”这些话主常以之帮助我,亦愿主以之勖助大家。

我们要当为真理站立得稳,打美好的仗。有一次在某处领袖聚会,赴会的皆各校教职员讲员中有大学校长,教授博士等,他们请我主理灵修会,在灵修会里上帝叫我要讲十字架的道理。我很知道若讲这个道理,必为一般教育界和有智识的人所轻看。但主在旁壮我的胆,勉励我不要与环境妥协,到底讲了,结果真理得胜有人归向主。

一次,扬子江各省男青年会大聚集,赴会的也多是智识阶级,我原是到那里旁听,当时上帝很清楚的分三次用三句话临到我,第一次对我说:“愿感动以利亚的灵,今日大大地感动你。第二次说:“他们一同变为无用,”第三次说:“不要做个有无皆可的人。”这不是骄傲,这是神叫我负责,主用这些话放在我的心里,不是没有意义的。一天,讨论如何增加青年会的会员的问题,有人提议要多开友谊会,有人提议多开娱乐会,如电影,音乐,跳舞等以吸引人。有人提议将查经会改为演讲,国际,政治,军事,经济……的事情,理由,是因为学界中人多讨厌查经会,不如改变演讲内容,以投合社会人士的心理。请问用这样方法得人是得上帝的喜悦么?是引人到基督面前么?帮助人灵性长进,必须用圣经,和靠圣灵的大能,竟无人提议这件,我心里很觉难过。即祈祷求主指示我当如何应付这事。其后,主席问关于这个问题,旁听的兄姊,有没有意见贡献?我十分害怕,心想站起来讲一篇道理,是易,随便发表一些意见还易,或赞成和恭维他们几句,更易,但要站起来指摘他们的不是,便不是易了。因此很不想讲,可是回忆前天主对我的启示,觉得主既将这责任付托于我,我又怎能不为真理作好见证?遂起来说:你们刚才一切的提议,我认为不满意,众人听闻,相顾愕然,我继续伸述我的意见,我们的目的,难道只是引人到青年会里么?不也是最重要的引人到基督跟前来么?想引人到基督跟前的,则必须靠主的大能,保罗不曾说过么?“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和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撒迦利亚四章六节说:“不是依靠势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依靠我的灵方能成事。”可见单用开友谊会以引人,不能领人到基督前得生命,将查经会改为演讲普通事情,是类于“挂羊头卖狗肉”,名实不称,名科学会就当演讲科学,名文学会就当研究文学,名查经会就当查察圣经,会长立刻对我说,今日教会里,最危险就是一班人讲十字架与圣灵的道理这些未免太深奥神秘是人们不懂的那时候,我看自己实在不便说甚么“但为主靠主,我没有自己,无论如何,当为一刚强的人。我再起立伸说。如果教会领袖尚且不懂十字架与圣灵能力,就不能做教会领袖,末了,有一位爱主的大学干事起立发言,我以为他是反对我,不料他竟和我同情,倒斥责青年会的错误。说他早欲对青年会有所纠正,不过没有胆量今正好藉这机会吐露久蓄而未泄的衷曲。遂提议青年会当开祈祷会,查经会,使青年会充满属灵的空气,结果竟获多数赞成通过。

主叫我们当圣殿中的柱子,做柱子的必不是竹子芦苇,青藤……所能胜任,必须用很牢靠,坚稳的石或木,才可以支持。做教会领袖的,当站立得稳,在这风雨飘摇的时代,为真理作美好的见证,不顾自己的利益,出大大的代价,以得大大的胜利。今日劝勉我们有二点:

第一、有时当为很软弱的人,

第二、有时亦当为很刚强的人。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