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引言

今天早上很高兴能够与各位一起吃早饭。我今天也很开心能够见到禇永华院长,我见到他时我就会称呼他为“老大”(大哥)。是我可以这样称呼他,你们不可以这样称呼他。不要弄错,是我才可称呼你为“老大”?

其实为甚么称呼他为“老大”呢是有个故事的。大概1年前吧。去年8月的时候,因为培灵会的邀请,我有可能要预备属灵的早饭,也可能是讲道会。我心七上八下,于是就问“老大”的意见。当时禇院长说:“我喜欢的你讲道会啊。”因为我习惯讲道,我不是太习惯研经会的。但是现在我愈来愈喜欢研经会。我还想再研究一下我将来讲道的方式,是不是可以多一点研经的方式。

当代讲道学(Hermeneutics)说:“讲道不需要把经文讲得那么清楚的。你一节一节的讲,会闷死人的!总之按着正意,把经文讲出来,能够应用到我们的生命当中就可以了。”当然,有更极端的当代宣讲学甚至说,根本连经文都不用讲解也可以的。但这些都不适合我们中国教会的口味。这次在研经会的分享和学习里面,我真的愈来愈喜欢一节一节地读,一口一口地吃。唉唷,如果我们的讲道能够让弟兄姊妹能一节一节地读,一口一口地吃,吃完之后又记得,又不会觉闷的话,不是更好吗?无论如何,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方向。

所以,今天早上我们又继续过去5堂的方式,一节一节地睇,一口一口地吃。到现时我看到这个好处是,如果真的要明白耶利米书,或者要记得经文的话,或者要领受到经文的话,或者要活出神话语的话,这样研读方式是较为坚实点的。请记住,我们听道或者读经不是要取资讯,不是在拿Information(资料)。如果你要拿取资料,利用互联网就可以了,还有许多资料让你取。

听道是我们一起集合在神的圣所,被圣灵所浇灌,我们一同来细听神的话语。在这过去的5天,我非常欣赏各位,各位都是从圣经的敍事当中,自己一起来领受信息。我看见各位都是很用心的阅读经文,想知道神的话语到底向我们说些甚么呢?我说我们是一起的,因为我们真的着实的在一起,我们去看神的话语向我们的教会又说些甚么呢?

所以有些弟兄姊妹因为一口一口吃的缘故,他们得到了神的提点。他能够把自己生命的敍事接驳到神的敍事的当中。首先是接驳到耶利米的敍事的当中,接着是把我们生命的敍事接驳到神的敍事的当中,求主今天继续帮助我们,把我们的故事接驳到耶利米和神的叙事当中。

(领会祈祷)

在刚过去的星期六,我们看见神的哀伤,看见神又叫人一起去哀伤。神哀悼,衪亦叫一些女人一起来哀悼,一同唱哀歌。在今天的早上,我们来看看耶利米的Confession。

要翻译Confession这个字是有点困难的。我给你们一个功课,就是听完这堂之后,有机会告诉我,究竟怎么样翻译比较好。Confession可以说是投诉的自白,或者是向神的告白,或者是向神的认信。在今天早上,我们就从耶利米的哀歌来到耶利米的自白、自己的认信。所以,今天我们会集中在这个的认信的告白的部分。

耶利米先知的认信告白一共有10篇,是由第11章到第20章。它地有一共通点,就是如果你想知道耶利米的生平点滴,就去看看这些告白。当中亦提及耶利米事奉的挣扎,亦提到以色列、犹大的遭遇和神的离弃,又提到耶和华曾经应许会保护但又好像耶和华没有遵守衪的诺言。从另一个的角度来看,耶利米的认信告白是哀恸的祷告。耶利米向神说出怀疑的说话,表达他的绝望。一方面耶利米在哀恸的祷告的当中向神投诉,说“我是无辜的。”他说:“我被家人、被朋友、被君王和祭司、被假先知的逼迫,是因为我传讲耶和华的说话。”你会在这些投诉的说话当中,看见耶利米有时所讲的话都是十分的不像话(广东话:离谱),因为他的心灵在翻腾,他甚至愤怒,非常的不开心。如果由第一个认信告白读到最末那个的话,你会发觉,在这最后的时候,耶利米的信仰差不多要爆破,他差不多要离开神了!

但当耶利米在讲出他的哀伤时,我们看到耶和华是没有作出太多的回应。有的时候他没有回应,有的时候他会作一些很奇怪的回应。神给耶利米的回应不是安慰、不是保证。使耶利米最痛苦和惊讶的就是:啊!原来一切患难背后不单止是敌人,并且神是有份在当中。虽然,耶利米是这样的不开心,但是耶利米继续保持他和神的关系。他在他的灵性灾难当中,继续前进,在哀恸的祈祷当中,继续抓住这位神。他是绝顶的怀疑,但他在怀疑当中又去宣告他对神的信心。所以,耶利米哀恸的祷告是他的认信告白,意思就是他继续坚持去亲近神。

所以,弟兄姊妹,原来认信告白是我们生还的工具。在刚过去的星期六,我们说我们去哀悼,这是一个生还的方式。神容让我们去哀悼的。今天,我们继续深化地说,原来认信告白是我们信仰的生还方式。刚才这个就是对这个认信告白的一些的理解。

今天我们不能够“贪吃”,我们只能够吃3篇。吃10篇就真是太饱啦。如果3篇都真是太饱的话,我们缩减到2篇都会有可能的,因为时间无多。我们开始看第一个认信告白,也就是第11章。

二、经文解说

A.第一个认信告白(11章18节至12章6节)

在这个的告白里,耶利米意识到百姓是要起来捉拿他。大家留意第18节:“耶和华指示我,我才知道;你将他们所做的给我指明。我像柔顺的羔羊被牵去宰杀,并不知道他们设计谋害我:‘我们把树连果子都灭了吧!把他从活人之地剪除,使他的名不再被记得。’”(第18-19节)。耶利米看到自己好像是一只被拖出去屠宰的羔羊,是无辜的。他原本宣讲神的话语,知道这是他的责任,从来没想到自己同族的人会设计谋害他。这些人是要压制他(讲员用Silence),叫他不要再讲话,不准他再说预言。他们要把耶利米剪除,使人不能再知道,也不记念耶利米这个名字。

耶利米就好像是一个非常有技巧的律师般,好像是非常尊重神那样的,但是他要向神提出控诉。他说,法官是正义的,是以公义来对待恶人。第20节:“按公义判断、察验人肺腑心肠的万军之耶和华啊,求你使我得见你在他们身上报仇,因我已将我的案件向你禀明了。”耶利米假设神会守约,是会保护自己。他希望耶和华向敌人报复,给予他们应得的报应。先知期待公道的决定。

接着神就作出宣判。神说他会惩罚耶利米的敌人亚拿突人:“耶和华论到寻索你命的亚拿突人如此说:‘他们说:你不要奉耶和华的名说预言,免得你死在我们手中。所以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必惩罚他们;他们的壮丁必被刀剑杀死,他们的儿女必因饥荒而死,他们当中必无任何幸存者;因为在他们受罚之年,我必使灾祸临到亚拿突人。’”

当耶利米知道耶和华会惩罚他的敌人时,他进一步的向神发问:“耶和华啊,我与你争辩的时候,你总是显为义;但有一件,我还要与你理论:恶人的道路为何亨通呢?大行诡诈的为何得安逸呢?”(第12章1节)。耶利米的问题,是历代人的问题,也是我们的问题:为甚么恶人会繁衍?耶利米怎么样做呢?耶利米把责任推到神那里去。第2节:“你栽培了他们,他们也扎了根,长大,而且结果。他们的口与你相近,心却与你远离。”耶利米的意思是说,恶人的道路亨通,是因为神祢体谅他们;他们能够安逸生活,因为神啊祢供应给他们;他们能够行恶,因为神啊你帮助他们。虽然神说自己是公义的,但事实好像是刚刚相反。假如神真的是掌管世界的主人,他为甚么容让这些恶人继续繁衍呢?这都是神义论的问题。这问题都是历代以来的问题,也是我们常常问的问题。这些问题好像是没有叫人满意的答案。

耶利米继续来跟神讨论,以价还价。第3节:“耶和华啊,你认识我,看见我,你察验我向你的心如何。求你将他们拉出来,如将宰的羊,为杀戮的日子分别出来。”耶利米的意思是说,神啊,祢知道我也是义的,我的义是因为我做了祢吩咐的事情,所以,我是义的。因此,耶利米非常希望神因着他本人的义,就把那些恶人拉出来如屠宰的羊羔,把他们杀戮。

接着耶和华作出回覆,第4节:“这地悲哀,一切田野的青草枯干要到几时呢?因其上居民的恶行,牲畜和飞鸟都灭绝了。因为他们说:‘他看不见我们的结局。’”神的答案真的叫人费解,神真的十分奇怪的。神继续向耶利米提出,你所看到的不是全部,还有更多事情会发生,你继续看。第5节:“你与步行的人同跑,尚且觉得累,怎能与马赛跑呢?你在安全之地尚且会跌倒,在约旦河边的丛林要怎么办呢?”神说,你还没有看到所有,继续看下去啦,更凄惨的事将会发生,你会被你的家人捉拿:“因为连你兄弟和你父家都以诡诈待你,甚至在你后边大声喊叫。虽然他们向你说好话,你也不要相信他们。”(第6节)。意思就是家人都不可相信。

为甚么人可以这样凶恶的呢?为甚么恶会继续繁衍的呢?这是关乎神的义和神的主权的问题。耶利米还不知道答案,但他继续去做工,他继续做神要他做的工作,他继续相信,虽然情势是这么凄惨,但神是会与他同行的。

B.第二个认信告白(15章10-21节)

接着我们来看第二个认信告白,就是第15章10-21节。在这个认信告白当中,耶利米是抑郁的,他在埋怨自己的出世。“我的母亲哪,我有祸了!因你生我作全地争相指控的人。”(第10节)。你们怕不怕给人指控?你遭人指控时,就会说,教会真的很差了,教会就跟黑社会没有两样。许多时候,人离开教会都是因为不喜欢遭人指责。耶利米陷入百姓的世界和神的世界这两者之间。一方面这百姓是那些不听他说神的话语的人,另一方面神说要坚持,继续要说出这些严厉的、难堪入耳的说话。所以,耶利米是非常痛楚,他在呼喊,在诉怨。因此在第10节的下半部分,他说:“我素来没有借贷给人,人也没有借贷给我,人人却都咒骂我。”耶利米觉得这是不公道的,是不合理的;因为我只不过是在做神祢要我做的工,我在做圣工,为甚么我要受苦呢?

接着,耶和华这一次回答耶利米,但是你要留意,神的回答又是很奇怪的。第11节:“我必定释放你,使你得福气。灾祸苦难来临时,我必使仇敌央求你。

人岂能将铜与铁,就是北方的铁折断呢?我必因你在四境之内所犯的一切罪,将你的货物财宝当掠物,白白地交出来。我要使你的仇敌过去,到你所不认识的地方,因为你们要被我怒中所起的火焚烧。”(第11-14节)。这里为甚么说是奇怪呢?因为神的意思是说,你是我所委托的,不过你都要经历犹大的苦难,你也有份去经历的:你的财富都会被掳掠,你会在一个不知道的地土上服事你的敌人。

虽然耶利米在神的回答当中找不到满意的答案,但是他继续努力。第15-17节:“耶和华啊,你是知道的;求你记念我,眷顾我,向迫害我的人为我报仇;不要把我取去,因你不轻易发怒,要知道我为你的缘故受了凌辱。耶和华——万军之神啊,我得着你的话就把它们吃了,你的话是我心中的欢喜快乐;因我是称为你名下的人。我并未坐在享乐人的会中欢乐;因你的手,我就独自静坐,你使我满心愤慨。”

耶利米的意思是,神啊,祢记念我啊,祢眷顾自己啊,为我报仇啊,祢应该为我所受的苦负责的。他提醒神,也就是说,我真的非常热爱祢的话语,我接收了祢的话语之后我心是欢喜的,我也是非常孤独的,我没有跟那些坏人在一起去吃喝玩乐,我是非常孤苦的。

这一次耶利米快要崩溃了。他就说:“我的痛苦为何长久不止呢?我的伤痕为何无法可医,不能痊愈呢?难道你以诡诈待我,像流干的河道吗?”(第18节)。耶利米控告神是不公义的,神好像这干涸的水源,是个欺哄的泉源。这好比一个沙漠里的河床。沙漠的河床在炎热的夏天就会蒸发水份,在雨季的日子就会泛滥,扫走一切的东西。耶利米的意思是,神祢比我的敌人更差,原来祢是没有水的,祢是干涸的水源来的,祢这一种神圣的伪装出卖了祢的神圣,出卖了祢的忠信。干涸的河床如何能带来生命?它只能够带来死亡!耶利米对耶和华的控告是不是很厉害吗?神啊,祢是不可靠的!祢没有兑现祢的诺言。

最后神的回答是带着条件的,看起来好像挺好的。第19节:“所以耶和华如此说:‘你若回转,我就使你归回,站在我面前。你若能将宝物和无用之物分别出来,你就可以当作我的口。他们必归向你,你却不可归向他们。’”耶和华对耶利米说,虽然你是代我讲话语,但是你也要继续回转,你要全然的委身,我就会保护你。正如我们基督徒一样,你们今天来研经会,都是颇听话的基督徒,但是神会向你说,你要继续回转,继续悔改,继续委身,继续守约,神就会与你同在。

在这个认信告白结束的部分,就是耶和华无条件的确定他会保护耶利米:“我必使你向这百姓成为坚固的铜墙。他们必攻击你,却不能胜过你;因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搭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我必搭救你脱离恶人的手,救赎你脱离残暴之人的手。”(第20-21节)。虽然时间十分紧迫,但我们不能够跳过第三个认信。因为这个认信,是一个更激烈的认信。

C.第三个认信告白(20章7-18节)

虽然耶利米他是在遭人锁起,遭人羞辱的情况下说出这个认信。耶利米的感受是,他不仅被百姓所伤害,他亦遭神所伤害。第20章7-8节:“耶和华啊,你欺哄了我,我也被你欺哄了。你比我强,并且得胜。我终日成为笑柄,人人都戏弄我。我每逢讲话的时候,就哀叹,我喊叫:‘有暴力和毁灭!’因为耶和华的话终日成了我的凌辱和讥刺。”有些学者把这句话翻译成更激烈的版本,它更贴近原意,就是:耶和华啊,你引诱我,我也被你引诱了。你强暴我并且得胜。这个翻译就说出,耶利米的信心就快爆破。他的说话对神来说,它的磨擦力是非常厉害的,他对神也愈来愈不客气了。虽然耶利米对神说出这么难听的话,但是他又说,我还是不能不继续讲出神的话语。因为神的话好像燃烧的火,闷在他骨头当中,叫他难以忍受。第9节:“我若说:‘我不再提耶和华,也不再奉他的名讲论’,我心里便觉得似乎有烧着的火闷在我骨中,我忍受不住,不能自禁。”

神的话不仅威胁当时的百姓和领袖,亦是成为耶利米的恐惧。第10节:“我听见许多的毁谤,四围都是惊吓;连我知己朋友都看着我跌倒:‘告他吧,我们要告他!或者他被引诱,我们就能胜他,在他身上报仇。’”耶利米的意思是说,耶和华祢叫我进入这一淌浑水里去,但祢没有帮助我渡过。

然而,耶利米他又很复杂的,知道神会与他一起争战的。所以,他又再祈求神,请祢向我的敌人报复吧。“然而,耶和华与我同在,好像可怕的勇士。因此,迫害我的都绊跌,不能得胜;他们大大蒙羞,由于行事没有智慧,必永远受那不能忘怀的羞辱。考验义人、察看人肺腑心肠的万军之耶和华啊,求你使我得见你在他们身上报仇,因我已将我的案件向你禀明了。”(第11-12节)。

突然间,说完一番说话之后,耶利米想到要赞美神。本来说是要报仇,后来说要赞美神。第13节:“你们要向耶和华唱歌!要赞美耶和华!因他救了穷人的性命脱离恶人的手。”在第13节之前的经节里你可以看到,是哀歌来的,突然间在这里变成赞美了,这就是哀歌的特点。当你在哀恸,在神面前倾吐的时候,突然间你又会经历到神的真实,在那个时刻,你就会说,我真的要相信神。但是到了另一个时间,突然间又会倒退;所以,在第14节开始,先知咒诅自己的生日:“愿我出生的那日受诅咒!愿我母亲生我的那天不蒙福!”意思是说,先知宁可留在母腹中,不需要经历这么多的破坏。第18节:“我为何出胎见劳碌愁苦,在羞愧中度尽我的年日呢?”耶利米看到世界的现实,这个世界是充满诅咒的世界,一切都是劳碌愁苦。

三、总结经文

我们看完3个认信告白。回去之后再看一次,把它记下来,不要浪费今早的心思(广东话:心机)。这些认信告白能够帮助我们进入这个纷乱复杂的世界。要记得,我们的世界真的是纷乱复杂的。你想它不纷乱复杂吗?可能弄错了。世界就是这么复杂,这么纷乱,因为那恶者的权势在这里呀。所以,这个认信不是叫我们进入一个简单的对与错的世界,这个认信也不是叫我们简简单单的,说你是公义,你是不公义;你是公义,你是不公义这样简单的分开的世界。这些认信告白让我们能够在这复杂的世界里面,怎么样跟神继续接驳在一起。能够在这纷乱复杂世界里能够与神接驳在一起,这就是生还之道(Survival)。这些认信告白叫我们在绝望里面抓紧神,在神的面前我们去哀恸,去祷告。这些认信告白不是叫我们一个人单单的去哀恸,我们哀恸,是一起的来哀恸。我们来作认信告白就好像是一个集体的肺部,我们大声的向神哀恸。当我们愿意到神面前哀恸的时候,这代表了我们集体的继续去抓紧神、亲近神,所以,认信告白提供了我们的信仰和行动,叫我们能够有灵性的更新。

因此,耶利米的祷告成为受苦者很好的佳模,耶利米是生还者,他走过怀疑和哀伤的当中,但是他没有全然绝望,他继续走向神。在刚过去的星期六,我提起Wolterstorff教授。因为星期六那天我有点超时,所以,我只能稍稍提及,这一次我多讲一点。

Wolterstorff是耶鲁大学的著名教授,是蜚声国际的神学家。他的儿子在25岁那年在一次意外事件里丧生。他谈到自己里面的怨恨,他找不到解释的方法,他说:“我找不到解释,我不能做甚么,只能够去面对、忍受这种痛苦的奥祕。我相信全能的父神是那位创造大地的主,我亦相信耶稣基督的复活。他着实好像我的儿子,他最精彩的时日被夺去,事实上我不能够把这些生命的碎片重拾起来。我是很失落。我曾经阅读过神义论的书籍,我曾经去看人怎么去宣扬神的义,但这一切都是难以叫人去信服的。我曾经发问最困难的问题,但却找不到答案。我不知道神为甚么不看守我的儿子,我不知道神为甚么让我受伤,我是不明白的。”这是Wolterstorff教授的感受。

他是一位十分出色的哲学家,是世界级的哲学家,他不能够回答人心灵怨恨的为甚么。惟有透过哀歌和认信他得到盼望。在神的恩典中,哀歌和认信告白叫他能够继续保持这个问题,而不是扫走这个问题。他带着这个问题一直要带到神那里,因为这样的缘故,他接驳到神那里。Wolterstorff教授失去了儿子,他进入幽伤的黑夜。他问到神的义这问题,在黑夜当中他与神摔跤,在黎明的时候他看见及相信耶稣基督的复活。他接纳耶稣基督从坟墓复活出来的标记,他相信耶稣基督的复活和死亡,是叫人能够继续有权能地去生活,并且叫人能够在这受苦的坟墓当中得以复活。

他这样说:“假如我们对世界伤口的同情心没有增加的话,假如我们对周遭的人的爱没有扩张的话,假如我们对美善的感谢没有被燃点的话,假如我们的睿见没有加深的话,假如我们对重要事情的委身没有加强的话,假如我们对每一天的来临没有强烈期望的话,假如我们的盼望是减少的话,我们的信心是萎缩的话,假如美善是不能够从死亡的经验生出来的话,这样的话,死亡就是战胜,死亡就在狂傲。”他继续说:“因此我继续挣扎,去活出基督复活和死亡的现实。在我的生活里,儿子的死亡再不是一个定论。当我起来(Rise up)我是背负着儿子死亡的伤口,我的起来并没有除去这个伤口,但这个伤口却成为我生命的标记,假如你想知道我是谁的话,请把你的手放在我的伤口里面。”

他我意思是,教会要打开她的心灵来爱这个世界。怎么样去爱呢?就是为这个世界受苦。教会透过分享这受苦的爱就能够关顾周遭的人。所以,绝望不是信心必然的敌人,绝望是可以指向灵性成长的道路。耶利米绝望的生命叫他继续走向神,好比诗人所歌颂的,“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里;我若躺在阴间,你也在那里。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飞到海极居住,就是在那里,你的手必引导我。”(诗篇139篇8-10节)

我们的痛苦和绝望是可以编织到基督的哀歌和盼望当中。在今天早上,我们看到耶利米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为甚么我要生到世上呢?我们看到耶利米在怀疑和不开心当中,他继续忠于神的召命,他归荣耀给神,他忠于神,站在神那边,纵然他是不明白,但他继续参与神的计划及行动,他要荣耀神。让我们一同荣耀神。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