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九讲 
日期:2015年8月9日
题目:荣耀的好牧人:为羊舍命、牧养革新
经文:约10:1-42、约12、21章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 牧养的重要性和圣经基础

[蔡医生请以下以类别人士举手欢迎他们:(1) 父母;(2) 教会或教构青少年牧养工作者;(3) 教会或学校团契青少年导师或团契职员。]

• 全世界出现一个现象:教会下一代不知道去了哪里。(例1) 欧洲的教堂平日很多人,星期日没有人,只是旅游点;(例2) 加拿太以往有许多年青人,近年减少了,不论是华人还是加拿大人;(例3) 美国有调查指70%的人称自己是基督徒,很多都不去礼拜堂,特别是年青人。(例4) 在香港,年青人慢慢地从教会消失,有数据基础支持。

• 蔡医生请会众一起诵读这节经文:“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约10:11)

• 蔡医生今堂特别邀请父母出席,圣经让我们看到,父母是最重要牧养下一代的。箴言中,“家”、“父亲”、“母亲”是牧养,有神的话的。当我们在家中失去了这个,就没有下一代。今次教新的调查显示,教会信徒的第二代,很多流失,都不去的,当中有种种原因。

• 圣经中“牧羊人”这个字,并非只是用来指专职牧养的人。在旧约,当然最重要的一句是:“耶和华是我们牧者”(诗23:1)。神亲自牧养我们,所有我们这些为主做牧养的,都是带他们来到这个牧者的面前,让他亲自牧养人,因为你不能靠教会或牧养你的人日日贴住你。我们每一天都需要牧养,耶和华就是我们的牧者,那篇诗篇人人都懂得。大卫-你不要以为他只是做君王,圣经里面说:“我拣选了大卫”,他不只作王,更是作以色列家的牧者 (诗78:70-71)。他的牧者,所以你看他的诗,是牧养的诗。

• 昔日很多在以色列人社会中要领导的,不单是祭司,其他这些也是称为牧者。所以你看见以西结书讲很多牧者,他们都是当时社会上的领袖,但他们没有尽责,没有好好包扎那些受伤的,没有给那些羊保护、安慰和牧养(结34:1-8)。所以神很伤心,神就决定亲自去寻找那些失丧的羊,包扎那些受伤的,医治那些有病的、喂养那些需要吃草的,却是剪除那些肥壮的 (结34:9-16)。

• 在新约中,当然耶稣就是好牧人。他最初呼召彼得时,对他说:“你要得人如得鱼一样。”(太4:19) 很重要的。门徒其中一件事,就是出去找人和得人。但到主耶稣基督升天之前,他再在湖边叫彼得时,对他说:“你爱我么?你爱我么?你爱我么?”到最后,讲三句话:“喂养我的小羊”(青少年工作?)、“喂养我的羊”、“牧养我的羊”(约21:15-17)。不是单单得人。我们在香港也得了很多年青人,不同的研究显示,至少18% 的青年人曾经决志,这些决志不是勉强的。那些人在哪里呢?在教会当中只有5%,不算多。究竟是甚么原因呢?牧养。

• 佊得在他年老的时候,他写了一封信,他也这样形容自己:“我这作长老的劝你们:要牧养你们的羊”,并且不单牧养,还要“作群羊的榜样”(彼前5:1-3)。他年纪大了,你忽然发觉他改变了,不一样了。而且当他写最后一封书时,知道自己即将要离开,仍然在牧养,整封书信都是做牧养的。

• 所以在神心中,这个题目实在太重要。但主耶稣基督今天讲的时候,门徒还是不明白(约10:6),而那时已经接近最后一次他过的逾越节。逾越节是荣耀的日子,整卷约翰福音不断讲“荣耀”,最高的荣耀是甚么?十字架。很清楚的。他接着就进城,那是最后的一星期,而且入城后过了一点时间他就“隐藏”起来(约12:36)。约翰福音从十三章至十七章只是对着那些十二个来牧养的,单单那几章可以讲十天晚上。

(二) 牧人认识他的羊、是羊的门、是羊的供应者 (约10:1-9, 14)

• 耶稣所说的比喻都是以农业社会为背景的,我们现代人不容易理解,包括撒种的比喻、葡萄树的比喻、麦子和稗子的比喻,以及这个好牧人的比喻。

• 本章有七次出现“认得...声音”(4节,5节)或“认识”(14节[2x],15节[2x],27节)。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27节)“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像我父认识我一样”(14-15节)。一直重覆重覆讲这话:认得声音,认得羊。

• 在纽西兰,羊比人多,人口几百万,羊的数目有几千万。蔡医生有许多好友在纽西兰住,有他请求下,他一个纽西兰朋友介绍他认识一个牧场主人。他的确发现羊圈是从一个门口进入的。另外,他不能擅自进入羊圈,只能在牧场主人陪同下方可进入,由于牧场主人不能常常带他进去,他有许多时间只能在羊圈外看羊。他看见很多的羊,但没有一只羊理会他,即使他特意带一些草来向它们挥动,希望吸引它们过来,虽然它们是看见他的,仍是不理会他。

• 有一天主人的儿子进去,他只是十一岁。他拿着装了水桶和饲料进去,蔡获准跟着他进去。主人的儿子真的逐一叫出羊的名字,原来每一只羊都有名字的,它们就过来,每只羊颈项上有一个名牌,名字各有不同。蔡心生一计,就立刻把那些名字抄下,然后走到较远的位置,呼唤羊的名字,它们却不理会蔡,原文它们是认得声音的,甚么连气味也认得。所以蔡感到有点自卑。至于那个孩子,他走到哪里,羊就跟到那里。蔡也学那个孩子,带着装了水桶和饲料进去,它们仍不理会他。

• “认识”是甚么?是关系,不是随意叫个名字,关系需要很长时间建立的。蔡医生相信如果他可以在那个牧场住三个月,他每天进去叫唤它们,又喂养它们,或许它们会理会他。关系要很多长时间建立的。整卷约翰福音中主耶稣基督见不同的人,他牧养的人甚么人都有-高官、撒马利亚妇人、跛的、瞎眼的。但他跟每一个人谈话的方式都不同,谈的主题不同,回应不同,并且他是聆听他们的。起初可能是有距离的,但一直谈下去时,忽然间愈来愈近,他们也更多认识主。这是很不容易的。

• 蔡医生再提到第二堂信息中那八年“收仔”的经历。当时蔡太很勇敢,决定开放他们的家短期收留一些问题青少年。那八年教晓他很多东西,每一个都不一样。最令蔡伤心的是,是一个来了三个月却从不望他一眼的年青人、不叫他一声的男孩子。有一次早餐时,蔡终忍不住,请他叫自己一声。他看看蔡,问:“叫你甚么?”蔡晓得那孩子明明是知道他的名字,只好说:“过去到我家住过的多数叫我‘Uncle’。”他说:“我没有uncle的。”然后蔡又说:“有些年青朋友叫我‘蔡医’。”他说:“‘蔡医’?我跟你并不相熟。”于是蔡恳求他说:“你就随便给我一个称呼吧。”他看着蔡,很勉强地说:“Dr. Choi。” 其实蔡是知道他背景的:他的出世纸上没有父亲的名字,跟着母亲,到入幼稚园时,母亲走了,一位幼稚园女老师决定收留他,但到他读中学时,情况愈来愈差,她不能处理他,因他反叛的个性完全显出来了,于是她打听,结果知道蔡的家有空位,请恳求蔡收留他,蔡就收了他。“每个人有背景,种种原因,他不是讨厌我-我相信他不是讨厌我,但在他生命里面从来没有一个亲密的关系,从来没有的。”

• 蔡医生觉得很不容易,但蔡太很好,她没有蔡那么介意那个男孩子不招呼,照样服侍他,照样照顾他,十分关心他。蔡承认自己较为急躁,到最后那个男孩子是先开始向蔡太招呼的。“我很多东西都是我太太帮我补习的。她贴住他,她知道他喜欢吃甚么,她知道他喜欢看甚么,每样她都知道,她也知道他的背景,也因为这个缘故,她多走一里路,愿意认识他,愿意听他。我呢?不断学习。”

• 牧养,认识他的声音,认识他,很重要的。“这个我自己有个感觉,包括父母在内。为甚么这么难认识呢?我们现在下一代,是活在另一个星球,乃是星球人。我们跟他们活在两个星球,大家交谈,他们说了很多东西你也不知道他们在谈甚么,你讲了很多话他们也不知道你在谈甚么。”最近有一天蔡医生跟他的孙儿一起坐车的时候,他们不断说话,却是他完全不能明白的,他的孙儿就告诉他:“爷爷,这是minion讲的话。”他们真的学了电影《迷你兵团》中那些小生物(称为minion)很多的话,蔡就为了认识他们的缘故多看这个卡通片,就是连他们的母亲也对蔡表达佩服:“惟有你才肯陪他们,连这一套也去看。”曾经一次他和他大孙一起看《喜羊羊与灰太狼》,令他的媳妇十分尊敬。“即是你要进入他的世界,而不是经常责骂他们,你要知道他,不是说凡他讲的都一定对。他经常打机,那我也要陪他打,原来很好玩的...关系是在很真实的生活里面[发生的]。”这不代表不可责备他和阻止他做不良的事,但必须要他有东西可谈。为甚么作儿女的经常说父母不明白他们?“他们很闷的,不好玩。”父母跟年青人,最要紧是好玩,要贴住他们。

• 美国在一篇文章《The Myths of Quality Time》正式承认一件事。因为我们现在很忙碌,人人都讲“Quality Time”,他们做了研究,发现它并不见效。“Quality Time”是指我们时间不多,于是跟他有一些“优质的时间”。蔡医生自己也试验过,因他也读过心理学,所以他也跟儿子试一试,对向他说:“我想跟你有一点‘quality time’。”儿子听见“quality time”,以为必定是要被教训一顿。不行。后来蔡医生决定花时间和儿子踢足球,但其实他的球技不佳,儿子们宁愿他做球证或旁证。后来他虽不再和他们踢足球,却仍然去看他们,希望认识他们的朋友。因为他们靠近甚么朋友,就像那些人。有一天,他和儿子们交谈,被告知他们有三个界别的朋友:体育界(一同运动)、文化界(一同读书)、娱乐界(一同玩乐)。但到最终不单父母要牧养孩子,也要让信徒朋友也牧养他们,让教会牧养他们。所以有一件不能妥协的事,就是他们必须和父母返礼拜,必须读圣经。蔡医生在他们年幼时就常常和儿子们讲圣经故事,他们最喜欢听挪亚方舟的故事,当中会做很作动作的,也制作了一个方舟模型。

• “各位,请你和他沟通的时候,用他的言语,并且用很多时间,你要伴他,牧养是不能省[时]的,而且只有一扇门,所以在家中我是严的。神的家只有一扇门,一定是道路、真理。你无论如何,一定要读圣经,每个星期一定要在家中敬拜,星期日,就算是要考试,都要去[礼拜堂]。然后到了中学,一定要参加团契...我看见很多做父母偏偏不替他们拣选去礼拜堂,考试的时间是那些父母叫儿女不要回去的...你是甚么样的父母呀?对么?他在家中看你嘛!你在教会里面有敬拜,你家有没有敬拜?”

• 蔡医生喜欢跟儿子读箴言,有一天他看着儿子读其中一段,他还没有读完,儿子就哭得趴在地上:“我儿,要将你的心归我;你的眼目也要喜悦我的道路。”(箴23:36)"My son, give me your heart."你若不把你的心给他,他干吗要把他的心给你。“你的眼目”-下一代,他正在看着你,你讲有用么?“喜悦”-他见你的样子这么衰残,喜悦甚么?他是看你怎样做人的,不要听你讲甚么。“我的道路”-我怎样做人,他会看的。

• 牧养是他“出入得草吃”(约10:9)。“草”是指生命的粮,草是羊生命的粮,它不吃草就没有命了。要把生命的粮给年青人,让他体会在“青草地,溪水旁”享受,要和他一起去享受。作牧人要保护羊,但也要放它。

• 蔡医生后来也发现每群羊当中是有领头羊的,其他的羊会认出这些羊。羊也喜悦一群的,我们称为“羊群心态”,它们是一群群地走,当然羊认路很差的。所以牧羊人训练那些领头羊,然后由领头羊带领其他。牧养不是一个,是彼此牧养,而且是有领头羊。

• 耶稣说:“凡在我以先来的都是贼。”(8节) 这些贼就是那些宗教领袖,不是从正门进去的,是用权力进去的。他们霸占了很多土地,霸占了圣殿和所有会堂,你进去的时候,看到的是很多钱,很多权。到最后,大祭司和法利赛人商量:“哗!已经有很多人到了施法约翰那里!现在又有人到他那里!我们不行了。如果这样继续下去,我们的土地和我们的人都会全部失去。”(约11:47-48) 他们关心甚么?耶稣医好那个人,他们一句感激都没有,耶稣这么多人跟随他,施洗约翰这么多人跟随他,他们只是担心人们跟随这两个,就会影响自己的势力,影响自己的土地,影响自己的利益,一个人也不关心。是甚么一回事?当有危险来到,就知道谁是牧羊人,谁是打工,谁是贼。

(三) 为羊牧命的好牧人 在地里死了的麦子 (约10:10-13, 15, 约12:23-24)

• 那些人仍是不明白。他就讲得很白:“我来,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10节)。羊其实很可爱的、很美、很驯服的。他就是为了他们来。然后他说:“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甚么是舍命?主耶稣基督,他真的舍命,所以在住棚节和修殿节都过了之后,跟着那一段已经讲逾越节近了(约11:55)。耶稣说,他得荣耀的时间到了(约12:23),他就不断讲“荣耀”。他说:“时候到了,是你要荣耀我的时候了。”他有一年时间在加利利,完全不进耶路撒冷,但接近时候时,他就带着一班人,面向耶路撒冷,然后到最后,时候到了,还差几天是逾越节,他就进去。他知道,那是甚么地方,是贼的地方,已经很多有在商量怎样杀他。不过很希奇,很多人欢迎他,只是希奇一件事,他们说:“弥赛亚来,荣耀的王来,应当骑着白马的。”他就骑一只驴驹。后来,使徒约翰和其他的人知道,原来在旧约圣经中是有讲到这件事的。一位荣耀的王,他最当初的时候,是骑着小驴驹来的,但最后审判的时候,这一个审判者是骑白马进来的。同一个王,一个是被杀的羔羊,这个是要死的,另一个是来审判的,圣经清楚地说了。“和散那!和散那!”那些犹太人是多么害怕。当时群体里面,大部份人相信他可能是弥赛亚,大部份相他也是先知,可能就是那个先知。所以犹太的高官多么害怕,但他进去,在逾越节之前,他就讲了这句话,这句话对于牧养很有帮助的,其实讲他要死:“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落在地里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 很明显在讲他自己,但他也讲到你和我。他后面也有再解释:“人子要被高举,得荣耀,然后就成就。”(约12:32-33)

• 主耶稣经常讲比喻,当中一个常听见的比喻,就是马太福音撒种的比喻(太13:3-23)。那里在讲甚么?之后他解释,种子就是神的道。我们撒的时候是有种子(神的道)的。但道是甚么?谁是道?是道成肉身,住在你我中间。那个很重要的,非常之重要的。不只是读一些经文,乃是有生命的。蔡医生最初看这段经文,他觉得自己也要去撒种,他做青年工作,做撒了很多种子的,这也是很重要的,他们无论是电台节目,无论是书刊,一定有神的话,每一期都有的。一定要有神的话,不可以妥协的。然后蔡医生发觉我们看这段经文是看错了一些东西。我们需不需要理会那些石头?需不需要那些荆棘在那里?那块田是甚么?代表一个人心里面的状态,你的心的土地。如果你的心的土地好,就会有三十倍、六十倍、一百倍的收成,是与土地有关的,但我们不理会土地。

• 为何做牧养工作这么困难?你不知道他里面有多少石头?那些石头从哪里来的,你知不知道?一直成长过程中有很多石头的。那些荆棘从哪里来?外面很多东西,挤压着他,有很多的忧虑,圣经也有讲。然后那只鸟是甚么?是撒但。在旁道的,它吞吃了。所以后来蔡医生发觉,不是单单随意撒种,还要看看他的心田怎样,他的状况如何。每一个都不一样的。为何牧养难做?为何做父母难做?蔡医生初为人父时,第一个儿子生下来很容易应付,任他对待不反抗,是很纯的,当时他做实习医生,很忙碌,但他也要喂儿子吃奶。他太太经常教导他说:“元云、元云,你喂他时要看着他。”他就看看儿子,整个脸都是奶,因他一面喂奶,一面看书。到他第二个儿子出生,常常都哭,他不知道小儿子在哭甚么,因为大儿子是不常哭的,原来是妈妈的奶不够,但小儿子不懂讲。都是相同父母所生,却是不同的。后来他的媳妇生了一对孖生子,样子一模一样,性格却南辕北辙。他们一同去考一间幼稚园,最后一个被取录,一个被拒绝,致电询问,对方说其中一个表现怎样很好,有笑容,又肯谈话,就立刻取录他,然后说另一个表现很冷漠,不望他们,又不回答,只是单单坐着。蔡就告诉对方说:“是你们走宝,这个是十分聪明的,他不回答你因为你问的问题水准太低。”最后他们决定两个孩子都不读那间幼稚园。

• 你要知道他的个性,是甚么东西压着他,你才能够跟他有关系。然后怎样才算是舍命呢?你不单是撒种,不单是浇灌,主耶稣说:“你成为那一粒种子。你就是那一粒种子。”种子是甚么?你可以进到他的心田那里。你做牧者,你做父母,你要进到他的心那里,就是你真的把你的生命给他,你真的关心他,你愿意进入他的心-无论他的心如何,作青少年工作,你要知道他的心境如何,而且你知道何时怎样进到他那里去,而每一个是不同的。

• 其中一个曾在蔡医生家暂住的年青人的是个患了可以致死之厌食症的女孩,她患了抑郁,因她与家人关系出现了问题。你勉强她进食并没有用,最初蔡医生特意和她一同吃早餐,她竟把一块多士切成四十粒逐粒进食,表现得很不乐意进食的样子,有一次蔡要求她每天喝半杯奶,她就动怒起来,望也不望他,于是两人无法交谈。蔡深感自己无法明白她,便祷告:“神啊,求你让我可以明白她,我才可以进到她心里,我进不去。”他曾讲过很多很正确的东西也没有办法。终于他认识了她父母,有一次蔡医生夫妇邀请他们到自己家中,那时她已经寄居了好一段时间,可以对蔡医生夫妇多了点信任,然后忽然间,那个平时低声说话的女孩子大声呼喝她父母说:“爹地妈咪,你知不知道,我很讨厌你们。自从我十一岁,你们就不理我,只顾弟弟,只顾姊妹。”面对她突然爆发,蔡和她父母都感到害怕,她父母问:“为何你这样说?”她回答:“你知不知道,你们全部都不理我,全部时间都给了他们。”她父亲跟着就地耐心解释:“对不起啊,那个时间你的弟弟刚刚出生,你第二个妹妹她又病得很厉害,你一向是我们家中最乖的那一个,所以我们的时间都给了妹妹,给了弟弟。对不起啊。”听见这话她就流泪,她母亲也哭。“这对夫妇真是高水准,他们没有因看见女儿那么凶就立即怒骂她,他们听,听完之后他们道歉。我听见也很感动。”佷奇怪,过了不久,她开始吃东西了,慢慢地吃,吃得不错。她在蔡的家中共住了一年,出去之后有一次回来探访他们夫妇时,告知他们自己的经期重新回来了。过了两年,她结婚,再过两年,她生了一个孩子。

• “牧养我的羊。”你怎样才可以进到他的心里面呢?你可以撒种,把一些东西塞进去,但你更要成为那粒种子,你真的用生命演绎出来,然后连生命也给了他。他让你进去之后会不一样的。舍命,不是讲那么简单,是真的愿意。所以牧养为甚么那么难呢?你一个星期见他一次,每次都是讲那个信息,千篇一律,向着四十个集体牧养-有时候这是可以的,像这几天晚上一万人一起接受牧养是可以的。但在贴身牧养时,每一个都是不一样的。主耶稣在约翰福音中对每一个人,每一个门徒都采取不一样的方式牧养。所以牧养就是生命给出去。成为那粒种子,埋在他的心中。十分重要。

(四) 寻找牧养圈外迷羊的好牧人 (约10:16; 路15:3-7)

• 在蔡医生教会的小组中,他们彼此牧养,但不单这样。根据这段经文,最重要的牧养哪一些?圈外的羊。如果有一百只羊,香港的教会里面的有四、五只羊,还在那九十五只在外面。主耶稣基督大部份时间都在外面,当然他也会在圣殿和会堂里教训人,这个也是重要的,但很重要的就是出去。蔡医生教会的小组常常都做这事。小组中有一个是医生,他十分忙碌,也去牧养年青人。他是回到自己的医院里面,发现有很多年青的医生,来到他那里,蔡医生曾对他说:“这些就是你的羊。你要照顾他们。”他是肾科医生,在肾科中有长期病患和服药的,有些要洗肾,他跟一班基督徒医生设立了一个肾科病人的组织,为他们作歌曲,陪伴他们,分享生命,令蔡医生感动,因这些全部都是在外面的牧养。

• 另外,蔡医生的教会决定在一间学校里面植一间新堂,并且与学校建立一个超越租用地方的关系:学校每年有二百个升中新生,涉及二百个家庭,教会请求与学校一同牧养他们。教会有一个传道人,他不只在礼拜堂牧养,他请求学校批准他进学校任教圣经,以认识学生,结果每个学生都认识他,因他十年如一日的十分疼爱学生,而蔡医生也会和他合作接触学生,有一次邀请学生和他们家长来到突破青年村参与一个历奇性质的攀石墙活动。当中蔡医生看见了一位孩子坐在一旁没有参与,就上前和他谈话,他说自己怕高的。但在蔡医生的耐心陪伴和鼓励下,他终于作出尝试,从此成为朋友,跟了他六、七年,为甚么跟这么久?他后来忽然间沉迷打机,本来小学曾经获奖的,上到中学一次一次不合格。蔡尝试陪他,他却经常失踪,不单失踪,更与家人常常打架。他妈妈有一次因拔去他电脑的电源,被他打伤而报警。蔡医生感到和他同行真的不容易,他经常失踪,有一次蔡决定追踪他,他推说很忙不可以见面,有一次他说在黄大仙约了朋友,蔡就特意前往黄大仙,通知他会坐在商场的一间Starbucks等他。坐了很久,他终于来,从此以后,蔡约他见面的地方都是Starbucks,原来他喜欢喝咖啡,蔡就请他喝,后来是他请蔡喝。过了很久,很多人陪他、关心他,小组关心他,传道人关心他,很多年,他后来到出加拿大读书,蔡也亲自到加拿大找他,他结果信了主回转。“我进入了他的心,他也进入了我的心,我现在打的领带也是他刚刚送给我的!”他打电话给母亲,告诉她蔡医生快要生日,请她记得代他买一条领带给蔡,还表示知道蔡喜欢蓝色领带。蔡医生收到这份礼物十分开心,他在两、三堂奋兴会都特意打了这领带。“牧养你的羊”,将生命交出来寻圈外的羊,很重要。

[一位本地在囚的海外华人在美国监狱奇妙信主见证和在香港得牧养的经历,从略]

(五) 结论和挑战

• “你家中的那个,记得是陪他玩,否则你作为父母不能得着他的心。如果你不知道你的儿子喜欢玩甚么游戏,可以来看看我iPad。你明白么?你要进到他的世界,尊重他,爱他,让他知道你care。你常常就是抓他,常常就是骂他,骂他多了就没有感情。而且你常常只是讲那几句:‘做完功课没有?’‘何时考试?’我劝母亲们,你们不如录了音吧,因为每天就是重覆地说。所以他说:‘阿妈讲九句,不及阿爸讲一句,因阿妈那九句是重覆的。’请你不要整天都是那一句吧。你先听听吧!你要去认识他,你要进到去。你是好牧人,他是你儿子,你为他舍命也可以吧,不要取他的命,你真的要服侍他。”

• “我们在教会里面,你真的要和他交个朋友。你讲的那些,有神的话是好,但也要有生命进入他的心中,要把你的生命给他才可以。以命换命,对么?你不把命给他,怎样牧养呢?而且记住,一同出去,在外面。我们现在要求了很多香港教会的人士服侍外面的贫穷孩子,10岁至16岁,最初政府说没有人愿意做这件事,有的。跟他们三年,逐个的跟,关心他,单单爱他,不问甚么,然后鼓励他,也鼓励他家人。现在训练了差不多一万个。很希奇,不同了,他发现原来真的有人关心他的,没有特别其他原因,也有一些慢慢认识了主。”

• “各位,香港有盼望的,但是好仆人为羊舍命,你要住在他中间,不单住在他中间,更要进入他里面,你要认得他的声音,他想听到你的声音,你要认识他,他要认识你,而且他认识你的时候,就知道原来神的灵在我们里面,原来耶稣是我们的牧者。他慢慢会看见的,你等他自己发现就会有。”

• “各位,我相信,[这十天之后],你的生命不一样,因为我们的牧者,他为你舍命,但我要求你,你也舍命,让香港教会的牧养,无论年长的,无论中年的,特别是年青人,他们是活在另一个世界里面,你要进入他们星球,然后不单是跨代,乃是跨星球文化,就是你要进到他的星球...各位弟兄姊妹,香港教会有盼望,有明天的,倘若在这里我们这几天近二十万人次,我们都专心跟随主,真的认真读主的话,有圣灵在我们中间,愿意为基督舍命,将这条命,不单是给基督,还给被你牧养的人。可不可以,若可以,请站立。”

• “你说:‘主耶稣,你先牧养我,然后你差遣我,牧养我家的那几个’-很重要的,无论是你丈夫,你的孩子,好么?牧养是从家开始的。圣经说:‘你不牧养你的家,怎能牧养神的教会?’(提前3:5) 然后是教会。我看今天的研究,是不够导师,导师奇缺,导师是把他的命交出来的,你单单去坐一坐是没有用的,你要陪他的。我教会里面两个导师真的好,陪他们骑单车,跟他们打球,和他们跑步,然后当他病了,他的‘孩子’就天天陪他。你给他你的命,他同样给你他的命,就算不给你命,也至少给你一条领带。现在年长的很好,我妈妈去三个老人团契,很开心,很多人牧养她,中年以上的也颇为稳定,职业不稳定,刚刚出去[打工],很辛苦,你要进到职场牧养他们,知道他们如何的辛苦,对不对?入大学那些,很辛苦,很多连信仰也没有了,又不去礼拜当,你进入校园,关心他,好么?可不可以?还有很多,在监狱里那些你进不到,但有一些在学校里面,你是可以的,教会也是这样,可不可以?我再问你一次,你站起来,一来表示你接受神的牧养,第二,你说:‘我在这里,你差遣我,成为你的牧者。’圣经说,信徒皆祭司,不只是那些牧师去牧养。那些牧师已经很吃力,他们用尽他们的心力,他们需要你和他们一起来牧养。我们一同祷告。”

• “亲爱的主,我们多谢你,你真的很爱我们,所以你自己亲自牧养。我今天也看见这位弟兄,即使在监狱中最黑暗的地方,他说他黑暗中最黑暗的地方看见光,原来是耶和华你亲自牧养他,你藉着那本圣经牧养他,藉着那些[监狱中的]弟兄你牧养他,你真的爱他。然后今天我们知道,主你为我们舍命,主你既然为我们舍命、为我们复活,我们也愿意为你而活,我们活着就是为你,但主你说,我们也是被拣选的族类,是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我们都有愿意和你一起去牧养你所爱的羊[的心],去寻找那些你需要找回来的羊。主啊,我们在这里,求你差我们出去,从圈内开始,爱他们,关心他们,好像种子那样进入他们的心,也有你的话进到他们的心。主,你自己工作,没有人能改变人心,只有基督,除他之外,没有人进入这个圈,他是唯一的门,他是唯一的。圣灵啊,求你工作;即使在患难当中,你也可以将爱浇灌在我们心中,我们将荣耀归给你。香港的教会是有明天的,我们香港教会的下一代是必定会被你兴起。主,我们仰望你,愿荣耀归于你。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