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七讲 
日期:2015年8月7日
题目:荣耀生命的粮:救恩更新、合一革新
经文:约6:1-71、约17、19章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 约翰福音第六章:许多人跟随耶稣另有目的
• 约翰用十分长的篇幅记载五饼二鱼这件事,再用十分长的篇幅解释,可见是十分重要。

• 很多人跟耶稣(五千个,未计妇孺),要强迫他作王,五千多人是可以组成一队叛变的兵。当时很多人想复兴以色列国。

• 约翰用“神迹”(sign)这个字,乃是记号,最重要不是发生甚么,乃是那件事所代表的东西。最后很多人都不是为那个sign来,乃是为食物而来。耶稣很详细解释为何有这个神迹,他自己是谁。讲完之后,人们反应是难以吞下。

• 神的话很重要,但不容易听的,更不容易明,不容易活出来。

祷告:“亲爱的主,我们仰望你,一切的荣耀都是从你而来。但你选择在你的子民身上、在你儿女身上、在你的教会当中,彰显你的荣耀。我们很不配,但我们在这里,我们知道我们要来就你,因为你是生命的粮,我们愿意明白、原意领受这个生命的粮,以致我们的生命不一样,以致我们真的因为你经历甚么是救恩,因为你经历甚么是合一。愿荣耀归给你,我们感恩,奉主耶稣基督的名。”

(二) 很多人跟随耶稣 (6:1-10)
• 毕士大池耶稣行医治神迹事件,震撼了很多人,宗教领袖也从那时起决定要找把柄杀耶稣。本章一开始记载“有许多人因为看见他在病人身上所行的神迹,就跟随他。”(2节) 人们跟随他的目的,耶稣是知道的,种种原因,很混杂的。从一开始直到他面向耶路撒冷,耶稣都有众多跟随的人,不过愈来愈少,到最后一个星期,全部都散去。

• 那时“逾越节近了”(4节),这是第二次讲逾越节。第一次讲拆圣殿、建圣殿,是论到他的复活,但这次开始讲另外一个主题:他的死。第三次逾越节就更清楚,讲到好牧人为羊舍命。每一次逾越节,所记的都是配合逾越节的意义,关于以色列人得救,是讲神的血救他们,是关乎救赎的。但耶稣这次的自我启示(“我是”),令很多人难以吞下。他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35节) 很难明白。耶稣知道不容易明白,就做了一些记号(signs)来讲述一些事物。约翰记载的每个神迹都是要指示耶稣谁,很重要的,每个都要认真思想。

• 五千人,还有妇孺。令人希奇的是,耶稣看那些人是很不同的,他当然看穿这一群人,不过他看见他们时,他只看到一件事:他们应该很饿的。他感受那些人的感受。耶稣也很爱他的门徒,每次都找机会让他们门徒有所反省。圣经用“试验”这字(6节)。今次他选了两个人:腓力、安得烈。这两个都是贴近耶稣的忠心门徒。耶稣要试验他们,就说:“这群人已经饿了,怎么办呢?”(5节)。他们回答的方式很正常,也跟你我的水平差不多:二十两银子不够买食物,小男孩献上的五鱼二节不算甚么。

• 我们跟随主,常常看见是不足,总是想用自己的方法,甚么也是计算自己,算一算。我们跟随主,逐渐只懂得计算。瞎眼的么?我们的主是谁?圣经说得很清楚:“耶稣知道他要做甚么”,他要做甚么是猜不到的。所以我们跟随主,你是无法猜到他如何的。我们常常都计算一下自己的东西,然后“量入为出”,如此跟随主而做人,我们是跟着一位怎样的主呢?所以这个小孩子如此出名,传流了二千年。

(三) 基督是万有的主:两个神迹 (6:11-21)
• 这段经文出现一个很重要的字眼-“祝谢”(11节)。耶稣举起五饼二鱼就祝谢。然后当他离开后,有很多人跟着他,就是那群吃了耶稣所祝谢了的饼的人。约翰知道这个字很重要,因为它是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中再次使用的:他举起杯,举起饼,祝谢了,就分给他们。所以约翰很高水准,也是圣灵感动他。

• 我们的主是怎样的主?他真是万有的主,一切都有他掌握里面,如果他要做,按着他的心意来做,他做的事,是你猜不到的。二千年前,耶稣透过他信徒所做的事,全世界没有人猜得到,做梦也猜不到。结果越分越有,而神的供应是丰盛的,吃完之后剩下的都收回到,再数一数,十二个篮子,“十二”是一个记号。耶稣来,虽然自己的人犹太人不接待他,他常常让他们知道:“我常常都挂念着你们,我做每一件事都思想着你们。十二支派,我就是要给你们看。我来就是要为你们而来的。我做这些都是要做给你们看的,只是你们不明白。”不是偶然的。

• 为甚么那些人跟着要拥他为王?他们常常等候着一个弥赛亚,这个弥赛亚是好像大卫王那样有能力的,是重新复兴以色列国的。过去已经有过许多次的革命,有几次也是很厉害的,所以忽然间,不单罗马人害怕,犹太也害怕,是有原因的。当时并没有像现今那样的宣传机器,没有电视,没有报纸,这里却有成千上万的人,官方的必然害怕。很难想像到为甚么有那么多的人。那些人一看,“我们正是等待着这样的一个人”,就强迫他作王,耶稣知道就退下去,并退得很远。

• 然后耶稣在海上行走。约翰记载这个插曲,是再次回到第一章的主题:他就是万有的主。所有都是他创造的,权柄在他那里,虽然未出现新天新地,但权柄在他那里。

(四)“我是生命的粮”的宣告 (6:22-51上)
• 人群坐船跟着耶稣,到了迦伯农。耶稣就说了一番话(26-27节),表明他看穿人的心,所以你跟随耶稣要小心一点。你在耶稣面前,别要装甚么。你装模作样,耶稣是知道的。有几种人:有人为看神迹而来的,只要来看看,有人更低水准,是为吃东西而来。但耶稣基督仍然服侍他们。

• 耶稣继续解释,却惹来更大骚动,因为他渐渐进入正题,他跟着讲出他的身份。每个神迹背后都有记号:他是一位怎样的神?他为甚么做这件事?他究竟传甚么信息?每个神迹不单是一件给人观看的奇事,更是传达神给我们的信息。他说:“我就是生命的粮”(35, 48节)。他说:“你们每个都为能坏的食物劳力”(27节)。那些人一生一世做奴隶,是为了甚么呢?是“搵食”而已,而且你寻找的东西全部都会变坏的。

• 香港人营营役役,很勤力的,有世界水平。香港人另外很出色的事,就是常常忧虑,很不开心,快乐指数在全球当中的甚低的。快乐不在于你拥有多少,乃是你的心境是怎样。香港最近的排行位置为120,最尾的是一百四十多。最出奇的一次是,香港的排行位置当时是76,刚刚比伊拉克低一级。你看多么辛苦,面容难看,要追逐,一定要找一份好工作,攒到钱,不用住劏房,可以置业,再买一间很大的房子,再买一间更大的,甚么你要的都尽得,那就如何?人很有趣的,你未曾找到时很有目标,你找到了才知道,货不对办的。你追追赶赶、劳劳碌碌,为了甚么呢?他不是叫我们不要工作谋生,乃是平时和终日所想的,所有劳力的,都是为了那些东西。要为了甚么呢?多么辛苦!

• 主耶稣看透人,所以他接着才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来亲近我吧-就不会饿。你信我吧,就不会渴了。”(35节) 这句经文是在哪里来的呢?“八福”的第四福-是“八福”中的高峰:“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太5:6)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诗23:1) 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所有物质的东西,不是不需要,神也供应给你,你每日的饮食他会供应,是重要的。但当它成为了你的人生目标,就十分可悲了,你要追逐甚么呢?他说:“来就我”,意思是“跟我有关系”,那就不饿。“信我”,就是“接待我,让我进入你的生命”,就不渴了。

• 所以我们做基督徒,需要救恩更新。我们常常以为信耶稣就是举一举手,就得到救恩,对的。主耶稣钉十字架,他旁边的一个强盗只说了这一句:“你得国降临的时候记念我吧。”耶稣立刻回答:“今日你就跟我在乐园里。”那是重要的。你信,你得到永生,那一刻你进入救恩,但若停在那里,就是可悲。蔡医生很多时候都想请人讲见证,你开见证会时,你发觉大部份人都是沉静的,因为没有甚么见证。然后有人举手,他们多数是这样讲见证:“三十年前...”说来说去都是三十年前的,怎样信主,然后就坐了下来,永远是三十年前的事。蔡医生看见很多基督徒营养不足,样子像很饥饿似的。保罗说:“你们不长大么?哗,你们还在吃奶”-正在吃奶还算不错了,很多连奶也没有吃的-“你们还是婴孩么?”你看耶稣来的时候,他一扫瞄,就看出你是营养不良,很久没有吃过。

• 所以耶稣说:“我是生命的粮。”有没有人只吃生命的粮一次的呢?信耶稣是甚么呢?我们把这信仰变得如此的低级。如果我们今天的信仰变成这个样子,你看耶稣多么伤心。大部份基督徒很节俭,每个星期只吃一餐的,希望靠打点滴(口语:“吊盐水”)生活。耶稣说:“我是生命的粮”,他不是“生命的点滴”。我们的教会有多少点点滴滴呢?信徒全靠那一餐。营餐不良很容易看得出来,如果你有生命的粮-它乃是活水-你就有喜乐,有平安,有生命流露出来。

• 那些人说:“你讲甚么?显一些本领给我们看,再行一个神迹给我们看吧。”(30节) 到最后,如果你跟随耶稣只是想看神迹-神迹天天都有,你看身边有多少的人也是神迹,你瞎了眼么?神迹何等的多呢?太阳每天升起也是神迹,你瞎了眼么?诸天都述说他的荣耀,何妨那些人刚吃过五饼二鱼,他们难道只是来看东西。我们的信仰变得如此脆弱时,我们如何跟随耶稣?

• 那些人接着说:“你看我们的祖先,天天都有神迹,从天下降下吗哪”(31节)。他们很高水准,但耶稣猜到他们想讲甚么:“你们又是要来吃东西,神迹最重要有东西吃。”他接着说:“不是摩西给你们的,乃是天上的神给你,是神供应的。不过再告诉你们一件事,吃吗哪之后,那些全部死了,还死在旷野中。”(32, 49节) “吗哪也很重要,也是一个记号,你看不见那个记号,你只是看见那个神迹。吗哪是指着天上的粮说的,也是指向基督。你单单记挂着吃,就不明白究竟我讲甚么。”这就是miss the point。我们常常读圣经都miss the point,时时都看不见最重要的那件事。耶稣就说:“我就是天上来的生命的粮,”(32节下-33节,38节) 那些人立刻说:“甚么从天上来?我们认识他爸爸,他不过是约瑟的儿子。他的妈妈我们也认识”(42节) 有的还暗地会说:“我知道。是未婚妈妈。怎会是从天上来的呢?”所以那些不信耶稣的,可以找到多少的藉口!可以找到一百个藉口。总之人要不信就有很多藉口。

• 耶稣愈讲愈白:“我真的在天上,是天父差我来的,我作他的工”(38节),他们问:“甚么是做神的工?”(28节),他说:“要信神差来那个,就是作天父的工。”(29节)。人最重要做的事是甚么呢?神差他的儿子来,你信他就是开工了,很多人都不开工,你只是坐着,常常说三道四,问这个问那个。耶稣接着说:“我真是的,我是天上来的,你要吃”(50-51节上)

(五)“吃我肉、喝我血”的邀请 (6:51下-71)
• 接着他再说,愈讲愈没有听众。耶稣来,开始的时候有很多人,治好了很多病,跟着也有很多人,有东西吃。但他慢慢解释这些事背后意思之后,愈解得多,愈没有群众。原来全世界的人都是在乎物质的东西,他们想要的,就听不下了。接着所讲的,真的很难吞下。他说:“我的肉是可以吃的”(51下)。他还未说还这句,那些人就私下议论:“他讲甚么?”(52节) 他再讲下去,更难听:“我的血也可以喝的。”(53节) 生命的粮。他说:“你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就有永生,就有生命。”(54节) 当时已经有很多人决定离开(66节),很多门徒,说是相信的,心里却是纷纷议论著。

• 究竟他讲甚么?甚么叫“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旧约圣经也有讲,以西结,神向他说话,然后记录下来。神就对以西结说:“你吃了它。”(结3:1) 神在以西结面前展开书卷,当中记载很多的灾难,很多的痛苦,很多的哀伤 (结2:10)。神的话里面,有多少是值得伤心的事情,神多么的爱人,在旧约历代以来,都是令神伤心的事。以西结遵命,他吃了书卷 (结3:2-3)。耶稣后来也有解释,就是在最后晚餐的时候。他举起杯来,就祝谢,代表是从天上来,跟着说:“这是我的血,你们喝的时候,记念我。”然后擘开饼:“你们吃,这是我的身体,为你舍命。”耶稣明天要离开了,“你们千万别忘记我。”一个作基督徒的,你不可忘记十字架、忘记他的死,他真是血肉之躯,真是把命给了你的。

• 当然你吃的时候,领受的时候,是甚么意思呢?他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word),就是灵,就是生命”(63节)。这个“word”,就是约翰福音第一章1节的“道”。“灵”是指圣灵、神的灵。圣经用“word”这个字,不是单单字句,保罗后来也解释过,“字句是叫人死的,只有灵是叫人活的”(林后3:6)。蔡医生跟人传福音时,有些人说自己会考圣经科取得甲级成绩,说自己全都认识,甚么懂得背诵出来。不单这样,在蔡医生的年代,很多神学院是新神学派的,取了圣经的博士学位,但不相信神的。他们将耶稣和全部圣经“非神话化”(demythologisation)。圣经说:“神的话不徒然返回。”(赛55:11) 不是那些字。耶稣的话是带着能力的,不单带着能力,他就是那个话。他就是道,道成肉身。道,God in action。所以领受神的话语时,你要谦卑,要放下自己,认自己的罪。你接受神的话是凭信接受。你是接受了甚么?接受了神的灵,接受了神的生命。“你就是生命之道(word),我还跟从谁谁呢?”(68节)。

(六)“吃”主圣言的六个步骤
• 很多人都有读圣经,但你有没有真的正如这里所说,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呢?让他的话好像灵进入你生命的深处呢?蔡医生引用Eugene Peterson的书《Eat This Book》来讲解。Eugene Peterson牧会三十年,用了三十年写了很多解释圣经的书,年老的时候写了五本书,最后写了自传。他那五本书很重要,其中的一本就是《Eat This Book》,解释如何把神的话变成生命,成为灵来更新。生命的粮,是天天的,是每一刻的。它分了六个步骤,乃是历代以来,跟据圣经,讲怎样领受神的话,怎样进入神的话,怎样让神的话如何灵进入你的生命,怎样让神的生命每一天滋润你的生命,叫“Lectio Divina”。“Lectio”意思是“朗读”,“Divina”意思是“属于灵的”。今天我们已经不懂得spiritual reading,不懂得读圣经时,用神的灵、神的话、神的生命滋润我们的心。不是他创造出,来,乃是历代以来、在圣经里面的。

• 第一步叫“Silencio”,意思就是要静,要停。香港人的社会,太吵、太快,不安静。每一晚主席都问蔡医生,是不是完全诵读经文,蔡说是,还要每个都读,朗读。很多人每天打开圣经灵修,是速读,因为你每句都懂,懂得背诵,你浏览一下,就完结。是骗人的。静是甚么呢?“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诗46:10) 休息需要安静,你不停下来,你不静,神怎样跟你说话呢?圣灵说的话你怎样听得见?Eugene Peterson翻译得好:“Step out of the traffic! Take a long, loving look at me, your High God, above politics, above everything.”诗篇四十六篇,山崩地裂,城也震动,是指战争,是混乱的。所以他求神止息刀兵,不过,不要害怕,虽然山战抖、海水匉訇,但你要安静。Step out of the traffic。香港人多么嘈杂,交通多么快,你天天不断在走路,所以要停一停。然后,take a long, loving look。亲近神的时候,那是一个爱的关系,就如你拍拖,你也要对着女朋友 take a long, loving look。你若整晚连一眼也不望她,单单关心吃东西,是不行。所以要停下来,找一间安静的餐厅在烛光当中 take a long, loving look。那是一个与神之间的关系,一个爱的关系。神是爱。你也当安静一下。所以“Silencio”就是一个预备,预备迎见你的神。你最近有没有灵修呢?“有。在地铁。”不可以的。你真的要亲近你的神。

• 第二步叫“Lectio”,意思是朗读神的话。传统上,常常都会朗读。有几个原因:第一你不能够快,你要用心去读。蔡医生现在也是会朗读的。过往,他和已故妻子每天早上约定起床后,先不弄早餐,先安静一段时间,音乐也没有。然后多数是他朗读,用不同译本来读,有时用英文,很多时候都会用普通话拼音圣经读,所以普通话也有进步。但他不是练普通话,仍是恭敬回到神的面前,是神在说话。在尼希米记,重建城墙,之后他发觉那班以色列人离开神很远,他很伤心,建了那些城墙,但那班人全部营养不良,他就请以斯拉回来,十四个祭司,站在台上,然后下面的人全部站立-我们现在听道是堕落了,人人都坐下来-昔日的人听道,是站立着的,是恭敬的,而那里说得很清楚,是朗读,读完会很清楚讲明白神的话。读完之后,全部都哭泣 (尼8:1-12)。神在,那本圣经已经封尘了,尼希米知道,不是建屋、不是建殿,乃是要回到神那里,所以要朗读。

• 第三步叫“Meditatio”,意思是默想。如圣经所说:“主啊请说,仆人敬听”。是神在说话,乃是情信,是反覆看的,是因着爱。整本圣经是一本情书。默想是很难的。蔡医生受训练是用三个步骤读圣经(Observation/观察、Interpretation/解释、Application/应用),一个重要的方式可以按着正意分解神的道,要很认真的看,不可以胡乱解经,每个字都要认真发现是讲甚么的,最后要应用。这的方式是对的,是非常重要的。不过,不足够。默想就是放下自己,将神的话藏起来,让圣灵动。今天讲生命的粮,明天讲活水。主耶稣在约翰福音用了五段来解释圣灵,明天才详细说,圣灵是甚么?是神,是真理的灵。圣灵其中一个重要的作用,乃是带领你进入真理。真理是谁?基督。他带你与神连结。

• 马利亚怀孕的时候很年青,她最初很害怕,天使后来对她讲话,讲完之后她信,她的确是凭信接受神;然后她说了一句话:“Let this be done unto me。 让神的话进到我生命里,让神的话在我生命里成就。”(路1:38) 然后神再和她讲话,她还未完全明白,圣经说她将神的话“存在心里,反复思想”(路2:19)。“反复思想”原文是“反复移动”,谁动?圣灵动。你读完之后,最好背下来,然后放下,然后等候。解释很多时候是自己去作,但你默想的时候,是猜不到的。圣灵会动你,忽然间他会触摸到你。你看马利亚,神动她,就有下一步,她就回应。在圣经中记载的祈祷,最感人的其中一个就是马利亚的祈祷。神的话、神在灵在她里面,她就祈祷:“我心尊主为大,我灵以神我的救主为乐。”

• 蔡医夫妇两人昔日每天这样做的,很多时候,蔡医生不只一次一读到“十字架灭掉冤仇”,就一直想起很多他所得罪的人,默想时往往按捺不住自己的眼泪,不只一次。现在蔡医生带领查经,很多时候跟他们一起读完圣经,就请他们默想,再请他们分享,同一段圣经,很出奇,圣灵动每个人的方式是不同的,每个人看到的是不同的。有一段他们读一段:“弟兄向你怀怨”(太5:23)。怀怨。神在那时候向他们的眼睛,知道在神里面可以消怨的,可以放下很多东西,很出奇。

• 第四步叫“Oratio”,就是祈祷。蔡医生受的训练是很标准的:读圣经,神说话;祈祷,轮到我讲,我就祈祷,只是我说。直到后来他阅读很多人写祈祷的书。Richard Foster写了一本书讲论祈祷。他翻开阅读,很吃惊,他说祈祷是聆听(Listen)。当他再看看圣经,发现的确是这样。圣经中所有的诗篇,是祷告,全部都是聆听,是神先动、诗人再写下来的。每一篇诗,诗人是聆听的,是听见很多东西。诗人这样说:“我心为何在我里面烦躁?”诗人听见,神让他看见他很烦躁。跟着他听到:“你向我仰面。”诗篇为何这么好看,因每篇诗都是聆听来,然后那些祈祷,那些敬拜,是神动他,他再回应的。

• 蔡医生和他太太每天读完圣经之后,大家分开祈祷,蔡发觉这个真的很好:夫妇两人谈话,有时是很难谈的,大家有时会避免一些事情不谈,但很有趣的是,你向上谈话,就真实很多。所以那段圣经,它感动你,不用告诉给对方,是神感动你,你把感动再告诉给神。所以你讲神听,她听见也向神讲。你和神打通了,你和她就通了。圣经说,你行在光中,她也行在光中,就彼此相交。你敬畏基督,她也敬畏基督,就彼此顺服。为甚么这么多夫妻如此难相处,经常总是两个一对一谈话,那就看哪一个大声一点,多数是男人大声一点。蔡医生做婚前辅导,很多姊妹对他说,她们不想结婚就是因这一句:“妻子,你们要顺服你的丈夫”,觉得很难顺服。讲合一,你要先跟神连结,然后人与人之间就通了。所以,蔡医生常常对人说:“你了结婚,家庭一定要有个祭坛,天天献祭,然后最好夫妇两人一起Lectio Divina。一起每天吃主的肉,喝主的血。”他的话进入你的生命,他的血洗净你,他的灵进入你里面,你就不同了。在你教会中,也是这样,若没有这些,你怎样合一?

• 第五步叫“Contemplatio”,意思是甚么都不做。将神的话藏在心里,任神做,想也不用想。Just be there。Silencio(安静),停下来到神面前,是预备神的话和神的灵进入你里面,然后诵读神的话,然后默想神的话,然后祈祷神的话,神的话叫你回应。Eugene Peterson说很好: Contemplatio就是内化神的话,如圣经所言:“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诗1:1),你要亲近他,水是神的灵,又是水的道。你安静的时候贴近他,神的话在那里,神会随时随时动你的,是你猜不到的,总之你是昼夜思想神的话(诗1:2)。很多时候蔡医生要准备讲道,经常想来想出也想不到,很多次,半夜三更,他知道神是动他的,他忽然间起床,他已预先把一些卡纸放在床边,他就写下,因为第二天起来后会忘记。蔡医生只是后悔一件事,他太迟信耶稣,三岁信最好,三岁时记忆力很好,人记忆力最高峰是在三至六岁,九岁到十一岁还不错,从那时起就下降了。所以教养孩童走当行的路,你有神的话藏在心里,就毕生受用。圣灵要动你,也要看里面有没有神的话。如果你没有神的话,他要动你也很困难了。

• 第六步叫“Incarnatio”,意思是活出神的话。主耶稣说:“你爱我,就要遵守我的话。”(约14:15,23)。

• Eat this book。这本书真的是神的话。但只有圣灵能够将这些字,真的变成神的生命,变成耶稣的肉,变成他的血,进入你的生命。

(七) 救恩更新,合一革新
• 神最喜欢的,就是我们彼此相爱,合而为一,人们就知道我们是他的门徒。蔡医生这几天真的很开心,在香港,无论你甚么宗派,无论你甚么的背景,都在一起。这十天,来的只有一件事:很想领受神的话。你来的时候就是为了这件事,没有别的目的,你不是查一查他是甚么宗派,他怎样看这样事,你洗礼要几岁,圣餐要多少个杯,多少个饼,你懂不懂说方言,全部nonsense。那些东西多么petty!上天堂,神不会介意你几岁受洗,也不会介意你守圣餐用一个杯或多个杯,一个饼还是很多个饼,多么不重要!你说,这个人讲的方言不是真的,上天堂才知道哪个真,我们也有很多东西是不真的。不要让那些产生分裂。全香港教会去年二十多万人次[出席培灵会],一个目的,来亲近主,让神的话成为他的血,他的生命,进入我们里面。不过不要每一年只吃十餐丰富的,然后等候下一年。求主怜悯我们,他的肉是可以吃的,他的血是可以喝的,他的生命是为我们而舍的。他的话,如果你谦卑,相信,那真是神的灵,他会改变你,你接受他。

[蔡讲述一对年老夫妇(丈夫患癌)的得救经历。从略]
• “我挑战你,和你丈夫或太太,以及儿女,日日都吃,每日吃一餐,再藏在里面,我担保你家里没有那么多杀气,常常无理取闹,很多意见-我太太也有很多意见的,我也有很多意见。倾谈的时候,大家意见个性不同,你怎样和睦?你返教会就更多意见,每个样子都不同的,教会是最混杂的,三教九流的,每个都是性格巨星。你看你教会有多少性格巨星?那样怎么可以合一呢?求神怜悯我们,求神赦免我们,给我们自己首先革新,让神的灵给我们满足、饱足,每个营养良好就会善良一点,有神的话、神的生命是不同的。你没有的时间,怎样和睦呢?无法和睦的。所以求神赦免我们。”

• “我不关心你甚么宗派,最重要,耶稣是生命的粮,他可以给你生命,他可以改变你。救恩不是一次得救,是天天贴近主,你的生命不断的增长,你会不一样的。”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