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六讲 
日期:2015年8月6日
题目:荣耀的医者:医治更新、召命革新
经文:约5:1-31、约14章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 引言:从基督生命看医治和召命

• 主耶稣是真正的医生,圣经清楚记载他走遍各城各乡,除了教导人和传天国的福音外,还有“医治各样的病症”。马太福音记载,他出来不久,名声远播,很多人都来找他,从南面耶路撒冷到全以色列、远至叙利亚,他们都把病人带到他那里,包括各种奇难杂症,但“耶稣都医好他们”。

• 很希奇,得医治的病人很多都没有感激他,包括约翰福音五章的主角、一个患了病三十八年的人。十个长大麻疯的被医好(大麻疯当时是绝症),只有一个回来多谢他,其他九个在哪里?我们很功利,会说耶稣是白费心机,我们常常做一些事情是另有目的的,耶稣不是这样看。他服侍贫穷人,喂饿五千人,医好很多人,他不管甚么真的爱他们。他改写了甚么是医治,他的医治不一样的:他看人不一样,他真的看见整个人。现代全世界的医学都在改变,重视全人医治。

• “召命”的英文为“vocation”,字根是呼召的“召”(calling),“命”代表使命,是有目的和目标的、也有呼召的,现代很多教会和个人都有采用这个字。相关的经文是约翰福音第五章,当中耶稣常常提及一个字-“作事”或“作工”(“我作事直到如今”“我作事,所以你们也要作事”“我作工,是天父叫我作的工”),其意思有别于今天流行的工作观,反映在一些广告中:“打好这份工”、“搵工跳槽”。工作是为了甚么?我们做事是为了甚么?耶稣是不同的。如果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召命是甚么,你就不一样,不会浑浑噩噩。

祷告:“亲爱的天父,我们多谢你,你是真的爱每一个人,无论他身体状况如何,无论他心理状况如何,无论他灵性如何,无论他与人关系如何,你都关系他,没有一个是你会忽略的,你是爱每一个的,你希望每一个都完完整整被医治,是痊愈的。主啊,我们在这里,你又告诉我们,你不断作事,你又呼召我们作你的事,为你作事,知道我们做人是为了甚么,做工作是为了甚么,是为着你。主啊,我们在地上,我们需要主你给我们一个信仰,是扎实的,很落地的,很贴身的,每一天都经历到你,经历到你的荣耀在我们的身上彰显出来,我们在这里,主啊,愿你的灵带我们进入你的真理,去和你建立一个更亲密的关系。我们祷告奉主耶稣的名求。”

(二) 毕士大池内外,尽见人情冷暖 (约5:1-16)

• 在一个犹太节期(相信不是逾越节,在节期有很多人上耶路撒冷),耶稣就趁节期上去,但他去一个人想不到的地方,他今次选择地去了一个地方,叫毕士大。这个池很闻名,圣经中在括号内这样说:人们知道这个池里面的水间中就会滚动,当时就传说,滚动的时候有天使搅动水,第一个下到水里去,就可以好了。圣经和历史并没有特别讲这个是否真的,但无论如何,人们真的如此相信。约翰特别记载这个池很邻近羊门。羊门是卖羊的地方,人们在那个门口买羊来吃,也买来献祭,所以离圣殿不远。

• 这个故事不是偶然的,其实它让我们看到人情冷暖:圣殿那班宗教领袖怎样看这些病人,在池边的人彼此的关系如何,然后到最后犹太人领袖再追问这个痊愈的人-多么的无情和令人心酸。

• 耶稣看见一大群有严重疾病的人,每个人都在等候,每个人都站住桩,因为他们知道要比赛,第一个下去就有机会痊愈,所以人人都很紧张,耶稣来到,没有人看他,没有人理他。Who cares?每个人都在看着水,尽量就近池边,也没有人看旁边那一个,因为各人很着紧水甚么时候动。这是甚么地方?

• 耶稣知道这里有一个三十八年患病的人,这个人不能走动,必然是有人抬他来的。是谁抬他来呢?抬他的人又去了哪里呢?过了如此长时间,他没有一次赶得及下到水里去,那些人已认识这个熟客,不过,Who cares?

• 这里很就近圣殿,那些宗教领袖必定知道有这个池,有没有派人来探访一下呢?有没有发现这个人,去抬他一次呢?没有。一个也没有。在耶路撒冷如此就近圣殿的地方,一个如此讲宗教、讲敬畏神的地方,为甚么沦落到这样?

• 主耶稣近前来,看着他,问他:“你要痊愈么?”但那个人相信看也不看他一眼,因为后来他根本不知道和他说话的是谁。他不在乎。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他已不单身体有病,他里面已经有很多东西,开始有苦毒,觉得四周的人都是冷漠的,就发泄一句说:“每次水动的时候,都没有人抬我,总是有人先下水。”

• 圣经说,耶稣看人跟我们看的不同:耶稣看见人的时候经常就动了怜悯的心,很奇怪的,他并没有计较,也没有甚他特别目的,他问了之后,就说:“拿你的褥子,起来行走。”然后,他真的站起来,拿起褥子就走了。耶稣也消失了。很奇怪,神差他的儿子来,到自己的地方,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人而作,但人却多么冷漠。

• 跟着发生的事情就更加奇怪。他出去了,那些犹太人的领袖,知道这个人很出名的,看见他,不是说:“你做甚么?为甚么你会走路的?这么奇怪?哗,发生甚么事呢?恭喜你,你跳进水里!”却是说:“你知不知道今天是安息日呢?你拿着那张褥子这样走路,你干甚么?”他们是甚么样的人,竟说这样话?多么的冷漠!那个人就回答:“其实是与我无关的,是那个医好我的那个,他叫我这样做的。”他觉得犯安息日的是耶稣,与他本人无关。他只是站起走路。多么的冰冷!

• 这是个甚么的城市?你看不看到?你在城市走路,你看到的是甚么呢?为甚么耶稣所看到的跟我们所看到的不同呢?那些宗教领袖,看到甚么呢?他们在问甚么呢?他们究竟在做甚么呢?你明白么?多么的残酷!所以看这个故事,令人很心痛。

• 蔡医生在外国受医科训练后,在一间基督教医院工作,有一个好的生命师傅,他说:“最重要的是看着他,无论他是怎样样,你都要关心他,他是一个人。特别当他病的时候,心情也不好的。”所以他受训练,被骂也是值得的。蔡医生常常记住,特别当神差他回港,也在一间基督教医院工作,常常说:“求神给我用你的眼睛去看他们。”

• “你不在乎,我却在乎。”耶稣去寻找他们。你们每一个信主,是神来找你。神差遣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他寻找你,他特意要把你寻回,而是找你的时候是温柔的。“你的脚好了么?”耶稣对那痊愈的人说:“但我提醒你,如果你继续犯罪,后果可能更严重!不单不能走路,还有其他。”耶稣不单是关心他的脚,他是关心他整个人。

• 今次那人看见耶稣-其实当时很多人见过耶稣-所以他今次知道,但他没有说:“噢,耶稣,原来是你啊!多谢你!”你猜他做甚么呢?立即告诉犹太人领袖:“我知道是谁了。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发现了,也是名叫耶稣的那个人!”

(三) 神是关心全人的医者

• “你有没有病?”主耶稣基督知道,天父也早已说过。诗篇一○三篇说:“不可忘记他的一切恩惠!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他救赎你的命脱离死亡。”神关心你,他想医治你。然而为甚么有时候不医治呢?另外,圣经中有不同的恩赐,有医病的恩赐,蔡医生说自己只有医病的技术,没有医病的恩赐。恩赐是圣灵随己意分给各人的,神给各人不同的恩赐,不需要人人都有医病的恩赐。

• 很多时候蔡医生在医院里面,发现一个情况,成为他最后决定转行的原因之一。原来他开最多的药,第一是镇定剂,第二是安眠药。有一次我很不服气,就将两个星期所看过所有的症逐个翻查,八成都是这些。当时全香港最受欢迎的药物就是镇定剂,现在愈来愈受欢迎的、愈来愈多人买的,就是抗抑郁药、安眠药。然而,他自己并不是读精神科的。之后他为自己认罪,因为他后来开这些药时变得机械化,心中想:“我看他来了这么多次,看他样子应该还要吃很久”,他索性开足两个月的份量给病人:“你回去慢慢吃,两个月之后再来见我。”他后来觉得自己很无情:“他要镇定剂,必定是有事情的。他睡不着,必然是有问题。我是个医生,为何不关心他那些事呢?那我是甚么?”现今的医生愈来愈专门,心脏也分很多科的,有些是专门插导管进去的,有些是专门“通波仔”(冠状动脉造型手术),十分专门。你来看心脏专科,他只认识你的心脏,其他的大致与他无关。蔡医生再去思想,觉得很有问题,就是分了多少部门,你看一个病要经过六、七个部门。如果是政府医院,每个部门也是等两个月,十分麻烦。

• 蔡医生见证他已故好友陈修治医生的患癌经历如何改变他对医病的看法,他形容陈歌声十分悦耳。有一次蔡收到陈的电话,请蔡到医院探访他。翌日见面时,陈先忆述曾有一次蔡在他拜礼堂讲道,他当时负责传译,又透露当天在蔡讲道完毕离开后曾跟纵了他几条街的距离。陈解释说:“因为你当时讲,信耶稣,要把整条命给他,一生服侍他,全心全意,真的专心爱他,服侍他,活得有意义,我很感动。我已听了你的见证,我就跟着你,很想截住你。我决定这样:我信了主很久,但还不可以-我的事业很成功,我的高尔夫打得很好,我的风帆玩得很棒,我很喜欢唱歌,我有很多事情未做完,我在神面前说:‘你多给我几年,我四十五岁,或者五十岁,我就决定那样。’你知不知道今年我几岁?四十五。”蔡问陈为何找他,他回答说:“我患了胰脏癌。”蔡听见胰脏癌就知道情况严重。陈其后说:“我接着就要做手术,你知道这个病是怎样的,我已经决定了,一心一意跟随主,我决定,我活着就是为他。我不再等了,我愿意这样做,我也想你为我祈祷。”蔡很感动,他看见陈的眼睛湿透了,就说:“我愿意为你祈祷,不过,陈医生,我告诉你:我也认识另外一个医生,他也患了癌症,他也祷告,我也为他祷告,神治好了他,癌症全好了。但我告诉你,医不医治在神那里。但你要答应我,你做手术,无论怎样,你将生命交给主-无条件。”陈看着他说:“我答应你。”陈就带着眼泪和蔡一起祷告。

• 很多时候你患病的时候会想很多东西的,是你平时不会想的。为甚么不会想呢?因为你觉得还有很多时间,但到了那个时间,你忽然会搜寻到深处:“我活着是为了甚么?”而神并没有说一信主每个人都必被医治,信耶稣的人也可以患癌症,也会病死了,蔡的太太是患癌症离世的。

• 那一天陈做手术,蔡一早就来到医院等他。到他被推出来并开始醒来,蔡和陈太站在旁边,他睁开眼睛看到蔡和太太,他第一句话向太太说:“太太,你答应我一件事,不要向神生气。”蔡看见陈太面色不好看,医生告诉了蔡:“不能割。”陈继续说:“你不要向神生气。我祷告了,我决定好好的服侍主。”他太太看着他,一直地哭泣。蔡却看见陈是多么平安,是假装不到的,他十分感动。然后他定期探望陈,后来陈对他说:“蔡医生,你知不知道,我现在要做化疗,不过我仍然上班,疲累一点,我半天工作,就算我正在打针,我也照样上班。不只这样,我还继续打高尔夫,我的朋友还说:‘哗,你的球技有进步!更强了!’不只这样,我继续跟朋友见面,而且谈话深入了很多。”他太太天天紧随着他,多么的美。

• 有一天蔡致电给他,邀请他出席蔡在下周的一个福音午餐去唱一首歌并讲一个见证,陈说他从未在福音聚会中讲过见证,但蔡鼓励他试试看,他就答应了。在那次聚会中,不单陈歌声动听,他讲见证也讲得十分真实;忽然间他不一样了,其后他致电给蔡,说他很多朋友都想请他吃饭,他们每个都很希奇,因看到很多人患了癌症,没有一个像他那样的能若无其事,很开心。他说他把所有认识的朋友全都叫来,安排一个宴会-他请客,他们付钱-去讲一些话,藉此不用重覆再讲。当天来了几百人,蔡当然被邀请出席分享。陈坐在一张高椅上,又唱歌,又讲述自己的生命,讲到在这段时间不一样,讲自己活得多么开心。出席的人当中,有的是和他玩风帆的,有的是他的打球的朋友,有的是和他唱歌的,也有很多医生、很多不同的人出席了,每个都流泪。多么的美丽!他把最后所唱的歌连同见证一并录下来。

• 神医治你,不只你的身体那么简单,一个人患了病,很多方面都会牵连到:心理上会改变,与人的关系会改变,很多东面会浮现出来。你会知道甚么要放在第一位,你不一样。他要医治的,有些比癌症更重要。我们常说:“神啊,最好你医好我这些病。”当然神可以医治你,但人不只是身体会患病。二十一世纪,香港人,百分之二十,是有心理和精神病的。最近刚刚出了一个报告指,香港年青人,百分之四十是想过自杀的,蔡医生当时再做过一个研究,有百分之一不但想过,更试过自杀的,有很多抑郁的,那是不是病呢?我们不让人知道,有些病我们很公开让人知道,但你有没有朋友告诉你:“你记念我吧,小弟最近抑郁”?没有人是这样说的,没有人会承认的。

• 主耶稣基督说,每个人都有病的。种种的原因,各样的病症,不一定跟罪有关,有的,但问题是甚么呢?主耶稣基督说:“我不是为那些康健的人来,无病的人不需要医生。”其实每个都有病。“我是为罪人来的,无罪的人不需要来找我。”每个人都有罪,只是你不承认而已。这个世界只有两种人,一种人有病,一种人有罪,其他人是装作无病或无罪。

• 医生只能延续人的生命,神却在你患病孤单时仍与你一起,他整个人医治你,耶稣关心你,每个人都可以私下把病况向耶稣倾诉。现在全世界都做了研究,百分之八十的病是有心因的(psychosomatic),包括癌症-有一种性格是与癌症有关的。蔡医生最近这两年本身也多了一个病,他有事看一个医生,那位医生知道蔡太过身,他知道蔡的情绪不好,他看一看,就要求为他刺手指验血糖,蔡起初不觉得有需要,因为他平时血糖水平是正常的,结果验出血糖水平甚高,令蔡大吃一惊。就是说:牵一发动全身:情绪会影响分泌,再影响免疫系统-现在很多病都是由于免疫系统出了问题,是一线牵一线。人是很脆弱的,不要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但耶稣知道,我们的天父知道,他真的关心你,这比你的病被治好更重要,你是有神与你一起。

• 陈医生六个月就离开了,实在很美。最后陈向蔡说:“蔡医生,我做人做了这么久,从未试过这么开心。我跟我太太甚么都可以说,我的好朋友,以为都只是讲打球,讲吃的事情,现在甚么都可以谈了。”他有很多好朋友最后也信了主。还有他一个的死党,叫丘世文,是香港著名的才子,他写了一本关于陈的书-《同行四分一世纪》。这班人多么有学问,但从来不讲最心底的事情。到了某个位置,点到即止。但到了最后,甚么都讲。这位丘才子-蔡后来也认识了他-并没有信耶稣,直到有一天,他致电给蔡,说自己生了脑肿瘤,脑部的癌症。蔡没有勉强他,只是陪他,为他祈祷,他就写了这本书-《同行四分一世纪》。

(四) 安息与召命 (约5:17-47; 太11:28-30)

• 人是有限的,主耶稣基督来,看到这个世界如此冷漠,那里有一群人,不只是身体有问题,多么的割离,多么的孤单。圣殿就在旁边,却没有人探访他们,但主耶稣基督来,就是要寻找这样的人,那些宗教领袖就来问他:“你为甚么不守安息日?”他所给予的回答,却没有人想得到,也因为这句话,惹来他杀身之祸。主耶稣说:“我父(上帝)作事直到如今,所以我也作事。”他们说:“你疯了么?你不单不守安息日,还叫上帝是你的父?”“My father”。所以主耶稣基督来的时候,他们是多么可耻,神的儿子来到他们中间,他行医治,又讲真话,他们就怒斥他。多么可怜,神的儿子,他真的是,他们至少也应该问问他,如何叫这个病了三十八年的人站起来。他们没有脑袋么?他们不关怀人的么?耶稣爱这个人,救了他,他们还要对付耶稣,就在那个时候动了杀机,决定要杀他。人是多么可怜,他们瞎了眼么?

• 耶稣解释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神造天地万物,用了六日。第七日,创造完了,他就邀请人进入他的安息。这个安息有解经家提醒我们,乃是不断的邀请,他邀请你每一天都可以进入安息。希伯来书解得很好:安息是与神建立一个很亲密的关系。“得力在乎平静安稳,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用神的时间劳劳碌碌,不懂得在神的爱里面建立这一个永恒的关系,是永远的,安息的。安息是持续的。那么神有没有下班?如果神下班,你和我都完了。天地万物运作,是有规则的,这是规则是神订立的,有定律的。我们称为物理定律、天文定律,但所有这些定律都是创造主造出来的,神看着整个天地,他看着的,太阳、星星,一点不混乱的。所以神作工直到如今,所有的都作工。最可怜的是甚么呢?我们天天在这里,呼吸空气觉得是必然的,我们觉得晒太阳是应当有的,觉得万物的运作这么有规律是必然的,不是必然的,乃是神供应的。神在看着,每一天都在看着。

• 然后他说:“我作工很简单:我看到天父要做的,我才做,我不是随便做的;第二,我知道神的心意:他给我做我才做。我知道他是给我能力的,他要给我一个更大的能力,叫死人也可以复活。我讲话,他可以有永生。”神的话是真的,有力量的,而且不单是讲,他替我们死在十字架上。他继续说:“神也将审判的事交给我,到末日每个人都会死而复活,人子会有审判。我一直都做工,是按着神所吩咐我的。我作的全都是天父给我的。”如此做人是多么开心!所以你看主耶稣,你说他辛不辛苦?有时连饭也没有吃,但他有没有休息?有的。他间中就带门徒上山去休息,到旷野去休息;当人们要强迫他作王时,他就走了。神有规律的,工作和休息有规律的。香港大部份人都很疲倦的,香港人的工作时间是全世界最长的,澳洲五天工作都嫌太多,准备改为四天工作。香港的医生很多很疲倦,每周平均七十至八十小时工作,香港医护人士普遍是超时工作和过劳的。那些从事投资银行工作的人工作时间就更长了。香港人大部分都burnout。

• 耶稣关心你。工作和休息,是有规律,所以神定安息日,去离世的蔡太知道蔡医生星期六和星期日有时都要讲道,就对他说:“你也要休息。你每周星期一一定要休息。第一要陪我,陪那些孙(也是神吩咐)。”Marva Dawn也写了一本书叫《安息》。当耶稣看见他门徒和他周围的人都很疲累,就说:Are you tired? Are you worn out? Are you burned out on religion? Come to me. Get away with me and you'll recover your life. Come with me. See how I work. I'll show you how to take a real rest. Learn the unforced rhythms of grace. I won't lay anything ill-fitting on you. Then you'll learn how to live freely and lightly. (和合本:“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 (1) 不单工作疲累,原来宗教也叫人被倦的。法利赛人的条文那么的多,他们要记得很多的事项,常常有几十项东西不可做,最后的一项就不可以拿你的褥子走路他们也记得,很忙的。(2) 耶稣心里柔和谦卑,不烦躁的,一个人burnout就很烦躁,常常炮轰别人。(3) 有节奏的:要工作,也要常在神里面休息,才可以柔和谦卑。(4) 恩典:我们常说“施比受更为有福”,但单单读这句是要人的命的。你若不领受恩典,能施甚么恩典呢?为甚么你常常施恩得这么困难?因你很少来到神面前领受恩典。你要领受恩典才能柔和谦卑。(5) 轭的确很重,但它的尺寸是为牛度身订造的,尺寸十分准确,每只牛都不同的,农民也和牛同行,因是爱它。(6) 当我工作到一个地方,失去了一种自由,失去了一种轻省,就要知道是有问题了。一定在干着很多无谓的事,不是神要我做的事,不是神和我一同做的事,便会疲累。

• 主耶稣邀请我们要安息,但我们也要工作的,所以两者是在一起的。所以轭(工作的时候)是可以轻省的。这句话蔡医生跟他的恩师滕近辉牧师谈过。有一天他和滕牧师到台湾,是星期日,他跟着滕牧师一整天。第一堂有一千多人,麦克风坏了,他就没有麦克风讲道,很有力。然后午餐,也有一个讲座。下午为宣道会有一个专题讲座,还有另外一个聚会。到晚上,他们到了台湾的体育馆,是华福之夜最后一晚,有一万人在座,大会讲员就是滕牧师。他讲亚伯拉罕,十个重点,仍然很有力。蔡医生整天伴着滕牧师,觉得自己已经疲乏不堪了,他不服气,就去问滕牧师为甚么他连续五堂还是那么有力,相反自己已经很疲累了。滕牧师思想一下,就讲了一句,是蔡医生不明白的:“我讲道的时间,就是我休息的时间。”蔡只觉得往往自己讲道的时间是别人休息的时间,就问滕牧师他在说甚么,牧师就叫他回去想一想,但他怎样也想不通。后来有一次北宣生日请他吃饭,蔡特意坐在他旁边,向他重题几年前他的问题和他当时的回答,表示自己仍然不明白,请他解释一下。滕牧师说:“我讲道的时候,是圣灵托着我,是他在作,我们一起工作。”轭是容易,担子是轻省的。

• 召命。召命是甚么呢?神知道你是谁,你的个性是不同,不适合你作的就不适合了。做不适合你的工作令你特别累。为甚么我们的年青人这样累呢?蔡医生问一个年青人为甚么他那么辛苦,问他为甚么转了科,他本来读电脑的,为何今年读商业。那年青人说自己最讨厌电脑,只因父亲说读电脑有好前途才选读了,结果全部成绩不合格,现在选读那科是母亲告诉他读的,说电脑不行,商业管理有出路,然后他并不喜欢,虽然成绩还能合格。蔡看到他读得那么辛苦,问他如果由他自己选,会选甚么科。他说是他想读音乐。蔡问他为甚么不读音乐,他说母亲说没有出路。蔡问他知不知道有一个人叫郎朗,另一个叫李云迪。很奇怪,大部份人做某些工作,并不等候,神不会随便把一件不合适你的工作加在你身上。

• 蔡医生本身也喜欢行医,但有一天在九龙城寨,他与吸毒的人交谈,就看见他的恩师苏恩佩。他不认识她,只是看过她的书。她对他说:“我是苏恩佩。”他就提及自己看过她很多的书,特别是她的小说,讲她的恋爱故事,并且她怎样为了主,回应他的呼召,决定放弃回到亚洲,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他问她:“为甚么你在这里?”她说:“我在这里,我想看看这个城市的年青人正在做甚么。这个城市有很多年青人,我不明白,为甚么这么年青会吸毒,为甚么在做这些事情。”她后来写了一篇文章《我能为这个城市做甚么?》。蔡说:“你明明是病了的,为甚么会来?”她补充说自己是患了癌症,仍决定回来。她就和他开始隔周一同祷告。

• “我奉劝大家,祷告是很危险的行动。我们的神学经常说祷告是动神的手,祷告是神动你的脚。”一年之后,苏恩佩决定为这个城市出一本杂志和他们谈话,她就来找他,说:“元云,你会不会考虑加入。”他回答:“我是医生,不懂编杂志的。”后来她说:“我不是说你能做甚么,我看到你里面有一颗很爱年青人的心。你回去祷告吧。”他就和太太并两个儿子一起祷告。不一样。神真的感动,所以他行医三年决定转半职。他找到了。再过两年,他知道自己不能又做医生,又做杂志,晚间又做辅导,不行。他决定去读神学、读心理学,读辅导,他父亲决定和他决裂。但很奇怪,合适就是合适,不合适就是不合适。他发现当他看见年青人,假若他忍受不了他们,他知道自己就应改行,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 神找你做事,他把你正确地安放,你不一样。那就是召命。神知道你,他把轭给你,把使命给你,每一个都不同。蔡医生已故太太本身也有她的召命,就是专门做幼儿工作,和一群人成立了一个亲子促进会,帮助那些的母亲,多么的开心。每一个人,你作为母亲有呼召的,你没有呼召结果就打死你的儿子。你有呼召就不同了,你是为主而做,是他给你的。你上班,如果你知道神呼召你,无论那份工作怎样沉闷,你为主作的,你服侍人的。

• 蔡医生在突破最欣赏其中一个的同工,那里做了三十年,她离开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为她庆祝,她是做清洁的,每个就叫她作阿妈,她十分爱其他的人。在突破也有一个做看更在门口,很多人都觉得他像个牧师,每个来他都很爱他们,很关心他们,他真的牧养他们的。还有他们的厨师,青年人都喜欢他,他弄菜的时候十分喜乐的,常常和年青人交谈,多么好多么美丽。不是你做甚么,乃是神呼召你。你为主作的,你知道是适合你做的,你做每一样都喜乐的,你会祝福很多的人。

• 蔡医生今年年底就七十岁,十多年前已经有人在电视上问他:“蔡医生,你已经五十多岁,仍做青年事务委员会主席?”他心中想:“与你何干?又不是你呼召我。”他问蔡:“你知不知道些年青人吸毒的?”蔡答:“我知道,有两个在我家中居住。”

• 耶稣说:“我父作工直到如今,你也作事。我所作的事你也要作,而且作更大的事。不过你要祈祷,我必定给你能力,我必定赐圣灵给你,他会伴你一起。”你只活一生,有一件事必定发生,你一定会患病,你还一定会死。你不要以为自己是必然的,一切都是恩典来的,你活着一口气,你求神:“你医治我。即使身体不济,让我和你关系更好。与家人的关系更好(那个是也是医治)。”

(五) 求主赐更深层的医治、更清晰的召命

• 担心,可以医治的,“一无挂虑”,最好的医治是甚么?“凡事藉着祷告、祈求”。常常害怕的医治:“不要怕,只要信”。圣经当中有很多话是接触你最深层的,你最里面的东西、你不想给人知道的,那些比你身体的病更大重要。人最大的病就是离开了神,一个人没有爱,没有神的同在,你怎会有力量?

• 你每一晚都要站起来,奉献给主:“主啊,其实我也知道里面有很多病,只是我不给别人知道而已,很多心病,我旁边那个,天天看见他/她我都不想望他/她的;我的儿子,我很早就想干掉他。”这样又怎样开心呢?医治是甚么?神有爱有赦免,使你与人和好,十字架灭掉冤仇。最重要是你与神重新结连,你就有爱,你就有生命,而且找到自己的呼召。蔡的母亲也有她的召命,就是看着照片每天逐一为孙儿们祝福祈祷。多么的开心。

• 要每次再将生命献上:“主啊,我不再装假了,我里面其实有很多心病,里面有很多不开心,求你医治我。我贴着你,无论如何我都会这样。其实我工作都不知是为了甚么,我要寻回,神啊,你呼召我,我再上班,是为你;我在家弄菜,是为你;我教养孩子,是为你。”你就不一样了。召命,有呼召的,有使命的,每一个基督徒都应该如此,当然有人是被呼召做牧师的,做神学教育的,很重要的。今晚也希望呼召更多的人做医疗,香港有需要他们,也不单是医生,护士、社工、心理辅导、院牧、物理治疗都很重要。香港多么需要一些真正看见人,看见神的医疗工作者。现在很多人不喜欢读这些,认为是厌恶性行业,不是的,这个世界没有厌恶行业,所有都是服侍主的,没有一样是低贱的,每一样都需要。为主而活,可不可以?将生命献给他,可不可以?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