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五讲 
日期:2015年8月5日
题目:荣耀的弥赛亚:敬拜更新、文化革新
经文:约4:1-42、约17章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同诵读:约4:24]

(一) 一生最重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神

“全世界的人都在寻找哪一个是神,即使是说没有神的那些,他心底里面知道是有的,他冥冥中不知如何称呼他,当他生命结束时,他更加知道。我是做医生的。每个人一到那刻都会害怕,我说:‘你怕甚么?’‘我不知去哪里。我不知谁在那一边。’神造人是按他的形像造的,你心底里面始终会知道,你会寻找。当然谁是真的?”

[一同诵读奋题会总题]

“一切的荣耀、一切的权柄都是从他而来,你的生命可以改变,从不知道谁是神,到知道谁是真,到知道怎样敬拜他,是恩典,很重要。更新是里面发生的,生会是里面的。我们今天早上Dr Chris Wright,这几天都是讲,一生最重要做的是甚么?‘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又要爱邻舍如何自己’。‘心’是你的思想,爱是要有思想的,不是盲目的,敬拜是有思想的,爱就是敬拜,敬拜是由爱出发。‘性’(soul),灵。人有灵的。Soul。全世界都问这个问题,为何会有卓越而没有灵魂?灵魂是甚么?生命是甚么?全世界都在问。并非只是学知识,找朋友也要找一个soul friend,是心灵相交,心灵接触,有感受,有经历,有真情的。‘意’。我很想你天天都作这个祷告:‘Not my will; Your will be done’。一个人每天脑子里面会思想很多决定,你吃甚么吃不是很要紧-也不可以胡乱的吃,现在我们发觉喝水也不可以乱喝-但有些东西比饮食更重要。敬拜、爱都是意志的、选择的、你决定的、争战的、你批判的。所以很多时候我叫你站起来,是你的意志和神的意志,你将你的意志献上:‘Not my will; Thy will be done’,很重要的。因为人人都有自己的will,有的是strong will-很硬的,颈硬也不要紧,最可怜是心硬。最后,‘尽力’。有之于内,形之于外。‘力’是你的行动,你整个人做甚么,并非只是里面的-有之于内,形之于外。生命更新,你要革新,你是光。你去到哪里,你周围应当有改变。你是盐,落在那块肉上面,那块肉会改变。你好像面酵,在一团面里,全团都胀起来。是有改变的。你既有生命,就有更新;有更新就要有革新。”

(二) 分题重点浅析

“‘荣耀的弥赛亚’。原来这个被政治人物用了,罗马的君王-后来有人建了神庙拜他们-用的名是‘救世主’,是‘弥赛亚’。‘弥赛亚’当时已经不是一个宗教的字,是政治的字。但谁是真的弥赛亚?这天这段圣经是耶稣第一次自己揭开自己的身份:‘我就是。’你猜不到他是向一个撒马利亚妇人第一次揭露这个身份。”

“‘敬拜更新’。你每天晚上喜欢唱那些诗歌么?真的很好,带诗那些人带很美的诗歌,古旧的美,新的也美,常常配合主题。诗歌是敬拜一个很重要的方式,诗篇一百五十篇都是诗篇。我很多时候去讲道,令我很伤心的,因为当人唱完诗,主席就说:‘各位,敬拜的时间完结,现在讲道。’讲道是不是敬拜?听道是不是敬拜?慢慢想想。甚么是敬拜?有人说,在新约圣经中最重要讲敬拜的,就是约翰福音第四章,最重要的一章。所以,‘敬拜更新’。你知道甚么是敬拜、怎样敬拜、何时敬拜。”

“最后是‘文化革新’。文化是甚么?为甚么每次我都要讲一些革新?第一次是讲万有革新,今天唱的那诗歌真的好,一切天地受造之物,都要因为神而改变。对么?很重要的。一切受造之物,是神在创造时所祝福的-He blessed。但文化是甚么呢?我们华人很著名的历史家,很著名的文化大师-已经离开世界-钱穆老先生,他把文明和文化分开。他说文明是外显的,包括你一切生活的方式,所有建筑物,你穿的、你做的,是可见的。当然全世界都说有九大文明冲突,大家生活方式不同、思想方式不同、做事方式不同。九大文明冲突...中国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但文明是表面的,深层是文化。文化是甚么呢?包括它的价值观、它的信仰、它的世界观,在里面的,是深层的。”

(三) 耶稣定意经过撒马利亚打破文化差异 (约4:1-9)

“为何我在这一堂讲‘文化革新’呢?因为今天耶稣很奇怪,来到第四章,犹太人领袖、法利赛人,原来他们在计算着,愈来愈多人去听施洗约翰,他们已经很担心,因为施洗约翰说的话很凶的:‘你们这些毒蛇的种类!’哗,是很严厉的;我很少听人讲道这么凶:‘你们要悔改啊!天国近了!’所有的法利赛人、那些犹太人都等待着天国来临,没有人会这么大胆说天国近了的。但他们再计算,发现耶稣门徒洗礼的人数超越了施洗约翰,愈来愈担心,但未起杀心。到迟一些的时候,就决定杀他。所以你看约翰福音第一章那里说:‘他来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耶稣身为犹太人,是百分百犹太人。自己人。所以他决定离开犹太地,回到北面的加利利。很多外邦人都那里住,不只是犹太人。”

“但圣经说:‘必须经过撒马利亚。’我特意再看地图,真的要经过,你由南往北,自然是穿过的。犹太人很多时候宁可绕道而行,就是因为文明冲突,文化的不同。所以我后来想,耶稣透过一个撒马利亚妇人,其实不单她改变,连她整条村的人都要改变,所有文化都要改变。”

“让我讲一点撒马利亚人的历史和文化背景给你知道。文化不是一刻间形成的...撒马利亚非常以自己的文明为骄傲。从哪个时间开始?亚伯拉罕。亚伯拉罕已经到撒马利亚一个地方-示剑,建过一个坛敬拜。不单如此,约书亚过约但河也到过示剑,也在那里敬拜。而且他们相信约书亚在基利心山建立了一个敬拜的圣所,他们觉得自己是正统的。不单如此,雅各,后来叫以色列,雅各还留下一口井给他们,这么悠久的一个井,超过一千年,仍然有很多水。他们把这称为雅各井,‘是我们的,雅各是我们的祖宗’,雅各把那块地给了他们。相传约瑟在埃及死的时候,他的骸骨带回去,相传是葬在那里。所以他们多么骄傲。这么美丽的地方,这么美丽的历史,这么正统的文化。”

“谁不知,很混杂。为甚么呢?公元前七二一年,强国亚述攻进去,其实一个占领的地方就是撒马利亚,还在那里居住、通婚,将亚述的文化带进来。不只这样,巴比伦攻陷北国、南国,又占据撒马利亚,不单如此,接着希腊亚历山大又在。不知道为甚么每个都喜欢撒马利亚,还把那些兵留在那里,住在那里,也跟当地的人结婚,将希腊的文化、希腊的信仰、希腊那些神话都带进来。所以忽然间,他们说自己很正统,血统已经不正,信仰已经不正,文化已经不同,再不是那样纯正。所以犹太人很看不起他们,觉得他们是杂种。他们仍然觉得自己有正统信仰,因为他们相信摩西五经,他们最尊敬的先知就是摩西,所以他们等待着摩西答应有另一个先知好像他那样的到来,他们等候着那位先知,所以他们崇敬,其他的不信。而且因为他们认为约书亚在基利心山兴建过圣所,在尼希利重建耶路撒冷之后,在亚历山大进去之前,撒马利亚人在基利心山建了一个圣殿,然后他们说:‘这个是正统的,但是你们在耶路撒冷那个不是。’很可惜,犹太人开始妒忌,公元前一六七年,进去把它拆毁了。所以那个仇恨更深。虽然拆毁了,他们仍然说:‘基利心山是正统的,我们的信仰是真的。你们犹太人算不得甚么。’我讲这些是甚么?所以他们存留的文化信仰很混杂,他们觉得很正宗,很歧视女性,女性毫无地位。所以这个撒马利亚妇人如此凄凉。很恨恶犹太人,从不来往。而且他们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饮食、自己的生活方式。”

“但主耶稣基督来,偏要穿过撒马利亚,他的门徒很因扰,他们说:‘我们犹太人不应来这些地方。’耶稣来到,他很累,很口渴。耶稣是神的儿子,但他放下自己神的特权,成为人的样式,成为奴仆的样式,会累的,会渴的,乃是真实的人。他就坐下,门徒就去找食物。但他知道神的时候,他在那里不是白等的,终于他看到,有一个撒马利亚的妇人在烈日当空的时候-午正的时候-来打水。耶稣知道的,没有人这个时候打水的,也知道她会来的。他坐在那里等她。”

“耶稣怎样跟一个不同性别、不同信仰、不同族裔-天与地离开多远,就有那么远。怎样跟着这个人交往呢?我看约翰福音,感到很惊奇,他看见上次那个高级知识份子尼哥底母,大家可以谈话,但看见这个,怎样谈话呢?他多么谦卑,他谦卑顺服、温柔,好像仆人一样。一个人与人交往,你真不真诚是骗不到人的,特别是这个妇人,来到的时候,远远已经看到。她已经知道,平时是没有人的,为甚么有个男人在那里?她一看清楚-犹太男人-她已经提高戒备,思想怎样避开他。”

“谁不知耶稣近前来:‘我很口渴,请你帮我打点水。’破天荒,没有人这样做的。犹太男人一定不跟其他这样的女人交谈,还在公共的地方,一定给人批评,而且问她取水。你甚么也没有,结果你靠她打水,你靠她喝水的那些器具,然后去喝,哗,哪有人做这样的事呢?但很奇怪,撒马利亚妇人很高水平。你一直往下看就会知道,真的是很高水平。你不要小看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是惊天动地的,有多少个人用圣经整章讲你的呢?整章四十一节都讲她。你看她多高水准。”

“她很直接,她说:‘你是个犹太人,犹太男人,为甚么走来问我要水呢?’但我想她肯这样问,她看他的样子、看他的眼睛,她觉得可以跟他交谈,对么?随便有一个陌生人走来想和你交谈,你总会闪开吧。她没有,她如此问他。”

(四) 耶稣向撒马利亚妇人逐步揭开自己身份 (约4:10-18)

“很奇怪,耶稣真的诚心和她谈,但他再谈时,他慢慢将自己的身份逐步揭露出来。他接着说:‘如果你知道我是谁’-已经埋下一条伏线,‘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他不只是一个犹太男人或是一个口渴的犹太男人,不是这么简单。他说:‘你知道我是谁?如果你知道,你就会问她要水喝。我再讲一些事给你知道:如果你问我要水,我给你喝的那些水,是活水(living water)。’当然这个妇人知道甚么是活水,是流动的,不是死水,喝了不渴的。她说:‘太好了!’她接着说:‘你不要向我说夸大的话。你知不知道这口井,是我们祖先的,叫雅各井,你看经过这么久还有水的。难道你比我的祖先还要厉害么?这是雅各的井。’她也是真心的。我发觉这个妇人是很有水准的,很有历史感。她知道她怎样辛苦,烈日当空,当然有原因烈日当空才打水。”

“耶稣就对她说:‘你不知道,我给你的,真的是喝了永远不渴的。’不对口。她在讲地上的水,耶稣在讲天上的水。在约翰福音很喜欢讲水。第二章,水,洁净的水变成酒。然后这里又讲水,然后跟着最后他解释了甚么是活水。我后来有一篇道会讲这个。他说:‘凡信我的喝我这水就有活水’,活水是指圣灵,并不只是讲地上的水,是天上来的水,是圣灵,在你生命里面涌流。当然,大家不对口。但耶稣加了一句,令她既惊奇又尴尬。我们在香港与人交谈,要很小心,不会很快就请人带丈夫来。我们大家交谈吃饭都很小心,不会问人家里的事,那是私隐,我们不会讲的,除非大家已经很相熟,才会讲的,否则不会,‘与你何干?’”

“耶稣真的问:‘不如你也邀请你的丈夫来。’诚意的,不是挑衅的。耶稣真的是爱她,‘我既然给你活水,我想你最亲的人也来。’耶稣是这样思想的,他不管你为人如何,他知道你的背景,但他真的关心你,他真的想祝福你,不单祝福你,你祝福你家。我们的神就是这样。爱就是这样。他来到我家,我第一个信主,但神不是单单救我一个,我还邀请我全家都来得着。我们这个神真是好,耶稣是真诚的。人们以为他故意刁难她,他真是诚意邀请的。”

“但她还未可以信任这个男人。她说:‘我没有丈夫。’耶稣觉得她回答得很高水准,他说:‘你讲得对。’再讲的那句就要她的命了:‘现在和你住的不是你的丈夫,不再你以前已经有五个丈夫。’我们看到这里的时候,你和我都会有些道德判断:‘这个女人,一定不是好人’。但我再翻查,他们很信摩西五经,如果这个妇人奸淫,他们可以拿石头打死她。可以打死她,而她未死。所以有很多人就解释,有几个解释,第一,可能有些丈夫死了,但最有可能的:被人休了。无论犹太人、撒马利亚人,很容易休妻的;他觉得你睡觉时声音大也可以,弄的菜难吃也可以,总之觉得不合适就可以,不需要解释。他只要说‘她不符合我的要求’就可公开休妻。多么不公平!当时不只是撒马利亚人,犹太人也是这样对待女人。所以这个妇人-我不是为她辩护,当然她也有责任-也是个受害者,不单男人看不起她,到最后连女人也看不起她,为甚么呢?打水是女人去打的,又是歧视女人的,粗重的事务总是她们作的。所以她避免其他的女人,因为女人会有很多话说的,已经传开了,她们不用说,她看她们的眼神已经知道,所以避开她们所有人。”

“但他一讲到这里,耶稣不用她解释,耶稣不是在作一个道德判断,耶稣真是爱一个人,不管你的背景,他都爱你,无条件的爱你,他仍然是邀请你,这个是令我最感动的,超越一切界线的,信仰的界线、文化的界线,全部都拆掉。”

(四) 耶稣和撒马利亚妇人谈论敬拜问题 (约4:19-24)

“她忽然间醒悟过来,这个女人多么聪敏。如果当日你看见这个男人,你的反应会不会像她呢?她说:‘现在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先知。’哗,高水准!其实撒马利亚人等候着先知,等候一个似摩西、在他之后的先知。‘这个人这么温柔,这么谦卑,这么真诚,给我邀请,而且还关心我家人,还说尽我的家底来。一定是。’她说:‘我知道的,你是先知。’然后就改话题。”

“有些人说她故意要避开,我却觉得她的水准是高一点的,不单单是避开,也有避开。为甚么呢?当人看见一些很重要的人触及信仰的问题,一碰到自己生命里面最深处的问题,触及自己最关心之事的问题,很多时候都先挡开。最好的挡箭牌是甚么呢?因为她知道先知跟信仰有关,‘我是有信仰的,我有我的宗教信仰。’我也发觉当我和别人交谈,你谈到生命那些事情时,人人都有一些挡箭牌的:‘你知不知道我信甚么的呢?你知不知道?’很奇怪的,一到那里就挡住:‘我有我那一套的。’主耶稣基督,他不介意。而且他真的回答他,不管你甚么动机,你怎样问,他都回答她,最重要的。”

“好了。现在就来到今天讲道的高峰。要坐稳。下面这一段,如果你明白,你就可以了。因为全世界,拜神,都要有一个山的,都有一个地方的,有一间庙的,有个殿的,有一套东西的,有礼仪的,每个都有一套的。我到不同的地方去,跟人谈,都有的,而且有些建得很伟大的。我去旅行的地方,其中一个最奇怪的地方叫Machu Picchu。Machu Picchu在三千多公尺高,现在全世界的人其中一个最想去旅游的地方就是Machu Picchu。为甚么几千年前可以在这么高的山、这么伟大的岩石建筑了这一座,后来证实是当时代Inca土人拜神的地方,他们已经是一个失落的民族,因为没有文字。我到达的时候很希奇,他们拜的神有十个名字的,那些名字跟圣经中的很相似。他们拜太阳,因为有能力;拜蛇,因为蛇代表有生命;拜鹰,因为鹰超越时空;它有十个名字。所以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哪一位是神,他们就弄一套东西出来,多数都找个山,多数都建一个殿,然后他们觉得安全,证明他们那一套是真的。所以她立刻说:‘你知不知道我那一套是正统的?你知不知道我在哪里拜?基利心山。你们犹太人就说是在耶路撒冷,在锡安山。’对么?文明冲突。文化冲突。每个人都要回答这个问题:‘你知不知道神是那一个?你想拜他,你上哪座山?你去哪个庙?去哪一间礼拜堂?你告诉我!’你始终也是回答这个问题。”

“划时代。他说:‘时候将到’。你看耶稣经常都说‘时候将到’,因为他讲是‘时候’是上十字架的时候,得荣耀的时候,所以时候未到。但在约翰福音第四章,他第一次这样说:‘时候到了,现今就是。’Here and now。此刻。‘时候到了’,他意思是甚么呢?你再接着看下去你就知道了。他之后告诉她:‘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改变时代,他说:‘从今之后,你敬拜神不在这座山,也不在那座山。哗,犹太人听见一定说大逆不道:‘你拜神在锡安山,必定在耶路撒冷,一定不是基利心山。只有一个山,只有一个圣山。’哗,耶稣说这些东西,犹太人如果听见,一定非常忿怒,撒马利亚人听见也忿怒。”

“他解释。我会读个英文的版本。因为我发觉其实我们中文翻译得很好-敬拜神一定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译得真的不错。不过我发觉这个译本译得更好,是我很喜欢的Eugene Peterson。Eugene Peterson写了很多本书,很好看,但他用三十年从圣经原文翻译成现在的英语。所谓现代英语的意思是,将这些古旧的话放在今天的世界,所以让人听了以后容易明白。他没有违背圣经原意的。你坐稳一些,我读给你听,然后再解释给你们听:It's who you are and the way you live that count before God. Your worship must engage your spirit in the pursuit of truth. That's the kind of people the Father is out looking for: those who are simply and honestly themselves before him in their worship. God is sheer being itself—Spirit. Those who worship him must do it out of their very being, their spirits, their true selves, in adoration.”

“敬拜是甚么?神介意的:敬拜是否来到神的面前,和他对话,表达你的敬拜,表达你的欣赏,表达你的崇敬。他说,神最介意是甚么呢?你是谁,你是用甚么的姿态来,这个对神来说是最要紧的。并非只是你唱甚么,并非是你用哪一套,并非是你烧甚么。旧约也已经说:‘我喜欢的并非只是你献一些祭。’很美丽?不是。他说,神正在寻找甚么人呢?真心来的、很单纯的,诚实的(honest)、没有虚假的,你真真正正来到神面前。我们广东语译得最好:‘你来到神面前千祈唔好扮野。’不要造作。你装模作样,你知不知神是甚么?神是灵,无处不在的,万有的都是他造的,超乎万有之上,你看不见的,你看得见的,并不是神,是人编出来的。不是物质的,是超乎所有物质的。所以敬拜他是怎样的呢?当然你是很纯正,按着真理来到他面前-‘in the pursuit of truth’,要很诚实。你读圣经,你真心读是不同的。圣经是会改变你的。你带着很多成见,你不单纯,你不会来到神的面前。神已经全告诉了你,讲得很清楚的,几千年用不同的方式向人显示他是甚么,做了很多神迹,讲了很多话,整本圣经在这里。当时撒马利亚人也有摩西五经,犹太人有的律法书、先知书、智慧书,全部拥有,是几千年累积下来的,有真理的,这个神是启示的神,不可以造作的。”

“然后他跟着说神是甚么,他本质上是甚么。灵。我们中国人也知道的-万物之灵。灵是甚么?是你看不见的,你看得见的就不是灵了。所以当你来的时候,要怎样呢?你的灵也要来。灵是甚么呢?人的灵是死了。人是万物之灵,但犯罪之后,你的灵已经死了,所以要有活水,活水就是神的灵,神的灵使你的灵活过来,当然我们说敬拜要靠圣灵,对不对?就是靠圣灵来苏醒你的灵。你来到神面前,要用脑,要用你的魂,但最要紧,就是你真的有活水,以致你的灵活过来,活的意思是甚么呢?看得见神的,你知道他,不能装出来的。”

“然后那一句,译得非常之好:‘Your true self’。真我。神最不喜欢就是虚假,你来到神面前要真。我举个圣灵例子,是耶稣讲的。他说:甚么叫敬拜?甚么叫祷告?他就讲了一个故事。有一个法利赛人,每一句话都正确,他站着那里祈祷:‘神啊,我没有犯罪,我没有奸淫,也没有骗人的钱,我很正直、正义,不像这个税吏;我还每个星期禁食两次-我相信他真是有的-不只这样,我所有赚回来的,我也十一奉献。’标准,百分之百对。他熟悉那些律法。只是说,很容易。你里面是怎样?你真是义?你回礼拜堂,你有回去,你还有禁食,你全做齐-乃是表面的东西。对么?你奉献十分之一,并非那些不重要,但那个不是敬拜。然后是旁边的有一个税吏,那税使很简单。他很简单,很单纯,很诚实,他说:‘我的神啊,你怜悯我吧!怜悯的意思是你知道我痛,你知道我心。求你明白我,施恩给我。怜悯我这个罪人。’就这么多,就是这样。‘Lord Jesus, have mercy upon me.’ 就这么多。我告诉大家,很多诗好听,因为真实。为甚么人人都喜欢《Amazing Grace》?因为它真实:你从前是瞎眼的,你从前在罪里面。所以你来到神面前时,最不该就是造作,你装模作样,装出敬虔的样子来。但问题你是甚么样子?我很喜欢葛培理的布道会,我喜欢他的呼召,那个呼召歌你有没有听过?你太年轻。《Just as I am》就是我这个‘猫样’。Just as I am。你来到神的面前,Just as I am,不用装甚么。”

“我信主那天晚上,我也想不到我会这样祈祷。我不是轻易哭的。那一天晚上,我自己睡觉的时候,跪在双层床的上层,顶着天花板,我的弟弟在下面他不知道。我闭上眼睛,很奇怪,圣灵将我以前犯过的罪一幕幕揭示出来。我以为我忘记了,原来都在那里,我妈妈也不知道,有些她知有些她不知,后来有些我告诉了她,有些像被校长捉住了她也不知,有天晚上有个老师捉了我她也不知。我为何要让她知道呢,对不对?很多时候人是需要面子的,来到神面前就更加要有面子么?Just as I am。你不需要装甚么。怜悯。怜悯是甚么呢?神最大的怜悯就有十字架,他知你是罪人,他知道的,但他不介意。”

“像主耶稣知不知道这个妇人是甚么人?他知不知道呢?整条村的人都看不起她,起码有五个男人放弃了她,那个男人都不敢娶她,只跟她同居。你猜他知不知道呢?你猜他爱不爱她呢?神爱人不是因为你样子好看,并非因为你没有问题,人离开了神的时候,里面很多的东西,你知道,天知道。我们中国人最聪明的-天知,对么?你也知道。我们说神不知,鬼不觉,但中国人相信天知道的,我们中国人的天是有位格的天,孔子讲天是有位格的,他敬神如神在;老子,他知道有神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他讲的道是创造者。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万物-是创造的。他讲的水,其实是圣灵,似圣灵。水在最低,但上善如水。但你不可随便说。道可道,非常道。不是你一般人以为的那些。名可名,你随便给它一个名字就不对了。所以我们中国人非常高水平。神也怜悯我们中国人,神一定喜欢,否则他不会造出这么多来。”

(五) 耶稣向撒马利亚妇人承认自己是弥赛亚 (约4:25-26)

“这个妇人,她一直听。女性是很精明的,她懂得读人的。我们男人就笨很多的,我太太常常都说:‘别这么容易被人骗’,我的恩师苏恩佩还说:‘元云,这世界并非人人都是好人。’但这个妇人被人骗了五次,现在这个也可能在骗她。但她一看到这个,这个真是不同,如此地说话的,是个先知了。而且她接着说,很高水准:‘我知道,如果弥赛亚来,他就会告诉我一切了。’真是高水明。弥赛亚,一个犹太的男人、先知,忽然间这个犹太男人令她想起弥赛亚,耶稣讲了一句很重要的话,你坐稳,是神的儿子亲自讲的:‘正和你说话的那一个,就是他!’换一句讲法:‘我就是弥赛亚!’”

“我看到这里,很震撼。哗,神的儿子来,他连他的门徒也未有亲自向他们讲过他自己是弥赛亚,因为他一旦说出来,立刻就有杀机,没有命的。意思就是要叛变。所以他很小心,最后他跟他的门徒说:‘不要告诉别人。’他是到最后才跟他们说,才把一切揭露。但他偏偏在这个时候,对着一个撒马利亚的妇人,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揭露了自己的身份。”

(六) 撒马利亚妇人彻底改变成为见证人 (约4:27-30, 39-42)

“接着很希奇,圣经没有记载到这个妇人讲了甚么,但她改变了。为甚么我知道呢?从接着发生的事情就知道了。为甚么呢?你不是用口讲很多话,神讲的话,你相信,你接受了,就好像活水进了去,圣灵临在,你苏醒了,你看见了,你经历了,够了。所以很多时候,敬拜不是多少话。”

“接着那些门徒来。这个妇人多么聪敏,看见耶稣那班门徒每个都有一张嘴脸,他们的样子多难看。你说她聪不聪敏?她一看,知道不妙,‘这个是好人,那群就不知道是甚么人。’她急忙走了。约翰记载很好,连她带出来装水的罐子也放下,她来就是要打水,但她现在够了,不可口渴,有活水了!那些罐子不要紧,而且她回去-惊奇的地方就在这里。你想想,这个女子闪闪缩缩的,没有人肯见的,回去以后,向所有的街坊-我相信,圣经没有说,我是猜想的,同居的男子也同来。你猜他有没有来?...她很想将这个消息告诉所有的人。圣经里面所用的字是甚么?见证。见证(witness)这个字在约翰福音不是随便用的。第一次用,施洗约翰,见证(μαρτυρέω)。见证是甚么?生命改变,他经历了一些事,他看见一些事,所以施洗约翰说:‘我看到了,我看到圣灵降临在耶稣身上。这个就是上帝的羔羊。我看到了。’当然,圣经没有详细记述她回去后所说的话,我相信她很清楚地说。为甚么清楚地说?她只有一句:‘我所有的事他都讲了’‘他是先知。’我相信这句她也有讲。而且她其实也说了:‘这个就是弥赛亚。’”

“哗,那些人很希奇。为甚么那些人这么快就会信呢?我告诉你,你是假装不到的。一个人信了主,你改变了。告诉你,刚刚信主的人是最powerful的。因为他很真,他经历了一些事,他见证到一些事。我回到家,我第一个告诉我妈妈,因为觉得我妈妈容易欺负一点,我妈妈也真的是很好,我那天也说过,她不需要我上香,找了我另外的弟弟上香...我很兴奋。我读书的时候,我有几个死党,天天踢毽子,常常打篮球,我们这几个常常夥伴一起攻击基督徒。那些基督徒常常向我们挑战,我们就联合攻击他们,我们有很多解释,他们有很多解释,我们就跟他们拼过。我还记得当时他们给我们看甚么书:《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吗?》、《科学的见证》。你有书,你想我们没有书么?大家去拼过。我信了主,第二天就和这些死党吃饭,我挣扎,但圣经说我们要见证,但我不懂说,我想到,我垂下头,吃饭祈祷,诚心祈祷。我一张开眼睛,我的老友说:‘蔡元云,你做甚么,你傻了么?’我说:‘我信了耶稣。’他们说:‘为甚么?’我不知怎说。不过他们看见,样子不同了,不同了。所以他们继续和我倾谈,我就说:‘我不懂,不如你来听。’告诉你,几个人都信了主。你信了主,有活水的,你禁不住的,你就讲了,你讲的时候,你不懂回答,好像那个撒马利亚妇人那样不懂回答,就说‘你来看吧’,初期的门徒也是说:‘你来看吧。’因为你知道他的哥哥彼得是怎样凶的,他就对哥哥说:‘我不跟你讲,你来看吧。’耶稣一看见他就收拾了他,说:‘你改名吧,叫矶法吧。’”

(七) 圣经模式的敬拜 (太6:9-13; 弗5:18-21; 帖前5:15-18)

“所以敬拜是甚么?不是这个山,不是那个山,再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任何时间、任何地方、任何方式、你都要敬拜。你活着就是敬拜,你活着就是荣耀神。”

“主耶稣基督教导我们怎样敬拜?他说要祈祷。全世界最好的祈祷就是这个,有一个书很好,叫《Fifty-Seven Words that Change the World》,在原文,主祷文有57个字,就是敬拜。‘我们天上的父’。你信了耶稣,你知道有父的,你知道的,他创造你。但不只这样,‘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全世界都会要敬拜他,真的,到新天新地,万国万族,都上到天里面,不单敬拜天上的神,敬拜还有是甚么呢?‘他的国降临’。不单在天,也在地:‘他的旨意行在地上。’你敬拜,就要放下你的旨意,要他的旨意;放下你的主权,让他成为你的主。”

“然后你每次吃饭你就要敬拜,你每一次开车时都要敬拜,一切你所需用,神是每日供应的。因为我去读神学的时候,不用三个月,就把钱花尽了。我一定不会问妈妈,也不会去找爸爸,因他说过了:‘我一笔过给你出去,以后你读书你自己应付。’我就写信给妈妈,我家中两个儿子很年幼,她看见我和太太好像很担心,我就很坦白跟她说:‘我们的钱用完了,我本来要去一个trip,没有钱买机票,我们会去一个冬令会。’我的大儿子当时很年幼,他说:‘Daddy,不是要祷告么?’我说:‘小孩,你懂甚么呢!’我再想一想,不是的,他好像说对了。小孩子的心清很多。我说:‘不如你祈祷吧。’他真的祈祷。真的有。所以我那几年读神学,从无到有。你每日所需要,你也要敬拜,不是你自己想办法的。”

“然后是甚么呢?敬拜是甚么呢?关乎你和人的关系。圣经说的:‘你如果有仇恨,你不要来敬拜,你先跟他解决。’先解决。所以敬拜是甚么呢?不是人与神的关系那样简单,也是你和周围的人的关系,你才可以敬拜。那怎样呢?‘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你赦免!你经历赦免,然后才可以赦免。所以我和爸爸的关系就是这样解决了。我常常觉得他对不起我,常常斥骂我,那些我和几个老友祈祷,我祈祷,一闭上眼睛,我那几个老友没有见过我是那个样子的,哭得不得了,大声饮泣,那次神开我眼睛:并不是我爸爸得罪我,是我得罪他,是我做一些大逆不道的事,我后来知道,如果我生个儿子,我支持你出去读书,你回来干的只是这些不三不四的事,我一定会杀死他。所以后来我懂得谢谢我父亲不杀之恩。是我令他伤心。我求神赦免我。很好的,这样赦免之后,我再回家时没有那么害怕,因为我发觉其实我要赦免,他也需要赦免。两个赦免的人才可以复和。所以敬拜是甚么呢?是关系嘛,不是说出一些话,就是你和神的关系,你和人的关系。敬拜是不是这样?对不对?”

“然后最重要是甚么?每日何等多的引诱。知不知道?‘Deliver us from evil.’而且英文这样翻译:‘Deliver us from the evil one.’‘拯救我们脱离凶恶,不知我们遇见试探。’我们每天会遇见何等多的试探。我们的弟兄、男性,特别惨。因为我们男子的眼睛是最软弱的。但是那些广告常常攻击我们男人。哗,每逢到地铁,都求神赦免我,我不知道那些广告是卖甚么,用不用每个都穿那么少的衣服呢?我肯定是要攻支我们男人。对么?眼目的情欲、肉体的情欲、今生的骄傲。多少的陷阱。撒但是在的,但敬拜是甚么呢?你已经胜过撒但,‘你保守我脱离并胜过它。’所以每天,各位年青人,很多年青人每天上网超过八个小时,我也有上过。我那时候也很喜欢看Youtube。我看的就是最多人看最喜爱(favourite)的那些,最多人看的是最无聊的。哗,而且看下去,要洗眼的,连心也要洗的。何等的多,到处都是。圣经说这个世界是卧在那恶者手下,其实你不要全推给他,你也有份的,对么?你自己是有份的。敬拜是甚么?‘神啊,你胜过撒但,你救我,脱离这些引诱,胜过那恶者。’最后总结,‘国度、权柄是属于你的,荣耀是属于你的,永永远远,阿们’。是每一刻的,并非只是星期天早上,对么?当然诗歌很重要,但是并非只是诗歌。”

“这段讲敬拜也是很好的:‘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神的灵不在你里面,你是不懂敬拜的。那敬拜是怎样的呢?‘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的赞美主。’本来我读到这些的时候我就很自卑,因为我每逢唱歌都走音的,后来我发觉不是走音不走音,我最喜欢到‘方舟之家’敬拜,多数是智障残障的,我为何那么开心?每个都走音的。所以我在那里可以大声唱,没有人介意,却是多么真呀!哗,这班人唱到哭就哭,开心就大声叫喊,他不管你怎样,有人用铃用脚跟着唱,多么的真!而且是口唱心和。你看我们唱诗的时候-我常常都为唱诗的人祷告,求神赦免我们-唱的那句‘神啊我为你舍命,我真的很爱你’,是不是真的呢?以后你唱诗,要小心一点。口唱心和。神看你的心。不单这个,‘凡事要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常常感谢父神。’感谢。一个人最可怜是不懂谢恩。我信了主之后,认罪之后,我天天为我爸爸妈妈感恩。最近母亲节,我亲自对我妈妈说:‘我多谢你,八十八岁,照顾了这个儿子八十八年。’真的,我太太离开了,我家也不能回去,因为每样东西都令我很伤心,后来我回到家。我现在是独居长者,但神与我同在,我妈妈,隔一天就来,带着她的菲佣,帮我洗地、洗衣服,烫衣服。我的媳妇这几天晚上,每天请我吃饭。哗,八十八岁,还要照顾这个儿子,是她致电给我的弟妹,说:‘你们照顾一下大哥,他很不行呀。’那个时候我也真是很不行,回家也回不了,常常哭泣...凡事谢恩。即使在伤心的时候,神有恩典,凡事谢恩。”

“然后,‘敬畏基督’。 敬畏基督是每一刻的。Fear of the Lord。当你有fear of the Lord,你每做一件事,基督在,神在。然后,‘彼此顺服’。与人相处也是敬拜,那里说,在你家中,要爱你的妻子,做父母,要爱你的孩子,也是敬拜。你工作,是服侍神的。无论你老板怎样,你一样是敬拜。敬拜是关乎你整个人,圣经里面说的,真的。所以这个敬拜是甚么呢?”

“帖撒罗尼迦前书。有四句,我们常常读三句,要多读一句。第一句:‘常常追求良善。’我们常常不读这句的。这句很重要的,只有一个是善的,只有神洁净了你,你才可以看见这个善的神。善是甚么呢?是行动,是行公义、好怜悯。敬拜不是口讲的,是要与善的神一起。第二句:‘常常喜乐。’喜乐是甚么,是生命的诗,所以你唱诗的时候,你会喜乐的,我其中一首新的诗很喜欢的,是《神大爱》。我怎么喜欢呢?它说你会跌倒的,说你人生会有患难的,但神在。神在的时候,当时我太太离开,我不断哭,但却是平安的,心中仍然是有喜乐的...‘不住的祷告。’ 不住的祷告可以么?可以的。你看见人家骂你,你就祷告,你会不同的,你对他也不同了。你缺乏的时候,你要祷告,你有钱的时候就更要祷告,因为钱是会遮蔽眼睛的,令你看不见神的。所以凡事不断的祷告,每一刻也祷告,祷告就是敬拜。对不对?然后是‘凡事谢恩’。各位,敬拜。”

(八) 庄稼已经熟了 文化等着革新 (约4:27, 31-42)

“撒马利亚妇人,她找到了,但愿我们找到。但她回去,她革新。整条村改变,整条村的人不再小看她,因着她,不再歧视她,不再歧视那些犹太人。他们说:‘我们找到了。这个就是救世主(Saviour of the world)。’所以主耶稣讲得好,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不接待他,但接待他的,他都赐他们权柄,做上帝的儿女。他要向全世界宣布,这个他们最看不起的撒马利亚妇人,这班[犹太人]说她是杂种,说她信仰不纯正的,但她接待耶稣,她的改变、家庭改变,我相信她的男朋友都改变。在撒马利亚那里,文化改变,不再歧视,小小的一个,后来人们正式宣告,在新约的圣经,第一个女宣教士是谁呢?撒马利亚妇人。对么?你留意看看,真的。”

“门徒不知道,其实他们已经想问,跟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倾谈,谈甚么呢?吃了东西没有?他说:‘我吃了。’‘你吃了甚么?’‘我的食物就是遵行那差我来者的旨意,时刻做他的事,我按他的时候做。’他说:‘你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熟了,你们常常都说还不行。你又觉得撒马利亚人不行,这里又说不行。’他说:‘我告诉你,撒种的已经有人撒了,你去,去收那些你没有劳碌过的。’谁撒了种?主耶稣。他将神的道,神的活水撒出。还有谁撒种?撒马利亚妇人。然后他们请他去,哗,那班门徒多么开心!进去,他也克服自己的歧视,住在那里。”

“这些的故事在香港发生,在柬埔寨发生。我很喜欢去柬埔寨,你想不到去了这么多次,因为我老友去了,是医生。他本来在泰国的边境当医生的,但神开他眼睛,打开了一道门,给他在柬埔寨行医,他进去。哗,他爱上那些柬埔寨人,不单传福音,还开了一个圣经学院,教了很多柬埔寨人。柬埔寨人外表很温柔,内里很暴躁。他们不懂得解决问题,一有问题就打起来,所以你看见为甚么有屠杀,杀戮战场,那些柬埔寨人多么温柔,真的变了。不只变了,还吸引了我老友的女儿去参与短宣,变成长宣,嫁了给一个柬埔寨人。我向我老友说:‘不好意思,我只叫你的女儿去短宣,怎知会弄成这样!’他说,‘这是与无关的,她很开心,她生了两个孩子,很黑的。’这个女儿标准柬埔寨话,我带人去短宣,他们说:‘为甚么你懂广东话?’她说:‘我是香港人。’因为她说标准的柬埔寨话。柬埔寨,因为耶稣,她改变,不单是柬埔寨。圣经说:‘举目向田观看’。”

“在香港,看见一块田,叫做锦田。好几年前,有人在那里建立教会,才发现有很多Gurkha兵,全部尼泊尔人,很多信了主。所以那间堂会后来搬了去元朗,叫锦光堂,并把那间礼拜堂给了他们。那次我探访他们,刚好全港的尼泊尔教会共十多间的教袖在那里,我进到去,多么感动!一同用尼泊尔语在唱歌,他们认出了我就叫我上台,我说:‘我很感动。多谢你们各位。你用你的性命来保卫香港,想不到你们信了主,不单在这里敬拜,并且差了很多人回尼泊尔成为宣教士。’最近尼泊尔地震,他们教会很多弟兄姊妹到了尼泊尔,在地震当中陪伴灾民,仍然见到神的恩典。”

“神在这里。庄稼已经熟了,我们要敬拜,不理甚么种族,不理甚么的情况,不在这个山,不在那个山。是每天用诗歌,用对唱,大家生命分享,彼此顺服,荣耀我们的主,改变文化。撒马利亚妇人,她家庭不再一样,她的乡不再一样,她的邻居不再一样,那个城市、那些男人不再一样,他们知道,找到救世主,生命改变,敬拜改变,活着就是敬拜,活着就是荣耀神。文化改变,我们家庭的文化要改变,我们歧视其他种族的文化要改变,我们教会的文化要改变。我们敬拜不在乎时空限制,无论哪个时候、哪个时刻,真心的,用自己被复活了的灵、真我的来敬拜,不要造作。如果你愿意,我邀请你站起来。每一刻,很真的,来到神面前,活出一个敬拜的生命。敬拜改变,不是一个星期一次,不是只用诗歌,你生活每一部分,每一句话,每一个行为,每一个决定,都是敬拜,都是要荣耀他。行不行?不单如此,革新。你和家人的关系要革新,与同事的关系要革新,与礼拜堂的人的关系也要革新。”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