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三讲 
日期:2015年8月3日
题目:荣耀的权柄与身体:酒的更新、皮袋革新
经文:约2:1-25、约13章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 神的荣耀在哪里?

“这十天晚上都是讲荣耀。我有一位认识了很久的弟兄,他写了一张字条给我说:‘在任何事情显出神的善良就是神的荣耀。’真的。但是圣经说,只有一位是善良的,所有美善都只有一个源头,人里面任何的善都是从神而来。不过有人也会问:‘那么非基督徒会不会彰显到神的荣耀呢?’会不会?你看,不要说非基督徒,任何被造之物、诸天都述说神的荣耀,神的手所作的都彰显。”

“当然,神特别拣选一些人,成为他的出口,成为他的先知,彰显他的荣耀。但以理、他那三个朋友,在火窰里面,神同在,在狮子坑,神同在,神的荣耀。但他服侍过的尼布甲尼撒王有没有彰显神的荣耀呢?他作了一个梦,自己也不记得。神感动但以理,但以理的荣耀,人们看得见,那些皇帝说:‘在这个人里面有神的灵’-看到的。荣耀是visible(可见的)。我第一晚说了一句说:‘Glory is the outshining of all that God is’-就是神的能力、他的荣耀、他的创造、他的荣美的彰显是可见的。我看但以理书,最令我惊奇就是这一句;他解了那个梦,就对尼布甲尼撒王说:‘你就是那个金头。我们的神已经将国度、权柄、能力、尊荣赐了给你。’他是未信主的,后来他曾经表达过,他愿意敬拜但以理的神。一切权柄,从神来的,而且即使在列国里面,也有一些地方是可以彰显神的荣耀,这是神的恩典。不过,同一个金头,另外一个梦,是怪兽。地上这些的人及荣耀,就是从神来,但仍然有很多兽性,有很多罪性。所以圣经说,这是一场争战。”

“我另一个好友也打了一篇很长的回应给我。他说圣经彼得前书如上说:‘我们信主的,是被差遣住在外邦人中。’他们未认识主的,最重要是甚么呢?‘品行端正,让别人甚至攻击你的都看见你的好行动,便在鉴察的日子将荣耀归给神。’战战兢兢,你怎样做人,你讲甚么,你的品格是怎样,你的作为是怎样,是看得到的,是看到见的,是visible的。所以神将我们从黑暗带进光明,再差我们进入黑暗给别人看。圣经说,我们像一台戏。所以我们真的战战兢兢。”

(二) 祷告

“亲爱的天父,我们都知道一切的尊贵和荣耀都是属于你的,但你选择将管治这个世界那么尊贵的职责交给有限制的人。人偏偏很多时候令你失望:本来是荣耀,但夹杂了很多罪,变成很多幽暗;应该是荣耀的,但是变成黑暗,还有那恶者。所以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主,我们真的仰望我们天上的父、在父右边的主耶稣和已经住在我们心中的圣灵。愿荣耀都归给你,愿你在我们的身上,做洁净的工作,做更新的工作,做改变的工作,以致我们活着能够活出你的荣耀,让人看到就将荣耀归给你。所以我们恭敬的来到你面前,求你今天洁净我们,充满我们,给我们看见你的荣耀,盛载你的荣耀。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

(三) 引言:分辨神的‘时候’

“我今天晚上讲的题目是很奇怪的:‘荣耀的权柄与身体:酒的更新、皮袋革新’。我想大部份看到这个题目都不知道是你想讲甚么。我读一段圣经给你听,这段经文会帮助我解释约翰福音第二章的。这个是很重要的,[当时]主耶稣基督已经来到,约翰已经宣告他就是那个神的羔羊,但跟著有一些施洗约翰的门徒来找耶稣,施洗约翰的门徒不只一次来找耶稣,问了很多问题。今次他们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和我们今天要讲的主题很有关,所以想大家和我一起读。”

[诵读:马太福音九章14-17节]

“所以你知道题目是从这里来的。是讲甚么呢?时候。在约翰福音,‘时候’这个字出现了十一次。我们今天看约翰福音第二章是第一次的神迹。他母亲马利亚对耶稣说:‘酒喝完了。’她没有再说甚么,其实她想耶稣做点事。难怪的,等这个儿子等了三十年,希望他显出一点颜色给人看,‘人人都说我未婚怀孕,指指点点。’连那些弟弟们也不信。约翰福音说,约瑟和马利亚生下来的孩子,一个也不信。你不信他,就是不信马利亚,所以她心里着急,跟着这个字就重复出现:‘时候未到。’”

“那里说‘妇人,你与我何干?’其实在圣经中‘妇人’这个字在圣经里面是一个尊称的字,不过很多人说,当耶稣基督出来之后,约翰福音两次记载他与他母亲的对话中都用了‘妇人’这个字。英文就翻译得尊贵很多:‘My dear lady’。那是尊称。不过他分得清楚,他出来之后,他与她的关系是有点不同了。[有一次]有人说:‘你妈妈在外边等你”,他说:‘谁是我的妈妈?’他这样称呼是其原因的。”

“但甚么叫‘时候’呢?时候是神定的-‘In His time’。圣经里面常常说是有‘时候’的,所以当施洗约翰那些门徒来问耶稣时,耶稣的回答就讲‘时候’。不同时候,神彰显的方式不同,神的临在是不同,盛载神的彰显和临在也不同。”

“施洗约翰问的问题很高水准。他们如何问?‘我们和法利赛人’,这证明施洗约翰承认自己属于旧约的传统的,主耶稣基督也是这样看他,说[他是]旧约先知的系列最后一个。所以在那个时间神的彰显、神的临在有盛载的一群人在那里。他们说:‘我们和法利赛人不断禁食,你就吃吃喝喝’。耶稣的确是这样,走到哪里,吃到那里,还大吃大喝。你看这个婚筵,很多人请他吃饭,对么?那些攻击他的人最喜欢请他吃饭,大排筵席。撒该又请他喝下午茶,你见他到处都吃。他说:‘时候不同。’”

“旧约神与人立约,与亚伯拉罕立约,然后你看以色列人离开神,神再在山上和摩西立约,颁十诫。这十诫-律法-就是昔日神临在的记号。所以你看到第一章也讲:‘律法是从摩西来的’。摩西就是神临在,他要说话,他要命令,他关心你怎样做人,他关心你和他的关系。然后神说:‘我临在。’哪里盛载他的临在?火柱、云柱。然后在旷野,会幕。很清楚告诉我们听怎样造会幕,‘因为我住在那里’。所以以色列在那个时间,是律法,是会幕。之后,你看到利未记有很多不同的仪式:要洗的、要献祭的、有祭司,和神的关系是有一套规律的,有一些守则的。”

“施洗约翰,改变的时候。‘天国近了!’没有人如此说话的,然后他的方式也变了,穿的衣服也不同了,洗礼的地方不同了,不同的。圣经说他找那些有多水的地方洗的,我亲自到约但河看他洗礼的地方。悔改的洗,天国道理,铺直主的路,所以是在两约之间一个很不同的身份。所以他说:‘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法利赛人已经兴起了太约二百年,他们代表以色列人要返回神的律法。所以主耶稣基督说:‘你们在那个时间这样地去禁食,对的。悔改,对的。禁食认罪,对的。不过时候来了,新郎来了。’”

“神的时候。他不同的时候有不同的彰显以及他不同的代表。希伯来书一章1节说,从前神藉着众先知把他的话语彰显出来。到末世的时候,是藉着他的儿子,新的一页。当然我们知道这里讲的新郎是谁,就是将来在天上请客的那一位。所以你预备,神准备阖府统请,不过你和你家都要信主才可以入席,他就请你全家了。被召的多,选上的,未必每个可以。筵席。他说:‘新郎在的时候,要庆祝,陪新郎的那些人也要一同庆祝。’所以他的门徒就很开心,每天吃吃喝喝,对么?不同的。”

“但他说,接着会改变。这个改变是很重要的。他说:‘新郎会离开,你们那个时间就要禁食。’新郎离开是甚么呢?当然后来我们知道他怎样离开,约翰福音逐步逐步讲他怎样离开,愈讲得清楚,人们愈多散去了。真的全散去了,连他那班门徒也散去了。愈看愈不像样:他们的弥赛亚不是这样的。不是的。但他说:‘我去是与你们有益’。所以有另外一个时候,他说:‘我若不去,圣灵不来。’所以新郎离开之后,接着是谁?是甚么年代?神有没有临在?怎么样临在?在旧约时代,是耶和华亲自和摩西说话,有时透过先知,到主耶稣基督来的时候,是神的儿子亲自讲话。到他走了,神怎么样来?惊天动地!圣灵降临。”

“为甚么弥赛亚走了之后要禁食呢?我也思想了很久。有的解经者说,到他复活了就不用禁食,可以庆祝。也对,但也是错的,又对又错。耶稣复活我们当然庆祝,神的灵一定赐我们喜乐和平安。不过主耶稣基督多讲了两件事,他说:‘我走了,我先告诉你们,世界有苦难。’有甚么苦难?马太福音二十四章。他很快会再来,他说:‘你看这个圣殿,很快一块[石头]会不在另一块上面。’肯定快要发生。他公元三十年时说这话,公元七十年,兵临城下,整个城被毁了,整个国被灭了,圣殿真的被拆了,全部灾难。之后你再看,主耶稣说:‘在我没有来到之先-我先告诉你-不单有这些即时的苦难:国要攻打国,民要攻打民,有地震,有饥荒,有瘟疫,人的爱心冷淡,有假先知,撒但有工作,末期还未到。还未到,但神同时也工作,福音要到地极。’”

“保罗却知道他讲甚么。保罗写得好,他说:‘你知不知道?有恩典,但在患难中恩典显得更多。’就是他自己经历的患难,初期所有的信徒所经历的患难,所有犹太人经历患难:亡国的苦难、被欺压的苦难,被仇视的苦难,被逼迫的苦难。他们亲自经过,但保罗说不要紧,即使在患难当中,神的恩典仍然与他同在。‘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里面。’仍然是圣灵,圣灵作主,当然他是荣耀基督,新的年代来到,之后保罗写了几句话,是很感动我的。他三次讲:‘叹息’、‘叹息’、‘叹息’。‘叹息’不及英文译得那么好,英文翻译得好:‘g-r-o-a-n-ing’。这个字真好:‘g-r-o-a-n-ing’。‘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等候那得赎的日子,即使我们这些已经有儿子名份的也一同g-r-o-a-n-ing’,因为也是等候真正完全得到那个名份。第三个,谁在groaning?‘圣灵也用说不出的g-r-o-a-n-ing’。这是个荣耀的年代,新郎已来,新郎又走了。这是个荣耀的年代,圣灵带着权能来到,他是神。但是,g-r-o-a-n-ing。所以各位弟兄姊妹,你吃吃喝喝也不要紧,最要紧的是,经常都要g-r-o-a-n-ing。对不对?”

“耶稣临走的时候,他上到橄榄山,望着锡安山-我到圣地特特地找那个地方,我想看看为何他在那里那么伤心。我上到那里其实不太明白,因为看出去很美,当然圣殿不在,现在那个是Dome of the Rock(回教第二圣庙),但仍是很美。他站在那里,哗,耶路撒冷,多美丽!钖安山,众山环绕,多美丽!他哭泣说:‘噢,耶路撒冷,耶路撒冷,你常杀害先知,我多次招聚你,好像母鸡招聚小鸡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不愿意。’他说:‘我不再来了,直等到你们愿意唱和散那的时候。’g-r-o-a-n-ing。”

“还有一个年代。耶稣离开了,圣灵来了,还有一个甚么年代?新郎回不回来?回不回来?好像没有把握?他说:‘我必快来。’我准备这十堂讲的时候,我当然看约翰福音很多遍,我还看约翰一书、二书、三书,我还看启示录。哗,这位年老的约翰,神恩待他,给他看见将来发生甚么事。他是真的看到了,是神给他看到的,是visible的。他看到,他说:‘我看见了,有新天新地,没有眼泪,不断的赞美,再没有黑暗,很光亮。’”

“为甚么我讲这些这么多呢?耶稣也有说的:‘Discern the time’-分辨这个时代。那些人说:‘怎样分辨时代?’他说:‘你们这些人,只懂关心天气。西面有云吹来,你知道会下雨;南面有风吹来,你知道会热。’南面是沙漠,另一边是地中海。他们天天关心天气,香港人也很关心天气。所以问题是:‘你日常生活的事,你就很着紧,但你知不知道这是甚么年代?’他们说:‘给一些神迹我们看。’在约翰福音二章他们也是求神迹,他说:‘没有神迹,只有约拿的神迹。’约拿的神迹是甚么呢?鱼吞了约拿,三日后吐出来-耶稣复活,是复活的神迹。他说除了那个就没有了。”

“所以,主耶稣基督来,是揭开了历史新一页,然后他也预告接著有甚么年代。在不同的年代,神彰显的方式不同,盛载体也不同,也需要更新和革新,非常重要。”

(四) 迦拿的筵席 (1-12节):新的酒

“第二章大家都熟悉的,因为这是耶稣行的第一个神迹,彰显神的荣耀,门徒看到就信了。我现在看到这个‘信’字也要研究一下是信甚么,原来每一段他们信的东西是不同的。这里究竟讲甚么呢?”

“先讲讲现场吧。在加利利的迦拿,你知道是谁的家乡?是拿但业的家乡。他真是很爱拿但业,所以那里有人请客,请了他也请了他母亲和他的亲戚。他到了。我们都会说,耶稣祝福家庭,这是真的。他看重婚姻,真的,这是很重要的信息,有一天他亲自出席,但是重要不在那里。”

“他说:‘时候未到。’但隔了一会,主耶稣就去做事情。好像他的弟弟们叫他上耶路撒冷,他说:‘时候未到’,跟着他就静静去了。你觉得他好像很反覆那样,不是的。他知道哪个时候、怎样的状态去,哪个时间是适合彰显神的荣耀。是神的时候,他说:‘我做每件事情都是神吩咐我的。’他的时候、他的心意、他的荣耀,不是他随意做的。不是妈妈叫就做的...她接着就说话-他母亲真的棒-‘我的儿子说甚么,你们完全照样做就可以了。’所以她很相信这儿子,她很相信,她的信心没有动摇过。他就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他说:‘各位,你们把那六个缸装满水。’我计算过每一缸-中文就说‘两三桶’-其实每个缸可以盛装二十加仑水,而且要装满直到缸口,然后他说:‘你们舀出来’。”

“圣经中很多东西是隐藏着很深的意思的。耶稣的每一个行动,他不是乱来的,有很重要意义的。那个缸代表甚么?当时的犹太人一直会预备很多的水来洁净:在进食前,洗洗手,也洗脚。洁净。是洁净的水,代表旧约的洁净。‘不要紧,你搬出来。’然后他说:‘去舀出来吧!’圣经说,神的话是有能力的,主耶稣后来说,他的话是有灵的,是有能力的。他们一舀,倒出来,吓死了那个MC...他说:‘各位请注意,哗,很棒啊!’之后他还问新郎:‘从来没有人这样的:将那些最好的酒到最后才拿出来,应该把最好的放在前面的。’它明明是水,门徒也看到,圣经记载-这是使徒约翰说的-他这样做,就显出神的荣耀来,门徒就信了,知道这个师傅是有料子的,有能力的。”

“新旧交替,旧的体制,神的彰显,神的洁净,神的临在。昔日是这样装的,在圣殿里面,甚至在家里面,在会堂里面,都一定要洁净,而且一定都要献祭。有很多的仪式,要照足要求来做的,不可以不做的。所以这家人请客都做足了。但新的来,新酒就在这里来,新酒是甚么?是神的临在改变了。怎么样改变呢?”

“圣经是贯串的,旧约和新约是一气呵成的,几卷的福音书都是一气呵成的,是互相解释的。然后后来使徒再写书信时再解释清楚,你就会更加明白。大家记不记得耶稣被卖的那一夜,他举起了杯,他讲甚么?这杯酒就是我与你们立约的血。新约和旧约不一样,旧约是影子,那些水,那些的献祭,只是代表将来真的新郎会来,新的被杀羔羊会来,真的洁净会来。会来。新的酒来了,新的来临来了。新酒,新的年代,新的时候。这是第一个神迹,是主耶稣基督亲自踏出一步,他知道他的权柄是从神而来,他的身份是从神而来。新酒已经来到。”

“但你看马太福音说,新酒就新皮袋。‘皮袋是甚么?’他们喜欢用皮袋装酒,酒是代表神给我们的新恩典,旧的是用缸装水的,新的会有不同的器皿。他说,不可以新酒装在旧皮袋,新酒要装在新皮袋,要干净的,不同的,否则两样都会坏。”

(五) 圣殿的洁净 (13-21节):新的皮袋

“接着他就解释那个皮袋。各位,皮袋是甚么?神会临在,你用甚么去盛载神的临在?你用甚么表达神已在我们中间?神创造之后,人离开了神,神从来没有离开,他仍然是介入的,他是爱我们的...主耶稣跟着做了一件很特别的事。[约翰]说,逾越节到了。你发觉约翰福音很喜欢讲节期的,他每做一件事都拣选在节期时做的,而他所做的事和那些节期也很有关系的。而且节期将人聚集在一起,他就拣选那些日期做一些事,也彰显神的荣耀,也有特别意思。”

“有人说,为甚么约翰福音不把洁净圣殿放在最后的一星期呢?为甚么搬到最开头呢?因为他们觉得应该是洁净了一次。有些人是这样解。我现在再看的时候,我相信是洁净两次的。为甚么呢?约翰福音一共讲过三次逾越节,而且你看到它是一气呵成的。‘跟着过了几天就是逾越节。’我不相信约翰故意会最后发生的事情搬到前面来。而且他这个时候进到耶路撒冷去,逾越节当然有很多人去,逾越节是三大节日之一,是记念以色列人出埃及,逃过长子被杀,是神救赎的。所以到逾越时所有的人都去圣殿、去耶路撒冷,所以他去的。”

“就在这个最重要的节日里面,就进入最重要的地方,神在的地方-圣殿。他这次进去很震惊。如果你比较符类福音那三个福音书记载耶稣洁净圣殿,和这次记载,是不同。第一个不同,他亲自用手织一条鞭子。我看过一个很好的解经家Dr John White 解这一段,他说耶稣并非一时冲动的,他有计划,很冷静,织一条鞭子...他拿着这条鞭子,将那些牛羊全部赶出去,他没有打人...接着不是用鞭子,他把那些桌子翻倒...然后说:‘你们不可以把神的殿变成买卖的地方。’另外后来他再说:‘不可将我父的殿变成贼窝。’洁净。没有人敢动他,没有人看见过这样的场面。”

“洁净,是甚么呢?这个圣殿,应该是盛载神的临在的地方。神在哪里?不洁。就算旧约,有恩典的,神临在,圣殿是敬拜的地方,神临在,不过,你已经变了!在做甚么?最后他很详细地讲述法利赛人在那里做甚么,公会的人在那里做甚么,大祭司在那里做甚么,然后罗马人在做甚么。你变了!这个应该盛载神、彰显神荣耀的地方。不洁,洁净。器皿是重要的,盛载神的荣耀。”

“那些人见他这么生气,问他:‘你做甚么啊?你既然这么威风,显个神迹给我们看吧!’常常都问他要神迹,常常都要神迹。‘好,我给你。’当然他讲得很清楚,不是讲约拿,跟后面的不同:‘我告诉你,你将圣殿拆毁,我三天就能建立。’那些人说:‘你疯了么?’大家知道,罗马人为了讨好犹太人,就叫历史的希律王修殿,表示能够有宗教自由,有你自己管的自由。所以那些人说:‘你疯了么?已经建了四十六年,你说三天。’其实四十六年还未建好,我后来翻查一下,要到公元六十四年才修完。所以当时还需要几十年。他们说:‘你讲甚么?’他这一次说得很白:‘我讲的是甚么呢?是我的身体。’就是神的殿,是神临在。”

“各位弟兄姊妹,神是临在的,他每一个年代都有不同的方式来彰显。他在。对么?在西乃山多么厉害啊!那些会幕多么美丽啊!圣殿建筑得多么好看啊!那些礼仪多么庄重啊!那些的祭司的袍每一件都是有思考过的,会幕和每一件的布置全部思考过的。但并不是那些东西,不是外在的那些,是里面是否干净,是否干净。先要洁净,然后不只这样,无可救药的,就拆毁它。我想神也很心痛,神容许圣殿被拆,神容许他的子民亡国。公元前五八六年,巴比伦已经把南国也灭了,从此之后,只是做附庸国,但那还可以。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到罗马,罗马最出色,版图最大,管治很厉害,讲法治的,每一件东西在当时都很厉害,管理很厉害。神容许他的选民和国家、所谓圣城全部拆毁。我们的神是审判的神,神也必定会再来,他没有离开过,没有离开过。所以他说:‘我去,但你不要担心。我会走的,但我走了你要用心,好好的祈祷。’因为主耶稣基督说完了他要再来的时候,那些门徒问:‘我们怎办?’他只说一件事:‘要儆醒。Watch and pray。’就是甚么呢,弟兄姊妹?醒目一些!我们并不清醒。周围常常发生的事,Who cares?对么?我只看我带一头牛去可以卖到多少钱,在圣殿里每个摊位是多么昂贵呢,那些钱是谁收?是谁收?花多少钱才投到一个摊位,多少钱买一头?特别逾越节最旺季,对么?Shame!我们今天也是,买买卖卖,很多的事情发生,但是,实际是甚么?你盛载神的临在的,那个殿是如何?”

“当然主耶稣基督说:‘我就是那个殿。’是新的。日子来临,而来临之后如何呢?凡拜他-天父-的,是藉着他,不再在这座山或那座山,超越时空,主耶稣基督,我昨天用了一个字,今天再用-是‘四围蒲’(到处出现)的:‘走遍各城各乡。’你猜不到他到哪儿去。他去到哪里,那里就是神的殿,就有敬拜。每个地方,即使是神正式的殿,他也要把它洁净。他在会堂里面,他也是讲神的话,不过,他被人赶逐,被赶上山,就在那里敬拜。在最肮脏的地方,坟墓里,他也彰显神的荣耀。每一个地方,神的同在(presence)不再受旧的一套去限制。不单单在那个殿,不只是那些的仪式,不只那些的虚壳,是吹嘘的。他来的时候,是不同的。他去一个地方,他教导、讲天国的福音、医治,完全不同的。所以日子来到。”

“但各位,我们的新郎走了没有?他走了。他说过:‘我去,为你们预备地方。我再去才有Another One of the Same来’。我会有时间讲圣灵的,有时候他讲活水也是讲圣灵,到最后讲复活也是讲圣灵。整卷书讲很多圣灵。以前门徒用五次解释圣灵。圣灵来了没有?圣灵在哪里?在哪里?是神应许的,凡相信他的就接待他,你要洁净,你给神的血洁净你,然后干净就可以迎接圣灵。你就是神的殿。我们基督徒集合在一起,就变成新的皮袋,是被洁净的,是新的,已经不是基督的身体,而是你和我的身体。我们中文很好,我们中文叫这个作甚么呢?皮囊,还说是臭皮囊。其实是在讲一个盛载器。盛载甚么呢?盛载神的同在,神的律法的同在,神的规矩的同在。神亲自的临在,但你要洁净。”

“然后到新约时代,五旬节之后,殿在哪里?圣灵在哪里?那个常常不认耶稣为主的是谁?彼得。这个人反反覆覆,有多少次 这边说跟随主为他死、那边却逃跑了,是耶稣才忍耐他...他站起来说:‘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已经复活了!’弟兄姊妹,新的年代来了,那么当年还可以在圣殿里敬拜么?那些使徒差不多不能进去;会堂,起初还让他们来,到最后,使徒连会堂也不得进去。犹太人知道这班人很危险,煽动很多人,所以四处封杀他们。那神的殿在哪里?在街上各处。你看保罗,多好。有时候有河边,有一群妇女在那里,神在那里。他最厉害在哪里?坐监。那个狱卒也信了主,全家都信了主,那里成了敬拜的殿。因为他们接受圣灵,都成为神的殿,无论到哪里都可以。而且他再讲一件事,是神的心意,就专门去那些基督未被传过的地方。已经打破时间,不是被一些很旧的规条限制着,旧的规条是叫人来的,新的structure是叫人去的。随着圣灵引导,保罗说得很清楚的:圣灵带他往哪里,他就往那里,神的殿就在那里。每一个都是他的殿,加起来我们变成不只自己一个新皮袋,变成全部加起来成为一个新皮袋,装新的酒。”

(六) 香港有神奇妙临在 教会需要新的皮袋

“香港是很感动我的,也是神的灵在,但神的灵在你猜不到的。当然培灵会令我很感动。我真的猜不到。哗,我问过其他的点有没有人去,原来也有很多人去的,这里固然多人。哗,七十九个点,神的灵在,肯定在,有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必定在,神真的要对香港说话。”

“但神在哪里?耶稣说:‘我到哪里,跟我的人也要到那里。’你猜在哪里可以找到耶稣呢?你猜不到。沙士那一年,每一个沙士病房,举手愿意进入沙士病房工作的护士和医生,我查过,百分之七十是基督徒,再举手进入深切治疗室工作的-医管局不能勉强你的,你有选择自由-百分之一百。我知道,因为当时我在突破,我们的看更的女儿在沙士期间是做物理治疗[相关见证故事从略]。全港最美丽的一百天就是[沙士期间]那一百天,报纸天天刊登经文...很多最后死的都是基督徒,留守到最后的也是这些,多么美丽。自那次以后,政府容许每间医院都设立院牧,然后很多教会都进去。神在,是不同的。”

“在不同的地方,神都在,不只是困在四壁之内,不只是守某一些礼仪,就以为那个就在。我很希奇,有人常常带我去探监,最重犯的那个监仓,最多人信耶稣,真是奇怪。那时候赤柱的七号监仓,最重的全都在那里,我常常都有去探,有一次我自己进去探监,那些狱卒带我进去看,哗,很多走来和我握手。狱卒问:‘蔡医生,为甚么你有这么多朋友?’我说:‘不只是朋友,全部都是我主内的弟兄。’...哗,神在,在监仓里面在,在医院里面在,在职场里面在。很多人现时在工作的地方开查经班...神在不在?那个是不是神的教会?神在不在那里?圣灵在不在那里?那个是不是盛载神的。所以你要改变。你真的需要改变。”

“我告诉你,我做青年工作,如果不变呢,早就结业。我每年复活节、受难节三日,总会约一群年青人去福音营。因我们信仰的核心就是十字架,就是复活。所以这么多年我看见很多年青人进到那里,三日复活。但形式总是变化着,那个酒-耶稣基督复活、耶稣的死、十字架-一定不变,哗,但是那个皮袋常常都变,形式又变,唱的歌又变[一次个人在营会的有趣经历从略]。”

“信息是一样,但是盛载的可以很不同,我很开心,现在香港很多教会,有新的青年崇拜,有新的歌,我也有亲戚作了很多的歌。他们带我去学校,唱不同的歌,那些歌是他们明白的,他们懂得唱的,有信息的。盛载体不同了。青少年不需要一定要在主日[聚会],现在很多改变了,改在星期六举行。你不需要绑住他们,而且不一定在礼拜堂的,可以在信徒家中开组。我开查经班最喜欢在家中开,家里最真。你不一定的。”

“所以,新的时代,耶稣仍然是主角,天父,圣灵。我们活在圣灵的年代,按着圣灵,我们要自己洁净,接受圣灵,然后用新的方式,新的皮袋,盛载神的新的恩典。所以我盼望香港教会真是更新,更新是我们生命的更新,我们每个信徒生命都要更新,更新一定是洁净的,不只是水,是血,是立约的血。圣经说:‘这个酒是我立约的血’。然后,旧的要拆去,革新,我相信我们现在的工作,无论做老人的工作,做妓女的工作,做囚犯的工作,做病人的工作,都要革新,不可以守旧,总是重用那一套,旧的没有问题,但你要有生命,要有洁净,要被神使用。对不对?愿不愿意?”

“你愿意更新,你愿意你的教会有革新,以致不是等外面的人来找你,你去找他吧,对不对?你是要改变的,现代的改变不可以再坐在那里,我相信香港必定会革新,神会来,不需要很多人。如果我们来培灵会这些,你自己先给神更新,然后你也革新,然后你把这个带回团契,不要统统用旧的一套,以为我们几十年也是这样做的。年青人改变,时代改变,他们听的方式改变,我们盛载神的恩典,传达他的恩典都要改变。新酒,要在新皮袋里面。是主耶稣基督带来这个新酒,圣灵他充满时,当时的人说:‘这群人必定是新酒灌满了。’他们对了,那个新酒就是圣灵。保罗说:‘现今世代邪恶’-以弗所书第五章。为甚么?在撒但存在着的,但怎样呢?‘不要醉酒,要被圣灵充满。’圣灵就是那个新酒,你要被他充满,但要洁净。你要给神洁净你,洗净你。不单是你自己,你的教会、你的团契都要革新,给神一个新皮袋出现。”

“好,如果你愿意来这样做和祈祷的,请站起来,你自己要更新,同时希望将你的团契、你的教会一些的福音事工、一些的事工都革新,求神的恩典。你站立,我们作一个祷告。”

(七) 总结祷告

“新酒,新皮袋,是基督的权柄,是基督的身体,现在神拣选了我们这个身体,成为你的殿。求主洁净,洁净这个皮袋,求主怜悯。亲爱的天父,我们多谢你,你是荣耀的天父,你将权柄交给主耶稣,所以他来的时候行第一个神迹,已经彰显权柄荣耀都是属于他,而且他将水变成酒,是将旧的一些做法变成新的。新酒已经来,新郎已经来,圣灵已经来,所以教会昔日的宗教都变了,所以,主,我们知道你已经成就奇妙的事。二千年来有很多的革新,但我们仍要不断的更新,不断的革新,是被你来改变。我们自己要改变,但愿我们的家庭也改变,我们的团契都改变,我们的教会都革新,不断被你来洁净,不断被你使用,被你差遣。愿荣耀归给你,我们将感谢颂赞归给天上的父,归给成为人、为我们带来新酒的耶稣基督,感谢住在我们心中、住在我们身体里面的圣灵。愿荣耀归给你,我们在这里,请差遣我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