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十讲 
日期:2015年8月10日
题目:荣耀的复活主:复活生命、差传革新
经文:约11:1-53、约20:19-23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我,就是复活”-复活生命 今天开始

“刚才唱哈利路亚的时候,好像看见天堂那样。我在家中也会播放《Messiah》。《Messiah》给你不单看到过去神所作的,在今天,你经历这个恩典,并看到明天的荣耀,真的。”

[蔡医生对大会致谢,然后请所在本地和海外与会的青年人(40岁以下,圣经称为“少年人”)站立在三一神面前。]

“你看一看,全球华人教会有明天的!对不对?我们一同讲:‘荣耀三一神,更新他们,使他们成为革新的使者。’可不可以?继续为他们祈祷。现在请全部站立起来。有一件事请你们做,请听清楚一点。你向着旁边那一个,然后来个Give him ten,然后像初期教会那样-初期教会多数是这样打招呼的-‘主耶稣已复活了!’[会众行动] 是不是很开心?所以你见初期教会这么多逼迫,这么多苦难,这么多喜乐,这么多能力,是有原因的。荣耀的复活主!复活了我们的生命,差传也革新。历史告诉我们,真的发生了,今天仍然会发生,直到主再来。请坐。”

“感谢主,是保罗讲的,他对哥林多教会讲:‘倘若主耶稣基督没有复活,倘若我们只是今生有指望,就比众人更不如。’(林前15:17、19) 如果我们所信的,主耶稣基督不是复活了,今日的世界怎样会这样?耶稣复活的时候,他的门徒中有一个自杀了,十个都分散了,剩下一个约翰帮我们挣回一点面子。在哪里?即使抹大拉的马利亚看见坟墓是空的,他们也不知道,因为他们不明白耶稣复活是甚么一回事,然而那是将来的,所以仍然躲在门后面,怕犹太人(约20:19)。同时如刚才我们讲,已经传开了,门徒也说:‘你还要往耶路撒冷去?已经很多人准备拿石头打你。’(约11:8) 多马也说:‘如果你去,我也陪你一同死罢。’(约11:16) 对么?一个这样的情况。”

“二千年之后,全世界差不多凡有人的地方都有人庆祝复活节。我每天都喜欢看那些电视[节目],有些台会喜欢留意那天有多少地方庆祝复活节。我猜不到的是,很多根本不是基督教的国家,有些根本对基督教不友善的,都有[庆祝活动]。奇怪。我不明白,是发生甚么事。三十三岁的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二千年之后,他说的,直到地极,一定。他们知道,耶稣复活。”

“不过很可惜,你看当时的犹太人分了两批。撒都该人不相信复活,其他的那些法利赛人,他们相信。但是他们的教导,很清楚,深入民心,连马利亚、马大这些如此相信耶稣旳人,也是如此相信:复活,只是将来的事,与今天无关。不是。如果你这样做基督徒,你一定不像样。为甚么你不相信复活就在今天呢?你不相信你天天都是复活么?那你做人是怎样?只是信了的时候,‘等将来。’所以你看见多少基督徒都在等。”

“所以你看见在那里,有多少的人伤心。‘你早些来就好了,就不会死。’(约11:21) 他们觉得死就是结局了,对么?我们对死有何看法?对生有何看法?对复活的生命有何看法?这段圣经,如果你明白,就会改写了你。它改写了你的看法,你做人就不一样,你就不会这样做的。你就是并不这样做:当你信了,你只取了入场券,然后你坐在那里,等将来。难怪没有能力,对么?你这样的时候怎会有能力呢?你只是一直在旁观,对么?你这样,怎样做人呢?怎样做基督徒呢?怎样[不会]没有力量呢?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所以耶稣在这里,‘他哭了。’(约11:35) 他真的悲哀,但那里用了一个字,他哀恸,他悲伤,他‘悲叹”(约11:33)。当然他觉得死很残酷,但他更加悲哀的,这些是他的门徒,跟了他这么久,他自己也讲了复活很多次,仍不明白是甚么,看他是多痛。所以你看到这些的背景,就是这样。”

“耶稣的门徒其实知道的,不[想]去耶路撒冷。伯大尼很近耶路撒冷,六里路,所以它即使就近耶路撒冷,也很危险,因为风声已经很紧,人人都知道,都传开了,全部都知道。但是他有一个老朋友病了,‘你所爱的人病了。’(约11:3) 很奇怪,耶稣如往常一样,他做事要在对的时候,这句话很我很重要的,特别对我这些很心急的人、常常以为做一些好事的人,愈来愈需要学,要等候,要看见,要知道甚么时候。你同一句话,你早讲了不行,迟了也不行,所以真的要时刻看着主,按他的时候,而且他很奇怪,他说:‘你不用怕,这件事是要显出神的荣耀,显出他儿子的荣耀。’(约11:4) 神往往就是这样,在人觉得最悲伤的时候,生离死别很悲伤,每次患病都悲伤,但是,主耶稣说,显出神的荣耀。是真的。”

“我今天很早来到,因我有一个老友,他刚刚最近知道有癌症,我就专程去探访他和他太太。我进走,我看见神的荣耀,你进去的时候是看到的。我将来跟你说,你看人,你看他那双眼睛就可以了,你看得到的。我看他们两夫妇,当然丈夫很疲累,正在进行化疗,半倚着沙发,眼睛极之平安。太太还在教会正在带领圣诗,有人告诉我:‘他一样的那么喜乐。’我看到他,真的很平安、很喜乐。两个人握着手,不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多么的甜密。是装不出来的。”

“我转行也是为这件事,我看多少的人,你一告知他有甚么病的时候,他的双眼几乎掉出来。我知道哪些是害怕,哪些时担忧,哪些是忿怒,哪些是埋怨,你双眼出卖你,你到了那个时候,你的病你一知道如何,你的眼睛就显示你的水准如何,你是装不了的。所以我今天也和他读一段圣经,读诗篇十六篇,十六篇是讲复活的:“我常将神放在我右边,所以我心欢喜,灵快乐,肉身安然居住。神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叫我不见朽坏。因他给我知道生命的道,在他右手中有喜乐,有永远的福乐。”(8-11节) 我在他身上看到,多么的感恩,一句怨言也没有。他知道的,有多久不知道,有平安是知道。真的复活,是今天的,所以我真的知道是真的。”

“我常常都说,在这段圣经中,有一节经文,我现在几乎天天都背诵的:‘你若信,就看见我的荣耀’(约11:40) 我经常向神祈祷:‘在这个如此黑暗的世界,在这个众多幽暗的世界,这么多苦难的世界,我要看见你的荣耀。’否则我怎样做人呢?对么?我做青年工作,天天都看到很多故事,可以叫你很伤心的,对么?但我说:‘神啊,给我看得见你的荣耀。’看得见的。所以我今天讲这段,很重要的。所以我盼望你留心听。”

“‘时候到了,我应该去了。’(约11:15) 算一算,已经四天。犹太人相信,一个人死了,他的灵魂就在尸体旁边徘徊三天,第四天灵魂就走了。就是一定没有了,并且开始发臭。所以他第四天才去,连这些也不是偶然的。所以令很多人-为何他们如此绝望?他们说:‘不能救。如果你早一点’-他们常说‘早一点’。早一点,第一不用死-其实他们都见过耶稣叫那些人复活,是即时,‘但你这次,太迟了!’”

“耶稣接着和他说了很重要的话:‘你相不相信,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活着信我的,必永远不死。’(约11:25-26) 大家听见了,但读圣经的人,任由耶稣讲,‘我是负责解经的。我知怎样解释。’对么?你怎可以这样读圣经呢?所以我说生命之粮,你不可以这样的。对么?不是任由你解释嘛!神的话不可以任由你解释的。我今次来也专程来听Dr Chris Wright讲申命记,他用了多长的时间,一生去读旧约,将旧约与新约串连起来,真的开心。我真的很感恩。他一直看的时候,神就是想你用心,你听清楚,不要乱解,对么?你却自己解释。而且马大和马利亚也是这样解。‘我们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学的。我们知道,在末日时他也复活,不过如果你早一点来,他就不死。’(约11:21、24、32) 每个都这样说时,都是责怪着耶稣。我相信耶稣的门徒也是这样责怪耶稣:‘我们早就告诉你你的老朋友病了,你留在这里拖拖拉拉,拖到现在。’那些门徒也是这样的,里面也是咕噜咕噜的,只是他们没有说出来。我也不知道为甚么这次彼得不开口,我想他是在咕噜咕噜。马大,如往常一样,总是先冲出来,说:‘我知道了。你知不知道?’不是这样的。耶稣却没有责备她。然后马利亚来,说同样的话:‘你早一点来,我弟兄就不用死了。’(约11:32) 然后她哭,跟其他人一同哭。耶稣见她这样哭也这样说,其他的犹太人也是这样,他就悲恸起来,就悲叹起来。‘你曾经用膏抹我,你如此贴近我,你坐在我的跟前,你很明白我,竟然也是这样!你跟其他的都是一样。’他悲恸,甚至有人翻译作‘忿怒’。当然他对死是忿怒的,但连这班如此贴近也是认识他的人,也是这样。”

“接着,另一个字:‘耶稣哭了’(约11:35),那些人看到,他们说:‘这个耶稣何等爱他的朋友。’(约11:36) 对的,我觉得他们看对了,但看不见更深层的事,所以然后他们就出去了,他说:‘拉撒路在哪里?’‘他已经埋葬了。’当时的埋葬是在一个洞中,很多都在山洞中。所以当我去看耶稣相传被葬的地方,也是在一个洞中。然后耶稣也是,有一块石头,有一个洞。所以他就跟着去,然后就出现了。‘把石头挪开。’(约11:39) ”

(二)“出来!解开!走!”-除去包袱 回应呼召

“跟着那两句话,我思想了千万次,我不断思想。他站在那里,为甚么讲这两句话?接着圣经里面再一次说,他大声叫:‘拉撒路出来!’(约11:43)。然后圣经的记载很奇怪:那个死人走出来,而且就是包扎着的:手、脚、面都有布。他接着再讲一句,不是对拉撒路讲,是对周围的人讲的:‘解开他,叫他走!’(约11:44) 哗,这两句话真是powerful,真是厉害。我已经看到了。将来,我们看启示录就知道,有一日,耶稣再来,他真的这样叫的:‘地要交出你的死人,海也交出你的死人。’(启20:13) ‘你出来!’真的出来的,是圣经讲的。这里只不过预演一次。”

“你看的时候,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读圣经,有过去时式(past tense),你把它转为present tense。我们读圣经,常常都是past tense,所以永远不切身的。神不是二千年前向拉撒路说话,他是今天向你说话。而且还有一件事,你看启示录那些[书卷]时,将future tense都变得present tense,你就看见将来。神话:‘圣灵会来,他给你看见将来的事,使你明白圣经。’(约16:13) Present tense。现在时刻的。”

“我读圣经,很多师傅教我,读圣经最要紧是看动词。因为神是动的。‘Word’是甚么?道。我们经常看的全都是名词、形容词,于是我们的神是不动的。‘Word’,我和你们解释了很多次,不是我解释的,所有解经家[都如此解]。‘Word’是甚么?是God-in-action。不单是过去活动,今天、明天,你再读圣经就不同了。你觉得圣经只是一些字,是几千年前的,和你有甚么关系?我常常跟你说,要有六步:要安静,你真的要静,你停下来,放下,放下,然后你静;再朗读;再默想神的话;再以心灵诚实回应神的话;然后再安静,储藏神的话,不出声,神会动你的;然后,回到世界,活出神的话。Lectio Divina。你做基督徒,如果不是这样处理神的话,你轻轻浏览一下,然后用你自己的方式去解释,也不给圣灵一个机会,你怎会有生命之粮,你怎会活呢?怎会有活水江河呢?这世界并不care你,但是如果我们今次来了这里的,说已经作了决志的,超过一万多人,那些站起来的人,你再次出去,你也静一静。每一句话,对你说的,是present tense,你是不是拉撒路?你里面有没有一个拉撒路?你说:‘没有,我还没有死。’”

“人最大的问题是心死,你的灵死。很多基督徒信了主,那个灵是不活的,没有甚么江河流的,对么?也没有神的话在,一切都是past tense,不是present tense,当为昔日的。主耶稣对拉撒路说话的时候-‘你回来!’-耶稣是在跟你说话,对不对?他叫你出来的时候,你肯不肯出来?当他叫“要拆开,解开!”时,你有没有东西要解开?如果他叫你“走啦!”,你很久仍坐着,也那里睡了很久,我看见很多基督徒是整天躺卧着。”

“我再看看,原来神在历史当中,经常都是这样做事的。他见很多人在睡觉,很多人的灵是死的,很多人躲起来,种种原因,他也是这样说:‘出来!拆开!走!’我举一些例子。不要以为那些都是很不济的基督徒,我选了一些很优秀的给你。先知当中,哪个最轰轰烈烈?以利亚,对么?搭三座棚,其中一个也要给以利亚。以利亚,轰轰烈烈,他是有行动的,迦密山,杀了多少巴力先知?然后他才发觉,原来没有全部死去,然后耶洗别找人追杀他。哗,他多么不济,多么抑郁。然后,先知抑郁,罗腾树下,求死。他求死也很聪明,他不是自杀,他叽哩咕噜地说:‘你取我的命吧!是你弄到我如此地步的!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还为你大发热心,我又不似列祖。’(王上19:4) 然后其实神感动他,他其实也是有心的,就上山去找神。你上出就去找吧。我们男人是这样的,一有问题,就躲进山洞里,继续在那里叽哩咕噜....他在那里躲起来,自怨,觉得自己挫败;怨恨神,‘你又说是拣选我,要杀巴力先知,现在我要被人追杀。’(王上19:10)”

“神怎样对待他?神在山洞口,里面的那个不是拉撒路,是以利亚。‘以利亚,你出来!你出来!啰唆甚么呢?你要静下来嘛!’(王上19:11) 所以你常常听见我说,要静下来,神不在风中,不在火中,不在石中,你要静才可以听见。圣经那里说-我们中文圣经译错了,说‘有微声’(王上19:12),翻译的人常常都要帮神一把,无声怎会听见呢?求神赦免翻译那个人-那里的原文是‘无声’,是silence。但在silence中,以利亚却听见。各位,你安静的时候,你无声的时候,你才听到。当你整天都在叽哩咕噜,很多事情做,你就不行了。‘你出来!你出来!’他安静下来时,他知道,他听见,原文神真是爱他,那是一个爱的呼声。他出来,然后神对他说:‘解开!走!’他有多少东西解不开,整天说只剩下自己一人,‘有七千人’。‘你常常都说没有接班人,你向前走几步就有,你瞎了么?然后你又说,没有杀那些巴力先知,我不用你去杀,我会立两个王,还有以利沙,我要他们杀可不可以呢?你最大么?你自高自大。’(王上19:15-18) 你一自高,就变成自卑,你经常发热心,结果变成经常埋怨神。你很热心的那些常常是埋怨神的...当你一个人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全部都是神做的嘛!今次因为在山上没有其他人,神就亲自帮他解开。对不对?‘是不是出来?出来!解开!走!’他真的下去,真的看到。”

“再举个例子。我很喜欢这个-耶利米。我选取的都是神叫他们出来的那些,因为我经常讲呼召的。我发觉凡呼召人,耶稣或天父都是说:‘出来!’他对耶利米说:‘你出来!我要你做列国的先知。’(耶1:5) 他也躲起来。‘你开玩笑!’-这句是我加上去。每个人被神呼召,你总有自己的想法,他想得很清楚,他说:‘我是年幼的。’(耶1:6) ‘我廿多岁,怎做列国先知,我很怯懦的。’对么?神经常看见我们有种种原因,很多excuses,到他年老时,就说:‘我很老啊!’你总可以想到办法的,对么?‘我现在中年,[担子]很重啊,要顾上又顾下。’总之你有很多excuses,你就是不出去。‘你出来!’他出去。他说:‘我会告诉你讲甚么,我会使你成为坚城铁柱。’(耶1:9,18) 他就出去。又回到山洞,出来不久,他已经觉得为甚么自己的道没有人听,那些假先知有很多人听。对么?你有没有发觉,‘哗,你又呼召我。’很多时候都好像没甚么果效,他说:‘我不玩。’耶利米真的经常都[说]不玩,神跟他说:‘你讲甚么?’神两次对他说。第一次,‘你去看看隔壁的那个窑匠,那个窑匠多么爱那个器皿。‘啪!’-弄破了。’(耶18:1-6) 神特意让他看一些破碎的东西,因他所见的都是很破碎的。他经常都是这样,每次都来吵。[窑匠]他捡起来,再去搓弄,再去造。耶利米看见,他继续,过了不久,又不玩了:‘我疲累啊!没有果效。’神对他说-这句我很喜欢-‘你如今在平地行走,尚且觉累,你知不知道我拣选了你做甚么呢?与马赛跑!’(耶12:5) Eugene Peterson 在旧约先知当中最喜爱耶利米,因为他像耶稣,是哭泣的先知、苦难的先知、舍命的先知,[Peterson]他最喜欢的是‘run with horses’。”

“各位年青人,我看见很多年青人,很快就疲累;他说:‘我很累!’读书很累,上班很累。我看看他,他不是读书或上班累,他是上Facebook上得累而已。对。真的。大学生平均凌晨三点去睡觉,来我家查经的,每个都是将残的灯火全部熄灭,我看见感到多么悲哀。我终于忍不住,‘你昨晚几点去睡觉?我带查经不是很沉闷的,但你却睁不开双眼,我当然要检讨,但看你的样子你也要检讨一下吧?’他说:‘我要做一些事。我要陪家人,到十一点才有空,WhatsApp要我一个多小时,Youtube也要看看,Facebook那些人我也要应酬一下。弄这弄那就到凌晨三点(平均,做了一个研究)。’你推三推四,你今天这样在平地行走,在网上行走,尚且说累,我现在要你run with horses。刚才站立的,run with horses!力量从哪里来?从哪里来?你活水江河在哪里来?圣灵,对不对?你的力量从哪里来?神的话语,在你里面,成为力量,成为生命。对么?你又是叽哩咕噜,你明不明白,那你怎办?其实我有很多[例子]可以讲的,以赛亚也是这样,轮到他的时候他又说:‘我是嘴唇不洁的,住在嘴唇不洁的人中。’(赛6:5) 有些人因为害怕,有些人因为说自己不干净,有些人说自己太年少,有些人说太累,我们基督徒有多少的藉口呢?”

“‘你出来!你出来!解开它!’每个要解的都不一样。你见门徒不一样的,对么?彼得常常表现很勇敢,到重要时间又是躲起来,总是躲起来,耶稣也认识他,他躲到一个地步,他连望别人也不敢,最后,有个使女问他:‘我听出你的口音,你是不是和他一样的?’他也要躲起来,他说:‘与我无关。我不认识他。’幸好鸡会叫,你明白么?(路22:54-61) 有时候神不说话,他找一匹骡帮他说话,今次找一只鸡说话。‘咯咯咯咯!’耶稣就看一看他,不是狠狠地盯着他,他仍然很爱他,‘我告诉了你,你会回转,坚固你的弟兄。’(路22:32) 他仍叫他出来。他今次是因为自己的罪疚感,然后到主耶稣复活,他又躲起来,今次躲着去打鱼。很多时候我们也是这样,有时候是恐惧,有很多时候是觉得自己不行,很多时候是你有安舒区,你很安全。耶稣叫你出来,那你怎办?”

“在我生命中,神有三次呼召我,我也想躲起来。第一次,我信主的时候。我听到的。约翰一书四章[10节]:神为我死,成为挽回祭,他说:‘你要爱我’,因为他先爱我(19节)。我听到的。呼召的时候,我偏偏不站起来,为甚么呢?我怕,怕家人不知道怎样,我又不想输,我和带我去聚会的那个闹翻了一整年。我若站起来,岂不是认输么?我里面很多的交战,就是不肯。你有原因的。总有excuse的,我说你回应神-但都有一个好处,我发觉凡是神呼召的人都是躲起来的,所以当你要躲起来的时候,你就知道神的呼召很近了。你是要出来的,然后神就帮你拆开。那怎样呢?家人骂你又怎样呢?‘我与你一起嘛!’很多时候,你想像出很多东西,啊,神一call你一定是怎样。”

“我第二次的calling,那时已经念完医学,结了婚,生了孩子,我就想留在加拿大。加拿大的医学院教授也打电话给我,他说:‘Philemon,我们还未有收到你的进修申请。’因为我在那里挣扎着,我的好朋友在香港,他说:‘我们需要你,你不是说过要回来香港、想服侍中国么?那你为甚么不回来?’我有挣扎。我在那个时候说:‘我想再读书,这里也不错。’我在那里挣扎,神透过我太太和一个老朋友叫醒我。我的老朋友写了一封信给我:‘为甚么在这个时间你像一头鹿那样颠颠倒倒又不动,你出来啦!’我听到了。一九七一年,我决定回来。”

“每一次神跟你讲一些重要的事,神会call人的,他会的,不同的方式。他也call你的。不只一次,当然会call你进入生命,我相信,每个基督徒也有calling的。你做的那份工作,要有calling的,你没有calling就会有不同做法的。就回来了,想不到,再call一次,每次我与神交手都想躲在山洞。今次这个山洞很安全,我跟苏恩佩讲-她call我做青年工作,搞杂志-我说:‘恩佩,我是医生。我是学医的。”我不是想向她炫耀实力,因为我真的懂得做医生的。她说:‘你想一下,先祈祷,才再出来。’神终于藉我太太呼召我。我不想离开这个我觉得颇有把握的东西,稳定的东西。我知道自己做甚么,而且我知道我爸爸妈妈很喜欢我做这个工作,我也喜欢。”

“很多时候你喜欢的东西都会成为障碍,你猜不到的。很时时候神就是这样,所以今次再跟你说,‘撒拉路你出来!’是甚么令你不出来呢?你每个都应该出来的。你既然复活,有生命,岂不是应该为主而活么?神call每一个人,每一个人他都call的,不同的领域,你也要起来。你站起来时,这一个已经复活了,我有这个生命的,我出来了。出来的时候,神也看你的样子,还有很多东西缠住,还需很多时间来拆。我们有多少东西要拆呢?你看[主]单单拆彼得拆了多久?拆了一次,还有东西缠住,拆了一次,还有东西缠住。你看看每个人,都有很多东西缠住的,种种原因:你需要一些安全感,你需要抓紧一些东西,你觉得还有很多东西,你很舍不得,很多东西缠住,你又这样那样,‘我觉得这个世界这么混乱,别叫我去哪儿’。”

“我们这些人以为神经常在作弄着我们的,凡call你的,都是要你去一些你一定死的地方,所以我那个时候很怕去那些差传联会,或者在差传联会最怕神叫我去非洲,每逢看见非洲宣教士讲道我就垂下头,他一呼召的时候,我就推一推旁边那一个说:‘适合你呀!’神不是那样call的,他call你是适合你的,他不会乱来的,人以为神在天上‘搅珠’...神不是‘搅珠’,Calling是甚么?他知你是如何,知你是甚么人,知你的passion,并且他给你甚么的恩赐是适合你用的。所以后来很多医生都找我,说:‘你真好,转了行这么开心!我也想转行。’我看一看他,说:‘我看你的样子都不应该转了。’对么?不适合你就是不适合你。不能解释的。但你不要害怕,神是公道的,神是爱你的,他call你是根据你的passion,你真的有热诚,他给你恩赐,他会支持你的,与你一起去的。对么?所以你看彼得,到最后他不是很好吗?活水江河,耶稣和他同在,一直去。到最后,他真的死,而我相信相传的是真的,他说:‘我不配。你帮我倒钉十字架。’”

“我很喜欢潘霍华。在德国,连教会也拥护希特拉的时候,他在。神给他看见,他当时已经很出名,美国一间很著名的神学院请他做教授,他也很喜欢教书,神感动他,对他说:‘倘若在这个时间,你国家有难,你不听从我回去,你将来在德国重建的时候,你没有份。’他回去。 但是想不到,神差他,结果一九四五年,德国投降前几个月[*],他在监狱里听见那个狱卒走出来:‘潘霍华。’他当时在带领聚会,就站立起来,他知道,他要进入荣耀了。多么美丽,三十九岁,没有一句怨言,他到监狱仍然祝福。”

[*注:“月”应改作“星期”,德国投降于五月八日,潘霍华于四月九日被处决。]

“每一个都是不同的,每一个走的路是不同的。神一定在这个时候会拣选你,一定会的,我相信你们在座的每一个,神一定call你。Call的时间,你记住,他叫你的名字。他说:“你,出来!”那你就知道为甚么不出:‘神,我就是不出!’但求圣灵感动你。是一个爱的呼唤,是一个爱的邀请,他是邀请的:‘你出来吧!不要留在洞中。’然后他知道你还有很多东西不行的,他知道的,你出来时一定是笨手笨脚的,我刚刚出来的时候是多么笨手笨脚,整天都是笨手笨脚,做错了很多事。但是,也行的。所以我回头看,真的,主耶稣基督说:‘你出来!我会将权柄给你。’我看到这个权柄是真的。”

“我做青年工作,我看见青年工作的青年人有很多不同的捆绑,种种原因,不敢回应神,我们每一年在福音营都经常有很多不同的年青人。我举一个例子。人现在看见我在布道会的呼召[方式]是很奇怪的,我是叫唤名字的:‘某某人,你走出来!’我告诉你为甚么?在一个营会里面,三日营,我陪足他们那几天,我和他们交谈,和他们一同入组,我认识他们,我知道他们是谁。是主耶稣基督说:‘你服侍他,你要认识他。’所以我知道。有一次福音营-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次-我看见一个年青人,他哥哥信了主,就带了弟弟来,他也介绍给我认识,但我看见他一件事,每逢一唱里面有‘耶稣’的歌,他就低下头,然后有一次,我们邀请了一些戒毒信主的到那里讲,又唱一首耶稣怎样释放[的歌],我刚好坐在那里,我看后面有人动来动去,就看见他,他的眼睛何等惊慌,在闪动着。到受难节那天,我们下午播放《受难曲》中耶稣钉十字架的片段,忽然这个年青人冲出去,我知道不妙,立刻追赶他,当追上他的时候,‘我留意到你,你为甚么这么惊慌呢?’他说:‘我没有惊慌。’我看见一件东西,他拿着一条项炼,我问:‘你拿着甚么?’他说:‘与你无关。’我说:‘你打开给我看。’是一个用玉雕成的偶像,他后来告诉我,他已契了给它,是他母亲帮他契了的。我说:‘不行。你看你哥哥,以前也挂着一条的,你看他现在那条,是挂着十字架。你脱下!你出来!’结果他肯,把它放下。我为他祷告,他就哭了,我知道圣灵开始作工。最后,受难节晚上就讲布道会,我讲耶稣,然后讲复活,然后我呼召。我看着他,就是不出来。我看他眼睛仍然害怕。我当时:‘某某人,你出来!’很大声,他立刻出来。他走出来,我就说:‘帮他解开!’还要花很长时间去解。后来我认识了他母亲,全屋都是偶像,他带同他母亲来布道会,我一走近,她立刻闪避,多么的恐惧!多么的惊慌!我看到,永远不会忘记,结果他母亲也信了,然后她请了传道人回去拆偶像。不同了。现在成为我们的义工,每次有福音营都来,不用闪避,因她出来了,解开了很多。”

“是真的。神是呼召我们的,未认识他的,他也要他们出来。认识了他的,‘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并非只是给未信的人听,是给你和我听的。对么?有没有你份儿的?你记得读圣经,记得神是和你说话,我们经常都是和他说话,‘哗,我们的神真是伟大啊。’摩西的神,是大卫的神,是拉撒路的神,他是你的神嘛,他呼召你嘛,是present tense,是今天的。如果你这样看圣经,你这样看道听道,就不同了,对么?而且不用推旁边那个,我以前也是这样,遇到不喜欢听的话就推旁边那个,‘适合你听的。’你有没你?你常常都祈祷:‘请跟他说话吧!’”

(三)“照样差遣你们”-代表基督 直到地极

“所以主耶稣基督,他复活。生命改变是甚么?为了差遣你。所以你今日看见我读了这么长,也仍要读二十章。为甚么二十章?又是害怕,又是躲在洞里,今次还有门挡住,不是石头挡住。耶稣基督也进去,‘你出来!’然后他进来时永远也是这么温柔,‘愿你们平安!’(约20:19),然后伸出手来,他钉痕的手,‘真的是我,我真的为你舍命’-就在那个时候你忽然间明白,你看看他的手,你听听他的声音-他们就喜乐了。圣经怎样说?他们‘看见,就喜乐了。’(约20:20) 后来我一放下,一出来,看见,就不同了。所以你常常都是祈祷:‘求神给我看见,看见荣耀。’”

“他接着对他们说:‘父怎样差我,我一定照样差你们。’(约20:21) 我翻查过,在约翰福音,‘差’这个字出现了33次,第一次是讲施洗约翰的,神差约翰,为光做见证(约1:6-7),跟着那十多次,都是讲耶稣,耶稣常常用这个字,‘是父差我,我讲的话是他差我讲。’一个人知道哪个差我,你做人就不同的,对么?你常常为老板打工,老板差你,你也会警惕一点,但我不知道你老板是谁。但你知道是耶稣差你,你就不同了。圣经里面说,他差你是作甚么呢?是ambassador(林后5:20),是代表基督的。代表基督做甚么呢?是使人与神和好(林后5:18),是和平使者。‘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我们经常读那段圣经,读到那里就停下。我们不可以在那里就停下的,对么?用不用读下去?你读下去吧。我们经常读到喜欢听的话就算了:‘新了的,我可以上天堂。’你继续听下去。保罗说:‘不是!基督既然为我死,我为他活,我是被他差的。’(林后5:15,20) ”

“‘被他差’是甚么呢?是成为基督的代表,成为基督的使者。多么的尊贵!对么?你到外面去,很重要的是你的身份,你是天父的儿女,是基督的代表,然后使人和睦。这个世界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和睦,对不对?家人也不和睦,我们的立法会很需要和睦,对么?全世界都需要和睦,对么?你看,全部都是国与国、民与民[的冲突],最不幸的是,圣经说,很多时候敌人是家中的人(太10:36);你上班,很多勾心斗角;人跟大自然也不和睦,所以我多么悲哀:杀了那只狮子,还未找到那个牙医,不只这样,原来死了很多大象,因为跟着就公布,非洲的大象快将杀尽了,你为了甚么,不过为了那只牙,那些犀牛也都死了,就是为了那只角,对么?你杀那只狮子为了甚么?不过为了逞威风,对么?人是多么可怕呢!当你这样的时候,你直到地极,叫人与神和好,叫这个世界与神和好。你是被拣选被差的。”

“我自己很开心,我最近看见神真的拣选。我刚才特意叫那些年青人站起来,你站起来的时候,我看-所以说有百分之四十-真的有百分之四十。我单单这里用肉眼看一看,哗,有多少站起来啊!每个都说香港的年青人不像样,你肯站起来,你肯出来,被神解开,你就像样了!你刚刚钻出来的时候,都不是很像样的,都是包扎起来的,不要紧,神不嫌弃你,你被包扎着也要站出来,死人那样的也要爬出来,对不对?反正你也是。很多人觉得不行,‘让我装扮一下才出来’,拉撒路说:‘你等我,我先化妆,我面色不是很好。我化妆然后出来见你吧。’不用!就带着你的‘猫样’出来,就像死人那样,行。Just as you are!我跟从主的时候样子多么的难看,现在漂亮了很多,是不同了。你愈侍奉神,愈喜乐,愈癫狂,我常常觉得癫狂的人有福了。是保罗说的。他说:‘我为主而癫狂。’(林后5:13) 为神癫狂。‘我是罪人当中的罪魁,但我今日成为何等样的人,都是恩典。’(提前1:15,林前15:10) ”

“我看到了。那次五百个人,都称自己为‘Missional Youths’,有使命的。我看到他们,我已讲过一些,有人正在做医生的,快要毕业了,他也决定将来就是到那些贫穷的地方去,他在自己家很安全的,父亲也是做牧师的,他决定在海上漂流,直到地极,并且将来很想服侍一些被人欺凌的妇女。那个在香港教书的,不知有多好,他到那些乡村,没有人去的地方,做体育老师,他在香港读书读得很好,特意去一些偏僻的地方,带着使命去读书。我的好朋友,他在香港,他家移民,我从前没有听到香港的人移民会去非洲的加纳,我真要向他认输,我也不知道加纳在哪里。原来他父亲在那里有一些生意,他在那里长大,然后神怜悯他,跟着出去美国读书,他再回来,回来到做了我的同事,他就跟我说:‘我会带那些年青人去加纳。’‘哗,那里?很危险吧。那些年青人你要保护他们。’他带了很多去,有些决定留在那里。‘哗吓?真是不要连累人家的孩子。’多么开心!你猜不到的。我已经讲过柬埔寨的那个,多好!她也嫁给当地人,我最后与这位老朋友见面,她很开心,她最近刚刚来香港,我看见她的儿子,多么厉害,三种语言:标准广东话、标准英语,他的柬埔寨话标不标准我就不知道了,他真是百分之一百的柬埔寨人,他从小在那里长大,多么喜乐!是不同的。”

“我自己相信,神一定会拣你,你站起来,神差遣你出去,第一站他差你去哪里?回家,对么?家庭需不需要你?最不幸的是,你在家也躲在山洞中,我看见很多基督徒是隐形的,通通都是隐形的。信了主很久,也没有人察觉到你。上班也是,很多时候,‘咦?原来你也是基督徒!’他们是和你同事了几年了。哗,你好像是秘密警察在那里,用不用那么秘密?你回去,在学校,需不需要你?你解开很多捆绑你的那些东西;职场需不需要你?你家需不需要你?学校需不需要你?职场需不需要你?”

“我还鼓励你一件事,你回家乡。我的亲人在这里,我们决定回去寻根,多么的开心。我母亲今晚没有来,我们那次陪她回去,第一次,她邀请了所有的亲戚,哗,原来姓曾的有那么多。六张枱。我就想出了一个办法,我用普通话跟他们讲:‘各位亲戚,你看我母亲多么漂亮,我要告诉你为甚么她这样漂亮,我们一同唱一首歌给你们听,好不好?’我们就一同唱诗:‘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唱诗是不行的,但那次超水准,因为全部人一同唱。哗,他们多么开心。我就解释是甚么,多么开心,最后一个一个信主。后来有年青人写信给我,邀请我去昆明,‘我们很想在礼拜堂举行婚礼,不过我们的亲戚从来没有去过’,所以他们很害怕,‘你可不可以为我们主持婚礼?’我说我不认识那个礼拜堂的人,他说:‘我问过那个礼拜堂的牧师,他说他认识你,他说你让主持。’我真的去,我到了不单主持,还为我穿上袍,戴上带,我多么威风啊!站在那里主持婚礼。我就讲甚么是婚姻,[他们亲友]第一次去礼拜堂,多么开心。你回家乡吧。你报恩吧。”

“最后我回宁波,而且我查过,原来我爷爷有返礼拜堂,我打听他去哪一间礼拜堂,原来已经拆了。我再查到,原来搬到旁边那条村,那我全家很多代就全部都去,结果我在那里找到传道人,我说:‘我姓蔡的,你认不认识我爷爷?’‘你爷爷是谁?’‘蔡宗福。’他说:‘不认识。’因没有记录。我就说:‘那不要紧,我来,很想感恩,因为为我们蔡家感恩。’他就问我是谁,原来他也听过我的名字。‘好的。’‘甚么时候呢?’‘很快,很简单的。’他说:‘不如明天吧。’我说:‘明天?你也需要通知人家。’‘没关系,我们打一些电话就可以了。’我说:‘我说,不要紧,多少人也行。’我们就全部去了。你猜来了多少人?几百个人!哗,我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用WhatsApp,我想是QQ,WeChat吧,多么的迅速!只花一天。哗,我们在那里就是再唱《神的恩典》,《只有祝福》。这个世界需要你被差出去,就是和平之子。我们到哪里都是将神的爱、神的平安带回去,回家乡探访一下。好么?真的。”

(四) 呼召

“所以我自己感觉,今天神对我们说话。所以,复活在今天。复活的主,他住在你里面,他的灵在你里面,他的话在你里面。你站立,活出基督的样式,你走出去,你就是基督,因他住在你里面,你有圣灵,有神的话,你站出来,不是你的力量。神call我们,是仍然他作工,更新是神的工作,更新也是神的工作。我相信今天,神一定会call你,一定。”

“我第一群call的:我相信很多人去过礼拜堂,也听过,但没有复活的。复活的意思是甚么呢?你真的放下自己,放下很多东西,说,‘我愿意出来,接受圣灵,接受复活的主的灵,我愿意站起来-虽有仍有很多东西缠着。但我站起来,我愿意来接受你。愿意接受这个复活的主、这个灵,给我生命,让我有一个新的开始。’如果有这样的人,无论在现场或其他地方,请你站起来,好么?你站起来。你过去风闻有他,你今天亲眼看见他,亲自经历,复活是在今天的。好不好?看到。”

“接着再有calling。你出来。出来的意思是甚么?不要再躲在洞中,为主而活,无论你有甚么原因不敢出来,你大大方方出来吧。你在家也是的,你上班也是,你出来吧!为主出来而已!对么?他call你,你出来,你说‘我不配,我缠着很多东西’,没有关系的,神会帮你解开的,帮你拆的-心中的结、缠着你的东西、你挂虑的东西、你恐惧的东西。让神拆吧!对么?神不会安排你帮他拆的。所以我希望你说‘我愿意’,站起来,为主而活,听他差遣。神-你放心-看你的样子也不会差你去非洲的。你未够水准,对么?你以为神找那些很低水平的去么?是合适你的才会去。所以你不要怕那么多,不要猜那么多,你总之今天:‘你说:复活在我,我愿意经历复活的主。’‘父怎样差我,我也照样差你。’你站起来。站起来。为主站起来。你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差我回家中,差我回到我旁边的人那里。爱我们的邻舍,在他们中间,活出你的样式。’你安静的走。请先静一静,然后按着圣灵给你的感动,你可以站起来。出来,解开,走。为主而走。有这样感动的请站立。感谢主,我们同心祷告。”

“亲爱的主,我多谢你。主耶稣,你今天是对我们讲话的,不是二千年前讲的。藉着圣灵、藉着你的话,你是这一刻跟我们讲的,求你给我们安心,我们听到,我们真知道你的复活的主,你真是改变我们生命的,主,因为你的话的灵,你的话就是生命。我们接受你十字架上的死,更加因为你的复活,所以我们是为你而活。所以我们多谢你,我们今天站在这里,都愿意荣耀你。愿你按你的时候,给我们看到清楚,你要差我来到我们身边的人那里去、爱我们的邻舍-永远是从邻舍开始的。但可能有一日你差我们到一些福音没有到过的地方,主啊,求你装备我们。我们愿意在这里,等候你,愿你装备我们,让我们真的荣耀你。我们恭敬交托,奉主名求。阿们。”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