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87spc87届奋兴会讲员 - 蔡元云医生 突破创办人
主题:“荣耀三一神:他更新、革新”

 

 


第一讲 
日期:2015年8月1日
题目:荣耀神子降世:时代更新、万有革新
经文:约 1:1-34、约 8、9章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 引言:神仍差遣

“刚才有一首歌很触动我-《真光普照 / Shine Jesus Shine》,今天的世界很幽暗,需要光,需要荣耀的光。我当年唱是在一九九零的Urbana[青年宣教会议],那里有一万个学生,现在有超过二万多人,神每隔数年就在当中仍然拣选很多不同国籍、不同种族的人,把他们差到地极,成为他的见证。我相信今天在香港,神一定会拣选那些年青的、不同年龄的,都被他差遣成为他光的见证。”

“我四十多年来都是做青年工作的,所以我想请那些年青人举手-你觉得自己年青就可以了...刚才楼牧师说,原来我们这些广播站人数加起来可能达一万人。我们真的需要神的火降临。我们先有个祷告。”

(二) 祷告:世界需要荣耀的主来改变

“亲爱的天父,我们真知道你是荣耀的主。天父你的荣耀遮盖全地,你又偏偏将你的儿子差到人间,照亮这个世界。并在十字架上,然后复活来荣耀你。主耶稣基督已经升天,但他又将圣灵赐给我们。三一的神就是荣耀的神,他今天仍在,在每一个角落,最幽暗的角落,仍然要彰显你的荣耀。主啊,我们今天在这里,求你的圣灵触动我们的心,愿你的话语打开,进入我们心灵的深处,我们的生命因你而更新,我们的教会因你而革新,香港这个城市也需要革新,世界也需要主你将它改变。主啊,我们恭敬在这里。主啊请说,仆人敬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

(三) 约翰福音在四福音中是独特的

“我今天先谈谈十晚的总题,然而再谈今天的分题...总题是‘荣耀三一神:他更新、革新’...为甚么拣这个题目?四卷福音书,神拣选了四个人来从不同的角度讲荣耀的基督。马太说他是亚伯拉罕和大卫的子孙,他主要是跟犹太人说,他说这就是犹太人的君王,所以他说天国,他是王。讲到马可,是没有耶稣家谱的,他一开始就讲上帝的儿子,是福音的起头,他主要是讲耶稣在地上做作甚么,他是仆人,他行的事改变这个世界,他来是要服侍人,主要讲他是仆人;但我们知道‘仆人王’是一样的,Servant King就是我们的主。谈到路加,路加很特别,他的家谱呢?他这样说:‘从人的角度是约瑟的儿子’,然后一直推溯上去,谈到大卫,谈到亚伯拉罕,还没有停下,直到亚当;他是说耶稣是人子,他是特别对外邦人说的:他是全世界的救主,无论你是甚么的人-犹太人,任凭你是谁,我们都有同一个创造者,都是神创造的。”

“但到约翰福音,很特别,他的家谱很震撼:‘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大初:‘in the beginning’。大家都知道约翰福音第一章和创世记第一章是呼应的。开始是一样:‘in the beginning’。起初、太初、beginning。这个世界所有被造之物有beginning。很多年前Dr Francis Schaeffer来香港时讲过一篇道,是我很深刻记得的,他说‘Before the Beginning’,我们眼见这个天地万物是有beginning。Stephen Hawking他写过一本书叫《[A Brief] History of Time》,他说时间是有起点,有终点的。但约翰介绍的时间,是before the beginning -太初。Before the beginning。已经有道。”

(四)“道”就是行动的神

“‘道’这个字很难翻译。英文的翻译比中文差,我们中文的翻译比它好。英文翻译是:‘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Word’这个字给我们的感觉就是:字、语言。那都是对的。因为你看见起初神创造天地,他说‘有’就有,他的话不是徒然返回的;但是我们用中文翻译得好一点,是‘道’。‘道’不单是‘Word’,不单是字,是有智慧的,有创造力的,有生命的。所以英文现时有些翻译不用‘Word’,就重新采用‘Logos’。但我相信对这个字最好的诠释者应该是F.F. Bruce,他用了一句说话来形容这个字。他说:‘道(Logos)是甚么呢?就是God in action, especially in creation, revelation and deliverance。’道就是神,不单只是话这么简单,不单只是神的智慧这么简单,他就是神,他是行动的神。”

“起初,我们知道神创造,是三一神一起创造的:天父讲;‘话’-the Word was God-就是基督。基督进去创造,所以约翰福音那里说:‘道就是神’-他就是神,是三而一的。而且圣经创世记也说,圣灵运行在水面上。所以是三一的神。但为甚么我特别强调这件事呢?”

(五) 世界愈来愈趋向相信有神

“我很相信‘唯独基督’的。基督是唯一的路。因为全世界仍以为条条大道都可以通往上面的-虚假的!主耶稣说:‘除我以外,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我是。’约翰福音讲‘我是’有七次-加上约翰福音第四章也是表达‘我是’总共八次。现在全世界都在寻找。二十世纪,人自己觉得了不起,觉得甚么都能解答:进化论,然后就相信人的科技智慧解释了世界一切事物,甚至一起神学家也说神已死。经过二十世纪,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经过人不断地堕落,二十一世纪改变了:开始觉得人的思想、科技不能解释这个世界。”

“今日世界有七十三亿人,但你知道当中相信有神的有多少?今天,刚刚有了一个统计,七十三亿人,百分之九十相信有神,当然有不同种类的神。全世界各个种族都拜神,最多拜的是拜太阳,因觉得它最有能力,很多拜太阳。但今次再看一看,全世界都正在寻找。现在有科学家想从冥王星拍照回来,但他们不知道,冥王星是很靠近的,整个宇宙有多少个银河系(galaxies),人是多么渺小,所以现在全部都相信:In the beginning- before the beginning-是有神的,而且那百分之九十是相信有神的。我拿那些数字算一算,原来当中一半是相信同一位神。你猜一猜是谁?回教信哪一位神?亚伯拉罕的神。天主教信甚么?我们同一本的圣经。基督教信甚么?东正教信甚么?你逐一加起来时,忽然间发觉,原来世界上觉得有神的,一半的都是同一个亚伯拉罕的神。因为其他的宗教都会编造一位神出来,只有这个亚伯拉罕的神是自我启示的。当然接着他们都对‘耶稣是谁?’有不同的看法,犹太教当然是信同一位神,到今天仍然不知道哪一位是基督,但正在改变,他们已经很多人找到了。”

(六) 约翰福音的神迹:天父荣耀的记号

“但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一切万物都藉着他所造的,所以‘荣耀三一神’。我为甚么选‘荣耀’呢?‘荣耀’这个字眼我们人人都晓得,其实却不懂它是讲甚么的。我们读圣经,打开圣经每个字都懂,再问一问你,其实你却不很清楚它在讲甚么的。你看看你旁那一位有没有荣耀。看看吧,有没有呢?...你要记着约翰福音有一句讲得很好的。拉撒路复活之后,主耶稣基督对门徒说:‘你若信,就看见上帝的荣耀。’为甚么看不到呢?”

“整卷约翰福音,‘荣耀’这个字眼出现十八次,都讲天父创造的荣耀、上帝的荣耀。但它说神的儿子降世,将神的荣光、荣耀彰显出来。耶稣出来行神迹,约翰写了一句:‘我们门徒亲眼看见他行了很多神迹,不过只是选了其中一部分,就是很多都没有记下来。’但那些神迹是甚么呢?圣经用两个字来讲‘神迹’:‘sign/记号’、‘wonder/奇事’;

但约翰喜欢的那个字是‘sign’,是‘记号’。记号是甚么呢?不只是发生一些很奇怪的事,而是代表神的荣耀。背后要传达的信息是甚么呢?我在接下来的九天晚上将会一个一个‘sign’来讲。每一个被称为神迹的背后都是讲甚么?你看见甚么?当然耶稣基督藉着他所行的事彰显荣耀。”

(七) 基督要差我们作世界的光进入黑暗的世界

“但很奇怪,他决定拣选一群门徒。在约翰福音‘差’字出现了三十三次,他说:‘父怎样差我,我照样差你。’你要坐稳,不是单单差遣那十二个。你和我有没有份儿?有没有份儿?如果你觉得有份儿的话明晚再来,我是会不断讲说这个‘差’字的。照样差我,进入这个黑暗的世界,出黑暗入光明,再进回这个黑暗的世界。这个世界是恨你的,如果不恨你,你就要照镜子,可能你太像其他未信主的人。但他说:‘我正是要把你们差出去,成为世界的光,成为荣耀。’保罗在以弗所书那里讲得很清楚,他说在末后的时候,神的荣耀要透过基督彰显,透过他的教会彰显,透过属基督的人彰显,因为神今天活在那里,在那里。”

(八) 基督同时要差与他一样的圣灵进到我们里面

“耶稣基督升上去,我很喜欢司提反把石头打死的时候,天开了,他看到,我相信他真的看到,他看到复活的主,主耶稣基督是身体复活的。圣经很清楚记载,司提反他看到。但主耶稣基督在约翰福音很清楚的说:‘我去是与你有益,我去,然后神必定会差Another One of the Same,他会差另一个来,是与我一模一样的。’ 是圣灵。在约翰福音‘圣灵’出现了二十七次,其中最感动我的有五次。是耶稣介绍圣灵是谁,我们常常以为圣灵来,是求他赐甚么呢?求他赐能力,求他赐恩赐,高级一点的就赐下果子给我们。不是这么简单,他每刻都与我们一起。耶稣所介绍的,就是每一刻住在你里面,时时伴着你的,你和他的关系是甚么?不单是一个能力,不是功能性的。他是神住在我们里面。”

(九) 基督愿意我们像他那样贴近天父

“而且耶稣基督在整卷约翰福音-我很用心寻找,因我发现有一个字经常出现的,我终于忍不住,结果从头到尾逐个地去数它出现的次数,‘父啊’,八十二次-主耶稣每次开口,都讲‘父’,他说‘是父差我’,他说“我说每一件事都是父叫我做的。我的食物也是做他的工。’一直的说,每一次,都的贴近的。”

“各位,我是做青年工作的...如果我们要用一个字来形容将要来的这一代,那就是‘Fatherless Generation’。其实我们这一代的孩子,和地上的爸爸离开很远的。在香港我们人人都知道,爸爸多么拼命工作,多么长时间,做到将残的灯火全部熄灭,连要看他的背景也看不到,甚么时候可以有关系?所以我很怕讲圣经那句:‘父爱你,好像你爸爸爱你。’我讲完之后,每个年青人都垂下头。他们说:‘天父,请你省一点吧。’当我信了主以后,我跟我父亲对抗了三十年,因我们活在两个世界...”

“是三一神带领我们信主的,靠着基督,贴近天父,很重要的。我们需要父亲,我们到处在地上找父亲,但我们属灵的父亲告诉我们,要花这一生贴近天父。如果我们这一代懂得贴近天父-你不懂欣赏你的爸爸,我贴近了天父后,我知道我爸爸其实很爱我,所以我仍然贴近他,三十年之后,他信了主,忽然经脉打通了。所以‘荣耀三一神’。我希望你真的看见,当你一直的看,你会发现怎么我的爸爸是如此的亲切;原来耶稣的天父也是我的爸爸。他教我们这里的祷告:‘Our Father,我们的父’。”

(十) 人没有使世界改变得愈来愈好

“所以约翰福音真的很powerful,在这个幽暗的世界里面,神就要彰显他的光,然后他要改变这个世界。他怎样改变呢?我用了两个字。全世界都用‘改变’这个字眼,我本来也很喜欢奥巴马,因为他竞选的时候用一个字-‘Change’。但经过他就任了这么多年之后我发觉,唯一的改变就是他的头发变白了。”

“Change。曾经有人说,全世界都应该像美国经济、自由、民主。终于,写政治最有色的那位Francis Fukuyama,他写了一个‘服’字。他说:“为什么呢?我以为民主会改变这个世界,拯救全世界。全世界最民主的地方现在全部都政治朽烂(political decay)。”每天吵架,共和党、民主党,没有甚么通得过,现在就算是移民法也要用行政手段才可以通过。你看见美国这样,你再看看香港的立法会,也有一点安慰。不断争吵,全世界是这样争吵,欧洲也争吵,希腊要坚持立场,结果也要和欧洲妥协,欧洲也不把她赶出去。欧洲,以为是一个共同体,极度分裂,互自为政,全世界都是这样。那究竟要怎样呢?神决定要改变。”

(十一) 神改变世界的第一种向度:“更新”

“圣经里面有两个字,有一个很重要的字,就是‘改变’(Transformation)。 Transformation这个字在新约里面其实是‘蜕变’那个字,是一个过程。刚才我们唱的一首诗歌,是我很喜欢的-《活祭》。罗马书十二章1至2节:“当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我们也应当将这个祭放在祭坛上,祭坛的火不可熄灭,要一天天献祭,活的祭,神悦纳的。然后会发生甚么呢?Transformation。信耶稣并非只是上天堂,很多人以为信耶稣就是要保证天堂有位置-我也相信有位置,耶稣说:‘我为你们预备地方’-但不是这样的,乃要心意更新而变化-renewal of the mind:你整个人的心思、你的价值、你怎样做人,全部改变!”

“我做青年工作,我其实很痛心的。信主的人很多,年青人信主的百分之十八,留在教会的有多少?百分之四点几。去了哪儿?到了大学少了一群,进到职场又少了一群。究竟发生甚么事?信耶稣,不只是举手决志。我是很喜欢讲布道会的,为甚么呢?因为别人流泪撒种,我则欢呼收割。对吗?所有信耶稣的,我就为他们祈祷,因你请我来收割而已,我很开心。但是收割了之后,你还需要继续浇灌他、需要栽培他们,[带来]Renewal of the mind-心意更新嘛。”

“所以我讲更新,整卷约翰福音就讲,人如何更新。‘信’这个字在约翰福音出现了三十三次,但‘信’是不断增长,不是停留的。所以耶稣一看就晓得,有些人看见神迹就信,有些人遇到有东西吃就信-耶稣并不交托他们的。这个‘信’是一个过程,是成长的,生命不断会改变的。所以你再看约翰福音,你仔细看的时候,[就看到]他怎样给我们生命不断的更新。另外在哥林多后书三章17节,也有transformation。那里讲到好,它说,如果你看到神的荣光,你就会慢慢的改变。变成甚么呢?变成好像主耶稣基督的模样,而且是荣上加荣(glory upon glory)。你想不想改变?各位年青人,想不想俊美一点?这个人人都想。乃是神的工作,那里说,乃是神的灵的工作。所以为甚么是‘荣耀三一神’呢?三而一。而他要在你身上更新你,在你身上彰显他的荣耀。”

(十二) 神改变世界的第二种向度:“革新”

“第二个字,我所选的这个字是很危险的,我要很小心的说。我选了这个字-‘革新’(Reform)。Reform这个字圣经是没有的-所以我要小心说-但我最后还是选了它。知不知道差不多五百年前,教会出现一个革新(Reformation)。知不知道是谁引发呢?马丁路德。他当时也是教廷中其中一个教士,他生活在一个黑暗的中世纪年代,社会幽暗,很绝望。更糟糕的是,连教廷也是这样的,权力金钱都腐化。而且忽然间,不再珍惜神的话,就算在崇拜的时间也只有负责的用拉丁文读神的话,坐在下面的根本不知道他在讲甚么。马丁路德,我相信神感动他,在教堂的门口,[贴上]那九十五条。Reformation。”

“‘Reformation’-圣经里面共没有这个字,但有这个意思。为甚么呢?以下我要说的这段话,我要很小心的说,我相信我不会乱解经的。约翰福音,它说‘所有万物都是藉着他造的’,‘生命在他里面,这个生命就是人的光’,跟着说‘光来到黑暗里,黑暗不接受光’。我一看,跟创世记第一章一样。这里我要小心讲,因为有些人对这段经文有少许不同的解释。”

“创世记一章1节:‘起初,神创造天地。’接着第2节:‘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是光,在他里面毫无黑暗。神不会造一个世界,是渊面黑暗的,空虚混沌的。然后我看约翰福音-光与黑暗。我看约翰一书-光与黑暗。跟着不断争战,特别是约翰一书。约翰一书是他年纪大一点的时候写的。在主耶稣基督在世的时候,我相信约翰是很年青的,否则是不是常常依傍着主,贴近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也是贴着耶稣。不单这样,他叫他母亲[向主]申请[他们]上天堂,叫他们两兄弟各人坐在一旁。这位约翰,你知道他的外号叫甚么?Son of Thunder(雷之子)。有人不接待他们,然后他就跟耶稣说:‘这个村庄不接待我们,可不可求你不要原谅它?放火烧掉那个村庄吧!’哗,这个人挺厉害㖞!但是他改变了,一直从第一章到第十九章,他改变了。他是唯一一个有勇气站在十字架下的,是主所爱的门徒。而且我相信他一直在耶稣基督身旁做笔记,记录了很多,但耶稣觉得那时他还未够水准写约翰福音,他写的时间应该大概是公元七十年左右,是四十年之后。神使他成为最长寿的门徒,应该大概在公元九十五年的时候,当时一个罗马皇帝把他递解到拔摩岛上,他看到将来的事。”

“是约翰福音说:‘我今天对你们所讲的,你们担当不了。有一天圣灵来,会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神给他看到,他看到神和撒但的争战是before the beginning。为何说是before the beginning呢?创世记第一章,第二章,美不美丽?第三章,谁出现了?那条蛇。它是谁?所以起初的世界,撒但在,它在。究竟创世记一章2节的‘黑暗’是不是指撒但?我不敢说。因为对这一节很多人有不同看法。但我相信有一句话是真的,主耶稣基督差七十个门徒出去,他们回来。他们说:‘我们把鬼赶了。’耶稣怎样回答他们呢?他说:‘我亲眼看到-past tense-撒但堕落,好像闪电一样。’撒但本来也是天使,它是堕使的天使,是叛变的天使,它还带领一群天使叛变。它是叛变的。所以我相信在神创造天地的时候,是重新再作的,再来一遍。然后呢?他说有光-记得有光的时候有没有太阳?有没有?没有的。他还没有把光放在天空-他说有光,就有光。光和黑暗分开。圣经里面,从创世记到福音书,一直到启示录,光与黑暗是争战着的,是属灵的争战。”

“所以要革新。为甚么革新?耶稣来并非单单拯救一些灵魂,他要这些人的生命更新,再将他们差回世界里去-革新。为甚么革新?我做青年工作这么久,我每年都很喜欢去福音营。多少年青人信主,后来发觉他们信了主但读书不佳的,于是我们便找了一群会考零分的,研究他们为甚么会零分...根本他们已经放弃了,否则你也会填写一些字去取回一点分数的...这根本也不是他们的问题。整个家庭制度出问题,没有关心他们的;学校的制度出问题,是制度上出问题;他的朋友的文化有问题。根本最后我觉得做青年工作,是不可以单单把他们抓出来,带了他们信耶稣,然后说:‘感谢主,你能上天堂!那你慢慢等吧。’于是青年人觉得愈来愈没有兴趣,他们说:‘难怪老人家是适合的,他们靠近那一边嘛,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信耶稣不只是上天堂,你生命要改变。最后我们决定,我们每年找约二十人,然后跟他们两三年,看见他们真的有改变,生活有改变,读书有改变。但最终我记得政府的那些人,他们说:‘蔡医生,你们真的也做得不错,帮助了二十个。你知不知道每年会考有多少个零分考生?二万个。’哗!这是甚么制度呢?是香港的年青人较为笨么?I don't believe it!一定是有问题!是整个家庭有问题,教导有问题,文化有问题,要革新嘛!对不对?用不用革新?怎样革新?”

(十三) 创世记一章启示的“革新”

“耶稣会做这种革新,是用创世记开始的时候做根据的:‘起初神创造天地。’每一天他都说是好的,但他有三句说很重要。到第五天,天地万物、太阳全都做完了。然后海里的鱼、空中的飞鸟、地上的走兽、地上所有的植物都做好了,神第一次说:‘神就赐福给他所造的’-这些是有生命的-他说:‘要滋生众多,遍满全地。’神创造是出于他的爱,祝福是一个爱的行动,神爱所有他所创造的,包括这些一切的万物,包括一切会动的,都要祝福它们。我今天看电视,很伤心:一个美国的猎人,到了非洲,用了五万元美金,找人帮他骗来一头狮子王,用箭射它,追踪它数十个小时,然后射杀它,砍了它的头。这是甚么?!现在这个世界变了甚么?神爱这个世界,包括一切这些大自然里面的。我们要不要爱?要不要祝福?大自然需不需要革新?需不需要?”[香港观鸟会一位最出色的年青会员的例子,从略]

“神是祝福的。然后第六天,他怎样祝福?神按着自己的形像造人,造男、造女;骨中的骨,肉中的肉;生养众多,遍满全地。神祝福家庭。二十一世纪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是甚么?甚么是男人?甚么是女人?甚么是家庭?用不用革新?全世界都要改变!按神的形像造的、有家的!家不成家,家庭里面没有了那种关系。本是亲密的、生养的、祝福的。需不需要家庭革新?香港并没有问题青少年-他们没有问题的-只有问题家庭。家庭要革新,神要让它被革新。而且不只这样,他说:‘我将我一切所造的-天、地、所有空中的鸟、海里的鱼、一切的动物、一切的植物-都交托给你管理。’管理大地,是文化。管治,需不需要改?今日的世界为何管成这个样子?很多城市为何要管成这个样子?很多国家为何要管成这个样子?为何许多种族被人忽视?你想神关不关心呢?关不关心?跟我们信徒有没有关系?有没有关系?需不需要革新?再讲那些年青人,神拣选你,你真的自己要被他更新,然后被差去革新。”

“第三次祝福,最重要的祝福,第七日,神与人立约:‘你要安息,你进入我的安息。’安息是一个关系,希伯来书说的:‘应当凭信进入神为你预备的安息。’是一个亲密的关系,永远的关系。需要安息,有些人不明白甚么叫安息日。神作工到如今,神安息。今天全世界的人,多么的劳碌呢!他们不知道甚么叫真正的安息。都要革新。信仰、宗教都要革新。”

(十四) 从家开始的“革新”

“所以我们回到约翰福音,其实整卷都是讲三一神。神的儿子降生来到这个世界,他就是要给我们生命,持续地更新,并非信了耶稣,就坐在那里等上天堂。而且各位要记住,你们是被差的,是基督的代表,圣灵会陪着你出去的,然后革新,可能从家开始。”

“我很感谢主,我和我太太两个家庭本来都不是信主的,是颇为复杂的,不讲太多...我这边的家人很爱我,我太太那边的也很爱她,但是因为大家的生命不一样,所以很困难。人最难的-在约翰福音第一章有一个字-就是‘见证’,你最重要的见证是甚么呢?你的家!对不对?就像施洗约翰,他作见证,有可‘见’的才有可‘证’的:‘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圣灵在耶稣身上。我听到了天父说:这是我的爱子。’他看到了。他说:‘我不是基督,但我是见证。我不是那个光,我为光作见证。’你看约翰福音时,你其中一件事,你若真的要作见证,从家庭开始。”

“这两年我其实挺辛苦的,因为我太太两年前离开了,我很痛苦。在她安息礼拜上,她很多亲戚,我们家有很多人来,蔡家四代,三十多个,差不多全部都信主。多么的感动,这么多人信主...革新是reform。你form了个家庭,但有神在,他会帮你再reform,是不同的。我知道很多基督教学校都是一样,有神的道,有神的真理,整间学校是reform了的,不是单单教人找工作。Reformation。因为神在,他是不一样的,我们教书就不一样的,做医生就不一样,家庭不一样,做官也不一样。我们这个世界需不需要reform?需不需要?香港需不需要?我今天晚上不会说尽,但我会讲的,家庭要革新,教会也要革新,门徒训练要革新,政制要革新,文化要革新。第一,我们求神先更新我们。然后,‘神啊,你差我们。圣灵,你伴着我们,以致我们进入这个世界,无论在哪一个地方,无论在哪个制度之下,都愿意看到你的荣耀,都要看到你的革新。’”

(十五) 耶稣是光,却不被黑暗接受

“所以约翰福音真的很好,它说:‘光进到黑暗中,黑暗不接受光。’是何等的痛!在黑暗里的人怕光,所以他不会来就光,就只有光去找他。你看主耶稣基督,最黑暗的地方他也去,所以当时代的人经常指指点点,他们说:‘他成群作伴的人都是不三不四的,所到之处也是不三不四的。他收的那十二个都是很搞笑的。有的是革命党,有一个最后还把他出卖了,有的是没有学问的,有一个帮政府工作是收税的。哗,收一班这样的人,而且进进出出都是四处吃吃喝喝的,又不知道那个帮你洗脚的那个是谁,你知道哪个是甚么女人?’耶稣来,就是光进到黑暗里。”

(十六) 神的荣耀是可认识的,但要用信心看

“但是跟着讲那一句会令你很伤心:‘他在世界里面,但世界不认识他。’世界是他造的,你连创造你的也不认识,你瞎了么?罗马书这样说的:‘藉着神所造之物’,瞎子也看得见吧,怎会是大石爆出来的?怎样Bang出来呢?你疯了么?对么?人人都这么美,真的是猴子变出来的么?你明白么?全部都没有甚么根据。因为我最后是念动物学的,再看看达尔文的《The Origin of Species / 物种的起源》,他最后说:‘我这本书,我坦白告诉你,我不知物种的起源,但没有创造者。我不知道一个物种怎样变成第二个物种,但我看见它们很相似而已。我不知道为甚么这个世界从没有变成有,我知道这个世界是怎样从无生物变成有生物’对么?人人都‘知少少,扮代表’。最糟的是我们又不看就相信了。对么?瞎了么?罗马书那里说:‘你瞎了么?你不看神所造的一切,你就不将神当作当来荣耀他。’是‘荣耀’!所以我给你句话,你要记住:‘你若信,你就看见神的荣耀。’明天,我挑战你,早点起床看日出,你看不看到神的荣耀?看不到都悔改。对么?这几天晚上我对着窗户,准备我的讲章,‘哗,月亮多么图!难得在香港看见这么清楚的月亮。’你看到月亮的时候你是否看到神的荣耀?看不看见?看不见就再悔改。天天悔改。你瞎了么?你看你旁边那一位,有没有荣耀呢?有没有?现在看到了吧?圣经里面讲的那个‘看见’,要清心才可以的,你要认罪才可以看见,你有信心才可以看见。单是用那双眼睛,用你的成见,你是看不到的!”

(十七) 基督进到人间,却被自己人弃绝

“所以跟着那句话说,令我更加伤心:‘他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不接待他。’我相信这个解经是对的。全世界都是他造的,自己的地方是哪里?犹太人。因为在约翰福音中经常都出现‘犹太人’这个字。很奇怪,偏偏犹太人不相信,他们有自己一套。有一次过节,他的弟弟们-同母异父的-对他说:‘你上去张扬一下吧。’耶稣可以去,但时候还没有到。约翰解释,‘因为他们不相信耶稣。’多么痛苦!...他回到自己的家乡,家乡的人怎样待他?准备把他推下山崖。对么?他到了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不接待他。到最后,耶稣钉十字架。彼拉多审判他,他说:‘是你自己的人把你交在我手中的。’自己的人!犹太人!多么的痛苦!”

“耶稣基督降生,百分一百是人,但是上帝与他同在,所以他的能力是从神而来的。他百分百成为人,‘道成了肉身’,那真是肉身,是血肉之躯。‘他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但是住在人的中间。’Eugene Peterson译得好,他有一句是甚么呢?‘He moved into our neighbourhood。’主耶稣甘心成为我们的邻居,‘充充满满有恩典,有真理’,彰显神的荣耀。”

(十八) 基督是万有的主,要使万有都革新

“各位弟兄姊妹,这个约翰福音,值得你不断看不断看,你一直地看。所以今天第一晚的主题就是讲神的儿子降世,他降世带给我们生命真正的改变、时代改变,万有也是改变。我们的主是我们个人的主,是教会的主。使徒保罗写得好,‘他是万有的主。’然后我想是神特别令保罗写下这一句:‘有一个奥秘’-奥秘就是只有当神揭示你才知道。保罗写以弗所书第一章,他说:‘神将这个奥秘给我们看,到日子满足的时候’-迟些我会讲解约翰福音常常时候未到-‘天上地上一切所有被造的都有基督里面同归于一。’”

“你想上天堂,天地有没有改变?有天,有没有地?我很担心,只有天没有地。个个都说上天当就是在永恒里唱诗...是有天又有地的,有城的,有工作做的,有东西吃的,耶稣基督已经示范了...有烧鱼吃的、有工作做的、有歌唱的,有敬拜的...我们会说,反正这个世界都会被焚,你知道哪些烧毁,哪些不烧毁呢?圣经说,金银宝石不烧,草木禾稭才烧。对么?所以神将来会更新。最终的革新是当主耶稣基督再来,在耶稣升上天和他再来之间,谁与我们一起?圣灵。谁与我们一起?是弟兄姊妹,有教会。”

(十九) 末后的大使命:在黑暗中发光

“末后的日子,是黑暗的日子,天灾人祸、战乱、疫症、假基督、撒但猖狂,但主耶稣基督说:‘我已经胜了世界,直到世界的末了。’这个时候的世界也是福音直到地极的世界。然后,我们知道,主耶稣基督是驾着云彩再来,为要荣耀到永远。但他今天选择在你和我身上、在教会身上彰显他的荣耀,将光带到黑暗,在香港黑暗的时间,你更加要为主发光。你愈觉得没有希望的时间-各位年青人常常说没有工作,没有这个的,我介绍一份工作给你,柬埔寨请很多人教书,你去不去?去不去?早点报名,快要请满。你看,我们眼光多狭窄,常常看眼前,常常看自己,常常看黑色的那些事物。这个世界的幽暗的,但不能胜过光,不能胜过。荣耀直到永远。愿神得到荣耀,愿荣耀归给神,好不好?”

“我要先讲完这个总题,之后会讲那些分题,以后每晚会讲一个更新,一个革新。当然,更新是生命,但是怎样更新、革新,每晚有一件事要革新,都是从圣经讲的,给我们有盼望,因为我们很多时候看见很多问题,不要只看问题,神在,神的荣耀、神的爱会改变这个世界,从一点点开始,有一点点的火,不要熄灭,凝聚很多火,就变成猛火。让圣灵的火,神爱的火继续在香港燃烧。好不好?我们同心祷告。”

(二十) 结束祷告

“亲爱的主,我们感谢主。你真是荣耀的主,天地万物都述说你的荣耀,诸天述说你的荣耀,你一切所造的都是美好,都是按你的荣耀所创造。但是大地仍然有幽暗,我们都知道这场属灵的争战是正在进行,还未结束,但我真知道,靠着主耶稣,我们一定夸胜;而且不是我们自己去面对,我们有弟兄姊妹,有主里面的肢体,有圣灵与我们同行,所以我们多谢你给我们看到在约翰福音里面我们见到的荣耀,但愿主你继续对我们说话,使我们看见你的荣耀。愿尊贵、荣耀、颂赞都归我们的主,从今天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第二讲 
日期:2015年8月2日
题目:荣耀的生命师父:生命更新、门训革新
经文:约1:35-51、约21章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 前言:生命和荣耀、时代的转变

• 圣经中的“生命”又称“永生”。“永生”这个字在约翰福音出现了36次,并非指是永远的生命或将来的生命,乃是“the quality and power of the believer's life”。

• 跟随基督不是“等上天堂”,乃是每一天更加像他,每一天更加贴近他,这就是生命。

• 面对杀伤力庞大的病毒、地震等种种灾祸,全世界的人现在都觉得生命很脆弱。

• 最近有一本书震撼全世界的教育界,作者是在哈佛任教了三十二年的Prof. Harry Lewis,书名为《Excellence Without a Soul / 没有灵魂的卓越》,已翻成了多种语言。他讲述他所观察的哈佛-全球顶尖的一个学府-为何弄到这个地步。为何我们所教育出来的科技、法律、医学等精英,竟是没有灵魂、做人不知所为何事、只知道金钱、只知道成功?甚么叫生命教育?香港中文大学的沈祖尧教授曾邀请Prof. Lewis来港,蔡医生特意去听他演听,还举手问他:“那你有甚么答案?”他的回答是:“我还未想得出来。”美国科技的卓越,不容轻看,它改变全世界,美国仍然控制全世界的金融,但全世界的金融是何等丑陋,有多少的困难。

• 在约翰福音,“荣耀”显于耶稣基督被举起之时。没有十字架,就没有圣经中的生命。耶稣被举起又复活,就带来生命。圣经说,生命在创造天地和一切生物又成为人的基督里面,若我们离开了他,自己以为明白生命,其实我们仍不知道甚么是生命。

• 荣耀的三一神。我们常常唱诗,活着就是要荣耀他。荣耀从哪里来?不是人唱歌了得就是荣耀,所有荣耀都是从三一神来的。诸天述说他的荣耀,他的创造彰显他的荣耀;他又拣选了一群人,和他们说话,然后这些人以他的话显出他的荣耀,而大部份为他说话的最后都被杀害,他们称为先知。最后荣耀的神降世,全世界都不认识他,犹太人这些自己人也拒绝他;他们看见他所作的、所带给人生命的改变,以及他被举起,理应认识他的荣耀。基督来的目的是荣耀天父,有圣灵来作见证荣耀他。所以我们跟随主,就是跟随基督,也要贴近天父,也要尊敬住在我们心中的圣灵。

• 全本约翰福音很清楚,它记载一些事,要叫你知道耶稣是基督。全世界的人一生最重要需要答的问题是这个:“耶稣是谁?你说耶稣是说?”全世界很多人都做了选择,你始终有一天也是作一个选择:“他是谁?”他是神的儿子,信他的人就有生命。

• 更新是指生命的改变,是一个过程,而且有时代的转变-施洗约翰从一开始就清楚地说:“我不是那光,我是为光做见证。”然后他讲时代的转变:“律法是从摩西来的,但恩典和真理是从耶稣基督来的。”摩西的律法也有恩典和真理,只是旧约的事物是新约事物的预表和影儿。旧约也有洗,乃是指着要来的耶稣基督的那个洗;旧约有献祭,而且常常献羔羊,其实耶稣基督就是那个被杀的羔羊。旧约里面是有恩典的,亚伯拉罕是因着恩典成为万国的祝福,“信”就是恩典,所以希伯来书提及很多这些旧约的人,他们虽在律法下,却因着信进入恩典。耶稣基督来也是要成就律法,不是要毁去律法,所以旧约和新约是衔接的,旧约新约是一贯的,不过耶稣基督来,活出那个真正恩典和真理。时代转变,耶稣来,改变全世界,他升到天上,世界再变,圣灵来,一个新的年代就要来,有一天耶稣会再来,全世界都改变,万有都革新,不要以为神赐耶稣来只是拯救几个失丧灵魂,神关心一切受造之物。

• 蔡医生差不多每一天、每一刻都背诵约翰福音这句话:“你若信,就看见神的荣耀。”人的眼睛是瞎了的,所以他祈祷:“求你开我眼睛。”在约翰福音常常有一个字出现-“看见”;在世界如此黑暗的时间,谎话如此多的时间,甚么是真理?甚么是光?甚么是值得的?甚么是生命?你要“看见”。

(二) 生命师父:传递生命的属灵父亲

• 主耶稣曾说不要随便称人为拉比、夫子、师尊。真正的生命师父,只有一个,就是生命的主,就是基督。他又说不要随便被人称为父,因为父只有一个,就是天上的父。然而另一方面,保罗曾说:“师傅虽有一万,为父的却是不多。”“师傅”是指传递一些知识、一些技巧、一些律法而没有传递生命的人。所以圣经中“父”这个字是指着传递生命说的。

• 保罗知道自己快要离世,就写了一封很感人的信给提摩太,当中说:“我儿-我福音所生的孩子-你要刚强,你要在众人看到你的地方,你要认真听我的教训,领受以后,再传给那些能够教导其他人的人。”生命影响生命。保罗在罗马帝国到处传道,不是单单讲一些很抽象的神学,他是传递生命的。提摩太是他福音所生的孩子,是一个关系。他不是称自己为父,但他知道那是他福音所生的儿子。

• 今天为甚么我们很多时候传不下去呢?蔡医生从事青年工作,不断自我检讨:“究竟我做青年工作是在做甚么呢?”他跟他的青年工作者说,他们不是要作entertainers娱乐他们,乃是要爱他们,将生命传给他们;不是用口讲的,而是生命传递出来的。

• 保罗那里所讲的是“四代同堂”的。我们常常说要分龄牧养,这是对的,但同时教会必须是“四代同堂”的。一代将生命传给下一代,而身为父母的,更要作儿女的生命师傅,给予家教。蔡医生从事青年工作,发现很多年青人是欠缺家教的,而根据教会更新运动的一项研究,发现本地教会有一个很严重问题,就是教会信了主的第二代很多离开教会。一个原因可能是,儿女一直看著作父母的你,不是你跟他们讲甚么,所以无论想不想传,你的生命总会传给他们的,问题是甚么生命、甚么价值而已。你怎样跟随主,你会不知不觉地传下去的。

• 生命师傅就是一些在你生命中留下一些生命种子,以致你因他与你同行而能够成长,是跨代的,但偶然间有些人是你的同辈,他们也可以成为你的生命师傅。带领蔡医生信主的也是同辈,他也有比他大两岁的生命师傅,这也不是年龄问题。蔡医生要会众思想一个问题:“在你生命里面,你有没有遇到一些生命师傅,是影响你信主,并且陪你信主之后同行呢?不是那个荣耀的生命师傅-那只有一个,而是与你同行并影响你生命的那一个。”

(三) 回到根源作门徒,背着十架跟耶稣

• 蔡医生的其中一件恩师Rev. John Stott在活到很年老的时候,送赠给蔡一本相信是他最后写的书,名叫《Radical Discipleship》。“Radical”这个字就是指“回到根源、回到最基本”。最根源跟随基督是甚么?所以,门徒是甚么?那段经文大家相当熟悉:“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

• Eugene Peterson对这段经文的现代英语翻译如下:If anyone intends to come with me, you have to let me lead. You're not in the driver's seat; I am. Don't run from suffering; embrace it. Come with me and I'll show you how. Self-help is no help at all. Self-sacrifice is the way, the way to finding yourself, your true self. What kind of deal is it to get everything you think you want from the world and lose your life, your own soul? What can you trade your life for? [太十六24-26]

• “you have to let me lead”-主权的问题;“You're not in the driver's seat; I am.”-你的生命由谁驾驶?谁决定你的车子到哪里去?是不是耶稣?

• 苦难(suffering)是甚么?十字架。十字架就是苦难的记号,是胜过苦难、胜过死亡的记号。耶稣的十字架只有他可以背,但是你也要背起十字架-你的十字架。耶稣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中国人学会run away from suffering,我们在香港上一代的中国人全部都是逃难的。

• 这个世界教我们要靠自己,赢取这个世界,可以成功。“Self-sacrifice is the way to finding yourself, your true self。”Self-sacrifice就是舍弃你的生命。舍弃你的生命,你就找到生命。你的生命,就是你活得真,好像基督要你那样的活。你离开了神,很多时候你是活得不真的。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你不知道创造你的是谁,你不知道救赎你的是谁。

• 我们信耶稣,得永生,是生命的改变,是跟随他,是背起十字架,来跟随耶稣。

(四) 门徒训练:不是一个传递知识的课程而已

• 教会更新运动向本地百分之九十的华人堂会以及六十间英语堂会进行研究,问他们最需要是甚么?其中一个:门徒训练。

• 主耶稣是复活的主,他复活后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往普天下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为他们施洗,凡我所教导你们的,都要教导他们遵守。”主耶稣基督说了很多次:“你说爱我,一个最重要的测验:遵守我的命令。”你跟随主,你决过志,你返拜礼堂,是不是门徒?是不是好像圣经里面所说的?很多教会都说:“我们有[门徒]。”原来很多教会提供的门徒训练课程,门徒训练成为课程是非常危险的。香港的年青人很懂考试,懂得给完美标准答案,其实只是背诵,却是骗人的。一百分只是在头脑里。全世界的教育都是应试教育,意思是把你吞下去的很有系统地吐出来-“systematic regurgitation”,考试过后全然忘记。

• 所以今天我们要看主耶稣怎样作门徒训练,因只有一个真正的生命师傅。有很多书都有谈这件事,其中一本经典书籍是《The Master Plan of Evangelism / 布道大计》,谈到主耶稣基督来,拣选了十二个人,使他们成为门徒,当他走的时候,给把任务交托他们。另一本书也很好看,《Training of the Twelve》,四百页,逐项去看看耶稣怎样培养门徒。

(五) 门徒训练始于有人作见证,介绍人跟随耶稣 (约1:29-36)

• 大部份人都是靠耶稣的见证人的介绍认识他。耶稣出来,有施洗约翰作见证人,我们也应当作见证人,见证人就是你说:“这就某某了,是他改变了我生命的”。施洗约翰作见证说:“看啊!”“看啊(Behold)”就是真的用眼睛去看的,但圣经中用“看见”这个字眼时,有时并非用肉眼去看的,需要圣灵开启心眼才“看见”。

• 施洗约翰说:“看啊!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当他讲这句说话时他也不是全然明白的。他后来也有对耶稣的弥赛亚的身份有所怀疑,因他和一个带着君王权柄的弥赛亚形像不同。

• 约翰福音说得很清楚,真正的见证者是天父,不是人。主耶稣基督说:“人给我作的见证也是重要的,但最重要的见证,是我的父和圣灵。”所以约翰因此看到了,也听见了,就作见证去。

• 门徒约翰跟了施洗约翰一段时间,他听过施洗约翰所讲的:“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他知道天国快要来,当施洗约翰证据确凿地见证耶稣,他相就信这位师傅,就跟了耶稣。

(六) 门徒训练是一种“来看”和“同住”的关系 (约1:37-39)

• 约翰问耶稣:“在哪里住”,他就回答说:“你们来看。”耶稣的门徒训练并不会和门徒保持安全距离的,你敢不敢呢?来看?我们常常来听耶稣,我们和别人讲耶稣的也是说:“你听就好了,但不要看我。看耶稣好了。”人们若在我们身上看不见耶稣,还可以在哪里看呢?那是骗人。我们常常都在骗人。

• “住”这个字在约翰福音里出现了很多次,耶稣是到处去的,他住的地方是你猜不到的。同住不一定是同居,耶稣说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同住乃是一同生活。做门徒训练就是“Come and see”,一同活。

• 主耶稣如何做门徒训练呢?他也有给lecture的,像马太福音的登山宝训和众多天国的故事,像路加福音的众多动听的比喻,他很喜欢故事。他有教导,一定有神的话。他说:“我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但他如何训练呢?他没有建立一间真耶稣教会,也没有一间课室。不是说要反对这些,但倘若我们以为叫人来,开一个班给他,然后让他留在教会里这个很安全的地方,就叫门徒训练,我们就要重新思考这是甚么。他在哪里教导?三年去哪里?圣经说:“他走遍各城各乡,在会堂里面教导人。”要记住,会堂不是教堂,结果会堂也把他赶出去。会堂是犹太人的文化中心和学习中心,也有敬拜,他们在殿里面也有教导。然后他做甚么?医治很多病人,还赶鬼,要接触不洁麻疯病人,所收的门徒背景也很有问题,同时也要到处走。那些很奇怪、想不到的事情,是他与门徒一同面对的,在现场里面,以生命、以话和他们一起生活。

(七) 蔡医生接待青少年到家居住的经历

• 若干年前,当蔡医生两位儿子相继到外面读书,家中剩下他和太太,他太太很安然,但他则有点失落,好像家中欠了甚么似的。有一天,他太太说他,反正家中有一个房间是空的,不如收一些少年人到家中居住,蔡医生也同意了。结果他们便收留了一个连其父亲也决定放弃的问题少年人。那少年人入住之后,只过了两个星期,便把蔡医生气得不得了:“年青人从远处看都是挺可爱的,只是他住在自己家里时就发觉他不太可爱,发觉自己原来挺恐怖。”他想按家规管束他,要求他外出时交代清楚往何处去和何时回来,而他整天往往都不在家。有一次,他迟迟不回家,原来他找藉口去外面玩耍,他回家外就被蔡医生痛斥一顿,然而他完全不当是一回事,因他见惯这些场面,他完全没有把那些话听进到。

• 蔡医生决定改变,不再骂他,对他的学业要求降到最低。他最喜欢日本漫画和日文,这是蔡医生起初最看不起的,因为觉得影响他的学业,后来他悔改,容许他按照他这个长处发展。后来他住了一年就离开了,他的成续也有进步能够升班,他和他全家也都信主了,他后来建立了一个设计日本漫画网站而受聘于一间在日本的公司,他后来在日本结婚和生了儿女,住在大阪。

• “生命不一样。各位弟兄姊妹,其实我很害怕的,我很爱年青人,但很多时候希望他们不要太接近,结果我太太改变了我。有八年,每年收一个。但感谢主,他们改变我,因为和他们一同生活时,显出我自己的不足,显出我自己的软弱,要我更加谦卑。我怎样能够改变一个人呢?倘若没有神的爱,没有神的话,我怎样改变他们?”

• 门徒训练是甚么?就是和他们一同生活,让他看到耶稣,让他看到耶稣的怜悯,看到他们虽然软弱,耶稣仍然怜悯他们。

(八) 耶稣个别认识和牧养每个门徒 (约1:43-51)

• 耶稣不只是开小组,开一个班,他是逐个和门徒谈话的,如腓力、多马、彼得。面对软弱、善变、自觉不配的彼得,耶稣仍然不离不弃,复活前后,不住地把他挽回,牧养他,贴近他。

• “为甚么我不断讲彼得呢?我很多时间都像彼得,很多时间像是很有勇气,很冲动,但有时候会反覆,会软弱,乃是主耶稣不离不弃,所以我看到彼得,我就有盼望了。”

• 我们的神是一位爱的主,是一位舍弃生命为我们上十字架不问甚么的主,但愿我们都跟从他。

• 在拿但业认识耶稣之前,耶稣已完全认识他,他与拿但业首次见面就直接说出他是真以色列人,在他里面没有诡诈,因耶稣早已知道这是一个认真追求敬虔的犹太人。耶稣认识他的羊。他还说当拿但业在无花果树下,已看见了他。“各位弟兄姊妺,在我们未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看见我们。神的恩典在我们未认识他之前已经有了。他是爱我们的。”

(九) 生命影响生命的佳美见证人

• 在蔡医生教会中,有一对夫妇很爱青年人,很用心栽培他们。作太太的天天跟年青人跑步,那些年青人十分喜爱这对夫妇,也和他们一起查经。后来他们其中一个患癌症,那些年青人经常陪伴他们。生命不一样。蔡医生再看看他所认识的这班年青人,他们生命很坚固,不只是查经,这对夫妇真是用生命影响他们。

• 蔡医生教会有一位传道人是做青年工作,但有十年他做了一件事,决定入学校教书,和他们一同生活,和他们一同玩耍,在他们的苦难中他也跟着他们,足足十年,每一个都有故事的。蔡医生再看看他跟着的那一班,生命到今天都是实实在在的。

(十) 三个挑战

• “你愿意跟随主作一个radical disciple,彻彻底底跟从主、舍己背起十字架、每天跟从主么?”

• “你愿意寻找生命师傅帮助你、和你同行,让你生命得到成长么?”

• “作父母,你愿意以生命影响你的孩子并带领他们作主耶稣的门徒么?其他还未作父母的,你愿意找一个可以贴近地关心牧养、天天陪伴他读神的话、使他活出神的话的门徒么?每一人都可以做一个make disciple 的人,生命影响生命。”

 


第三讲 
日期:2015年8月3日
题目:荣耀的权柄与身体:酒的更新、皮袋革新
经文:约2:1-25、约13章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 神的荣耀在哪里?

“这十天晚上都是讲荣耀。我有一位认识了很久的弟兄,他写了一张字条给我说:‘在任何事情显出神的善良就是神的荣耀。’真的。但是圣经说,只有一位是善良的,所有美善都只有一个源头,人里面任何的善都是从神而来。不过有人也会问:‘那么非基督徒会不会彰显到神的荣耀呢?’会不会?你看,不要说非基督徒,任何被造之物、诸天都述说神的荣耀,神的手所作的都彰显。”

“当然,神特别拣选一些人,成为他的出口,成为他的先知,彰显他的荣耀。但以理、他那三个朋友,在火窰里面,神同在,在狮子坑,神同在,神的荣耀。但他服侍过的尼布甲尼撒王有没有彰显神的荣耀呢?他作了一个梦,自己也不记得。神感动但以理,但以理的荣耀,人们看得见,那些皇帝说:‘在这个人里面有神的灵’-看到的。荣耀是visible(可见的)。我第一晚说了一句说:‘Glory is the outshining of all that God is’-就是神的能力、他的荣耀、他的创造、他的荣美的彰显是可见的。我看但以理书,最令我惊奇就是这一句;他解了那个梦,就对尼布甲尼撒王说:‘你就是那个金头。我们的神已经将国度、权柄、能力、尊荣赐了给你。’他是未信主的,后来他曾经表达过,他愿意敬拜但以理的神。一切权柄,从神来的,而且即使在列国里面,也有一些地方是可以彰显神的荣耀,这是神的恩典。不过,同一个金头,另外一个梦,是怪兽。地上这些的人及荣耀,就是从神来,但仍然有很多兽性,有很多罪性。所以圣经说,这是一场争战。”

“我另一个好友也打了一篇很长的回应给我。他说圣经彼得前书如上说:‘我们信主的,是被差遣住在外邦人中。’他们未认识主的,最重要是甚么呢?‘品行端正,让别人甚至攻击你的都看见你的好行动,便在鉴察的日子将荣耀归给神。’战战兢兢,你怎样做人,你讲甚么,你的品格是怎样,你的作为是怎样,是看得到的,是看到见的,是visible的。所以神将我们从黑暗带进光明,再差我们进入黑暗给别人看。圣经说,我们像一台戏。所以我们真的战战兢兢。”

(二) 祷告

“亲爱的天父,我们都知道一切的尊贵和荣耀都是属于你的,但你选择将管治这个世界那么尊贵的职责交给有限制的人。人偏偏很多时候令你失望:本来是荣耀,但夹杂了很多罪,变成很多幽暗;应该是荣耀的,但是变成黑暗,还有那恶者。所以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主,我们真的仰望我们天上的父、在父右边的主耶稣和已经住在我们心中的圣灵。愿荣耀都归给你,愿你在我们的身上,做洁净的工作,做更新的工作,做改变的工作,以致我们活着能够活出你的荣耀,让人看到就将荣耀归给你。所以我们恭敬的来到你面前,求你今天洁净我们,充满我们,给我们看见你的荣耀,盛载你的荣耀。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

(三) 引言:分辨神的‘时候’

“我今天晚上讲的题目是很奇怪的:‘荣耀的权柄与身体:酒的更新、皮袋革新’。我想大部份看到这个题目都不知道是你想讲甚么。我读一段圣经给你听,这段经文会帮助我解释约翰福音第二章的。这个是很重要的,[当时]主耶稣基督已经来到,约翰已经宣告他就是那个神的羔羊,但跟著有一些施洗约翰的门徒来找耶稣,施洗约翰的门徒不只一次来找耶稣,问了很多问题。今次他们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和我们今天要讲的主题很有关,所以想大家和我一起读。”

[诵读:马太福音九章14-17节]

“所以你知道题目是从这里来的。是讲甚么呢?时候。在约翰福音,‘时候’这个字出现了十一次。我们今天看约翰福音第二章是第一次的神迹。他母亲马利亚对耶稣说:‘酒喝完了。’她没有再说甚么,其实她想耶稣做点事。难怪的,等这个儿子等了三十年,希望他显出一点颜色给人看,‘人人都说我未婚怀孕,指指点点。’连那些弟弟们也不信。约翰福音说,约瑟和马利亚生下来的孩子,一个也不信。你不信他,就是不信马利亚,所以她心里着急,跟着这个字就重复出现:‘时候未到。’”

“那里说‘妇人,你与我何干?’其实在圣经中‘妇人’这个字在圣经里面是一个尊称的字,不过很多人说,当耶稣基督出来之后,约翰福音两次记载他与他母亲的对话中都用了‘妇人’这个字。英文就翻译得尊贵很多:‘My dear lady’。那是尊称。不过他分得清楚,他出来之后,他与她的关系是有点不同了。[有一次]有人说:‘你妈妈在外边等你”,他说:‘谁是我的妈妈?’他这样称呼是其原因的。”

“但甚么叫‘时候’呢?时候是神定的-‘In His time’。圣经里面常常说是有‘时候’的,所以当施洗约翰那些门徒来问耶稣时,耶稣的回答就讲‘时候’。不同时候,神彰显的方式不同,神的临在是不同,盛载神的彰显和临在也不同。”

“施洗约翰问的问题很高水准。他们如何问?‘我们和法利赛人’,这证明施洗约翰承认自己属于旧约的传统的,主耶稣基督也是这样看他,说[他是]旧约先知的系列最后一个。所以在那个时间神的彰显、神的临在有盛载的一群人在那里。他们说:‘我们和法利赛人不断禁食,你就吃吃喝喝’。耶稣的确是这样,走到哪里,吃到那里,还大吃大喝。你看这个婚筵,很多人请他吃饭,对么?那些攻击他的人最喜欢请他吃饭,大排筵席。撒该又请他喝下午茶,你见他到处都吃。他说:‘时候不同。’”

“旧约神与人立约,与亚伯拉罕立约,然后你看以色列人离开神,神再在山上和摩西立约,颁十诫。这十诫-律法-就是昔日神临在的记号。所以你看到第一章也讲:‘律法是从摩西来的’。摩西就是神临在,他要说话,他要命令,他关心你怎样做人,他关心你和他的关系。然后神说:‘我临在。’哪里盛载他的临在?火柱、云柱。然后在旷野,会幕。很清楚告诉我们听怎样造会幕,‘因为我住在那里’。所以以色列在那个时间,是律法,是会幕。之后,你看到利未记有很多不同的仪式:要洗的、要献祭的、有祭司,和神的关系是有一套规律的,有一些守则的。”

“施洗约翰,改变的时候。‘天国近了!’没有人如此说话的,然后他的方式也变了,穿的衣服也不同了,洗礼的地方不同了,不同的。圣经说他找那些有多水的地方洗的,我亲自到约但河看他洗礼的地方。悔改的洗,天国道理,铺直主的路,所以是在两约之间一个很不同的身份。所以他说:‘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法利赛人已经兴起了太约二百年,他们代表以色列人要返回神的律法。所以主耶稣基督说:‘你们在那个时间这样地去禁食,对的。悔改,对的。禁食认罪,对的。不过时候来了,新郎来了。’”

“神的时候。他不同的时候有不同的彰显以及他不同的代表。希伯来书一章1节说,从前神藉着众先知把他的话语彰显出来。到末世的时候,是藉着他的儿子,新的一页。当然我们知道这里讲的新郎是谁,就是将来在天上请客的那一位。所以你预备,神准备阖府统请,不过你和你家都要信主才可以入席,他就请你全家了。被召的多,选上的,未必每个可以。筵席。他说:‘新郎在的时候,要庆祝,陪新郎的那些人也要一同庆祝。’所以他的门徒就很开心,每天吃吃喝喝,对么?不同的。”

“但他说,接着会改变。这个改变是很重要的。他说:‘新郎会离开,你们那个时间就要禁食。’新郎离开是甚么呢?当然后来我们知道他怎样离开,约翰福音逐步逐步讲他怎样离开,愈讲得清楚,人们愈多散去了。真的全散去了,连他那班门徒也散去了。愈看愈不像样:他们的弥赛亚不是这样的。不是的。但他说:‘我去是与你们有益’。所以有另外一个时候,他说:‘我若不去,圣灵不来。’所以新郎离开之后,接着是谁?是甚么年代?神有没有临在?怎么样临在?在旧约时代,是耶和华亲自和摩西说话,有时透过先知,到主耶稣基督来的时候,是神的儿子亲自讲话。到他走了,神怎么样来?惊天动地!圣灵降临。”

“为甚么弥赛亚走了之后要禁食呢?我也思想了很久。有的解经者说,到他复活了就不用禁食,可以庆祝。也对,但也是错的,又对又错。耶稣复活我们当然庆祝,神的灵一定赐我们喜乐和平安。不过主耶稣基督多讲了两件事,他说:‘我走了,我先告诉你们,世界有苦难。’有甚么苦难?马太福音二十四章。他很快会再来,他说:‘你看这个圣殿,很快一块[石头]会不在另一块上面。’肯定快要发生。他公元三十年时说这话,公元七十年,兵临城下,整个城被毁了,整个国被灭了,圣殿真的被拆了,全部灾难。之后你再看,主耶稣说:‘在我没有来到之先-我先告诉你-不单有这些即时的苦难:国要攻打国,民要攻打民,有地震,有饥荒,有瘟疫,人的爱心冷淡,有假先知,撒但有工作,末期还未到。还未到,但神同时也工作,福音要到地极。’”

“保罗却知道他讲甚么。保罗写得好,他说:‘你知不知道?有恩典,但在患难中恩典显得更多。’就是他自己经历的患难,初期所有的信徒所经历的患难,所有犹太人经历患难:亡国的苦难、被欺压的苦难,被仇视的苦难,被逼迫的苦难。他们亲自经过,但保罗说不要紧,即使在患难当中,神的恩典仍然与他同在。‘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里面。’仍然是圣灵,圣灵作主,当然他是荣耀基督,新的年代来到,之后保罗写了几句话,是很感动我的。他三次讲:‘叹息’、‘叹息’、‘叹息’。‘叹息’不及英文译得那么好,英文翻译得好:‘g-r-o-a-n-ing’。这个字真好:‘g-r-o-a-n-ing’。‘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等候那得赎的日子,即使我们这些已经有儿子名份的也一同g-r-o-a-n-ing’,因为也是等候真正完全得到那个名份。第三个,谁在groaning?‘圣灵也用说不出的g-r-o-a-n-ing’。这是个荣耀的年代,新郎已来,新郎又走了。这是个荣耀的年代,圣灵带着权能来到,他是神。但是,g-r-o-a-n-ing。所以各位弟兄姊妹,你吃吃喝喝也不要紧,最要紧的是,经常都要g-r-o-a-n-ing。对不对?”

“耶稣临走的时候,他上到橄榄山,望着锡安山-我到圣地特特地找那个地方,我想看看为何他在那里那么伤心。我上到那里其实不太明白,因为看出去很美,当然圣殿不在,现在那个是Dome of the Rock(回教第二圣庙),但仍是很美。他站在那里,哗,耶路撒冷,多美丽!钖安山,众山环绕,多美丽!他哭泣说:‘噢,耶路撒冷,耶路撒冷,你常杀害先知,我多次招聚你,好像母鸡招聚小鸡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不愿意。’他说:‘我不再来了,直等到你们愿意唱和散那的时候。’g-r-o-a-n-ing。”

“还有一个年代。耶稣离开了,圣灵来了,还有一个甚么年代?新郎回不回来?回不回来?好像没有把握?他说:‘我必快来。’我准备这十堂讲的时候,我当然看约翰福音很多遍,我还看约翰一书、二书、三书,我还看启示录。哗,这位年老的约翰,神恩待他,给他看见将来发生甚么事。他是真的看到了,是神给他看到的,是visible的。他看到,他说:‘我看见了,有新天新地,没有眼泪,不断的赞美,再没有黑暗,很光亮。’”

“为甚么我讲这些这么多呢?耶稣也有说的:‘Discern the time’-分辨这个时代。那些人说:‘怎样分辨时代?’他说:‘你们这些人,只懂关心天气。西面有云吹来,你知道会下雨;南面有风吹来,你知道会热。’南面是沙漠,另一边是地中海。他们天天关心天气,香港人也很关心天气。所以问题是:‘你日常生活的事,你就很着紧,但你知不知道这是甚么年代?’他们说:‘给一些神迹我们看。’在约翰福音二章他们也是求神迹,他说:‘没有神迹,只有约拿的神迹。’约拿的神迹是甚么呢?鱼吞了约拿,三日后吐出来-耶稣复活,是复活的神迹。他说除了那个就没有了。”

“所以,主耶稣基督来,是揭开了历史新一页,然后他也预告接著有甚么年代。在不同的年代,神彰显的方式不同,盛载体也不同,也需要更新和革新,非常重要。”

(四) 迦拿的筵席 (1-12节):新的酒

“第二章大家都熟悉的,因为这是耶稣行的第一个神迹,彰显神的荣耀,门徒看到就信了。我现在看到这个‘信’字也要研究一下是信甚么,原来每一段他们信的东西是不同的。这里究竟讲甚么呢?”

“先讲讲现场吧。在加利利的迦拿,你知道是谁的家乡?是拿但业的家乡。他真是很爱拿但业,所以那里有人请客,请了他也请了他母亲和他的亲戚。他到了。我们都会说,耶稣祝福家庭,这是真的。他看重婚姻,真的,这是很重要的信息,有一天他亲自出席,但是重要不在那里。”

“他说:‘时候未到。’但隔了一会,主耶稣就去做事情。好像他的弟弟们叫他上耶路撒冷,他说:‘时候未到’,跟着他就静静去了。你觉得他好像很反覆那样,不是的。他知道哪个时候、怎样的状态去,哪个时间是适合彰显神的荣耀。是神的时候,他说:‘我做每件事情都是神吩咐我的。’他的时候、他的心意、他的荣耀,不是他随意做的。不是妈妈叫就做的...她接着就说话-他母亲真的棒-‘我的儿子说甚么,你们完全照样做就可以了。’所以她很相信这儿子,她很相信,她的信心没有动摇过。他就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他说:‘各位,你们把那六个缸装满水。’我计算过每一缸-中文就说‘两三桶’-其实每个缸可以盛装二十加仑水,而且要装满直到缸口,然后他说:‘你们舀出来’。”

“圣经中很多东西是隐藏着很深的意思的。耶稣的每一个行动,他不是乱来的,有很重要意义的。那个缸代表甚么?当时的犹太人一直会预备很多的水来洁净:在进食前,洗洗手,也洗脚。洁净。是洁净的水,代表旧约的洁净。‘不要紧,你搬出来。’然后他说:‘去舀出来吧!’圣经说,神的话是有能力的,主耶稣后来说,他的话是有灵的,是有能力的。他们一舀,倒出来,吓死了那个MC...他说:‘各位请注意,哗,很棒啊!’之后他还问新郎:‘从来没有人这样的:将那些最好的酒到最后才拿出来,应该把最好的放在前面的。’它明明是水,门徒也看到,圣经记载-这是使徒约翰说的-他这样做,就显出神的荣耀来,门徒就信了,知道这个师傅是有料子的,有能力的。”

“新旧交替,旧的体制,神的彰显,神的洁净,神的临在。昔日是这样装的,在圣殿里面,甚至在家里面,在会堂里面,都一定要洁净,而且一定都要献祭。有很多的仪式,要照足要求来做的,不可以不做的。所以这家人请客都做足了。但新的来,新酒就在这里来,新酒是甚么?是神的临在改变了。怎么样改变呢?”

“圣经是贯串的,旧约和新约是一气呵成的,几卷的福音书都是一气呵成的,是互相解释的。然后后来使徒再写书信时再解释清楚,你就会更加明白。大家记不记得耶稣被卖的那一夜,他举起了杯,他讲甚么?这杯酒就是我与你们立约的血。新约和旧约不一样,旧约是影子,那些水,那些的献祭,只是代表将来真的新郎会来,新的被杀羔羊会来,真的洁净会来。会来。新的酒来了,新的来临来了。新酒,新的年代,新的时候。这是第一个神迹,是主耶稣基督亲自踏出一步,他知道他的权柄是从神而来,他的身份是从神而来。新酒已经来到。”

“但你看马太福音说,新酒就新皮袋。‘皮袋是甚么?’他们喜欢用皮袋装酒,酒是代表神给我们的新恩典,旧的是用缸装水的,新的会有不同的器皿。他说,不可以新酒装在旧皮袋,新酒要装在新皮袋,要干净的,不同的,否则两样都会坏。”

(五) 圣殿的洁净 (13-21节):新的皮袋

“接着他就解释那个皮袋。各位,皮袋是甚么?神会临在,你用甚么去盛载神的临在?你用甚么表达神已在我们中间?神创造之后,人离开了神,神从来没有离开,他仍然是介入的,他是爱我们的...主耶稣跟着做了一件很特别的事。[约翰]说,逾越节到了。你发觉约翰福音很喜欢讲节期的,他每做一件事都拣选在节期时做的,而他所做的事和那些节期也很有关系的。而且节期将人聚集在一起,他就拣选那些日期做一些事,也彰显神的荣耀,也有特别意思。”

“有人说,为甚么约翰福音不把洁净圣殿放在最后的一星期呢?为甚么搬到最开头呢?因为他们觉得应该是洁净了一次。有些人是这样解。我现在再看的时候,我相信是洁净两次的。为甚么呢?约翰福音一共讲过三次逾越节,而且你看到它是一气呵成的。‘跟着过了几天就是逾越节。’我不相信约翰故意会最后发生的事情搬到前面来。而且他这个时候进到耶路撒冷去,逾越节当然有很多人去,逾越节是三大节日之一,是记念以色列人出埃及,逃过长子被杀,是神救赎的。所以到逾越时所有的人都去圣殿、去耶路撒冷,所以他去的。”

“就在这个最重要的节日里面,就进入最重要的地方,神在的地方-圣殿。他这次进去很震惊。如果你比较符类福音那三个福音书记载耶稣洁净圣殿,和这次记载,是不同。第一个不同,他亲自用手织一条鞭子。我看过一个很好的解经家Dr John White 解这一段,他说耶稣并非一时冲动的,他有计划,很冷静,织一条鞭子...他拿着这条鞭子,将那些牛羊全部赶出去,他没有打人...接着不是用鞭子,他把那些桌子翻倒...然后说:‘你们不可以把神的殿变成买卖的地方。’另外后来他再说:‘不可将我父的殿变成贼窝。’洁净。没有人敢动他,没有人看见过这样的场面。”

“洁净,是甚么呢?这个圣殿,应该是盛载神的临在的地方。神在哪里?不洁。就算旧约,有恩典的,神临在,圣殿是敬拜的地方,神临在,不过,你已经变了!在做甚么?最后他很详细地讲述法利赛人在那里做甚么,公会的人在那里做甚么,大祭司在那里做甚么,然后罗马人在做甚么。你变了!这个应该盛载神、彰显神荣耀的地方。不洁,洁净。器皿是重要的,盛载神的荣耀。”

“那些人见他这么生气,问他:‘你做甚么啊?你既然这么威风,显个神迹给我们看吧!’常常都问他要神迹,常常都要神迹。‘好,我给你。’当然他讲得很清楚,不是讲约拿,跟后面的不同:‘我告诉你,你将圣殿拆毁,我三天就能建立。’那些人说:‘你疯了么?’大家知道,罗马人为了讨好犹太人,就叫历史的希律王修殿,表示能够有宗教自由,有你自己管的自由。所以那些人说:‘你疯了么?已经建了四十六年,你说三天。’其实四十六年还未建好,我后来翻查一下,要到公元六十四年才修完。所以当时还需要几十年。他们说:‘你讲甚么?’他这一次说得很白:‘我讲的是甚么呢?是我的身体。’就是神的殿,是神临在。”

“各位弟兄姊妹,神是临在的,他每一个年代都有不同的方式来彰显。他在。对么?在西乃山多么厉害啊!那些会幕多么美丽啊!圣殿建筑得多么好看啊!那些礼仪多么庄重啊!那些的祭司的袍每一件都是有思考过的,会幕和每一件的布置全部思考过的。但并不是那些东西,不是外在的那些,是里面是否干净,是否干净。先要洁净,然后不只这样,无可救药的,就拆毁它。我想神也很心痛,神容许圣殿被拆,神容许他的子民亡国。公元前五八六年,巴比伦已经把南国也灭了,从此之后,只是做附庸国,但那还可以。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到罗马,罗马最出色,版图最大,管治很厉害,讲法治的,每一件东西在当时都很厉害,管理很厉害。神容许他的选民和国家、所谓圣城全部拆毁。我们的神是审判的神,神也必定会再来,他没有离开过,没有离开过。所以他说:‘我去,但你不要担心。我会走的,但我走了你要用心,好好的祈祷。’因为主耶稣基督说完了他要再来的时候,那些门徒问:‘我们怎办?’他只说一件事:‘要儆醒。Watch and pray。’就是甚么呢,弟兄姊妹?醒目一些!我们并不清醒。周围常常发生的事,Who cares?对么?我只看我带一头牛去可以卖到多少钱,在圣殿里每个摊位是多么昂贵呢,那些钱是谁收?是谁收?花多少钱才投到一个摊位,多少钱买一头?特别逾越节最旺季,对么?Shame!我们今天也是,买买卖卖,很多的事情发生,但是,实际是甚么?你盛载神的临在的,那个殿是如何?”

“当然主耶稣基督说:‘我就是那个殿。’是新的。日子来临,而来临之后如何呢?凡拜他-天父-的,是藉着他,不再在这座山或那座山,超越时空,主耶稣基督,我昨天用了一个字,今天再用-是‘四围蒲’(到处出现)的:‘走遍各城各乡。’你猜不到他到哪儿去。他去到哪里,那里就是神的殿,就有敬拜。每个地方,即使是神正式的殿,他也要把它洁净。他在会堂里面,他也是讲神的话,不过,他被人赶逐,被赶上山,就在那里敬拜。在最肮脏的地方,坟墓里,他也彰显神的荣耀。每一个地方,神的同在(presence)不再受旧的一套去限制。不单单在那个殿,不只是那些的仪式,不只那些的虚壳,是吹嘘的。他来的时候,是不同的。他去一个地方,他教导、讲天国的福音、医治,完全不同的。所以日子来到。”

“但各位,我们的新郎走了没有?他走了。他说过:‘我去,为你们预备地方。我再去才有Another One of the Same来’。我会有时间讲圣灵的,有时候他讲活水也是讲圣灵,到最后讲复活也是讲圣灵。整卷书讲很多圣灵。以前门徒用五次解释圣灵。圣灵来了没有?圣灵在哪里?在哪里?是神应许的,凡相信他的就接待他,你要洁净,你给神的血洁净你,然后干净就可以迎接圣灵。你就是神的殿。我们基督徒集合在一起,就变成新的皮袋,是被洁净的,是新的,已经不是基督的身体,而是你和我的身体。我们中文很好,我们中文叫这个作甚么呢?皮囊,还说是臭皮囊。其实是在讲一个盛载器。盛载甚么呢?盛载神的同在,神的律法的同在,神的规矩的同在。神亲自的临在,但你要洁净。”

“然后到新约时代,五旬节之后,殿在哪里?圣灵在哪里?那个常常不认耶稣为主的是谁?彼得。这个人反反覆覆,有多少次 这边说跟随主为他死、那边却逃跑了,是耶稣才忍耐他...他站起来说:‘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已经复活了!’弟兄姊妹,新的年代来了,那么当年还可以在圣殿里敬拜么?那些使徒差不多不能进去;会堂,起初还让他们来,到最后,使徒连会堂也不得进去。犹太人知道这班人很危险,煽动很多人,所以四处封杀他们。那神的殿在哪里?在街上各处。你看保罗,多好。有时候有河边,有一群妇女在那里,神在那里。他最厉害在哪里?坐监。那个狱卒也信了主,全家都信了主,那里成了敬拜的殿。因为他们接受圣灵,都成为神的殿,无论到哪里都可以。而且他再讲一件事,是神的心意,就专门去那些基督未被传过的地方。已经打破时间,不是被一些很旧的规条限制着,旧的规条是叫人来的,新的structure是叫人去的。随着圣灵引导,保罗说得很清楚的:圣灵带他往哪里,他就往那里,神的殿就在那里。每一个都是他的殿,加起来我们变成不只自己一个新皮袋,变成全部加起来成为一个新皮袋,装新的酒。”

(六) 香港有神奇妙临在 教会需要新的皮袋

“香港是很感动我的,也是神的灵在,但神的灵在你猜不到的。当然培灵会令我很感动。我真的猜不到。哗,我问过其他的点有没有人去,原来也有很多人去的,这里固然多人。哗,七十九个点,神的灵在,肯定在,有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必定在,神真的要对香港说话。”

“但神在哪里?耶稣说:‘我到哪里,跟我的人也要到那里。’你猜在哪里可以找到耶稣呢?你猜不到。沙士那一年,每一个沙士病房,举手愿意进入沙士病房工作的护士和医生,我查过,百分之七十是基督徒,再举手进入深切治疗室工作的-医管局不能勉强你的,你有选择自由-百分之一百。我知道,因为当时我在突破,我们的看更的女儿在沙士期间是做物理治疗[相关见证故事从略]。全港最美丽的一百天就是[沙士期间]那一百天,报纸天天刊登经文...很多最后死的都是基督徒,留守到最后的也是这些,多么美丽。自那次以后,政府容许每间医院都设立院牧,然后很多教会都进去。神在,是不同的。”

“在不同的地方,神都在,不只是困在四壁之内,不只是守某一些礼仪,就以为那个就在。我很希奇,有人常常带我去探监,最重犯的那个监仓,最多人信耶稣,真是奇怪。那时候赤柱的七号监仓,最重的全都在那里,我常常都有去探,有一次我自己进去探监,那些狱卒带我进去看,哗,很多走来和我握手。狱卒问:‘蔡医生,为甚么你有这么多朋友?’我说:‘不只是朋友,全部都是我主内的弟兄。’...哗,神在,在监仓里面在,在医院里面在,在职场里面在。很多人现时在工作的地方开查经班...神在不在?那个是不是神的教会?神在不在那里?圣灵在不在那里?那个是不是盛载神的。所以你要改变。你真的需要改变。”

“我告诉你,我做青年工作,如果不变呢,早就结业。我每年复活节、受难节三日,总会约一群年青人去福音营。因我们信仰的核心就是十字架,就是复活。所以这么多年我看见很多年青人进到那里,三日复活。但形式总是变化着,那个酒-耶稣基督复活、耶稣的死、十字架-一定不变,哗,但是那个皮袋常常都变,形式又变,唱的歌又变[一次个人在营会的有趣经历从略]。”

“信息是一样,但是盛载的可以很不同,我很开心,现在香港很多教会,有新的青年崇拜,有新的歌,我也有亲戚作了很多的歌。他们带我去学校,唱不同的歌,那些歌是他们明白的,他们懂得唱的,有信息的。盛载体不同了。青少年不需要一定要在主日[聚会],现在很多改变了,改在星期六举行。你不需要绑住他们,而且不一定在礼拜堂的,可以在信徒家中开组。我开查经班最喜欢在家中开,家里最真。你不一定的。”

“所以,新的时代,耶稣仍然是主角,天父,圣灵。我们活在圣灵的年代,按着圣灵,我们要自己洁净,接受圣灵,然后用新的方式,新的皮袋,盛载神的新的恩典。所以我盼望香港教会真是更新,更新是我们生命的更新,我们每个信徒生命都要更新,更新一定是洁净的,不只是水,是血,是立约的血。圣经说:‘这个酒是我立约的血’。然后,旧的要拆去,革新,我相信我们现在的工作,无论做老人的工作,做妓女的工作,做囚犯的工作,做病人的工作,都要革新,不可以守旧,总是重用那一套,旧的没有问题,但你要有生命,要有洁净,要被神使用。对不对?愿不愿意?”

“你愿意更新,你愿意你的教会有革新,以致不是等外面的人来找你,你去找他吧,对不对?你是要改变的,现代的改变不可以再坐在那里,我相信香港必定会革新,神会来,不需要很多人。如果我们来培灵会这些,你自己先给神更新,然后你也革新,然后你把这个带回团契,不要统统用旧的一套,以为我们几十年也是这样做的。年青人改变,时代改变,他们听的方式改变,我们盛载神的恩典,传达他的恩典都要改变。新酒,要在新皮袋里面。是主耶稣基督带来这个新酒,圣灵他充满时,当时的人说:‘这群人必定是新酒灌满了。’他们对了,那个新酒就是圣灵。保罗说:‘现今世代邪恶’-以弗所书第五章。为甚么?在撒但存在着的,但怎样呢?‘不要醉酒,要被圣灵充满。’圣灵就是那个新酒,你要被他充满,但要洁净。你要给神洁净你,洗净你。不单是你自己,你的教会、你的团契都要革新,给神一个新皮袋出现。”

“好,如果你愿意来这样做和祈祷的,请站起来,你自己要更新,同时希望将你的团契、你的教会一些的福音事工、一些的事工都革新,求神的恩典。你站立,我们作一个祷告。”

(七) 总结祷告

“新酒,新皮袋,是基督的权柄,是基督的身体,现在神拣选了我们这个身体,成为你的殿。求主洁净,洁净这个皮袋,求主怜悯。亲爱的天父,我们多谢你,你是荣耀的天父,你将权柄交给主耶稣,所以他来的时候行第一个神迹,已经彰显权柄荣耀都是属于他,而且他将水变成酒,是将旧的一些做法变成新的。新酒已经来,新郎已经来,圣灵已经来,所以教会昔日的宗教都变了,所以,主,我们知道你已经成就奇妙的事。二千年来有很多的革新,但我们仍要不断的更新,不断的革新,是被你来改变。我们自己要改变,但愿我们的家庭也改变,我们的团契都改变,我们的教会都革新,不断被你来洁净,不断被你使用,被你差遣。愿荣耀归给你,我们将感谢颂赞归给天上的父,归给成为人、为我们带来新酒的耶稣基督,感谢住在我们心中、住在我们身体里面的圣灵。愿荣耀归给你,我们在这里,请差遣我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第四讲 
日期:2015年8月4日
题目:荣耀的永生神:人的重生、宗教革新
经文:约3:1-36、约14章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 这福音要传到地极

“今天晚上先一同背诵圣经,请不要令我失望。约翰福音三章16节。可不可以?好,我们一同来:‘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有人说,这节圣经总结了约翰福音,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全世界七十三亿人,超过百分之九十的人有用自己语文翻译的圣经,只剩下很少的民族,现在也有人全时间帮他们翻译圣经,威克里夫圣经翻译,我很尊敬的,我有很多朋友也在那里工作。翻译每一本圣经差不多要二十年,从没有语文开始创造出来。所以圣经说,这福音要传到地极,不是说笑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民族,看他们本身的语文,都会懂得背约翰福音三章16节,所以我真的很感恩。”

(二) 分题字眼释义:永生神、重生、宗教革新

“今日的分题我要解释一下。你帮我读一次:‘荣耀的永生神:人的重生、宗教革新’。第一我先解释‘永生神’。‘永生神’,一个人一生最重要回答的问题,我希望你在地上回答,不要上到天上才回答。‘你说耶稣是谁?耶稣是谁?’现在全世界的人知道和不知道[其他]的,都知道‘耶稣’这个名字。彼得回答得厉害,是天父感动他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我每晚都会重覆讲谁是基督,全世界都等待着一位救世主,当时甚至罗马的君王也称自己为Saviour、Messiah。你看[电影公司]总是制作末世电影片,总有救世主的,有没有?有些叫Avengers。全世界都知道人类来了现在,很需要一位救世主,不能再自救。但究竟为甚么是永生神呢?”

“全世界的人相信的神,现在大部份都信奉一个-亚伯拉罕的神。亚伯拉罕的神是自有永有的,不是人创作出来的。在所有不同的民族里面,由于他们恐惧,由于他们看见神的伟大,都造一个神出来,是人作的。圣经里面说得很清楚,那些都是人手造的,是思想作出来去解释一些这个世界不能解释的事。”

“人最基本的问题,这个世界都没有回答的。我真是一个医生,你不信可以问旁边的播道医院,不过有很多年没有行医了。我读了这么多年医科,两个最重要的问题没有回答。‘生命从哪里来?’‘人死了往哪里去?’不回答的,也无法回答的。对么?因为我们医生是用显微镜,震动一下、扫瞄一下你,是回答不了这些问题,但最重要就是这些问题。你不知道从哪里来,就叫忘本,你至少也得知道你的祖先从哪里来。忘记、忘本,就一定忘恩。对不对?连人这些最基本的问题你也竟然不问?”

“我读医科之前是读动物学的,我的教授很多都是读进化论的。他们很诚实,很诚实。我中学的老师不是不诚实,他们将进化论当作事实来教,进化论并不是事实,只是一个理论(hypothesis)而已。所以那些教授很清楚,没有人知道物种在哪里来,没有人知道这世界是怎样来,没有人知道怎么这个世界如此有规律。只是相似。最重要的问题并不回答。”

“所以今天就是讲生命。永生神是甚么呢?他自有永有,你知道生命是从他而来,那一晚我已经讲过,他创造万有,他不单这样,他造人的时候,他吹一口气,他就成为一个有灵的活人。有神的形像,有神的美,有神的善,有神的爱,有永远的生命,因为神他本身就是永远到永远,圣经里面也说,生命是从他而来,这生命就是人的光。”

“本来圣经是不用弄得这么厚的。真是可惜,应该二章就可以了,对不对?那样读圣经就简单得多了,天天就在敬拜,读来读去都是在伊甸园。第三章。这个世界有幽暗,有魔鬼,有鬼的,有黑暗的。人就是因为自己眼目的喜悦、喜欢吃、喜欢眼睛明亮、喜欢辨别很多东西,就堕落,从此就死了。死?我们看圣经,他并没有死了,其实是死了。圣经有两种的死亡,一种当然是肉体的死亡,这件事我们读医科第一天,就告诉我们有这件事,第一年整年都是解剖一个死尸。那个信息就是:人是必死的,所以要救他。”

“圣经说,人犯罪之后,灵已死,死在罪恶过犯中。那个是甚么呢?你再看不见神,你跟神断绝了,你灵死了。你是跟神直接沟通的,神的爱在你身上,他的荣光在你身上,全部都在的,但离开了之后才需要讲今天的题目:重生。”

“关于重生,我一会儿就会讲那个故事。约翰福音很好看,在于它不是讲一些抽象的神学,它全部都是讲耶稣来到,成为人,跟不同类型的人对话,有知识份子,有一些妇人,有的病了,有的是高官。当时在以色列最高级的罗马官,他也跟他对话,所以约翰福音很好看。神成为人,他有血有肉,乐意跟人对话,在这些对话当中,就点出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其中一个就是重生。”

“‘重生’这个字很难翻译。它原文是有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是‘从上头、从天而生’,第二个意思是‘再生一次’。英文的翻译很多时候是用两个的翻译:一个是‘born from above’,一个是‘born anew’。我们这本[和合本]圣经选择了‘重生’,也是对的。再生一次。重生。但是怎样再生一次呢?是从上头生的。所以重生是很要紧的,所以这个题目是很要紧的。如果你明白,就明白;不明白,就不明白。但你若明白,是神的恩典,你一生就不一样。圣经讲永生,是生命的质素,是生命的那种丰富,神是爱,所以你有永生,就有爱。你今天就可以享受永生,当然也直到永永远远。神将那个本来永远的生命所有神的素质再一次交回给我们,所以是很重要的,是关乎万人的。所以我们刚才说‘神爱世人’,是每一个人,神爱世上每一个,不分种族的,不分年龄,不分部族。所以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但是为甚么我还要加上‘宗教革新’呢?你知道当时耶稣成为犹太人,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犹太人一直觉得自己的宗教是列国当中最伟大的,它周围的国家甚么神都拜...拜偶像,拜巴力。巴力其实很多个神并合而成的,有些是专管食物,有些是专管性行为,所以它的献祭很多时候是性交。甚么神都有,是按着自己想要的创造出来的。只有犹太人-‘我们的神,自有永有,他是启示的’,所以从一开始的时间,创世就哪里来,人最需要答的问题,在圣经里面这个神已经回答了。可惜人离开了,所以你看前面那几章,你愈看愈心痛。真的有挪亚,真的有个方舟,真的有洪水。全世界的地质学发现世界真的曾经被洪水淹没。到创世记十一章,人自以为了不起,兴建了巴别塔,神分散人类,改变他们的语言,于是列国就出现。”

“但神是不想咒诅人的,神从起头,因他是爱,他都想祝福人,所以他没有放弃。如果你生了一些孩子,每个孩子却总是气死你的,我想你也会很灰心,神也会灰心,结果他仍再拣选人。亚伯拉罕。‘我要叫你成为一个大国,使万国万族得到福气。’所以圣经真是很好看。你不看就真是笨了。当你看的时候,忽然间会眼睛明亮,你会明白很多东西-为甚么那些犹太人如此威风。你看看,所以神真的拣选了他们,那当然又是堕落的,人性就是这样:有好处,但都是堕落。我们看士师记,常常看见那些领袖一个不如一个,有权力就有腐化的。然后到大卫。大卫是最敬爱神的,也经常犯罪。”

“所以人类的历史,你看,真是一个义人也没有,但以色列人,他们很骄傲的,觉得‘我们的智慧,是全世界人都来求道的’-所罗门。‘我们兴建的殿,是所有其他宗教不能建筑得如此美丽的。’‘我们的摩西是伟大的,我们的道德是标准的、我们的律法是很高水平的。’所以他们漠视其他人,直到他们被神惩罚,因为他们陷在罪的网罗,直到最后公元七十年亡国,成为附庸国。”

“但神仍没有离开他们。为甚么讲这些历史?神不是忽然间做一些事,他其实从创世时已经爱这个世界的人,但是人总是令他伤心的。你别以为神没有感情,耶稣来到地上,他为人哭泣,天父也很伤心,经常差派先知去,叫他们归回,讲到最后也不肯听,神就干脆不派先知了。到玛拉基书这最后一卷之后,四百年,没有先知。”

“但中间却出现了今天我们的主角-法利赛人。我觉得我们基督徒对法利赛人都颇有偏见的,因为主耶稣说他们‘假冒为善’。告诉大家,这一群人本来是好人。他们看不到先知,人们都不看圣经,所以他们兴起,很严谨地抄圣经,研究圣经,讲解圣经,是一群很受尊重的人。当中还有一些非常高学术水准的人,称为文士。看啊,他们多么的工整,在山洞真的很严谨的逐句逐句来解经。所以,主耶稣基督来之前二百年,他们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非常重要。然后在耶稣基督的时代,严谨的有六千个,但有很多法利赛人都是从商的,加起来是当时以色列人口大约百分之五。但他们很有影响,他们讲道德、讲律法、讲敬拜,讲很多做人的规矩,所以很受尊重的。不过一直下去就愈做愈假,愈有权就愈假,愈有权就愈败坏。所以那个时候的法利赛人很有权,但主耶稣来,也很想跟他们对话。我们的神不只是想一些个别的人得救,对着这个曾经那么伟大的宗教-犹太教-忽然间变成这样,他就要革新。好了,现在就讲今天的故事。”

(三) 耶稣与尼哥底母谈重生 (约3:1-10)

“今天的故事很特别。法利赛人早就留意耶稣,因为他们一直都看着施洗约翰,他们看见人们一窝蜂地涌到约翰那里受洗,是真的。我也到过约翰河看,我看了以后很感动,似乎很荒凉-其实它离开城很远,所以当时的人要老远地来到约但河找他,并不简单,但他说:‘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所以忽然间,大大有一个革新的声音-‘天国到了’,然后到最后就更加震撼,他说:‘这个就是基督了,这个就是上帝的羔羊’。有很多人去,愈来愈多人听他。然后耶稣出来时,行了很多神迹,约翰记载,门徒看见他行了这么多神迹,但是没有写下去。”

“在这里的情况下,耶稣出来不久,在一个晚上,就有一个法利赛人,乃是个宗教领袖,后来我再查一查,他不单是个法利赛人,更是入了公会的,就是当时由祭司、法利赛人和文士联合而成的一个最高权力的宗教组织。我不想猜测为甚么他晚上才来找耶稣,但他肯定知道其他很多法利赛人说三道四,已经感到权力受威胁,但他仍然去,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静悄悄去。而且他一开始就问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他说得很好的,他说:‘你是来作师傅的,是从神那里来的,你行过的神迹,没有人能够做。’所以他来向他请教,这就揭开了今天的故事。”

“他知道所有的以色列人都等候神的国降临,正如今日仍然这样。以色列已于一九四八年复国,也在那里等待弥赛亚,因当时他们已决定耶稣不符合他们弥赛亚的定义。然后他就讲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说话,是与你有关的,你要坐稳。他说:‘若你要看到神的国’-当然是现在和永远-‘你必须重生。’但是你讲甚么啊?其实耶稣知道他是谁,他之后说,他是以色列人当中的师傅。他就给了他一个很高水平的回答:‘甚么叫重生?是从水和灵生。’”

“这不是耶稣作出来的,而那很有水准的法利赛会知道他是从哪里抄出[这句话]来的。在圣经里面,有些书卷我们称为启示书卷。启示录当然是,但以理书是,以西结书也是。那些称为启示书卷的是甚么呢?它们不仅是先知书。启示书卷是甚么呢?就是[启示]将来会发生的事[的书卷]。所以主耶稣基督来之前,旧约圣经的以赛亚书、但以理书、弥迦书、以西结书、诗篇,已经讲弥赛亚会来。而以西结书还提到这位救世主再来的时间是怎样的。”

“神对以西结说:‘我必用清水洒在你们身上,你们就洁净了。我要洁净你们,使你们脱离一切的污秽,弃掉一切的偶像。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使你们顺从我的律例,谨守遵行我的典章。’当然这句话耶稣浓缩起来讲给他听。他说:‘人必须重生。我要再讲一次,是从水和灵生,否则不能神的国。’尼哥底母就以一个好像很低智的方式回答,但我就想为尼哥底母辩护,因为他很高水平,他不会问一些这么低智的东西。人们说:‘哗,尼哥底母如此不济的。’他说:‘那如何重生呢?难道钻进我母亲的腹中再生下来么?’我相信他不这个意思。他是在说:‘你怎样去改呢?再生一次?人很难改变的。你已经经过了这么多年,那根本是没有可能的。你怎可以再钻回去?’他其实是挑战,这是不可能的。”

“我很同情他,也很欣赏他。他冒着很大危险来找耶稣。耶稣也向他再解释:‘从上面生的,神会赐他灵,而且会赐他水。然后让他可以进天国。’接着他说:‘圣灵来,好像风一样,你不晓得它如何吹’,我想尼哥底母听了之后,也好像你们那样:‘你在说甚么呢?’我发觉在约翰福音,耶稣讲话完毕后,人们会说:‘你在讲话吗?”而且就算好像每个字都知道,加在一起就不太清楚了,而且包括他的门徒,也是一知半解的。”

“真的,人怎可以变呢?但为甚么不变呢?因你有固定的生活方式,里面有正有邪,有善有恶。这不是我讲的,是儒家说的。‘人之初性本善’,人有善性,然后荀子又说:‘人之初性本恶’。两样都有,我问你,你觉得自己有良善的,你举手。你觉得自己有恶的,你举手。你渐渐长大时自己知道的。我那天晚上告诉他们,我这样听话的,小学时也有偷过别人东西,我还多讲一点给你们听吧,我小学四年班,有同辈在街上挑衅我,我就打他,平时那样听话和善良,操行是甲级,结果被校长捉到,我做坏事都被人捉到的。...圣经说,你想做的做不到,不想做的你偏偏去做。所以你不用假装,问问你母亲就知道了,你结了婚,当然问你太太,那里可以躲藏呢?人性就是这样,是很真实的。”

“那怎么变呢?我讲两个真实的例子给你们听,你们就会明白。”

(四) 重生实例:蔡医生父母的奇妙信主经历

“我爸爸妈妈很爱我的。我爸爸十四岁行船,很勤力,读书不多,自学英文、打字。从洗碟开始,做到管事,我很欣赏他。到我考不进香港大学,他将积蓄的钱给我出去留学。我母亲也是很厉害的,她读书比我爸爸多,她本应该继续升学的,不过十七岁就爱上这个英俊的男孩子。我再看他们结婚的照片,我爸爸挺英俊,我母亲简真是美,她拍的照片好像明星的照片。她十七岁结婚,十八岁就在云南生了一位英俊的男孩,所以我的‘云’字不是指天上的云,而是云南。打完仗就回乡,我第一幅照片是最幸福的,我爷爷抱着我,我爸爸妈妈站在旁边,我在中间多么威风!应该故事就结束了:and they lived happily ever after。童话也是这样的,王子和公主结婚生了小王子,永远快快乐乐生活。但一直打仗,就来到香港。”

“来到香港时很穷,但我十分欣赏他们。而且他们计得很准,四年生一个:第二个是弟弟,第三个是妹妹,第四个是弟弟,每个都很出色的。所以我们一家真的好,直至信耶稣有了冲突。所以圣经说的对:很多时候,你家里的人成为了你的敌人。我信了耶稣,只是申请一件事可以免役:不用拜祖先点香,因为长子是负责要上香的。我跟妈妈说,我信了耶稣,可不可以不上香?她真是好人,我解释之后,她就交给弟弟上香。但我爸爸就不行了,他说:‘不可以,那谁上香给蔡氐历代宗亲?将来我离开了,谁给我上香?’就翻面了。不过,翻了面他还容忍我,所以我一直就信主。当然后来当我改行的时候,就不得了,几乎被逐出家门。他说:‘你是我们蔡家第一个读大学,第一个做医生的,现在却去干一些无谓的事。将来你的儿子读大学,不要来找我。’一直在那里教训我。没有办法,我在他面前不哭,躲起来里才哭。因为我很爱他,他又爱我。大家就活在两个世界里面。”

“我的妈妈好一点。不过很奇怪,我爸爸被我请去一次礼拜堂之后就不去,他说:‘你们教会的人常常围着我谈话的,我不喜欢和这么多人谈话的。’...我妈妈就去,我的布道会她也去,在布道会中会叫人举手的,我也走去问我妈妈:‘妈妈,我刚才是不是说得很好呢?你信不信主啊?’她时常都这么回答:‘我有分数(自己的想法)。’她很有想法的,因为她很聪明,你不能催迫她的。很希奇,告诉你发生甚么事。有一次我去澳门讲道,也有布道会、培灵会。我便邀请妈妈一同去,我太太那些一定去,所以她也跟着去,那次[布道会]也是那个样子,你是不敢动她的,我也不喜欢被人指斥的。谁不知,坐船回去途中,她对我说:‘元云,我信了耶稣。’我便问她是甚么一回事。你告诉你,这是圣灵。”

“澳门宣道堂,当年有一个姑婆,人人都认识的。当时我妈妈认识她时,她八十六岁,她工作是教书,十分喜乐,每次我们到澳门她也请我们吃饭,然后和我们倾谈,所以她知道我妈妈去她很开心,我经常陪着她。我问她:‘你八十六岁,为甚么这么健康的呢?你做甚么的呢?’‘我教书。’‘你教甚么?’‘教体育。’我真的佩服她。她原来是懂粤剧那些武功,很多香港做粤剧的都跟过她学的。她是很健康,很开心的。她看见我妈妈,就很喜欢她:‘啊,你真的好,不如作我妹妹吧。’我妈妈和她十分投契。她就讲自己的见证给她听,讲自己为甚么可以这么快乐,八十六岁,独居,但很喜乐,到处人人都爱他,充满喜乐。姑婆就带了她信主。”

“从水和灵生是甚么呢?每个人都像我妈妈那样‘有分数’,有自己一套,‘你不要动我’。圣灵来的时候就改变人,圣灵是神的灵,你信是甚么呢?你谦卑,你打开心,你看到了。忽然间神让她看到,原来信耶稣到这么年老都可以生命充满喜乐的,你不能解释。她决定了就没有人能摇动她,然后她说要洗礼,并指定要回到澳门洗...真的是有神的灵在。神的灵来到时改变人,你忽然间看见,灵是叫你的眼睛开,你立即看见神爱你,原来他可以改变你。”

“后来我家有很多吵闹...因我父亲很早退休,五十二岁。你太早退休,你太太有祸了...他留在家中很苦闷,每天斥骂人,我们弟弟妹妹比他斥骂得不少,我幸运,跑到加拿太读书...后来我回来时,我也忍无可忍,有一天他骂甚么呢?‘为甚么这杯水这么黄?’他骂我妈妈。我立即到水喉处看看,我说:‘爹爹,是水务局的问题。’我就告诉我妈妈:‘不如你来我家住两晚吧。’她真的来,带了四箱行李,从今之后不回去。所以我多了一重罪:窝藏阿妈。”

“后来我觉得我爸爸不会信主的,礼拜堂也不肯去,讲又不肯讲,心情好的时候和我们吃饭,不好的时候,约好都走了,有一段时间差不多想放弃...你猜发生甚么事?我做梦也想不到。他改变!怎样改变呢?我的妹妹就见证到。一九九三年,在红磡体育馆,我要讲布道会,就是讲主耶稣基督是家庭重补的福音。重生是甚么呢?你自己会改变,你家庭也会改变。十字架,叫你罪得赦免,然后你有生命,有永远的生命,然后你将这个生命带回家,家庭也要改变。当晚我被邀请讲,我讲,我说每个家都有难处,愈亲的就愈和艰难,因为你看到他的罪性,愈难相处,相见好,同住难。你全看见他是个怎样的人。所以在家里,若没有耶稣,没有神的爱-神就是爱嘛,他改变的时间,你就有神的生命,你才懂去爱,你才懂得去赦免,你才懂得去包容,你才懂得去忍耐。我一直的讲,讲耶稣怎样为我们死,为我们受苦,然后我就呼召,有何等多的人出来呢!我看到我的妹妹在前面,她的女儿在那里,她说女儿听完信主,我说:‘这么好!’,她跟着再说:‘爹爹正在走下来。’吓得我脸也发青,我对很多人说话也不怕,对着他说话-没有甚么话说。我真的害怕,因我不知道他怎样反应。”

“我看着他沿梯级走下来,我跳下去,我走近他,我战战兢兢说:‘爹爹,你是不是信耶稣?’他看着我,点点头,圣灵感动他:‘我信耶稣。’‘你信耶稣?要认罪的。我不是挑战你,因为信耶稣是甚么呢?让神洁净你嘛!不是来要甚么好处。’他立即答应。我说:‘你上台,我为你祈祷。’他就上台。我第一次拥抱着他,我很怕他,一万人的聚会。但不是那一刻而已,你信是甚么?这里说:信是接待耶稣。是你愿意接待神的灵,你愿意认罪,你愿意被神洁净,不是水,乃是血来洁净你。神的灵进来了,你会改变的,我忽然觉得我爸爸真的不同了,你无法解释,无法解释。对么?有神的灵,有永生,生命不同了。”

“我再去看他,我再回家看他,样子都变了。他叫我进房间和他倾谈。我说:‘爹爹,不用进房间那么严重吧?”以前进房间是有较大的罪,是严重很多的。他在里面一说话,就流泪,我没有看见过他哭,他哭着说:‘阿元,你每天来我都很内疚,因为我骂了你那么多次,你依然来。’我猜不到:‘爹爹,你知不知道,我很害怕你,我每次来都很害怕?’一个内疚的男人对着一个害怕的男人有甚么话说呢?...隔了一两年,我请我爸爸洗礼,他说:‘我愿意。’我请牧师来向他讲解,牧师觉得他真是认真信主,愿意为他洗礼,他当时年纪大,不能浸水,他亲自来到他住的地方,帮他洒礼。我当天很开心,坐着他旁,牧师拿起水,忽然我爸爸问我:‘元云,我可不可以洗?’我以为他要退却:‘你为甚么问可不可以洗?’‘我这么多罪。’我多么感动,我说:‘正因为多罪,就要洗啦。’要洒多点水呢!...牧师便很努力向他洒水,他整个头都弄湿了!很平安。”

“水。不是那些水,是洁净!洁净是甚么?旧约的水是代表新约的血,主耶稣他在十字架上:‘父啊,赦免他们!’‘若不流血,罪不得赦。’我们信的人有永生,不信的人会受审判。如果神不审判,这个是不是神?讲公义的...需要审的,然后要判罪。...每个人神面前,世人都犯了罪,死后有审判。但神免你审判,神赐予水来洁净你,用他自己儿子的血洗干净你,赐圣灵给你,是神的灵住在你里面,你不一样的,不能假装的...神就是爱,他改变你,所以人若不重生-重生的意思是甚么?就是使我们的灵活回来。罪是遮蔽眼睛的,我们说‘火遮眼’,你里面有罪,你有怒火,你有罪的火,是看不见的。而且那里说,你在黑暗不敢来就光,你做了一些事不想见光,你不敢来就光。圣经里面说,信是甚么呢?信是来接待他,你接待,你要真心,不能假装的,耶稣知道的。以后他说‘我不将自己交给人,因为我知道那个人的心是怎样的。’有的人信耶稣只是想来吃东西,你信耶稣-为何我向我爸爸也说‘要认罪’?你是要悔改的,你要承认自己是怎样,你不用装假的。”

“我真的很感恩,我爸爸信主时七十三岁,他以为那一年会死,因为我爷爷七十三岁死。谁不知没有死,还重生了,就是那一年信主。他活到八十七岁,我家人多么开心,最后他在医院,我请求护士带他到一间医生用的房间,我们全家四代,他最爱的那些孙室,每个围着他,牧师也在那里,和他说感恩的说话,为他祝福。多么的开心!永生!”

(五) 人的时候在神手中

“我告诉你为甚么我改行。我在隔邻的医院工作了五年(你可以查一下),平时看见他都不错的,当时播道医院逢星期五晚上都有一个福音聚会,不是讲健康,乃是讲永生。我平时叫他家人来听病情,人人都来。我叫人听永生没有人来。但很希奇,任何一个,一旦知道自己有cancer,有绝症,样子都改变了,忽然间改变了。我记得的,其中一个跪在床上,他说:‘蔡医生,求求你。我六十几岁,赚了很多钱,我没有享受过,多给我两年吧!’你想是我可以给的么?没有的,人是很渺小的,你还总是以为自己in control,所以圣经说得好:‘时候’。你总是以为自己控制自己的‘时候’,你的‘时候’是在神手中,他甚么时候,你不知道的。所以这里说:‘风随着自己的意思吹’,圣灵感动你,你知道,你知道的时间是甚么?圣灵让你看见,不是只看见自己的罪,你看见耶稣,他告诉你:‘从水和灵生’,有永生的,有的。所以我希望你今天真的谦卑在神的面前。”

(六) 神要更新个人,革新宗教

当然主耶稣基督不只是想尼哥底母改变,他很关心整群法利赛人,尼哥底母有改变。当公会决定要捉拿耶稣去审的时候,是尼哥底母站起来,他说:‘各位兄弟,我们的律法不准这样做的。我们的律法如果要拘捕一个人,要先听他讲甚么,然后才可以拘捕他。’那些法利赛人觉得:‘甚么事?你变了质。’但他究竟信得如何我不敢说,到耶稣死了,他和另外一个跟官说:‘我们想埋葬他。’尼哥底母就买了很多香料去膏。耶稣将生命的种子放在他那里,他有改变。而且到最后,一个很出色的法利赛人,扫罗,复活的主看到他:‘扫罗,扫罗,你为何逼迫我?’他知道,他接受神,接受圣灵,改变了成为保罗。保罗将整个犹太教很多方面改变了,他到会堂里教训,带领很多犹太人信主,很多外邦人信主。神来,不单叫我们个人生命更新;宗教,当时的宗教,正统的,亚伯拉罕的神,信摩西律法的,信那些洗的,等候弥赛亚的,样样都正宗,也是改革,因已变成一些很虚的东西,条文的东西。”

“所以五百年前,马丁路德看见当时的社会,当时教会也有难处,他就要改革。改革。我今天晚上只讲两件事。第一,为甚么当时人人都去礼拜堂却不读圣经?只是每个星期去听那些专职的人员、神职人员用拉丁文来讲,其他根本不知道他在讲甚么,自己也不看[圣经]。所以他要改革,你们都要回到神的话。没有神的话,没有神的灵,你教会里面很多聚会是不行的。第二件事他说:信徒皆祭司。圣经里面说:‘你们都是祭司。’‘都是祭司’。不要以为是了不起、穿着了圣袍的那些人,所有圣经里面的祭司其实是见证人,也将神介绍给人。主耶稣基督来,就是要叫我们成为全世界的见证人,预见将人带到神面前,也代表神,将神的福音传出去。你跟我都有份的。”

“今日香港教会,我很开心。为甚么呢?今次这个培灵会,单单几堂,已经有六万多人次看到,证明甚么?有那种苏醒在这里。我真的发觉,你不能只是单单去听道,对不对?你自己也要读圣经,对不对?你自己[单单]来听道行不行?你自己也要读的,你也要让神的话进入到你那里。你一定要更新。第二件事,我也查过,许多教会发现信徒去礼拜堂都是去坐坐,但星期一至星期六,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你不可以的。永远的生命、永生是甚么呢?永生是每一日你都活出神的生命,你每一日都亲近神,你每一日都读神的话,而且你在家中也是基督徒,你在职场也是基督徒,不是一个星期只是做两个小时的敬拜。你明天晚上来听我来讲,敬拜更新。敬拜不只是在礼拜堂的时间敬拜,所以都要更新。”

“所以我求神怜悯我们全香港的教会,神一定会差我们,一定会使用我们,香港这个时间很多幽暗,只有十字架的工作,让我们起来,都被神使用,不单是我们教会复兴、更新,教会要成为光,你也成为光,但愿我们这个培灵会,不只是祝福你,你将这些祝福带回去。可不可以?”

(七) 圣灵重生的邀请

“生命,不在乎你去了多少次礼拜堂,是你有没有水和灵,有没有经历耶稣的血的洁净,有没有经历圣灵进入你的生命。你知道的,你生命会改变。我今天的邀请你,如果你过去没有经历过这个重生,是谦卑认罪,接受神的洁净,接受基督的赦免,你也愿意打开你的心,认识圣灵。圣经说:‘凡相信他的、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信他名’一定要知道他是谁,你认识他么?你请圣灵、神的灵进到你的心,好么?如果你愿意这么做,你站起来。”

 


第五讲 
日期:2015年8月5日
题目:荣耀的弥赛亚:敬拜更新、文化革新
经文:约4:1-42、约17章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同诵读:约4:24]

(一) 一生最重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神

“全世界的人都在寻找哪一个是神,即使是说没有神的那些,他心底里面知道是有的,他冥冥中不知如何称呼他,当他生命结束时,他更加知道。我是做医生的。每个人一到那刻都会害怕,我说:‘你怕甚么?’‘我不知去哪里。我不知谁在那一边。’神造人是按他的形像造的,你心底里面始终会知道,你会寻找。当然谁是真的?”

[一同诵读奋题会总题]

“一切的荣耀、一切的权柄都是从他而来,你的生命可以改变,从不知道谁是神,到知道谁是真,到知道怎样敬拜他,是恩典,很重要。更新是里面发生的,生会是里面的。我们今天早上Dr Chris Wright,这几天都是讲,一生最重要做的是甚么?‘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又要爱邻舍如何自己’。‘心’是你的思想,爱是要有思想的,不是盲目的,敬拜是有思想的,爱就是敬拜,敬拜是由爱出发。‘性’(soul),灵。人有灵的。Soul。全世界都问这个问题,为何会有卓越而没有灵魂?灵魂是甚么?生命是甚么?全世界都在问。并非只是学知识,找朋友也要找一个soul friend,是心灵相交,心灵接触,有感受,有经历,有真情的。‘意’。我很想你天天都作这个祷告:‘Not my will; Your will be done’。一个人每天脑子里面会思想很多决定,你吃甚么吃不是很要紧-也不可以胡乱的吃,现在我们发觉喝水也不可以乱喝-但有些东西比饮食更重要。敬拜、爱都是意志的、选择的、你决定的、争战的、你批判的。所以很多时候我叫你站起来,是你的意志和神的意志,你将你的意志献上:‘Not my will; Thy will be done’,很重要的。因为人人都有自己的will,有的是strong will-很硬的,颈硬也不要紧,最可怜是心硬。最后,‘尽力’。有之于内,形之于外。‘力’是你的行动,你整个人做甚么,并非只是里面的-有之于内,形之于外。生命更新,你要革新,你是光。你去到哪里,你周围应当有改变。你是盐,落在那块肉上面,那块肉会改变。你好像面酵,在一团面里,全团都胀起来。是有改变的。你既有生命,就有更新;有更新就要有革新。”

(二) 分题重点浅析

“‘荣耀的弥赛亚’。原来这个被政治人物用了,罗马的君王-后来有人建了神庙拜他们-用的名是‘救世主’,是‘弥赛亚’。‘弥赛亚’当时已经不是一个宗教的字,是政治的字。但谁是真的弥赛亚?这天这段圣经是耶稣第一次自己揭开自己的身份:‘我就是。’你猜不到他是向一个撒马利亚妇人第一次揭露这个身份。”

“‘敬拜更新’。你每天晚上喜欢唱那些诗歌么?真的很好,带诗那些人带很美的诗歌,古旧的美,新的也美,常常配合主题。诗歌是敬拜一个很重要的方式,诗篇一百五十篇都是诗篇。我很多时候去讲道,令我很伤心的,因为当人唱完诗,主席就说:‘各位,敬拜的时间完结,现在讲道。’讲道是不是敬拜?听道是不是敬拜?慢慢想想。甚么是敬拜?有人说,在新约圣经中最重要讲敬拜的,就是约翰福音第四章,最重要的一章。所以,‘敬拜更新’。你知道甚么是敬拜、怎样敬拜、何时敬拜。”

“最后是‘文化革新’。文化是甚么?为甚么每次我都要讲一些革新?第一次是讲万有革新,今天唱的那诗歌真的好,一切天地受造之物,都要因为神而改变。对么?很重要的。一切受造之物,是神在创造时所祝福的-He blessed。但文化是甚么呢?我们华人很著名的历史家,很著名的文化大师-已经离开世界-钱穆老先生,他把文明和文化分开。他说文明是外显的,包括你一切生活的方式,所有建筑物,你穿的、你做的,是可见的。当然全世界都说有九大文明冲突,大家生活方式不同、思想方式不同、做事方式不同。九大文明冲突...中国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但文明是表面的,深层是文化。文化是甚么呢?包括它的价值观、它的信仰、它的世界观,在里面的,是深层的。”

(三) 耶稣定意经过撒马利亚打破文化差异 (约4:1-9)

“为何我在这一堂讲‘文化革新’呢?因为今天耶稣很奇怪,来到第四章,犹太人领袖、法利赛人,原来他们在计算着,愈来愈多人去听施洗约翰,他们已经很担心,因为施洗约翰说的话很凶的:‘你们这些毒蛇的种类!’哗,是很严厉的;我很少听人讲道这么凶:‘你们要悔改啊!天国近了!’所有的法利赛人、那些犹太人都等待着天国来临,没有人会这么大胆说天国近了的。但他们再计算,发现耶稣门徒洗礼的人数超越了施洗约翰,愈来愈担心,但未起杀心。到迟一些的时候,就决定杀他。所以你看约翰福音第一章那里说:‘他来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耶稣身为犹太人,是百分百犹太人。自己人。所以他决定离开犹太地,回到北面的加利利。很多外邦人都那里住,不只是犹太人。”

“但圣经说:‘必须经过撒马利亚。’我特意再看地图,真的要经过,你由南往北,自然是穿过的。犹太人很多时候宁可绕道而行,就是因为文明冲突,文化的不同。所以我后来想,耶稣透过一个撒马利亚妇人,其实不单她改变,连她整条村的人都要改变,所有文化都要改变。”

“让我讲一点撒马利亚人的历史和文化背景给你知道。文化不是一刻间形成的...撒马利亚非常以自己的文明为骄傲。从哪个时间开始?亚伯拉罕。亚伯拉罕已经到撒马利亚一个地方-示剑,建过一个坛敬拜。不单如此,约书亚过约但河也到过示剑,也在那里敬拜。而且他们相信约书亚在基利心山建立了一个敬拜的圣所,他们觉得自己是正统的。不单如此,雅各,后来叫以色列,雅各还留下一口井给他们,这么悠久的一个井,超过一千年,仍然有很多水。他们把这称为雅各井,‘是我们的,雅各是我们的祖宗’,雅各把那块地给了他们。相传约瑟在埃及死的时候,他的骸骨带回去,相传是葬在那里。所以他们多么骄傲。这么美丽的地方,这么美丽的历史,这么正统的文化。”

“谁不知,很混杂。为甚么呢?公元前七二一年,强国亚述攻进去,其实一个占领的地方就是撒马利亚,还在那里居住、通婚,将亚述的文化带进来。不只这样,巴比伦攻陷北国、南国,又占据撒马利亚,不单如此,接着希腊亚历山大又在。不知道为甚么每个都喜欢撒马利亚,还把那些兵留在那里,住在那里,也跟当地的人结婚,将希腊的文化、希腊的信仰、希腊那些神话都带进来。所以忽然间,他们说自己很正统,血统已经不正,信仰已经不正,文化已经不同,再不是那样纯正。所以犹太人很看不起他们,觉得他们是杂种。他们仍然觉得自己有正统信仰,因为他们相信摩西五经,他们最尊敬的先知就是摩西,所以他们等待着摩西答应有另一个先知好像他那样的到来,他们等候着那位先知,所以他们崇敬,其他的不信。而且因为他们认为约书亚在基利心山兴建过圣所,在尼希利重建耶路撒冷之后,在亚历山大进去之前,撒马利亚人在基利心山建了一个圣殿,然后他们说:‘这个是正统的,但是你们在耶路撒冷那个不是。’很可惜,犹太人开始妒忌,公元前一六七年,进去把它拆毁了。所以那个仇恨更深。虽然拆毁了,他们仍然说:‘基利心山是正统的,我们的信仰是真的。你们犹太人算不得甚么。’我讲这些是甚么?所以他们存留的文化信仰很混杂,他们觉得很正宗,很歧视女性,女性毫无地位。所以这个撒马利亚妇人如此凄凉。很恨恶犹太人,从不来往。而且他们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饮食、自己的生活方式。”

“但主耶稣基督来,偏要穿过撒马利亚,他的门徒很因扰,他们说:‘我们犹太人不应来这些地方。’耶稣来到,他很累,很口渴。耶稣是神的儿子,但他放下自己神的特权,成为人的样式,成为奴仆的样式,会累的,会渴的,乃是真实的人。他就坐下,门徒就去找食物。但他知道神的时候,他在那里不是白等的,终于他看到,有一个撒马利亚的妇人在烈日当空的时候-午正的时候-来打水。耶稣知道的,没有人这个时候打水的,也知道她会来的。他坐在那里等她。”

“耶稣怎样跟一个不同性别、不同信仰、不同族裔-天与地离开多远,就有那么远。怎样跟着这个人交往呢?我看约翰福音,感到很惊奇,他看见上次那个高级知识份子尼哥底母,大家可以谈话,但看见这个,怎样谈话呢?他多么谦卑,他谦卑顺服、温柔,好像仆人一样。一个人与人交往,你真不真诚是骗不到人的,特别是这个妇人,来到的时候,远远已经看到。她已经知道,平时是没有人的,为甚么有个男人在那里?她一看清楚-犹太男人-她已经提高戒备,思想怎样避开他。”

“谁不知耶稣近前来:‘我很口渴,请你帮我打点水。’破天荒,没有人这样做的。犹太男人一定不跟其他这样的女人交谈,还在公共的地方,一定给人批评,而且问她取水。你甚么也没有,结果你靠她打水,你靠她喝水的那些器具,然后去喝,哗,哪有人做这样的事呢?但很奇怪,撒马利亚妇人很高水平。你一直往下看就会知道,真的是很高水平。你不要小看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是惊天动地的,有多少个人用圣经整章讲你的呢?整章四十一节都讲她。你看她多高水准。”

“她很直接,她说:‘你是个犹太人,犹太男人,为甚么走来问我要水呢?’但我想她肯这样问,她看他的样子、看他的眼睛,她觉得可以跟他交谈,对么?随便有一个陌生人走来想和你交谈,你总会闪开吧。她没有,她如此问他。”

(四) 耶稣向撒马利亚妇人逐步揭开自己身份 (约4:10-18)

“很奇怪,耶稣真的诚心和她谈,但他再谈时,他慢慢将自己的身份逐步揭露出来。他接着说:‘如果你知道我是谁’-已经埋下一条伏线,‘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他不只是一个犹太男人或是一个口渴的犹太男人,不是这么简单。他说:‘你知道我是谁?如果你知道,你就会问她要水喝。我再讲一些事给你知道:如果你问我要水,我给你喝的那些水,是活水(living water)。’当然这个妇人知道甚么是活水,是流动的,不是死水,喝了不渴的。她说:‘太好了!’她接着说:‘你不要向我说夸大的话。你知不知道这口井,是我们祖先的,叫雅各井,你看经过这么久还有水的。难道你比我的祖先还要厉害么?这是雅各的井。’她也是真心的。我发觉这个妇人是很有水准的,很有历史感。她知道她怎样辛苦,烈日当空,当然有原因烈日当空才打水。”

“耶稣就对她说:‘你不知道,我给你的,真的是喝了永远不渴的。’不对口。她在讲地上的水,耶稣在讲天上的水。在约翰福音很喜欢讲水。第二章,水,洁净的水变成酒。然后这里又讲水,然后跟着最后他解释了甚么是活水。我后来有一篇道会讲这个。他说:‘凡信我的喝我这水就有活水’,活水是指圣灵,并不只是讲地上的水,是天上来的水,是圣灵,在你生命里面涌流。当然,大家不对口。但耶稣加了一句,令她既惊奇又尴尬。我们在香港与人交谈,要很小心,不会很快就请人带丈夫来。我们大家交谈吃饭都很小心,不会问人家里的事,那是私隐,我们不会讲的,除非大家已经很相熟,才会讲的,否则不会,‘与你何干?’”

“耶稣真的问:‘不如你也邀请你的丈夫来。’诚意的,不是挑衅的。耶稣真的是爱她,‘我既然给你活水,我想你最亲的人也来。’耶稣是这样思想的,他不管你为人如何,他知道你的背景,但他真的关心你,他真的想祝福你,不单祝福你,你祝福你家。我们的神就是这样。爱就是这样。他来到我家,我第一个信主,但神不是单单救我一个,我还邀请我全家都来得着。我们这个神真是好,耶稣是真诚的。人们以为他故意刁难她,他真是诚意邀请的。”

“但她还未可以信任这个男人。她说:‘我没有丈夫。’耶稣觉得她回答得很高水准,他说:‘你讲得对。’再讲的那句就要她的命了:‘现在和你住的不是你的丈夫,不再你以前已经有五个丈夫。’我们看到这里的时候,你和我都会有些道德判断:‘这个女人,一定不是好人’。但我再翻查,他们很信摩西五经,如果这个妇人奸淫,他们可以拿石头打死她。可以打死她,而她未死。所以有很多人就解释,有几个解释,第一,可能有些丈夫死了,但最有可能的:被人休了。无论犹太人、撒马利亚人,很容易休妻的;他觉得你睡觉时声音大也可以,弄的菜难吃也可以,总之觉得不合适就可以,不需要解释。他只要说‘她不符合我的要求’就可公开休妻。多么不公平!当时不只是撒马利亚人,犹太人也是这样对待女人。所以这个妇人-我不是为她辩护,当然她也有责任-也是个受害者,不单男人看不起她,到最后连女人也看不起她,为甚么呢?打水是女人去打的,又是歧视女人的,粗重的事务总是她们作的。所以她避免其他的女人,因为女人会有很多话说的,已经传开了,她们不用说,她看她们的眼神已经知道,所以避开她们所有人。”

“但他一讲到这里,耶稣不用她解释,耶稣不是在作一个道德判断,耶稣真是爱一个人,不管你的背景,他都爱你,无条件的爱你,他仍然是邀请你,这个是令我最感动的,超越一切界线的,信仰的界线、文化的界线,全部都拆掉。”

(四) 耶稣和撒马利亚妇人谈论敬拜问题 (约4:19-24)

“她忽然间醒悟过来,这个女人多么聪敏。如果当日你看见这个男人,你的反应会不会像她呢?她说:‘现在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先知。’哗,高水准!其实撒马利亚人等候着先知,等候一个似摩西、在他之后的先知。‘这个人这么温柔,这么谦卑,这么真诚,给我邀请,而且还关心我家人,还说尽我的家底来。一定是。’她说:‘我知道的,你是先知。’然后就改话题。”

“有些人说她故意要避开,我却觉得她的水准是高一点的,不单单是避开,也有避开。为甚么呢?当人看见一些很重要的人触及信仰的问题,一碰到自己生命里面最深处的问题,触及自己最关心之事的问题,很多时候都先挡开。最好的挡箭牌是甚么呢?因为她知道先知跟信仰有关,‘我是有信仰的,我有我的宗教信仰。’我也发觉当我和别人交谈,你谈到生命那些事情时,人人都有一些挡箭牌的:‘你知不知道我信甚么的呢?你知不知道?’很奇怪的,一到那里就挡住:‘我有我那一套的。’主耶稣基督,他不介意。而且他真的回答他,不管你甚么动机,你怎样问,他都回答她,最重要的。”

“好了。现在就来到今天讲道的高峰。要坐稳。下面这一段,如果你明白,你就可以了。因为全世界,拜神,都要有一个山的,都有一个地方的,有一间庙的,有个殿的,有一套东西的,有礼仪的,每个都有一套的。我到不同的地方去,跟人谈,都有的,而且有些建得很伟大的。我去旅行的地方,其中一个最奇怪的地方叫Machu Picchu。Machu Picchu在三千多公尺高,现在全世界的人其中一个最想去旅游的地方就是Machu Picchu。为甚么几千年前可以在这么高的山、这么伟大的岩石建筑了这一座,后来证实是当时代Inca土人拜神的地方,他们已经是一个失落的民族,因为没有文字。我到达的时候很希奇,他们拜的神有十个名字的,那些名字跟圣经中的很相似。他们拜太阳,因为有能力;拜蛇,因为蛇代表有生命;拜鹰,因为鹰超越时空;它有十个名字。所以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哪一位是神,他们就弄一套东西出来,多数都找个山,多数都建一个殿,然后他们觉得安全,证明他们那一套是真的。所以她立刻说:‘你知不知道我那一套是正统的?你知不知道我在哪里拜?基利心山。你们犹太人就说是在耶路撒冷,在锡安山。’对么?文明冲突。文化冲突。每个人都要回答这个问题:‘你知不知道神是那一个?你想拜他,你上哪座山?你去哪个庙?去哪一间礼拜堂?你告诉我!’你始终也是回答这个问题。”

“划时代。他说:‘时候将到’。你看耶稣经常都说‘时候将到’,因为他讲是‘时候’是上十字架的时候,得荣耀的时候,所以时候未到。但在约翰福音第四章,他第一次这样说:‘时候到了,现今就是。’Here and now。此刻。‘时候到了’,他意思是甚么呢?你再接着看下去你就知道了。他之后告诉她:‘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改变时代,他说:‘从今之后,你敬拜神不在这座山,也不在那座山。哗,犹太人听见一定说大逆不道:‘你拜神在锡安山,必定在耶路撒冷,一定不是基利心山。只有一个山,只有一个圣山。’哗,耶稣说这些东西,犹太人如果听见,一定非常忿怒,撒马利亚人听见也忿怒。”

“他解释。我会读个英文的版本。因为我发觉其实我们中文翻译得很好-敬拜神一定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译得真的不错。不过我发觉这个译本译得更好,是我很喜欢的Eugene Peterson。Eugene Peterson写了很多本书,很好看,但他用三十年从圣经原文翻译成现在的英语。所谓现代英语的意思是,将这些古旧的话放在今天的世界,所以让人听了以后容易明白。他没有违背圣经原意的。你坐稳一些,我读给你听,然后再解释给你们听:It's who you are and the way you live that count before God. Your worship must engage your spirit in the pursuit of truth. That's the kind of people the Father is out looking for: those who are simply and honestly themselves before him in their worship. God is sheer being itself—Spirit. Those who worship him must do it out of their very being, their spirits, their true selves, in adoration.”

“敬拜是甚么?神介意的:敬拜是否来到神的面前,和他对话,表达你的敬拜,表达你的欣赏,表达你的崇敬。他说,神最介意是甚么呢?你是谁,你是用甚么的姿态来,这个对神来说是最要紧的。并非只是你唱甚么,并非是你用哪一套,并非是你烧甚么。旧约也已经说:‘我喜欢的并非只是你献一些祭。’很美丽?不是。他说,神正在寻找甚么人呢?真心来的、很单纯的,诚实的(honest)、没有虚假的,你真真正正来到神面前。我们广东语译得最好:‘你来到神面前千祈唔好扮野。’不要造作。你装模作样,你知不知神是甚么?神是灵,无处不在的,万有的都是他造的,超乎万有之上,你看不见的,你看得见的,并不是神,是人编出来的。不是物质的,是超乎所有物质的。所以敬拜他是怎样的呢?当然你是很纯正,按着真理来到他面前-‘in the pursuit of truth’,要很诚实。你读圣经,你真心读是不同的。圣经是会改变你的。你带着很多成见,你不单纯,你不会来到神的面前。神已经全告诉了你,讲得很清楚的,几千年用不同的方式向人显示他是甚么,做了很多神迹,讲了很多话,整本圣经在这里。当时撒马利亚人也有摩西五经,犹太人有的律法书、先知书、智慧书,全部拥有,是几千年累积下来的,有真理的,这个神是启示的神,不可以造作的。”

“然后他跟着说神是甚么,他本质上是甚么。灵。我们中国人也知道的-万物之灵。灵是甚么?是你看不见的,你看得见的就不是灵了。所以当你来的时候,要怎样呢?你的灵也要来。灵是甚么呢?人的灵是死了。人是万物之灵,但犯罪之后,你的灵已经死了,所以要有活水,活水就是神的灵,神的灵使你的灵活过来,当然我们说敬拜要靠圣灵,对不对?就是靠圣灵来苏醒你的灵。你来到神面前,要用脑,要用你的魂,但最要紧,就是你真的有活水,以致你的灵活过来,活的意思是甚么呢?看得见神的,你知道他,不能装出来的。”

“然后那一句,译得非常之好:‘Your true self’。真我。神最不喜欢就是虚假,你来到神面前要真。我举个圣灵例子,是耶稣讲的。他说:甚么叫敬拜?甚么叫祷告?他就讲了一个故事。有一个法利赛人,每一句话都正确,他站着那里祈祷:‘神啊,我没有犯罪,我没有奸淫,也没有骗人的钱,我很正直、正义,不像这个税吏;我还每个星期禁食两次-我相信他真是有的-不只这样,我所有赚回来的,我也十一奉献。’标准,百分之百对。他熟悉那些律法。只是说,很容易。你里面是怎样?你真是义?你回礼拜堂,你有回去,你还有禁食,你全做齐-乃是表面的东西。对么?你奉献十分之一,并非那些不重要,但那个不是敬拜。然后是旁边的有一个税吏,那税使很简单。他很简单,很单纯,很诚实,他说:‘我的神啊,你怜悯我吧!怜悯的意思是你知道我痛,你知道我心。求你明白我,施恩给我。怜悯我这个罪人。’就这么多,就是这样。‘Lord Jesus, have mercy upon me.’ 就这么多。我告诉大家,很多诗好听,因为真实。为甚么人人都喜欢《Amazing Grace》?因为它真实:你从前是瞎眼的,你从前在罪里面。所以你来到神面前时,最不该就是造作,你装模作样,装出敬虔的样子来。但问题你是甚么样子?我很喜欢葛培理的布道会,我喜欢他的呼召,那个呼召歌你有没有听过?你太年轻。《Just as I am》就是我这个‘猫样’。Just as I am。你来到神的面前,Just as I am,不用装甚么。”

“我信主那天晚上,我也想不到我会这样祈祷。我不是轻易哭的。那一天晚上,我自己睡觉的时候,跪在双层床的上层,顶着天花板,我的弟弟在下面他不知道。我闭上眼睛,很奇怪,圣灵将我以前犯过的罪一幕幕揭示出来。我以为我忘记了,原来都在那里,我妈妈也不知道,有些她知有些她不知,后来有些我告诉了她,有些像被校长捉住了她也不知,有天晚上有个老师捉了我她也不知。我为何要让她知道呢,对不对?很多时候人是需要面子的,来到神面前就更加要有面子么?Just as I am。你不需要装甚么。怜悯。怜悯是甚么呢?神最大的怜悯就有十字架,他知你是罪人,他知道的,但他不介意。”

“像主耶稣知不知道这个妇人是甚么人?他知不知道呢?整条村的人都看不起她,起码有五个男人放弃了她,那个男人都不敢娶她,只跟她同居。你猜他知不知道呢?你猜他爱不爱她呢?神爱人不是因为你样子好看,并非因为你没有问题,人离开了神的时候,里面很多的东西,你知道,天知道。我们中国人最聪明的-天知,对么?你也知道。我们说神不知,鬼不觉,但中国人相信天知道的,我们中国人的天是有位格的天,孔子讲天是有位格的,他敬神如神在;老子,他知道有神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他讲的道是创造者。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万物-是创造的。他讲的水,其实是圣灵,似圣灵。水在最低,但上善如水。但你不可随便说。道可道,非常道。不是你一般人以为的那些。名可名,你随便给它一个名字就不对了。所以我们中国人非常高水平。神也怜悯我们中国人,神一定喜欢,否则他不会造出这么多来。”

(五) 耶稣向撒马利亚妇人承认自己是弥赛亚 (约4:25-26)

“这个妇人,她一直听。女性是很精明的,她懂得读人的。我们男人就笨很多的,我太太常常都说:‘别这么容易被人骗’,我的恩师苏恩佩还说:‘元云,这世界并非人人都是好人。’但这个妇人被人骗了五次,现在这个也可能在骗她。但她一看到这个,这个真是不同,如此地说话的,是个先知了。而且她接着说,很高水准:‘我知道,如果弥赛亚来,他就会告诉我一切了。’真是高水明。弥赛亚,一个犹太的男人、先知,忽然间这个犹太男人令她想起弥赛亚,耶稣讲了一句很重要的话,你坐稳,是神的儿子亲自讲的:‘正和你说话的那一个,就是他!’换一句讲法:‘我就是弥赛亚!’”

“我看到这里,很震撼。哗,神的儿子来,他连他的门徒也未有亲自向他们讲过他自己是弥赛亚,因为他一旦说出来,立刻就有杀机,没有命的。意思就是要叛变。所以他很小心,最后他跟他的门徒说:‘不要告诉别人。’他是到最后才跟他们说,才把一切揭露。但他偏偏在这个时候,对着一个撒马利亚的妇人,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揭露了自己的身份。”

(六) 撒马利亚妇人彻底改变成为见证人 (约4:27-30, 39-42)

“接着很希奇,圣经没有记载到这个妇人讲了甚么,但她改变了。为甚么我知道呢?从接着发生的事情就知道了。为甚么呢?你不是用口讲很多话,神讲的话,你相信,你接受了,就好像活水进了去,圣灵临在,你苏醒了,你看见了,你经历了,够了。所以很多时候,敬拜不是多少话。”

“接着那些门徒来。这个妇人多么聪敏,看见耶稣那班门徒每个都有一张嘴脸,他们的样子多难看。你说她聪不聪敏?她一看,知道不妙,‘这个是好人,那群就不知道是甚么人。’她急忙走了。约翰记载很好,连她带出来装水的罐子也放下,她来就是要打水,但她现在够了,不可口渴,有活水了!那些罐子不要紧,而且她回去-惊奇的地方就在这里。你想想,这个女子闪闪缩缩的,没有人肯见的,回去以后,向所有的街坊-我相信,圣经没有说,我是猜想的,同居的男子也同来。你猜他有没有来?...她很想将这个消息告诉所有的人。圣经里面所用的字是甚么?见证。见证(witness)这个字在约翰福音不是随便用的。第一次用,施洗约翰,见证(μαρτυρέω)。见证是甚么?生命改变,他经历了一些事,他看见一些事,所以施洗约翰说:‘我看到了,我看到圣灵降临在耶稣身上。这个就是上帝的羔羊。我看到了。’当然,圣经没有详细记述她回去后所说的话,我相信她很清楚地说。为甚么清楚地说?她只有一句:‘我所有的事他都讲了’‘他是先知。’我相信这句她也有讲。而且她其实也说了:‘这个就是弥赛亚。’”

“哗,那些人很希奇。为甚么那些人这么快就会信呢?我告诉你,你是假装不到的。一个人信了主,你改变了。告诉你,刚刚信主的人是最powerful的。因为他很真,他经历了一些事,他见证到一些事。我回到家,我第一个告诉我妈妈,因为觉得我妈妈容易欺负一点,我妈妈也真的是很好,我那天也说过,她不需要我上香,找了我另外的弟弟上香...我很兴奋。我读书的时候,我有几个死党,天天踢毽子,常常打篮球,我们这几个常常夥伴一起攻击基督徒。那些基督徒常常向我们挑战,我们就联合攻击他们,我们有很多解释,他们有很多解释,我们就跟他们拼过。我还记得当时他们给我们看甚么书:《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吗?》、《科学的见证》。你有书,你想我们没有书么?大家去拼过。我信了主,第二天就和这些死党吃饭,我挣扎,但圣经说我们要见证,但我不懂说,我想到,我垂下头,吃饭祈祷,诚心祈祷。我一张开眼睛,我的老友说:‘蔡元云,你做甚么,你傻了么?’我说:‘我信了耶稣。’他们说:‘为甚么?’我不知怎说。不过他们看见,样子不同了,不同了。所以他们继续和我倾谈,我就说:‘我不懂,不如你来听。’告诉你,几个人都信了主。你信了主,有活水的,你禁不住的,你就讲了,你讲的时候,你不懂回答,好像那个撒马利亚妇人那样不懂回答,就说‘你来看吧’,初期的门徒也是说:‘你来看吧。’因为你知道他的哥哥彼得是怎样凶的,他就对哥哥说:‘我不跟你讲,你来看吧。’耶稣一看见他就收拾了他,说:‘你改名吧,叫矶法吧。’”

(七) 圣经模式的敬拜 (太6:9-13; 弗5:18-21; 帖前5:15-18)

“所以敬拜是甚么?不是这个山,不是那个山,再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任何时间、任何地方、任何方式、你都要敬拜。你活着就是敬拜,你活着就是荣耀神。”

“主耶稣基督教导我们怎样敬拜?他说要祈祷。全世界最好的祈祷就是这个,有一个书很好,叫《Fifty-Seven Words that Change the World》,在原文,主祷文有57个字,就是敬拜。‘我们天上的父’。你信了耶稣,你知道有父的,你知道的,他创造你。但不只这样,‘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全世界都会要敬拜他,真的,到新天新地,万国万族,都上到天里面,不单敬拜天上的神,敬拜还有是甚么呢?‘他的国降临’。不单在天,也在地:‘他的旨意行在地上。’你敬拜,就要放下你的旨意,要他的旨意;放下你的主权,让他成为你的主。”

“然后你每次吃饭你就要敬拜,你每一次开车时都要敬拜,一切你所需用,神是每日供应的。因为我去读神学的时候,不用三个月,就把钱花尽了。我一定不会问妈妈,也不会去找爸爸,因他说过了:‘我一笔过给你出去,以后你读书你自己应付。’我就写信给妈妈,我家中两个儿子很年幼,她看见我和太太好像很担心,我就很坦白跟她说:‘我们的钱用完了,我本来要去一个trip,没有钱买机票,我们会去一个冬令会。’我的大儿子当时很年幼,他说:‘Daddy,不是要祷告么?’我说:‘小孩,你懂甚么呢!’我再想一想,不是的,他好像说对了。小孩子的心清很多。我说:‘不如你祈祷吧。’他真的祈祷。真的有。所以我那几年读神学,从无到有。你每日所需要,你也要敬拜,不是你自己想办法的。”

“然后是甚么呢?敬拜是甚么呢?关乎你和人的关系。圣经说的:‘你如果有仇恨,你不要来敬拜,你先跟他解决。’先解决。所以敬拜是甚么呢?不是人与神的关系那样简单,也是你和周围的人的关系,你才可以敬拜。那怎样呢?‘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你赦免!你经历赦免,然后才可以赦免。所以我和爸爸的关系就是这样解决了。我常常觉得他对不起我,常常斥骂我,那些我和几个老友祈祷,我祈祷,一闭上眼睛,我那几个老友没有见过我是那个样子的,哭得不得了,大声饮泣,那次神开我眼睛:并不是我爸爸得罪我,是我得罪他,是我做一些大逆不道的事,我后来知道,如果我生个儿子,我支持你出去读书,你回来干的只是这些不三不四的事,我一定会杀死他。所以后来我懂得谢谢我父亲不杀之恩。是我令他伤心。我求神赦免我。很好的,这样赦免之后,我再回家时没有那么害怕,因为我发觉其实我要赦免,他也需要赦免。两个赦免的人才可以复和。所以敬拜是甚么呢?是关系嘛,不是说出一些话,就是你和神的关系,你和人的关系。敬拜是不是这样?对不对?”

“然后最重要是甚么?每日何等多的引诱。知不知道?‘Deliver us from evil.’而且英文这样翻译:‘Deliver us from the evil one.’‘拯救我们脱离凶恶,不知我们遇见试探。’我们每天会遇见何等多的试探。我们的弟兄、男性,特别惨。因为我们男子的眼睛是最软弱的。但是那些广告常常攻击我们男人。哗,每逢到地铁,都求神赦免我,我不知道那些广告是卖甚么,用不用每个都穿那么少的衣服呢?我肯定是要攻支我们男人。对么?眼目的情欲、肉体的情欲、今生的骄傲。多少的陷阱。撒但是在的,但敬拜是甚么呢?你已经胜过撒但,‘你保守我脱离并胜过它。’所以每天,各位年青人,很多年青人每天上网超过八个小时,我也有上过。我那时候也很喜欢看Youtube。我看的就是最多人看最喜爱(favourite)的那些,最多人看的是最无聊的。哗,而且看下去,要洗眼的,连心也要洗的。何等的多,到处都是。圣经说这个世界是卧在那恶者手下,其实你不要全推给他,你也有份的,对么?你自己是有份的。敬拜是甚么?‘神啊,你胜过撒但,你救我,脱离这些引诱,胜过那恶者。’最后总结,‘国度、权柄是属于你的,荣耀是属于你的,永永远远,阿们’。是每一刻的,并非只是星期天早上,对么?当然诗歌很重要,但是并非只是诗歌。”

“这段讲敬拜也是很好的:‘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神的灵不在你里面,你是不懂敬拜的。那敬拜是怎样的呢?‘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的赞美主。’本来我读到这些的时候我就很自卑,因为我每逢唱歌都走音的,后来我发觉不是走音不走音,我最喜欢到‘方舟之家’敬拜,多数是智障残障的,我为何那么开心?每个都走音的。所以我在那里可以大声唱,没有人介意,却是多么真呀!哗,这班人唱到哭就哭,开心就大声叫喊,他不管你怎样,有人用铃用脚跟着唱,多么的真!而且是口唱心和。你看我们唱诗的时候-我常常都为唱诗的人祷告,求神赦免我们-唱的那句‘神啊我为你舍命,我真的很爱你’,是不是真的呢?以后你唱诗,要小心一点。口唱心和。神看你的心。不单这个,‘凡事要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常常感谢父神。’感谢。一个人最可怜是不懂谢恩。我信了主之后,认罪之后,我天天为我爸爸妈妈感恩。最近母亲节,我亲自对我妈妈说:‘我多谢你,八十八岁,照顾了这个儿子八十八年。’真的,我太太离开了,我家也不能回去,因为每样东西都令我很伤心,后来我回到家。我现在是独居长者,但神与我同在,我妈妈,隔一天就来,带着她的菲佣,帮我洗地、洗衣服,烫衣服。我的媳妇这几天晚上,每天请我吃饭。哗,八十八岁,还要照顾这个儿子,是她致电给我的弟妹,说:‘你们照顾一下大哥,他很不行呀。’那个时候我也真是很不行,回家也回不了,常常哭泣...凡事谢恩。即使在伤心的时候,神有恩典,凡事谢恩。”

“然后,‘敬畏基督’。 敬畏基督是每一刻的。Fear of the Lord。当你有fear of the Lord,你每做一件事,基督在,神在。然后,‘彼此顺服’。与人相处也是敬拜,那里说,在你家中,要爱你的妻子,做父母,要爱你的孩子,也是敬拜。你工作,是服侍神的。无论你老板怎样,你一样是敬拜。敬拜是关乎你整个人,圣经里面说的,真的。所以这个敬拜是甚么呢?”

“帖撒罗尼迦前书。有四句,我们常常读三句,要多读一句。第一句:‘常常追求良善。’我们常常不读这句的。这句很重要的,只有一个是善的,只有神洁净了你,你才可以看见这个善的神。善是甚么呢?是行动,是行公义、好怜悯。敬拜不是口讲的,是要与善的神一起。第二句:‘常常喜乐。’喜乐是甚么,是生命的诗,所以你唱诗的时候,你会喜乐的,我其中一首新的诗很喜欢的,是《神大爱》。我怎么喜欢呢?它说你会跌倒的,说你人生会有患难的,但神在。神在的时候,当时我太太离开,我不断哭,但却是平安的,心中仍然是有喜乐的...‘不住的祷告。’ 不住的祷告可以么?可以的。你看见人家骂你,你就祷告,你会不同的,你对他也不同了。你缺乏的时候,你要祷告,你有钱的时候就更要祷告,因为钱是会遮蔽眼睛的,令你看不见神的。所以凡事不断的祷告,每一刻也祷告,祷告就是敬拜。对不对?然后是‘凡事谢恩’。各位,敬拜。”

(八) 庄稼已经熟了 文化等着革新 (约4:27, 31-42)

“撒马利亚妇人,她找到了,但愿我们找到。但她回去,她革新。整条村改变,整条村的人不再小看她,因着她,不再歧视她,不再歧视那些犹太人。他们说:‘我们找到了。这个就是救世主(Saviour of the world)。’所以主耶稣讲得好,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不接待他,但接待他的,他都赐他们权柄,做上帝的儿女。他要向全世界宣布,这个他们最看不起的撒马利亚妇人,这班[犹太人]说她是杂种,说她信仰不纯正的,但她接待耶稣,她的改变、家庭改变,我相信她的男朋友都改变。在撒马利亚那里,文化改变,不再歧视,小小的一个,后来人们正式宣告,在新约的圣经,第一个女宣教士是谁呢?撒马利亚妇人。对么?你留意看看,真的。”

“门徒不知道,其实他们已经想问,跟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倾谈,谈甚么呢?吃了东西没有?他说:‘我吃了。’‘你吃了甚么?’‘我的食物就是遵行那差我来者的旨意,时刻做他的事,我按他的时候做。’他说:‘你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熟了,你们常常都说还不行。你又觉得撒马利亚人不行,这里又说不行。’他说:‘我告诉你,撒种的已经有人撒了,你去,去收那些你没有劳碌过的。’谁撒了种?主耶稣。他将神的道,神的活水撒出。还有谁撒种?撒马利亚妇人。然后他们请他去,哗,那班门徒多么开心!进去,他也克服自己的歧视,住在那里。”

“这些的故事在香港发生,在柬埔寨发生。我很喜欢去柬埔寨,你想不到去了这么多次,因为我老友去了,是医生。他本来在泰国的边境当医生的,但神开他眼睛,打开了一道门,给他在柬埔寨行医,他进去。哗,他爱上那些柬埔寨人,不单传福音,还开了一个圣经学院,教了很多柬埔寨人。柬埔寨人外表很温柔,内里很暴躁。他们不懂得解决问题,一有问题就打起来,所以你看见为甚么有屠杀,杀戮战场,那些柬埔寨人多么温柔,真的变了。不只变了,还吸引了我老友的女儿去参与短宣,变成长宣,嫁了给一个柬埔寨人。我向我老友说:‘不好意思,我只叫你的女儿去短宣,怎知会弄成这样!’他说,‘这是与无关的,她很开心,她生了两个孩子,很黑的。’这个女儿标准柬埔寨话,我带人去短宣,他们说:‘为甚么你懂广东话?’她说:‘我是香港人。’因为她说标准的柬埔寨话。柬埔寨,因为耶稣,她改变,不单是柬埔寨。圣经说:‘举目向田观看’。”

“在香港,看见一块田,叫做锦田。好几年前,有人在那里建立教会,才发现有很多Gurkha兵,全部尼泊尔人,很多信了主。所以那间堂会后来搬了去元朗,叫锦光堂,并把那间礼拜堂给了他们。那次我探访他们,刚好全港的尼泊尔教会共十多间的教袖在那里,我进到去,多么感动!一同用尼泊尔语在唱歌,他们认出了我就叫我上台,我说:‘我很感动。多谢你们各位。你用你的性命来保卫香港,想不到你们信了主,不单在这里敬拜,并且差了很多人回尼泊尔成为宣教士。’最近尼泊尔地震,他们教会很多弟兄姊妹到了尼泊尔,在地震当中陪伴灾民,仍然见到神的恩典。”

“神在这里。庄稼已经熟了,我们要敬拜,不理甚么种族,不理甚么的情况,不在这个山,不在那个山。是每天用诗歌,用对唱,大家生命分享,彼此顺服,荣耀我们的主,改变文化。撒马利亚妇人,她家庭不再一样,她的乡不再一样,她的邻居不再一样,那个城市、那些男人不再一样,他们知道,找到救世主,生命改变,敬拜改变,活着就是敬拜,活着就是荣耀神。文化改变,我们家庭的文化要改变,我们歧视其他种族的文化要改变,我们教会的文化要改变。我们敬拜不在乎时空限制,无论哪个时候、哪个时刻,真心的,用自己被复活了的灵、真我的来敬拜,不要造作。如果你愿意,我邀请你站起来。每一刻,很真的,来到神面前,活出一个敬拜的生命。敬拜改变,不是一个星期一次,不是只用诗歌,你生活每一部分,每一句话,每一个行为,每一个决定,都是敬拜,都是要荣耀他。行不行?不单如此,革新。你和家人的关系要革新,与同事的关系要革新,与礼拜堂的人的关系也要革新。”


第六讲 
日期:2015年8月6日
题目:荣耀的医者:医治更新、召命革新
经文:约5:1-31、约14章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 引言:从基督生命看医治和召命

• 主耶稣是真正的医生,圣经清楚记载他走遍各城各乡,除了教导人和传天国的福音外,还有“医治各样的病症”。马太福音记载,他出来不久,名声远播,很多人都来找他,从南面耶路撒冷到全以色列、远至叙利亚,他们都把病人带到他那里,包括各种奇难杂症,但“耶稣都医好他们”。

• 很希奇,得医治的病人很多都没有感激他,包括约翰福音五章的主角、一个患了病三十八年的人。十个长大麻疯的被医好(大麻疯当时是绝症),只有一个回来多谢他,其他九个在哪里?我们很功利,会说耶稣是白费心机,我们常常做一些事情是另有目的的,耶稣不是这样看。他服侍贫穷人,喂饿五千人,医好很多人,他不管甚么真的爱他们。他改写了甚么是医治,他的医治不一样的:他看人不一样,他真的看见整个人。现代全世界的医学都在改变,重视全人医治。

• “召命”的英文为“vocation”,字根是呼召的“召”(calling),“命”代表使命,是有目的和目标的、也有呼召的,现代很多教会和个人都有采用这个字。相关的经文是约翰福音第五章,当中耶稣常常提及一个字-“作事”或“作工”(“我作事直到如今”“我作事,所以你们也要作事”“我作工,是天父叫我作的工”),其意思有别于今天流行的工作观,反映在一些广告中:“打好这份工”、“搵工跳槽”。工作是为了甚么?我们做事是为了甚么?耶稣是不同的。如果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召命是甚么,你就不一样,不会浑浑噩噩。

祷告:“亲爱的天父,我们多谢你,你是真的爱每一个人,无论他身体状况如何,无论他心理状况如何,无论他灵性如何,无论他与人关系如何,你都关系他,没有一个是你会忽略的,你是爱每一个的,你希望每一个都完完整整被医治,是痊愈的。主啊,我们在这里,你又告诉我们,你不断作事,你又呼召我们作你的事,为你作事,知道我们做人是为了甚么,做工作是为了甚么,是为着你。主啊,我们在地上,我们需要主你给我们一个信仰,是扎实的,很落地的,很贴身的,每一天都经历到你,经历到你的荣耀在我们的身上彰显出来,我们在这里,主啊,愿你的灵带我们进入你的真理,去和你建立一个更亲密的关系。我们祷告奉主耶稣的名求。”

(二) 毕士大池内外,尽见人情冷暖 (约5:1-16)

• 在一个犹太节期(相信不是逾越节,在节期有很多人上耶路撒冷),耶稣就趁节期上去,但他去一个人想不到的地方,他今次选择地去了一个地方,叫毕士大。这个池很闻名,圣经中在括号内这样说:人们知道这个池里面的水间中就会滚动,当时就传说,滚动的时候有天使搅动水,第一个下到水里去,就可以好了。圣经和历史并没有特别讲这个是否真的,但无论如何,人们真的如此相信。约翰特别记载这个池很邻近羊门。羊门是卖羊的地方,人们在那个门口买羊来吃,也买来献祭,所以离圣殿不远。

• 这个故事不是偶然的,其实它让我们看到人情冷暖:圣殿那班宗教领袖怎样看这些病人,在池边的人彼此的关系如何,然后到最后犹太人领袖再追问这个痊愈的人-多么的无情和令人心酸。

• 耶稣看见一大群有严重疾病的人,每个人都在等候,每个人都站住桩,因为他们知道要比赛,第一个下去就有机会痊愈,所以人人都很紧张,耶稣来到,没有人看他,没有人理他。Who cares?每个人都在看着水,尽量就近池边,也没有人看旁边那一个,因为各人很着紧水甚么时候动。这是甚么地方?

• 耶稣知道这里有一个三十八年患病的人,这个人不能走动,必然是有人抬他来的。是谁抬他来呢?抬他的人又去了哪里呢?过了如此长时间,他没有一次赶得及下到水里去,那些人已认识这个熟客,不过,Who cares?

• 这里很就近圣殿,那些宗教领袖必定知道有这个池,有没有派人来探访一下呢?有没有发现这个人,去抬他一次呢?没有。一个也没有。在耶路撒冷如此就近圣殿的地方,一个如此讲宗教、讲敬畏神的地方,为甚么沦落到这样?

• 主耶稣近前来,看着他,问他:“你要痊愈么?”但那个人相信看也不看他一眼,因为后来他根本不知道和他说话的是谁。他不在乎。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他已不单身体有病,他里面已经有很多东西,开始有苦毒,觉得四周的人都是冷漠的,就发泄一句说:“每次水动的时候,都没有人抬我,总是有人先下水。”

• 圣经说,耶稣看人跟我们看的不同:耶稣看见人的时候经常就动了怜悯的心,很奇怪的,他并没有计较,也没有甚他特别目的,他问了之后,就说:“拿你的褥子,起来行走。”然后,他真的站起来,拿起褥子就走了。耶稣也消失了。很奇怪,神差他的儿子来,到自己的地方,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人而作,但人却多么冷漠。

• 跟着发生的事情就更加奇怪。他出去了,那些犹太人的领袖,知道这个人很出名的,看见他,不是说:“你做甚么?为甚么你会走路的?这么奇怪?哗,发生甚么事呢?恭喜你,你跳进水里!”却是说:“你知不知道今天是安息日呢?你拿着那张褥子这样走路,你干甚么?”他们是甚么样的人,竟说这样话?多么的冷漠!那个人就回答:“其实是与我无关的,是那个医好我的那个,他叫我这样做的。”他觉得犯安息日的是耶稣,与他本人无关。他只是站起走路。多么的冰冷!

• 这是个甚么的城市?你看不看到?你在城市走路,你看到的是甚么呢?为甚么耶稣所看到的跟我们所看到的不同呢?那些宗教领袖,看到甚么呢?他们在问甚么呢?他们究竟在做甚么呢?你明白么?多么的残酷!所以看这个故事,令人很心痛。

• 蔡医生在外国受医科训练后,在一间基督教医院工作,有一个好的生命师傅,他说:“最重要的是看着他,无论他是怎样样,你都要关心他,他是一个人。特别当他病的时候,心情也不好的。”所以他受训练,被骂也是值得的。蔡医生常常记住,特别当神差他回港,也在一间基督教医院工作,常常说:“求神给我用你的眼睛去看他们。”

• “你不在乎,我却在乎。”耶稣去寻找他们。你们每一个信主,是神来找你。神差遣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他寻找你,他特意要把你寻回,而是找你的时候是温柔的。“你的脚好了么?”耶稣对那痊愈的人说:“但我提醒你,如果你继续犯罪,后果可能更严重!不单不能走路,还有其他。”耶稣不单是关心他的脚,他是关心他整个人。

• 今次那人看见耶稣-其实当时很多人见过耶稣-所以他今次知道,但他没有说:“噢,耶稣,原来是你啊!多谢你!”你猜他做甚么呢?立即告诉犹太人领袖:“我知道是谁了。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发现了,也是名叫耶稣的那个人!”

(三) 神是关心全人的医者

• “你有没有病?”主耶稣基督知道,天父也早已说过。诗篇一○三篇说:“不可忘记他的一切恩惠!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他救赎你的命脱离死亡。”神关心你,他想医治你。然而为甚么有时候不医治呢?另外,圣经中有不同的恩赐,有医病的恩赐,蔡医生说自己只有医病的技术,没有医病的恩赐。恩赐是圣灵随己意分给各人的,神给各人不同的恩赐,不需要人人都有医病的恩赐。

• 很多时候蔡医生在医院里面,发现一个情况,成为他最后决定转行的原因之一。原来他开最多的药,第一是镇定剂,第二是安眠药。有一次我很不服气,就将两个星期所看过所有的症逐个翻查,八成都是这些。当时全香港最受欢迎的药物就是镇定剂,现在愈来愈受欢迎的、愈来愈多人买的,就是抗抑郁药、安眠药。然而,他自己并不是读精神科的。之后他为自己认罪,因为他后来开这些药时变得机械化,心中想:“我看他来了这么多次,看他样子应该还要吃很久”,他索性开足两个月的份量给病人:“你回去慢慢吃,两个月之后再来见我。”他后来觉得自己很无情:“他要镇定剂,必定是有事情的。他睡不着,必然是有问题。我是个医生,为何不关心他那些事呢?那我是甚么?”现今的医生愈来愈专门,心脏也分很多科的,有些是专门插导管进去的,有些是专门“通波仔”(冠状动脉造型手术),十分专门。你来看心脏专科,他只认识你的心脏,其他的大致与他无关。蔡医生再去思想,觉得很有问题,就是分了多少部门,你看一个病要经过六、七个部门。如果是政府医院,每个部门也是等两个月,十分麻烦。

• 蔡医生见证他已故好友陈修治医生的患癌经历如何改变他对医病的看法,他形容陈歌声十分悦耳。有一次蔡收到陈的电话,请蔡到医院探访他。翌日见面时,陈先忆述曾有一次蔡在他拜礼堂讲道,他当时负责传译,又透露当天在蔡讲道完毕离开后曾跟纵了他几条街的距离。陈解释说:“因为你当时讲,信耶稣,要把整条命给他,一生服侍他,全心全意,真的专心爱他,服侍他,活得有意义,我很感动。我已听了你的见证,我就跟着你,很想截住你。我决定这样:我信了主很久,但还不可以-我的事业很成功,我的高尔夫打得很好,我的风帆玩得很棒,我很喜欢唱歌,我有很多事情未做完,我在神面前说:‘你多给我几年,我四十五岁,或者五十岁,我就决定那样。’你知不知道今年我几岁?四十五。”蔡问陈为何找他,他回答说:“我患了胰脏癌。”蔡听见胰脏癌就知道情况严重。陈其后说:“我接着就要做手术,你知道这个病是怎样的,我已经决定了,一心一意跟随主,我决定,我活着就是为他。我不再等了,我愿意这样做,我也想你为我祈祷。”蔡很感动,他看见陈的眼睛湿透了,就说:“我愿意为你祈祷,不过,陈医生,我告诉你:我也认识另外一个医生,他也患了癌症,他也祷告,我也为他祷告,神治好了他,癌症全好了。但我告诉你,医不医治在神那里。但你要答应我,你做手术,无论怎样,你将生命交给主-无条件。”陈看着他说:“我答应你。”陈就带着眼泪和蔡一起祷告。

• 很多时候你患病的时候会想很多东西的,是你平时不会想的。为甚么不会想呢?因为你觉得还有很多时间,但到了那个时间,你忽然会搜寻到深处:“我活着是为了甚么?”而神并没有说一信主每个人都必被医治,信耶稣的人也可以患癌症,也会病死了,蔡的太太是患癌症离世的。

• 那一天陈做手术,蔡一早就来到医院等他。到他被推出来并开始醒来,蔡和陈太站在旁边,他睁开眼睛看到蔡和太太,他第一句话向太太说:“太太,你答应我一件事,不要向神生气。”蔡看见陈太面色不好看,医生告诉了蔡:“不能割。”陈继续说:“你不要向神生气。我祷告了,我决定好好的服侍主。”他太太看着他,一直地哭泣。蔡却看见陈是多么平安,是假装不到的,他十分感动。然后他定期探望陈,后来陈对他说:“蔡医生,你知不知道,我现在要做化疗,不过我仍然上班,疲累一点,我半天工作,就算我正在打针,我也照样上班。不只这样,我还继续打高尔夫,我的朋友还说:‘哗,你的球技有进步!更强了!’不只这样,我继续跟朋友见面,而且谈话深入了很多。”他太太天天紧随着他,多么的美。

• 有一天蔡致电给他,邀请他出席蔡在下周的一个福音午餐去唱一首歌并讲一个见证,陈说他从未在福音聚会中讲过见证,但蔡鼓励他试试看,他就答应了。在那次聚会中,不单陈歌声动听,他讲见证也讲得十分真实;忽然间他不一样了,其后他致电给蔡,说他很多朋友都想请他吃饭,他们每个都很希奇,因看到很多人患了癌症,没有一个像他那样的能若无其事,很开心。他说他把所有认识的朋友全都叫来,安排一个宴会-他请客,他们付钱-去讲一些话,藉此不用重覆再讲。当天来了几百人,蔡当然被邀请出席分享。陈坐在一张高椅上,又唱歌,又讲述自己的生命,讲到在这段时间不一样,讲自己活得多么开心。出席的人当中,有的是和他玩风帆的,有的是他的打球的朋友,有的是和他唱歌的,也有很多医生、很多不同的人出席了,每个都流泪。多么的美丽!他把最后所唱的歌连同见证一并录下来。

• 神医治你,不只你的身体那么简单,一个人患了病,很多方面都会牵连到:心理上会改变,与人的关系会改变,很多东面会浮现出来。你会知道甚么要放在第一位,你不一样。他要医治的,有些比癌症更重要。我们常说:“神啊,最好你医好我这些病。”当然神可以医治你,但人不只是身体会患病。二十一世纪,香港人,百分之二十,是有心理和精神病的。最近刚刚出了一个报告指,香港年青人,百分之四十是想过自杀的,蔡医生当时再做过一个研究,有百分之一不但想过,更试过自杀的,有很多抑郁的,那是不是病呢?我们不让人知道,有些病我们很公开让人知道,但你有没有朋友告诉你:“你记念我吧,小弟最近抑郁”?没有人是这样说的,没有人会承认的。

• 主耶稣基督说,每个人都有病的。种种的原因,各样的病症,不一定跟罪有关,有的,但问题是甚么呢?主耶稣基督说:“我不是为那些康健的人来,无病的人不需要医生。”其实每个都有病。“我是为罪人来的,无罪的人不需要来找我。”每个人都有罪,只是你不承认而已。这个世界只有两种人,一种人有病,一种人有罪,其他人是装作无病或无罪。

• 医生只能延续人的生命,神却在你患病孤单时仍与你一起,他整个人医治你,耶稣关心你,每个人都可以私下把病况向耶稣倾诉。现在全世界都做了研究,百分之八十的病是有心因的(psychosomatic),包括癌症-有一种性格是与癌症有关的。蔡医生最近这两年本身也多了一个病,他有事看一个医生,那位医生知道蔡太过身,他知道蔡的情绪不好,他看一看,就要求为他刺手指验血糖,蔡起初不觉得有需要,因为他平时血糖水平是正常的,结果验出血糖水平甚高,令蔡大吃一惊。就是说:牵一发动全身:情绪会影响分泌,再影响免疫系统-现在很多病都是由于免疫系统出了问题,是一线牵一线。人是很脆弱的,不要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但耶稣知道,我们的天父知道,他真的关心你,这比你的病被治好更重要,你是有神与你一起。

• 陈医生六个月就离开了,实在很美。最后陈向蔡说:“蔡医生,我做人做了这么久,从未试过这么开心。我跟我太太甚么都可以说,我的好朋友,以为都只是讲打球,讲吃的事情,现在甚么都可以谈了。”他有很多好朋友最后也信了主。还有他一个的死党,叫丘世文,是香港著名的才子,他写了一本关于陈的书-《同行四分一世纪》。这班人多么有学问,但从来不讲最心底的事情。到了某个位置,点到即止。但到了最后,甚么都讲。这位丘才子-蔡后来也认识了他-并没有信耶稣,直到有一天,他致电给蔡,说自己生了脑肿瘤,脑部的癌症。蔡没有勉强他,只是陪他,为他祈祷,他就写了这本书-《同行四分一世纪》。

(四) 安息与召命 (约5:17-47; 太11:28-30)

• 人是有限的,主耶稣基督来,看到这个世界如此冷漠,那里有一群人,不只是身体有问题,多么的割离,多么的孤单。圣殿就在旁边,却没有人探访他们,但主耶稣基督来,就是要寻找这样的人,那些宗教领袖就来问他:“你为甚么不守安息日?”他所给予的回答,却没有人想得到,也因为这句话,惹来他杀身之祸。主耶稣说:“我父(上帝)作事直到如今,所以我也作事。”他们说:“你疯了么?你不单不守安息日,还叫上帝是你的父?”“My father”。所以主耶稣基督来的时候,他们是多么可耻,神的儿子来到他们中间,他行医治,又讲真话,他们就怒斥他。多么可怜,神的儿子,他真的是,他们至少也应该问问他,如何叫这个病了三十八年的人站起来。他们没有脑袋么?他们不关怀人的么?耶稣爱这个人,救了他,他们还要对付耶稣,就在那个时候动了杀机,决定要杀他。人是多么可怜,他们瞎了眼么?

• 耶稣解释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神造天地万物,用了六日。第七日,创造完了,他就邀请人进入他的安息。这个安息有解经家提醒我们,乃是不断的邀请,他邀请你每一天都可以进入安息。希伯来书解得很好:安息是与神建立一个很亲密的关系。“得力在乎平静安稳,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用神的时间劳劳碌碌,不懂得在神的爱里面建立这一个永恒的关系,是永远的,安息的。安息是持续的。那么神有没有下班?如果神下班,你和我都完了。天地万物运作,是有规则的,这是规则是神订立的,有定律的。我们称为物理定律、天文定律,但所有这些定律都是创造主造出来的,神看着整个天地,他看着的,太阳、星星,一点不混乱的。所以神作工直到如今,所有的都作工。最可怜的是甚么呢?我们天天在这里,呼吸空气觉得是必然的,我们觉得晒太阳是应当有的,觉得万物的运作这么有规律是必然的,不是必然的,乃是神供应的。神在看着,每一天都在看着。

• 然后他说:“我作工很简单:我看到天父要做的,我才做,我不是随便做的;第二,我知道神的心意:他给我做我才做。我知道他是给我能力的,他要给我一个更大的能力,叫死人也可以复活。我讲话,他可以有永生。”神的话是真的,有力量的,而且不单是讲,他替我们死在十字架上。他继续说:“神也将审判的事交给我,到末日每个人都会死而复活,人子会有审判。我一直都做工,是按着神所吩咐我的。我作的全都是天父给我的。”如此做人是多么开心!所以你看主耶稣,你说他辛不辛苦?有时连饭也没有吃,但他有没有休息?有的。他间中就带门徒上山去休息,到旷野去休息;当人们要强迫他作王时,他就走了。神有规律的,工作和休息有规律的。香港大部份人都很疲倦的,香港人的工作时间是全世界最长的,澳洲五天工作都嫌太多,准备改为四天工作。香港的医生很多很疲倦,每周平均七十至八十小时工作,香港医护人士普遍是超时工作和过劳的。那些从事投资银行工作的人工作时间就更长了。香港人大部分都burnout。

• 耶稣关心你。工作和休息,是有规律,所以神定安息日,去离世的蔡太知道蔡医生星期六和星期日有时都要讲道,就对他说:“你也要休息。你每周星期一一定要休息。第一要陪我,陪那些孙(也是神吩咐)。”Marva Dawn也写了一本书叫《安息》。当耶稣看见他门徒和他周围的人都很疲累,就说:Are you tired? Are you worn out? Are you burned out on religion? Come to me. Get away with me and you'll recover your life. Come with me. See how I work. I'll show you how to take a real rest. Learn the unforced rhythms of grace. I won't lay anything ill-fitting on you. Then you'll learn how to live freely and lightly. (和合本:“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 (1) 不单工作疲累,原来宗教也叫人被倦的。法利赛人的条文那么的多,他们要记得很多的事项,常常有几十项东西不可做,最后的一项就不可以拿你的褥子走路他们也记得,很忙的。(2) 耶稣心里柔和谦卑,不烦躁的,一个人burnout就很烦躁,常常炮轰别人。(3) 有节奏的:要工作,也要常在神里面休息,才可以柔和谦卑。(4) 恩典:我们常说“施比受更为有福”,但单单读这句是要人的命的。你若不领受恩典,能施甚么恩典呢?为甚么你常常施恩得这么困难?因你很少来到神面前领受恩典。你要领受恩典才能柔和谦卑。(5) 轭的确很重,但它的尺寸是为牛度身订造的,尺寸十分准确,每只牛都不同的,农民也和牛同行,因是爱它。(6) 当我工作到一个地方,失去了一种自由,失去了一种轻省,就要知道是有问题了。一定在干着很多无谓的事,不是神要我做的事,不是神和我一同做的事,便会疲累。

• 主耶稣邀请我们要安息,但我们也要工作的,所以两者是在一起的。所以轭(工作的时候)是可以轻省的。这句话蔡医生跟他的恩师滕近辉牧师谈过。有一天他和滕牧师到台湾,是星期日,他跟着滕牧师一整天。第一堂有一千多人,麦克风坏了,他就没有麦克风讲道,很有力。然后午餐,也有一个讲座。下午为宣道会有一个专题讲座,还有另外一个聚会。到晚上,他们到了台湾的体育馆,是华福之夜最后一晚,有一万人在座,大会讲员就是滕牧师。他讲亚伯拉罕,十个重点,仍然很有力。蔡医生整天伴着滕牧师,觉得自己已经疲乏不堪了,他不服气,就去问滕牧师为甚么他连续五堂还是那么有力,相反自己已经很疲累了。滕牧师思想一下,就讲了一句,是蔡医生不明白的:“我讲道的时间,就是我休息的时间。”蔡只觉得往往自己讲道的时间是别人休息的时间,就问滕牧师他在说甚么,牧师就叫他回去想一想,但他怎样也想不通。后来有一次北宣生日请他吃饭,蔡特意坐在他旁边,向他重题几年前他的问题和他当时的回答,表示自己仍然不明白,请他解释一下。滕牧师说:“我讲道的时候,是圣灵托着我,是他在作,我们一起工作。”轭是容易,担子是轻省的。

• 召命。召命是甚么呢?神知道你是谁,你的个性是不同,不适合你作的就不适合了。做不适合你的工作令你特别累。为甚么我们的年青人这样累呢?蔡医生问一个年青人为甚么他那么辛苦,问他为甚么转了科,他本来读电脑的,为何今年读商业。那年青人说自己最讨厌电脑,只因父亲说读电脑有好前途才选读了,结果全部成绩不合格,现在选读那科是母亲告诉他读的,说电脑不行,商业管理有出路,然后他并不喜欢,虽然成绩还能合格。蔡看到他读得那么辛苦,问他如果由他自己选,会选甚么科。他说是他想读音乐。蔡问他为甚么不读音乐,他说母亲说没有出路。蔡问他知不知道有一个人叫郎朗,另一个叫李云迪。很奇怪,大部份人做某些工作,并不等候,神不会随便把一件不合适你的工作加在你身上。

• 蔡医生本身也喜欢行医,但有一天在九龙城寨,他与吸毒的人交谈,就看见他的恩师苏恩佩。他不认识她,只是看过她的书。她对他说:“我是苏恩佩。”他就提及自己看过她很多的书,特别是她的小说,讲她的恋爱故事,并且她怎样为了主,回应他的呼召,决定放弃回到亚洲,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他问她:“为甚么你在这里?”她说:“我在这里,我想看看这个城市的年青人正在做甚么。这个城市有很多年青人,我不明白,为甚么这么年青会吸毒,为甚么在做这些事情。”她后来写了一篇文章《我能为这个城市做甚么?》。蔡说:“你明明是病了的,为甚么会来?”她补充说自己是患了癌症,仍决定回来。她就和他开始隔周一同祷告。

• “我奉劝大家,祷告是很危险的行动。我们的神学经常说祷告是动神的手,祷告是神动你的脚。”一年之后,苏恩佩决定为这个城市出一本杂志和他们谈话,她就来找他,说:“元云,你会不会考虑加入。”他回答:“我是医生,不懂编杂志的。”后来她说:“我不是说你能做甚么,我看到你里面有一颗很爱年青人的心。你回去祷告吧。”他就和太太并两个儿子一起祷告。不一样。神真的感动,所以他行医三年决定转半职。他找到了。再过两年,他知道自己不能又做医生,又做杂志,晚间又做辅导,不行。他决定去读神学、读心理学,读辅导,他父亲决定和他决裂。但很奇怪,合适就是合适,不合适就是不合适。他发现当他看见年青人,假若他忍受不了他们,他知道自己就应改行,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 神找你做事,他把你正确地安放,你不一样。那就是召命。神知道你,他把轭给你,把使命给你,每一个都不同。蔡医生已故太太本身也有她的召命,就是专门做幼儿工作,和一群人成立了一个亲子促进会,帮助那些的母亲,多么的开心。每一个人,你作为母亲有呼召的,你没有呼召结果就打死你的儿子。你有呼召就不同了,你是为主而做,是他给你的。你上班,如果你知道神呼召你,无论那份工作怎样沉闷,你为主作的,你服侍人的。

• 蔡医生在突破最欣赏其中一个的同工,那里做了三十年,她离开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为她庆祝,她是做清洁的,每个就叫她作阿妈,她十分爱其他的人。在突破也有一个做看更在门口,很多人都觉得他像个牧师,每个来他都很爱他们,很关心他们,他真的牧养他们的。还有他们的厨师,青年人都喜欢他,他弄菜的时候十分喜乐的,常常和年青人交谈,多么好多么美丽。不是你做甚么,乃是神呼召你。你为主作的,你知道是适合你做的,你做每一样都喜乐的,你会祝福很多的人。

• 蔡医生今年年底就七十岁,十多年前已经有人在电视上问他:“蔡医生,你已经五十多岁,仍做青年事务委员会主席?”他心中想:“与你何干?又不是你呼召我。”他问蔡:“你知不知道些年青人吸毒的?”蔡答:“我知道,有两个在我家中居住。”

• 耶稣说:“我父作工直到如今,你也作事。我所作的事你也要作,而且作更大的事。不过你要祈祷,我必定给你能力,我必定赐圣灵给你,他会伴你一起。”你只活一生,有一件事必定发生,你一定会患病,你还一定会死。你不要以为自己是必然的,一切都是恩典来的,你活着一口气,你求神:“你医治我。即使身体不济,让我和你关系更好。与家人的关系更好(那个是也是医治)。”

(五) 求主赐更深层的医治、更清晰的召命

• 担心,可以医治的,“一无挂虑”,最好的医治是甚么?“凡事藉着祷告、祈求”。常常害怕的医治:“不要怕,只要信”。圣经当中有很多话是接触你最深层的,你最里面的东西、你不想给人知道的,那些比你身体的病更大重要。人最大的病就是离开了神,一个人没有爱,没有神的同在,你怎会有力量?

• 你每一晚都要站起来,奉献给主:“主啊,其实我也知道里面有很多病,只是我不给别人知道而已,很多心病,我旁边那个,天天看见他/她我都不想望他/她的;我的儿子,我很早就想干掉他。”这样又怎样开心呢?医治是甚么?神有爱有赦免,使你与人和好,十字架灭掉冤仇。最重要是你与神重新结连,你就有爱,你就有生命,而且找到自己的呼召。蔡的母亲也有她的召命,就是看着照片每天逐一为孙儿们祝福祈祷。多么的开心。

• 要每次再将生命献上:“主啊,我不再装假了,我里面其实有很多心病,里面有很多不开心,求你医治我。我贴着你,无论如何我都会这样。其实我工作都不知是为了甚么,我要寻回,神啊,你呼召我,我再上班,是为你;我在家弄菜,是为你;我教养孩子,是为你。”你就不一样了。召命,有呼召的,有使命的,每一个基督徒都应该如此,当然有人是被呼召做牧师的,做神学教育的,很重要的。今晚也希望呼召更多的人做医疗,香港有需要他们,也不单是医生,护士、社工、心理辅导、院牧、物理治疗都很重要。香港多么需要一些真正看见人,看见神的医疗工作者。现在很多人不喜欢读这些,认为是厌恶性行业,不是的,这个世界没有厌恶行业,所有都是服侍主的,没有一样是低贱的,每一样都需要。为主而活,可不可以?将生命献给他,可不可以?


第七讲 
日期:2015年8月7日
题目:荣耀生命的粮:救恩更新、合一革新
经文:约6:1-71、约17、19章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 约翰福音第六章:许多人跟随耶稣另有目的
• 约翰用十分长的篇幅记载五饼二鱼这件事,再用十分长的篇幅解释,可见是十分重要。

• 很多人跟耶稣(五千个,未计妇孺),要强迫他作王,五千多人是可以组成一队叛变的兵。当时很多人想复兴以色列国。

• 约翰用“神迹”(sign)这个字,乃是记号,最重要不是发生甚么,乃是那件事所代表的东西。最后很多人都不是为那个sign来,乃是为食物而来。耶稣很详细解释为何有这个神迹,他自己是谁。讲完之后,人们反应是难以吞下。

• 神的话很重要,但不容易听的,更不容易明,不容易活出来。

祷告:“亲爱的主,我们仰望你,一切的荣耀都是从你而来。但你选择在你的子民身上、在你儿女身上、在你的教会当中,彰显你的荣耀。我们很不配,但我们在这里,我们知道我们要来就你,因为你是生命的粮,我们愿意明白、原意领受这个生命的粮,以致我们的生命不一样,以致我们真的因为你经历甚么是救恩,因为你经历甚么是合一。愿荣耀归给你,我们感恩,奉主耶稣基督的名。”

(二) 很多人跟随耶稣 (6:1-10)
• 毕士大池耶稣行医治神迹事件,震撼了很多人,宗教领袖也从那时起决定要找把柄杀耶稣。本章一开始记载“有许多人因为看见他在病人身上所行的神迹,就跟随他。”(2节) 人们跟随他的目的,耶稣是知道的,种种原因,很混杂的。从一开始直到他面向耶路撒冷,耶稣都有众多跟随的人,不过愈来愈少,到最后一个星期,全部都散去。

• 那时“逾越节近了”(4节),这是第二次讲逾越节。第一次讲拆圣殿、建圣殿,是论到他的复活,但这次开始讲另外一个主题:他的死。第三次逾越节就更清楚,讲到好牧人为羊舍命。每一次逾越节,所记的都是配合逾越节的意义,关于以色列人得救,是讲神的血救他们,是关乎救赎的。但耶稣这次的自我启示(“我是”),令很多人难以吞下。他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35节) 很难明白。耶稣知道不容易明白,就做了一些记号(signs)来讲述一些事物。约翰记载的每个神迹都是要指示耶稣谁,很重要的,每个都要认真思想。

• 五千人,还有妇孺。令人希奇的是,耶稣看那些人是很不同的,他当然看穿这一群人,不过他看见他们时,他只看到一件事:他们应该很饿的。他感受那些人的感受。耶稣也很爱他的门徒,每次都找机会让他们门徒有所反省。圣经用“试验”这字(6节)。今次他选了两个人:腓力、安得烈。这两个都是贴近耶稣的忠心门徒。耶稣要试验他们,就说:“这群人已经饿了,怎么办呢?”(5节)。他们回答的方式很正常,也跟你我的水平差不多:二十两银子不够买食物,小男孩献上的五鱼二节不算甚么。

• 我们跟随主,常常看见是不足,总是想用自己的方法,甚么也是计算自己,算一算。我们跟随主,逐渐只懂得计算。瞎眼的么?我们的主是谁?圣经说得很清楚:“耶稣知道他要做甚么”,他要做甚么是猜不到的。所以我们跟随主,你是无法猜到他如何的。我们常常都计算一下自己的东西,然后“量入为出”,如此跟随主而做人,我们是跟着一位怎样的主呢?所以这个小孩子如此出名,传流了二千年。

(三) 基督是万有的主:两个神迹 (6:11-21)
• 这段经文出现一个很重要的字眼-“祝谢”(11节)。耶稣举起五饼二鱼就祝谢。然后当他离开后,有很多人跟着他,就是那群吃了耶稣所祝谢了的饼的人。约翰知道这个字很重要,因为它是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中再次使用的:他举起杯,举起饼,祝谢了,就分给他们。所以约翰很高水准,也是圣灵感动他。

• 我们的主是怎样的主?他真是万有的主,一切都有他掌握里面,如果他要做,按着他的心意来做,他做的事,是你猜不到的。二千年前,耶稣透过他信徒所做的事,全世界没有人猜得到,做梦也猜不到。结果越分越有,而神的供应是丰盛的,吃完之后剩下的都收回到,再数一数,十二个篮子,“十二”是一个记号。耶稣来,虽然自己的人犹太人不接待他,他常常让他们知道:“我常常都挂念着你们,我做每一件事都思想着你们。十二支派,我就是要给你们看。我来就是要为你们而来的。我做这些都是要做给你们看的,只是你们不明白。”不是偶然的。

• 为甚么那些人跟着要拥他为王?他们常常等候着一个弥赛亚,这个弥赛亚是好像大卫王那样有能力的,是重新复兴以色列国的。过去已经有过许多次的革命,有几次也是很厉害的,所以忽然间,不单罗马人害怕,犹太也害怕,是有原因的。当时并没有像现今那样的宣传机器,没有电视,没有报纸,这里却有成千上万的人,官方的必然害怕。很难想像到为甚么有那么多的人。那些人一看,“我们正是等待着这样的一个人”,就强迫他作王,耶稣知道就退下去,并退得很远。

• 然后耶稣在海上行走。约翰记载这个插曲,是再次回到第一章的主题:他就是万有的主。所有都是他创造的,权柄在他那里,虽然未出现新天新地,但权柄在他那里。

(四)“我是生命的粮”的宣告 (6:22-51上)
• 人群坐船跟着耶稣,到了迦伯农。耶稣就说了一番话(26-27节),表明他看穿人的心,所以你跟随耶稣要小心一点。你在耶稣面前,别要装甚么。你装模作样,耶稣是知道的。有几种人:有人为看神迹而来的,只要来看看,有人更低水准,是为吃东西而来。但耶稣基督仍然服侍他们。

• 耶稣继续解释,却惹来更大骚动,因为他渐渐进入正题,他跟着讲出他的身份。每个神迹背后都有记号:他是一位怎样的神?他为甚么做这件事?他究竟传甚么信息?每个神迹不单是一件给人观看的奇事,更是传达神给我们的信息。他说:“我就是生命的粮”(35, 48节)。他说:“你们每个都为能坏的食物劳力”(27节)。那些人一生一世做奴隶,是为了甚么呢?是“搵食”而已,而且你寻找的东西全部都会变坏的。

• 香港人营营役役,很勤力的,有世界水平。香港人另外很出色的事,就是常常忧虑,很不开心,快乐指数在全球当中的甚低的。快乐不在于你拥有多少,乃是你的心境是怎样。香港最近的排行位置为120,最尾的是一百四十多。最出奇的一次是,香港的排行位置当时是76,刚刚比伊拉克低一级。你看多么辛苦,面容难看,要追逐,一定要找一份好工作,攒到钱,不用住劏房,可以置业,再买一间很大的房子,再买一间更大的,甚么你要的都尽得,那就如何?人很有趣的,你未曾找到时很有目标,你找到了才知道,货不对办的。你追追赶赶、劳劳碌碌,为了甚么呢?他不是叫我们不要工作谋生,乃是平时和终日所想的,所有劳力的,都是为了那些东西。要为了甚么呢?多么辛苦!

• 主耶稣看透人,所以他接着才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来亲近我吧-就不会饿。你信我吧,就不会渴了。”(35节) 这句经文是在哪里来的呢?“八福”的第四福-是“八福”中的高峰:“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太5:6)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诗23:1) 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所有物质的东西,不是不需要,神也供应给你,你每日的饮食他会供应,是重要的。但当它成为了你的人生目标,就十分可悲了,你要追逐甚么呢?他说:“来就我”,意思是“跟我有关系”,那就不饿。“信我”,就是“接待我,让我进入你的生命”,就不渴了。

• 所以我们做基督徒,需要救恩更新。我们常常以为信耶稣就是举一举手,就得到救恩,对的。主耶稣钉十字架,他旁边的一个强盗只说了这一句:“你得国降临的时候记念我吧。”耶稣立刻回答:“今日你就跟我在乐园里。”那是重要的。你信,你得到永生,那一刻你进入救恩,但若停在那里,就是可悲。蔡医生很多时候都想请人讲见证,你开见证会时,你发觉大部份人都是沉静的,因为没有甚么见证。然后有人举手,他们多数是这样讲见证:“三十年前...”说来说去都是三十年前的,怎样信主,然后就坐了下来,永远是三十年前的事。蔡医生看见很多基督徒营养不足,样子像很饥饿似的。保罗说:“你们不长大么?哗,你们还在吃奶”-正在吃奶还算不错了,很多连奶也没有吃的-“你们还是婴孩么?”你看耶稣来的时候,他一扫瞄,就看出你是营养不良,很久没有吃过。

• 所以耶稣说:“我是生命的粮。”有没有人只吃生命的粮一次的呢?信耶稣是甚么呢?我们把这信仰变得如此的低级。如果我们今天的信仰变成这个样子,你看耶稣多么伤心。大部份基督徒很节俭,每个星期只吃一餐的,希望靠打点滴(口语:“吊盐水”)生活。耶稣说:“我是生命的粮”,他不是“生命的点滴”。我们的教会有多少点点滴滴呢?信徒全靠那一餐。营餐不良很容易看得出来,如果你有生命的粮-它乃是活水-你就有喜乐,有平安,有生命流露出来。

• 那些人说:“你讲甚么?显一些本领给我们看,再行一个神迹给我们看吧。”(30节) 到最后,如果你跟随耶稣只是想看神迹-神迹天天都有,你看身边有多少的人也是神迹,你瞎了眼么?神迹何等的多呢?太阳每天升起也是神迹,你瞎了眼么?诸天都述说他的荣耀,何妨那些人刚吃过五饼二鱼,他们难道只是来看东西。我们的信仰变得如此脆弱时,我们如何跟随耶稣?

• 那些人接着说:“你看我们的祖先,天天都有神迹,从天下降下吗哪”(31节)。他们很高水准,但耶稣猜到他们想讲甚么:“你们又是要来吃东西,神迹最重要有东西吃。”他接着说:“不是摩西给你们的,乃是天上的神给你,是神供应的。不过再告诉你们一件事,吃吗哪之后,那些全部死了,还死在旷野中。”(32, 49节) “吗哪也很重要,也是一个记号,你看不见那个记号,你只是看见那个神迹。吗哪是指着天上的粮说的,也是指向基督。你单单记挂着吃,就不明白究竟我讲甚么。”这就是miss the point。我们常常读圣经都miss the point,时时都看不见最重要的那件事。耶稣就说:“我就是天上来的生命的粮,”(32节下-33节,38节) 那些人立刻说:“甚么从天上来?我们认识他爸爸,他不过是约瑟的儿子。他的妈妈我们也认识”(42节) 有的还暗地会说:“我知道。是未婚妈妈。怎会是从天上来的呢?”所以那些不信耶稣的,可以找到多少的藉口!可以找到一百个藉口。总之人要不信就有很多藉口。

• 耶稣愈讲愈白:“我真的在天上,是天父差我来的,我作他的工”(38节),他们问:“甚么是做神的工?”(28节),他说:“要信神差来那个,就是作天父的工。”(29节)。人最重要做的事是甚么呢?神差他的儿子来,你信他就是开工了,很多人都不开工,你只是坐着,常常说三道四,问这个问那个。耶稣接着说:“我真是的,我是天上来的,你要吃”(50-51节上)

(五)“吃我肉、喝我血”的邀请 (6:51下-71)
• 接着他再说,愈讲愈没有听众。耶稣来,开始的时候有很多人,治好了很多病,跟着也有很多人,有东西吃。但他慢慢解释这些事背后意思之后,愈解得多,愈没有群众。原来全世界的人都是在乎物质的东西,他们想要的,就听不下了。接着所讲的,真的很难吞下。他说:“我的肉是可以吃的”(51下)。他还未说还这句,那些人就私下议论:“他讲甚么?”(52节) 他再讲下去,更难听:“我的血也可以喝的。”(53节) 生命的粮。他说:“你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就有永生,就有生命。”(54节) 当时已经有很多人决定离开(66节),很多门徒,说是相信的,心里却是纷纷议论著。

• 究竟他讲甚么?甚么叫“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旧约圣经也有讲,以西结,神向他说话,然后记录下来。神就对以西结说:“你吃了它。”(结3:1) 神在以西结面前展开书卷,当中记载很多的灾难,很多的痛苦,很多的哀伤 (结2:10)。神的话里面,有多少是值得伤心的事情,神多么的爱人,在旧约历代以来,都是令神伤心的事。以西结遵命,他吃了书卷 (结3:2-3)。耶稣后来也有解释,就是在最后晚餐的时候。他举起杯来,就祝谢,代表是从天上来,跟着说:“这是我的血,你们喝的时候,记念我。”然后擘开饼:“你们吃,这是我的身体,为你舍命。”耶稣明天要离开了,“你们千万别忘记我。”一个作基督徒的,你不可忘记十字架、忘记他的死,他真是血肉之躯,真是把命给了你的。

• 当然你吃的时候,领受的时候,是甚么意思呢?他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word),就是灵,就是生命”(63节)。这个“word”,就是约翰福音第一章1节的“道”。“灵”是指圣灵、神的灵。圣经用“word”这个字,不是单单字句,保罗后来也解释过,“字句是叫人死的,只有灵是叫人活的”(林后3:6)。蔡医生跟人传福音时,有些人说自己会考圣经科取得甲级成绩,说自己全都认识,甚么懂得背诵出来。不单这样,在蔡医生的年代,很多神学院是新神学派的,取了圣经的博士学位,但不相信神的。他们将耶稣和全部圣经“非神话化”(demythologisation)。圣经说:“神的话不徒然返回。”(赛55:11) 不是那些字。耶稣的话是带着能力的,不单带着能力,他就是那个话。他就是道,道成肉身。道,God in action。所以领受神的话语时,你要谦卑,要放下自己,认自己的罪。你接受神的话是凭信接受。你是接受了甚么?接受了神的灵,接受了神的生命。“你就是生命之道(word),我还跟从谁谁呢?”(68节)。

(六)“吃”主圣言的六个步骤
• 很多人都有读圣经,但你有没有真的正如这里所说,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呢?让他的话好像灵进入你生命的深处呢?蔡医生引用Eugene Peterson的书《Eat This Book》来讲解。Eugene Peterson牧会三十年,用了三十年写了很多解释圣经的书,年老的时候写了五本书,最后写了自传。他那五本书很重要,其中的一本就是《Eat This Book》,解释如何把神的话变成生命,成为灵来更新。生命的粮,是天天的,是每一刻的。它分了六个步骤,乃是历代以来,跟据圣经,讲怎样领受神的话,怎样进入神的话,怎样让神的话如何灵进入你的生命,怎样让神的生命每一天滋润你的生命,叫“Lectio Divina”。“Lectio”意思是“朗读”,“Divina”意思是“属于灵的”。今天我们已经不懂得spiritual reading,不懂得读圣经时,用神的灵、神的话、神的生命滋润我们的心。不是他创造出,来,乃是历代以来、在圣经里面的。

• 第一步叫“Silencio”,意思就是要静,要停。香港人的社会,太吵、太快,不安静。每一晚主席都问蔡医生,是不是完全诵读经文,蔡说是,还要每个都读,朗读。很多人每天打开圣经灵修,是速读,因为你每句都懂,懂得背诵,你浏览一下,就完结。是骗人的。静是甚么呢?“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诗46:10) 休息需要安静,你不停下来,你不静,神怎样跟你说话呢?圣灵说的话你怎样听得见?Eugene Peterson翻译得好:“Step out of the traffic! Take a long, loving look at me, your High God, above politics, above everything.”诗篇四十六篇,山崩地裂,城也震动,是指战争,是混乱的。所以他求神止息刀兵,不过,不要害怕,虽然山战抖、海水匉訇,但你要安静。Step out of the traffic。香港人多么嘈杂,交通多么快,你天天不断在走路,所以要停一停。然后,take a long, loving look。亲近神的时候,那是一个爱的关系,就如你拍拖,你也要对着女朋友 take a long, loving look。你若整晚连一眼也不望她,单单关心吃东西,是不行。所以要停下来,找一间安静的餐厅在烛光当中 take a long, loving look。那是一个与神之间的关系,一个爱的关系。神是爱。你也当安静一下。所以“Silencio”就是一个预备,预备迎见你的神。你最近有没有灵修呢?“有。在地铁。”不可以的。你真的要亲近你的神。

• 第二步叫“Lectio”,意思是朗读神的话。传统上,常常都会朗读。有几个原因:第一你不能够快,你要用心去读。蔡医生现在也是会朗读的。过往,他和已故妻子每天早上约定起床后,先不弄早餐,先安静一段时间,音乐也没有。然后多数是他朗读,用不同译本来读,有时用英文,很多时候都会用普通话拼音圣经读,所以普通话也有进步。但他不是练普通话,仍是恭敬回到神的面前,是神在说话。在尼希米记,重建城墙,之后他发觉那班以色列人离开神很远,他很伤心,建了那些城墙,但那班人全部营养不良,他就请以斯拉回来,十四个祭司,站在台上,然后下面的人全部站立-我们现在听道是堕落了,人人都坐下来-昔日的人听道,是站立着的,是恭敬的,而那里说得很清楚,是朗读,读完会很清楚讲明白神的话。读完之后,全部都哭泣 (尼8:1-12)。神在,那本圣经已经封尘了,尼希米知道,不是建屋、不是建殿,乃是要回到神那里,所以要朗读。

• 第三步叫“Meditatio”,意思是默想。如圣经所说:“主啊请说,仆人敬听”。是神在说话,乃是情信,是反覆看的,是因着爱。整本圣经是一本情书。默想是很难的。蔡医生受训练是用三个步骤读圣经(Observation/观察、Interpretation/解释、Application/应用),一个重要的方式可以按着正意分解神的道,要很认真的看,不可以胡乱解经,每个字都要认真发现是讲甚么的,最后要应用。这的方式是对的,是非常重要的。不过,不足够。默想就是放下自己,将神的话藏起来,让圣灵动。今天讲生命的粮,明天讲活水。主耶稣在约翰福音用了五段来解释圣灵,明天才详细说,圣灵是甚么?是神,是真理的灵。圣灵其中一个重要的作用,乃是带领你进入真理。真理是谁?基督。他带你与神连结。

• 马利亚怀孕的时候很年青,她最初很害怕,天使后来对她讲话,讲完之后她信,她的确是凭信接受神;然后她说了一句话:“Let this be done unto me。 让神的话进到我生命里,让神的话在我生命里成就。”(路1:38) 然后神再和她讲话,她还未完全明白,圣经说她将神的话“存在心里,反复思想”(路2:19)。“反复思想”原文是“反复移动”,谁动?圣灵动。你读完之后,最好背下来,然后放下,然后等候。解释很多时候是自己去作,但你默想的时候,是猜不到的。圣灵会动你,忽然间他会触摸到你。你看马利亚,神动她,就有下一步,她就回应。在圣经中记载的祈祷,最感人的其中一个就是马利亚的祈祷。神的话、神在灵在她里面,她就祈祷:“我心尊主为大,我灵以神我的救主为乐。”

• 蔡医夫妇两人昔日每天这样做的,很多时候,蔡医生不只一次一读到“十字架灭掉冤仇”,就一直想起很多他所得罪的人,默想时往往按捺不住自己的眼泪,不只一次。现在蔡医生带领查经,很多时候跟他们一起读完圣经,就请他们默想,再请他们分享,同一段圣经,很出奇,圣灵动每个人的方式是不同的,每个人看到的是不同的。有一段他们读一段:“弟兄向你怀怨”(太5:23)。怀怨。神在那时候向他们的眼睛,知道在神里面可以消怨的,可以放下很多东西,很出奇。

• 第四步叫“Oratio”,就是祈祷。蔡医生受的训练是很标准的:读圣经,神说话;祈祷,轮到我讲,我就祈祷,只是我说。直到后来他阅读很多人写祈祷的书。Richard Foster写了一本书讲论祈祷。他翻开阅读,很吃惊,他说祈祷是聆听(Listen)。当他再看看圣经,发现的确是这样。圣经中所有的诗篇,是祷告,全部都是聆听,是神先动、诗人再写下来的。每一篇诗,诗人是聆听的,是听见很多东西。诗人这样说:“我心为何在我里面烦躁?”诗人听见,神让他看见他很烦躁。跟着他听到:“你向我仰面。”诗篇为何这么好看,因每篇诗都是聆听来,然后那些祈祷,那些敬拜,是神动他,他再回应的。

• 蔡医生和他太太每天读完圣经之后,大家分开祈祷,蔡发觉这个真的很好:夫妇两人谈话,有时是很难谈的,大家有时会避免一些事情不谈,但很有趣的是,你向上谈话,就真实很多。所以那段圣经,它感动你,不用告诉给对方,是神感动你,你把感动再告诉给神。所以你讲神听,她听见也向神讲。你和神打通了,你和她就通了。圣经说,你行在光中,她也行在光中,就彼此相交。你敬畏基督,她也敬畏基督,就彼此顺服。为甚么这么多夫妻如此难相处,经常总是两个一对一谈话,那就看哪一个大声一点,多数是男人大声一点。蔡医生做婚前辅导,很多姊妹对他说,她们不想结婚就是因这一句:“妻子,你们要顺服你的丈夫”,觉得很难顺服。讲合一,你要先跟神连结,然后人与人之间就通了。所以,蔡医生常常对人说:“你了结婚,家庭一定要有个祭坛,天天献祭,然后最好夫妇两人一起Lectio Divina。一起每天吃主的肉,喝主的血。”他的话进入你的生命,他的血洗净你,他的灵进入你里面,你就不同了。在你教会中,也是这样,若没有这些,你怎样合一?

• 第五步叫“Contemplatio”,意思是甚么都不做。将神的话藏在心里,任神做,想也不用想。Just be there。Silencio(安静),停下来到神面前,是预备神的话和神的灵进入你里面,然后诵读神的话,然后默想神的话,然后祈祷神的话,神的话叫你回应。Eugene Peterson说很好: Contemplatio就是内化神的话,如圣经所言:“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诗1:1),你要亲近他,水是神的灵,又是水的道。你安静的时候贴近他,神的话在那里,神会随时随时动你的,是你猜不到的,总之你是昼夜思想神的话(诗1:2)。很多时候蔡医生要准备讲道,经常想来想出也想不到,很多次,半夜三更,他知道神是动他的,他忽然间起床,他已预先把一些卡纸放在床边,他就写下,因为第二天起来后会忘记。蔡医生只是后悔一件事,他太迟信耶稣,三岁信最好,三岁时记忆力很好,人记忆力最高峰是在三至六岁,九岁到十一岁还不错,从那时起就下降了。所以教养孩童走当行的路,你有神的话藏在心里,就毕生受用。圣灵要动你,也要看里面有没有神的话。如果你没有神的话,他要动你也很困难了。

• 第六步叫“Incarnatio”,意思是活出神的话。主耶稣说:“你爱我,就要遵守我的话。”(约14:15,23)。

• Eat this book。这本书真的是神的话。但只有圣灵能够将这些字,真的变成神的生命,变成耶稣的肉,变成他的血,进入你的生命。

(七) 救恩更新,合一革新
• 神最喜欢的,就是我们彼此相爱,合而为一,人们就知道我们是他的门徒。蔡医生这几天真的很开心,在香港,无论你甚么宗派,无论你甚么的背景,都在一起。这十天,来的只有一件事:很想领受神的话。你来的时候就是为了这件事,没有别的目的,你不是查一查他是甚么宗派,他怎样看这样事,你洗礼要几岁,圣餐要多少个杯,多少个饼,你懂不懂说方言,全部nonsense。那些东西多么petty!上天堂,神不会介意你几岁受洗,也不会介意你守圣餐用一个杯或多个杯,一个饼还是很多个饼,多么不重要!你说,这个人讲的方言不是真的,上天堂才知道哪个真,我们也有很多东西是不真的。不要让那些产生分裂。全香港教会去年二十多万人次[出席培灵会],一个目的,来亲近主,让神的话成为他的血,他的生命,进入我们里面。不过不要每一年只吃十餐丰富的,然后等候下一年。求主怜悯我们,他的肉是可以吃的,他的血是可以喝的,他的生命是为我们而舍的。他的话,如果你谦卑,相信,那真是神的灵,他会改变你,你接受他。

[蔡讲述一对年老夫妇(丈夫患癌)的得救经历。从略]
• “我挑战你,和你丈夫或太太,以及儿女,日日都吃,每日吃一餐,再藏在里面,我担保你家里没有那么多杀气,常常无理取闹,很多意见-我太太也有很多意见的,我也有很多意见。倾谈的时候,大家意见个性不同,你怎样和睦?你返教会就更多意见,每个样子都不同的,教会是最混杂的,三教九流的,每个都是性格巨星。你看你教会有多少性格巨星?那样怎么可以合一呢?求神怜悯我们,求神赦免我们,给我们自己首先革新,让神的灵给我们满足、饱足,每个营养良好就会善良一点,有神的话、神的生命是不同的。你没有的时间,怎样和睦呢?无法和睦的。所以求神赦免我们。”

• “我不关心你甚么宗派,最重要,耶稣是生命的粮,他可以给你生命,他可以改变你。救恩不是一次得救,是天天贴近主,你的生命不断的增长,你会不一样的。”


第八讲 
日期:2015年8月8日
题目:荣耀的活水:圣灵更新、建制革新
经文:约7:1-52、约16、18章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 约翰福音的圣灵观:内在生命的涌流

[蔡医生先请会众和旁边的彼此祝福:“愿圣灵充满你,让你的腹中流出活水江河。”]

“很奇怪,耶稣用很形像化的话来讲:‘有人渴的,到我这里来,我就叫你腹中流出活水江河。’渴是甚么?耶稣用这些全都是用来形容生命的状态:很枯干、完全无力、不知道在做甚么,情绪低落、意义失落,但是有活水涌流的。今天我会跟你们讲,耶稣讲这些活水,流的是甚么,是活的,但很多时候我们听见圣经那些不是很容易明白的。”

“但主耶稣,他很有层次的来讲,他向撒马利亚妇人已经讲过:‘我给你水喝,永远不渴。’那么没有详细讲,但你看到撒马利亚妇人,本身是无力的,避开所有的人,她回去,真的是涌流的整条村都改变了。是甚么呢?为甚么这么神秘呢?然后来到这里,一个很大的节日,耶稣再一次讲活水涌流,在你腹中涌流,在你生命深处。腹是你感情所在的地方,是整个人最深处领受的地方。那究竟是讲甚么呢?这段也讲得不多。”

“所以我再翻看,整卷约翰福音,从第一章,已经讲圣灵,是施洗约翰讲的,他说:‘我看见圣灵降临在他身上,我知道这个是。’然后跟着经常讲水,讲了很多次水,很多次都是讲圣灵的。在约翰福音,最令我感动的,主耶稣基督说:‘我走了,却是与你有益,因为圣灵会来,天父差圣灵来。’而且他知道那些人不明白,不知道圣灵是谁,所以在旧约中有出现,由创世的时候已经出现,神的灵已经在,是三一神一同创造。但当时的人,包括犹太人,不知道他在说甚么,所以他用五段经文,很清楚的解释。这五段很重要的,因为我很喜欢看使徒行传,使徒行传是圣灵行传,让我们知道教会在五旬节之后,在几十年之间,圣灵正在做甚么-惊天动地。那一班本来很无力、生命是枯干的,忽然间,耶路撒冷被翻转过来,罗马帝国主要的城市都翻转了。究竟发生甚么事?如果你单单很使徒行传,你只是知道能力很厉害,很多恩赐。对的。那个是外显的。但里面圣灵怎样做呢?你也要知道的。”

“圣灵乃是神,信耶稣不单是求能力。你看保罗赶鬼,当地的法术师说:‘我要你的能力,你可不可以给我,不可以我给你钱。’他只是看见这些表面的现象,还想见一些轰天动地的事情。也有一些人做基督徒,求恩赐,新约其中一间最有恩赐的教会-哥林多教会-最混乱,最分党。所以保罗,并非只是恩赐,你生命是怎样,你即使有恩赐,能讲很多方言,能说很多的事,但并非是那一个。如果你认识圣灵这么表面:‘我要他能力,我要他恩赐’,是很功能化的 (functional)。我们的信仰,如果只是变成了功能,我们明不明白是甚么呢?圣灵是谁?他在你心中,为甚么要形容为活水的江河?所以这段很重要。”

“我们说跟随基督,对。基督是核心,但基督他道成肉身,只是三十三年他就走了,然后甚么时候回来,不知道。从他走了,升天,到他再回来,谁是住在我们心中?圣灵。我们最陌生的圣灵,看不见。耶稣好一些,有血有肉,很多故事,圣灵是甚么呢?我们是害怕的。他是陌生的。我今日战战兢兢,因为昨天讲生命的粮,讲完之后,人们说很难听。今天我讲,不是很难听,是很难讲。”

(二) 宗教革新:圣殿里教导、撒下革新种子 (7:1-52)

“讲一下背景。其实挺凄凉的。主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到世界,世界是他所造的,不认识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不接待他。所以你看见约翰福音很特别的,有几个字常常出现-‘怕犹太人’。其实怕犹太人的那些人本身也是犹太人,它是在讲甚么呢?这一章就揭晓了。为甚么怕呢?那里所说的不是一般犹太人,乃是一班决定派人去杀耶稣的犹太人-祭司、祭司长、法利赛人。门徒在耶稣复活时关上门,也是怕犹太人。我翻查一下,整卷书从头到尾都是‘怕犹太人’。为甚么要怕?这段圣经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说,耶稣得到消息,已经决定杀他(1节)。而他知道-我这两晚也讲到-引起杀机的,就是医好那个患了三十八年病的瘫子。没有人欣赏,你瞎的么?没有讲他三十八年是这样的那件事,只是讲安息日。这一段他和那些人争论也是为这件事。全世界的人总会找到一些东西,来不接受耶稣的,是总会找到一些东西的。其他的,这么明显,你瞎了么?所以你看耶稣多么伤心。他因这个缘故,他常常知道,他按神的时间表做事。他未出现,因为时间未到。所以他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不进耶路撒冷,只在加利利。我计算过,有十二个月,只在加利利-除了节日。”

“使徒约翰很仔细去些这些。他说:‘我不去’(8节)。但是到了住棚节(2节)。耶稣真的好,他所讲的那些,是跟据节令讲的。住棚节是甚么?旧约犹太人有三大节期。其中一个,在约翰福音讲了三次的-逾越节。在犹太人的历史上就是出埃及得拯救,那天以色列人都到圣城。另一个五旬节。是甚么呢?在逾越节之后第五十日,那个时间仍是感恩,因为他们用那个日子作为神在西乃山颁布律法的周年纪念。所以,很重要的,律法、出埃及,是以色列人信仰的根基。信棚节是甚么意思呢?每年大概十月,是丰收的时候,八天,搭建帐棚的,在城外来的,是支搭帐棚居住的,住在耶路撒冷的人也搭棚,我查考过,他们在自己的花园住,或在屋顶上住,总之是一件很大的事。所有的人将他们丰收的那些-无论是葡萄、无论是橄榄、无论是麦子-总是拿最好的那些庆祝,一个很大的节日,充满欢乐的节日,所有的人都会去。一共八天。”

“住棚节有两个很重要的记号,一个是光,那八天,整个圣殿照得很明亮的。所以耶稣跟着说:‘我是世上的光。’(8:12),这些人并不知道,只看到表面的事,耶稣就来:‘你知不知道这些光代表甚么呢?’另外在住棚节,每一天都有一个很重要的仪式:在清早,献祭之前,有些人-包括祭司-带着一个金色的盛水器具,可能不只是金色,而是真的黄金做的。他们到西罗亚池,装满水,然后恭恭敬敬地在献祭之前到祭坛那边,有一个很大的漏斗,倒进去,然后再流进去。他们相信这个是代表神供应雨水,所以是讲水的。但他们讲的水是丰收的水,是雨水的水,是这样的水流出去的,明年继续丰收。所以很重要的,每一天朝早都流的,但很奇怪,相传最重要的那日-第八日-就不倒水了。耶稣就在那天讲,很特别。那天为甚么是‘最大之日’呢?(37节) 那天有一个很大的敬拜,所有要拿出来的庄稼全部放在那里,那一天全部人聚集在一起,一起唱诗、敬拜、献祭,用所以的东西庆祝,所以那一天是最重要的一天。耶稣就在那天说。”

“但未讲那段之先,讲一点背景。耶稣真惨,不单耶稣自己知道有人杀他,差不多全城都知道,有些人就在讨论,讨论甚么呢?有人说他是好人,有人说他是坏人,但没有人敢公开讲,为甚么?他们知道有些犹太人想杀他(11-13节, 25节),连讲都不敢。但人们已经在不断讨论,绝大部份人看见过他行神迹,听过他所讲的,看过他医病,有些甚么被他治好的,总之很震撼(31节),但最令他伤心的,是他的弟弟们。我也有弟妹,我的弟妹对我十分好的。他的弟弟们说:‘阿哥,我知道你很聪明的,过大节的时候到了,有很多的人,做点事情吧。’他们一定听过马利亚讲他的事,他们看来看去他也不像,其实他们也知道耶稣做过甚么事,他们知不知道呢?全城都知道。他们有没有叫过他行神迹呢?你瞎眼么?所以他们说:‘你去吧。”约翰很好,他说:‘因为他的弟兄不信他’(5节) 当然耶稣真的爱他们,复活的时候特意向他弟弟显现,他的弟弟中最出名的是雅各(林前15:7)。耶稣复活后,你可以找到记载他显现的次数有十二次,其中一次就是找他的弟弟雅各。改变了。但你想一想,身为哥哥,身为神的儿子,是为自己的人犹太人、为全世界人而来,竟然弄到如此地步。但很奇妙,同时他看见,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的人,就得到权柄,成为他的儿女(1:12)。那些是甚么人呢?撒马利亚妇人、瞎眼的、麻疯的。实在很奇怪,你要我解释,无法解释。”

“弟弟叫他去的时候,耶稣常常说这句话:“我不去,时候未到。”(8节) 真的好。耶稣示范了一件事,很多事情不对或错,是时候是否到了。特别像我这么急躁的人,经常要学习的,要等候。明知这句应该要讲,不是这个时间讲,我也碰过不少的壁...所以圣经里面说得很好:In His time,He brings all things beautiful。所以我们跟从主时,你真的要静。我昨天晚上不是跟你们说过,你要安静一点。耶稣知道天父的心,知道他的时候。你也一样,你也要知道他的时候。很重要的。然后很奇怪,隔了一会,他自己去,是暗地里去(10节)。耶稣好像很反覆的,但他并非反覆,他知道他的时候,也是暗地里去的。”

“但当他进去之后,你猜不到他做甚么。他到殿里(14, 28节),然后圣经说,今次他讲话,用两个字形容-大声(28节),所以我大声说话有圣经基础。不单这样,在最重要那日,不是大声,他甚至是高声的说(37节)。我在讲甚么呢?大家不要误会,你会圣殿,就以为回礼拜堂,错的。圣殿是甚么地方?是一个公共空间。最近很多神学院都提到公共空间的神学,神说话,不是单单跟自己人讲的,他是向世界讲话的,向公共空间讲话的。他被人审的时候也是,当大祭司问他:‘你讲过甚么?’‘你全听见的。我全部都是公开说的,在殿里讲,在会堂里面讲,人人都知道,你去问一问吧。你也听过的。’(18:19-21) 公共空间,公共的。神说我们像一台戏,给世人看的。我们基督徒不是躲起来的。公共空间。所以今天我们的题目也提到建制革新。建制是甚么?是一些我们活在这个制度里面[面对的事]。圣殿是甚么?是罗马君王要讨好犹太人来给他们修筑的,所以希律王是个傀儡,但他们要这台戏做得好看,所以给他一个很好看的平台,显示他的权力,不单如此,他们要讨好那些宗教领袖,因为犹太是一个很强宗教[气氛]的国家,所以给他们很大权力,就是那班犹太人。有很多叫公会的,公会里面有甚么人?有祭司、大祭司、撒马利亚人、撒都该人-全都很有权力的,有钱有势力的。圣殿就是他们的大本营。”

“但这不单是政治建制的中心,宗教建制的中心,还有是甚么呢?买卖的中心。花很多钱才能投得一个摊位。哗,多么的发财!你在老远卖东西有人买么?我们做地产的就知道地点(location)[的重要性]。很贵的。那些钱到了哪里?那些羊是怎样卖的呢?为甚么耶稣要两次洁净圣殿?对吗?是一个公共空间。所以他站着公开说-圣经今次没有说他前面说甚么,但明显很多人听,然后那些人再讨论时,他说-‘你知不知谁差我来的呢?你知不知我是从哪里来的呢?’(28节) 圣经记载很多人相信他(31节):‘没有人像他这样说话的’(46节)。不只这样,最后那些犹太人决定派人捉拿他,就派差役去(32节),差役是甚么人呢?专门捉拿人的人,有装备的。所以当时他在圣殿说话时,甚么人都有。是一个公共空间。你说,我不晓得主耶稣说这些话成就了甚么。我等一会告诉你。”

(三) 圣灵更新:圣灵像活水、更新信徒生命 (7:37-40,14:16-20,15:26,16:7-16)

“到了最后一天,最重要的那一天,第八天。第八天耶稣就去,就高声地说。我真的相信当天没有倒水的那个仪式的。正因为没有,而那天全部人都来齐了,甚么耶稣要高声呢?很拥挤。他站着,我相信人人都知道他是谁。他就讲这句话,就是今天的主题。他说:‘你们渴了,就到我这里来,我就叫你不会渴。’(37节) 这句话在旧约中不断出现,‘你们饥渴非因无饼,也非因无水。’犹太人若有读圣经,会知道他在说甚么。不过那些未来到,Who cares?‘我们来倒水,只是希望可以多点雨水,最重要是明年我可以丰收。’当中一些很重要的事,你埋葬了,你仍只是把它物质化。撒马利亚妇人是这样思想,当天在场的人也是这样思想。”

“耶稣说:‘你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是甚么意思?我昨天已经向你们说过,你亲近他,这个信仰是个关系,不是来看东西。所以你看耶稣说:‘你到我这里来。’是关系,是邀请,你要贴住他。他说:‘我赐给你们活水。’然后他今天揭晓了,第一次揭晓。在旧约里面,不是没有讲圣灵,圣灵常常都有讲到,我讲尼哥底母那一段,已经讲了以西结:‘我一定会赐给你活水,是洁净你的;给你一个新的心,我会赐灵给你。’(结36:25-27) 是神的灵。有讲的,已经说了。那些人不关心,他们是选择性[领受]的。”

“主耶稣这里说:‘然后你的生命不一样:活水江河。’你做人像这样多么开心。他给你生命,里面东西有涌流的。这样做人多么开心。但是究竟讲甚么呢?我今天晚上难讲的就是这一段。耶稣在最后一个星期,他真的进城,时候到了,荣耀的时候到了,他知道最后一个星期就是时候了。果然,他再进圣殿,差不多那个星期天天都开火,我今天不讲了,天天他们都攻击他,多么的辛苦!问了他很多问题,又不敢捉拿他,因为即使他在圣殿那些人也不敢捉拿他,因为群众很欢迎他,欢迎他进来时唱‘和散那、和散那。’如果他们那时捉拿他,害怕会搞出大事,所以他们用很阴险的方式来捉他。到最后,他藏起来,只向那十二个说话。那几章是很好看的。”

“我抽了五段出来,为甚么呢?他一直讲,洗了脚,施完圣餐,还是决定出去,爱他们到底。到第十四章,他说:‘你们心里不要忧愁’(14:1),最初他们并不忧愁,还在争谁为大,到最后的时间他们每个都害怕。到第十四章,他说:‘你们不要害怕。我去为你们预备地方,我必会再回来’(14:2-3),那些门徒就问:‘那你去哪里呢?’(14:5) 他说:‘我去的地方你们不能到的’(13:33, 35),门徒看着他,不知道他在讲甚么?...他们不明白,真的不知道。不单这样,他再说,他们就更加不明白。他说:‘我走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14:12) 门徒说:‘你走,我们还有甚么可以做呢?老板要走,我们应该也解散了吧?’他们不知道他说甚么。‘是的,真的要做。我的事你们要做。不要紧,你们祷告,奉我的名必蒙垂听’(14:13-14) 门徒仍不知他说甚么。”

“他就开始说。第一,他说:‘我去,我求父,他就必定差另外一位(Another One)’(14:16)-原文的意思,是‘Another One of the same’,是一样的,不过是不同的位格。他的名就正式揭晓了。我们中文译作‘保惠师’,其实翻译出来,原文παράκλητος的意思是:同住、同行、朋友、陪伴你的、支持你的、辅导你的、日夜陪你。是临在的。他们仍然不知道。‘是的,你知道我走,我必定不留下你们做孤儿’(14:18)。他介绍圣灵是真理的灵,是圣灵,他们仍然不知。但这句他们比较知道:原来他在,就是天父在...圣灵是三一神的灵...圣灵在这里,天父在哪里?当然在天。但是圣灵,他在哪里?我们读诗篇就知道:‘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我的心平稳安静,好像断过奶的孩子在他母亲的怀中”(诗131:1-2)。在你心的最深处,谁在哪里?那个母亲是谁?就是神。神是有父性也有母性的,对不对?耶稣是男性也有母性,对不对?他哭得很厉害,说:“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太23:37)。我没有看过一个男人形容自己如同母鸡。他是指很温柔,如母亲愿意为自己的孩子把性命摆上。神好像父亲和母亲那样。所以在哪里呢?在里面的。”

“他接着说:‘我爱你们,天父爱我,所以我在天父里面,天父也在我里面,我在你们里面,所以我仍然与你们同在。’(14:20) 他在讲甚么呢?...主耶稣基督升了天,圣灵住在哪里?我有一次讲圣殿。敬拜,不在这山,不在那山,不在锡安山那个圣殿,也不在基利心山,撒马利亚人那个圣所-已经拆了,不在那里。他说:‘我在,我就是弥赛亚,我就是神的殿。’圣灵住在哪里?在他那里。天父在哪里?就在他那里。对么?是三而一的。所以他介绍得真好-παράκλητος:与你同住的,是圣灵。父、子、圣灵的第三位。是谁的灵?天父。还有是谁的灵?父在他里面,他在父里面。主耶稣基督说:‘我去,将来你听我的命差你出去,我就与你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9-20) 耶稣在哪里?我的孙也懂得唱:‘感谢感谢耶稣,感谢感谢耶稣,感谢感谢耶稣在我心。’在你心!我昨天讲甚么呢?你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他的话是甚么?是神。他的话就是灵,是生命。他住在你里面。约翰写约翰一书时,他知道外面世界被撒但[控制],他说:‘但是你们不要怕,那住在你们里面的比那掌管这个世界的大’(约壹4:4) 在里面。弟兄姊妹,你知不知道?为甚么是安静呢?圣灵在里面,他陪着你,天父在天看着你,他也在里面陪着你。耶稣说陪你,他真的陪你。”

“人都是很有趣的。在一些特别的时刻你就更会知道。我已经讲过,我太太离开我的时候,我不能回家,是我的软弱,是情绪上的软弱。我现在回去,很开心。为甚么?耶稣说:‘你们要分散,留下我独自一人,不是我独自一人,因为父与我同在。’(16:32) 我现在每次回去,我是独居老人,常常都是独自一人。你别笑我。你绝大部份时间也是独自一人的,我做医生就知道,你病的时候,你住医院,即使有人陪,你也是自己来痛。而且你走最后的一程时,我告诉你,最后的一程,你单独面对的。我贴近我太太,我天天陪她,她说:‘你不可以。你也要睡觉的。’所以是她赶我走的。她赶我走之后,我的儿子就轮流陪她,但到最后,绝大部份时间-我知道的-她独自一人。对么?到她最后呼吸的时候,她独自一人。我自己也是独自一人。人生里面,最大的痛苦,就是孤单。但孤单是甚么呢?你不知道神在,对么?有两个英文字很好的,一个叫做loneliness,孤独, 一个叫做solitude,独处。独处和孤单是不同的,solitude这个字是你单独,但是神在,圣灵在,你在。我现在每天自己一个人的时间占大多数。我这十日,我告诉你我在哪里:每天早上游泳,周围很多人,其实你独自一人。下午我很多时间,我去哪里呢?我告诉你,我在我家附近找到一块很好的草地,我就躺下来,哗,多好!青草地,溪水旁,不是孤独,神同在。哗,多开心!是真的,是无法装出来的。‘我不留下你们为孤儿’,所以你们不用同情我。独居老人可以独居得很开心的...但我告诉你,你要学习这件事,你真的要学习。是真的。所以他这里说的非常重要:παράκλητος。陪着你的、每一刻的、每一天的、每一时的,不是一个星期一次的。”

“接着他再讲。他其实知道门徒听也不明白,他说:‘你们不要害怕。’他很多次都说不用害怕,‘始终时候到你会明白,真理的圣灵要来’(约16:13)。要记住圣经里面主耶稣基督怎样介绍他,很多次都用到这个-是‘真理的灵’。‘真理的灵’不违背圣经的真理,也是主耶稣基督,他就是真理,所以这个灵是耶稣的灵,是真理的灵。他说:‘他到时来-你们现在很多东西都不明白,你解释也不能,你愈解释就愈不明白-到时候,真理的灵会帮你明白’,而且‘他会帮你想起那些’(14:26)。很奇怪,是约翰福音如此写,他说:‘你们到了那个时候,你之前所听的,就算你读圣经时你装在里面的也不是完全知道,是一知半解,到了适当的时候,你忽然间就会明白。”

“举个例子,最多话讲的门徒是谁?到现在你也知道了,是我很喜爱的那个,就是很聪明的那个。哗,到最后,他不敢讲话,打算去打鱼,耶稣仍在找他,‘你爱我吗?你牧养我的羊。’...接着那四十天,圣经说了很多,耶稣和他们查经,他们也听,听完之后,升天之前,你猜他们问他甚么问题?查了一段时间,仍问一个这样低水平的问题:‘耶稣,你复兴以色列国是否在今天呢?’‘我不是讲复兴以色列国,我是讲天国啊。’你明白么?就是讲解了也不明白。最后耶稣说:‘算吧,你去等一下吧,等圣灵来,之后你就会,你就会得着能力。’他们就真的都顺服,都等。所以基督徒最重要是甚么呢?等候。你不明白不要怕,不要紧的,时候要到,你就会明白。”

“真的来到了。五旬节。五旬节惊天动地,不是单单记念摩西在西乃山颁下律法书。那一天,因为是特别的一天,我相信是有影、有像、有声的。这些不是每次都发生,在这个特殊的时刻,神要留下一个很清楚的记号,我相信那天发生的事是看得见的,那些门徒所讲的人们是听到的:看见甚么?圣灵降临,舌头好像火一样降临,轰天动地。然后那些人听到了。五旬节,你也知道,是个大节,所以很多人都去过节。圣经记载在很远地方很多人都来,忽然间,不同种族、不同方言的人。‘为甚么这班人竟然会讲我们的家乡话?是甚么呢?一定是喝了新酒。’然后谁站起来讲话呢?整班使徒都站起来。主要的发言人是谁?知不知道是谁?彼得。”

“哗,我很留心看他那篇讲章。哗,真的高水平。哗,他忽然间都记起来,有条有理。约珥书。‘圣灵降临是这样的:少年人要发异梦;老年人要见异象。这个就是圣灵降临,现在正在发生。’他也查过诗篇很多次,今次再查水准不同。大卫,第十六篇,那里讲甚么?‘你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我想他读过很多次,他现在知道了,是讲耶稣复活。他再讲,很多段都是旧约,我相信一件事,彼得没有时间准备讲章,你猜他会不会呢?‘五旬节来,我想耶稣也会请我讲一篇道吧。不如我花心机准备。’...没有准备的。圣灵答应了,到那个时间,你看使徒行传发生的事情,大部份都没有计划的。大部份不是按照计划。不是那些使徒开一个大会,‘教会就决定一个策略,一年之内翻转耶路撒冷,期间,彼得你一定要坐一坐牢,不过不要紧的,然后...’没有计划的。圣灵像风随着自己的意思吹。我不是不相信计划,我相信计划,但你忽然间甚么都计划。现今的教会真的要悔改,全部都计划好了。我的同事说:‘神已没有位置站立了。针也插不进了。’他来的时候,圣经讲的他忽然想起,‘哗,原来圣灵是真的,我不明白的那些经文现在明白了,我想不起的都想起了。’这是事实,是真的。我们做基督徒,作基督的见证,是不能计划的。当然我希望你预先写好自己的见证,不过你说来说去都是三十年前,说来说都是残旧的。真的求神赦免。”

“耶稣知道,‘我差遣你作见证,你一定会惧怕,因你周围的人不明白。’而且为何我们这样害怕讲见证呢?因为明知讲了他也不明白,而且讲的很难听[进去]:‘吃我的肉,喝我的血。钉十字架。’保罗说的:‘我传基督钉十字架,但很多人一听见就作呕。’(林前1:23)‘哗,这样的教,你自己信吧!’...所以其实我们很害怕讲见证,最怕回家讲见证,为甚么怕回家讲见证?因为你就是没有甚么见证。见证是用你的生命来述说耶稣是谁,所以你为甚么在家不敢讲?你怎样讲?耶稣知道,第三段就是讲这件事了。第三段,洁净,然后讲见证。第一段,与你同在;第二段,真理的灵,神会教导你,你会想起,但要想起,你要读圣经才能想起...所以求求你,用心eat this book。洁净是甚么?他不介意,其实一直他都在说:‘世界恨恶你,不明白你,但不要紧,圣灵来,他就是见证。’(15:18-19; 26)他就是改变你的,他就是见证基督的。圣灵来,他指向基督的,他荣耀基督的,荣耀天父的。你讲见证,其实就是他的见证,圣灵怎样改变你,复活主怎样改变你。”

“甚么叫做见证(witness)?‘Witness’这个字很重要的,因为主耶稣说:‘你从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1:8) ‘我要从这里耶路撒冷到各处派我的单张,对不对?’可以,我们就是因为没有甚么见证,所以很好,袋着一批单张。我不反对单张的,但问题是,单张是甚么?人们看看,讲甚么的呢?是那个那个,那与你有何干呢?他们与你有甚么关系?[人]看得见你的。‘不要看我,你看看这个见证人吧。’那么你介绍耶稣,耶稣在哪里,我要看耶稣,如果不在你身上看见,要在哪里看见呢?不要骗人,你就是耶稣的见证人,对不对?你经历他的嘛,如果你没有的时候怎样讲呢?你不能说三十年前的,对不对?你经常都要有[经历],不是说笑的。所以他就讲‘见证’,‘见证’这个字其实是一个法律上的字-Witness。‘Witness’的意思是甚么呢?有人质询你,你站着,你讲,用你的人格,用你的经历,证明你讲的是真的。帮这个人辩护。都是真确的。”

“我们做见证,而耶稣是我们要见证的,那你怎样说呢?是怎样呢?我举个例子。使徒保罗,他经常都被人围着,经常围着他,经常都问他很多问题。最严重的一次,一大群人包围着他,几乎要杀他,他就说:‘我是罗马公民’,那个百夫长不敢捉拿他,说:‘我是用很多钱才买到这个罗马公民[身份],我不是生出来就是罗马公民。’不敢捉拿他,然后也要审他。审的期间,继续一直审了很多次,并不很公平,他说:‘不可以,最后我要上诉,不断的上诉,上诉该撒。’圣经说,基督徒是一台戏,作见证时是给人看的,必定有人向你发问的,令你哑口无言。那你怎样讲呢?”

“我再翻看,我特意查看保罗怎样讲见证。他说:‘我并没有高言大智的。’(林前2:1) 当然他也讲很多神学的事情,但一旦到了那些地方,他做见证的时候,他怎样说?他说:‘我以前是怎样怎样-罗马公民、法利赛人。’你见证第一件事,你本来的‘猫样’是怎样?圣灵是甚么呢?复活的主是甚么呢?就是在你生命里所做的改变。见证是神在你生命里做了甚么?你没有经历过他,你讲怎样呢?你不能复制别人的。他接着说:‘我知道。在往大马色的路上,我倒下,真的,复活的主,他遇到我,他改变了我。’审判他的人都知道他,知道他的影响,知道他以前如何,乃是他们本身的领袖,犹太人全知道,最后到亚基帕王审他,说:‘你不要以为你学问高就癫狂,连讲话也癫狂。’(徒26:24) 我告诉你,如果圣灵充满你,如果你真的讲见证,外面的人一定说你是疯的;如果很久没有人话你是疯的,你应当检查一下你的系统,你一定太正常了,太正常的意思,你跟他没有分别,他也跟你一样,你也跟他一样。‘你不要继续讲下去。你就想我会信耶稣吗?’‘是的,我就是见证耶稣在我身上,是圣灵感动我的。我不单想你信耶稣,我想所有的人都像你那样信耶稣。’”

“见证。各位弟兄姊妹,我真的求神的灵天天改变你,活水是意思是甚么呢?你里面很多死水,也要把水更换一下。真的。圣经说,你也是不断悔改,天天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然后求圣灵-大卫,他写诗篇五十一篇,就是跟拔示巴[犯奸淫后写的],他那里说:‘神啊,求你为我做清洁的心,重新给我一个有正直的灵,不要将你的灵收回。”他讲甚么呢?还有话可以讲么?对么?已经公告天下,全世界其实都知道,没有人敢讲而已。只有身边那个冒死去諌他,大卫知道,圣灵在这里,活水江河,他看见了。‘圣灵,你不要走,求你给我一个正直的灵、洁净的心。弟兄姊妹,你天天洁净,你天天悔改,你天天同钉十字架,就天天都有见证了。你说来说去都是三十年前的,证明你那次之后,你并没有怎样改变过,你是一池死水。圣灵是活的,他会给你知道,你要洗,不断的洗,耶稣说:‘我要洗净你。然后你才能与我有份,与圣灵有份。’不要知圣灵担忧。他在你里面的,想给你活水,想你经历他,以致你讲见证时,是圣灵在你心里。”

“最近我看见一个在赤柱坐完监出来的人,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我不详细讲。其实我很担心,这些人开始时在监狱中的灵性是很好的,多数出来之后就死了,我就一直祷告,他没有死。真的没有,他继续悔改,继续踏实,天天贴近主,没有放弃。最近我见他,再次见他妈妈,看见他继父,真的有改变,他不是讲他二十多年前在监狱中怎样信主,而是讲出来之后,多少的更新,仍然有活水江河。有改变的。各位,我们被神差遣出去,你求神改变你。我也是,神的灵洗净我,更新我,我才有勇气再与我爸爸见面,不是的话我怎样见他呢?若我怀恨于心,我一看见他,他就耍弄我,我就仇视他,就是他用言语杀我,我会用眼杀他,彼此厮杀,那你怎样见证呢?所以我不断哭泣,不只一次,我说:‘神啊,你赦免我!你洗干净我!你以你的灵改变我!下次见他的时候让我真的爱他!你先赦免我!’你才有可以讲的。你明不明白?见证。那样的时候你怎样见证呢?这是圣灵的工作,圣灵乃是神。你要和他有关系,天天有关系,不能临急抱佛脚地与圣灵交往。

(四) 政制更新:主耶稣受审,挑战政制革新 (16:1-22; 18:19-19:16)。

“第四。第四个很难讲,我要多谢两个弟兄,早上一个弟兄接送我来,晚上一位弟兄接送我回去。一个是做生意的,一个做监狱工作的。我坐车时,因为要讲道我就不多话说,单单听他们说。所讲的全部是黑暗的事。‘哗,做生意,多奸险,很多都是贼。’‘哗,这个世界,很黑暗的。’我没有做生意,但看见他的样子,甚为抑郁,因为他看得多。晚上接送我的那个就更厉害,看见的都是死犯重犯,全部是黑暗的。他说他不是害怕黑社会,乃是他觉得这个社会太黑暗了。哗,他每天晚上就是跟我谈这些故事,多么的黑暗。Unfair。这个世界不公道的,那些奸恶的就发达,那些好人就似乎没有甚么好下场。不公道。有个犹太教的拉比写了一本书,全球畅销,《Why 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为甚么有这么多好人有这么多坏事发生,倒过来说也是:Why so many good things happen to bad people?哗,那些坏人多么的风光!好的那些,常常给人打残的。对么?究竟是甚么一回事?这个世界有没有公义的呢?很多人现在不信耶稣,‘为甚么这个世界有苦难?’你瞎了么?其中一个跟我说:ISIS,喜欢杀就杀么?那个走进戏院乱枪射杀多人的,这个世界疯的么?是甚么一回事?很多人不信耶稣,觉得这个世界没有justice,没有公义。”

“好,我告诉你。圣灵是谁?第四解释,他是主控官,检察长。谁是最后做审判的?耶稣。他来的时候,耶稣说:‘神将审判的事交给我。’不过约翰福音说,他今次来,不是要定人的罪,是叫人得永生,但他再次来的时候,他乃是judge,到最后,白色宝座,全部都要审。这里在讲甚么?他说:‘你们不要害怕,我去与你有益,我去的时候,圣灵就来,他来的时候做甚么?叫世人,世上所有的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16:7-8) 那里在讲甚么?‘罪,因为世人他们不信;义,因为耶稣已经到了天父那里;第三,受审判,因为这世界的王已经受了审判’(16:9-11)。这里在讲甚么?不公平。我们中国人都信这件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若然不报,时辰未到。’我们中国人是信这件事的。我小时候很害怕去虎豹别墅,我妈妈带我去,我最怕下那些楼梯,哗,很多层的。中国人也相信,始终会报的,有一天,Fair的,他们不知道是甚么,圣经这样说,始终有一天[是有公义的]。”

“这个世界最大的罪是甚么呢?不相信。对么?他创造你,他为你死,不信。是自我中心,以为你自己甚么都可以知道,倘若不是有圣灵在,倘若不是,没有复活,没有将来,我们就比众人更可怜的。这个世界是公义的,圣灵是公义的圣灵;第二,最残忍的审判在哪里呢?最不公义的审判是甚么呢?是哪一个?历史里面,最不公义的审判,是甚么?神的儿子来到,世界的人,自己的人,勾结罗马政府,政府的官员,宗教的领袖,加起来钉死他...我准备的时候,把四卷福音书都看完,看耶稣怎样被捉、被审,绝对黑暗。对么?”

“你这么高明,为何不公开捉拿耶稣?用不用在那样的晚上,找自己的人,在客西马尼园,带整队的兵来,用不用呢?他们晚上来,还那么的黑暗,找他的学生,亲他一嘴,‘就是这一个’。对么?多么的不公道!圣经讲的,耶稣在那里说:‘我就是。’(约18:5) 他一说完,那些兵就向后倒下,只是彼得有准备,拿一把刀出来,把耳朵砍下来,耶稣说:‘收刀,不可动刀兵’(约18:11),医好他。圣经记载那个被医好耳朵的,他再一次看见耶稣,他认得他。多么是不公道!”

“然后就捉他到哪里呢?真是想不到。该亚法是的大祭司,就带他到岳父那里让他戏弄一下。哗,讲的话多么难听!玩了一会,就罢了。然后交回给该亚法大祭司,大祭司有准备的,马太福音写得好,路加福音也写得好,他找了一大群假见证人,总之要找个办法使他入罪,听完那些假见证,入不了罪,大祭司出手,问他一个问题:‘你答我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永生神的儿子?你是不是基督?’(太26:63) 耶稣一直都不回答,因为那些问题很低智。这个很高水准。我看见耶稣被审的时间,高水准的他才回答,这个高水平。他说:‘你说的是。’(太26:64) 就是想找这个,亵渎,可以判死罪。不过罗马人不准许那些犹太人行死刑。所以他们知道,这个是该死的,不过他们后来开会商量,‘虽然可以,但我们杀不了他。’想到办法,‘我们的老友可以帮我们。’他们的老友是谁?彼拉多。然后他们想出一个方法,‘这个就是犹太人的王。他想推翻该撒,他是叛变党的领袖,所以告诉你’-就决定交给他-‘给你领功,判他死刑。’(路23:2) 多么的黑暗! ”

“彼拉多,你想他怎样呢?他也是很精明的,他知道他来自加利利,他本来跟管加利利那个分封的希律王是对头,刚好希律来耶路撒冷,彼拉多真的精明,就送耶稣给他先戏弄一番,彼多拉把他送了给希律,希律多么开心,因为他管加利利,最出名的人就是他。他说:‘你行一个神迹给我看吧。你回答我。’耶稣见他很低水准,一句话也不说。(路23:7-9) 他就戏弄一番,然后给他一件袍来穿,再把他送回彼拉多那里。多么的黑暗!多么的不公平!”

“彼拉多是当时罗马巡抚,是审判官,是全以色列最高的官员。罗马有一句话很重要的:Let justice be done-罗马其中一件出名的东西是法治-even though the heavens fall。天塌下来,也要执行公义。罗马是以法治为骄傲的。交给他,发生甚么事?其实这个并非没有水准的,他知道是那一班犹太人因为妒忌而对付他,所以他早就想放他。接着他就来,说:‘你是犹太人的王?’(约18:33) 多么的厉害:主耶稣反过来审彼拉多:‘是谁告诉你我是犹太人王?是你自己说还是别人?’(约18:34)。他就泄漏机密:‘是你那一班领袖告诉我的。你究竟是不是?’他说:‘你既然说是,我是王,我是为此而生,不过我的国不属于这个地上。否则的话,我若动兵,你怎样捉拿我呢?’他接着说了一句:‘是父差我来的,我是为真理而活的。我来是要见证真理的。’(约18:35-37) 他就说了一句似乎很高水准的话-其实是没有水准:‘真理是甚么?’如果他是坐着谦卑发问,他就会知道前面这个人就是真理。他讲完之后就走出去。他走出去的时候,其实是想放人。‘各位,看这个,犹太人的王,我查不出他有甚么罪来。’(约18:38) 那些人说不可以,‘你一定要处死他。’‘不可以。’最后他为了讨好他们-你有没有看《Passion》那套电影?-多么残酷!哗,鞭打他,我不讲了。”

“打得他遍体鳞伤,使他披上紫袍,‘看,你们的王。今天是逾越节,我可以释放这一个给你们。’他们说不可以,最后他们说出真心话:‘你知不知道,彼拉多,他说自己是上帝的儿子!’(约19:7),他立刻惧怕,因为他太太已经发梦,已经告诉他:‘你不要为难这个人,他乃是个义人。我发梦的时候,因这个人受很多的苦。你真是不要管他。’(太27:19) 他其实很害怕,又害怕神,又害怕太太。于是他决定要放他。于是再回来,他很害怕,说:‘你到底是谁?’他不说话。他说:‘我有权放你,我有权杀你。’(约19:8-10) 耶稣讲了一句话很高水平:‘你的权柄从哪里来?是天上给你权柄你才可以判案。’(约19:11) 所有地上的君王,全是神的权柄那里来的。他就更害怕,他就出去,他出去的时候,今次决定由群众一人一票普选。‘你们群众精明一点吧,我给你们两个人去选择。Multiple Choice。只是其中一个。那个巴拉巴,你们都知道他是甚么人吧,做尽恶事。给你一个,选择耶稣。’他想这群众会明白的。但圣经记载,大祭司卖通了群众,但最重要是甚么呢?他们说:‘你这样做,就表示你不忠于该撒。’(约19:12),他就是因着这句话,同时群众也大声[呼喊]‘释放巴拉巴!释放巴拉巴!’,结果他就将耶稣处死。究竟这是甚么?我也告诉你们,到最后,彼拉多结果被罗马革职。撒马利亚真的有暴乱,他攻进入杀了很多人,撒马利亚就公告该撒,揭发这个人,结果调走他。相传他最终自杀而死。多么可怜!有没有公义?只有一个公义的,可以回到神那里。只有神是义的。所以他这样是受审判的。”

“只有一个是义的。这个世界有公义,有公道。然后,到最后他说:‘世界的王也受了审判。’(约16:11) 世界的王是谁呢?约翰讲得很清楚,就是撒但,世界都卧在他那里。主耶稣基督,他在十字架上,以死亡胜过死亡,他以自己的生命,现今的复活,已经一次过胜过撒但。所以主耶稣基督说:‘我去。世上有苦难,这个世界都卧在那恶者里面,世界恨你,但你不要害怕,我已经胜过他,已经审判他。到我再来的时候,他会完全消灭。’各位弟兄姊妹,倘若没有圣灵,倘若没有他给我们揭示这个世界,似乎真理颠倒,没有公义-有公义的!我们的神是个公义的神,圣灵是让你知道。如果不是有圣灵在这里-很多基督徒都是这样的,觉得不公道,被人稍为问一下,就已经动摇。你要祈祷,圣灵紧贴你。”

“最后,耶稣再说:‘你不会害怕,真理的灵来,我现在对你讲的很少,因为你担当不了。但圣灵会来,他继续会讲。他所讲的一切都是受于天父,受于我,而且他所讲的必定荣耀基督,荣耀天父。所以你们不要担心,将来他会让你知道真理’-而且那里不是说‘明白真理’,中文翻译得不是最好,细字好,是‘进入真理’。真理是谁?耶稣。因为圣灵他感动你,所以你跟耶稣有了关系-是有关系,记得我们的信仰乃是关系-‘而且圣灵会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16:12-15) 我们经常解错这段经文。常常以为‘将来的事’是甚么呢?‘我明天要考大学,主耶稣,哪一间?’Who cares?不是那些东西。圣经每谈到将来的事,是神做的事情。...你看看圣经讲将来的事,不是一些很琐碎的事,我们把信仰变得私人化,那你跟其他随便占卜的人有何分别呢?圣灵不是这样的。圣灵是甚么呢?他指示你将来的事,你要知将来的事,最重要看哪本书?启示录。神将年老的约翰-他知道时候到了,他可以了-他开他的眼睛,看见人类的历史,不单是公元三十年到七十年,以色列如何亡国,然后世界直到末世,所有的那些灾难,到时发生甚么事,最后,撒但、大淫妇。当你翻看的时候,我们要知将来的事也需要真理的灵他指示你。这个世界如此混乱,你看不看到将来的事?看不看到?圣经里面有说的:将来主耶稣基督一定回来,一定会有很多天灾、人祸、国要攻打国,民要攻打民。但是至最后,福音也会传到地极。”

(五) 结语和祷告:圣灵更新,建制革新

“各位弟兄姊妹,圣灵是很重要的,你贴近他,你每一天安静,衪陪着你的。天父透过圣灵陪着你,基督陪着你,是贴近你,是关怀你。我们的信仰是一个关系,圣灵不是一团东西,不是一股力量,不是一些-哗,你有些甚么,明天不知道怎样,就求求他,我没有能力就求求他,没有恩赐就求求他。那些他会给你,是圣灵随己意分给各人,他会给你的。在那个时间他会给你的。”

“弟兄姊妹,香港需不需要改变?需不需要?你有没有份?你在公共空间有没有份?需不需要讲见证?在你的行业里面有没有黑暗?有没有?圣经说,你是光明之子,不要做暗昩的事,你到了那里,有光,你站着,圣灵给你有光。你有光的。所以我自己说,香港,我很爱香港。你不要怕,天天在那里吵架。你是谁?你是基督的使者,让人在你身上看见基督的光。你是谁?你是圣灵的殿,圣灵会给你做见证的,他天天改变你。”

“所以我的主题是甚么?‘更新’。你有多久没有更新过?你有多久没有认过罪?有多久没有被神[得着]?有多久?你要正直的灵、圣灵。然后你更新之后,用不用革新?你家庭要不要革新?你学校用不用革新?你教会用不用革新?香港用不用革新?用不用。我不讲政治。不是政治的事。诗篇第二篇:‘地上的君王都商讨:这个神在哪里?’圣经说:‘我已经立我的王在锡安山-神的儿子。’所有地上的君王和审判官,都是向神交代。到最后,都要交代。圣灵是检控者,主耶稣基督的最后的审判者。各位,我很希望香港-这十天,我相信会超过二十万人次在这里,但愿我们不只来听,其实你认罪,你求神洁净,给你重新有正直的灵,是圣灵取代你那个弯曲的,是主耶稣的血洗干净你,以致你真的洁净,圣灵在你里面,你顺服他,使这些光,使这些的改变,被其他人看到。是圣灵的工作,就将荣耀归给天父。可不可以?需不需要?用不用更新一下?需不需要天天更新?需不需要?需不需要圣灵?知不知道圣灵是谁?别再[以为]是一股能力,乃是神,是神自己。他在哪里?在你里面,腹中活水江河。”

“如果你愿意,请你安静来接受圣灵,流出活水江河。你站立,你自己祈祷,你只能够自己祈祷,圣灵会提醒你,哪些地方要更新,哪些地方要流,哪些地方已经是死水,求神洁净,求圣灵在你里面,活水江河,天天涌流。你自己祈祷,你对主说。”

“让神的灵进入你里面,洗干净你,他的血洁净你,以致你重新有正直的灵,圣灵在你里面,天天更新你,每一刻更新你,你讲的见证是每一刻的。每一刻都更新。你要倚靠他,以致你再出去的时候,能够让这个世界看见基督在你里面,看见圣灵在你里面,就归荣耀给天父,只是荣耀天父,荣耀基督。圣灵他也存在,也是要荣耀基督。荣耀天父,不是荣耀你和我。我们一同低头祈祷。”

“亲爱的主,我们其实很不配,但你的应许是真的。不单昔日的使徒被圣灵更新,在短短几十年之内,耶路撒冷不一样,犹太全地不一样,撒马利亚不一样,罗马帝国也不一样。短短几百年之内,罗马帝国都革新。主,我们恭敬的仰望你,主,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断地争战,我们如果不是倚靠圣灵,我们无法走这条路,无法打这场仗,是属灵是争战。我们除你以外,还倚靠谁呢?只有基督是我们的拯救。除了天父之外,还有谁可以荫庇我们呢?但我们要服侍你,为你作事,除了圣灵之外,我们怎有能力去做呢?求你给我们天天贴近你,安静当中让圣灵不断地更新。让我们腹中的水是不断地涌流,因你在,你是活的神,你是活的,让我们贴着你,但愿我们在今天,不单在礼拜堂里面,我们回到家中也不断地亲近你,亲近我们的主,亲近我们的天父,愿这位圣灵在我们心中作主,给我们真的不断地更新。我们亲近你,我们敬拜你,三一的神,愿一切荣耀都归给你,我们恭敬仰望、交托、感恩,是奉主耶稣基督的名。”


第九讲 
日期:2015年8月9日
题目:荣耀的好牧人:为羊舍命、牧养革新
经文:约10:1-42、约12、21章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 牧养的重要性和圣经基础

[蔡医生请以下以类别人士举手欢迎他们:(1) 父母;(2) 教会或教构青少年牧养工作者;(3) 教会或学校团契青少年导师或团契职员。]

• 全世界出现一个现象:教会下一代不知道去了哪里。(例1) 欧洲的教堂平日很多人,星期日没有人,只是旅游点;(例2) 加拿太以往有许多年青人,近年减少了,不论是华人还是加拿大人;(例3) 美国有调查指70%的人称自己是基督徒,很多都不去礼拜堂,特别是年青人。(例4) 在香港,年青人慢慢地从教会消失,有数据基础支持。

• 蔡医生请会众一起诵读这节经文:“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约10:11)

• 蔡医生今堂特别邀请父母出席,圣经让我们看到,父母是最重要牧养下一代的。箴言中,“家”、“父亲”、“母亲”是牧养,有神的话的。当我们在家中失去了这个,就没有下一代。今次教新的调查显示,教会信徒的第二代,很多流失,都不去的,当中有种种原因。

• 圣经中“牧羊人”这个字,并非只是用来指专职牧养的人。在旧约,当然最重要的一句是:“耶和华是我们牧者”(诗23:1)。神亲自牧养我们,所有我们这些为主做牧养的,都是带他们来到这个牧者的面前,让他亲自牧养人,因为你不能靠教会或牧养你的人日日贴住你。我们每一天都需要牧养,耶和华就是我们的牧者,那篇诗篇人人都懂得。大卫-你不要以为他只是做君王,圣经里面说:“我拣选了大卫”,他不只作王,更是作以色列家的牧者 (诗78:70-71)。他的牧者,所以你看他的诗,是牧养的诗。

• 昔日很多在以色列人社会中要领导的,不单是祭司,其他这些也是称为牧者。所以你看见以西结书讲很多牧者,他们都是当时社会上的领袖,但他们没有尽责,没有好好包扎那些受伤的,没有给那些羊保护、安慰和牧养(结34:1-8)。所以神很伤心,神就决定亲自去寻找那些失丧的羊,包扎那些受伤的,医治那些有病的、喂养那些需要吃草的,却是剪除那些肥壮的 (结34:9-16)。

• 在新约中,当然耶稣就是好牧人。他最初呼召彼得时,对他说:“你要得人如得鱼一样。”(太4:19) 很重要的。门徒其中一件事,就是出去找人和得人。但到主耶稣基督升天之前,他再在湖边叫彼得时,对他说:“你爱我么?你爱我么?你爱我么?”到最后,讲三句话:“喂养我的小羊”(青少年工作?)、“喂养我的羊”、“牧养我的羊”(约21:15-17)。不是单单得人。我们在香港也得了很多年青人,不同的研究显示,至少18% 的青年人曾经决志,这些决志不是勉强的。那些人在哪里呢?在教会当中只有5%,不算多。究竟是甚么原因呢?牧养。

• 佊得在他年老的时候,他写了一封信,他也这样形容自己:“我这作长老的劝你们:要牧养你们的羊”,并且不单牧养,还要“作群羊的榜样”(彼前5:1-3)。他年纪大了,你忽然发觉他改变了,不一样了。而且当他写最后一封书时,知道自己即将要离开,仍然在牧养,整封书信都是做牧养的。

• 所以在神心中,这个题目实在太重要。但主耶稣基督今天讲的时候,门徒还是不明白(约10:6),而那时已经接近最后一次他过的逾越节。逾越节是荣耀的日子,整卷约翰福音不断讲“荣耀”,最高的荣耀是甚么?十字架。很清楚的。他接着就进城,那是最后的一星期,而且入城后过了一点时间他就“隐藏”起来(约12:36)。约翰福音从十三章至十七章只是对着那些十二个来牧养的,单单那几章可以讲十天晚上。

(二) 牧人认识他的羊、是羊的门、是羊的供应者 (约10:1-9, 14)

• 耶稣所说的比喻都是以农业社会为背景的,我们现代人不容易理解,包括撒种的比喻、葡萄树的比喻、麦子和稗子的比喻,以及这个好牧人的比喻。

• 本章有七次出现“认得...声音”(4节,5节)或“认识”(14节[2x],15节[2x],27节)。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27节)“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像我父认识我一样”(14-15节)。一直重覆重覆讲这话:认得声音,认得羊。

• 在纽西兰,羊比人多,人口几百万,羊的数目有几千万。蔡医生有许多好友在纽西兰住,有他请求下,他一个纽西兰朋友介绍他认识一个牧场主人。他的确发现羊圈是从一个门口进入的。另外,他不能擅自进入羊圈,只能在牧场主人陪同下方可进入,由于牧场主人不能常常带他进去,他有许多时间只能在羊圈外看羊。他看见很多的羊,但没有一只羊理会他,即使他特意带一些草来向它们挥动,希望吸引它们过来,虽然它们是看见他的,仍是不理会他。

• 有一天主人的儿子进去,他只是十一岁。他拿着装了水桶和饲料进去,蔡获准跟着他进去。主人的儿子真的逐一叫出羊的名字,原来每一只羊都有名字的,它们就过来,每只羊颈项上有一个名牌,名字各有不同。蔡心生一计,就立刻把那些名字抄下,然后走到较远的位置,呼唤羊的名字,它们却不理会蔡,原文它们是认得声音的,甚么连气味也认得。所以蔡感到有点自卑。至于那个孩子,他走到哪里,羊就跟到那里。蔡也学那个孩子,带着装了水桶和饲料进去,它们仍不理会他。

• “认识”是甚么?是关系,不是随意叫个名字,关系需要很长时间建立的。蔡医生相信如果他可以在那个牧场住三个月,他每天进去叫唤它们,又喂养它们,或许它们会理会他。关系要很多长时间建立的。整卷约翰福音中主耶稣基督见不同的人,他牧养的人甚么人都有-高官、撒马利亚妇人、跛的、瞎眼的。但他跟每一个人谈话的方式都不同,谈的主题不同,回应不同,并且他是聆听他们的。起初可能是有距离的,但一直谈下去时,忽然间愈来愈近,他们也更多认识主。这是很不容易的。

• 蔡医生再提到第二堂信息中那八年“收仔”的经历。当时蔡太很勇敢,决定开放他们的家短期收留一些问题青少年。那八年教晓他很多东西,每一个都不一样。最令蔡伤心的是,是一个来了三个月却从不望他一眼的年青人、不叫他一声的男孩子。有一次早餐时,蔡终忍不住,请他叫自己一声。他看看蔡,问:“叫你甚么?”蔡晓得那孩子明明是知道他的名字,只好说:“过去到我家住过的多数叫我‘Uncle’。”他说:“我没有uncle的。”然后蔡又说:“有些年青朋友叫我‘蔡医’。”他说:“‘蔡医’?我跟你并不相熟。”于是蔡恳求他说:“你就随便给我一个称呼吧。”他看着蔡,很勉强地说:“Dr. Choi。” 其实蔡是知道他背景的:他的出世纸上没有父亲的名字,跟着母亲,到入幼稚园时,母亲走了,一位幼稚园女老师决定收留他,但到他读中学时,情况愈来愈差,她不能处理他,因他反叛的个性完全显出来了,于是她打听,结果知道蔡的家有空位,请恳求蔡收留他,蔡就收了他。“每个人有背景,种种原因,他不是讨厌我-我相信他不是讨厌我,但在他生命里面从来没有一个亲密的关系,从来没有的。”

• 蔡医生觉得很不容易,但蔡太很好,她没有蔡那么介意那个男孩子不招呼,照样服侍他,照样照顾他,十分关心他。蔡承认自己较为急躁,到最后那个男孩子是先开始向蔡太招呼的。“我很多东西都是我太太帮我补习的。她贴住他,她知道他喜欢吃甚么,她知道他喜欢看甚么,每样她都知道,她也知道他的背景,也因为这个缘故,她多走一里路,愿意认识他,愿意听他。我呢?不断学习。”

• 牧养,认识他的声音,认识他,很重要的。“这个我自己有个感觉,包括父母在内。为甚么这么难认识呢?我们现在下一代,是活在另一个星球,乃是星球人。我们跟他们活在两个星球,大家交谈,他们说了很多东西你也不知道他们在谈甚么,你讲了很多话他们也不知道你在谈甚么。”最近有一天蔡医生跟他的孙儿一起坐车的时候,他们不断说话,却是他完全不能明白的,他的孙儿就告诉他:“爷爷,这是minion讲的话。”他们真的学了电影《迷你兵团》中那些小生物(称为minion)很多的话,蔡就为了认识他们的缘故多看这个卡通片,就是连他们的母亲也对蔡表达佩服:“惟有你才肯陪他们,连这一套也去看。”曾经一次他和他大孙一起看《喜羊羊与灰太狼》,令他的媳妇十分尊敬。“即是你要进入他的世界,而不是经常责骂他们,你要知道他,不是说凡他讲的都一定对。他经常打机,那我也要陪他打,原来很好玩的...关系是在很真实的生活里面[发生的]。”这不代表不可责备他和阻止他做不良的事,但必须要他有东西可谈。为甚么作儿女的经常说父母不明白他们?“他们很闷的,不好玩。”父母跟年青人,最要紧是好玩,要贴住他们。

• 美国在一篇文章《The Myths of Quality Time》正式承认一件事。因为我们现在很忙碌,人人都讲“Quality Time”,他们做了研究,发现它并不见效。“Quality Time”是指我们时间不多,于是跟他有一些“优质的时间”。蔡医生自己也试验过,因他也读过心理学,所以他也跟儿子试一试,对向他说:“我想跟你有一点‘quality time’。”儿子听见“quality time”,以为必定是要被教训一顿。不行。后来蔡医生决定花时间和儿子踢足球,但其实他的球技不佳,儿子们宁愿他做球证或旁证。后来他虽不再和他们踢足球,却仍然去看他们,希望认识他们的朋友。因为他们靠近甚么朋友,就像那些人。有一天,他和儿子们交谈,被告知他们有三个界别的朋友:体育界(一同运动)、文化界(一同读书)、娱乐界(一同玩乐)。但到最终不单父母要牧养孩子,也要让信徒朋友也牧养他们,让教会牧养他们。所以有一件不能妥协的事,就是他们必须和父母返礼拜,必须读圣经。蔡医生在他们年幼时就常常和儿子们讲圣经故事,他们最喜欢听挪亚方舟的故事,当中会做很作动作的,也制作了一个方舟模型。

• “各位,请你和他沟通的时候,用他的言语,并且用很多时间,你要伴他,牧养是不能省[时]的,而且只有一扇门,所以在家中我是严的。神的家只有一扇门,一定是道路、真理。你无论如何,一定要读圣经,每个星期一定要在家中敬拜,星期日,就算是要考试,都要去[礼拜堂]。然后到了中学,一定要参加团契...我看见很多做父母偏偏不替他们拣选去礼拜堂,考试的时间是那些父母叫儿女不要回去的...你是甚么样的父母呀?对么?他在家中看你嘛!你在教会里面有敬拜,你家有没有敬拜?”

• 蔡医生喜欢跟儿子读箴言,有一天他看着儿子读其中一段,他还没有读完,儿子就哭得趴在地上:“我儿,要将你的心归我;你的眼目也要喜悦我的道路。”(箴23:36)"My son, give me your heart."你若不把你的心给他,他干吗要把他的心给你。“你的眼目”-下一代,他正在看着你,你讲有用么?“喜悦”-他见你的样子这么衰残,喜悦甚么?他是看你怎样做人的,不要听你讲甚么。“我的道路”-我怎样做人,他会看的。

• 牧养是他“出入得草吃”(约10:9)。“草”是指生命的粮,草是羊生命的粮,它不吃草就没有命了。要把生命的粮给年青人,让他体会在“青草地,溪水旁”享受,要和他一起去享受。作牧人要保护羊,但也要放它。

• 蔡医生后来也发现每群羊当中是有领头羊的,其他的羊会认出这些羊。羊也喜悦一群的,我们称为“羊群心态”,它们是一群群地走,当然羊认路很差的。所以牧羊人训练那些领头羊,然后由领头羊带领其他。牧养不是一个,是彼此牧养,而且是有领头羊。

• 耶稣说:“凡在我以先来的都是贼。”(8节) 这些贼就是那些宗教领袖,不是从正门进去的,是用权力进去的。他们霸占了很多土地,霸占了圣殿和所有会堂,你进去的时候,看到的是很多钱,很多权。到最后,大祭司和法利赛人商量:“哗!已经有很多人到了施法约翰那里!现在又有人到他那里!我们不行了。如果这样继续下去,我们的土地和我们的人都会全部失去。”(约11:47-48) 他们关心甚么?耶稣医好那个人,他们一句感激都没有,耶稣这么多人跟随他,施洗约翰这么多人跟随他,他们只是担心人们跟随这两个,就会影响自己的势力,影响自己的土地,影响自己的利益,一个人也不关心。是甚么一回事?当有危险来到,就知道谁是牧羊人,谁是打工,谁是贼。

(三) 为羊牧命的好牧人 在地里死了的麦子 (约10:10-13, 15, 约12:23-24)

• 那些人仍是不明白。他就讲得很白:“我来,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10节)。羊其实很可爱的、很美、很驯服的。他就是为了他们来。然后他说:“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甚么是舍命?主耶稣基督,他真的舍命,所以在住棚节和修殿节都过了之后,跟着那一段已经讲逾越节近了(约11:55)。耶稣说,他得荣耀的时间到了(约12:23),他就不断讲“荣耀”。他说:“时候到了,是你要荣耀我的时候了。”他有一年时间在加利利,完全不进耶路撒冷,但接近时候时,他就带着一班人,面向耶路撒冷,然后到最后,时候到了,还差几天是逾越节,他就进去。他知道,那是甚么地方,是贼的地方,已经很多有在商量怎样杀他。不过很希奇,很多人欢迎他,只是希奇一件事,他们说:“弥赛亚来,荣耀的王来,应当骑着白马的。”他就骑一只驴驹。后来,使徒约翰和其他的人知道,原来在旧约圣经中是有讲到这件事的。一位荣耀的王,他最当初的时候,是骑着小驴驹来的,但最后审判的时候,这一个审判者是骑白马进来的。同一个王,一个是被杀的羔羊,这个是要死的,另一个是来审判的,圣经清楚地说了。“和散那!和散那!”那些犹太人是多么害怕。当时群体里面,大部份人相信他可能是弥赛亚,大部份相他也是先知,可能就是那个先知。所以犹太的高官多么害怕,但他进去,在逾越节之前,他就讲了这句话,这句话对于牧养很有帮助的,其实讲他要死:“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落在地里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 很明显在讲他自己,但他也讲到你和我。他后面也有再解释:“人子要被高举,得荣耀,然后就成就。”(约12:32-33)

• 主耶稣经常讲比喻,当中一个常听见的比喻,就是马太福音撒种的比喻(太13:3-23)。那里在讲甚么?之后他解释,种子就是神的道。我们撒的时候是有种子(神的道)的。但道是甚么?谁是道?是道成肉身,住在你我中间。那个很重要的,非常之重要的。不只是读一些经文,乃是有生命的。蔡医生最初看这段经文,他觉得自己也要去撒种,他做青年工作,做撒了很多种子的,这也是很重要的,他们无论是电台节目,无论是书刊,一定有神的话,每一期都有的。一定要有神的话,不可以妥协的。然后蔡医生发觉我们看这段经文是看错了一些东西。我们需不需要理会那些石头?需不需要那些荆棘在那里?那块田是甚么?代表一个人心里面的状态,你的心的土地。如果你的心的土地好,就会有三十倍、六十倍、一百倍的收成,是与土地有关的,但我们不理会土地。

• 为何做牧养工作这么困难?你不知道他里面有多少石头?那些石头从哪里来的,你知不知道?一直成长过程中有很多石头的。那些荆棘从哪里来?外面很多东西,挤压着他,有很多的忧虑,圣经也有讲。然后那只鸟是甚么?是撒但。在旁道的,它吞吃了。所以后来蔡医生发觉,不是单单随意撒种,还要看看他的心田怎样,他的状况如何。每一个都不一样的。为何牧养难做?为何做父母难做?蔡医生初为人父时,第一个儿子生下来很容易应付,任他对待不反抗,是很纯的,当时他做实习医生,很忙碌,但他也要喂儿子吃奶。他太太经常教导他说:“元云、元云,你喂他时要看着他。”他就看看儿子,整个脸都是奶,因他一面喂奶,一面看书。到他第二个儿子出生,常常都哭,他不知道小儿子在哭甚么,因为大儿子是不常哭的,原来是妈妈的奶不够,但小儿子不懂讲。都是相同父母所生,却是不同的。后来他的媳妇生了一对孖生子,样子一模一样,性格却南辕北辙。他们一同去考一间幼稚园,最后一个被取录,一个被拒绝,致电询问,对方说其中一个表现怎样很好,有笑容,又肯谈话,就立刻取录他,然后说另一个表现很冷漠,不望他们,又不回答,只是单单坐着。蔡就告诉对方说:“是你们走宝,这个是十分聪明的,他不回答你因为你问的问题水准太低。”最后他们决定两个孩子都不读那间幼稚园。

• 你要知道他的个性,是甚么东西压着他,你才能够跟他有关系。然后怎样才算是舍命呢?你不单是撒种,不单是浇灌,主耶稣说:“你成为那一粒种子。你就是那一粒种子。”种子是甚么?你可以进到他的心田那里。你做牧者,你做父母,你要进到他的心那里,就是你真的把你的生命给他,你真的关心他,你愿意进入他的心-无论他的心如何,作青少年工作,你要知道他的心境如何,而且你知道何时怎样进到他那里去,而每一个是不同的。

• 其中一个曾在蔡医生家暂住的年青人的是个患了可以致死之厌食症的女孩,她患了抑郁,因她与家人关系出现了问题。你勉强她进食并没有用,最初蔡医生特意和她一同吃早餐,她竟把一块多士切成四十粒逐粒进食,表现得很不乐意进食的样子,有一次蔡要求她每天喝半杯奶,她就动怒起来,望也不望他,于是两人无法交谈。蔡深感自己无法明白她,便祷告:“神啊,求你让我可以明白她,我才可以进到她心里,我进不去。”他曾讲过很多很正确的东西也没有办法。终于他认识了她父母,有一次蔡医生夫妇邀请他们到自己家中,那时她已经寄居了好一段时间,可以对蔡医生夫妇多了点信任,然后忽然间,那个平时低声说话的女孩子大声呼喝她父母说:“爹地妈咪,你知不知道,我很讨厌你们。自从我十一岁,你们就不理我,只顾弟弟,只顾姊妹。”面对她突然爆发,蔡和她父母都感到害怕,她父母问:“为何你这样说?”她回答:“你知不知道,你们全部都不理我,全部时间都给了他们。”她父亲跟着就地耐心解释:“对不起啊,那个时间你的弟弟刚刚出生,你第二个妹妹她又病得很厉害,你一向是我们家中最乖的那一个,所以我们的时间都给了妹妹,给了弟弟。对不起啊。”听见这话她就流泪,她母亲也哭。“这对夫妇真是高水准,他们没有因看见女儿那么凶就立即怒骂她,他们听,听完之后他们道歉。我听见也很感动。”佷奇怪,过了不久,她开始吃东西了,慢慢地吃,吃得不错。她在蔡的家中共住了一年,出去之后有一次回来探访他们夫妇时,告知他们自己的经期重新回来了。过了两年,她结婚,再过两年,她生了一个孩子。

• “牧养我的羊。”你怎样才可以进到他的心里面呢?你可以撒种,把一些东西塞进去,但你更要成为那粒种子,你真的用生命演绎出来,然后连生命也给了他。他让你进去之后会不一样的。舍命,不是讲那么简单,是真的愿意。所以牧养为甚么那么难呢?你一个星期见他一次,每次都是讲那个信息,千篇一律,向着四十个集体牧养-有时候这是可以的,像这几天晚上一万人一起接受牧养是可以的。但在贴身牧养时,每一个都是不一样的。主耶稣在约翰福音中对每一个人,每一个门徒都采取不一样的方式牧养。所以牧养就是生命给出去。成为那粒种子,埋在他的心中。十分重要。

(四) 寻找牧养圈外迷羊的好牧人 (约10:16; 路15:3-7)

• 在蔡医生教会的小组中,他们彼此牧养,但不单这样。根据这段经文,最重要的牧养哪一些?圈外的羊。如果有一百只羊,香港的教会里面的有四、五只羊,还在那九十五只在外面。主耶稣基督大部份时间都在外面,当然他也会在圣殿和会堂里教训人,这个也是重要的,但很重要的就是出去。蔡医生教会的小组常常都做这事。小组中有一个是医生,他十分忙碌,也去牧养年青人。他是回到自己的医院里面,发现有很多年青的医生,来到他那里,蔡医生曾对他说:“这些就是你的羊。你要照顾他们。”他是肾科医生,在肾科中有长期病患和服药的,有些要洗肾,他跟一班基督徒医生设立了一个肾科病人的组织,为他们作歌曲,陪伴他们,分享生命,令蔡医生感动,因这些全部都是在外面的牧养。

• 另外,蔡医生的教会决定在一间学校里面植一间新堂,并且与学校建立一个超越租用地方的关系:学校每年有二百个升中新生,涉及二百个家庭,教会请求与学校一同牧养他们。教会有一个传道人,他不只在礼拜堂牧养,他请求学校批准他进学校任教圣经,以认识学生,结果每个学生都认识他,因他十年如一日的十分疼爱学生,而蔡医生也会和他合作接触学生,有一次邀请学生和他们家长来到突破青年村参与一个历奇性质的攀石墙活动。当中蔡医生看见了一位孩子坐在一旁没有参与,就上前和他谈话,他说自己怕高的。但在蔡医生的耐心陪伴和鼓励下,他终于作出尝试,从此成为朋友,跟了他六、七年,为甚么跟这么久?他后来忽然间沉迷打机,本来小学曾经获奖的,上到中学一次一次不合格。蔡尝试陪他,他却经常失踪,不单失踪,更与家人常常打架。他妈妈有一次因拔去他电脑的电源,被他打伤而报警。蔡医生感到和他同行真的不容易,他经常失踪,有一次蔡决定追踪他,他推说很忙不可以见面,有一次他说在黄大仙约了朋友,蔡就特意前往黄大仙,通知他会坐在商场的一间Starbucks等他。坐了很久,他终于来,从此以后,蔡约他见面的地方都是Starbucks,原来他喜欢喝咖啡,蔡就请他喝,后来是他请蔡喝。过了很久,很多人陪他、关心他,小组关心他,传道人关心他,很多年,他后来到出加拿大读书,蔡也亲自到加拿大找他,他结果信了主回转。“我进入了他的心,他也进入了我的心,我现在打的领带也是他刚刚送给我的!”他打电话给母亲,告诉她蔡医生快要生日,请她记得代他买一条领带给蔡,还表示知道蔡喜欢蓝色领带。蔡医生收到这份礼物十分开心,他在两、三堂奋兴会都特意打了这领带。“牧养你的羊”,将生命交出来寻圈外的羊,很重要。

[一位本地在囚的海外华人在美国监狱奇妙信主见证和在香港得牧养的经历,从略]

(五) 结论和挑战

• “你家中的那个,记得是陪他玩,否则你作为父母不能得着他的心。如果你不知道你的儿子喜欢玩甚么游戏,可以来看看我iPad。你明白么?你要进到他的世界,尊重他,爱他,让他知道你care。你常常就是抓他,常常就是骂他,骂他多了就没有感情。而且你常常只是讲那几句:‘做完功课没有?’‘何时考试?’我劝母亲们,你们不如录了音吧,因为每天就是重覆地说。所以他说:‘阿妈讲九句,不及阿爸讲一句,因阿妈那九句是重覆的。’请你不要整天都是那一句吧。你先听听吧!你要去认识他,你要进到去。你是好牧人,他是你儿子,你为他舍命也可以吧,不要取他的命,你真的要服侍他。”

• “我们在教会里面,你真的要和他交个朋友。你讲的那些,有神的话是好,但也要有生命进入他的心中,要把你的生命给他才可以。以命换命,对么?你不把命给他,怎样牧养呢?而且记住,一同出去,在外面。我们现在要求了很多香港教会的人士服侍外面的贫穷孩子,10岁至16岁,最初政府说没有人愿意做这件事,有的。跟他们三年,逐个的跟,关心他,单单爱他,不问甚么,然后鼓励他,也鼓励他家人。现在训练了差不多一万个。很希奇,不同了,他发现原来真的有人关心他的,没有特别其他原因,也有一些慢慢认识了主。”

• “各位,香港有盼望的,但是好仆人为羊舍命,你要住在他中间,不单住在他中间,更要进入他里面,你要认得他的声音,他想听到你的声音,你要认识他,他要认识你,而且他认识你的时候,就知道原来神的灵在我们里面,原来耶稣是我们的牧者。他慢慢会看见的,你等他自己发现就会有。”

• “各位,我相信,[这十天之后],你的生命不一样,因为我们的牧者,他为你舍命,但我要求你,你也舍命,让香港教会的牧养,无论年长的,无论中年的,特别是年青人,他们是活在另一个世界里面,你要进入他们星球,然后不单是跨代,乃是跨星球文化,就是你要进到他的星球...各位弟兄姊妹,香港教会有盼望,有明天的,倘若在这里我们这几天近二十万人次,我们都专心跟随主,真的认真读主的话,有圣灵在我们中间,愿意为基督舍命,将这条命,不单是给基督,还给被你牧养的人。可不可以,若可以,请站立。”

• “你说:‘主耶稣,你先牧养我,然后你差遣我,牧养我家的那几个’-很重要的,无论是你丈夫,你的孩子,好么?牧养是从家开始的。圣经说:‘你不牧养你的家,怎能牧养神的教会?’(提前3:5) 然后是教会。我看今天的研究,是不够导师,导师奇缺,导师是把他的命交出来的,你单单去坐一坐是没有用的,你要陪他的。我教会里面两个导师真的好,陪他们骑单车,跟他们打球,和他们跑步,然后当他病了,他的‘孩子’就天天陪他。你给他你的命,他同样给你他的命,就算不给你命,也至少给你一条领带。现在年长的很好,我妈妈去三个老人团契,很开心,很多人牧养她,中年以上的也颇为稳定,职业不稳定,刚刚出去[打工],很辛苦,你要进到职场牧养他们,知道他们如何的辛苦,对不对?入大学那些,很辛苦,很多连信仰也没有了,又不去礼拜当,你进入校园,关心他,好么?可不可以?还有很多,在监狱里那些你进不到,但有一些在学校里面,你是可以的,教会也是这样,可不可以?我再问你一次,你站起来,一来表示你接受神的牧养,第二,你说:‘我在这里,你差遣我,成为你的牧者。’圣经说,信徒皆祭司,不只是那些牧师去牧养。那些牧师已经很吃力,他们用尽他们的心力,他们需要你和他们一起来牧养。我们一同祷告。”

• “亲爱的主,我们多谢你,你真的很爱我们,所以你自己亲自牧养。我今天也看见这位弟兄,即使在监狱中最黑暗的地方,他说他黑暗中最黑暗的地方看见光,原来是耶和华你亲自牧养他,你藉着那本圣经牧养他,藉着那些[监狱中的]弟兄你牧养他,你真的爱他。然后今天我们知道,主你为我们舍命,主你既然为我们舍命、为我们复活,我们也愿意为你而活,我们活着就是为你,但主你说,我们也是被拣选的族类,是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我们都有愿意和你一起去牧养你所爱的羊[的心],去寻找那些你需要找回来的羊。主啊,我们在这里,求你差我们出去,从圈内开始,爱他们,关心他们,好像种子那样进入他们的心,也有你的话进到他们的心。主,你自己工作,没有人能改变人心,只有基督,除他之外,没有人进入这个圈,他是唯一的门,他是唯一的。圣灵啊,求你工作;即使在患难当中,你也可以将爱浇灌在我们心中,我们将荣耀归给你。香港的教会是有明天的,我们香港教会的下一代是必定会被你兴起。主,我们仰望你,愿荣耀归于你。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


第十讲 
日期:2015年8月10日
题目:荣耀的复活主:复活生命、差传革新
经文:约11:1-53、约20:19-23
讲员:蔡元云医生[周志豪牧师作即时传译]
大会速记员:卢浩基弟兄

(一)“我,就是复活”-复活生命 今天开始

“刚才唱哈利路亚的时候,好像看见天堂那样。我在家中也会播放《Messiah》。《Messiah》给你不单看到过去神所作的,在今天,你经历这个恩典,并看到明天的荣耀,真的。”

[蔡医生对大会致谢,然后请所在本地和海外与会的青年人(40岁以下,圣经称为“少年人”)站立在三一神面前。]

“你看一看,全球华人教会有明天的!对不对?我们一同讲:‘荣耀三一神,更新他们,使他们成为革新的使者。’可不可以?继续为他们祈祷。现在请全部站立起来。有一件事请你们做,请听清楚一点。你向着旁边那一个,然后来个Give him ten,然后像初期教会那样-初期教会多数是这样打招呼的-‘主耶稣已复活了!’[会众行动] 是不是很开心?所以你见初期教会这么多逼迫,这么多苦难,这么多喜乐,这么多能力,是有原因的。荣耀的复活主!复活了我们的生命,差传也革新。历史告诉我们,真的发生了,今天仍然会发生,直到主再来。请坐。”

“感谢主,是保罗讲的,他对哥林多教会讲:‘倘若主耶稣基督没有复活,倘若我们只是今生有指望,就比众人更不如。’(林前15:17、19) 如果我们所信的,主耶稣基督不是复活了,今日的世界怎样会这样?耶稣复活的时候,他的门徒中有一个自杀了,十个都分散了,剩下一个约翰帮我们挣回一点面子。在哪里?即使抹大拉的马利亚看见坟墓是空的,他们也不知道,因为他们不明白耶稣复活是甚么一回事,然而那是将来的,所以仍然躲在门后面,怕犹太人(约20:19)。同时如刚才我们讲,已经传开了,门徒也说:‘你还要往耶路撒冷去?已经很多人准备拿石头打你。’(约11:8) 多马也说:‘如果你去,我也陪你一同死罢。’(约11:16) 对么?一个这样的情况。”

“二千年之后,全世界差不多凡有人的地方都有人庆祝复活节。我每天都喜欢看那些电视[节目],有些台会喜欢留意那天有多少地方庆祝复活节。我猜不到的是,很多根本不是基督教的国家,有些根本对基督教不友善的,都有[庆祝活动]。奇怪。我不明白,是发生甚么事。三十三岁的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二千年之后,他说的,直到地极,一定。他们知道,耶稣复活。”

“不过很可惜,你看当时的犹太人分了两批。撒都该人不相信复活,其他的那些法利赛人,他们相信。但是他们的教导,很清楚,深入民心,连马利亚、马大这些如此相信耶稣旳人,也是如此相信:复活,只是将来的事,与今天无关。不是。如果你这样做基督徒,你一定不像样。为甚么你不相信复活就在今天呢?你不相信你天天都是复活么?那你做人是怎样?只是信了的时候,‘等将来。’所以你看见多少基督徒都在等。”

“所以你看见在那里,有多少的人伤心。‘你早些来就好了,就不会死。’(约11:21) 他们觉得死就是结局了,对么?我们对死有何看法?对生有何看法?对复活的生命有何看法?这段圣经,如果你明白,就会改写了你。它改写了你的看法,你做人就不一样,你就不会这样做的。你就是并不这样做:当你信了,你只取了入场券,然后你坐在那里,等将来。难怪没有能力,对么?你这样的时候怎会有能力呢?你只是一直在旁观,对么?你这样,怎样做人呢?怎样做基督徒呢?怎样[不会]没有力量呢?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所以耶稣在这里,‘他哭了。’(约11:35) 他真的悲哀,但那里用了一个字,他哀恸,他悲伤,他‘悲叹”(约11:33)。当然他觉得死很残酷,但他更加悲哀的,这些是他的门徒,跟了他这么久,他自己也讲了复活很多次,仍不明白是甚么,看他是多痛。所以你看到这些的背景,就是这样。”

“耶稣的门徒其实知道的,不[想]去耶路撒冷。伯大尼很近耶路撒冷,六里路,所以它即使就近耶路撒冷,也很危险,因为风声已经很紧,人人都知道,都传开了,全部都知道。但是他有一个老朋友病了,‘你所爱的人病了。’(约11:3) 很奇怪,耶稣如往常一样,他做事要在对的时候,这句话很我很重要的,特别对我这些很心急的人、常常以为做一些好事的人,愈来愈需要学,要等候,要看见,要知道甚么时候。你同一句话,你早讲了不行,迟了也不行,所以真的要时刻看着主,按他的时候,而且他很奇怪,他说:‘你不用怕,这件事是要显出神的荣耀,显出他儿子的荣耀。’(约11:4) 神往往就是这样,在人觉得最悲伤的时候,生离死别很悲伤,每次患病都悲伤,但是,主耶稣说,显出神的荣耀。是真的。”

“我今天很早来到,因我有一个老友,他刚刚最近知道有癌症,我就专程去探访他和他太太。我进走,我看见神的荣耀,你进去的时候是看到的。我将来跟你说,你看人,你看他那双眼睛就可以了,你看得到的。我看他们两夫妇,当然丈夫很疲累,正在进行化疗,半倚着沙发,眼睛极之平安。太太还在教会正在带领圣诗,有人告诉我:‘他一样的那么喜乐。’我看到他,真的很平安、很喜乐。两个人握着手,不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多么的甜密。是装不出来的。”

“我转行也是为这件事,我看多少的人,你一告知他有甚么病的时候,他的双眼几乎掉出来。我知道哪些是害怕,哪些时担忧,哪些是忿怒,哪些是埋怨,你双眼出卖你,你到了那个时候,你的病你一知道如何,你的眼睛就显示你的水准如何,你是装不了的。所以我今天也和他读一段圣经,读诗篇十六篇,十六篇是讲复活的:“我常将神放在我右边,所以我心欢喜,灵快乐,肉身安然居住。神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叫我不见朽坏。因他给我知道生命的道,在他右手中有喜乐,有永远的福乐。”(8-11节) 我在他身上看到,多么的感恩,一句怨言也没有。他知道的,有多久不知道,有平安是知道。真的复活,是今天的,所以我真的知道是真的。”

“我常常都说,在这段圣经中,有一节经文,我现在几乎天天都背诵的:‘你若信,就看见我的荣耀’(约11:40) 我经常向神祈祷:‘在这个如此黑暗的世界,在这个众多幽暗的世界,这么多苦难的世界,我要看见你的荣耀。’否则我怎样做人呢?对么?我做青年工作,天天都看到很多故事,可以叫你很伤心的,对么?但我说:‘神啊,给我看得见你的荣耀。’看得见的。所以我今天讲这段,很重要的。所以我盼望你留心听。”

“‘时候到了,我应该去了。’(约11:15) 算一算,已经四天。犹太人相信,一个人死了,他的灵魂就在尸体旁边徘徊三天,第四天灵魂就走了。就是一定没有了,并且开始发臭。所以他第四天才去,连这些也不是偶然的。所以令很多人-为何他们如此绝望?他们说:‘不能救。如果你早一点’-他们常说‘早一点’。早一点,第一不用死-其实他们都见过耶稣叫那些人复活,是即时,‘但你这次,太迟了!’”

“耶稣接着和他说了很重要的话:‘你相不相信,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活着信我的,必永远不死。’(约11:25-26) 大家听见了,但读圣经的人,任由耶稣讲,‘我是负责解经的。我知怎样解释。’对么?你怎可以这样读圣经呢?所以我说生命之粮,你不可以这样的。对么?不是任由你解释嘛!神的话不可以任由你解释的。我今次来也专程来听Dr Chris Wright讲申命记,他用了多长的时间,一生去读旧约,将旧约与新约串连起来,真的开心。我真的很感恩。他一直看的时候,神就是想你用心,你听清楚,不要乱解,对么?你却自己解释。而且马大和马利亚也是这样解。‘我们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学的。我们知道,在末日时他也复活,不过如果你早一点来,他就不死。’(约11:21、24、32) 每个都这样说时,都是责怪着耶稣。我相信耶稣的门徒也是这样责怪耶稣:‘我们早就告诉你你的老朋友病了,你留在这里拖拖拉拉,拖到现在。’那些门徒也是这样的,里面也是咕噜咕噜的,只是他们没有说出来。我也不知道为甚么这次彼得不开口,我想他是在咕噜咕噜。马大,如往常一样,总是先冲出来,说:‘我知道了。你知不知道?’不是这样的。耶稣却没有责备她。然后马利亚来,说同样的话:‘你早一点来,我弟兄就不用死了。’(约11:32) 然后她哭,跟其他人一同哭。耶稣见她这样哭也这样说,其他的犹太人也是这样,他就悲恸起来,就悲叹起来。‘你曾经用膏抹我,你如此贴近我,你坐在我的跟前,你很明白我,竟然也是这样!你跟其他的都是一样。’他悲恸,甚至有人翻译作‘忿怒’。当然他对死是忿怒的,但连这班如此贴近也是认识他的人,也是这样。”

“接着,另一个字:‘耶稣哭了’(约11:35),那些人看到,他们说:‘这个耶稣何等爱他的朋友。’(约11:36) 对的,我觉得他们看对了,但看不见更深层的事,所以然后他们就出去了,他说:‘拉撒路在哪里?’‘他已经埋葬了。’当时的埋葬是在一个洞中,很多都在山洞中。所以当我去看耶稣相传被葬的地方,也是在一个洞中。然后耶稣也是,有一块石头,有一个洞。所以他就跟着去,然后就出现了。‘把石头挪开。’(约11:39) ”

(二)“出来!解开!走!”-除去包袱 回应呼召

“跟着那两句话,我思想了千万次,我不断思想。他站在那里,为甚么讲这两句话?接着圣经里面再一次说,他大声叫:‘拉撒路出来!’(约11:43)。然后圣经的记载很奇怪:那个死人走出来,而且就是包扎着的:手、脚、面都有布。他接着再讲一句,不是对拉撒路讲,是对周围的人讲的:‘解开他,叫他走!’(约11:44) 哗,这两句话真是powerful,真是厉害。我已经看到了。将来,我们看启示录就知道,有一日,耶稣再来,他真的这样叫的:‘地要交出你的死人,海也交出你的死人。’(启20:13) ‘你出来!’真的出来的,是圣经讲的。这里只不过预演一次。”

“你看的时候,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读圣经,有过去时式(past tense),你把它转为present tense。我们读圣经,常常都是past tense,所以永远不切身的。神不是二千年前向拉撒路说话,他是今天向你说话。而且还有一件事,你看启示录那些[书卷]时,将future tense都变得present tense,你就看见将来。神话:‘圣灵会来,他给你看见将来的事,使你明白圣经。’(约16:13) Present tense。现在时刻的。”

“我读圣经,很多师傅教我,读圣经最要紧是看动词。因为神是动的。‘Word’是甚么?道。我们经常看的全都是名词、形容词,于是我们的神是不动的。‘Word’,我和你们解释了很多次,不是我解释的,所有解经家[都如此解]。‘Word’是甚么?是God-in-action。不单是过去活动,今天、明天,你再读圣经就不同了。你觉得圣经只是一些字,是几千年前的,和你有甚么关系?我常常跟你说,要有六步:要安静,你真的要静,你停下来,放下,放下,然后你静;再朗读;再默想神的话;再以心灵诚实回应神的话;然后再安静,储藏神的话,不出声,神会动你的;然后,回到世界,活出神的话。Lectio Divina。你做基督徒,如果不是这样处理神的话,你轻轻浏览一下,然后用你自己的方式去解释,也不给圣灵一个机会,你怎会有生命之粮,你怎会活呢?怎会有活水江河呢?这世界并不care你,但是如果我们今次来了这里的,说已经作了决志的,超过一万多人,那些站起来的人,你再次出去,你也静一静。每一句话,对你说的,是present tense,你是不是拉撒路?你里面有没有一个拉撒路?你说:‘没有,我还没有死。’”

“人最大的问题是心死,你的灵死。很多基督徒信了主,那个灵是不活的,没有甚么江河流的,对么?也没有神的话在,一切都是past tense,不是present tense,当为昔日的。主耶稣对拉撒路说话的时候-‘你回来!’-耶稣是在跟你说话,对不对?他叫你出来的时候,你肯不肯出来?当他叫“要拆开,解开!”时,你有没有东西要解开?如果他叫你“走啦!”,你很久仍坐着,也那里睡了很久,我看见很多基督徒是整天躺卧着。”

“我再看看,原来神在历史当中,经常都是这样做事的。他见很多人在睡觉,很多人的灵是死的,很多人躲起来,种种原因,他也是这样说:‘出来!拆开!走!’我举一些例子。不要以为那些都是很不济的基督徒,我选了一些很优秀的给你。先知当中,哪个最轰轰烈烈?以利亚,对么?搭三座棚,其中一个也要给以利亚。以利亚,轰轰烈烈,他是有行动的,迦密山,杀了多少巴力先知?然后他才发觉,原来没有全部死去,然后耶洗别找人追杀他。哗,他多么不济,多么抑郁。然后,先知抑郁,罗腾树下,求死。他求死也很聪明,他不是自杀,他叽哩咕噜地说:‘你取我的命吧!是你弄到我如此地步的!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还为你大发热心,我又不似列祖。’(王上19:4) 然后其实神感动他,他其实也是有心的,就上山去找神。你上出就去找吧。我们男人是这样的,一有问题,就躲进山洞里,继续在那里叽哩咕噜....他在那里躲起来,自怨,觉得自己挫败;怨恨神,‘你又说是拣选我,要杀巴力先知,现在我要被人追杀。’(王上19:10)”

“神怎样对待他?神在山洞口,里面的那个不是拉撒路,是以利亚。‘以利亚,你出来!你出来!啰唆甚么呢?你要静下来嘛!’(王上19:11) 所以你常常听见我说,要静下来,神不在风中,不在火中,不在石中,你要静才可以听见。圣经那里说-我们中文圣经译错了,说‘有微声’(王上19:12),翻译的人常常都要帮神一把,无声怎会听见呢?求神赦免翻译那个人-那里的原文是‘无声’,是silence。但在silence中,以利亚却听见。各位,你安静的时候,你无声的时候,你才听到。当你整天都在叽哩咕噜,很多事情做,你就不行了。‘你出来!你出来!’他安静下来时,他知道,他听见,原文神真是爱他,那是一个爱的呼声。他出来,然后神对他说:‘解开!走!’他有多少东西解不开,整天说只剩下自己一人,‘有七千人’。‘你常常都说没有接班人,你向前走几步就有,你瞎了么?然后你又说,没有杀那些巴力先知,我不用你去杀,我会立两个王,还有以利沙,我要他们杀可不可以呢?你最大么?你自高自大。’(王上19:15-18) 你一自高,就变成自卑,你经常发热心,结果变成经常埋怨神。你很热心的那些常常是埋怨神的...当你一个人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全部都是神做的嘛!今次因为在山上没有其他人,神就亲自帮他解开。对不对?‘是不是出来?出来!解开!走!’他真的下去,真的看到。”

“再举个例子。我很喜欢这个-耶利米。我选取的都是神叫他们出来的那些,因为我经常讲呼召的。我发觉凡呼召人,耶稣或天父都是说:‘出来!’他对耶利米说:‘你出来!我要你做列国的先知。’(耶1:5) 他也躲起来。‘你开玩笑!’-这句是我加上去。每个人被神呼召,你总有自己的想法,他想得很清楚,他说:‘我是年幼的。’(耶1:6) ‘我廿多岁,怎做列国先知,我很怯懦的。’对么?神经常看见我们有种种原因,很多excuses,到他年老时,就说:‘我很老啊!’你总可以想到办法的,对么?‘我现在中年,[担子]很重啊,要顾上又顾下。’总之你有很多excuses,你就是不出去。‘你出来!’他出去。他说:‘我会告诉你讲甚么,我会使你成为坚城铁柱。’(耶1:9,18) 他就出去。又回到山洞,出来不久,他已经觉得为甚么自己的道没有人听,那些假先知有很多人听。对么?你有没有发觉,‘哗,你又呼召我。’很多时候都好像没甚么果效,他说:‘我不玩。’耶利米真的经常都[说]不玩,神跟他说:‘你讲甚么?’神两次对他说。第一次,‘你去看看隔壁的那个窑匠,那个窑匠多么爱那个器皿。‘啪!’-弄破了。’(耶18:1-6) 神特意让他看一些破碎的东西,因他所见的都是很破碎的。他经常都是这样,每次都来吵。[窑匠]他捡起来,再去搓弄,再去造。耶利米看见,他继续,过了不久,又不玩了:‘我疲累啊!没有果效。’神对他说-这句我很喜欢-‘你如今在平地行走,尚且觉累,你知不知道我拣选了你做甚么呢?与马赛跑!’(耶12:5) Eugene Peterson 在旧约先知当中最喜爱耶利米,因为他像耶稣,是哭泣的先知、苦难的先知、舍命的先知,[Peterson]他最喜欢的是‘run with horses’。”

“各位年青人,我看见很多年青人,很快就疲累;他说:‘我很累!’读书很累,上班很累。我看看他,他不是读书或上班累,他是上Facebook上得累而已。对。真的。大学生平均凌晨三点去睡觉,来我家查经的,每个都是将残的灯火全部熄灭,我看见感到多么悲哀。我终于忍不住,‘你昨晚几点去睡觉?我带查经不是很沉闷的,但你却睁不开双眼,我当然要检讨,但看你的样子你也要检讨一下吧?’他说:‘我要做一些事。我要陪家人,到十一点才有空,WhatsApp要我一个多小时,Youtube也要看看,Facebook那些人我也要应酬一下。弄这弄那就到凌晨三点(平均,做了一个研究)。’你推三推四,你今天这样在平地行走,在网上行走,尚且说累,我现在要你run with horses。刚才站立的,run with horses!力量从哪里来?从哪里来?你活水江河在哪里来?圣灵,对不对?你的力量从哪里来?神的话语,在你里面,成为力量,成为生命。对么?你又是叽哩咕噜,你明不明白,那你怎办?其实我有很多[例子]可以讲的,以赛亚也是这样,轮到他的时候他又说:‘我是嘴唇不洁的,住在嘴唇不洁的人中。’(赛6:5) 有些人因为害怕,有些人因为说自己不干净,有些人说自己太年少,有些人说太累,我们基督徒有多少的藉口呢?”

“‘你出来!你出来!解开它!’每个要解的都不一样。你见门徒不一样的,对么?彼得常常表现很勇敢,到重要时间又是躲起来,总是躲起来,耶稣也认识他,他躲到一个地步,他连望别人也不敢,最后,有个使女问他:‘我听出你的口音,你是不是和他一样的?’他也要躲起来,他说:‘与我无关。我不认识他。’幸好鸡会叫,你明白么?(路22:54-61) 有时候神不说话,他找一匹骡帮他说话,今次找一只鸡说话。‘咯咯咯咯!’耶稣就看一看他,不是狠狠地盯着他,他仍然很爱他,‘我告诉了你,你会回转,坚固你的弟兄。’(路22:32) 他仍叫他出来。他今次是因为自己的罪疚感,然后到主耶稣复活,他又躲起来,今次躲着去打鱼。很多时候我们也是这样,有时候是恐惧,有很多时候是觉得自己不行,很多时候是你有安舒区,你很安全。耶稣叫你出来,那你怎办?”

“在我生命中,神有三次呼召我,我也想躲起来。第一次,我信主的时候。我听到的。约翰一书四章[10节]:神为我死,成为挽回祭,他说:‘你要爱我’,因为他先爱我(19节)。我听到的。呼召的时候,我偏偏不站起来,为甚么呢?我怕,怕家人不知道怎样,我又不想输,我和带我去聚会的那个闹翻了一整年。我若站起来,岂不是认输么?我里面很多的交战,就是不肯。你有原因的。总有excuse的,我说你回应神-但都有一个好处,我发觉凡是神呼召的人都是躲起来的,所以当你要躲起来的时候,你就知道神的呼召很近了。你是要出来的,然后神就帮你拆开。那怎样呢?家人骂你又怎样呢?‘我与你一起嘛!’很多时候,你想像出很多东西,啊,神一call你一定是怎样。”

“我第二次的calling,那时已经念完医学,结了婚,生了孩子,我就想留在加拿大。加拿大的医学院教授也打电话给我,他说:‘Philemon,我们还未有收到你的进修申请。’因为我在那里挣扎着,我的好朋友在香港,他说:‘我们需要你,你不是说过要回来香港、想服侍中国么?那你为甚么不回来?’我有挣扎。我在那个时候说:‘我想再读书,这里也不错。’我在那里挣扎,神透过我太太和一个老朋友叫醒我。我的老朋友写了一封信给我:‘为甚么在这个时间你像一头鹿那样颠颠倒倒又不动,你出来啦!’我听到了。一九七一年,我决定回来。”

“每一次神跟你讲一些重要的事,神会call人的,他会的,不同的方式。他也call你的。不只一次,当然会call你进入生命,我相信,每个基督徒也有calling的。你做的那份工作,要有calling的,你没有calling就会有不同做法的。就回来了,想不到,再call一次,每次我与神交手都想躲在山洞。今次这个山洞很安全,我跟苏恩佩讲-她call我做青年工作,搞杂志-我说:‘恩佩,我是医生。我是学医的。”我不是想向她炫耀实力,因为我真的懂得做医生的。她说:‘你想一下,先祈祷,才再出来。’神终于藉我太太呼召我。我不想离开这个我觉得颇有把握的东西,稳定的东西。我知道自己做甚么,而且我知道我爸爸妈妈很喜欢我做这个工作,我也喜欢。”

“很多时候你喜欢的东西都会成为障碍,你猜不到的。很时时候神就是这样,所以今次再跟你说,‘撒拉路你出来!’是甚么令你不出来呢?你每个都应该出来的。你既然复活,有生命,岂不是应该为主而活么?神call每一个人,每一个人他都call的,不同的领域,你也要起来。你站起来时,这一个已经复活了,我有这个生命的,我出来了。出来的时候,神也看你的样子,还有很多东西缠住,还需很多时间来拆。我们有多少东西要拆呢?你看[主]单单拆彼得拆了多久?拆了一次,还有东西缠住,拆了一次,还有东西缠住。你看看每个人,都有很多东西缠住的,种种原因:你需要一些安全感,你需要抓紧一些东西,你觉得还有很多东西,你很舍不得,很多东西缠住,你又这样那样,‘我觉得这个世界这么混乱,别叫我去哪儿’。”

“我们这些人以为神经常在作弄着我们的,凡call你的,都是要你去一些你一定死的地方,所以我那个时候很怕去那些差传联会,或者在差传联会最怕神叫我去非洲,每逢看见非洲宣教士讲道我就垂下头,他一呼召的时候,我就推一推旁边那一个说:‘适合你呀!’神不是那样call的,他call你是适合你的,他不会乱来的,人以为神在天上‘搅珠’...神不是‘搅珠’,Calling是甚么?他知你是如何,知你是甚么人,知你的passion,并且他给你甚么的恩赐是适合你用的。所以后来很多医生都找我,说:‘你真好,转了行这么开心!我也想转行。’我看一看他,说:‘我看你的样子都不应该转了。’对么?不适合你就是不适合你。不能解释的。但你不要害怕,神是公道的,神是爱你的,他call你是根据你的passion,你真的有热诚,他给你恩赐,他会支持你的,与你一起去的。对么?所以你看彼得,到最后他不是很好吗?活水江河,耶稣和他同在,一直去。到最后,他真的死,而我相信相传的是真的,他说:‘我不配。你帮我倒钉十字架。’”

“我很喜欢潘霍华。在德国,连教会也拥护希特拉的时候,他在。神给他看见,他当时已经很出名,美国一间很著名的神学院请他做教授,他也很喜欢教书,神感动他,对他说:‘倘若在这个时间,你国家有难,你不听从我回去,你将来在德国重建的时候,你没有份。’他回去。 但是想不到,神差他,结果一九四五年,德国投降前几个月[*],他在监狱里听见那个狱卒走出来:‘潘霍华。’他当时在带领聚会,就站立起来,他知道,他要进入荣耀了。多么美丽,三十九岁,没有一句怨言,他到监狱仍然祝福。”

[*注:“月”应改作“星期”,德国投降于五月八日,潘霍华于四月九日被处决。]

“每一个都是不同的,每一个走的路是不同的。神一定在这个时候会拣选你,一定会的,我相信你们在座的每一个,神一定call你。Call的时间,你记住,他叫你的名字。他说:“你,出来!”那你就知道为甚么不出:‘神,我就是不出!’但求圣灵感动你。是一个爱的呼唤,是一个爱的邀请,他是邀请的:‘你出来吧!不要留在洞中。’然后他知道你还有很多东西不行的,他知道的,你出来时一定是笨手笨脚的,我刚刚出来的时候是多么笨手笨脚,整天都是笨手笨脚,做错了很多事。但是,也行的。所以我回头看,真的,主耶稣基督说:‘你出来!我会将权柄给你。’我看到这个权柄是真的。”

“我做青年工作,我看见青年工作的青年人有很多不同的捆绑,种种原因,不敢回应神,我们每一年在福音营都经常有很多不同的年青人。我举一个例子。人现在看见我在布道会的呼召[方式]是很奇怪的,我是叫唤名字的:‘某某人,你走出来!’我告诉你为甚么?在一个营会里面,三日营,我陪足他们那几天,我和他们交谈,和他们一同入组,我认识他们,我知道他们是谁。是主耶稣基督说:‘你服侍他,你要认识他。’所以我知道。有一次福音营-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次-我看见一个年青人,他哥哥信了主,就带了弟弟来,他也介绍给我认识,但我看见他一件事,每逢一唱里面有‘耶稣’的歌,他就低下头,然后有一次,我们邀请了一些戒毒信主的到那里讲,又唱一首耶稣怎样释放[的歌],我刚好坐在那里,我看后面有人动来动去,就看见他,他的眼睛何等惊慌,在闪动着。到受难节那天,我们下午播放《受难曲》中耶稣钉十字架的片段,忽然这个年青人冲出去,我知道不妙,立刻追赶他,当追上他的时候,‘我留意到你,你为甚么这么惊慌呢?’他说:‘我没有惊慌。’我看见一件东西,他拿着一条项炼,我问:‘你拿着甚么?’他说:‘与你无关。’我说:‘你打开给我看。’是一个用玉雕成的偶像,他后来告诉我,他已契了给它,是他母亲帮他契了的。我说:‘不行。你看你哥哥,以前也挂着一条的,你看他现在那条,是挂着十字架。你脱下!你出来!’结果他肯,把它放下。我为他祷告,他就哭了,我知道圣灵开始作工。最后,受难节晚上就讲布道会,我讲耶稣,然后讲复活,然后我呼召。我看着他,就是不出来。我看他眼睛仍然害怕。我当时:‘某某人,你出来!’很大声,他立刻出来。他走出来,我就说:‘帮他解开!’还要花很长时间去解。后来我认识了他母亲,全屋都是偶像,他带同他母亲来布道会,我一走近,她立刻闪避,多么的恐惧!多么的惊慌!我看到,永远不会忘记,结果他母亲也信了,然后她请了传道人回去拆偶像。不同了。现在成为我们的义工,每次有福音营都来,不用闪避,因她出来了,解开了很多。”

“是真的。神是呼召我们的,未认识他的,他也要他们出来。认识了他的,‘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并非只是给未信的人听,是给你和我听的。对么?有没有你份儿的?你记得读圣经,记得神是和你说话,我们经常都是和他说话,‘哗,我们的神真是伟大啊。’摩西的神,是大卫的神,是拉撒路的神,他是你的神嘛,他呼召你嘛,是present tense,是今天的。如果你这样看圣经,你这样看道听道,就不同了,对么?而且不用推旁边那个,我以前也是这样,遇到不喜欢听的话就推旁边那个,‘适合你听的。’你有没你?你常常都祈祷:‘请跟他说话吧!’”

(三)“照样差遣你们”-代表基督 直到地极

“所以主耶稣基督,他复活。生命改变是甚么?为了差遣你。所以你今日看见我读了这么长,也仍要读二十章。为甚么二十章?又是害怕,又是躲在洞里,今次还有门挡住,不是石头挡住。耶稣基督也进去,‘你出来!’然后他进来时永远也是这么温柔,‘愿你们平安!’(约20:19),然后伸出手来,他钉痕的手,‘真的是我,我真的为你舍命’-就在那个时候你忽然间明白,你看看他的手,你听听他的声音-他们就喜乐了。圣经怎样说?他们‘看见,就喜乐了。’(约20:20) 后来我一放下,一出来,看见,就不同了。所以你常常都是祈祷:‘求神给我看见,看见荣耀。’”

“他接着对他们说:‘父怎样差我,我一定照样差你们。’(约20:21) 我翻查过,在约翰福音,‘差’这个字出现了33次,第一次是讲施洗约翰的,神差约翰,为光做见证(约1:6-7),跟着那十多次,都是讲耶稣,耶稣常常用这个字,‘是父差我,我讲的话是他差我讲。’一个人知道哪个差我,你做人就不同的,对么?你常常为老板打工,老板差你,你也会警惕一点,但我不知道你老板是谁。但你知道是耶稣差你,你就不同了。圣经里面说,他差你是作甚么呢?是ambassador(林后5:20),是代表基督的。代表基督做甚么呢?是使人与神和好(林后5:18),是和平使者。‘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我们经常读那段圣经,读到那里就停下。我们不可以在那里就停下的,对么?用不用读下去?你读下去吧。我们经常读到喜欢听的话就算了:‘新了的,我可以上天堂。’你继续听下去。保罗说:‘不是!基督既然为我死,我为他活,我是被他差的。’(林后5:15,20) ”

“‘被他差’是甚么呢?是成为基督的代表,成为基督的使者。多么的尊贵!对么?你到外面去,很重要的是你的身份,你是天父的儿女,是基督的代表,然后使人和睦。这个世界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和睦,对不对?家人也不和睦,我们的立法会很需要和睦,对么?全世界都需要和睦,对么?你看,全部都是国与国、民与民[的冲突],最不幸的是,圣经说,很多时候敌人是家中的人(太10:36);你上班,很多勾心斗角;人跟大自然也不和睦,所以我多么悲哀:杀了那只狮子,还未找到那个牙医,不只这样,原来死了很多大象,因为跟着就公布,非洲的大象快将杀尽了,你为了甚么,不过为了那只牙,那些犀牛也都死了,就是为了那只角,对么?你杀那只狮子为了甚么?不过为了逞威风,对么?人是多么可怕呢!当你这样的时候,你直到地极,叫人与神和好,叫这个世界与神和好。你是被拣选被差的。”

“我自己很开心,我最近看见神真的拣选。我刚才特意叫那些年青人站起来,你站起来的时候,我看-所以说有百分之四十-真的有百分之四十。我单单这里用肉眼看一看,哗,有多少站起来啊!每个都说香港的年青人不像样,你肯站起来,你肯出来,被神解开,你就像样了!你刚刚钻出来的时候,都不是很像样的,都是包扎起来的,不要紧,神不嫌弃你,你被包扎着也要站出来,死人那样的也要爬出来,对不对?反正你也是。很多人觉得不行,‘让我装扮一下才出来’,拉撒路说:‘你等我,我先化妆,我面色不是很好。我化妆然后出来见你吧。’不用!就带着你的‘猫样’出来,就像死人那样,行。Just as you are!我跟从主的时候样子多么的难看,现在漂亮了很多,是不同了。你愈侍奉神,愈喜乐,愈癫狂,我常常觉得癫狂的人有福了。是保罗说的。他说:‘我为主而癫狂。’(林后5:13) 为神癫狂。‘我是罪人当中的罪魁,但我今日成为何等样的人,都是恩典。’(提前1:15,林前15:10) ”

“我看到了。那次五百个人,都称自己为‘Missional Youths’,有使命的。我看到他们,我已讲过一些,有人正在做医生的,快要毕业了,他也决定将来就是到那些贫穷的地方去,他在自己家很安全的,父亲也是做牧师的,他决定在海上漂流,直到地极,并且将来很想服侍一些被人欺凌的妇女。那个在香港教书的,不知有多好,他到那些乡村,没有人去的地方,做体育老师,他在香港读书读得很好,特意去一些偏僻的地方,带着使命去读书。我的好朋友,他在香港,他家移民,我从前没有听到香港的人移民会去非洲的加纳,我真要向他认输,我也不知道加纳在哪里。原来他父亲在那里有一些生意,他在那里长大,然后神怜悯他,跟着出去美国读书,他再回来,回来到做了我的同事,他就跟我说:‘我会带那些年青人去加纳。’‘哗,那里?很危险吧。那些年青人你要保护他们。’他带了很多去,有些决定留在那里。‘哗吓?真是不要连累人家的孩子。’多么开心!你猜不到的。我已经讲过柬埔寨的那个,多好!她也嫁给当地人,我最后与这位老朋友见面,她很开心,她最近刚刚来香港,我看见她的儿子,多么厉害,三种语言:标准广东话、标准英语,他的柬埔寨话标不标准我就不知道了,他真是百分之一百的柬埔寨人,他从小在那里长大,多么喜乐!是不同的。”

“我自己相信,神一定会拣你,你站起来,神差遣你出去,第一站他差你去哪里?回家,对么?家庭需不需要你?最不幸的是,你在家也躲在山洞中,我看见很多基督徒是隐形的,通通都是隐形的。信了主很久,也没有人察觉到你。上班也是,很多时候,‘咦?原来你也是基督徒!’他们是和你同事了几年了。哗,你好像是秘密警察在那里,用不用那么秘密?你回去,在学校,需不需要你?你解开很多捆绑你的那些东西;职场需不需要你?你家需不需要你?学校需不需要你?职场需不需要你?”

“我还鼓励你一件事,你回家乡。我的亲人在这里,我们决定回去寻根,多么的开心。我母亲今晚没有来,我们那次陪她回去,第一次,她邀请了所有的亲戚,哗,原来姓曾的有那么多。六张枱。我就想出了一个办法,我用普通话跟他们讲:‘各位亲戚,你看我母亲多么漂亮,我要告诉你为甚么她这样漂亮,我们一同唱一首歌给你们听,好不好?’我们就一同唱诗:‘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唱诗是不行的,但那次超水准,因为全部人一同唱。哗,他们多么开心。我就解释是甚么,多么开心,最后一个一个信主。后来有年青人写信给我,邀请我去昆明,‘我们很想在礼拜堂举行婚礼,不过我们的亲戚从来没有去过’,所以他们很害怕,‘你可不可以为我们主持婚礼?’我说我不认识那个礼拜堂的人,他说:‘我问过那个礼拜堂的牧师,他说他认识你,他说你让主持。’我真的去,我到了不单主持,还为我穿上袍,戴上带,我多么威风啊!站在那里主持婚礼。我就讲甚么是婚姻,[他们亲友]第一次去礼拜堂,多么开心。你回家乡吧。你报恩吧。”

“最后我回宁波,而且我查过,原来我爷爷有返礼拜堂,我打听他去哪一间礼拜堂,原来已经拆了。我再查到,原来搬到旁边那条村,那我全家很多代就全部都去,结果我在那里找到传道人,我说:‘我姓蔡的,你认不认识我爷爷?’‘你爷爷是谁?’‘蔡宗福。’他说:‘不认识。’因没有记录。我就说:‘那不要紧,我来,很想感恩,因为为我们蔡家感恩。’他就问我是谁,原来他也听过我的名字。‘好的。’‘甚么时候呢?’‘很快,很简单的。’他说:‘不如明天吧。’我说:‘明天?你也需要通知人家。’‘没关系,我们打一些电话就可以了。’我说:‘我说,不要紧,多少人也行。’我们就全部去了。你猜来了多少人?几百个人!哗,我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用WhatsApp,我想是QQ,WeChat吧,多么的迅速!只花一天。哗,我们在那里就是再唱《神的恩典》,《只有祝福》。这个世界需要你被差出去,就是和平之子。我们到哪里都是将神的爱、神的平安带回去,回家乡探访一下。好么?真的。”

(四) 呼召

“所以我自己感觉,今天神对我们说话。所以,复活在今天。复活的主,他住在你里面,他的灵在你里面,他的话在你里面。你站立,活出基督的样式,你走出去,你就是基督,因他住在你里面,你有圣灵,有神的话,你站出来,不是你的力量。神call我们,是仍然他作工,更新是神的工作,更新也是神的工作。我相信今天,神一定会call你,一定。”

“我第一群call的:我相信很多人去过礼拜堂,也听过,但没有复活的。复活的意思是甚么呢?你真的放下自己,放下很多东西,说,‘我愿意出来,接受圣灵,接受复活的主的灵,我愿意站起来-虽有仍有很多东西缠着。但我站起来,我愿意来接受你。愿意接受这个复活的主、这个灵,给我生命,让我有一个新的开始。’如果有这样的人,无论在现场或其他地方,请你站起来,好么?你站起来。你过去风闻有他,你今天亲眼看见他,亲自经历,复活是在今天的。好不好?看到。”

“接着再有calling。你出来。出来的意思是甚么?不要再躲在洞中,为主而活,无论你有甚么原因不敢出来,你大大方方出来吧。你在家也是的,你上班也是,你出来吧!为主出来而已!对么?他call你,你出来,你说‘我不配,我缠着很多东西’,没有关系的,神会帮你解开的,帮你拆的-心中的结、缠着你的东西、你挂虑的东西、你恐惧的东西。让神拆吧!对么?神不会安排你帮他拆的。所以我希望你说‘我愿意’,站起来,为主而活,听他差遣。神-你放心-看你的样子也不会差你去非洲的。你未够水准,对么?你以为神找那些很低水平的去么?是合适你的才会去。所以你不要怕那么多,不要猜那么多,你总之今天:‘你说:复活在我,我愿意经历复活的主。’‘父怎样差我,我也照样差你。’你站起来。站起来。为主站起来。你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差我回家中,差我回到我旁边的人那里。爱我们的邻舍,在他们中间,活出你的样式。’你安静的走。请先静一静,然后按着圣灵给你的感动,你可以站起来。出来,解开,走。为主而走。有这样感动的请站立。感谢主,我们同心祷告。”

“亲爱的主,我多谢你。主耶稣,你今天是对我们讲话的,不是二千年前讲的。藉着圣灵、藉着你的话,你是这一刻跟我们讲的,求你给我们安心,我们听到,我们真知道你的复活的主,你真是改变我们生命的,主,因为你的话的灵,你的话就是生命。我们接受你十字架上的死,更加因为你的复活,所以我们是为你而活。所以我们多谢你,我们今天站在这里,都愿意荣耀你。愿你按你的时候,给我们看到清楚,你要差我来到我们身边的人那里去、爱我们的邻舍-永远是从邻舍开始的。但可能有一日你差我们到一些福音没有到过的地方,主啊,求你装备我们。我们愿意在这里,等候你,愿你装备我们,让我们真的荣耀你。我们恭敬交托,奉主名求。阿们。”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