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吴 勇长老

经文:(徒十三22;启三7)

刚才杨牧师稍为题到兄弟的一点情形,因美国曾经有五个地方请我讲道,我拒绝了,我觉得自己的力量不够,希望有多点休息的时间来带领这个聚会。儿女们恐怕我在这里出事,辜负香港教会的委托。感谢神,神已经带领了几天过去了,盼望今天晚上神一样地带领。因为我领培灵会,曾经昏倒在讲台上,求主今晚仍然保守我。

请看(徒三20-21,十三22;启三7)。《可》六和八章,一处记载五饼二鱼和五千人,一处记载七饼几条鱼和四千人,两处都有相同的两个字,耶稣把五饼二鱼拿起来“祝福”,把七饼和鱼拿起来也“祝福”。耶稣为学生洗脚,并告诉他们说:“你们也要彼此洗脚。”(约十三14),因他曾经给约翰一条命令:彼此相爱;用彼此洗脚来表示彼此相爱。(徒三20)说基督耶稣降临,21节说“天必留他。”留他意即等一等。既然要来,就叫他来,为何要等呢?

今天晚上主要的经文是(徒十三22),讲及废了扫罗就立大卫,另一处是(启三7),我只提一个教会的名称:非拉铁非。今天晚上的题目是讲“人与路”。人很要紧,一个社会的制度好、人不好也没有用。还有教会,常常讲方法,方法好、人不好也没有用。教会也讲组织,组织好、人不行也没有用。所以在属灵的工作上,人很重要!大卫这个人是合神心意的,他心宽广,因为心宽广才能容忍扫罗和示每。还有他被示每冤枉时,他的将军非常生气:“这死狗岂可咒骂我主我王呢?求你容我过去,割下他的头来。”(撒下十六9)但大卫说:“他咒骂是因耶和华吩咐他。”这实在合神心意。还有他常把神摆在面前,这也合神心意。大卫合神心意的事实在很多,但是(徒十三)只说大卫凡事遵行神的旨意,合神心意就是完全顺服神。所以我们今天作工的问题,第一要讲究神的旨意,第二要讲究神的能力。我们作工不是讲究人的主意,也不是讲究人的气力,所以如果你是讲究神的旨意,神就把能力放在你身上,这样的工作就有果效了。

《可》六和八章分别讲到五饼二鱼跟五千人,又七饼几条鱼跟四千人。饼代表我所有的,人代表我所作的。我只有几个饼和几条鱼,仅这么一点点,怎能应付数千人的需要呢?好像是我们恩赐这么小,怎能够作这么大的工作呢?但是如果你详细地看其中有两个很重要的字,是不在乎我本事有多大,也不在乎我工作有多难,乃在乎我有没有被神“祝福”。因为耶稣拿起饼,就祝福,如果我有神祝福,不单是五千人我能应付,如果我没有神祝福,我连五个人也不能应付,所以祝福很重要。今天作工的人不是讲究本事、学问,乃是此人有没有神祝福!“福”在中国《辞源》里有四个字注解:“百倍”、“百顺”。百倍就是你要的都有,百顺是你所作的都通,那么此人真正是有福了!有天早上我接到青年会一个电话,因为我们借青年会礼拜已经多年了,忽然青年会总干事打电话给我说,昨天台风把屋顶都吹开来,屋梁倾斜,我们已经告诉工务局,明天要来检查,如果认为是危楼,本主日你们不能礼拜了,你们赶快想办法吧!那天是周三,有例常的祷告聚会,弟兄姊妹照常来聚会,没有一人出声祷告,唯有听见小小的声音说,怎么办呢?我内人突然出声说:“主啊!教会是你的,我知道你会知道怎么办!”我听见,内心得到极大的安慰,因为耶稣是教会的主,教会出问题,主知道怎么办。礼拜四早晨,我到青年会,因为工务局要来检查,要报告是否危楼,因为时间太早,还无人来上班,我被一个无法解释的力量,把我带了跑出去对面一个胡同,我看见一把梯子,就爬上去。我上去看见有个很大的礼堂,有个老人在那里扫地,我就问他,你们这里有礼堂吗?他说本来这是个办公厅,中间隔开一间一间的办公室,因为大家穿皮鞋走路太吵,所以一家家的搬走了。我们老板说,不如拆成一大间,可以作娱乐场,他说这房子是楼下姓刘的。我就找刘先生,我说我们是对面青年会每礼拜有几百人在那里聚会的,可是昨天的台风把屋顶吹开了,所以不能聚会,我见你这场地很大,能不能借给我们礼拜?他没有说任何条件,你要用就用吧。所以我们就搬到对面的广场聚会。青年会总干事告诉我,政府检查过房子,说这里不能聚会了。我说不要紧,神已为我们安排新的地方了。这叫做有福!而且所作的都通!

一次,我被阿根庭教会请去讲道,那时我拿中国护照,到阿根庭领事馆申请签证,他看了我护照就扔还给我说:“中国人不能去!”我说领事馆设在中国地方,中国人何以不能去?他说没时间和我讨论!我说我可以坐在这里,等他办理完公事再跟他谈。他急忙走了,因他酒瘾时间到了,跑上楼去喝醉了,再摇摇晃晃下来。他问:你是谁?我说你刚才叫我在这里等,我要到阿根庭。他带我到地球仪前,指着地图,说从台湾到阿根庭,要绕地球大半圈,实在太难得!他要找图章盖印,可是摸索半天也找不到,后来我说可以替你找吗?他说行!你自己盖就可以了!又说:“你是个传道人,我们不好意思收签证费。我有个办法,你不必缴费。”他签字再盖上铁印,然后送我到大门口,行了个九十度的礼,祝我旅途愉快!到了阿根庭,签证拿出来,他们都看不懂写的是甚么,后来问上司,说是“外交官,行李不用检查。”所以我就威风凛凛地走过去了。我在阿根庭作了很好的工作。

甚么是福呢?就是百倍、百顺。但《圣经》的福,都是有条件的。神向亚伯拉罕说:“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因为你听从了我的话。”(创廿二18)神叫他献儿子,神怎么对他说,他就顺服,这是得福的条件。还有马利亚,万代称她为有福,她曾对天使说:“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路一38)那时马利亚要承担怀耶稣胎的使命,她有两个大问题,第一,她已经许配给约瑟,未婚怀胎,约瑟还能要她吗?第二,犹太人未婚怀胎,人可以用石头打死她,但是马利亚看婚姻和自己性命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听神的吩咐,所以神祝福她!弟兄姊妹!作工不在乎你有多少本事,有多少人力,重要的在乎神的祝福,若得神祝福,五饼可以应付五千人的需要。所以有神祝福的人,学问才干很平凡,但是工作不平凡,因为他是被神祝福的。

路是甚么?大卫是个凡事顺服神的人。我们要走“非拉铁非”的路。“非拉”是爱,“铁非”是兄弟,弟兄相爱。今天的教会,是用爱而治,用爱而治的教会越来越热,用理而治的教会越来越冷,所以教会是讲究谁有爱、谁没爱的问题,爱才能顾及别人。有人从德国回来,送给吴师母一罐可解决更年期的药,能够保持青春,她叮咛要按时服用。过了一周,她问有没有服用?吴师母答不出来,原来她还没吃!吴师母说这药太好了,舍不得用。她说药有限期,过期无效。吴师母说既然这么好,就给先生用罢。她很着急地说,那是女人的荷尔蒙!男人服了胡子没有了,声音也要改变,完全要变态!吴师母为甚么要这样做呢?因为太爱丈夫!

我们今天在教会里,如果有爱才会为别人着想。教会有很多问题,家庭也有许多问题,要用爱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光说理所能讲通的。有一次内人煮红烧牛肉,忽然想起要加红萝卜;她在厨房,我在书房,她就大声告诉我,她出去买红萝卜,很快就回来,她没有熄火,要我留意。她回来在楼梯就闻到一股味道,赶快冲上去把盖子一揭,牛肉变成木炭,就气愤愤地到我书房说:“我出去时不是告诉你要留意吗?”我说:“你也不是不知我在预备《圣经》的时候,连打雷的声音都听不见!”她说:“你听不见,难道鼻子也闻不到吗?”到底是我讲道要紧,还是她煮牛肉要紧,那时候如果评理,火气将越来越大。我起身将她托起来,说,“太太啊!对不起!可以吗?”于是事情就没有了。爱能够解决问题。各位!非拉铁非教会,弟兄相爱。耶稣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是叫你们彼此相爱!”(约十三34)他用洗脚来讲彼此相爱,他拿一盆水给门徒洗脚,说:“我是你们的主,你们的夫子,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当彼此洗脚。”(14)有人以为洗脚就是洗罪,罪不是用水洗的,所以这段《圣经》与罪无关。脚在地上行路会被灰尘弄脏,我们人是神用尘土造的,灰尘的东西就是肉体的东西,我们人不一定因罪与神隔离,我们可能因肉体的东西与神有隔阂。我举一例:好像一位弟兄,来礼拜堂一次没人和他打招呼,三次也没人过问,因此这弟兄觉得这教会很冷淡,打算要换个教会,换个有热情有关怀的教会,这是人之常情。有个弟兄注意到这弟兄来了几次都没人和他打招呼,就对他说:“弟兄,我已经注意你几个礼拜了,还未问您贵姓大名,实在非常亏欠,请您宽恕。”经过这弟兄的洗脚,他改变了原来的打算。还有个弟兄很热心,教会的书本破烂,他就拿去修补,椅子坏了,他也修理,他样样都做。可是有一种人,他甚么都不作,别人作他又觉得不舒服,自己不做,还批评作的人发热心。但是会给人洗脚的弟兄就要对他说:“我看见你在教会服事,我为你感谢神!赞美神!”弟兄姊妹,今天教会探访、派福音单张的人都有,可是洗人脚的人却很少。我们应当注意人的需要,作洗脚的工作。大家恩恩爱爱,非拉铁非的教会是个彼此相爱的教会,彼此相爱要彼此洗脚。

非拉铁非还有一个意思,这个字我是抄杨浚哲牧师的,这字叫“传”,即传遍。神造亚当时叫他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所以传遍要传遍地面。耶稣复活时曾经吩咐门徒要使万民作他的门徒,这个字在英文用两个字,一个字是所有的“民族”,要传给每个国家,每个民族,还有一个字所有“被造之物”,你们传遍要这样的传遍。各位!今天的福音,我觉得有点畸形,我画一个三角形,三角形的尖端画一划,即分成小三角形底下有个大梯形,上面一个框叫做领导层,下面的框叫做基要层,领导层是知识分子和商人或公务员,大框是基要层,包括渔夫、农民和所有劳工。现在整个世界福音的趋向,在资本主义社会是在领导层的工作,就是这个小框,无论是美国、香港、台湾,作的都是领导层的工作。在共产主义的地方,福音工作是作在基要层,就是渔夫、劳工和农夫。我们看见旧约的摩西,摩西是有学问的。新约有保罗,保罗也有学问。所以这两个人奠定了福音的基础。今天你看见领导层有他的重要性,能够平衡基要层,使基要层的信仰有根基。可是今天的社会福音非常偏差在领导层,工作没有在基要层好好展开。如果要传遍,传到基要层是非常需要的,然后才能平衡,不会有偏差。现在福音的需要多么紧急!刚才我用了(徒二20)说,基督耶稣降临,21节说天必留他,我读至此就停在那里,因为耶稣基督早来,世界问题可以早解决,今日世界有生态环境的问题,有道德问题,有各种传染病的问题,有政治冲突的问题,这些问题等谁去解决呢?一次我在芝加哥,在油工厂有个高级的工程师,他是我教会的弟兄,他请假陪我去玩,我替他担心,因美国常常辞退人,先考虑那些常请假的人,因此我说:“我们玩一个上午够了,你快点上班罢,如果你因此而被裁员,我可对不起你。”他说:“请你放心,他们花很多钱训练我,成为解决问题的专家,他们不会轻易裁我。”后来我听到他是专门,解决污染问题,我说:“那么污染问题能不能解决呢?”他说:“等你们传道人来解决!”我说:“你别开玩笑,你是科学家不能解决,要传道人解决?”他说:“先有求,才会有供。供应是为了需要,为甚么人要享受呢?因为人有这样要求,所以工厂要制造,人的无穷要求,是人欲念的问题,用学问不能解决,惟有神的道才能解决。教人不要奢华,工厂便无需制造这么多东西,不会有这么多黑烟污染空气。”由此可见有很多问题今天不能解决,等耶稣再来才能解决。既然早来早解决,迟来迟解决,反正早晚要来,不如让他早一点来,为甚么叫他等呢?到底等甚么?要等福音传遍天下,然后末期才来到(太廿四14)。现福音还未传遍天下,耶稣要再来是件紧急问题,神要我们赶快把福音传遍天下。神自己亲自作工,在近几年来他开了共产世界的门,本来福音传不进去,现在大量传道人涌进去,这不是人作的,乃是神自己作的。虽然大陆尚未完全开放,但是也已开放不少了。我前天看见一个报导,大陆现在有七千万基督徒,从前国民党时代只有一百万,现在却有七千万,这是神作的事,神为要将福音传遍天下,我们就要与神配合,保罗说:“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林前九23)如果用这句话来看《圣经》中的工作,无论是人物,是讲福音;是事物,也是讲福音。好像亚伯拉罕献以撒,代表神献他的儿子是为着福音。人物约瑟也是讲福音,因他先受苦后得荣耀,耶稣是受苦得荣耀,这也是讲福音。除了《圣经》是为福音,异象也是讲福音。保罗看见异象,叫他把福音带到马其顿,这也是为着福音。还有,彼得看见异象,有人带他到哥尼流的家,这也是为着福音,所以异象也是为着福音。圣灵也是为着福音,《徒》记载十次圣灵充满,有九次都和福音有关。我被一位弟兄邀请,到千里达去;我因要到巴西,会从千里达头上飞过,我们多走一站,多作一点福音工作;就到华盛顿千里达使馆申请签证,但是不准。我就打个电话到千里达,说他们不肯给我签证。对方叫我等一等,他们想办法,他们找内政部长帮忙,打个电报到华盛顿,特准给我签证。我一拿到签证就到千里达,但发现我此行没有用,因那地老百姓是讲广东话和英文的,广东话我连听都不懂,英文虽然可以讲一点,普通应付可以,但是上讲台是不可以的,还好是我自备机票来的。听说千里达有个奇景,海中有火喷出,我想观光一天,可以飞去巴西。那弟兄告诉我,用九生二虎之力才请千里达的内政部长给你签证,你来了又走了实在讲不过去。但讲道如果我讲国语,翻译广东话,再翻英文,一句话待翻译完了我可能已忘记了我自已讲过的是甚么。后来有个内地会的宣教士,在广东工作多年,能说流利的广东话,教我说:“你就讲国语,讲得广东腔一点就行了。”我说我是福建人,怎么会广东腔呢?他说:“我就教你几个字的音,好像‘宝血’等,其它的字稍为变一变就是了!当然一篇道绝不只是几个字的问题,到时我听得懂就翻,若听不懂就你讲你的、我讲我的!”由于他实在太诚恳了,我就上了讲台,把《圣经》一打开,竟能用标准的广东话读了经文!我在千里达讲了六堂道,下台后就不会听广东话,这怎么解释呢?所以证明是为着福音的缘故!因此弟兄姊妹,神今天在作工!我在日本,章长基弟兄到酒店找我,问我有没有到过美国?我说去过,他问我对美国有何感想?我说我不在美国人中间工作,不敢说有何感想,我只在中国人中作工。他说我要问你对中国人有何感想?我说我发现很奇怪,我离开这里之后到一处很偏僻的地方,竟有中国人的查经班。在美国不单有中国人,还有日本人、韩国人,如果说民族团结,中国人不及日本人,如果讲宗教热诚,中国人不及韩国人,但是中国人有查经班,而日本人和韩国人没有。在美国查经班,一是枯燥,人不大讲话,一是争辩,我讲你不服,你讲我也不服,弄得大家面红耳赤。美国的查经班就是这光景。章长基说虽然枯燥,虽然争辩,但有人得救,你觉得希奇吗?我说很希奇!我们中国人的教会,已经二百多年了,我们只有得,而没有给,中国教会欠福音的债,美国教会替中国储备福音人才,好让我们还福音的债。所以我们感谢主的恩典!怎样才能传遍呢?一切都是为着福音!所以今天我们的内部要讲究相爱,外部应讲究传出去;内部相爱才有力量作外部的工作。但是今天我们要顺服神,才能得到神的祝福,把福音的担子挑起来。

有个神学生毕业后在教会工作,他很有进取心,盼望能进修博士学位,他一面在教会工作,一面进修,但是神感动他,因《圣经》讲“专一”,必须专一,工才能作好。神就劝服他放弃进修,专一在传道岗位上,他跟神辩论说:“我多得造就,我就能多给,好叫我的羊群更加丰富,对教会有帮助!”不管神如何感动他,他却极力和神理论,过了一年,神仍然呼召他,他说:“我已经进修了一年,难道放弃吗?要三年才能毕业,难道我还要再等吗?”后来又过了一年,神还是呼召他,他说:“我再修一年就完成了。”神说:“我已经等了你两年!”神一直没有放过他,最后他没办法,放弃修读学位,专一在教会工作,神的灵充满在他身上,整个教会火热起来。今天一个要紧的问题是要顺服,得神的祝福,听从神,神叫我们去传遍,就顺服神,神感动我们,彼此相爱,我们也顺服,彼此相爱。所以相爱、顺服是多么要紧!

最后,我讲个曾经讲过的例子给各位听。我是新加坡人,我回新加坡那里有间大教会叫禧年堂,是史沂生牧师负责的。纽约福音会请史牧师到美国,史牧师已在禧年堂工作多年,他说换个新环境也好,于是辞职。教会开长执会,认为国一日不可无君,教会不能一日无牧;有一长老建议,请台湾的吴勇,他说:“他是福建人,我们的会友很多福建人,话可以讲通。第二,他是在新加坡长大的,环境他适应。第三,他卅八岁,不太老,太老固执,不太少,太少没有经验,所以我建议请他代替史牧师。”当时我很高兴,可是在神工场的人认定天上有一位主,所以有任何决定,应该先遵重他。所以我就对长老说,我来求问主,然后给答覆。长老很高兴,因为知道这是一位好的传道人,知道尊重神的旨意。问何时回覆?我说,三两天吧。过了三两天,神用一节《圣经》告诉我:“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太十37)我为何到新加坡?因为父母在新加坡,于是我知道神不许可我,就答覆长老。那长老不灰心,找我父亲商量,以为用老子来压小子便成。我父亲叫弟弟通知我回家吃饭,饭菜已经预备好了,我把盖子揭开了,很是感动,因为我从小就喜欢吃螺片,四碟菜都是用螺做的,两碗汤也是螺片煮豆腐,螺片煮咸菜。我坐着吃不下饭,我父亲说:“我今天很高兴,我的高兴就在你身上!”我说:“爸爸,你有甚么心愿,说给我听,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希望你能如愿。”他说:“我有个希望,儿子可以养我老,送我终。”我说:“如果你要我养你,我回台北办手续把你们两老接去。”他说:“我有七个孩子,只有你一人在台湾,我们到台湾给你独占未免不公平;你到新加坡,大家在一起比较公平。”我说:“来新加坡也需有机会。”他说:“机会已有了,只要你点头,我可以答覆教会。”我说:“我问过神,神不许可!”他把饭丢在地上,进到他房里出声痛哭。那天我要到别处去,没有时间安慰他,我带着沉重的心情出去,我在那里四天聚会,第四天从洗手间出来,教会的牧师长老在浴室外面排列一个整齐的队伍,我觉得奇怪,每个人脸上都很严肃,我问是我的道讲错了吗?因为有一次我在菲律宾讲错道,我讲有一长老,他很属灵,开了一间铺子,他爱每个在他铺子里的伙计。他们说这叫做属灵吗?属灵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多伙计?原来菲律宾姨太太叫做“伙计”!故那天我真以为我又讲错了甚么。后来有位牧师走过来抱着我,拿出一封电报,是我兄弟打来的,内容说父亲去世了。回到新加坡,把父亲的丧事办妥了,妈妈告诉我,爸爸虽本有心脏病,但无高血压,何以这次暴毙呢?他实因你伤心至死!这事只能到天家才能解释!因为顺服神,所以结果惹上不孝臭名。各位!要得神的祝福,就得顺服。爱是命令,你要顺服,福音也是命令,也要顺服。不顺服怎能得神祝福呢?不顺服怎彼此相爱呢?怎能把福音传遍呢?所以各位,今天教会唯一的问题是顺服!你愿意顺服吗?愿神祝福你!你愿意顺服吗?你就要弟兄彼此相爱!你愿意顺服吗?你把福音使命挑担起来,做福音的使者,好叫福音尽快传遍天下!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