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吴 勇长老

今天我要讲的经文,主要的在希伯来书,前面论及亚伯,以诺,挪亚,都因着信。这三个人有三个字可以代替;但是亚伯拉罕就不一样,虽然他也是因着信,然而他向着一座有根基的城。“向”,是方向,意即目标;亚伯拉罕有目标。

目标非常要紧,人生不可无目标。有次阅报,记载台湾留美的学生,他们不愿增加父母的负担;所以就半工半读,在餐馆工作。做侍应生的,常受客人的气;在厨房洗碗亦有其苦,因为厨师整天在炉火边煎烤;肝火旺盛,脾气向着这班留学生发泄。他们虽然经过艰苦的日子,但他们有目标;到了学成,得到学士、硕士、或博士学位;他们存有希望,有目标,所以不觉艰苦。基督徒开始信主时,样样觉得新鲜,心里火热,灵性活泼;可是此景不常,新鲜终而变成陈旧;火热变成冷淡,活泼变为死气沉沉。大概基督徒都有一段这样的经历;主要乃因没有目标,火热活泼都无法持久。我们的目标并非灵魂得救,因为灵魂得救,当我们信主时就有了;也非身体得救;有日耶稣再来,圣经说:死人都要复活,复活的人都要改变;不论复活或改变,我们要得着新的形体,和原有的形体不同。本是软弱的,羞辱的;新的形体是刚强的,荣耀的。我们需要带着新的形体,和主耶稣在空中相遇,这叫做身体得救。但身体得救并非目标。“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三16)“不至灭亡”意即罪得赦免。“反得永生”意即我们有神的生命就是永生。信就不至灭亡,得着永生。

有次我从洛杉矶赴纽约,我坐在机师旁边;有个约十岁大的孩子,没有大人陪他;我问他:“你不害怕吗?”他摇头表示不害怕。我问“为何不害怕?”答:“因为妈妈送我上机,到了纽约,我的奶奶来接我,所以我不害怕。”到了午餐时间,空姐来问:“吃牛肉或鸡?”我就选了牛肉。问小孩子要那样,他只摇摇头。于是空姐走了。当午餐送来,我正吃时,小朋友不断注视,后来他忍不住了,就问我“先生,这一客要多少钱?”我明白他误会了,连忙叫空姐来,说明这孩子并非不要午餐,乃是以为要另外花钱。其实,一张机票不但可以到达纽约,还可得午餐供应。照样,我们信了耶稣,不但不至灭亡,而且有永生。

关于身体得救,不是我们的目标;身体得救乃为将来被提的问题。我曾经问过许多信徒“哪种人被提?”有许多种的答覆,但都莫衷一是。圣经的话才是正确的答案:“尸首在那里,鹰也必聚在那里。”(太廿四28)但27节题及耶稣基督要降临。尸首是没生命的;鹰的解释是诅咒刑罚。所以没有生命的在那里,诅咒刑罚就在那里。人信了耶稣,理应有耶稣的生命。生命是有感觉有反应的。有次,一位传道人在街上布道,他讲到罪的重担压肩头。有个青年问:“传道先生,罪的重担到底有多重?几斤或几两呢?”答:“如果你的肩膀被一两罪,一斥罪甚至一担罪压住都没感觉,这人便是死人;因为死人是没有感觉的。唯有生命是有感觉有反应的。”

被提不关乎热不热心,爱不爱主,属不属灵的问题,而是有无生命的问题;有生命就被提,没生命就不被提。我们的目标不单是灵魂和身体得救,因为有信,灵魂和身体都得救了;我们的目标乃在于被提,当主再来,天空中有审邻;我曾说过,有聪明被称赞的,有愚拙被责备的;有一天,主要在地上设立千禧年国度,他把得称赞者都带到地上;那时地上的国度成了我主基督的国,那班被称赞者要与主同进入这个国度。所以,“目标”就是与主一向得国。

欲达目标必须经营。路加十九章载,有一贵胄将往远方去,交了十锭银子给十个仆人去作生意;当主人回来,第一个仆人上来对主人说:“你的一锭银子已经赚了十锭。”主人说:“良善的仆人,你可以有权柄管理十座城。”有个仆人赚了五锭;主人给他管理五座城。有的仆人,一锭银子仍是一锭;主人责备他又恶又懒。由此我们看见两种人中一是有赚的,可以管城;一是没赚的。赚则经营。“亚伯拉罕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来十一10)要达目标就得去赚去经营。“重生可以见国。”“重生可以进国。”(约三3,5)见是看见,进是走路;就是经营。我们应经营甚么?耶稣一再说要传福音:“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太廿八19)“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十六15)“并且要奉他的名传悔改赦罪的道......”(路廿四47)这三处圣经,英文用了两个字,“族”就是国,另一字“每个被造者。”传给每个民族,每个国家,每个受造者。世界的人都喜欢“大”,日本称“大日本”,酒楼,戏院,餐厅常加了“大”字在前;教会也喜欢大,如培灵大会,大布道家。人都喜欢大,其实,这些都不算大,唯耶稣的使命,才真正是大使命;要传给每个民族每个国家每个人类。约翰也说:“你们多结果子,我父就因此得荣耀。”(约十五8)这章圣经论及葡萄树和葡萄枝,题及关于生命,其中有节经文可作福音的解释,“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并且分派你们去结果子。”(16)结生命的果子不必分派,福音的果子才要分派;要多结福音的果子,父就多得荣耀;我们把神的恩典分给人,使多人蒙恩,多人感恩;父就多得荣耀。

目标就是国,要达到目标必须经营福音的事业,亦即福音的使命,这是很难的。耶稣曾讲过“进入神的国要经历许多的艰难。”我们要负起这艰难的传福音大使命!

从前戴德生牧师到中国传福音,乘着几十吨重的小轮船,经七个月的航程才到达上海;因种族歧视,那里的人不肯租房子给他,他只好住在庙堂;当时交通不便,需时七、八个月才接到封家信;所以他在中国时实在非常孤单。李文斯顿到那称为黑暗野蛮危险的非洲,他曾与狮子搏斗。福音事业何其艰难!但是主应许说:“亚伯拉罕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这话很有意思,到底是神经营,还是人经营呢?

我有位朋友,在台湾有很大的工厂,但他却住在美国。有次我到美国,他告诉我关于他所经营的事业。人和工厂不在一起怎么经营呢?原来在台湾,他有个大机构,机构经营也就是等于他经营。

我们的主在天上,他的工作就是我们的工作;因他有机构在地上为他工作,这机构就是教会;教会对福音的经营,就是主的经营;主说他的担子是容易的,轭是轻省的。因为不单是我们经营,乃是他来与我们一同经营;所以担子就容,易轭也轻省。感谢神的恩典!福音工作虽然艰难;但主对我们有应许,且这应许定要应验。

前年我遇到一件事:“在教会有个27岁的黑人;一位姊妹问他:“你曾见过吴长老吗?”他说:“我在梦中见过;看见他于今年八月有大灾难,主预先告诉我的;所以到时他要特别小心。”我听了,置之一笑,没有当作一回事。后来我到美国,有一天我从树上掉下来,呼吸停顿,情形可怕;我第一件事想到主,就开口大声呼喊主;于是,鼻子开始动,继之我喊内子的名;她一看事情严重,一言不发急忙通知七个儿女齐来;大儿子召救伤车送我进医院,经x光检查;后面六根肋骨断了。医生对我说:“一根肋骨坏了已够受,何况六根,真是要你的命;看此情形非打麻醉针不可;不过若你支持得住,尽量不打麻醉针更好。”我全身不能动。林道亮博士给我打话说:“你所发生的事我知道,请你放心,在美加一切工作,我可以全部为你担负。”那时我将领六大城市的聚会。我谢谢他。他德高望重,是圣经原文的权威,也是知名的神学家;必受大众欢迎。事后我感到不妥当;因他年已73岁,六个城的重任万一把他压垮了,责任都在我身上。我就对内子说,如果主叫我能够翻身,我就知道恩典来了。次日我竟然可以翻身,且能下床。我们和医生磋商用物理办法把我全身包扎,然后我可出去讲道。医生说:“两周内是你性命的危险期。”我说:“包扎是你的事,能否讲道是我的事。”医生说:“当然,命是你的,并非我的;你想和命开玩笑,那是你的事。”后来他们就用物理的东西给我包扎;到了第十三天,我对内子说:“你一手托往我,一手提行李;我们第一站到旧金山。”我终于上了飞机,几个美国人帮忙我坐下;到达时他们扶我起身,当晚,上讲台也是人扶我上去的;扩音器在我口边,我每讲一字停一下;约讲了十分钟,突然发高烧,眼目蒙眬昏花。旧金山的基督徒在座上哭了说:“别让他继续讲下去。”之后,他们扶我下来,与洛杉矶为我诊治的医生联络,医生说:“对不起!我曾警告他的,今相隔遥远,我真无能为力;如果你们是他的好友,尽速送他急诊;因为他肺炎已开始了,有性命危险。”他们送我入医院;我心想,我是为了工作,本来不能动却能动了;神定有恩典来到,忽然主给我一句话说:“以色列的城邑,你们还没有走遍;人子就到了。”(太十23)我原定计划负责六个城,还没走遍;人子就到了恩典就来了;我就对旧金山教会的人说:“神有这样的话,事情必定成就;请容我到半夜两点钟,如不退烧,就任凭你们摆布;如退烧,就是神的恩典来了。”至半夜一点多钟,我出了一身冷汗,完全退烧;第二天上讲台,和正常人完全一样。六根肋骨分叉第15天合起来,我实无法解释;不过神说“事情一定要这样成就。”

弟兄姊妹!福音经营是艰难的事业;但神应许要和你一同经营;既有应许,事情必然成就。实在奇妙!

必须祷告,神的应许才能成就。旧约的以利亚对犹太人说:“这些年间,如果我不祷告,他不降露也不降雨。”降露下雨是神的旨意;但要以祷告支取神的旨意。耶稣应许圣灵要来;但他去了,圣灵还没有来,直到一百多个门徒到马可家祷告,圣灵才降临。关于福音的使命,神应许和我们一同经营;但你必须以祷告支取神同工。传福音的事,我们看见从前使徒接受很慢;耶稣吩咐他们去,过了多少年他们才去;到了安提阿教会,最少经过了十几年。至于中国教会传福音,差传事工,如果以现在来看;不是过了十几年数百年,乃是过了约两千年我们才挑起使命;中国人差传的历史,至今不超过卅年。耶稣和亚洲人特别有关系;因他生在亚洲,死在亚洲,复活也在亚洲,再来也是在亚洲。可是亚洲人对福音的使命,反应迟钝;所以今日的柏林国际会议,洛桑国际会议;不见中国人。这是中国人在福音上很大的亏欠。马太廿章论五种时期收成葡萄;“清早”是使徒时代。“已初”是德国人时代。“午正”是英国人时代;因为他们政治日正东迁,殖民地遍满世界,宣教士到处都有;但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的影响渐落。“中初”是美国人时代,美国接棒。最后“西初”是日落黄昏时分,太阳下山,黑暗将至。我想,西初是亚洲人时代,应说是中国人时代;所以中国人应接棒传福音。因神的怜悯;清早得些工价,西初也得些工价;我们不要灰心,既然还有一点时候,如果真正起来传福音;所得的赏赐和西方人的不相上下的。今天传福音实在很难;因为祷告,局面渐改变,请看回教人士认识怎样医疗,怎样救济,怎样宣传;但他们始终不信,对他们传福音最为困难;可是因为祷告的缘故,现局面已经改变;爪哇东部有十万回教徒成为基督徒。刚才我说,福音要传的范围,要传给每个种族,每个国家。苏门答腊海岛之以西尼亚岛,经路得开荒,这岛已被征服了,全岛的人都归主。因为祷告的缘故,神让人经营;不能亦能,因神人一同经营,果效特大。佛教徒本不是归顺,因祷告之故,许多佛教徒也成为基督徒了。

各位弟兄姊妹!我们应当起来担负这个使命!

常听见年青人说,我做礼拜,查经,奉献,为甚么?很多的“为甚么?”好像教会没路走;并非没路走,福音要传给每个民族,每个国家;要传给所有的人类;这是我们的路,是我们的经营,是我们经营的事业,别以为难;神与你一同经营,难也变成不难了。从前博士敬拜耶稣,献上黄金,乳香,没药。就是说今日要挑起福音的使命需要黄金,乳香,没药。黄金就是信心,信心可成就万事。

有一年,我对内子说:“我们对宣教士的难处,只有意会没有体会;让我们也出去尝尝。”她说:“无论你作何打算,我都跟从。”神实在给我个好妻子;凡我说是,她没有说不是的;我要的,她从没有不要。我们二人就离开台湾出发,为省钱,我们乘56个钟头的火车抵泰国,又到新加城,进入星洲之前,我向神求三件事;第一,住宿的地方。第二,求主给我一个教印尼文的教员,学费不太贵。第三,求主给我能当主日学教职,藉以锻炼。到星洲后两三天,有人介绍我租房子,在一个公寓的14楼;三房两听,家俱设备一流,那人问我意见如何?我说太大太好,我们夫妇俩一厅一房足够了,可以节省一点。那人说,只要你合意就是。结果,不但不用租金,连水、电、电话概免费供给。我感谢主,一文不花,入住高尚住宅。有人给我介绍位教印尼文的教员,每周四小时,我问他每小时需多少费用?他说有件事比钱更重要;他要求我,和我在向印尼人传道的事工上有份;所以我学了两年印尼文,他分文不取。第三件事,星洲最大的礼拜堂禧年堂的牧师来请我帮忙,只要我在星洲一日,讲坛方面就交我完全负责。我于是在那里负责了两年的讲台。

各位!黄金就是信心,信有就有;我求了三件事、神都一一成全。还有,黄金是金钱。约瑟带马利亚下埃及,路费是博士预备的。我们要去传福音,救灵魂,建立教会,实在需钱;今天不是惟有白种人有钱,乃是黄种人有钱;但那是用在自己身上,非用之于主身上。

乳香就是祷告。没药是受苦的心志。并非中国人不能受苦;客家人从梅县到印尼,都是空拳赤手去的,为自己为家庭而去,克苦耐劳。传福音须有受苦心志的青年人。

有一年,我有机会与宣道会的会长金博士同工,他白天讲道,我晚上讲道。有一日早晨,他呼召,(从未闻如此呼召)他讲个故事;日军在印尼地方,准备到新畿内亚;那边有数位宣教士,如果日军进侵,他们是有危险的;他们忽接电报有命令要他们立即撤退;于是他们收拾行装,预备撤退;但是见到新畿内亚的基督徒为此流泪哭泣;他们遂即抗拒总会命令,留在原地;日军到达,他们被杀头。至今他们的坟墓仍在那里。金博士呼召:“你们要被神用,就当准备被杀头,有这样心志者请出来。”那天早晨,站出来的共有290多人。

我们需要有受苦的心志,作好准备被杀头,就是受死的心志。中国教会需要把生命摆在主手上的人,福音才可传开。教会要如此工作;但是没有人;事业在乎人,有人才有事业。   弟兄姊妹!目标是国,要达目标必须经营福音的事业,虽然艰难;但神和我们一同经营就不难了。主说他的担是容易的,轭是轻省的。

有心志的人在那里呢?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