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基督与教会的关系

石坚定

‘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他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弗五章廿二,三节)

已往六晚的讲道,是一直贯串下去的,由悔改,认罪,……而至成圣,如六层楼房,一层一层的往上升。我们若到了成圣的那一层,是达了最高的地步,不能再高了。若我们都能遵此实行,则所闻之信息到何地步,我们的灵性,亦将到何地步,这不是可喜的事么?若只听道而不行道,则不特于你无益,反将有损,何故?因主会说:‘你多给他的,必向他多取’。故道理不在乎明白多少,惟在乎实行多少耳。

今晚要传的信息,就是刚才所读的那段经文,论到基督与教会的关系,借伦理的事情,来发明属灵的真理,很值得我们注意的。

创世记二章廿一至廿三节,说到夏娃是从亚当而产生的事,是表明教会是从基督而产生的理。亚当沉睡,上帝取其骨而造夏娃;犹基督受死,上帝用其血而建立教会然。夏娃为亚当的配偶,教会亦为基督的配偶。

昔日亚伯拉罕遣其老仆到故土去,找一女子为媳,许配其子以撒,这亦可表上帝差遣圣灵到世间来,拣选教会以许配其子基督。这样看来,教会与基督,既有夫妻的密切关系,然则我们当取何种态度以应付此关系呢?

今日教会与世界日渐亲密,与基督日渐疏远,好像一个妻子,和其正式的丈夫离婚,而与别人结合然,不是一桩可痛心的事么?本来教会在世界,是有其目的的,特要她在地上称义成圣,表彰真理。以弗所四章廿四节说:‘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紧照着上帝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这是教会在世界应有的榜样。

其次圣经还说:‘基督是教会的头,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头与身体,是分离不得的,倘不幸而分离,则是死人了。今日的教会许多没有基督的生命在里面,成为死的集团了。

在圣经中说到基督与教会的关系,大约有下列四个比方:

1.丈夫与妻子的关系

2.头与肢体的关系

3.主人与仆人的关系

4.先生与学生的关系

现在只述丈夫与妻子的关系。以明教会当如何服事基督:

(1)当爱丈夫 凡好的妻子,没有不爱其丈夫的,惜多人还不知如何爱主,有时因听惯了,总不甚注意,看作无甚要紧。我们人必有一个最爱的对象,或父母,或妻儿,或金钱,名誉,……我们爱主,当以最爱爱他。新约里,有一位女子可为我们的模范。即是马利亚。盖犹太女子,或以真而且贵的哪哒香膏为最可爱的礼品,乃马利亚拿其所最可爱的东西来献给主。圣经谓:‘不是我们先爱主,乃是主先爱我们,他爱我们,为我们舍己,爱没有大于此了’。主既如是爱我们,我们也当如是爱主。保罗写以弗所书时,无言可以形容主之爱,只得用一笼统的话说:‘长,阔,高,深,而已!望主亦以此爱来激励和吸引我们’。

各位!你们记得主为爱我们的缘故曾受了许多的痛苦么?主在客西马尼园时,心已碎了,汗如血点滴下,这是心破的预兆。因全世界人的罪,尽压在他一人身上了,他本是纯洁无疵的,如何担当得起?故他向父说:‘你若愿意,就把这杯撤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但最痛苦的,是他心灵里所受的,我们知道,上帝从未离开耶稣,惟到此时,亦不稍留情面,而离弃了他,故主在十字架时说:‘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甚么离弃我?’上帝离弃他,是何等伤心而痛苦?到底因何致此?不是为你我之罪的缘故么?主既为你我之罪以致受十字架之苦,若我们再去犯罪,就是重钉主于十字架了。主受十字架之苦,难道一次不够,还要受第二次么?故我们果真爱主的话,就当不再犯罪。

(2)当靠丈夫 妻子多是靠丈夫的。圣经亦有多处教训我们要靠基督。今日教会的失败,是因为教会不靠主之故。马可四章记载门徒渡海,忽然起了暴风波浪打入船内,甚至船要满了水。那时候,耶稣在船尾上,枕着枕头睡觉。为甚么主在此时还能睡觉呢?因门徒用不着他,不去靠赖他。后来他们觉得自己不可靠,才去靠赖主,叫醒主说:‘夫子!我们丧命,你不顾么’?今日主非不在教会之中,不过因教会中人多靠自己,用自己的思想,智慧,计划……来做事,用不着耶稣,把耶稣放在船尾上,等到自己力竭计穷,没有办法的时候,才去告诉主,呼求主。虽主不肯推却,然亦责备我们,同时我们也吃惊不少了。

现在再把身体的比方,略说一说:我们做事是用手,跑路是用脚的,而思想则用脑,手足须受脑的指挥,才不会乱做狂跑,盖凡事先思想妥当才行,然后可得良好的结果。照样,基督是我们的头,我们是基督的肢体,肢体既须绝对依靠头脑,我们也当绝对依靠基督了。

(3)当顺服丈夫 为妻子的,当顺服丈夫。丈夫虽有好与不好的分别,然若是贤德的妻子,对于良好的丈夫,固绝对顺服,即对于不道德之丈夫,除用爱心尽力规谏外,亦必择其与道德不冲突的事,而顺服他,规谏,从表面上看来,似乎不是顺服,然是不顺服中之顺服。圣经教训我们说:‘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又说:‘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丈夫虽有好的或有不好的,惟基督则总是好的,他使我们或处顺境,或遭逆境,那有美意的主,必能使‘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

现在我略述一点心事:我的妻子,是十分顺服我的,凡在可能顺服的范围内,她靡不乐意顺服。因此竟感动了我。她尝为我信道事,流泪祈祷三年半之久,时候一到,上帝遂把我的硬心,完全打倒。我妻因顺服我,竟使我亦顺服了主。姊妹们!你若有不好或不肯信主的丈夫,请你不要灰心,可为他祈祷,并且凡事顺服他,以善行把他挽回过来。回忆我未悔改时,有人见我的行为不道德,于是常常挑拨她向我提出离婚,但她说:我只有一位丈夫,即石先生,即他终于不好,然既为上帝所匹配,亦当因主之故而顺服他。哦!我在五年前,是一个犯罪作恶的人,若没有我妻的顺服,我或老早死了,焉有今日?我现在得有生命,是主所赐给的,故我愿意为主而生,为主而死。

(4)当跟随丈夫 丈夫无论往那里去,为妻子的必跟随他。基督既为教会的丈夫,又是教会的元首,则教会舍跟随主外,还跟随谁?跟随基督,是我们的权利,如妻跟随丈夫,是妻的权利然。丈夫坐车,妻亦必随之坐车,丈夫逛公园,妻亦必随之逛公园,丈夫进大菜馆,妻亦必随之进去;……这种权利,是没有人能夺,亦没有人敢夺的。况基督是个富有的丈夫,跟随他亦同得富有;基督是个荣耀的丈夫,跟随他的,亦同得荣耀,然则我们为何不肯跟随主呢?

昔日利百加跟随老仆,是表其顺服丈夫,我们亦当因基督的缘故而跟随圣灵。又路得跟随拿俄米,亦表其顺服,他对姑姑说:‘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你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那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上帝,就是我的上帝;你在那里死,我也在那里死;除非死能使你我相离,不然,愿耶和华重重的降罚与我。’(路得记一章十六至十七节)我们跟随基督,有这样的精神么?路得跟随拿俄米,得了很大的福气;我们若跟随基督到底,亦必得著有福的盼望。

(5)当高举丈夫 妻子在人面前,鲜有说其丈夫的坏处的。故凡好妻子,必夸耀其丈夫。耶稣说:‘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这话,虽是指着其受死说的;然一方面亦可教训我们在人前当高举基督。惜今日多人不是高举人,便是高举自己,不肯高举主,实在是大错。

现在有些教会不喜欢讲耶稣,教友亦不喜欢听耶稣,于是他们多讲世智,不讲真理,起初,似乎很好,但不久,其教会,必致枯干而死。因不高举基督,何能吸引人呢?

我们的身体,亦是常把头部高举的。试看在广大的马路中,除了病夫垂头丧气地走路外,那个不是挺身昂首的呢?我们再就人的装饰方面一看,‘油头卷发’‘扶粉涂脂’,尽量把头粉饰得漂亮一点,虽手足方面,粗黑不堪,也不要紧,这是世人高举其头的表现。难道我们高举基督不及世人高举其头吗?

愿主帮助我们,能实行此五要点,‘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而献给基督。’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