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四、从堕落的地方起来

古约翰

我们读了“启示录一章一至七节”便知以弗所教会是一个完全的教会,但照主如火焰的眼目看来,就有许多未称主心的欠缺,有一件事是要受主责备的,就是他们“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离弃了起初的爱心主总觉他们无好处,因为这个“起初的爱心”没有别的美德可以比得上来作个替代。主升上后已打发他应许的圣灵来临,住在信徒里面,所以我们应当结出仁爱的灵果,发出仁爱的灵光才是。圣经上记着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彀移山,却没有爱,也就算不得甚么;我若将所有的赒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主是要我常有那初时的爱,甚望各位不要推却说不能恒久存着那“起初的爱心”;要求圣灵为我们保存那初时的爱,因为忠心爱主的人,必然得着圣灵保存他的爱心能彀长久。从前本仁约翰曾见一异象,看见一人不住的倒水入炽旺的火中而火仍燃烧不息,我们都知水是可能灭火的,但今竟然不灭,那就希奇了,谁知火之不灭,因为后面有一人不断地把油倾入,所以那火可以常燃不灭。我们在这里就该得着灵意的教训;倒水入火的人可以表喻魔鬼,因为它是常常不住的要扑灭信徒灵里之火热的;那个倾油入火的人,可以表喻圣灵,因为圣灵不断地把他的恩膏倾注入我们灵里,使灵里的火更要炽旺起来,现在圣灵已到来了,我们若是给他充满我们,他就常常保有我们爱主的爱,由此可知我们在主的面前,没理由推诿我们无初时的爱了。

初时的爱是甚么?

(一)有初时的爱就是始终跟从耶稣的

施洗约翰当耶稣由水而上的时候他就为主作证,后来他的门徒和犹大人因辩洁礼来问他,他答他们说:“他必兴旺,我必衰微。”可见施洗约翰此时仍有初时的爱了,耶稣的门徒撇下一切来跟从耶稣到底,可见他们初时的爱了,保罗丢弃万事,奉主名往各处传道,荣耀主的名字,这岂不是保罗起初的爱心吗?八十年前在加拿大有位神道大学的学生,毕业后献身往南洋传道,但那处的人,是会食人的,果然不够两年他母亲便收到音信,说他的儿子在南洋已经被野人食了。那时他的弟弟正在神道学校毕业回来,帮忙他的母亲耕田,他的母亲是个寡妇,看见母亲得了哥哥的信息,就接过来详细的读给母亲听听;读了,“心里自己说道,倘若我去南洋代哥哥作工就好了。”便将信给还母亲,但不敢把心事向母亲说出来。母亲听了大儿子已为土人食了,就说:“我的细儿子,能够代替我的大儿子再去南洋传道,引导那些食人的土人归主就好了。”说完就注望着细子的眼儿,知道他的细子是愿意去的,后来他们的细子去到那里,刚刚三年,又被那里的土人所食。”在这里可见他母子们起初的爱心了。

(二)有初时的爱就是始终高举耶稣的

凡是有初时的爱之人,必定高举耶稣的,施洗约翰对门生说:“看哪!上帝的羔羊……”他早已知道高举耶稣,是会失去自己的地位的,但他愿意“耶稣必兴旺,自己必衰微。”从前主的门徒能高举耶稣,所以得了许多人来归主。保罗写信给哥林多的教会兄弟说:“我已定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我们若是仍有初时的爱,我们的口是不会哑的,是高举耶稣而常常传讲他的十架的。圣灵来了不单是门徒讲耶稣,凡听道而信主的人,也是会讲耶稣的。广州市信徒这么多,但为主作工的那么少,是不是初时的爱消灭了么?昨天已说过高丽的教会得了奋兴之后,他们家家的人都信了主,各家皆变成福音堂,天天传扬主的道理。所以我们有初时之爱,这爱必然鞭策我们,多多传讲主的道理,教会因此就会得圣经的奋兴了。当一九Ο七年的时候,在日本有一个大奋兴会,起初是因为有几位西国传道人得闻英国某地得了一个大奋兴,于是他们为着自己的教会,恳切祈求得着奋兴,不久就有一位传道人竟然被圣灵充满,无论往何处作工,总是得着奋兴的。后来有一位监狱长,请了这位传道人到一个监里去讲道,这监里之犯人多是犯了杀人罪的,听道数天,就有数百人信主,狱卒也有许多得救。其中有一位反对不愿听道,当日俄交战的时候那狱卒因为捉了一俄人,日皇给他一个奖章,他更骄傲起来,那些得救的狱卒向他讲道,他反要怒骂他们。有一次在监狱里开会布道时,这狱卒也来赴会,听道后就大受灵感悔改认罪,即在这天领洗归主,过了三天,他竟然引了四十狱卒归主。以上所说的都是有初时的爱,能够高举基督的。

(三)有初时的爱就是不愿使圣灵怀忧的

保罗到以弗所传讲基督,主耶稣的名从此就在那里尊大,平素行邪术的,也有许多人把书拿来,堆积在家人面前焚烧,他们计算书价便知道共合五万块钱。他们知道要与魔鬼脱离关系,这是令圣灵喜悦的,我们有初时的爱,就像一本活的圣经一样,世人是不会找圣经看的,倘若我们仍有初时的爱,便能够活活地把圣经的道理行出来,别人就因我而识主,以致得救;倘若我行魔之行,别人必因我而倾跌,圣灵因我而忧伤,你看以弗所的信徒,他们将所有令圣灵怀忧的书籍焚烧净尽,这就是他们的初爱了。

(四)有初时的爱就是能够牺牲为主的

我们读经知道五旬节的教会有欠缺否?高丽的教会得了奋兴之后,有欠缺否?从前在北印度有一位信徒,有数百银,不信银行暗埋土中,从此心里常常为着这些土中的银挂念担忧,埋了数天,更恐怕他人偷窃,屡屡半夜起来迁移所埋的银,另埋他处,一连几个月都是这样的在夜半中劳苦。有一次开大奋兴会的时候,他就得了圣灵之感,立刻掘出所埋的银尽献归主,教会司库请问存记何人捐款,他就说不用书名,书则辱我极甚,只书收银若干便妥,这位信徒从此得回他初时的爱了。我们若有初时的爱,也能够这样为主牺牲的。有一次我在山东开奋兴会,有一位会吏受了感动,情愿将四个儿子全献给主,求主接纳为传道人,这个会吏的初爱就复原了,倘若我们初时的爱复回,不单能够舍弃一切归主,并且生命也可全献归主的,我有一次由满洲回到北京来,有一会堂请我说满洲的奋兴情形,时有一中学女生,祷告说:感谢主把灵恩降下满洲,求天父把灵恩降下此城,因为人民之心好像往日满洲人心那样干旱……”我听了她的祷告,心里很受感动,看他的面貌好像天使一般,因为她充满了圣灵。再迟十个月那堂又请我到那里讲道,我讲道之时觉得会中有阻碍,后来我问该堂的牧者,他说是会吏不喜欢你来,因为你喜欢人悔改认罪,所以他们不独自己不来,连别人也要拦阻他,因为庚子年当皇帝逃走的时候,这些会吏们快快入到宫里去偷了许多财宝。我到堂讲道之时,那皇帝经已回到宫里,他们以为认罪必为皇帝知悉而生命难保,所以他们的心仍是刚硬着。到了奋兴会最后那一晚,我又请会中的兄弟姊妹恳切的祷告天父,但是祷告总无效力,我心很是忧愁,恰巧那位中学女生又开声流着泪祷告说:“父呀!我知道我会的领袖和教友,又知阻挡此次奋兴会而不肯使你旨意成就者是谁;父呀!你是否要得着一个牺牲,然后奋兴我们的教会吗?若然是的,我愿意作这个牺牲,若有益于你的教会我愿主涂抹我的名落地狱,这个牺牲能够除去教会的阻碍,我甘心乐意的牺牲献给主。”这就是这位女学生初爱的牺牲了。初时的教会,总是满有初时的爱的,我记得庚子年的时候,在直隶省有父子二人,为拳匪捉去,后来对他们说,若不肯拜菩萨,则生埋土中。他们说:耶稣为我舍命,我亦不怕死,为耶稣舍命。那些匪徒就把他生埋土中,其子年方十四,亦同埋在父旁痛哭流涕,匪就对子说,你肯拜菩萨就释放你。那小子说,我决不违背所信的道,宁与父同死,同得的赏赐。匪就大骂他说:番鬼第二也有此胆志,乃掘坭埋及两父子的口说,快快悔改,不然,一刻钟便要死了,他们说,死也不悔。这就是有了初时之爱,甘心乐意为主的牺牲,我们有没有这样的牺牲呢?你的初爱是不是离弃了呢?圣经记着说:“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堕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若你不悔改,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启二之五节)这话是“那右手拿着七星,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的耶稣向以弗所教会所说的,也是向着今日广州的教会来说的,愿“离弃起初的爱心之教会”快快悔改,从堕落的地方起来,免得主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阿们。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