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牆建橋的教會

今天我們繼續看以弗所書第二章十一到二十二節,這段經文跟上文完全平衡。二章一到十節再次說到神跟人的和好,所以我們能建立榮耀的教會,這是福音的縱列 (vertical),是神和人的關係,但成立教會也有福音的橫列 (horizontal),我們應該跟弟兄姐妹和其他種族,相信耶穌基督的人有關係。都是因為福音的緣故,讓我們成為榮耀的教會。十一到二十二節是講福音的橫列 (horizontal),這段經文是今天的教會,今天的香港和海外華人教會,很需要認真讀,謙卑的聽,然後存著敬畏的心實踐。

今天的題目是「拆牆建橋的教會」,大约十年前我去印尼偏遠的回教村落短宣,村裡一百多位學生們早上五點到晚上十一點學習回教,他們將回教信仰非常根深蒂固地烙印在小孩子裡。整個村最有能力和權威的是回教的祭司長。因為我得到提醒:不能帶也不能講聖經,不要在他面前禱告,不要講信仰或企圖帶他信主,所以我小心翼翼地跟他相處。

過了三天,我慢慢跟他熟悉了,我跟他大膽說了:「你知道我們從香港來的是什麼群體嗎?」「知道。」「你知道我們是參加教會的嗎?」「我知道。」「你知道我是香港教會裡其中一位領袖」「我能猜到。」這樣我就放心一點跟他談,我們完了後有畢業典禮,祭司長邀請我跟他們講幾句話。他竟然邀請我進入清真寺裡跟小孩子說幾句話,當然我可以幾句客氣話就說完了,但這麼難得的機會,為什麼要放棄呢?但若太直接講福音,你可能會得到反效果,得罪了他,甚至以後沒機會探望這村子。我掙扎了很久,求聖靈告訴我應該要說的話。

後來我決定說牆和橋。「牆是隔開本來暢通的地方,橋是把分開的地方連在一起。各位朋友,各位年輕人,學生們,我們都知道,千多年來,基督教和回教有很多牆,有很多不信任的牆,大家很多誤會,甚至仇恨和戰爭。我為我自己是基督徒,若有得罪回教徒的地方,請你原諒。我來不是為了多加一幅牆,我想建立一道橋,我希望你知道,很多基督徒真心關心你們。」其實我想說什麼呢?我想講以弗所說第二章這段經文,除了我沒提出經文,我差不多說了聖經裡要說的話。

我沒想到,在聖靈感動之下,他們聽得很認真。本來我講完後有另外一個程序,但祭司長的太太出來帶著眼淚說:「很感謝你們真誠地來關心我們。」這一幕的情景,我大概永遠不會忘記。但我同時問,如果這個真理要我們放下人和人之間的牆,建立上帝給我們這道橋樑,甚至好像保羅在這裡說的,外邦和猶太人之間的冤仇要拆開,建立一個愛心的橋樑。這個真理怎樣實踐?今天教會裡究竟有多少無形的牆?我們要在以弗所書裡認真學習和實踐。

一、 疏離的巨牆 – 沒有福音的日子 (弗二11-12)

我跟大家簡單的解釋下經文。上次信息裡我們看到:福音之前、福音怎樣成就、和福音怎樣生活。今天我們在福音的縱列 (vertical)和橫列 (horizontal)裡,同樣在說福音之前,福音怎樣成就,和福音之後應該怎樣。沒有福音的日子,用保羅的比喻來說,是巨長疏離的日子。「所以你們應當記念:你們從前按肉體是外邦人」(弗二11上)還有一個化名:「是沒受割禮的,」割禮只有以色列人才有。保羅很幽默地說:「誰說你是沒受割禮的呢?」「這名原是那些憑人手在肉身上稱為受割禮之人所起的。」(弗二11下)猶太人以割禮為榮,因為好像個記號,告訴你他是上帝的子民,保羅諷刺地說,割禮只不過是身體上有這個特徵,但跟上帝的關係不一定跟這個行動相稱。外邦人,猶太人;沒有受割禮的,憑人手受割禮的,好像兩大陣營。在割禮的猶太人眼中,他叫這些外邦人什麼呢?用今天香港的話來說,是「五無人士」:「那時,你們與基督無關,在以色列國民以外,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並且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弗二12)這五無是:無基督;好像上帝救贖國度裡不包括他們,是無國籍;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簡單說無朋友;無希望;最後說他們無真神,沒有敬拜真神。一個巨牆把猶太人和外邦人分開了。

弟兄姐妹,你知道在耶路撒冷聖殿的四圍有一道石牆,高三肘,十分華麗,其中有等距的柱,分別以希臘文或羅馬文宣告潔淨之例:「聖所之地,異族止步」在使徒行傳記載保羅帶著一位以弗所青年人特羅非摩走到聖殿裡,猶太人就發生了暴亂,因為他們以為保羅把他帶進牆後面,是有嚴重的後果。

猶太人自視是神的選民。我講個例子,看看巨牆的冤仇有多大。這個拉比這樣說:「當外邦人的母親臨盆很痛苦的時候,猶太人不要幫助她。雖然是她很需要幫助,但你幫助她是不合法的。」為什麼呢?有理由的,為什麼上帝容許外邦人存在呢?竟然有的拉比說:「神創造外邦人,是為了讓地獄有燃料。」在基督降世的時候,是不可以通婚,若猶太男子娶了外邦女子為妻,或猶太女子嫁給外邦男子,你猜那個猶太家庭會怎樣?他們會馬上舉行喪禮,當他死了。

所以這裡說的巨牆和冤仇不是誇張的字眼。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二、 拆牆的救恩 – 領受和平的福 (弗二13-18)

第二段講怎麼領受這個救恩。這救恩是拆牆,把冤仇拆掉的救恩。「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裏,」(弗二13上)以弗所書充滿「從前是怎樣,如今是怎樣」的對比字眼。十三節說「遠離」和「親近」,這段經文大概來自舊約的觀念。舉一些例子「哪一大國的人有神與他們相近,像耶和華-我們的神、在我們求告他的時候與我們相近呢?」(申命記四7),「他將他百姓的角高舉,因此他一切聖民以色列人,就是與他相近的百姓,都讚美他!你們要讚美耶和華!」(詩一四八14)以色列人以此為榮,以為上帝在他們當中,但保羅現在說,「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用猶太人的觀念,那些外邦人是遠離神的,「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裏,」In Christ再次出現。「靠著他的血,」第一章第二章都有出現過,「已經得親近了。」等於神的子民。

簡單看看當中三個重點。因為耶穌基督成就的救恩,流出的寶血,然後「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弗二15上)律法是指猶太人的這些律法好像指控外邦人:你不是神的子民。所以耶穌基督來,廢掉律法的條文帶來的冤仇。

但聖經很清楚說,耶穌來不是要廢掉律法和先知,乃是要成全律法。(太五17-18)這裡卻說,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要廢去。這裡說的是禮儀上的規條。我們看希伯來書,那些規條和禮儀上的條例都只是影兒,它們都指向耶穌基督自己。當基督降世成就救恩之後,這些規條不需要再守,最明顯的是獻祭的禮儀。以弗所書和歌羅西書有很多類似之處,歌羅西書說,「你們從前在過犯和未受割禮的肉體中死了,神赦免了你們一切過犯,便叫你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留意下面一句「又塗抹了在律例上所寫、攻擊我們、有礙於我們的字據,把它撤去,釘在十字架上。」(西二13-14)就等於說外邦人不需要猶太人才能領受這個救恩,因為上帝開了另外一條新的道路。凡信的人能夠得到上帝的赦免。所以拆牆就是撤走那些妨礙的條例。

第二方面,耶穌基督成就的救恩讓我們與神和好,請留意十四節和合本是「因他使我們和睦」,一些較新的譯本會有更清楚的表達,其實意思是「耶穌就是我們的和睦」。耶穌就是那個和平的使者,十字架首先讓他們與上帝和好,然後重點不只是跟神和好,好讓兩個群體可以合成一起,成為一體。請留意字眼:「(祂)藉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弗二15),祂把兩個分開的造成一個新的群體,一個新人。然後他說「把他們成為一體」(弗二16)「一體」一直都是以弗所書的觀念,用身體的比喻來說,身體不是分開兩部分,而是一體,這是何等的奧秘的事。本來我們可以是仇人,現在可以成為一個身體,並且十八節再次出現三一神的觀念:「因為我們兩下藉著他」就是耶穌基督,「被一個聖靈所感,得以進到父面前。」藉著耶穌基督的十字架,聖靈在個別的感動,重生我們,讓我們能去到父神裡面,就成為一個聖殿。還有,這個新的身體應該仿效主耶穌這個和平之子。耶穌「來傳和平的福音給你們遠處的人,也給那近處的人。」(弗二17)

弟兄姐妹,耶穌基督成就的救恩可以化冤仇,你相信嗎?大約一年前,一位朋友打電話邀請我去午餐聚會,想要介紹一位在耶路撒冷教會的猶太牧師,另一位是阿拉伯族的信徒,用教會術語,就是信徒領袖。他們都在耶路撒冷教會裡,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一起敬拜耶穌基督。我很想問「你們怎麼看應許地?巴勒斯坦屬於巴勒斯坦人還是猶太人?」出乎我的意料,猶太牧師沒有回答我,但這位阿拉伯的信徒說,「根據我們相信的聖經,毫無疑問,巴勒斯坦的地方是上帝給以色列人的。」聽完後我想哭,你看到聖經的話高過他的民族意識,聖經的啟示多過自己的理想和想法,他伏在聖經的權威下。當然他提出猶太人和基督徒應該對阿拉伯人有好的態度。這就是這裡講的福音:不要自以為接受人手的割禮,就好像高人一等一樣。福音是拆牆的福音,多奇妙!

三、 築橋的托付 – 聯絡成聖殿 (弗二19-22)

我稱十九節到二十二節為築橋的托付:「這樣」,好像一個總結,「你們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與聖徒同國,是神家裏的人了;」保羅很明顯有幾個講法,就是對「五無」的人的手法。正面地說,我試下講「五有」,或是福音而轉變的身份:與聖徒同國;是神家裡的人,甚至是上帝大家庭裡的家人關係;下面還說會成為主的聖殿;如果加前面的經文,我們會成為新的人類;學效基督,成為和平的使者。保羅除了說家人和教會的觀念,也用有基業的建築物的觀念來說,保羅說耶穌基督是這屋子的房角石,我們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這一節很難解釋,我掙扎了很久,我必須要跟大家講。什麼是「使徒和先知的根基」?

首先講使徒,門徒選了馬提亞之前,有一些資格:「所以,主耶穌在我們中間始終出入的時候,就是從約翰施洗起,直到主離開我們被接上升的日子為止,必須從那常與我們作伴的人中立一位與我們同作耶穌復活的見證。」(徒一21-22)使徒是親眼見過耶穌復活的人,並被耶穌呼召做傳道和福音的使者。那麼保羅呢?保羅不在這十二使徒裡的人,但他得到當時在世的使徒的認可和接納他成為末後的使徒。換言之,第一世紀的使徒不再,今天就不可能再有耶穌基督的使徒。

接著說先知,困難在這裡:教會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是指什麼呢?很長時間我以為先知是舊約的聖經教訓。「使徒和先知」的講法在以弗所書出現了三次,這是第一次,三章有一次,第四章時有第三次。特別在第三章出現第二次「使徒和先知」,差不多可以肯定這個先知一定不是舊約的先知。「這奧祕在以前的世代沒有叫人知道,像如今(保羅的時代)藉著聖靈啟示他的聖使徒和先知一樣。」(弗三5)這個啟示「外邦人在基督耶穌裏,藉著福音,得以同為後嗣」(弗三6)這個啟示給聖使徒和先知,讓別人知道這個奧秘:外邦人在基督耶穌裏成為後嗣,那麼先知怎麼會是舊約的呢?這個啟示的奧秘是直到新約時代,聖靈來的時候才打開的。這是新約的先知。

新約的先知做教會的根基,跟使徒一樣,把神的啟示傳達出來,每次在新約一定是先使徒,後先知。保羅說屬靈恩賜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先知不像舊約一樣,領導神的啟示,因為最大的啟示是耶穌基督來到世界,授權將神的啟示繼續傳講,在約翰福音十四和十六章,很完整地把這個授權交給使徒。耶穌說我還有很多真理要告訴你們,但你們擔當不起,你們太憂愁聽不進去,所以聖靈保惠師來了,會把我以前說的事,讓你們回想起來,聖靈來了,會把沒說過的事情,會指教你們一切真理。所以使徒把這個特別的授權,把神的啟示,藉著祂在新約時代講的,藉著耶穌離開世界後他們所寫的新約正典,就是我們整個教會的根基,先知和他們配搭。

第三,先知有時限,「眾先知和律法說預言,到約翰為止。」(太十一13)預言到約翰為止,到那個時代為止。之後跟使徒一樣,他們的教導成為教會的根基,不過使徒已過,不能再有使徒。同樣,先知已過,不會再有先知。

這是比較複雜的問題,既然他們成為教會的根基,接著就建立上去,但保羅加多一句,耶穌基督成為這個根基的房角石。房角石是什麼呢?新約聖經是充滿了舊約的聖經,我們最好用舊約來理解。舊約最明顯的是以賽亞書,「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看哪,我在錫安放一塊石頭作為根基,是試驗過的石頭,是穩固根基,寶貴的房角石;信靠的人必不著急。」(賽二十八16)舊約裡,房子是按照最底層根基的房角石建立起來的,旁邊的根基是連著這個房角石慢慢建立的。耶穌基督是房角石,授權給使徒和先知,他們的教導成為教會的基礎。

保羅的重點「各房靠他聯絡得合式」(弗二21上)和合本的「各房」也有「全房」的意思。保羅很有文學技巧來發揮地淋漓盡致。這裡有房子、外人、神家裡的人、建造、全房、同被建造。在投影我們看到,這些字原文裡都有個(用英文勉強說)「oik」這個字根。保羅語帶雙關把類似的字都放在一起,讓「各房靠他聯絡得合式」,成為聖靈住在其中的聖殿。這個使兩下合二為一的新人類要在上面建造。保羅在這裡強調的是聯絡得合式。在第四章他說的更清楚。我們不只是聽和研究文法,我們還要遵守。我們原來是配搭,成為新人和聖殿。

這是否我們的心願呢?你是否願意彼此建造?我牧會差不多四十年,大概跟很多人一樣,但從來不像今天每個人都覺得自己都對,因為政見不同,我們彼此分開、咒罵、unfriend(刪除好友),因為政見不同,聽道的態度也不同。我發現我講道的時候,人家稱讚你的時候要聽清楚:「我沒機會講,你代替我講了,真好」不是因為明白聖經真理真的好,給提醒,要實踐。反過來,說了我心裡所想的,就是很好。反過來,如果你說的跟我所想的不一樣,不論怎麼解釋和聖經根據,都是錯的,是不完整或有偏見的。

最近我讀到一個見證,雖然是文字,但我是帶著眼淚讀的。如果我們香港,我們華人有這樣的領袖就好了。我用這個見證來結束這篇信息。南非的曼德拉出生在基督教家庭,他很有理想,是值得尊重。他很想把公平和公義帶給南非,結果做了很多政治的運動,後來四十五歲坐監被抓去坐牢,二十七年後,他七十二歲被釋放出來。人生最巔峰的時間在監獄裡,最初的十多年他經歷各種虐待,他跟一些政治犯在羅本島上,關在鋅皮房裡,睡在潮濕的水泥石上。白天要去採石場石頭,還不能戴墨鏡,導致他一眼眼疾很嚴重,由於他太出名,所以有特別守衛看管他,三位經常虐待侮辱他。他六個月才被允許探望一次,六個月才能寫一封信,不能有任何閱讀。稍微不順意,就用鐵揪痛毆他。這兩三位守衛還故意侮辱他,故意往飯裡撥汗水,強迫他吃下。

曼德拉的偉大不是在坐牢的時候,儘管他坐牢時已經很厲害了,他在羅本島監禁的時候,竟然把它變成羅本島大學,因為很多政治犯都有學識,他就說不如大家互相教導,他是很有理想的偉人。

他最偉大的地方是1994年,他被釋放之後,他參加第一次真正的南非選舉,並且順利當選為第一任黑人總統,世界各地的政要參加他的就職禮,曼德拉做了驚人的動作,他在致辭時這麼說::「能夠接待這麼多尊貴的客人,我深感榮幸。可更讓我高興的是,當年陪伴我在羅本島度過艱難歲月的3位獄警也來到了現場。」隨即,他把格里高3人介紹給大家,並逐一與他們擁抱,然後他說:「我年輕時性子脾氣暴,在獄中,正是在他們3位的幫助下,我才學會了控制情緒……」第一任的黑人總統,對著以前虐待他的三位白人獄警,發出築橋的態度。不單讓三位獄警無地自容,更讓所有在場的人和數以億計看直播的人,對這位黑人領袖肅然起敬,爆發出經久不息掌聲。

曼德拉有一句名言:「在走出囚室,經過通往自由的監獄大門那一刻,我已經清楚,如果自己不能把悲傷和怨恨留在身後,那麼我其實仍在獄中。」他這句話讓當時的嘉賓,特別是三位的獄警淚流滿面,「我終於明白,告別仇恨的最佳方式是寬恕。」

黃家駒的光輝歲月那首歌是給曼德拉。我希望有更多像曼德拉的人興起。有政治理想,用和平手段,有寬恕的態度。但我們不是都走上政治的舞台。經文教導我們彼此聯絡得合適,形象化就是築橋,將攔阻的牆拆掉,彼此之間建立關係,為了上帝的心意,我們建立榮耀的聖殿,榮耀的教會。我們彼此要建立起來。我希望聖靈不會放過你,我相信每個信耶穌的人,都有聖靈在心中提醒我們。聖靈不會奪走你的意志,祂要你被感動,順服在祂的旨意裡,順服在真理之下,順服在上帝啟示的話語的裡面。我只問你幾條問題,雖然我們不能面對面,但面對上帝最重要,請你在上帝面前誠心回答。

第一,你是否願意順服神的話語?若你不願意,你不需要回答其它問題。我再問一次這個最基本的問題,你願不願意順服神的話語?如果我說相信耶穌,但不願意順服神的話語,這是說謊!你是侮辱上帝!「我願意跟隨袮,但不願意聽袮的話」這是什麼道理?我再問,你願意順服上帝的話嗎?

如果你願意,第二條問題,請問在你心靈裡,有沒有很多囚籠?有沒有你不能寬恕的人?我身為牧者,有時候聽到一些很難理解的意見,有人說,「我在教會不理會那個人」就算在電梯裡遇到鄰居你都會打招呼的,何況那個是我們同為一體,成為新人類的弟兄姐妹呢?你有沒有不接納的弟兄姐妹?有沒有所謂老死不相往來的弟兄姐妹?你覺得這個是神的心意嗎?你願意打破這道牆嗎?我相信我們都有,包括我在內,很難。請問你現在在心靈裡有沒有不能接納的人?

第三,你肯不肯築橋呢?重新主動建立弟兄姐妹應該有的關係。我們不可能跟每個人都親近,不過不應該有任何隔閡在我們當中,要拆掉它。我試過有人跟我道歉,我完全不知道他生我的氣,他說:「郭牧師,我想跟你道歉,不過不是你的事,是我的問題,對不起。都過去了,不要再提了。就這樣。」然後走了。我在想,其實我做錯了什麼,能不能跟我說呢?他好像有感動想完成這些責任,最可怕的是,接下來他繼續對我不理不睬,這個不是真誠的築橋。你記得耶穌說過的一句話嗎?「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處的時候,指出他的錯來。他若聽你,」,留意下一句,我們很快讀過去的,耶穌說「你便得了你的弟兄。」(太十八15)如果根本不想他做你的弟兄,你何必有這個行動呢?你這行動只是假冒為善,滿足良心的指責,絕對不是聖經所說的。要聯絡得合式,一起建造基督的身體。你見到嗎?保羅在以弗所書說,這是一個身體,這裡不通,那裡不通,是什麼意思呢?就癱瘓了,就中風動不了。所以不是兩個人的問題,是整個身體的問題。是整個華人教會的問題。為什麼不能成為榮耀的教會?太多牆。當然很難拆毀所有的牆,但你所築的牆,可以拆掉。現在這一刻就求聖靈的能力拆掉它!我再說,你願意順服神的話嗎?有沒有不能原諒的人嗎?最重要,你願不願意建立這道橋,否則你聽更多的道,更刁鑽的道,更多新的知識,又怎樣?讓聖靈跟你說話,願你順服聖靈的感動。

 

備註:講員在聚會後獲關心的肢體指出,曼德拉就職禮的記錄片上,並沒有曼德拉公開寬恕虐待他的三位獄警片段鏡頭,所以講道時所引述之資料來源有失實之嫌,僅此致歉。然而,曼德拉出獄後之言論具寬恕精神,促使南非種族問題淡化,日後趨向和平共處,實足借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