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謝詩班,剛才獻唱了《耶和華是我的牧者》和《One thing》,《One thing》曾被用於一個聚會的名稱,讓參與者聚焦在耶穌基督身上,有美國本土及海內外很多人都湧到那裏,每次都約有三萬人參加,大部分是年輕人,幫助我們聚焦在耶穌基督身上。

詩廿三6節:「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我們如何才可以去到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呢?我們人生當中,自小在父家長大,直到我們結婚,與妻子聯合,成為一體,才會離開父家。我們是神的兒女,有一天我們要因著婚姻而離開父家。「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這不單是兒女回父家的問題,也是一個前瞻性的問題。

主必定再來,啟廿二7,12,20:「看哪,我必快來」,這是耶穌基督的承諾,在聖經最後一章提了三次,這也是聖經中耶穌與人說的最後一句話。如果人只看聖經的第一頁和最後一頁,他起碼會知道兩件事:神創造世界;耶穌要再來。

耶穌再來的第一個原因是祂承諾要回來,這是承諾和誠信的問題。祂承諾要回一來,就必再來。

耶穌再來的第二個原因,是祂要終止最後一次世界大戰,祂回來時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2006年台灣一個官方數字,台灣2300萬人口,每年出生的嬰兒有 30萬,官方數字每年墮胎50萬,香港、國內甚至普世都有這樣的情況。過去幾十年,墮胎去世的人數比戰爭死的人更多。根本不需要國攻打國,任何國度中都在作這樣的事,耶穌再來要終止戰役。

耶穌再來的第三個原因,是祂要審判這個世界。第二次復活時所有人都要起來,白色大寶座對他們作出審判,啟示錄說案卷展開了,上帝是按你一生所作的審判我們,我相信這裏絕大部分的弟兄姊妹不需要接受這個審判的,我們相信耶穌基督的寶血已洗淨我們的罪。

耶穌再來的第四個理由,他要以新郎的身份回來。這對我們今天來講是具有重要的意義,因我們是祂的新娘,祂回來是要迎娶你和我,這是非常浪漫的事情。啟十九5﹣9記載羔羊婚娶的時候到了;新婦也自己預備好了,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使徒約翰說他聽到好像群眾的聲音,大雷的聲音(5節),其實他只是聽到一把聲,在那個年代他不知道用何形容詞來形容這場的波瀾壯闊和澎湃。他呼籲我們要唱哈利路亞,因主已經作王了。7﹣8節與今天的光景有關,天父鼓勵我們要歡喜快樂,將榮耀歸給他,因羔羊婚娶時到了,新婦也已經預備好了。

什麼叫預備好,就是要穿起光明潔白的細麻衣,這「細麻衣」原來就是聖徒的義,代表聖徒的善行。不過你和我沒有資格穿的,是神賜給我們的,8節:「就蒙恩」,我們是蒙恩得穿的,因我們本是不義,只因耶穌基督我們才算為義,我們有一個改變的生命,有一個善行作為證明,在這個世代中,我們要證明我們是基督的新婦,我們要活出一個新娘的樣式。

聖經由猶太人所寫,四十幾位作者都是猶太人,福音是由猶太人開始的。我們解釋聖經如果欠缺了猶太人的解釋就很可惜,只可惜很多猶太人不信耶穌,很多猶太只是篤信舊約的上帝,只將耶穌當作拉比、先知,他們無法接受舊約所說的彌賽亞就是耶穌。很奇妙,近二三十年,有很多猶太人信奉基督。他們稱為「彌賽亞教會」,即相信耶穌基督是救主,我在美國紐約和新澤西參加聚會,他們的拉比將新舊兩約貫穿起來解釋,非常透徹。西方解釋神學解釋了兩千年,最近才有南美、日本、印度、中國的神學家出來解釋聖經,中國幾千年的文化對於解釋聖經有好處,但總趕不上猶太人用他們的文化來解釋聖經。當我看他們的著作時,就更加明白救恩的歷史就是一場婚禮,「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 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詩廿七講到要「一生一世住在祂的殿中,瞻仰他的榮美」。我們必須要成為新娘,在今生中加入教會,培養我們如同馬利亞一樣愛慕耶穌,好像雅歌書中佳偶仰慕她的良人。

猶太人的婚禮兩三千年來都沒有變過。當一個男孩愛上一個女孩,他就會去準岳父家中求婚,他要帶齊四件東西:一瓶酒、聘約、聘禮、定情之物。女家知道他的來意,會叫齊親友,猶太人的少女歡迎朋友是要載歌載舞的,筵席中男子要先把酒擺在臺面上,如果女孩拿起杯來喝,就代表願意嫁給他。男子就會拿起聘書給準岳父;準岳父若願意接收,他就會立即再拿出聘禮;如果再獲通過,男孩就拿出定情之物給女孩。婚約就這樣定下了,這樣就已經禮成了,他們就已經進入婚姻關係中了。當定情之物送出後,男孩就要飛奔回到自己的家裏建新樓,裝修房子。建房要一兩年,這期間兩位新人沒有機會見面,只是互通消息,看著定情之物思念對方。完成建房後,新郎還未能迎娶新娘,還需要等一個人──新郎的父親驗樓,驗樓通過後,才能去娶她。所以連新郎自己都不知道迎娶的日期是哪一天。

親愛的弟兄姊妹,這就是猶太人所解釋的聖經,這讓我們更明白約翰福音十四章,當門徒問耶穌要去哪裡時,耶穌說:「我去是為你們預備地方,預備好了就必接你們到我那裏去,好叫我在哪裡,你們也在哪裡」。 耶穌是站在新郎的角度來說的,門徒聽見就很明白。但我們東方人並不了解這樣的背景,我們過去的解釋,認為他是一個完全的人,所以他接受人的限制。當我們知道猶太的文化時,才明白原來這是主權的問題,只有上帝才能決定耶穌何時回來。

我們完全是在婚姻狀態中,因我們在盟約裏。我們可能會問如何證明自己是在婚姻的狀態,耶穌作為新郎身份所要備的那四樣東西有沒有呢?酒,我們喝了嗎?已經喝了!每次守聖餐你都喝了,每次守聖餐拿起杯,應耶穌基督的吩咐說這是立約的血。我們不要忘記耶穌設立聖餐的當晚,他說:「我與你舉杯,喝完這杯我就不喝,直等到天國的時候與你一起喝」。耶穌流出寶血設立救恩,與我們喝完這杯,他就回到父家,將來在天家再喝。這是耶穌作為新郎作放下的那杯酒。

那聘書呢?聘書──約書,就是新舊約。舊約時期,上帝視他的子民為他的妻子;新約時上帝視地上的教會為耶穌的新娘,這個世代是我們回歸上帝話語的世代。天地會廢去,但上帝的話一點一滴不會廢去,這約書永不廢去。上帝必會守祂的承諾,祂一定要帶我們到天家迎娶我們,我們也奉這個聘約作我們生命之糧,也成為作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所以過去我們日子常常讀經,與神建立更親密的關係。

那聘禮呢?聘金──在何西阿二19,上帝親口承諾:「我必聘你永遠歸我為妻,以仁義、公平、信實聘你歸我, 也以誠實聘你歸我,你就必認識我耶和華」。上帝給我們的聘禮是很豐厚的,不能用金錢來衡量。「仁義、公平、憐憫」,這是我們最缺乏的,今天教會最需要的就是活出這個聘禮,這個聘禮可濃縮成為愛的聘金,耶和華先發送慈愛給我們,讓我們成為有仁義、公平。今天聘禮不是隱藏放在教會裏,我們作為新娘要穿上婚紗,我們要行善,知道上帝要給我們的是什麼。

當二十年前,我有機會回到我的家鄉潮汕去講道,那時要坐七個小時的車程才能回到,沒有現在這麼方便,每次一回到那裏就要上臺開始講道了。有一次一位長執叫住我:「牧師,聚會結束後,能不能為一個嬰兒禱告」,講完道後,我就到副堂,有人將一個女嬰帶來,面青臉白,作為父親,我立刻意識到這位嬰孩只有不到一個月大。原來這個嬰孩是剛剛在路邊撿回來的,看到這個軟弱的嬰孩,我們就為她禱告,我給她起名叫路得,因她是外邦女子,也是路邊所得。我就為這個路得禱告,祈禱之後他們又很惆悵,因為教會的經費很拮據,照顧她,每個月大概需要800元,有人提議將女嬰送到尼姑庵那裏可以養她,我不同意,於是承諾這800元由我來負責。

返港後,我與媽媽一起吃飯,哥哥剛好從美國回來,媽媽問我家鄉的情況,我就告訴他們我收養了一位女嬰──吳路得,我哥哥聽到後就說:「你是傳道人,你不用付這錢,以後她的費用由我來付」,之後照顧路得費用就由大哥來支付了。路得經過身體檢查後,發現她的心臟不好,肺也不好,貧血,還嚴重腦癱的,她窮其一生,最多只有五歲的智商。醫院問我們否還要這個嬰孩,大哥還是堅持留下孩子,單是到廣州醫院前期的檢查治療費用就有十幾二十萬,再後來大哥又為她找到了弱智兒童托嬰所,幫助她有自理能力。為了方便送孩子上學,大哥又在育嬰院旁邊買了一個單位給她和阿姨住。每一次我與大哥表達歉意,他都說這是我們的女兒,不願意放手。

有次院長叫我們要接回路得,因為他們要結業,大哥就承諾要注資不能讓路得的學校結業,每年就要注資幾次,我偷偷問了會計,最近一次注資多少,她說43萬人民幣,大哥的心意仍然沒有不變。如果路得有一點智慧,都知道要向那位吳先生說一聲謝謝,她今年20歲,滿臉笑容,但她仍是什麼都不知道。大哥對路得的恩情,比起耶穌對你的恩情,如果路得沒有智慧來感激大哥,你有沒有智慧來感謝天父?我們這一群神的兒女,要活出聘禮,活出耶穌基督的愛來彰顯基督。我們不需要害怕,一切資源在神那裏。

最後一件東西就是定情之物──新郎特別預備的,什麼是耶穌給教會的定情之物呢?沒有一樣東西比「十字架」更配作為定情之物,很多基督徒都將十字架掛在身上,或是安放家中,教會中,這是定情之物!當十架一高舉之時,就吸引萬人來歸主。我們要稱讚十架,新娘在等新郎蓋房子時,只能拿起定情之物來思念新郎,今天我們要定睛在十架上的耶穌,高舉十字架,我們活出十架真理,這是犧牲。

這四樣東西已經給了地上的教會,作為新娘要作什麼呢?猶太的新婦與中國新婦很不同,中國女家很在乎有多少嫁妝,新娘也很在乎父母給多少嫁妝,如果沒有嫁妝去到夫家就被人嘲笑,多些嫁妝就可以讓她體面嫁出去;但猶太的新娘剛好相反,當她接到定情之物之後,到迎娶之日期間,新娘就將她所擁有的東西,歸還父親,送給弟妹,以致新郎來接她時,可以立刻兩袖清風地跟著新郞走,這就是猶太新娘。其實猶太新娘表徵了神人關係,上帝所設立的,所預備的地方,是完全的,是無須帶任何東西的。我們這些聘禮,我們所擁有的一切要變賣成為生命帶到永恆去。我們要積財於天,足夠就感恩,儘量化為生命,我們不需要害怕,上帝一定會幫助我們的。

21年前我離開教會開始一個小機構,連個辦公室都沒有,租了辦公室也沒有錢交定金,感謝主有兩個弟兄奉獻了定金,但辦公室家徒四壁,空空如也,原來作非牟利機構有一個好處,不要的東西,你就可以取了。有人打電話給我告知彌敦道那邊有家俬,在執法來之前,你要什麼東西,就可以直接取走了。 我即刻就買了手推車跟一位女同工就到那裏拿家俬,我在推車仔的時候覺得有些羞愧,如果在街上遇到熟人,怎麼回應他們呢?在紅綠燈時,旁邊有一個老婆婆也推了滿滿紙皮,她看了我一眼,就讓我先行,那一刻我百感交集,眼淚流下來,人間冷暖,只有貧窮的人才會體會到。神告訴我:「你是一條蟲」,我就眼淚直流,不是因為我成為一條蟲什麼都沒有,而是我不配稱為蟲。

聖經中有兩個人被稱為「蟲」:一個是雅各,被稱為「蟲雅各」,他要抓緊上帝,這就是一條蟲,我怎配稱為蟲呢?另一個是耶穌,詩廿二預言了一千年後耶穌釘十架的情景:「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我是蟲,不是人」,你的耶穌成為一條蟲,什麼都沒有。所以當那秒我聽到上帝說「你是一條蟲」,我就抬起頭來,為主繼續奔跑,一無所有,不是什麼羞愧;前途莫測,不是什麼憂慮。

親愛的弟兄姊妹,上帝呼召你多時,今天你以新娘的心態,在等候新郎來接你之前,你肯不肯為主豁出去呢?願不願意為主活出聘禮的一切呢?鼓勵在坐的每一位弟兄姊妹,放下一切,遙望各各他山頭,這個世代需要更多人興起作傳道的工作,憑信心而行。

上世紀六十年代,有一首詩歌很流行,就是史丹非牧師在生命最掙扎的時候,他只尋求上帝的安慰,聖靈在他心裏就動起旋律,就興起這個詩歌:《我知誰掌管明天》。他繼續憑信心走,他寫這首詩雖不知前路如何,但他要繼續傳福音,履行新娘在地上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