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培靈會來到第八個晚上,通常八個晚上都會坐同一位置,人都需要安全感、一個安舒區,但我們的心靈能多多動起來,為主多走一步。

非常感謝大學生所獻唱的兩首很奇妙的詩歌。第一首《上主擁抱、扶持、救匡》是我沒聽過的,這一首很代表現在香港人的心境,特別是代表年青大學生的心境,當我們唱的時候,我深信上帝一定俯聽你們用詩歌所獻上的禱告。當他們獻唱《當轉眼仰望耶穌》,指揮特別編排「我們當轉眼仰望耶穌」這一句由男聲來唱,我很被觸動,我真是期望教會的弟兄能夠被興起。

昨晚分享父親們要禱告。好像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感慨,盼望父親們能成為亞伯拉罕,擁有為後代祝福的恩賜和權柄;學習約伯按兒女的數目每天為他們獻祭。當男性起來時,就會為妻兒遮風擋雨,也被天父差派去照顧孤兒寡婦。

今天我們來分享特別的詩句──「在敵人面前為我們擺設筵席」。我們要認清誰是我們的敵人!我們的敵人表面上好像是在旁邊攻擊我們的人,但作為信主的人,我們永遠要認清,我們只有一個仇敵就是魔鬼撒旦。主耶穌教我們要愛仇敵,所說的「仇敵」並不是那真正的仇敵,而是我們要挽回的人,要把「炭火堆在他頭上」,這「炭火」令他坐立不安,不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乃是用耶穌無私的愛把他擁抱過來。我們真正的仇敵只有一個──魔鬼,就如大學生詩班所唱的那首詩歌,那真正兇險的就是魔鬼撒旦。

有三種人是我們不能贏的: 師傅、仇敵、年長的人。本來我們不能勝過這三類人,但當你思考、愛慕神的話語時,你就能夠比他們通達。要贏過仇敵只有一個方法──主的話語!耶穌在曠野接受魔鬼試探時,就是用聖經的話語來勝過惡者,我們怎樣在敵人面前擺設筵席呢?也同樣是用神的話語。

在聖經中有一段經文讓我們振奮的,這段經文表達上帝在敵人面前為我們擺設筵席的深層意思,這段經文也是對我人生有一個大的激勵和幫助。其實我們真正的敵人──惡者,或許它用假天使的形像見我們,他未必用攻擊性或抵擋上帝的話語來刺激我們,今天讓教會軟弱的最大搞手就是那惡者,但他不一定用攻擊性的話語。原來令教會最大失落、不能前進的情景就是要我們意志消沉、讓我們灰心喪志、未打先輸、逃避現實、閑懶不結果子。明明每個上帝的僕人使女都可以為主打贏勝仗的,因基督已經得勝並且得勝有餘,我們必須跟隨基督得勝。

在約廿一章,這段經文很奇妙的。有人說這是後加上的一章經文,因約廿章的最後兩節已是完美的句號:交待了耶穌基督的救恩;也把福音說明了。從文學的批判上也認為約廿已完滿地結束了,但約廿一,突然又說,這些事以後,耶穌在提比利亞海邊向門徒顯現。如果沒有約廿一,我們今天也沒有這麼大使命感坐在這裏,這是耶穌基督最後的差遣,所以約廿一不但是約翰福音的總結,也這是四福音書的總結。

約廿一中用了14節經文描述一件事,是何事呢?約廿一1﹣14, 其實只是講一頓早餐的問題。這麼長篇幅竟然只是講一頓早餐的問題?!門徒他們徹夜打魚卻沒有收穫,他們已經迷失了,岸上的陌生人,叫他們向右撒網,他們就打了整網魚,在電光火石之間,門徒認出是主。我們與主的關係就是這麼奇妙,有時禱告很久都沒有回應,但聖靈一來,刹那間就明白了,聖靈進入你的生命裏,就是要得著完全地平安、完全地智慧,將很多生命拼圖拼在一起。

百感焦急的彼得變得灰心喪志,過去一兩周他心情沉重,因為他曾經失敗,他覺得耶穌好像不再愛他,他亦沒有臉去見耶穌,他自己非常難受。他怎麼也沒想到耶穌會再回來,以他的感覺,耶穌這次的出現是為要重新找他,這是耶穌與他的默契的。他立刻知道,非常開心,但有些羞愧,不能自己,他要即刻到耶穌面前,他心急到一個地步,他就跳下海,在跳海之前他還作了一個動作──穿衣服:他穿起外衣,游泳還要穿衣服?這究竟想表達什麼?原來彼得在這裏有一個重要的表達:彼得他之所以這樣做,是要告訴耶穌,他真的願意捨棄小船漁網,真的要穿上衣服,上岸去傳揚福音,以後要永遠跟隨耶穌。

當他上岸時,他看到有火有魚,耶穌基督又行了一件神跡,按他們的需要預備了早餐給他們,耶穌讓他們從漁網內再拿魚,耶穌不是沒有能力(事實上那網魚都是耶穌的),耶穌乃是要教導他們──從所得的當中拿出一些來。他已賜我們有恩賜了,我們要貢獻我們的恩賜,如果你不用恩賜,那麼其他的弟兄姊妹就要承擔你的那份。在上帝面前,所有恩賜都是重要的。在你信主時,上帝為國度的完整性,叫萬事互相效力,就賜你特別的恩賜,你要尋找你的恩賜。你有沒有火熱的異象?有沒有呼召的感覺?有沒有其他人的印證?有沒有作工的果效?我們一定要發揮出來,不要埋葬在地裏,不要埋藏在生命的深層,更不要讓惡者將你的恩賜一層一層蓋住,埋藏在裏頭不能發揮。結果彼得把網內的魚奉獻出來。

請問各位,耶穌為門徒預備早飯後,為何耶穌要親自遞給他們呢?我深信他們當時羞愧得無地自容了,不敢拿來吃,結果是耶穌拿給他們吃。耶穌這麼謙卑地服侍時,令他們更難咽下耶穌給他們的食物。我更有理由相信這幫門徒,他們可能摻和他們的眼淚吃下早餐。沒有厭棄我們的主,對我們噓寒問暖,供應我們日常所需,一句責備的話都沒有,令到這班門徒更羞愧,也讓他們更加振奮,願意以謙卑的心服侍主。

弟兄姊妹,我們有沒有試過軟弱跌倒,我們有沒有見到困難而後退,甚至多次培靈會靈裏有掙扎,你心裏很有感動,也有蒙召的經歷,但是卻退卻。甚至你曾經站起來想奉獻,為了自己很多的軟弱不足,就不敢踏進宣教的道路。我相信耶穌這次來,也是為我們,我們都是軟弱的,我們都是虧欠耶穌的。

我從我的小兒子身上學到很大的功課,我從他的身上看到自己的軟弱到一個怎樣的地步。我和太太一起禱告多年,想領養一個小孩,起先我們想領養女兒,我們禱告了八、九年,直到我太太說一定要到有聖經的憑據才能作這件事,結果在很短的時間內,我們看到詩六十八:「我要在我聖所中,作孤兒的父,讓孤獨的有家」。這個「家」不單是助養和寄養,這個「家」是永遠的,是不會離開的。我們又看到詩廿七8:我的父母離棄我,但耶和華收留我,我們就更清楚這個可能是一個棄嬰。長話短說,我們領養了一個三歲的男孩子,一領回來就可以上幼兒園,從入學至中二,他所有的學科都不合格,收到很多的投訴。以前我去學校有一點點榮譽感,但為了這個兒子,有時要去見校長,有時見訓導主任,每次我都是低著頭出來。我所祈求的愛心很快就用完了,見到他的情況,我的靈裏枯竭。後來我發現有很多的憤怒和不足在我裏面。

在他小學五年級時我帶他去中國軍訓了十周,當我放下時,我一轉頭出去時,我忍不住就哭了,原來我捨不得他,原來經過多年的養育,已經超過了血緣的關係,他回港後乖了一個月,又開始試我的底線。直到升中二時,他很開心來跟我講今天黑社會人說我是他忠實的朋友,把我嚇一跳。我與太太商量,或許是時候要把他送去外國讀書。有人介紹在加拿大有一個神學院下的中學及小學,這些神學生、大學生就會照顧每一個中學生。結果我們就把房子賣掉,買了一套小套的,送他到加拿大,從此暫時在香港天下太平,但他在加拿大那邊情況,我們卻不能知曉。第一個學期的成績表寄過來,全科合格。我和太太激動得流淚,打電話問他為何會合格,他說是他自己努力得來的,因加拿大是加分制,不是扣分制,我就很安心了。誰知大女兒告訴我,弟弟留了長發,沒多久又告知弟弟染了金頭髮,之後又得知他打了四個耳洞,我想像他的樣貌。到了暑假兒子回港,我們去接機,到機場卻找不到他,終於讓我的小女兒發現弟弟正與一位外國女孩在談話,他講著一口流利的英文,我不相信那個人是他。當我走過去看他一眼,他把頭發拔開,他的眉毛是黑色的,真的是他。那時我只有一個禱告,千萬不要讓我見到熟人,話還未完,結果見到一班救世軍的軍官走來,這班軍官我認識,避無可避,他們和我打招呼,心裏覺得很難堪。

回到家我就禱告,我剛剛在父親禱告會中互勉,勸他們不要再用血氣來駡兒子,因我們沒有資格。弗六4:「 你們作父親不要惹兒女的氣」(不惹兒女的氣,原文指:不要消滅他們的志氣)然後聖經說,「只要照著主的警戒和教訓他」,教導兒女只能用聖經,用主的警戒和教訓,所以我只能禱告,希望在聖經中找到一些原則或鼓勵來幫助我的兒子,所以隔了一兩天,我告訴我的兒子:「兒子,你可以繼續留長髮,因聖經說可以」,「真的嗎?」「聖經中有一種人稱為拿細耳人,清酒濃灑都不喝,他們分別為聖,服侍上帝。留長頭髮就是表明要服侍主,你是不是要服侍主呢?如果是,就繼續留長髮」。第二天他就把頭髮剃了,之後我又和他說:「兒子,你可以釘耳洞,聖經中的奴隸若願意一生跟隨主人,就要到城門口在長老的見證下,在眾人的見證下,把頭放在木門上,穿耳洞,讓人見到耳洞,就讓人知道他甘心跟隨主人,甘心作奴隸。你釘了四個耳洞,你要作誰的奴隸?不如你跟隨爸爸。每次你帶上耳環時摸下耳洞,不如想一下四個洞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四個洞有何關係」。他就開始作很深沉地思考。他第二天和我說,爸爸我要悔改。我立刻帶他到十字架下,一起跪下,我們一起認罪。

他之所以認罪悔改,我相信不單是因這個問題,還因為那天他收到學校電郵,因為他品行差劣,學校要開除他,讓他暑假之後不要再回,他很難過,一時之間 ,我也不知如何幫他,我又打了加拿大另一所學校電話,學校問他,他亦坦白說了自己的軟弱,如果你真的悔改,給你一次機會,我立刻給你簽證,再到加拿大上學。但很快我們又收到學校越來越多的投訴,我知道學校準備把他開除了。我就買了機票到他學校看他,我本希望他能多撐兩個月,九月就可以再回到學校,誰知我一進學校,舍監通知我,校務會議昨天已通過要開除你的兒子,十五分鐘之內,就要收拾東西回家。當時是四月份,那裏還是零下十四度,漫天風雪,白茫茫的一片,我兒子的前路比這片風霧更迷茫,我的心都碎了,我拖著行李不知要說什麼,兒子追上來說:“Sorry, Daddy”「上車吧,你很久沒有吃大餐了,我帶你去唐人街」。

他上了車我就和他講了約廿一1﹣14, 我說那天早上在提比利亞海邊,有一個第三者出現,聖經沒有記載,但我知道牠在那裏──就是那惡者,牠在沙攤上,在耶穌面前去控訴門徒,牠想要看撕裂的場面,互相指責的場面。這就是魔鬼撒旦,牠每天在我們家庭、教會、心裏、人際關係中作這些事,耶穌知道牠的存在,但主耶穌沒有順牠的意去責備他的門徒,只是不停地在那裏為門徒預備那餐飯。「炭火和魚」的原文是「筵席」之意,門徒一直接受耶穌遞來的早飯,雖然他們無地自容,但他們一定想起詩廿三,他們知道耶穌「在敵人面前,為我們擺設筵席」,這是得勝的筵席,雖然他們失敗,但耶穌得勝那惡者,將一切仇恨拋諸腦後,並且在他們軟弱跌倒時,耶穌還是愛他們。

耶穌已經得勝並得勝有餘,他把得勝的權柄分給他的門徒,令門徒可以依附耶穌過得勝的生活,在惡者面前抬起頭來,在眾城門前要抬起頭來。因得勝的君王要進來,得勝仇恨,罪債、死亡,那惡者就倒下。我告訴我的兒子:「撒旦希望我放棄你。其實你對我們,比起我們對上帝,爸爸比你更差,我比你更軟弱,比你更得罪神,我虧欠他到一個地步,不知該怎麼辦?但每次我的上帝都在敵人面前為我擺設筵席,讓我抬起頭來,重拾心志,所以惡者想讓我與你對抗,我要因著耶穌的得勝和愛,我一定愛你,我一定支持你,我一定不會與你分開,我不會再駡你。如果你讀不了書,我們不勉強,你要依靠神,開始找工作,將來有機會再半工讀」。

回到香港,我鼓勵他找工作,問他你有何志願?他說想要作紋身師,後來他又說想作髮型師,再後來他又去賣金魚。在他賣金魚時,有一個女士很感激他,覺得他很實誠,又幫助她搬重物,就邀請他加入物業管理,鼓勵他考證書,慢慢學習,現在他已做了接近三年,每天健身,很陽光,他入到夜校進修,雖然他中四都未畢業,但他得到我們教會物業老師的指導,科科都拿B和A。9月,城市大學將正式收他成為文憑的學生,我很感動,神一步步帶他。第一次作物業管理,與他的女上司處得很不愉快,每天回來,我們都為他禱告,鼓勵他。在他調職之前 ,他買了蛋糕請同事吃,那天剛好女上司當天不在,他就很失落地回來,後來他自己再買了蛋糕去探他的女上司,去致謝,這位女上司一眼都沒有看他,他很傷心,我就鼓勵他:「兒子,我欣賞你的成熟,你有謙卑的心,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其實真正的敵人不是你的女上司,是你的自私驕傲,還有那惡者是真正的敵人」。撒旦要攻擊我們,但耶穌基督要為我們擺設筵席,多軟弱的生命都可以重新升起。

兩周前彼得還在打魚,兩個星期之後,使徒彼得站起來講道,那天有3000人信主,這是一場得勝的筵席。 神給了我們一首詩歌:《耶穌》這是超乎萬名之名的名,這個名本身就是從神而來的權柄,每次唱的時候就是得勝的時刻。今天是天父擺設筵席的時刻,不需要害怕、羞愧,要抬起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