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甦醒

這次奮興會的主題是「祂使我的靈魂甦醒」,今晚我們分享「靈魂甦醒」,這不但是十晚的總主題,亦是我們人生重要的轉折點;也是詩廿三在文學結構上特別的地方,在屬靈層次上來說,是神學上很重要的轉折點,因第1﹣2節講到耶和華用「祂」──「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2節);「祂使我的靈魂甦醒」(3節)。第3節之後,提到上帝就不再用「祂」,而用「你」。「因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桿」(4節),由「祂」的關係轉到「你」和「我」的關係,如果繼續用「祂」這個代名詞就無法表達與神的聯合,祂與我同在,「他的杖他的桿都安慰我」。

為何從「他」轉到「你」?當耶穌在十架上斷氣那一刻,殿裏幔子從上而下裂成兩半,表示人類從此可直接到至聖所與神交往。若聖經只用兩個字表達的話,最重要的是哪兩個字?我認為是「關係」,你我今天能坐在這裏,今天我們的靈魂要甦醒,就是重新與神建立關係,並且我們的生命越來越豐盛,我們與神的關係越來越加深。以弗所書第二章講到耶穌在十架上廢掉冤仇,以致兩下可以合而為一:猶太人與外邦人之間、我們與神之間,這關係的確立,完全是因耶穌基督的功勞。有了關係不等同關係進深,必須有一方作主動,或兩方一起主動,否則關係慢慢淡化甚至斷裂。所以詩人說:「祂使我的靈魂甦醒」神作主動,令我們的靈可以醒,靈起來可以與神有關係,靈起來可以有一種深化的關係,人與人有一種疏離甚至撕裂的情況,唯有用愛才能把關係填補和重建。

有一個有趣的問題,教會中常講「愛」,很多詩歌也唱「愛」,對基督徒來說,可能對「愛」這個名詞麻木,歌詞中的「愛」未能被感受與經歷,這就是我們缺乏「愛」的質感。有時我們可以在文學上學習流行歌曲,流行歌曲基本都是講愛情,為何我們都聽不厭呢?因為愛是我們必需的!從經濟市場來說,永遠都有市場需要。為何聖詩中有這麼多的「愛」字,我們唱得沒有感覺,但到演唱會中卻唱到顛狂呢?因他們雖然主題是愛,但歌詞中沒有直接用「愛」字表達,這不單是文學的問題,更重要的是一種愛的質感。我們基督教一直講「愛」,講得太多反倒對愛麻木,我們往後繼續表達愛,但我們能不能表達得更有質感呢?

聖靈最大的彰顯就是「愛」,在使徒行傳第二章,門徒講道那天信主的人有3000,那天有聖靈充滿,徒二17:「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做異夢」。20節下:「這都是主大而可畏的日子未來到以前」,「 主大而明顯的日子」,就是主再來之前,也就是現在,這個時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神的靈要大大澆灌,澆灌凡有血氣的。耶穌基督復活之後,向門徒顯現,祝安後耶穌吹一口氣對他們說:「你們受聖靈」,所以我們行事,傳福音若沒有聖靈同行,我們便毫無益處的。我們不要怕聖靈,聖靈可以有不同形式地彰顯。耶穌說:「我去差遣聖靈來,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說的話,他也會將一次的事提醒你」(約十四),所以聖靈是結合耶穌所講的話。在我們遇到困難時,就想到合適的話語來運作,這就是聖靈的工作,聖靈是配合真理的聖言。聖靈就是上帝用愛來澆灌我們的流通管子,聖靈的感動就是神的感動,聖靈將愛澆灌你,當我們感受神的愛時,就是聖靈在工作的時候。當我們看到樹葉在搖動時就知道有風,當我們看到神的愛時,我們就知道聖靈在,聖靈叫我們看到永恆,聖靈讓我們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所以耶穌基督離開時說,他要差遣聖靈帶領教會直到他再臨,不論是兒女講預言,少年人見異象,老年人要作異夢,都是聖靈普及性與我們同在。預言、異象、異夢都是在說同一件事──在末後的日子知道神的心意。當聖靈激動我們的時候,我們靈魂就甦醒了,更認識清楚世代的需要,更能夠行使神一切的託付和見證,教會最大的潛質就是愛,愛與我們同在,我們要彼此表白。使徒保羅叫他的學生提摩太為「我的真兒子提摩太」、「我的真兒子提多」,從永恆的角度來看,當我們靈魂甦醒時,就與神的關係和好,常被聖靈提醒和擁抱。讓我們與神的關係不單是「我」與「他」的關係,而是「我」和「你」的關係,這是一個深入的關係。

我們的靈魂甦醒要繼續地挑旺,昨天我們講到我們的靈魂甦醒, 被上帝領到青草地,溪水旁。唯有靈魂可以去到永恆,傳道書三章講到,似乎人與獸沒有分別,牠們吃什麼我們也吃什麼,牠們要呼吸,我們也要呼吸,但當牠死的時候,牠的魂(情感、精神)下到地裏,但分別就在於死的時候,人的靈是向上升的。所以我們的靈魂在我們的生命裏,甦醒後我們要繼續維持,繼續成長,我們來到神面前,常親近祂,聆聽祂的聲音。

很多年前我們推動靈性的復甦,那段日子我看到一本天主教隱修士勞倫斯寫的書,他是在修院中做卑微的工作,被分派作清潔和煮飯的工作。他沒有著作,但奇妙的是,靈修界卻不忽視這個弟兄,很多神職人員、修士都向他請教。原來這位弟兄每秒都在敬拜上帝,他的生命融入到神獨特的環境中 ,他生命的每時刻都在青草地,溪水旁,雖然周圍環境可能嘈雜,但他清潔時,是帶敬虔的心來作,不論是在打雞蛋、掃地,他所見到,所觸摸到的,每時刻都與神對話,所以他的整個世界都是青草地溪水旁,他每秒與神同在,這是一個敬虔而聖潔的人生,謙卑而柔和的人生,上帝常與他同行時,令他非常愛戴天父。有一位靈修大師名叫十架若望。有人形容如果十架若望的著作是聖彼得堂的浮雕,那這位勞倫斯弟兄的人生只不過是一個「黑色的箭嘴」。這種「黑」是代表「隱藏」和「卑微」,這個箭嘴是指向上帝。當我看完這本書時,我整個人都感到很激動很敬重,如果可以選擇,我的墓碑上也只要刻一個箭嘴就好了。

為何從「他」轉為「你」?任何人都可以是「他」,但卻只有一個「你」。「你的杖、你的桿」、「你為我擺設筵席」,我們與神的關係就沒有他者了,只有一個唯一的「你」了。最近我開始明白靈魂是怎麼回事,當我們犯罪軟弱跌倒時,我們就會倒退成為血肉之軀,我們的神離開我們,本來我們的是有靈的活人,因我們的罪阻隔了,我們的靈魂就沉睡、萎縮,我們的靈魂就倒退,因此我們必須要叫我們的靈魂甦醒。我們的生命是軟弱了,也會有各種的病。我的牧師患腦退化,他已不認識我,但當我用潮州話和他一起禱告時,他卻可以回應「阿門」。這印證到當我們的思緒不能表達的時候,我們裏面還有一個位置和機制可以與神交往的。令我最確認的一次,就是當我去多倫多探望一位執事,她是在我最初牧會時,很愛護我的執事,她是一位醫師,人稱她潘二姑,她常帶我去傳福音、帶我去探訪,介紹人給我認識的,她見證我與太太婚姻,幫我的初生女兒洗了一兩個月的澡,她幫助我很多,她年齡大的時候跟女兒女婿到多倫多,最後腦退化無法認到人,包括她的兒孫。我們兩夫妻去多倫多去探訪她。當我們見到她時,潘執事很端莊地坐在那裏,她笑咪咪地看著我們和從前一樣,但她卻完全不記得我。過去我們有很深入在靈裏有交往,在事奉上有很深入的關係,但那天見面的餘下時間,我們只能談一些客套話如同陌生人一樣。最後我問她:「潘執事,你在做什麼?」她說:「我在等耶穌」。我才發現她旁邊有聖經,她說「耶穌愛我,我在等祂回來。」「耶穌是誰?」「我的救主!」只要講到耶穌,她就非常熟悉。一個人腦退化,任何人物都會忘記,但為何她還記得耶穌?因耶穌不是在她心思意念的層次中,已在她的靈魂裏了,她已經不是用肉體、思緒與神交往 ,而是用心靈誠實來敬拜主。所以我們的心靈會影響我們的肉體和情緒,但你靈未醒覺的時候,你的肉體、靈魂是無法激活你的靈魂的,只有靈魂甦醒才能帶領我們肉體和情感都成為煥然一新的人。

有一次我回到潮汕講道,三天兩夜講六次講道,全部用潮州話。我的太太跟我一起到潮汕地區,她並不懂得聽潮汕話,應該覺得很悶的,但她坐在那裏支持我。到最後一堂道時,當我講到潘執事的經歷,我心裏有一個感動,就說:「如果有一天,我都患腦退化,只準你記一個人,你會記得哪一位」?那一刻,我說:「我寧願只記得耶穌而忘記太太」。講完之後,我看她一眼,我以為她不懂聽,原來她懂得聽,她流著眼淚,對我很堅定地點頭,這個點頭代表「對了」!

當我們只記得一位時,你只需要記得耶穌。因為我腦退化,回到天家,我會重新建立我的生命。只要有耶穌就有永恆,有耶穌我們就有權柄、有愛去傳揚福音,能夠建立更多的生命。親愛的弟兄姊妹,讓我們一起尋找叫我們靈魂醒覺的耶穌,我們要立志、立願,讓我們作一個粗黑色的箭嘴,不要介意單單認識主耶穌,你要來求天國的國度,為主放下父母、妻子,牛羊時,你要在今生和來世得到百倍,這不是量的百倍,而是深度的百倍。你為愛耶穌的緣故,你會更愛你的父母和妻子、你的家人,因你擁有他的靈性,他的能力,被他的愛澆灌。

親愛的弟兄姊妹,你來選擇,耶穌是你要的唯一,擁有祂的時候,靈魂就甦醒,生命就改變。在坐都是基督徒嗎?有沒有未在人面前公開自己是基督徒的朋友?有沒有未公開決志的朋友 ?今天在場的所有人,天軍、天使,還有主耶穌都渴望與你建立關係,你的生命有靈魂,就讓你裏面生命的靈魂活出來吧!非常簡單,只要確認我們有缺欠、有罪性、承認我們有罪過,最重要是承認耶穌為我們的罪而流血,我們就得救。正如耶穌所講:口裏承認,心裏相信,就必得救。

 

靈魂甦醒
Watch the video

這次奮興會的主題是「祂使我的靈魂甦醒」,今晚我們分享「靈魂甦醒」,這不但是十晚的總主題,亦是我們人生重要的轉折點;也是詩廿三在文學結構上特別的地方,在屬靈層次上來說,是神學上很重要的轉折點,因第1﹣2節講到耶和華用「祂」──「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2節);「祂使我的靈魂甦醒」(3節)。第3節之後,提到上帝就不再用「祂」,而用「你」。「因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桿」(4節),由「祂」的關係轉到「你」和「我」的關係,如果繼續用「祂」這個代名詞就無法表達與神的聯合,祂與我同在,「他的杖他的桿都安慰我」。

為何從「他」轉到「你」?當耶穌在十架上斷氣那一刻,殿裏幔子從上而下裂成兩半,表示人類從此可直接到至聖所與神交往。若聖經只用兩個字表達的話,最重要的是哪兩個字?我認為是「關係」,你我今天能坐在這裏,今天我們的靈魂要甦醒,就是重新與神建立關係,並且我們的生命越來越豐盛,我們與神的關係越來越加深。以弗所書第二章講到耶穌在十架上廢掉冤仇,以致兩下可以合而為一:猶太人與外邦人之間、我們與神之間,這關係的確立,完全是因耶穌基督的功勞。有了關係不等同關係進深,必須有一方作主動,或兩方一起主動,否則關係慢慢淡化甚至斷裂。所以詩人說:「祂使我的靈魂甦醒」神作主動,令我們的靈可以醒,靈起來可以與神有關係,靈起來可以有一種深化的關係,人與人有一種疏離甚至撕裂的情況,唯有用愛才能把關係填補和重建。

有一個有趣的問題,教會中常講「愛」,很多詩歌也唱「愛」,對基督徒來說,可能對「愛」這個名詞麻木,歌詞中的「愛」未能被感受與經歷,這就是我們缺乏「愛」的質感。有時我們可以在文學上學習流行歌曲,流行歌曲基本都是講愛情,為何我們都聽不厭呢?因為愛是我們必需的!從經濟市場來說,永遠都有市場需要。為何聖詩中有這麼多的「愛」字,我們唱得沒有感覺,但到演唱會中卻唱到顛狂呢?因他們雖然主題是愛,但歌詞中沒有直接用「愛」字表達,這不單是文學的問題,更重要的是一種愛的質感。我們基督教一直講「愛」,講得太多反倒對愛麻木,我們往後繼續表達愛,但我們能不能表達得更有質感呢?

聖靈最大的彰顯就是「愛」,在使徒行傳第二章,門徒講道那天信主的人有3000,那天有聖靈充滿,徒二17:「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做異夢」。20節下:「這都是主大而可畏的日子未來到以前」,「 主大而明顯的日子」,就是主再來之前,也就是現在,這個時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神的靈要大大澆灌,澆灌凡有血氣的。耶穌基督復活之後,向門徒顯現,祝安後耶穌吹一口氣對他們說:「你們受聖靈」,所以我們行事,傳福音若沒有聖靈同行,我們便毫無益處的。我們不要怕聖靈,聖靈可以有不同形式地彰顯。耶穌說:「我去差遣聖靈來,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說的話,他也會將一次的事提醒你」(約十四),所以聖靈是結合耶穌所講的話。在我們遇到困難時,就想到合適的話語來運作,這就是聖靈的工作,聖靈是配合真理的聖言。聖靈就是上帝用愛來澆灌我們的流通管子,聖靈的感動就是神的感動,聖靈將愛澆灌你,當我們感受神的愛時,就是聖靈在工作的時候。當我們看到樹葉在搖動時就知道有風,當我們看到神的愛時,我們就知道聖靈在,聖靈叫我們看到永恆,聖靈讓我們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所以耶穌基督離開時說,他要差遣聖靈帶領教會直到他再臨,不論是兒女講預言,少年人見異象,老年人要作異夢,都是聖靈普及性與我們同在。預言、異象、異夢都是在說同一件事──在末後的日子知道神的心意。當聖靈激動我們的時候,我們靈魂就甦醒了,更認識清楚世代的需要,更能夠行使神一切的託付和見證,教會最大的潛質就是愛,愛與我們同在,我們要彼此表白。使徒保羅叫他的學生提摩太為「我的真兒子提摩太」、「我的真兒子提多」,從永恆的角度來看,當我們靈魂甦醒時,就與神的關係和好,常被聖靈提醒和擁抱。讓我們與神的關係不單是「我」與「他」的關係,而是「我」和「你」的關係,這是一個深入的關係。

我們的靈魂甦醒要繼續地挑旺,昨天我們講到我們的靈魂甦醒, 被上帝領到青草地,溪水旁。唯有靈魂可以去到永恆,傳道書三章講到,似乎人與獸沒有分別,牠們吃什麼我們也吃什麼,牠們要呼吸,我們也要呼吸,但當牠死的時候,牠的魂(情感、精神)下到地裏,但分別就在於死的時候,人的靈是向上升的。所以我們的靈魂在我們的生命裏,甦醒後我們要繼續維持,繼續成長,我們來到神面前,常親近祂,聆聽祂的聲音。

很多年前我們推動靈性的復甦,那段日子我看到一本天主教隱修士勞倫斯寫的書,他是在修院中做卑微的工作,被分派作清潔和煮飯的工作。他沒有著作,但奇妙的是,靈修界卻不忽視這個弟兄,很多神職人員、修士都向他請教。原來這位弟兄每秒都在敬拜上帝,他的生命融入到神獨特的環境中 ,他生命的每時刻都在青草地,溪水旁,雖然周圍環境可能嘈雜,但他清潔時,是帶敬虔的心來作,不論是在打雞蛋、掃地,他所見到,所觸摸到的,每時刻都與神對話,所以他的整個世界都是青草地溪水旁,他每秒與神同在,這是一個敬虔而聖潔的人生,謙卑而柔和的人生,上帝常與他同行時,令他非常愛戴天父。有一位靈修大師名叫十架若望。有人形容如果十架若望的著作是聖彼得堂的浮雕,那這位勞倫斯弟兄的人生只不過是一個「黑色的箭嘴」。這種「黑」是代表「隱藏」和「卑微」,這個箭嘴是指向上帝。當我看完這本書時,我整個人都感到很激動很敬重,如果可以選擇,我的墓碑上也只要刻一個箭嘴就好了。

為何從「他」轉為「你」?任何人都可以是「他」,但卻只有一個「你」。「你的杖、你的桿」、「你為我擺設筵席」,我們與神的關係就沒有他者了,只有一個唯一的「你」了。最近我開始明白靈魂是怎麼回事,當我們犯罪軟弱跌倒時,我們就會倒退成為血肉之軀,我們的神離開我們,本來我們的是有靈的活人,因我們的罪阻隔了,我們的靈魂就沉睡、萎縮,我們的靈魂就倒退,因此我們必須要叫我們的靈魂甦醒。我們的生命是軟弱了,也會有各種的病。我的牧師患腦退化,他已不認識我,但當我用潮州話和他一起禱告時,他卻可以回應「阿門」。這印證到當我們的思緒不能表達的時候,我們裏面還有一個位置和機制可以與神交往的。令我最確認的一次,就是當我去多倫多探望一位執事,她是在我最初牧會時,很愛護我的執事,她是一位醫師,人稱她潘二姑,她常帶我去傳福音、帶我去探訪,介紹人給我認識的,她見證我與太太婚姻,幫我的初生女兒洗了一兩個月的澡,她幫助我很多,她年齡大的時候跟女兒女婿到多倫多,最後腦退化無法認到人,包括她的兒孫。我們兩夫妻去多倫多去探訪她。當我們見到她時,潘執事很端莊地坐在那裏,她笑咪咪地看著我們和從前一樣,但她卻完全不記得我。過去我們有很深入在靈裏有交往,在事奉上有很深入的關係,但那天見面的餘下時間,我們只能談一些客套話如同陌生人一樣。最後我問她:「潘執事,你在做什麼?」她說:「我在等耶穌」。我才發現她旁邊有聖經,她說「耶穌愛我,我在等祂回來。」「耶穌是誰?」「我的救主!」只要講到耶穌,她就非常熟悉。一個人腦退化,任何人物都會忘記,但為何她還記得耶穌?因耶穌不是在她心思意念的層次中,已在她的靈魂裏了,她已經不是用肉體、思緒與神交往 ,而是用心靈誠實來敬拜主。所以我們的心靈會影響我們的肉體和情緒,但你靈未醒覺的時候,你的肉體、靈魂是無法激活你的靈魂的,只有靈魂甦醒才能帶領我們肉體和情感都成為煥然一新的人。

有一次我回到潮汕講道,三天兩夜講六次講道,全部用潮州話。我的太太跟我一起到潮汕地區,她並不懂得聽潮汕話,應該覺得很悶的,但她坐在那裏支持我。到最後一堂道時,當我講到潘執事的經歷,我心裏有一個感動,就說:「如果有一天,我都患腦退化,只準你記一個人,你會記得哪一位」?那一刻,我說:「我寧願只記得耶穌而忘記太太」。講完之後,我看她一眼,我以為她不懂聽,原來她懂得聽,她流著眼淚,對我很堅定地點頭,這個點頭代表「對了」!

當我們只記得一位時,你只需要記得耶穌。因為我腦退化,回到天家,我會重新建立我的生命。只要有耶穌就有永恆,有耶穌我們就有權柄、有愛去傳揚福音,能夠建立更多的生命。親愛的弟兄姊妹,讓我們一起尋找叫我們靈魂醒覺的耶穌,我們要立志、立願,讓我們作一個粗黑色的箭嘴,不要介意單單認識主耶穌,你要來求天國的國度,為主放下父母、妻子,牛羊時,你要在今生和來世得到百倍,這不是量的百倍,而是深度的百倍。你為愛耶穌的緣故,你會更愛你的父母和妻子、你的家人,因你擁有他的靈性,他的能力,被他的愛澆灌。

親愛的弟兄姊妹,你來選擇,耶穌是你要的唯一,擁有祂的時候,靈魂就甦醒,生命就改變。在坐都是基督徒嗎?有沒有未在人面前公開自己是基督徒的朋友?有沒有未公開決志的朋友 ?今天在場的所有人,天軍、天使,還有主耶穌都渴望與你建立關係,你的生命有靈魂,就讓你裏面生命的靈魂活出來吧!非常簡單,只要確認我們有缺欠、有罪性、承認我們有罪過,最重要是承認耶穌為我們的罪而流血,我們就得救。正如耶穌所講:口裏承認,心裏相信,就必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