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我就是」

何守瑛女士

經文——約翰一章一至五節,十二節,十七節,八章五十六至五十八節。

連日講如何跑十字架的路,我們的心是願意跑的,可是沒有力量。然而基督教不像別的宗教,別的宗教叫人用自己的力量去行,但基督教知道我們的人不能做得甚麼,故基督教的神特加給我們力量,使能做能行。保羅在腓立比四章十三節:「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約翰八章伍十八節:「耶穌說能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還沒有亞伯拉罕,就有了我。」「就有了我」這句原文是「我就是。」我們需要甚麼,耶穌就是甚麼。我們需要恩典,他就是恩典,我們需要真理,他就是真理。……

我們現在所最需要的是認識耶穌自己,同時更要接納他到我們心裏,這樣,外體雖日漸朽壞,而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要存滿有喜樂平安的心,去走前面的路。

基督必不叫我們做不能做的事,他將充實我們的力量,使能勝任愉快。一個真正從主的人,心中必大有能力,毫不覺負十字架之苦。保羅難被囚,心中卻充滿喜樂,這是基督教的特別處,和別的宗教不同,就在於此。

基督選召我們,不是叫我們在世上享受肉體快樂,也不是像佛教脫離環境獨善其身;基督是要我們和環境奮鬥,改造環境。

一次在東北一個聚會裏講道,有一位大學生問我能不能用科學證明耶穌基督,我就告訴他,科學沒有能力證明耶穌基督,凡科學哲學所不能知道,所不能證明的,都是耶穌基督。比方科學不能證明光是甚麼,耶穌基督說,我就是光。哲學不能證明甚麼是真理,耶穌說,我就是真理。科學家不能解明力的由來,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能力。歐西學界不能解釋生命是甚麼,耶穌屢次說,我就是生命,生命在我。科學哲學不能知道歷史的起始與終點,但耶穌說,我是始,我是終——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他是時間的主宰者,創造者,科學不能明白空間有多少大,但耶穌說,「我是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故凡為科學哲學所不能證明,不能知道,不能解釋的,耶穌說:我就是。

科學到今日,還是幼稚,牠不能證明耶穌是神,耶穌是生命,……化學亦不能把耶穌化驗出甚麼來,故科學哲學想證明耶穌,完全是不合邏輯的。

我認識一位真正的科學家態度很謙卑,他承認上帝是不能用科學研究出來和用化學分析出來的。他說分子原子那麼渺小,我們尚且不能明白,況偉大的上帝和基督耶穌?他的話是不錯的,耶穌就是一切的一切,完全的豐富,萬有的主宰,他說的話,是很肯定的,是大有能力的,他說:「我是基督,不信我的,必死在罪中。」他又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又說:「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裏面的,我也常在他裏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甚麼。」這些都是非常的話,都是常人所不能說和不敢說的。

亞伯拉罕的上帝,多麼偉大,這本來是很偉大的上帝,為甚麼在信徒身上顯出的是那麼渺小呢?是因我們信徒對上帝打了折扣了。我們覺得自己是渺小,貧窮,可憐,軟弱,是未能讓主在我們身上自由行動的緣故。我們怕講道沒有力量麼?耶穌說,我就是力量。我們怕無力負十字架麼?耶穌說我就是力量。當牢記耶穌說我就是,無論遇見甚麼困難,他都能幫助我們解決,通過。我們該倚靠他,感謝他。

耶穌基督現在雖已復活,升天,坐在上帝的右邊,但仍與我們同在同工,這是基督教的特色。

作個見證,不是說我能作什麼,正表我不能作甚麼,是主幫助我,纔能作。從前有個學界領袖聚會,我得有機會在那裏作見證。在個人誤道時有位校長問我耶穌是否能救人,我說,一定是能。問,耶穌是無罪的嗎,答,是。問,無罪的纔能救人,有罪的則不能救人是麼?答,是。問,耶穌是童貞女所生麼?答,是。問,馬利亞有罪沒有?答,有。問,馬利亞既然有罪,則她所懷的孕,當然也是有罪的,蓋罪是有遺傳性的,由夏娃起一直傳及後世,不是嗎?你怎樣解答這問題?這個問題,實在不易找到完滿的答覆,但若不能答覆,對於主道是很有關係的,不是為維持自己的臉子,乃是為彰顯神的榮耀,不能不有以答覆他。我即心中默禱,求神指示,我說,主阿,你就是,請你給我一個完滿的啟示,榮耀歸於你的名,剛剛禱完,聖靈即給我一個經節,回答他。即約翰一章十三節:「這等人不是從血氣生的,不是從情慾生的,也不是從人意生的,乃是從上帝生的。」這話雖是指一切重生的信徒說的,然而也合於應用在耶穌的身上。馬利亞童女生耶穌,不是從血氣情慾乃是由靈感可不能遺傳罪性,耶穌是生命的起頭,是完全聖潔的主,故只有耶穌無罪,亦只有耶穌能救人,為唯一的救法。這一次的答覆,完全根據聖經,然若非聖靈的指示,我亦無從答覆他。他亦認為答覆得完滿。

答覆別人的問題,有時即刻可以辦得到,有時卻須慢慢方能答覆。這次真是希奇,我本沒有預備,主的靈忽然感動我,使我憶起那經文。我常常遇見這事,主常常是這樣幫助我。

一次,在杭州的一個聚會裏,有一先生給我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從前我曾思想過,可是得不著解決。我亦曾把這個問題問過許多人,到底亦不曾得到完滿的答覆。這問題是甚麼?就是所謂國家的問題。就是說日本侵佔了我們的東三省,我們可不可以抵抗?可不可以和他開戰?照聖經是反對戰爭的,是愛仇敵的,耶穌說: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裏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然則敵人搶了我們的東三省,我們也把江蘇,浙江也一並送奉給敵人了。你將怎樣答覆?若說要抵抗敵人,和敵人宣戰,則不合耶穌愛敵拿外衣送裏衣的道理,若不贊成抵抗,則說你們基督教是不合時宜——至少是不合中國所需的宗教了。我早知這問題由於自己是不能答覆的,我即祈禱,心裏異常鎮定,因知「主就是」。我們需要甚麼,他就是甚麼。所以等到那先生一說完,主即賜我一個經節,即馬太九章十六至十七節:「沒有人把新布補在舊衣服上,因為所補上的,反帶壞了那衣服,破的就更大了。也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裏,若是這樣,皮袋就裂開,酒漏出來,連皮袋也壞了。惟獨把新酒裝在新皮袋裏,兩樣就都保全了。」但這兩節聖經,怎樣可以答覆這嚴重的問題?當初我亦不知道。感謝主,他不止賜我這經文,也給我加上解釋。世界就是舊衣服,皮袋舊,耶穌的道理,就是新布和新酒,新布不可補舊衣服,新酒不可裝在舊皮袋裏。耶穌來不是改良社會,乃是使人重生,賜人以新生命,他嘗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我們得著重生後,主自己的話,自然可以帶領我們走十字架之路。有新生命的人,乃可以「轉左臉」,「送外衣」「走二里。」這樣,纔是新酒裝在新皮袋裏;新布補在新衣服上。可是現在的世界,無論是政治,軍事,經濟……都是個舊皮袋,舊衣服,怎能容納得這新道理?試問現在世界那一個國家能真正以基督的道理治國治民?既然如此,只應用基督道理在片面上,是不相宜的。所以要全世界的人都得著基督的新生命,然後一切困難問題,可以迎刃而解。現在的問題,不是抵抗與不抵抗的問題,也不是宣戰與不宣戰的問題,乃是新生命與不新生命問題。所以要救這個世界人類即將生命福音推廣使許多人出死入生,耶穌來不是改良社會,乃是賜人新生命這點我們不可不深徹認識的。惜我詞不達意,不能明白說出聖靈所指示我的,然幸他們皆默認我所答中肯,沒有反辯。這也是給主做見證,我們需要甚麼,他就是。

又一次,在牯嶺聚會中,有許多新信仰的大學學生,合攏起來要和我討論許多聖經問題,我事前自然要多多為此事祈禱,求主指示我能答覆他們的問題。主當時就給我兩節聖經,在約翰五章四十六至四十七節:「你們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為他書上有指著我寫的話,你們若不信他的書,怎能信我的話呢?」這節經文,我本識唸,但忘記在那書那章那節。後聖靈指示我找著這經文,讀了完全不知怎樣應用它。他們向我發出問題了,他們說:上帝原是進化的,舊約的上帝不很好,因此常叫人打仗,然由此演進而為新約的上帝時,就不同了,新約時上帝是和平的上帝,可愛的上帝。這樣看來,上帝不是進化的嗎?我就問他們,你們信耶穌麼?他們齊聲應道,這還消你問。我說,你們佩服耶穌的榜樣和尊重耶穌的言論麼?他們答佩服。既然如此,當必信耶穌所信的,但耶穌對於舊約的聖經和摩西的著作,是絕對相信的,你們卻不很相信舊約的上帝,而說是信耶穌的,恐不是真信的罷?他們說你從何說耶穌是相信摩西的著作和舊約的聖經?我即時叫他們開聖經念約翰五章四十六至四十七節,他們聽了面面相覷,不出一言,他們最後對人說,她的聖經很熟,實在無法問難,其實不是我能熟聖經,完全聖靈的幫助,因為主知道我需要甚麼,他就是甚麼。我們有這樣的主,還怕甚麼,而不敢直行主之路呢?以弗所一章十七節保羅祈禱說:求我們主耶穌基督的上帝,榮耀的父,將那賜人智慧和啟示的靈,賞給你們,使你們知道他。保羅知我們的需要甚多,故求主賜給我們以智慧和啟示的靈。其實這類的禱告,是每個信徒應有的禱告。望各位散會回到工場後,多多追求這件。不是將主的道強記在頭腦裏,乃是將主的道溶化在生命中。耶穌道成肉身,使我們肉身成道,使一切榮耀盡歸於主,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