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又軟弱又剛強

何守瑛女士

「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裏,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上帝,不是。出於我們。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裏作難,卻不致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致死亡。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因為這活著的人,是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使耶穌的生,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林後四章七至十一節。

「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林後四章十六節。

這兩天講的多是打碎自己的道理,信徒住在世上,應為一軟弱的人,好像棉花,任人擊打,毫不反抗,對於一切外來的壓迫,打擊……不以為意。然這是一方面的話,另一方面,基督教有內在的能力,這內在的能力,異常偉大,充實裏面,積極進行一切屬靈的事。

剛才所舉的經文,保羅設個比方,說寶貝放在瓦器裏,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上帝,不是出於我們。瓦器比方信徒,寶貝是比方基督的生命,瓦器裏面有寶貝,是比方我們信徒裏面有基督的生命,既有生命,便如種子能生長,有生命,能生長,便有能力,因有能力,因有能力,故能勝過一切環境。如林後四章八節以下所說。但以理就是這樣的人,周圍的人都做他的仇敵,不讓他祈禱,但他還找機會照常與神來往,因其有內在的能力,故能在「四面受敵」之下,「不被困住。」

信徒生命中有基督豐富的能力,故能在百般困苦中不致失望。這莫大的能力,可助我們為一剛強的人。前兩天講軟弱的人,今講剛強的人,似乎相反,實乃相成。剛強的人,不為困苦所挫而灰心,不為環境所逼而改變。灰心和改變的人,都不是剛強的人。

世人看基督徒為時代落伍者,實是看錯。試思世界誰不愛慕?而能淡薄視之如糞土的,這是落伍的人能夠的麼?基督徒必有內在的能力,才能在盼望中站立得穩。

「遭逼迫,卻不被丟棄,」許多時信徒遭受世界,社會,家庭……的逼迫,反更覺主與之同在,雖為世所棄,但為主所納。

「打倒了,卻不至死亡。」基督徒有重心,重心在基督,凡有基督能力,以基督為重心的人,無論如何是打不倒他。雖有時似乎被打倒了,然而不至死亡,有主的保守,死亡奈我何?中國教會早年備受共產黨的壓迫,有些牧師離職他去,有些教友不敢來堂聚集,……這種情形,教會似乎被共黨打倒了,真的打倒麼?否,教會是打不倒的,俗語說:「禍兮福所倚」,那次的壓迫,實在增益教會不少,使教會的基礎更鞏固,事業更發達,內部更充實,試把現在教會情形和未受逼迫以前的比較,便可瞭然。信徒個人亦如是,他好像不倒翁,無論如何是打不倒的。他們有生命充實裏面,無論如何惡劣環境也不害怕。

聖經常常勉勵我們當剛強壯膽,以弗所書六章十節訓勉我們要靠著主,倚賴他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我們在不關緊要的事情上,不妨軟弱,別人苛待我們,想得地位,權勢,……我們都不必與之相爭。但在另一方面,都要剛強,為一大有能力的人。

世人卻不是這樣,在應當軟弱的時候,都剛強起來,例如別人無理罵他幾句,他則大大還罵,稍受他人的逼迫,凌辱,……即擔當不起。然而有時應當剛強的時候,都不剛強,與罪惡妥協,隨波逐流。世人的生活是這樣,基督徒的生活,則萬萬不可如此。當剛強之處則剛強,當軟弱之處則軟弱。

前曾在一學校裏作工,學生之中有些是很愛主,有些則不愛主。有兩位學生以前是很喜歡跳舞,演劇,其後,得著重生,卻不願再做這些。一次,畢業生同班遊樂會,他們請求那兩位女生加入他們的跳舞,表演裏去,她倆不肯,並堅決對他們說:我倆曾應允上帝不再跳舞表演。他們沒得要領,乃說,你倆既不允這樣工作,我們另有別的工作給你倆擔任。於是把佈置,買賣等繁瑣工作,交她倆辦理,她倆毫無厭容,樂意去幹,並且幹得很好。他們仍不肯放棄請她倆跳舞和表演的主張,但她倆仍堅持不允,他們見她倆不可挽回,乃再叫她倆洗掃禮堂,這本來是雜役的工作,她倆仍軟弱,忍耐去做。其後眾人用諸般方法難為她倆,她倆為愛主之故,寧做軟弱者,忍辱負重,不肯推辭。

她倆不很擅歌唱,但眾人勉強她倆唱詩,她倆為主的榮耀也順服去唱,她倆唱的是「我為基督而生,苦難使我獲益,歡負苦架以辱為榮,雖憂還可樂極。」這是一首背十字架的歌,雖然唱的不很好,但因她倆一方面能軟弱順服,一方面也能為主剛強,為的要成就上帝的旨意,故全堂大受感動,她這次所收的果效真是不少。

每個信徒都應當如此,為傳道人受逼迫,不要懼怕,當為真理的柱石,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不要因有新神學派(不信派)在座,便膽怯而不敢講十字架之道。也不要因有人不信耶穌再來,便不敢講耶穌再來的題目。我們當聽耶和華對以西結先知說的話:「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要聽我口中的話,替我警戒他們。我何時指著惡人說,他必要死,你若不警戒他,也不勸戒他,使他離開惡行,拯救他的性命,這惡人必死大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你討他喪命的罪。倘若你警戒惡人,他仍不轉離罪惡,也不離開惡行,他必死在罪孽之中,你卻救自己脫離了罪。」這些話主常以之幫助我,亦願主以之勗助大家。

我們要當為真理站立得穩,打美好的仗。有一次在某處領袖聚會,赴會的皆各校教職員講員中有大學校長,教授博士等,他們請我主理靈修會,在靈修會裏上帝叫我要講十字架的道理。我很知道若講這個道理,必為一般教育界和有智識的人所輕看。但主在旁壯我的膽,勉勵我不要與環境妥協,到底講了,結果真理得勝有人歸向主。

一次,揚子江各省男青年會大聚集,赴會的也多是智識階級,我原是到那裏旁聽,當時上帝很清楚的分三次用三句話臨到我,第一次對我說:「願感動以利亞的靈,今日大大地感動你。第二次說:「他們一同變為無用,」第三次說:「不要做個有無皆可的人。」這不是驕傲,這是神叫我負責,主用這些話放在我的心裏,不是沒有意義的。一天,討論如何增加青年會的會員的問題,有人提議要多開友誼會,有人提議多開娛樂會,如電影,音樂,跳舞等以吸引人。有人提議將查經會改為演講,國際,政治,軍事,經濟……的事情,理由,是因為學界中人多討厭查經會,不如改變演講內容,以投合社會人士的心理。請問用這樣方法得人是得上帝的喜悅麼?是引人到基督面前麼?幫助人靈性長進,必須用聖經,和靠聖靈的大能,竟無人提議這件,我心裏很覺難過。即祈禱求主指示我當如何應付這事。其後,主席問關於這個問題,旁聽的兄姊,有沒有意見貢獻?我十分害怕,心想站起來講一篇道理,是易,隨便發表一些意見還易,或贊成和恭維他們幾句,更易,但要站起來指摘他們的不是,便不是易了。因此很不想講,可是回憶前天主對我的啟示,覺得主既將這責任付託於我,我又怎能不為真理作好見證?遂起來說:你們剛才一切的提議,我認為不滿意,眾人聽聞,相顧愕然,我繼續伸述我的意見,我們的目的,難道祇是引人到青年會裏麼?不也是最重要的引人到基督跟前來麼?想引人到基督跟前的,則必須靠主的大能,保羅不曾說過麼?「我說的話,講的道,不是用智慧和委婉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證。」撒迦利亞四章六節說:「不是依靠勢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依靠我的靈方能成事。」可見單用開友誼會以引人,不能領人到基督前得生命,將查經會改為演講普通事情,是類於「掛羊頭賣狗肉」,名實不稱,名科學會就當演講科學,名文學會就當研究文學,名查經會就當查察聖經,會長立刻對我說,今日教會裏,最危險就是一班人講十字架與聖靈的道理這些未免太深奧神秘是人們不懂的那時候,我看自己實在不便說甚麼「但為主靠主,我沒有自己,無論如何,當為一剛強的人。我再起立伸說。如果教會領袖尚且不懂十字架與聖靈能力,就不能做教會領袖,末了,有一位愛主的大學幹事起立發言,我以為他是反對我,不料他竟和我同情,倒斥責青年會的錯誤。說他早欲對青年會有所糾正,不過沒有膽量今正好藉這機會吐露久蓄而未洩的衷曲。遂提議青年會當開祈禱會,查經會,使青年會充滿屬靈的空氣,結果竟獲多數贊成通過。

主叫我們當聖殿中的柱子,做柱子的必不是竹子蘆葦,青籐……所能勝任,必須用很牢靠,堅穩的石或木,才可以支持。做教會領袖的,當站立得穩,在這風雨飄搖的時代,為真理作美好的見證,不顧自己的利益,出大大的代價,以得大大的勝利。今日勸勉我們有二點:

第一、有時當為很軟弱的人,

第二、有時亦當為很剛強的人。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