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職員勉勵守望的人

何守瑛女士

經文——以賽亞廿一章十一節

上面的經文說:「有人聲從西珥呼問我說,守望的阿,夜裏如何?守望的阿,夜裏如何?」所謂守望的人是指誰?教會牧師及宣教師自然是守望的人,但教會裏的長老執事,和教會學校的校長教員,教會醫院的院長職員,及一切在社會機關服務作工的信徒,都是屬守望的人。

凡為守望的人,夜裏是不能睡覺的,當周圍視察。守望的人,有在上半夜守望的,有在下半夜守望的。在上半夜守望不易,在下半夜守望更不易,在四更時守望更難,為那時候,天色深黑,人皆入睡,守望的人最感覺寂寞,黑暗,孤單……。我們這個時代,正是在下半夜四更的時候,故當格外當心,因為太黑暗,深恐仇敵襲來,不易看得清楚。我們看幾節經文,也許能助我們當如何為一守望的人。馬太廿四章雖多預言大災難時的光景,但在這大災難的前夕,也可藉這經文喚起我們的警醒。廿四節:「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因此耶穌囑咐我們說:「看哪!我預先告訴你們了。若有人對你們說,看哪,基督在曠野裏,你們不要出去;或說,看哪,基督在內屋中,你們不要信。」(廿五,六節)這時候,看有這樣情形,許多新興道理出來,派別紛岐,信仰複雜。「在屋中」,「在曠野」,大概預言兩個絕不相同的派別。守望的人不易看得清楚,因而受迷惑的多了。

假基督或假先知來要行大異蹟,唆使許多人跟從他,那些跟從他的滿以為他是聖靈處來的。前年我到過北方,見那裏許多教會確有這種光景,他們說是被聖靈充滿,他們唱靈歌,跳靈舞。許多人如醉如痴的要見異象,看奇事。這真是聖靈充滿麼?耶穌早就告訴我們說:撒但亦能行此,選民要受迷惑,好像特為我們這個時代的人而說的,我們當十二分當心,使我們不在「愛迷惑」人中有分。

九章十節說:「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裏,也要殺害你們,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那時,必有許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惡。」深望我們不可因患難而跌倒。一九二六年時在湖南有反基督教的不幸事情發生,有些「信徒」竟害怕起來,登報表示與教會脫離關係。也有做傳道的人公然聲明此後不再傳道。這是很小的患難,已有這種不好的光景顯出,若有更大的患難,則將若何?主預言「必有許多人跌倒,」求主保守我們,使不在這「多人」跌倒之列。

欲不跌倒,當有預備好受苦的心,有這種的準備,則無論何時有患難來,都不懼怕,也不跌倒,如殿中的柱石,牢靠非常。

十二節說:「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纔漸漸冷淡了。」在平安時,人易愛主,也肯奉獻給主,作主之工,但如遇非常時期,即因環境不好,生意失敗,逼迫沓來,……便把愛主的心冷淡下去了。嘗見有些在教會裏服務的人,因見教會經濟困難,裁員減薪,遂以為教會靠不住了,竟圖別業而去,把愛主的心完全丟棄了。諸君,時勢無論多麼險惡,我們也當保存這愛主的心,因為非如此,我們現在稱為基督的門徒,有甚麼意思呢?願我們不是「漸漸冷淡」之一。

但以理十一章三十五節預言在偽基督來時,有些有智慧的也要跌倒。今日這件已微露其端。邪靈往往模仿聖靈的工作,雖很有智慧的人,也易為其所感。然有智慧的人受迷惑,也有別的原因,是因他們亦有毛病,故這裏說「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為要熬煉其餘的人,使他們清淨潔白,直到末了。……」因為有毛病,故說藉以「熬煉其餘的人。」

我認識北方有一人,很喜歡到各處地方領會,並且有許多著作,不失為一愛主的人。深得聽眾的滿意和贊許。可是同工之中,有一位很嫉妒他的「成功」,常思駕乎其上,因而此他更努力地追求聖靈的能力。這樣,那人已有了毛病,存著不潔的思想,一方面妒人,一方面為己,故結果大大跌倒,而至於承認自己心裏有邪靈。我由於這件,得知邪靈在人心裏作工,常破壞智慧人的「成功」。

所以,我們在追求愛主的事上,不應該存一點不潔的意念,無論想得名,得利,得地位,得權柄,……都屬不潔的,當屏絕之——我們當追求愛主,有能力,有靈恩,清淨潔白,直到主再來!不做一個「智慧仆倒的人」。

在馬太廿五章一至十三節主設童女的比喻,我們常注意那五位愚拙的童女的失敗,卻少注意那智慧的,也有失敗的可能。無論智慧的,愚拙的,都同一打盹,——在最黑暗的時候打盹,她們為甚麼打盹?是因她們在靈裏疲倦,肉體和魂包圍著她們的心靈,心靈雖很願愛主,但因肉體與魂不能和她(心靈)合作,故終至疲倦不堪而睡去。肉體與魂是很有力量的,許多時心想愛主,惜為肉體所阻,不能如願以償,正如耶穌對打盹門徒說的話:「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我們不要做個打盹的智慧的童女,尤其是不可做個打盹的愚拙的童女。

我們不要熱情如狂,想為一奇特的基督徒,而至東奔西跑,沒有寧靜,須知這不是主所最喜悅的,主最喜悅的是我們順服聖靈結出聖靈果子,將基督生命活出來,因為超奇常會不穩健,穩健卻不必超奇。

羅馬十三章十二節十四節說:「黑夜已深,白晝將近,我們就當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情慾。」為守望的人,在這黑暗頂深的時候,很易對各方面都看不清楚。然而要萬分審慎,不要為一個冷淡的人,被迷惑的人,或為智慧仆倒的一個,或為聰明打盹的一個。

四更時候,也是頂冷靜的時候,我們現在這裏多人聚集,很覺熱鬧,但若回家去,或到工場去,有人不同情你,或誤會你,以為你是神經錯亂,守舊,迷信,思想倒退,……則轉覺在天路上行走,太孤單了,太冷靜了,然而不要灰心,也不要驚奇。大眾都睡覺,我們何妨獨醒?黑暗,冷靜,確令人——守望的人難堪,然而有一個大的盼望,即晨星不久出現,在晨星燦爛的出現之時,所有打盹的人都看不見,只有我們守望的人,得以先睹為快。主說,我是明亮的晨星他快再來這是神賜給守望者一個特殊的恩典,誠足以安慰守望者一向的冷靜,孤單……。

時候到了,不久就是了,在這時候,凡為守望的,想得最大的快樂和收獲,就當格外的慇懃,儆醒。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