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現代教會的危險

王明道

許多人喜歡講述自己的長處,卻把所有的缺點,失敗,軟弱,罪惡輕輕掩飾過,實在可惜。教會在今日亦有許多缺點,和失敗,許多領袖們都把它隱藏起來,結果,教會遂一步一步趨於墮落,實在可嘆。

想醫治一個病人,必先檢查那人身上有甚麼毛病,然後按症下藥,始能奏效,我們想使教會的毛病得到醫治,也當先檢查教會現在有甚麼毛病和危險。

一 崇拜金錢

崇拜金錢,是全世界人極普遍的一種現象,看俗語說:「金錢萬能」,「財可通神」,「有錢能使鬼推磨」,……便可知道。然而金錢真是萬能的麼?人要死時,牠可以延長人的壽命麼?人心靈中的痛苦,牠可以幫助解除麼?……承認金錢是萬能,即無異於承認牠為神。不信的人這樣盲目承認,不算希奇,頂希奇又頂痛心的,許多教會的領袖,與傳道人的男女信徒,都承認金錢為萬能,甚至奉之為神!

教會重視金錢,就形成重富輕貧的現象,雅各在他的書信裏,已經把這個現象描寫出來,我們還不知所警惕?今日教會裏重要的職務都請有錢的人擔任,只要有錢,便得教會人推崇高舉,其他人的信仰如何?道德如何?這都算不了甚麼。比方想興辦一件事工以前,不是先祈禱求神的指導,開首便討論如何籌款?如何募捐?在進行募捐的時候,是用「化緣式」的募捐。常見道士們「化緣」,沿門勸誘,人家拒絕不肯捐錢,還硬著頭皮請人捐助;捐得少了,還竭力哀求再增加捐款。還有更可恥的,有些教會竟到不信和作惡的人門前去捐,不問他是什麼人,只要確知他是有錢的人,便設法到他那裏去募捐。這樣辦法,如何能證明我們所信的神是全能的呢?我們走這可恥的路,原因是我們崇拜金錢。倘若我們轉過來崇拜神,看看結果會如何?

許多人以為不如是,不能為教會多弄幾個錢,這是什麼話?昔日以色列人造會幕,會幕裏面所有的東西,都是以色列百姓奉獻的,他們人人甘心奉獻,結果倒是有餘,而無不足。我們倚靠神,神自然負責;我們倚靠金錢,神就置之不理了。

今天亦有些事證明神是全能的,他能供給我們所需用的。試看教會裏有好些領袖,不設捐冊,不寫名字,而一切需用,都不缺少。甚望今日教會的領袖們認真澈底悔改這一件,錯誤的事。

二 效法世界

神對教會所發的命令是「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十二章二節。我們若效法世界就是違背神的命令了。

古代教會不效法世界的精神,真是極可欽佩。主後一二世紀,那時的教會,因不肯效法世界——不與世界妥協,致受極大的壓迫。今日教會不多受逼迫,恐怕是因為和世界妥協罷!

主耶穌曾說:「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約翰十五章十玖節。真正愛主的教會,和真正愛主的工人,必為世界所恨惡,反對,這不是希奇的事。

今日教會效法世界的地方,約略言之有以下幾種:

(一)高舉有錢有勢的信徒,往往抬出他們來作教會的招牌,想藉以增加教會的威風,吸引人來加入教會。這樣的事,神必不喜悅。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三章廿二節說:「所以無論誰,都不可拿人誇口。」聖經又說:「誇口的當指著主誇口。」——林前一章卅一節。所以我們除了當高舉主以外,不可高舉人過於主所許的。

(二)教會在用人作傳道工作時,不注重那人的信仰和品德,與聖經上的知識,卻專一注重他屬世的智識和他交際辦事的才幹。甚至開會取決聘請一位傳道人的時候,只問是甚麼學校畢業,若有某大學校某神學院的畢業證書,便算及格。其實神接納人,使用人,不是憑甚麼文憑學位,這是世界人所重的,神的教會不當如此。

今日教會的領袖們,有許多沾染不良的嗜好,和尋求不正當的娛樂。信徒暗中作這些事,還不算奇,今竟公開明目張膽的弄起來了;有些信徒公開做出這些事,還不算希奇,頂可怪的,連領袖們都公開起來,聒不為怪了。上海有許多信徒以看電影,跳舞,吸煙,打牌,——為家常便飯。一次,我到上海一間大的禮拜堂裏領會,那主任牧師請吃午餐,在席間他喝酒,吸雪茄,……滿不在乎,我當時實在忍受不住隨即勸告他說:喝酒,吸煙,……在聖經上雖然沒有明文指定是罪惡,然究竟這是世俗人所行的我們實在不當效法。啊!教會牧師和領袖們世俗化到了這種地步,怎能不令人痛心疾首呢?

還有一樣最可憎的效法世界的事,就是敬拜死人。在死人的棺材前面行敬禮,或是對著死人的遺像鞠躬,這都是由於拜偶像事奉假神的人所流傳下來的惡風。那些敬拜假神的人,因為不認識天上的神,以為人死後可變鬼或成神,享受人間的祭祀與敬拜,因此便發生祭祀死人敬拜死人的事。今日不止鄉下無知的人這樣作,就是那些號稱為新人物的,也是向死人行禮。在追悼會裏讀祭文先則曰「某某公在天之靈」,末則曰「哀哉尚響」。好像死者的靈真會臨格受祭一般。一般基督徒也參加這樣的會集,也鞠躬,也讀祭文。前幾月某處有某老牧師逝世,開追悼會的時候也讀祭文,祭文的開端與結末,也和世俗人的詞句一樣。有許多輓聯輓帳,中有一帳輓帳,掛在禮堂的正中,寫著「騎鶴仙遊」四個字,哈哈!老牧師竟會騎鶴仙遊,老師母將來還要駕道瑤池呢!這便是效法世界一件可笑的顯著的例子。

無論如何,我們不當在死人的棺材前,墳墓前,或像前行鞠躬禮,不然的話則是我們把死人當作神,干犯神的誡命了。

教會效法世界的事實,豈止於以上所提的幾樣呢?每逢世上的人提倡一件甚麼事,不問這件事是否合乎神的旨意,教會必要隨聲附和。每逢世上的人發起甚麼運動,不問是否合乎神的道理,教會也一樣參加。神囑咐屬他的人從不信的人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但現代教會卻竭力走進世界裏去,與那些抵擋神的人攜手,這事何等可惜的事呢!

三 容納罪惡

主耶穌深知教會容納罪惡的危險,所以告訴門徒說:「倘若你的弟兄犯罪,你就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處的時候,指出他的錯來,他若聽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聽,你就另外帶一兩個人同去,要憑兩三個人的口作見證,句句都可定準。若是不聽他們,就告訴教會,若是不聽教會,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稅吏一樣。」——馬太十八章十五至十七節。

上面所引的經文第一句,華文譯得實在不足顯明原意,「得罪」兩個字,原是「觸犯」的意思。人犯罪觸犯了我,與人得罪了我,原是兩件事。比方某甲作了一件錯事,傷害了乙,因此觸犯了乙,我們說甲得罪了乙。又某丙存著好意去勸告丁,不料丁竟老羞成怒,以為丙有意侮辱他,我們也說是丙得罪了丁。得罪人的人不一定有錯,被得罪的人也不一定沒錯。還有許多時候,一個人在一件很不要緊的事上觸犯了他人,他也要對人說,「得罪得罪!」但這句經訓原文的意思卻比我們平常所說「得罪」的意思重得許多。意即說「你的弟兄若犯罪觸犯了你」,你就當先單獨告訴他,指出他的錯。如果他不聽,再告訴兩三個信徒,再不聽,便告訴全會眾,仍不聽,到這時為保全眾信徒的緣故,不能再姑息優容,只有看他像外邦人和稅吏一樣。這是主耶穌的命令,我們當一致遵守!

容我們再讀聖經的話:「我先前寫信給你們說,不可與淫亂的人相交;這話不是指這世概上一行淫亂的,或貪婪,勒索的,或拜偶像的;若是這樣,你們除非離開世界方可;但如今我寫信給你們說,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罵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就是與他同喫都不可。……你們應當把那惡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林前五章九至十三節。早年教會有一種規矩,犯罪的信徒,必須開除,或是停止他的聖餐。現在教會的情形怎樣呢?這些犯罪的人,不但不被人,遠離,有時反倒在教會中居首位,掌大權,任要職,作領袖。如果他們是有錢有勢的人,那更不用提了。

教友犯了罪不開除,不嚴責,以後效法他們的更多,這是教會失敗的原因。

教會何以這樣容忍犯罪的人呢?我們從觀察所得,發現了三個原因:

(一)是因為教會的領袖自己有了不少缺點和罪惡,自己既有惡行在身,自然沒有臉去勸教,責備別的犯罪的人。

(二)是因顧全情面。顧全情面是一件頂可惡的事,這一件事不曉得壞了多少事,害了多少人!就是因為顧全情面,許多信徒犯了罪,教會中沒有人肯去勸戒責備,更沒有人肯告訴信徒遠離這些犯了罪的人。

(三)是怕受逼迫。看見人有過失去勸戒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責備那些犯罪的人,是一件更不容易的事,告訴全教會遠離那些不肯悔改剛愎作惡的人,是一件尤其不容易的事。作這事的人總不免得罪人,遭人的反對,受人的逼迫。許多教會領袖和信徒們,因為怕受逼迫,所以不肯勸戒責備犯罪的人。

四 輕忽使命

「往普天下去傳福音」,這是基督授於教會的一個重要使命。現代的教會不去傳福音,只去提倡社會事業,如戒煙禁賭,解放婢女,……廢止公娼,這本不是教會的使命。但今日中國還有許多人沒有信主,我們那有工夫辦這些?讓政府和社會教育機關去做這些,我們去傳道救人罷!

我說這些,各位切不要誤會,我忽略人肉體的痛苦,比方有人將要餓死,我們置人不理,這決不是合理的事,主耶穌古時傳道也曾變餅,令人得飽。耶穌也曾醫病,減除人肉體的痛苦。不過事有先後緩急的,他嘗說:「我來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太九章十三節。又說:「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十九章十節。一次,他在迦伯農作工,有許多帶著被鬼附的,患病的,到他面前來求醫治,他對他的門徒說:「我們可以往別處去,到鄰近的鄉村我們好在那裏傳道,因為我是為這事出來的。」——可一章三十八節。我們的主是如此,我們當如何?我們當負起宣傳福音的使命,給人以屬靈的食物。服務社會雖屬重要,而拯救靈魂,更為重要阿!

五 容納不信派

我所說的不信派,就是普通稱為「新神學派」或「新派」的。我以為「新神學」這個名稱,有些不妥當,因為神的道本無所謂新舊,你說牠是新,牠是最舊;你說牠是舊,牠又是頂新。新神學派實在應當叫作不信派,因為他們不信神創造世界,不信耶穌道成肉身,替人贖罪,不信耶穌復活,升天,更不信耶穌再來,這些要道既都不信,稱他們為不信派,不是最適合的麼?

我們容這等不信派的人,在教會講臺上講「道」,豈不是根本推翻信徒的信仰嗎?

不信比犯了大罪更難挽救,因犯了大罪,尚可望其悔改,惟不信派悔改,希望實在很少,教會最大的危機就是在此。

或說,教會裏有這些不信派,當如何辦理?我是個力量薄弱的人,怎能改革一切?然當盡你的力所能做的去做,當剛強不屈,當守正不阿。若你已盡了力量,仍不見效,我說句不客氣頂嚴厲的話,你當離開那個教會,不要與他們(不信派)同行一路,同流合污。這話我知道得罪許多教會的領袖,然真理確是如此,為擁護真理和求合於真理起見,實在不能不坦率地說,聽不聽在乎你們自己,我當說的話是已經說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