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神僕的生活

王明道

讀耶利米十五章十九至廿一節,提後二章廿至廿一節。

昨天早晨講神僕的使命,當如何忠心指摘人罪,發揚主道;末說神僕自己應有聖潔的生活,然後有資格去指摘別人。茲再申言聖潔的生活。

傳道人聖潔的生活與工作的能力是有正比例的。剛才讀的聖經,前一段是神對舊約先知說的,後一段是保羅對提摩太說的,雖受教的人物不同,而施教的意義則一樣。總而言之,神的工人必須離棄一切卑賤污穢的生活,纔能合乎主用。

先知用比喻說明,神要對世人說話,神也要對屬他的人說話,怎樣說話?神就用他僕人做他的口,代神向人說話。我們知道神的口是非常尊貴,聖潔,完全的,我們的口若是卑劣,污穢,……怎能代表神的口向人說話呢?故神對先知說:「你若歸回,我就將你再帶來,使你站在我面前,你若將寶貴的,和下賤的分別出來,你就可以當作我的口,他們必歸向你,你卻不歸向他們。」末兩句話的意思,是他們可隨從你,你卻不能隨從他們,只叫世人效法我們,我們萬不可效法世人。

保羅在提摩太後書也用比喻說:我們是神的器皿,然而器皿有尊貴的和卑賤的分別。「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一個講求衛生的人,必不肯用骯髒的器皿,盛東西喫。比方這裏有兩個碗,一個是很值錢的,很精細美觀的。一個則不值錢,而且粗陋。照理,用時必揀擇那值錢的,但倘若值錢的碗裏面骯髒不堪,而不值錢的倒十分清潔,人必將那值錢的碗放在一旁,揀用那潔淨而不值錢的碗了。這樣看來,一個神的僕人無論怎樣大有才幹,如若生活不聖潔,神必屏棄不用他,若另有一個人,沒有什麼本事,可是他的生活卻非常聖潔,神必將大用他了。

傳道人當怎樣聖潔?保羅在講論傳道人必須聖潔之後即再談論當怎樣聖潔。「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慾,同那清心禱告主的人追求公義,信德,仁愛,和平。」——提後二章廿二節。教訓青年傳道人,本有許多話可說,如如何辦理教會的事,如何施教於人,及如何對付各種各色的信徒——對付老年信徒當如何,對付少年信徒當如何,……可是保羅卻將這些看為次要,首要是如何應付自己,消極方面當逃避甚麼,積極方面當追求甚麼。所以神的工人頂重要的,是離棄一切污穢,追求作一個聖潔的人。

但自己怎能做到呢?努力奮鬥,都不行,結果只落到「所願意的善,反不作;所不願意的惡倒去作」的地步,惟有靠神的,人什麼都能作。不過主意是要我們自己定規的。聖靈要在我們身上作工,但我們須絕對服從他。神從來不勉強人,神若勉強人,是最容易的。比方在佈道大會中,有人聞道卻不悔改,出門之後,神立時使他生病,再不信便立時叫他死,不久世人都要悔改了。可是神不採用這個強逼方法,他給人一個自由的意志,人不悔改,當時並不見他有甚麼;但他若肯,神就能在他身上作大工了。神要在我們身上作奇妙的工作,不過神要我們肯,要我們願意。我們若立定主意恨惡罪惡,羨慕聖潔,……神就幫助我們達到目的。

但請問我們能否完全順服?許多時順服一部分,還有一部分保留住,不願意順服。這樣,終於不能做清潔的器皿。不能完全順服,即不能完全聖潔;不能完全聖潔,作工自然沒有充分的力量。

作普通職業與作主聖工,大不相同,例如做建築師,只要技術好,即有不良的嗜好,也不要緊,他還可以建築成偉大的工程。在公司中做事的人,雖私德上大有欠缺,他還可以做事,得公司經理人的喜悅。生活聖潔與否,與他的事工沒有多大影響,但作主的聖工的就不是這樣了。因為作主的聖工,是由主使用,主不使用,一切歸於徒然。但主決不使用一個生活不聖潔的人。生活不聖潔,雖有經驗與閱歷,也不能作出大工作來。

在神學校中,有許多門功課,而最重要的功課,倒為人所忽略,就是神學生的生活,學生生活不好,雖然多得些神學的知識,也不會為神所使用。靈性不好,生活上不聖潔,不止不得神使用,連人亦不能信任他。假設一個傳道人,在家庭間常與父母妻子齬齟,如何傳道?認識他的人不將譏他為騙子,為偽善的人嗎?若傳道人生活聖潔,為人所佩服,忠實服務,心口如一,即不傳道,已足感人,何況更熱心為主作見證呢?

我在十四歲時,得一位同學時常幫助我,他無論勸告我甚麼話,我毫不懷疑,因為我早已佩服他的聖潔生活。別的大學生常苛待小學生,他卻不然,待小學生如小弟弟,和他們同在一起,安撫教誨。這樣的人格,怎能不令我「五體投地」的欽佩呢?我常說:我一生有三個大轉機,十四歲那一年,就是其中的一個,那時所以有這個轉機,那位同學寶在促成不少。

話得轉回來,我不是說生活聖潔的人,到那裏都得人的歡迎,昨天曾講,人人都成為朋友,沒有一個仇敵,你就有禍了。生活聖潔的人,遇見仇敵的反對,是常有的事,不過他們的口雖反對,心中卻不能不佩服。彼得說:「你們在外邦人中,應當品行端正,叫那些毀謗你們是作惡的,因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在鑑察的日子,歸榮耀給神。」——彼前二章十二節。這話是信而有徵的。

不止大罪能毀壞我們的工作,即小毛病亦足以毀壞工作而有餘。比方好說笑話,笑話中攙雜污穢的話,固屬有罪;就是沒有污穢的話,也是不該。設如有人在遊藝會裏請一位牧師說一段笑話,詼諧百出,聞者捧腹。明天主日,牧師在講堂上講道,一定會多少失這能力。說笑話雖不一定有罪,然究竟沒有實益,還是應當禁戒。又如容易生氣的人,也會影嚮他的工作,假如一位牧師剛才在街上和一位黃包車伕吵鬧,因爭車費,適為兩教友看見,那一日的講道,對那兩位教友,必將失了效能。倘若是日適講柔和或愛人的道理,那兩教友必更為生反感,譏笑你為偽善的人。

退一步說,你推諉易生氣,是我的本性,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那樣別人也以為說謊,偷東西是他的本性,無法更改,將如之何?所以一點不好的脾氣——易生氣,亦可以毀壞我們偉大的工作,我們實在不可不謹慎哪。

一次我在某地領會,有一個人對我說,你幾年以前,我本有機會信主,所以遲遲至今還未歸主,是因為見一位講道的人一日與車伕吵鬧,誰是誰非,不得而知,不過那講道的人扳起臉孔來,十分兇惡,因此我就不信耶穌。回想起來實在是我的過錯,實不該因為他人一點錯過,便以為耶穌不好,並斷定那講道的人不能幫助我。

我們在家庭生活上不好,也可以破壞我們的工作,就如在家庭裏面,對父母不好,對妻子不好,對兒女不好,對傭人不好,……出外怎能對朋友好,對他人好?對他人不好,又怎能領人得救?

綜觀上述,便知道傳道人的生活與他的工作,關係何等密切?我們不願為主所使用的工人則已,如欲為主大用,則須先留意整理自己的生活。

一個成功的傳道人,除了放膽指摘人的罪惡以外,同時要注意自己聖潔的生活,只要我們願意,神會加力量於我們,造就我們,使我們在他的手中成為聖潔合用的器皿。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