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盧家駇牧師

昨日有位弟兄問我培靈會講題是否由大會訂立?其實所有題目都由我自行定訂。今天的題目:「隨流失去」,確是信徒的危機,亦為牧者帶來傷痛,也是教會的癌症。讓我們認真地思想這題目。

(來二1)及(來三12-14)言,聖經確實提及人隨流失去,並提醒我們堅持起初的信心。我們總會見過有些人,他們曾接觸信仰,常返教會,熱心愛主,現在卻消聲匿跡。(約六66)記載耶穌的門徒多有退去的,不再與耶穌同行。教會裏有不少「觀光者」,他們常常喜歡在別人的教會裏聚集,卻又不願轉會。 有人美其名曰聽道或療傷,不用在自己教會面對人及事。若人因居住的地點或其他原因,而在別處聚集已久,就當轉會。此外還有些慕道者,覺得基督教的道理不錯,他們殷勤地聽道,卻又不願受洗。教會裏充斥了不少不肯轉會或洗禮的人,他們以為心裏相信已成,然而耶穌接受洗禮,為了盡上諸般的義。故此,他們如此行,實在欠缺了義。另外還有些不肯委身的信徒,他們較為自我,覺得委身會吃虧,在教會裏只管選上合用的。他們選擇教會不為了信仰,也不為了宗派,而為了滿足自我。信仰本應與生活連結起來,但他們卻如站在斷橋上,不願委身。這些觀光者、慕道者及不願委身的人都被耶穌稱為無知的人,他們將信仰建在沙土上,當雨淋風吹時,他們基根不隱,隨流失去。

(六66)言有許多耶穌的門徒離祂而去,猶大也是耶穌的門徒,他得着訓練。耶穌問他們是否都要離去,「西門彼得回答說:『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歸從誰呢?我們已經信了,又知道你是神的聖者。』」(68-69)他已進入信仰與認識的狀態中,一直維持至現在。底馬是保羅所揀選的,保羅明言他是他的同工,但他們都貪愛世界,就決定不再當門徒,並離開宣教的隊伍。保羅對那些離開基督福音的人感到希奇(加一6),猶太人強調遵從律法得救的道理,重視律法與行為,故轉瞬間他們就離了基督。

最近大家都留意法輪功事件,法輪功談論真、善、忍,吸引人相信;有不少人寫信來查詢法輪功的道理,並向我查問該怎麼辦?原來也有信徒參與,他們這樣快就隨從了別的福音。我們也別以為根基深固,理學、虛空的妄言、人間的遺傳、世上的小學等擄掠人心(西二8)。我們都會崇尚理論專家,佩服那些言之成理的人,若言他們聲色俱厲、態度誠懇,就更具吸引力,我們亦易被擄去。新紀元思想論述成功之道,只要將頭腦、觀念一轉,我們就可成功富有,甚而人可變成神。青少年血氣方剛,魔鬼不易容讓他們隨便信主、愛主,從前我認識不少愛主的青年人,或許他們在夏令會、獻心會獻心,現在他們已隨流失去。

讓我們細心思考一下隨流失去的危機。

(一)信心不穩,信是指人與神的關係,我們的信心會不穩固。有人受洗多年,卻未能道明簡單的信仰,信心不夠穩固。那些信心不穩固的人多呈情緒化,晚上睡得不好,清早起來,便想不來參與培靈會。人病了,也會令人與神的關係變壞。人也常陷入情緒低潮,感到莫名其妙的沉悶,也會遇上屬靈的低潮,你我都會如此。我們常受四圍的人和事而出現情緒,影響我們與神的關係。此外我們也會因着沒有委身而信心不穩,有人覺得看報或看電視比靈修更重要,有人則不覺得當為主作見證,即使聖經要我們尋求神,為主作見證,但他們不加理會,他們不太尊重神的話語,也不肯委身,故此他們的信心變得不穩。

我們當愈發鄭重所聽見的道理,否則我們會隨流失去。不單如此,我們的敵人是魔鬼,叫我們心裏對信仰會有所懷疑。我信主後三數月,我也懷疑,祂是真的嗎?信主得救稱義,這是真的嗎?若不然,我當怎麼辦?我只懷疑了一趟,克服了當中的疑問,後來便不再懷疑了。但若人常常懷疑,信心就易動搖。人若常憑感覺、情緒來接受信仰,不多讀聖經,這樣易生懷疑,且懷疑常會反覆出現。

有一次我在某聚會裏,講論差傳的道理,有個有學問的年青人,向我提出不少理性的問題,我對他說:人不能憑理性認識神,以有限的知識實在無法認識無限的神;神是又真又活的,祂的話也活劃在我們跟前,實在不容我們多所懷疑,不信的惡心叫我們離棄神。

(二)犯罪,另一隨流失去的危機是我們犯罪,究其實,我們個個都犯了罪,或心裏思想着犯罪(來三13)。我們總有私慾,保羅提醒我們人心就是個戰場,罪的律與義的律不停交戰,即使愛主的保羅也得承認自己心裏交戰之苦。凡當我們多所犯罪,被罪迷惑或心裏滿是私慾時,就不願多靈修親近神。趁着我們的心未致剛硬前,我們就當回轉。

第二,我們會故意犯罪,明知故犯(十26),犯罪者抗拒耶穌基督的贖罪祭;事實上信徒依靠耶穌的贖罪祭來得着救贖,若信徒故意犯罪,只會變得藥石無靈。

第三,我們會犯上褻瀆聖靈的罪(可三28-29),「褻瀆聖靈」是指法利賽人批評聖靈的工作,竟將聖靈的工作當作魔鬼的作為,法利賽人得不着憐憫。我們不應隨便講論神的名,應對聖靈必恭必敬,求祂潔淨引導我們,以致不干犯這些罪。我覺得我們不易犯上「故意犯罪」及「褻瀆聖靈」,但常會犯上「被罪迷惑」。

第三種危機是漫不經心,即使我們說得多麼認真,對方卻不介懷,不加思考,也不決定接受。他們已信了耶穌,卻要時刻面對世界,態度漫不經心,他們最易放棄信仰。他們並未思想清楚信仰,也不知當跟隨主,作門徒。我們失落這類人最多。

上列三種危機:信心不穩、犯罪、漫不經心,為何會侵害我們如斯厲害?我跟子女討論時,他們也說在我們的教會裏多有此等現象。我醒悟我們的敵人是撒旦,它是咆哮的獅子,想盡方法尋找可吞吃的人。有一次,老虎四出覓食,卻找不着甚麼。牠碰上一個人,這個人曾見過天使,天使提醒他會遇上老虎獅子,若他真的遇上,就對牠們說自己信了耶穌,牠們便不會吃他。因此那人便一如天使所言,對牠說自己已信了耶穌。然而老虎卻吃了他。後來老虎見了天使,天使得知一切, 便覺奇怪,老虎指指地上,牠只吃剩他的嘴巴,原來那人只說自己是基督徒,其他部分都不像個基督徒。撒旦到處尋找可吞吃的人,這是構成基督徒隨流失去的原 因。

聖經的作者提醒我們堅持起初確實的信心(來三14),為真理打仗,持定永生(提前六12,19)。「持定永生」指扎根於永生。就讓我們掌握下列五項轉機,叫我們信心穩固。

(一)回到聖經去

美國人不能好好學習聖經,故此信仰有所偏差,有機構提倡神的子民要回到聖經去。我們當時常靈修,靈修是屬靈生命的掛飾。我們當在神前恭恭敬敬,讓我們在神的裏面得着造就。不單如此,聖經還教導我們要同心遵守使徒的教訓,我們不僅研讀、默想經文,還要實行真道。我們讀經可有得着?就在乎我們可會實踐真理。唯有已踐行的真理才是活在我們生命裏的真理。《希伯來書》的作者提醒我們當越發鄭重所聽見的道理,恐怕我們隨流失去(來二1)。《今日基督教》有一篇文章,說我們應重視聖經,否則,會出現信仰問題,每人一生最少有一年讀神學,叫我們生根建造。

(二)回到教會中

我們若有三數人奉主的名,一同聚會,這就是教會了。從前我在渡輪上遇上滕近輝牧師,他正往很偏遠而細少的馬灣為數位信徒施主餐,那時我倒覺得是浪費時間。後來我在教會裏當了牧師,教我重新思想聖禮。究其實,我們當守聖餐,那是神所命定,用以記念耶穌為我們捨身流血,「你們也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路廿二19)在教會裏大家天天彼此相勸(來三13),我十分重視團契,少時我多參與青年團契,它就有如少林寺,讓我與信徒一起追求,一起事奉,一 起祈禱讀經,大家交接,彼此相勸,互相支持。即使我們被私慾所纏,漸漸出現隨流失去之危機,若我們得着主裏支持,兄姊天天彼此相勸,又豈會易於迷失呢?今天牧師、長執花了不少時間召開會議,信徒埋怨他們雖是牧者,卻沒有牧養他們,牧師、傳道當履行責任,努力地看顧、教導羊群。就讓我們回到教會,回到團契, 回到支持小組裏去,叫我們總不致隨流失去。

(三)回到神面前

我們當持定永生,神終不改變,祂會拯救我們到底,「凡靠着他進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因為祂是長遠活着,替他們祈求。」(來七25)「浪子回家」不獨讓罪人得着安慰,也安慰我們,當我們如同浪子,願意再回頭,神總會迎接我們,與我們和好。英國皇帝辭去皇帝職位,到紐西蘭巡幸,那裏土人唱歌來 歡迎這位貴賓,那首歌名叫「我寧願有耶穌」,不知那皇帝可會明白箇中深意?今天我們回到耶穌跟前,必蒙祂悅納。

(四)保守自己常在神愛中(猶21)

我們當常禱告自省,並保守自己常在神愛中。馬可離開佈道隊,自行前赴耶路撒冷,那裏有教會、有使徒。佈道隊第二次出發時,他重新歸隊,初時保羅不願帶他同去,但後來他深信馬可重投神的愛中,誠心悔改,保羅在羅馬坐牢時,寫信吩咐提摩太帶馬可到他那裏來,他在傳道的事上對他大有益處。究其實,我們往那裏去,交上那個朋友,作了那些事情,就決定了自己的屬靈生命的光景。期望大家能常在神的愛中。

(五)保守自己在作戰狀態中(提前六12)

若我們是兵丁或是戰士,卻不在作戰狀態中,我們就會戰敗。基督徒總要保持自己在作戰狀態裏,能為真道打仗,就能持定永生,進攻就是最佳的防守。美國教會將佈道稱為「賺取靈魂」;南韓信徒對信仰認真,熱切地廣傳福音。有些教會訂明如果未能領人歸主,不許人洗禮;這未必符合聖經真道,但卻有意思,領人信 主讓信徒持守愛主、愛靈魂的心,教自己保持在作戰狀態裏。

在一篇冰心的文章裏,說孩子問母親為何她那麼愛她,她回答說:「不為甚麼,只因你是我的女兒。」若然我們已隨流失去,但我們仍可向神發問,祂會說:「不為甚麼,只因我是你的天父,只因你是我的兒女。」神會保守我們,也讓我們竭力保守自己。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