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韓力生牧師

經文:林前十二、十四章

記得我初信耶穌時,巴不得神要我成為甚麼樣的人,我就成為甚麼樣的人;我不想錯失神為我預備的任何恩典。相信任何熱愛真神的心靈都有同樣的渴望。

有人說,單單悔改信耶穌得救是不夠的,還需要第二次的經驗。有的人說,除了信主得救之外,還需要尋求被聖靈充滿。好多時候我們想要尋求這個經歷;特別是弟兄姊妹非常敏銳溫柔的心要尋求神。故此,很多基督徒被靈恩運動吸引,他們認為信主成為神的兒女,還需要第二個經歷,許多人因此被迷惑。保羅在十二、十四兩章說出這樣的真理。兩章合共71節經文,內容非常豐富;我們無法逐一詳細查考,但可以大體上得到保羅所傳遞的信息。

神賜恩賜的分配(十二)假如神的聖靈給我的恩賜是你所沒有的,就感到倍加重要,似乎你需要依靠我;其實,各人的恩賜都有其重要性,大家都需要彼此依靠。全章聖經給我們看見彼此依靠的重要。

依靠聖靈分配恩賜(十二1-13)保羅開頭就說明,若我們信基督就得著聖靈:「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沒有能說耶穌是主。」惟聖靈才能把恩賜給我們,其中一恩賜或恩典乃是救恩,凡屬基督的都已經被充滿,問題不在於你有多少聖靈;在於聖靈得到多少部分。比如裝花生醬的瓶子代表基督徒,清水代表聖靈;假如把清水倒入裝滿花生醬的瓶裏,無法容納清水;若取出一些花生醬,水才能進去;在心靈裏自己退出越多,越能得到聖靈;把自己的生命倒空,才有位置請聖靈進來。我們得救,恩賜便進入生命裏面了。

保羅列下恩賜的清單。從4-10節這段經文;產生3個問題,到底這裏所題是包括所有的恩賜,或是一部分?我想,只不過是列舉恩賜其中的部分;因為這裏沒提及佈道的恩賜。新約聖經林前、以弗所書、羅馬書,彼得前書等四卷有提佈道的恩賜;是否這四卷書所提的是全部的恩賜呢?當保羅寫信給羅馬人時,他還不知道要寫給哥林多人的信如何;其實每卷書都提及諸多恩賜的一點,神所給人的恩賜可能還有其他,在聖經的清單上未能盡列。林前所提的恩賜較突出的,如醫病人、行神跡、說方言等希奇的恩賜。

「這一切都是這位聖靈所運行,隨己意分給各人的。」(11)「你們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賜......」(31)本章到了最後還鼓勵我們切切追求更大的恩賜。第11節提醒我們,惟聖靈隨己意分給各人恩賜。聖經中舉出其他事物,「求」在乎人,「給」在乎神;依靠聖靈來分配恩賜。

恩賜靠著各肢體之互相配搭,來發揮作用。(12,13,21)耶穌為身體的合一祈求,(約十七)祂並沒有建立有系統的組織確保身體的合一;祂為了合一,賜下聖靈的恩賜。神藉聖靈賜下恩賜,就是答應耶穌的祈求。沒有一個基督徒具有一切的恩賜,必須依賴別的肢體才能有其他恩賜。身體上每個肢體都需要其他的肢體。(14-21)我們若從身體斬除腳,那腳和身體就沒有關係了;腳支持身體才能行走,每個肢體都需要其他的肢體;這是保羅在本章所說的要點。18和11節所說相同,沒有一個肢體可說其他肢體不重要;所以聖經不鼓勵人彼此比較,當你和別人比較,就是否認神造你的獨特;當你看見別人有成就,你是否為之鼓掌?成功是需要其他的肢體互相配搭的。

整體需要個別的肢體(22-31)「軟弱」並非「不重要」的標誌,強的肢體保護弱的肢體。有本書說:「假如你將軟的割除,就是整個團體的死亡。」神不容我們輕看軟弱的人。

信徒彼此的責任(25-26)這裏時常給人誤解,同一作者保羅在歌羅西一章24節表達這個意思,當保羅在大馬色路上,耶穌問:「掃羅、掃羅!你為何逼伯我?保羅答:「主啊!你是誰?我逼迫基督徒,不是逼迫你。」耶穌說:「你正是逼迫我。」基督是身體的頭,當身體的任何肢體受苦全身都受苦。當基督徒受逼迫,耶穌亦感到受逼迫。我相信保羅寫歌羅西書時想到這一點,他明白身體的任何肢體受苦,全身都受苦,保羅此時說他巴不得起來,承擔所有的苦痛;來代替整個身體受苦。

現在的宗教新聞服務社告訴我們,每年有35萬信徒為信主殉道。自從初期教會以來,今時代是空前最多基督徒為信主而受苦。保羅認為一個肢體受苦,整個身體一同感受。各位!當我們想到國內的情形,我們當有切膚之痛;雖那地方有經濟方面混亂的情況,這樣受苦也是很重要的;但是我們最感受的是基督徒肢體所受的痛苦。猶如我們身體失去一隻腳還可以生活,但是身體成了有缺憾的人。

如果要身體有效運作,就需要發揮全身肢體所有的恩賜(27-31)請問!若教會有了所有的恩賜,這教會需要多大才可以?是否全教會每信徒都有恩賜?到底要多少會眾才談得上,一切恩賜都擁有權柄?如你按數量計算是錯誤的,神的恩賜並非在某個制度中都齊全,乃是在神廣義上的身子上充滿了。故此,整個教會每位信徒都是十分重要的。

讓我們來溫習一下,聖靈按著獨特的方法來分配恩賜,聖靈不容許所有恩賜集於某信徒一身;神要各肢體彼此依賴,因為任何一位都有其恩賜,而且有其重要性,彼此需要對方。

如何有規則運用恩賜(十四)十三章是論「愛」十二和十四章論及恩賜;有了愛才能發揮恩賜的效力。保羅說,如果我們要靈裏合一,恩賜不但須分配也須受規律的限制。為了解釋此點,他以方言和先知講道作比較.很有趣的,講到方言大家有分量。十二章論方言,十四章詳細討論;把恩賜有規律使用時,就用方言作為例證。

第十四章可分六個短段落:

從造就需要說,先知講道較方言重要(1-5)保羅說要有次序的造就,需要先知的講道,好叫神的恩賜在身體上自由流露。第4節說作先知講道和說方言似乎是背向的;因作先知講道,全教會都得造就,說方言若無人翻釋便得不到造就;作先知講道是最好的恩賜,而說方言是最小的恩賜。關於說方言引起許多爭論,因此,有的人索性說,說方言不再算為恩賜。

「先知講道之能,說方言之能,終必歸於無有。」「等那完全的來到,這有限的必歸於無有了。」(十三8-10)有人解釋「完全的」乃指聖經,意即所有恩賜包括說方言在內都來了。我對這些解釋覺得很難接受;如果這樣解釋第8節就不當有「知識」這回事,我深信今日神之教會中仍有知識;聖靈在任何教會有需要時就把恩賜賜下。坦白說,我在教會看不到有醫治和預言將來的恩賜,但是我有很多的宣教士朋友,他們在宣教地區看見醫治和說預言的恩賜;我無理由說他們向我撒謊。有位莫逆之交的宣教士曾接到封信:「神真是在我們此處作工,在已往18個月中,起碼有兩萬個回教徒歸主;他們不稱自己為基督徒,仍稱自己是回教徒;好像彼得、約翰、雅各,信主之後仍稱自己為猶太人,仍用舊名。在此過程中,主恩慈地帶給我們異象、神跡、奇事,使四圍的人肯定這個救恩的信息是真的;因此更多人陸續來信靠耶穌基督。」並非因我未見過醫治和其他說預言的恩賜,世上便沒有這種恩賜;這封信給我們看見,神可用此方法。

十四章6-12節保羅說假如要造就人,說方言就應當翻譯出來,若要傳達必須說出來。此段經文保羅用了三個例證,

第一,用管弦樂隊作比方(7)有簫有琴傳達作曲者的樂曲。

第二,「若吹無定的號聲,誰能預備打仗呢?」(8)古時號聲乃號召人出來參戰。

第三,用外國語言解釋(9-11)如果傳達必須學習共通的語言,例如有位傳譯才能使不懂外文者聽到信息;為了傳達,我們必須有聲音發出,例如哭聲乃傳達痛苦。

12節說如果要得屬靈的恩賜,就當求神賜你能造就教會的恩賜。13-19保羅說如果恩賜真正能夠造就教會,就必須對恩賜有所限制和調節;如果單獨靈修時說方言,只有個人得激勵而已。保羅說若無人翻譯,就不可在公共地方講方言;必須知道使用方言的規則,單說方言沒有翻譯,就無人得幫助。因為我們得恩賜,目的在於使人得益。保羅說方言比眾人還多(18)如果能按規則使用恩賜,說方言是重要的,若保羅自己沒說方言的恩賜,就等於告訴你,說方言是極微小的恩賜;你將會說,保羅因自己沒有說方言的恩賜;所以將這恩賜貶低。

20-25節是很有趣的一段,這裏說講道的恩賜結果是悔改;但是說方言的結果是混亂。21節保羅引述以賽亞廿八章11節的預言,保羅說神向以色列說方言;因此從外邦人的舌頭藉著先知向百姓說話。耶穌曾在馬太十三章,用同樣的推理說話,祂在馬太福音不住用比喻說話;門徒不明白為甚麼,耶穌回答這問題非常獨特,說他故意如此為使聽者聽見卻不明白。神把真理傳達,目的使人在生活上應用;如果人立心不實踐神的真理,神就不向他傳達。我們個人可以自己決定要讀經多少,要明白多少;其實不是你自己決定,乃是聖靈決定。聖靈給你明白多少在乎你的心志,把所聽的實踐多少。耶穌說用比喻讓他們所聽的都是比喻,聽完了覺得講的很好,事實上他們的心領受不到;聽是聽見,但不能明白。以賽亞說發生在以色列民中的事,都是這樣。因此,有人用方言說話,他們聽而不明。保羅說當時哥林多教會情形如此,如果未信者進到教會,聽了方言,因聽方言不懂,就以為自己在神審判之下。如果不信者進入你們中間聽見福音信息,聖靈讓他們受感動,就必將臉伏地敬拜神,承認神在他們中間。所以保羅認為公共地方說方言是不應該的。

26-35節保羅說了大堆規則請大家遵守,這對教會來說,是非常實際的提議。保羅沒禁止人聽得見的恩賜(26)他說可用這些恩賜,只要能造就人。說方言時當有次序,須有人翻譯出來才許可說方言,否則在公共場合請勿用方言。(27-28)每位先知必須控制自己的心靈,如突然感情衝動,或暴發是不該的;應當安靜等候輪流。每個先知講完道,其他先知必須一同評估,一切必須按規矩和次序行。(29-33)婦女不宜在公共場合說話,應在家中學習,這是律法的要求,閉口不言是正當的。保羅說巴不得你們順服我,承認我的權柄。(34-35)

保羅說他所寫的是主的命令(36-38)39-40節把這章聖經的命令作個總結:

一.切慕作先知講道的恩賜,不要禁止說方言。

二.所有的事都當按規矩和次序行,有的自認有說方言恩賜者,竟違反這章聖經,他們高舉說方言的恩賜;其實說方言是最微小的恩賜,在公共場所常常只有說方言而沒翻方言,保羅說必須翻出來。他們說,說方言才明白被聖靈充滿;然而保羅說,所有基督徒都已經被聖靈充滿。他們認為說方言才可以彼此交通,但保羅認為有了恩賜便可交通,神賜下方言使教會能更合一;但有的教會反因方言而分裂。

保羅並非站在權威位置,來譴責誤會恩賜的人,他在教導人時,他的平衡、溫柔,真是叫人佩服。在這些經文中叫我們醒悟,有了恩賜,要曉得如何有規則運用。

讓我問大家兩個問題:

在教會中你有否感受其他肢體且讚賞他們,有否想到如果沒有其他肢體,你就很受限制甚至感到自已是有缺憾的肢體?

你有否感到自己在教會中的重要性,有否想到自己的恩賜是甚麼,當如何在教會配搭?

如果你還不知道自己的恩賜和重要性,這章聖經對你特別有意義。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