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韓力生牧師

經文:林前四章

有次,我的朋友家裏,她的三歲孩子正在淘氣;他媽媽一次又一次的責備他,但他仍不斷觸怒他的媽媽;媽媽實在忍無可忍,便伸手打他。我看見這情形,覺得這位媽媽處理有點失當;但我又想,如果她見到我的生活時,也會找出我許多錯處呢!

耶穌說:「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樑木呢?」(太七3)林前四、五、六章的中心就是這樣。保羅在第四章說:「因為,無論如何都不可作論斷。第五章說,如果你們不審判,讓我來審判。第六章說,你自己去作審判吧!這三章聖經所用「論斷」「審判」的字根是同一的。

論斷是錯的1-6保羅說他連論斷自己都沒有能力,怎能談上論斷別人呢?一至三章哥林多人把保羅、阿波羅、磯法作比較。第四章保羅論基督的僕人實在是基督的執事,是神奧秘的管家,應當宣講神純潔正真的話語、揚真理,就不介意別人與他互相作比較了。「基督的執事」這文字原應用於航海上作工人(僕役)「神奧秘事」則唯神才能揭露的真理;是人的理智不能解釋的,唯聖靈才能把奧秘事顯明。聖經說保羅是個奴僕,靠自己毫無權威可言,保羅宣講基督的奧秘;他並非講心思、講創造的人,他不過作為神話語的出口而已。例如阿爾斯多德和孔子,他們都是聰明的思想家,言論空前。保羅卻非這樣的講員,他只是作僕役傳遞主人的信息。第2節論及保羅作僕役,在他所承受的使命上忠心。當神審判時,「忠心」是得賞賜的基礎,在神的國度能否接受賞賜,視乎忠心的程度而定。保羅說:「我被你們論斷或被別人論斷,我都以為極小的事;......」(3)這裏保羅並非說他沒有從人而來的權柄;使徒行傳十五章保羅順服耶路撒冷議會的裁決。第4,保羅說明他連自己都不知道。這是問題的籲字。蘇格拉底說:「人啊!你要自知。」保羅卻不能認識他自己,無人可以全面了解自己奉獻的動機,例如你怎樣為神工作,有所奉獻是想幫助人嗎?是否出於責任感?是為自己的愉快呢?是討神的喜悅遵行祂的命令呢?可能你只知道奉獻自己,至於奉獻的動機連自己都不清楚。你今晚來參加聚會,是因太太強迫而來,或因大會中俊男美女雲集大家來湊熱鬧,或真正渴望更多認識神的話語呢?巴不得今晚你的生命從神得到改變,可能你不知道來赴會的動機,也可能我所列舉的三個動機你都有。論斷別人的動機,可能自己的動機都無法判斷。實在說,在我人生中從未有真正單純的動機;或偶有純正的動機進入思想中,但剎那間又消失了。坦白的說,我從未有絕對清楚持守,唯一純潔的動機。問題並非我以許多藉口掩飾動機;我清楚知道有日會受到審判,如果連自己都不能判斷自己的動機,豈能談得上去審判別人的動機呢?請留心!我們的動機必須受審判(5)在第三章也看見此點。我們大家都要站在審判台前,把我們的行為向祂顯露;保羅在林後五10也說同樣的話,這裏所指是信徒,非未信主者。我們的主要審判每個人的隱情,要將各人心中的意念顯明出來。多麼令人戰競!有次,我和未信主的朋友討論這節經文:「到了時候,主要揭露人心中的每個意念的動機。」他不禁從眼中流露驚慌,大聲喊說:「韓力生啊!那時候我該死了!」聖經說,當來到主面前求告主作他的拯救者,作他的主宰。我們真是需要主的恩典!如果在座中有人從未到十架下求告主的恩典,今晚我邀請你來歸順主。主說祂把恩典賜給你。那時候信徒要從神那裏得稱讚。如果神鑑察你的隱情意念,你得著稱讚,這稱讚必從神的厚恩而來。這裏保羅說的得稱讚者,是指神的忠心管家,忠心管家尚且不知道自己的動機,其實,我們雖不盡知自己的動機,可是作正當事自己會知道的,所跟從的何時是屬世的智慧,何時是神的智慧。我雖無法全然知道奉獻的動機,但當我奉獻時,我知道我作的是件正常的事。各位!在這事上,我們應當時常活出我們的生活。

保羅在第6節用阿波羅與自己作比方「叫你們效法我們,不要過於聖經所記;免得你們自高自大,貴重這個,輕看那個。」不可將人與人互相比較;神不喜歡我們有此行動,神創造人個個獨特沒有絕對相同,連手指紋都沒一樣的;神給你有特別的容貌、恩賜、環境、前途、意願;神給你都是空前絕後的、無雙的;當你將自己與別人比較,就是否定神所賜獨特的你,或許你還埋怨神選錯了你。神說:「我沒選錯,你是那獨特的一個。」因此,神不要人互相比較。

論斷是無意義的(7-13)這段經文乃把1-5節應用在教會。保羅說出他作為使徒所忍受的苦痛;好叫控告他的哥林多人,心裏有所感受。使徒為主被人鄙視受苦,眾使徒在世人面前立了聯合的陣線。哥林多人非常富足,且自我滿足,任憑爭論、紛爭發展下去。保羅說:「就算你們作比較把阿波羅放在保羅之上;但誰給你們有這超越地位為何自誇。」(7)「自誇」則引以為榮,1-3節他們互相比較引以為榮,到了第7節他們自我為榮;這裏保羅問了三個無須答辯的問題:

1.誰使你們成為超越的呢?隱藏的答案:無人以為你是超越的,只不過你自以為超越。

2.你有甚麼不是領受的呢?明顯的答案:我一切所有都是從神而來。

3.若是領受的,為何自誇彷彿不是領受的呢?明顯的答案:你們驕傲。弟兄姊妹!把這三個問題自我省察並妥善作答;否則我們真是未曾領會主的大恩典。

8-13節把保羅和哥林多人比較。我曾說過,這樣的比較是不應該的;但是保羅為何在許多篇幅和哥林多人作比較呢?保羅面對那些驕傲的哥林多人,為要擊破他們的驕傲而和他們爭論,這樣是非常危險且會引起對方感受傷害;但是保羅以激將法表達思想。第8節有兩點的應用,一應用在第10節,此節有三重比對:哥林多人聰明、強壯、傑出。使徒愚拙、軟弱、被藐視。其實保羅說你這些特徵,當時的哥林多人是看不到的。神把這些特徵給予他們,在第一章可以見到,保羅說,神呼召你們哥林多人,其中有多少是高貴、聰明的呢?神所呼召的畢竟是世人看為愚拙的人。到了第四章保羅說,你們自以為聰明、強壯;其實本來你們是愚拙,有智慧者不多;神竟拯救你們,而你們卻利用基督的關係進到妄自尊大的地位。

各位!今天我們都會作出同樣的錯誤,我們在主前不配,自知軟弱,被人輕看,談不上權柄能力尊貴,到了成為基督徒後;竟想神給我成為基督徒中之偉大、尊貴、強壯的;希望基督的能力改變我們,在世上成為強壯、尊貴、聰明。靠著耶穌住在我心裏的勁力與世人競爭,有了耶穌,如同有把鎖匙能夠置富、強壯、聰明;沒想到成為基督徒之後竟然自覺卑微、可憐,到主前求告祂賜給體力、財富、智慧、高貴。

今晚,我的使命乃是說,假如你感受與神的關係尚未讓耶穌基督拿走那些屬世的優勢,這樣的想法簡直失去與神同在、成為神兒女的真意義;主拯救你因祂十分愛你,是要你成為祂的兒女,使你能在祂成就的工作上有份。

另一點的應用11-13此處經文給我們看見保羅因主的緣故成為愚拙的意思,為主的緣故,他飽受許多痛苦,承受許多的逼迫;甚至為逼迫的人祝福。(12)為基督的緣故成為愚拙,在世人眼中被看作世上的污穢和渣滓。保羅說世人看我們為愚蠢的人;我們可有自由選擇,不作世人所謂的愚蠢人;可是我們竟然以自由去選擇,作愚蠢的人。其實,我們並非必須成為基督的僕役;而是自己選擇作為基督的僕役。世人認為選擇行主道路者,是愚蠢的人。我想到一九九七年,很多港人有護照可移居外地;但沒有護照的只好留居原地。可是有人持有護照,卻不遠走高飛而留在這裏受苦;人就譏笑這種人愚拙,但有的人為了福音的緣故,他們的選擇正是如此。保羅就是這樣,為了基督,寧願被人看為愚蠢的。

世上的人,人人都有難題,從難題上可以看出他是甚麼樣的人。在軍事上,如果士兵們遭受蚊蟲騷擾,缺水洗澡等問題;我們便知道這樣的兵必死在戰役中;另士兵呼籲:「武器、醫藥、醫生都是當前急需的。」可知這樣的士兵是在前線作戰。以上兩士兵都有難題,從難題上可分辦其處境。耶穌的教會也是這樣,有的基督徒很關心初信主者,忙作栽培、忙作見證。有的基督徒終日埋怨,批評詩班唱得不好、牧師懶惰、長老不好。倆基督徒都有難題,但狀態各異。各位!哥林多信徒有他們的問題,使徒有他們的問題,兩相比對,可知各方面與神的關係怎樣。

7-13節保羅把自己與哥林多人比較,全章聖經論及對人的動機來審判。到底審判與比較兩者何關?我們作比較的目標是論斷,比如我把福士牌和平治的豪華房車比較,當然說出平治房車的超越。哥林多人把保羅的行為和他們理想的模式比較,他們預料保羅做錯了;因此14-21節保羅反駁他們的論斷,警告他們:「我寫這話,不是叫你們羞愧,乃是警誡你們,好像我親愛的兒女一樣。」14-15節保羅說明他寫這話的動機。16-17節保羅教導哥林多人的方法。18-21保羅告知他們,到了他們當中時,將按照他們的程度,在教會有所事奉。15節保羅全部的動機,爭論那班師傅不當在那裏教導;他並說那些師傅都錯了,惟獨自己是對的。15節的中心說明保羅和哥林多人特別的關係,就是在基督耶穌裏,哥林多人是他用福音所生的兒子。聖經說,我們領人信主有「聖靈」、「神的話語」、「屬靈的父母」三個媒介。本書一和二章論及聖靈是神的話語,到了第四章15節才說到屬靈的父母。

帶領我們信耶穌的,我們跟他有著特別關係。在36年前,有位牧長名大衛領我信主,他沒有畢業於大學或神學院;但他是個很敬虔的人。自從那時開始,我們一直保持密切關係,今我仍然很聽從他的話。保羅說他和哥林多人有這樣的關係。16-17節說明保羅用的方法。保羅差遣提摩太,他也是保羅信仰上所生的兒子,保羅要藉著與他傾談,使人更明白自己所講的是甚麼。在我事奉之中,曾多次見到這樣的事,當我到外地事奉;有時帶同兒女,我發現人們多和我的兒女傾談反少與我傾談。他們想從我兒女口中,了解我講的道,與生活言行是否相稱。

為父母者都是以兒女最大的好處著想,兒女有時需要父母的慈愛、溫柔、鼓勵;有時需要責打,兒女的態度和反應,顯示他們的需要。昔日哥林多人的境況正是這樣。

我們回顧一下,保羅曾說過不要批評,但竟然批評他們且要審判他們的豈非矛盾嗎?各位!今晚我們主要信息的中心正在於此。哥林多人是論斷保羅的動機,而保羅是論斷哥林多人的行為。他的意思是,如果你論斷人的動機,你本身應被論斷;不明白人家的動機怎樣任意論斷?所以保羅說,你們既論斷我的動機,讓我來論斷你們的行為。論斷人的動機是錯的,論斷人的行為是必須的。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