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吳 勇長老

今天我要講的經文,主要的在希伯來書,前面論及亞伯、以諾、挪亞,都因著信。這三個人有三個字可以代替;但是亞伯拉罕就不一樣,雖然他也是因著信,然而他向著一座有根基的城。「向」,是方向,意即目標;亞伯拉罕有目標。

目標非常要緊,人生不可無目標。有次閱報,記載台灣留美的學生,他們不願增加父母的負擔;所以就半工半讀,在餐館工作。做侍應生的,常受客人的氣;在廚房洗碗亦有其苦,因為廚師整天在爐火邊煎烤;肝火旺盛,脾氣向著這班留學生發洩。他們雖然經過艱苦的日子,但他們有目標;到了學成,得到學士、碩士、或博士學位;他們存有希望,有目標,所以不覺艱苦。基督徒開始信主時,樣樣覺得新鮮、心裏火熱、靈性活潑;可是此景不常,新鮮終而變成陳舊、火熱變成冷淡、活潑變為死氣沉沉。大概基督徒都有一段這樣的經歷;主要乃因沒有目標,火熱活潑都無法持久。我們的目標並非靈魂得救,因為靈魂得救,當我們信主時就有了;也非身體得救;有日耶穌再來,聖經說:死人都要復活,復活的人都要改變;不論復活或改變,我們要得著新的形體,和原有的形體不同。本是軟弱的、羞辱的;新的形體是剛強的、榮耀的。我們需要帶著新的形體,和主耶穌在空中相遇,這叫做身體得救。但身體得救並非目標。「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三16)「不至滅亡」意即罪得赦免。「反得永生」意即我們有神的生命就是永生。信就不至滅亡,得著永生。

有次我從洛杉磯赴紐約,我坐在機師旁邊;有個約十歲大的孩子,沒有大人陪他;我問他:「你不害怕嗎?」他搖頭表示不害怕。我問「為何不害怕?」答:「因為媽媽送我上機,到了紐約,我的奶奶來接我,所以我不害怕。」到了午餐時間,空姐來問:「吃牛肉或雞?」我就選了牛肉。問小孩子要那樣,他只搖搖頭。於是空姐走了。當午餐送來,我正吃時,小朋友不斷注視,後來他忍不住了,就問我「先生,這一客要多少錢?」我明白他誤會了,連忙叫空姐來,說明這孩子並非不要午餐,乃是以為要另外花錢。其實,一張機票不但可以到達紐約,還可得午餐供應。照樣,我們信了耶穌,不但不至滅亡,而且有永生。

關於身體得救,不是我們的目標;身體得救乃為將來被提的問題。我曾經問過許多信徒「哪種人被提?」有許多種的答覆,但都莫衷一是。聖經的話才是正確的答案:「屍首在那裏,鷹也必聚在那裏。」(太廿四28)但27節提及耶穌基督要降臨。屍首是沒生命的;鷹的解釋是詛咒刑罰。所以沒有生命的在那裏,詛咒刑罰就在那裏。人信了耶穌,理應有耶穌的生命。生命是有感覺有反應的。有次,一位傳道人在街上佈道,他講到罪的重擔壓肩頭。有個青年問:「傳道先生,罪的重擔到底有多重?幾斤或幾兩呢?」答:「如果你的肩膀被一兩罪、一斤罪甚至一擔罪壓住都沒感覺,這人便是死人;因為死人是沒有感覺的。唯有生命是有感覺、有反應的。」

被提不關乎熱不熱心、愛不愛主、屬不屬靈的問題,而是有無生命的問題;有生命就被提,沒生命就不被提。我們的目標不單是靈魂和身體得救,因為有信,靈魂和身體都得救了;我們的目標乃在於被提,當主再來,天空中有審判;我曾說過,有聰明被稱讚的,有愚拙被責備的;有一天,主要在地上設立千禧年國度,祂把得稱讚者都帶到地上;那時地上的國度成了我主基督的國,那班被稱讚者要與主同進入這個國度。所以,「目標」就是與主一向得國。

欲達目標必須經營。路加十九章載,有一貴胄將往遠方去,交了十錠銀子給十個僕人去作生意;當主人回來,第一個僕人上來對主人說:「你的一錠銀子已經賺了十錠。」主人說:「良善的僕人,你可以有權柄管理十座城。」有個僕人賺了五錠;主人給他管理五座城。有的僕人,一錠銀子仍是一錠;主人責備他又惡又懶。由此我們看見兩種人中一是有賺的,可以管城;一是沒賺的。賺則經營。「亞伯拉罕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經營所建造的。」(來十一10)要達目標就得去賺、去經營。「重生可以見國。」「重生可以進國。」(約三3,5)見是看見,進是走路;就是經營。我們應經營甚麼?耶穌一再說要傳福音:「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廿八19)「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可十六15)「並且要奉祂的名傳悔改赦罪的道......」(路廿四47)這三處聖經,英文用了兩個字,「族」就是國,另一字「每個被造者。」傳給每個民族、每個國家、每個受造者。世界的人都喜歡「大」,日本稱「大日本」,酒樓、戲院、餐廳常加了「大」字在前;教會也喜歡大,如培靈大會、大佈道家。人都喜歡大,其實,這些都不算大,唯耶穌的使命,才真正是大使命;要傳給每個民族、每個國家、每個人類。約翰也說:「你們多結果子,我父就因此得榮耀。」(約十五8)這章聖經論及葡萄樹和葡萄枝,提及關於生命,其中有節經文可作福音的解釋,「不是你們揀選了我,是我揀選了你們,並且分派你們去結果子。」(16)結生命的果子不必分派,福音的果子才要分派;要多結福音的果子,父就多得榮耀;我們把神的恩典分給人,使多人蒙恩、多人感恩;父就多得榮耀。

目標就是國,要達到目標必須經營福音的事業,亦即福音的使命,這是很難的。耶穌曾講過「進入神的國要經歷許多的艱難。」我們要負起這艱難的傳福音大使命!

從前戴德生牧師到中國傳福音,乘著幾十噸重的小輪船,經七個月的航程才到達上海;因種族歧視,那裏的人不肯租房子給他,他只好住在廟堂;當時交通不便,需時七、八個月才接到封家信;所以他在中國時實在非常孤單。李文斯頓到那稱為黑暗野蠻危險的非洲,他曾與獅子搏鬥。福音事業何其艱難!但是主應許說:「亞伯拉罕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經營、所建造的。」這話很有意思,到底是神經營,還是人經營呢?

我有位朋友,在台灣有很大的工廠,但他卻住在美國。有次我到美國,他告訴我關於他所經營的事業。人和工廠不在一起怎麼經營呢?原來在台灣,他有個大機構,機構經營也就是等於他經營。

我們的主在天上,祂的工作就是我們的工作;因祂有機構在地上為祂工作,這機構就是教會;教會對福音的經營,就是主的經營;主說祂的擔子是容易的,軛是輕省的。因為不單是我們經營,乃是祂來與我們一同經營;所以擔子就容易、軛也輕省。感謝神的恩典!福音工作雖然艱難;但主對我們有應許,且這應許定要應驗。

前年我遇到一件事:「在教會有個27歲的黑人;一位姊妹問他:「你曾見過吳長老嗎?」他說:「我在夢中見過;看見他於今年八月有大災難,主預先告訴我的;所以到時他要特別小心。」我聽了,置之一笑,沒有當作一回事。後來我到美國,有一天我從樹上掉下來,呼吸停頓,情形可怕;我第一件事想到主,就開口大聲呼喊主;於是,鼻子開始動,繼之我喊內子的名;她一看事情嚴重,一言不發急忙通知七個兒女齊來;大兒子召救傷車送我進醫院,經x光檢查;後面六根肋骨斷了。醫生對我說:「一根肋骨壞了已夠受,何況六根,真是要你的命;看此情形非打麻醉針不可;不過若你支持得住,盡量不打麻醉針更好。」我全身不能動。林道亮博士給我打電話說:「你所發生的事我知道,請你放心,在美加一切工作,我可以全部為你擔負。」那時我將領六大城市的聚會。我謝謝他。他德高望重,是聖經原文的權威,也是知名的神學家;必受大眾歡迎。事後我感到不妥當;因他年已73歲,六個城的重任萬一把他壓垮了,責任都在我身上。我就對內子說,如果主叫我能夠翻身,我就知道恩典來了。次日我竟然可以翻身,且能下床。我們和醫生磋商用物理辦法把我全身包紮,然後我可出去講道。醫生說:「兩週內是你性命的危險期。」我說:「包紮是你的事,能否講道是我的事。」醫生說:「當然,命是你的,並非我的;你想和命開玩笑,那是你的事。」後來他們就用物理的東西給我包紮;到了第十三天,我對內子說:「你一手托往我,一手提行李;我們第一站到舊金山。」我終於上了飛機,幾個美國人幫忙我坐下;到達時他們扶我起身,當晚,上講台也是人扶我上去的;擴音器在我口邊,我每講一字停一下;約講了十分鐘,突然發高燒,眼目矇矓昏花。舊金山的基督徒在座上哭了說:「別讓他繼續講下去。」之後,他們扶我下來,與洛杉磯為我診治的醫生聯絡,醫生說:「對不起!我曾警告他的,今相隔遙遠,我真無能為力;如果你們是他的好友,儘速送他急診;因為他肺炎已開始了,有性命危險。」他們送我入醫院;我心想,我是為了工作,本來不能動卻能動了;神定有恩典來到,忽然主給我一句話說:「以色列的城邑,你們還沒有走遍;人子就到了。」(太十23)我原定計劃負責六個城,還沒走遍;人子就到了恩典就來了;我就對舊金山教會的人說:「神有這樣的話,事情必定成就;請容我到半夜兩點鐘,如不退燒,就任憑你們擺佈;如退燒,就是神的恩典來了。」至半夜一點多鐘,我出了一身冷汗,完全退燒;第二天上講台,和正常人完全一樣。六根肋骨分叉第15天合起來,我實無法解釋;不過神說「事情一定要這樣成就。」

弟兄姊妹!福音經營是艱難的事業;但神應許要和你一同經營;既有應許,事情必然成就。實在奇妙!

必須禱告,神的應許才能成就。舊約的以利亞對猶太人說:「這些年間,如果我不禱告,祂不降露也不降雨。」降露下雨是神的旨意;但要以禱告支取神的旨意。耶穌應許聖靈要來;但祂去了,聖靈還沒有來,直到一百多個門徒到馬可家禱告,聖靈才降臨。關於福音的使命,神應許和我們一同經營;但你必須以禱告支取神同工。傳福音的事,我們看見從前使徒接受很慢;耶穌吩咐他們去,過了多少年他們才去;到了安提阿教會,最少經過了十幾年。至於中國教會傳福音,差傳事工,如果以現在來看;不是過了十幾年、數百年,乃是過了約兩千年我們才挑起使命;中國人差傳的歷史,至今不超過卅年。耶穌和亞洲人特別有關係;因祂生在亞洲,死在亞洲,復活也在亞洲,再來也是在亞洲。可是亞洲人對福音的使命,反應遲鈍;所以今日的柏林國際會議,洛桑國際會議;不見中國人。這是中國人在福音上很大的虧欠。馬太廿章論五種時期收成葡萄;「清早」是使徒時代。「已初」是德國人時代。「午正」是英國人時代;因為他們政治日正東遷,殖民地遍滿世界,宣教士到處都有;但經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英國的影響漸落。「申初」是美國人時代,美國接棒。最後「酉初」是日落黃昏時分,太陽下山,黑暗將至。我想,酉初是亞洲人時代,應說是中國人時代;所以中國人應接棒傳福音。因神的憐憫;清早得些工價,酉初也得些工價;我們不要灰心,既然還有一點時候,如果真正起來傳福音;所得的賞賜和西方人的不相上下的。今天傳福音實在很難;因為禱告,局面漸改變,請看回教人士認識怎樣醫療、怎樣救濟、怎樣宣傳;但他們始終不信,對他們傳福音最為困難;可是因為禱告的緣故,現局面已經改變;爪哇東部有十萬回教徒成為基督徒。剛才我說,福音要傳的範圍,要傳給每個種族、每個國家。蘇門答臘海島之以西尼亞島,經路得開荒,這島已被征服了,全島的人都歸主。因為禱告的緣故,神讓人經營;不能亦能,因神人一同經營,果效特大。佛教徒本不是歸順,因禱告之故,許多佛教徒也成為基督徒了。

各位弟兄姊妹!我們應當起來擔負這個使命!

常聽見年青人說,我做禮拜、查經、奉獻,為甚麼?很多的「為甚麼?」好像教會沒路走;並非沒路走,福音要傳給每個民族、每個國家;要傳給所有的人類;這是我們的路、是我們的經營、是我們經營的事業,別以為難;神與你一同經營,難也變成不難了。從前博士敬拜耶穌,獻上黃金、乳香、沒藥。就是說今日要挑起福音的使命需要黃金、乳香、沒藥。黃金就是信心,信心可成就萬事。

有一年,我對內子說:「我們對宣教士的難處,只有意會沒有體會;讓我們也出去嘗嘗。」她說:「無論你作何打算,我都跟從。」神實在給我個好妻子;凡我說是,她沒有說不是的;我要的,她從沒有不要。我們二人就離開台灣出發,為省錢,我們乘56個鐘頭的火車抵泰國,又到新加城,進入星洲之前,我向神求三件事;第一,住宿的地方。第二,求主給我一個教印尼文的教員,學費不太貴。第三,求主給我能當主日學教職,藉以鍛鍊。到星洲後兩三天,有人介紹我租房子,在一個公寓的14樓;三房兩聽,傢俱設備一流,那人問我意見如何?我說太大太好,我們夫婦倆一廳一房足夠了,可以節省一點。那人說,只要你合意就是。結果,不但不用租金,連水、電、電話一概免費供給。我感謝主,一文不花,入住高尚住宅。有人給我介紹位教印尼文的教員,每週四小時,我問他每小時需多少費用?他說有件事比錢更重要;他要求我,和我在向印尼人傳道的事工上有份;所以我學了兩年印尼文,他分文不取。第三件事,星洲最大的禮拜堂禧年堂的牧師來請我幫忙,只要我在星洲一日,講壇方面就交我完全負責。我於是在那裏負責了兩年的講台。

各位!黃金就是信心,信有就有;我求了三件事,神都一一成全。還有,黃金是金錢。約瑟帶馬利亞下埃及,路費是博士預備的。我們要去傳福音、救靈魂、建立教會,實在需錢;今天不是惟有白種人有錢,乃是黃種人有錢;但那是用在自己身上,非用之於主身上。

乳香就是禱告。沒藥是受苦的心志。並非中國人不能受苦;客家人從梅縣到印尼,都是空拳赤手去的,為自己為家庭而去,克苦耐勞。傳福音須有受苦心志的青年人。

有一年,我有機會與宣道會的會長金博士同工,他白天講道,我晚上講道。有一日早晨,他呼召,(從未聞如此呼召)他講個故事;日軍在印尼地方,準備到新畿內亞;那邊有數位宣教士,如果日軍進侵,他們是有危險的;他們忽接電報有命令要他們立即撤退;於是他們收拾行裝,預備撤退;但是見到新畿內亞的基督徒為此流淚哭泣;他們遂即抗拒總會命令,留在原地;日軍到達,他們被殺頭。至今他們的墳墓仍在那裏。金博士呼召:「你們要被神用,就當準備被殺頭,有這樣心志者請出來。」那天早晨,站出來的共有290多人。

我們需要有受苦的心志,作好準備被殺頭,就是受死的心志。中國教會需要把生命擺在主手上的人,福音才可傳開。教會要如此工作;但是沒有人;事業在乎人,有人才有事業。弟兄姊妹!目標是天國,要達目標必須經營福音的事業,雖然艱難;但神和我們一同經營就不難了。主說祂的擔是容易的,軛是輕省的。

有心志的人在那裏呢?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