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張子華牧師

崇拜是基督徒在世上一個很重要的活動,其重要的原因有幾方面。首先,它是個唯一的活動。耶穌基督對門徒有一個直接的要求,祂說:「父正要這樣的人拜他。」耶穌在約翰福音向我們表達了一個心意,就是父要我們在世上生活時,要過一個敬虔崇拜他的生活。這唯一的活動,直到將來天上,也要繼續。為此,我們在世上的時候,要不斷學習過崇拜的生活,以致將來我們在天上的時候不會陌生。

哥林多前書十一章,是我們今天要思想的經文。這章聖經可以分成兩大部份,是我們在敬虔生活中所要注意的。頭一部份是二到十六節,講到在崇拜生活中,對神必須有尊敬的態度。十七到三十四節,講到在崇拜生活中,要以主為中心,有思念和敬拜主的成份。不過,在這兩段經文中,保羅指出當我們在進入敬虔崇拜的生活以先,必須打穩一個很重要的人生根基,然後才談得上尊敬的崇拜和記念性的崇拜。

這重要的根基,綜合來說,就是信徒每天和神的關係。個人必須先有敬虔的生活,才能在整體性的崇拜中有敬虔的表現。這敬虔的態度有兩方面的表現;第一是對權柄的順服。(十一3):「我願意你們知道,基督是各人的頭,男人是女人的頭,神是基督的頭。」保羅為甚麼在論到崇拜生活時要提到這些呢?這裏提到有三個頭,基督,男人和神。神是基督的頭,在救贖的歷史來說,是差遣基督的;基督要順服神,去完成這救贖的工作。耶穌曾經說:「我的食物,就是遵行那差我來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基督的一生,對神的權柄有完全的順服。而基督是男人的頭,第七節說:「男人本不該蒙著頭,因為他是神的形像和榮耀。」男人若要在家庭和教會中作帶領的工作,就必須自己先對基督有絕對的順服。

還有一個頭,就是男人是女人的頭。其實男人和女人,在神的創造中是平等的;但這裏所指的,是神所設立的兩個機構:教會與家庭。在帶領教會和帶領家庭中,神的旨意是要男人負更大的責任,付更多的代價;走一條更艱難的路。保羅講這三個頭的時候,他的意思是要指出;無論男女,如果要過敬虔的崇拜生活,就必須有一個順服權柄的生活。因為順服神的權柄,我們也順服神在教會和家庭中所命定的權柄。我們的不滿、反叛,其就是對神反叛的一個反照。如果我們順服神,也必順服神所命定的權柄。一個不順服權柄的人,是不能進到敬虔的崇拜生活中,因為我們所敬拜的對像,是一位萬有的主宰。

除了順服權柄之外,還要追求過聖潔的生活,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根基。保羅特別用聖餐去警告哥林多的教會,餐是一個崇拜的生活,是充滿記念性的。但保羅卻警告他們,因為他們在生活上的不潔,所以招致神的審判,三十節說:「因此,在你們中間有好些軟弱的,與患病的,死的也不少。」保羅說如果他們在生活上不潔,又帶著這些不潔守主餐時,這便會帶來主的審判、懲治,甚至有軟弱、患病和死亡。

哥林多教會怎樣在守聖餐時,表現出他們平時的生活狀況呢?當保講到他們不尊重聖餐時,他講得很嚴重,(17-19)說:「我現今吩咐你們的話,不是稱讚你們,因為你們聚會,不是受益,乃是招損。第一,我聽說你們聚會的時候,彼此分門別類,我也稍微的信這話。在你們中間不免有分門結黨的事,好叫那些有經驗的人,顯明出來。」

原來哥林多教會在聖潔上,出現了兩個問題,頭一個是思想上有錯誤。這並不是說他們對真理有異端的法,只是說由於他們的思想有錯誤,因而引致分門別類和結黨的事。這分門別類的問題,正好違背了聖餐一個重要的意義,就是我們同領一個餅和一個杯的。另一個問題是有關私生活方面的。起先他們依照主設立聖餐之前所做的;他們在守聖餐之前有愛筵,大家一同先吃飯,然後才領受聖餐。這來是好的,只可惜有人慢慢染了社會的風氣,利用這段愛筵的時候,大吃大喝,失卻了記念的意義。(20-22)節:「你們聚會的時候,算不得吃主的晚餐。因為吃的時候,各人先吃自己的飯,甚至這個飢餓,那個酒醉。你們要吃喝,難道沒有家麼?還是藐視神的教會,叫那沒有的羞愧呢?我向你們可怎麼說呢?可因此稱讚你們麼?我不稱讚。」信徒把這種生活態度帶進崇拜的生活中,是多麼可恥的一件事。雖然今天的教會鮮有聖餐之前的聚餐,但保羅所指出的原則就是:我們在守聖餐之前,必須在身心靈方面有聖潔的準備,先省察自己,免得吃喝自己的罪。這決定性的因素,成為教會和個人敬拜神不可代替的基礎。因此,個人與主的關係是極重要的,能直接幫助我們過一個敬虔的崇拜生活。

當基礎打好以後,我們來到教會便沒有問題了。我們的崇拜,第一有很大的尊敬性。既然個人的生活已經有尊敬神的表現,那麼來到教會便有合宜的表現。保羅主張女人在聚會中蒙頭的用意也是在此;是表示她從心裏順服權柄。因為哥林多教會,遇見這樣的問題;當時的社會一個道德淪落的社會,有千多間妓院,因此教會面臨一個問題。其中有些女人,不願順服權柄,他們穿大紅大綠的衣服進教會,非常驕傲。保羅於是便勸勉教會的姊妹要和世俗的女子有別,便建議他們蒙頭,以外表的記號來表示內心的順服。今天,姊妹在外表上蒙頭不蒙頭,並不緊要,要緊的是有合宜的態度,有一顆敬虔的心來參加崇拜。

有幾樣事我們在崇拜中應該注意的。保羅在這裏建議用外面的表現來表達內心的敬虔,這是沒有錯的。我們要有合宜的服飾去參加合宜的活動。沒有人會穿西裝去打網球,或是穿汗衣去參加婚禮。同樣,我們在敬拜這位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時,我們不應有合宜的服飾去表現我們內心對主的敬拜嗎?舊約神在西乃山向以色列人顯現時,神要他們先洗衣服,預備一件乾淨的衣服,才去朝見永生神。

另外一個合宜的表現,是我們在崇拜之前心靈上的準備。我們在主日崇拜之前,先要準備好一個敬拜的心靈,才去參加崇拜。其中守時是一個很緊要的因素,先到會場,安靜自己,好好默禱,才參加崇拜。內心的敬虔,加上外表合宜的態度,才是神所喜悅的。

除了合宜的表現之外,個人還需要有適當的參與。保羅不願參加崇拜的人,成為一個旁觀者,當一個人講道時,大家都講道;當一個人禱告時,全體都一同禱告;這表示每個人的參與和投入。當牧師講道時,要留心靜聽,用心靈和精神去吸收;有人領禱時,要和他同心,一致說阿們。我們全心全意的集中精神,投入崇拜中;不東張西望,不魂遊象外,乃是全人的參與,而非旁觀者。倘若我們能全心全意的參與崇拜的每一項,就不會在崇拜中感到陌生和枯燥。

還有,一個敬虔的崇拜,應該有很深的記念性的成份。保羅特別以聖餐作為例子,說明在崇拜的生活中,我們要記念主;包括主的受死、復活;祂的一生、祂的為人,以及祂的將來。我們要以主為思念的中心,記念他。因此,崇拜和別的聚會,如祈禱會、查經班、主日學、團契等是不同的;別的聚會固然也應以耶穌為中心,但是有部份也是生命中情感的輸出。然而在崇拜中,卻只有思念主,不是只為了得著造就,更重要的將自己所有的帶給主。神當然也會藉著我們的唱詩、讚美、對祂的敬重賜福我們。因此,敬虔的崇拜是應該以主為中心的。

但願我們今天的教會,能注重敬虔的崇拜生活。不單注重教會整體的崇拜,更重要的,是個人敬虔生活的操練;要建立一個好的基礎,有順服神的心,更要學習在外表上有合宜的態度,來配合內心的敬虔。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