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鮑會園牧師

在當時哥林多教會中,顯然有人詢問關於保羅的權柄,保羅對他們的嚴厲責備,是否單憑保羅的感覺,或憑他在他們中間的成就來說這些話。開始的時候,保羅似乎為作使徒的職份來辯護,但實際上他沒有這樣做。或者保羅憑他的工作成就來證明他是真正的使徒,保羅在哥林多教會有顯著的成就;因他一個人有很多人信了主,也因著他的工作哥林多教會被建立起來,異端也被攔阻辯駁;若要看工作果效,他的工作很顯著,但保羅也沒有用這個理由來證明他有這個權柄。這給我們有重要的原則,工作的果效仍不能證明保羅有使徒的資格,否則他們便不會疑惑保羅的權柄。

在今天的時代,只注重外表工作果效和表現;例如:教會發展,人數增加;自己多麼受人歡迎,但單憑這些仍不能證明我們有真正屬靈權柄。今天香港的異端,好像摩門教發展最快,所以單憑人數多不能證明有真正的能力和權柄。有時表面上工作沒有成就,仍不能否定沒有工作的能力在內。最近我讀到有關一對宣教士夫婦在中國西北的見證,他們晚年時在青海一帶工作;工作果子很少,信主的人一隻手可以數算,但因著他們的工作,當地福音之門被打開了。有些人一生在同一工作上,沒有真正的成就,但真正屬靈工作,不能單憑外表及果效判斷;很多時候我們太注重外表來證明工作的性質,或一個人內在屬靈力量,這是不正確的衡量方法。今天教會中最流行的學說理論,使我們走錯了方向,單單注重數量和數目。當保羅說及他真正的權柄來源後,哥林多人便不能再與他辯論,我想他們看完信後,會覺得羞愧!自己怎能用想法與保羅相比?後來在哥林多後書中,看到哥林多教會真正悔改,我想這地方的教訓會有一定的位置。

保羅在這裏責備非常嚴厲,但他沒有單單責備他們,而自己卻沒有這種生命過另外的生活方式。如果我們的見證要有效,我們的見證必須要出自裏面屬靈生命。主耶穌說學生不能大過先生,屬靈的事情也一樣,我們事奉神的人必要先達這地步,才能引導弟兄姊妹達到這地步;我們無可能帶領一班比自己生命更長進的弟兄姊妹。下面保羅分辯他屬靈權柄的來源是甚麼:

(一)傳福音的人有一定的權柄和應得的享受

「難道我們沒有權柄娶信主的姊妹為妻,帶著一同往來,彷彿其餘的使徒麼?」(九5)難道我傳福音是沒有權享受生活嗎?然後保羅說傳福音的,難道沒有權柄享受這些收穫嗎?他舉出很多理由(九7),證明這是人之常情,然後他舉出聖經的吩咐(九9),神也有清楚的指示和命令。「我們若把屬靈的種子撒在你們中間,就是從你們收割奉養肉身之物,這還算大事嗎?」(九11),保羅在這裏提出一個原則,事奉神的人應得他物質上的好處,傳福音的人應該靠福音養生。今天教會對這個問題很敏感,不容易講;我覺得今天教會對待傳道人應按照保羅所定的規矩來作。教會對傳道人的待遇能否足夠供養傳道人呢?如果把傳道人的待遇,與教會最高薪或最低薪的人是不當的,如果我們將傳道人薪酬與掃街倒垃圾的人相比,表明我們覺得傳道人工作與掃街的有同等價值,我們把傳道人工作看得不重要。

我們要記得保羅是向哥林多教會說的,但保羅從來沒有接受哥林多教會的供給。他卻願意接受馬其頓腓立比教會一次兩次的供給。保羅因哥林多教會整個思想仍在屬肉體的階段,恐怕他們誤解了供給傳道人的意思,所以保羅沒有使用這些權柄。保羅實在為了福音緣故,甘心放棄了這些權柄。如果我們要使屬靈生命有真正果效,我們必須要有保羅的思想,為福音緣故甘心放下我應有的好處。「甘心」(九17)這個字中文好像歡歡喜喜的意思,但其實原文是義務和自告奮勇。為了主緣故,我願否放棄一些具體的東西,這是很實際的問題,其實聖經的教訓是很實際的。(羅十二1)將身體獻上,這是很實際的,不但用心,也是用手、腳來獻給神。以前我們的身體作犯罪的行動,但現在獻給神來工作。具體地我可以為主做甚麼?一位牧師對一小孩說,你願意為主獻上甚麼,那小孩想一想後說:「如果我有一百萬,我願意獻給神。」牧師點點頭稱讚他,然後問他身上有多少,他說有十塊錢在身上。牧師要他奉獻這十塊錢,他不願意,牧師便不明白地問他:「既然你願意奉獻一百萬,為甚麼你不肯奉獻十塊錢?」那小孩說:「我奉獻一百萬,因為我沒有,但現在這十塊錢是我所有的。」

(二)保羅整個人生目標是盼望與人同得福音的好處(九19-23)

a.保羅為了與人同得福音的好處,他整個生活方式也就沒有固定,他沒有固定的愛好,沒有固定生活圈子,目的是叫人得到福音。香港教會與海外教會有所不同,海外的基督徒家庭生活,都環繞教會的工作活動而定;譬如我今天請客,我先思想教會中有沒有特別的活動如果有禱告會,我便不請客,不但一個家庭是這樣,而是很多家庭是這樣。但香港很少看見基督徒家庭按照教會的活動來編排生活;我們需要把教會看作我生命中的一部份,為主的緣故若有影響教會的事奉和活動,我們願否把一些應酬放棄?讓整個教會生活,成為我重要的部份。

b.保羅提及他沒有特別固定的生活圈子,向猶太人就作猶太人;向律法下的人就作律法下的人,為的要藉著我的生活去影響那些人的生命。我看見很多教會中有很多的小圈子,外人沒有辦法打進去;圈子以外的事情都與我無關,不關心其他人的需要。我們有責任在他們中間去過生活,叫他們與我同得福音的好處。今天還有很多基督徒,以為海外宣教是我基本責任以外的事情,這不是我基本,只是某些人才需要去作。其實宣教工作是我們每個人的責任,向所有人傳福音是基督徒的責任。

(三)保羅的生活目標有竭力追求的見證(九24-27)

保羅提及到一個人要得能壞的冠冕需要去角力爭戰,我們為得的是不能壞的冠冕,豈不要更加角力爭勝嗎?在這裏保羅用運動賽跑的比喻,哥林多人很熟識賽跑,但賽跑不是容易得獎的,賽跑需要留意幾件事情:

a.賽跑的人必須按照固定範圍和規則來跑,他不能亂跑,照樣基督徒屬靈生命也一樣,走天路也要認定天國的規則,才會有長進。你若生活自由隨便,你只能作一個馬馬虎虎的基督徒;但若你要作一個真正的基督徒,你就要按照聖經的規則而行。

b.賽跑的人需要事前準備,以前我讀大學時有一位同房同學,他是一個長跑好手。賽跑的人不作我們能夠作的事情,我們不會去作的事情他卻去作。在當地的比賽通常在春天舉行,但他整年不停地練習,冬天下雪的時候,我們要躲在房裏,但他卻每天在外練習。我留意他幾年來不喝汽水,因為汽水會影響他的氣力。他這樣作是希望得獎賞,同樣,我們若要得獎賞,也要訓練我們屬靈的生命。

保羅的整個生命和工作是有目標的,他不受肉體的限制。「所以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我鬥拳,不像打空氣的。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九26-27)保羅不願意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我們也不要一生作個表面上的基督徒,我們也看過一些事奉神的人和基督徒;一生在教會裏工作,但結果晚年時被主丟棄,這是多麼可憐。

保羅對盤問的人的答辯,他屬靈生命有這樣的見證,他為主放棄自己的權利,他整個生活目標,是叫人與他同得福音的好處。他一生是過鍛鍊自己的生活,攻克己身,不讓肉體在生活中控制自己;將來見主面的時候,不被丟棄。願主使保羅的見證成為我們的激勵;使我們有這樣的心志事奉主。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