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鮑會園牧師

今天所讀的經文是整大段的結束,第一章講到哥林多教會的紛爭嫉妒,然後在第二章是保羅分析,因為他們很多人屬肉體,按照世人的方式行事;第三章指出他們不認識自己生命的目標。保羅在第四章解明他們所以有黨派之爭,是因為:

(一)他們對傳道人看法錯誤。

(二)他們對聖經看法錯誤。

(三)他們對自己看法錯誤。

(一)他們對傳道人看法錯誤

哥林多人把傳道人放在特別的地位,說我是屬磯法的,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阿波羅的。他們就以「他」為這派的領袖和榜樣,甚至與別人對抗,因「他」是他們最尊重的一個。保羅對他們說:你們根本錯了,因為不認識傳道人的工作和地位。「人應當以我為基督的執事,為神奧秘事的管家。」(四1)這節經文是特別指著全時間事奉的傳道人,神在眾人中特別呼召傳道人;要他整個生命放在全時間事奉上,特別在傳福音牧養教會方面事奉神。當然從另一個角度看,每一個基督徒都是事奉神的人,因為你不是事奉神就是事奉撒但。只有這兩種勢力對立,沒有一個基督徒承認自己是事奉撒但的人,所以無論作甚麼職業,我們都按照神的旨意生活,所以每一個基督徒都是事奉神的人。但是在所有事奉神的工作中,全時間事奉是最蒙福的工作;因他一生的工作,都直接與傳福音有關。「他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弗四11)所以我們不能忽略這些人的重要。

雖然我們看見有些教會沒有全時間做工的人,這個教會仍然很蒙福;但從整個聖經和教會歷史來看,這種情況是例外的。正如一個傳道人不受神學訓練,也可以傳福音,但這些人是例外。能夠沒有唸過大學,而可以教大學的人是很少的,王雲五只唸過小學,後來在大學文學院作院長,但全中國只有一個王雲五。傳道人把一生的生命放在事奉上,是不能兼職的工作,若是這樣,兩方面都不能完全。聖經上稱傳道人為神的僕役,乃是專責服事大君王的,所以必須專心工作,絕不能兼職。

但另一方面我們要看清楚傳道人的地位。哥林多人把傳道人看作黨派的領袖,這裏說傳道人是基督的執事。「執事」這個字比奴僕身份還要低,普通奴僕是用錢買來的。但在希臘人的社會裏,他們很喜歡坐船出海,搖船的奴僕是奴隸中最低賤的人。這些船的構造很特別,上面有甲板,下面有這些僕役坐在艙底兩邊;所以船上的人看不見他們,他們也看不見甲板上的人。但當掌舵的人打特別訊號給他們,他們便按命令來工作。這些搖船的人整個生命責任,就是聽從主人的訊號和命令。保羅說傳道人就是這種僕役,我們整個生活方式是按命令生活。不是要表現自己,建立甚麼黨派;我們最主要是聽從發命令的神,若果我失去主給我的身份,我便不配作基督的僕役。我們要留意基督的僕役,乃是要向基督負責任,而不是向任何人負責任。我不是要傳道人與教會不合作,因為我們要遵守組織的規定,工作才能順利進行;但我們基本工作方向乃是要聽從大君王耶和華的命令,向祂交賬。所以任何時候我在教會中看別人的臉色作事的話,我便不是基督的僕役。照樣,教會的弟兄姊妹亦應看重傳道人,傳道人的工作是按照基督的引導和命令;若教會要決定傳道人的工作方向,而不是讓他順服主的命令,這是錯了。哥林多教會把傳道人的身份看錯了,沒有看清楚傳道人是基督的執事,有了這個觀念,所以教會便受虧損。

(二)他們對聖經看法錯誤

「叫你們效法我們,不可過於聖經所記。」(四6),這句話很難解釋,是否聖經教導我們效法保羅,到一個地步就要停止?事實這裏的標點符號不清楚,其實保羅說:「你們效法我們,不可過於聖經所記。」這是解釋他們應該效法保羅的內容,在甚麼事情上效法我們?乃是不可過於聖經所記。保羅的生活單單按聖經的標準,所以在這一件事,你們該效法我。不是用哥林多人的智慧或知識來決定,這正是哥林多人的毛病,他們以自己的聰明及知識來領受神的話。在遵守神的話之外,再加上其他事情,他們把知識恩賜看著與主的話平等,甚至還高於主的話。人常常有這毛病,就是遵守神話語之外,再加上其他的事情;但聖經說不可在神的話語上增加或減少。夏娃就是犯了這個毛病,神吩咐她不可以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但她說不可以吃也不可摸。今天有人批評基督教裏的異端邪教,這些異端都普遍有一個特徵;就是他們的信仰,在聖經以外,還加上其他東西。我們可以有把握地說,若有任何教會團體教導你遵守聖經;加上其他東西,這個團體便有問題。最近香港有一個邪教鼓勵人自殺,他們有很多教義、歷史、圖片、幻燈;在聖經以外,加上其他東西,這是錯誤。

有時候對聖經的解釋,超過聖經本身的意義,也是錯誤。把自己的解釋,加於聖經,也是超過聖經所記,聖經沒有這樣講,而我們堅持一定要作,這是錯誤。每個宗派及教會都有它自己的敬拜儀式,但若有人在敬拜上加上一些特別的儀式,看作基督徒必要的條件;你不按照我的方式,就不是教會或基督徒了,這就是超過聖經所記。我們需要認清楚我們基本生活標準,需要按照聖經的記載,也需要按照聖經的正確意義去解釋。哥林多教會的毛病就在這裏,他們把神的話看錯了。

(三)他們對自己看法錯誤

保羅問他們:「使你與人不同的是誰呢?你有甚麼不是領受的,為何自誇,彷彿不是領受的呢?」(四7),哥林多基督徒覺得自己比別人好,我是屬保羅黨的,我比阿波羅黨好;我是屬磯法黨的,我比保羅黨好。保羅說你們真正能得著的,是神的恩典,根本你們成為基督徒,都是領受的,但怎麼你們以自己所領受的自誇。恩典乃是我們不應得的好處,神給我們恩典,並不是我們比別人好;但我們不能以領受後誇口,這是多麼愚拙的事。四章七至十三節,保羅教導他們在主面前謙卑,他們高抬自己,其實根本他們沒有資格高抬自己,因為這是神的恩典。你們應該存感恩的心來領受恩典,認清自己與別人沒有不同;若有不同是神格外的恩典,所以要謙卑,承認自己毫無好處;便不會擁護哪一黨,哪一派。「謙卑」不是客氣,口頭上推讓的意思,真正的謙卑乃是認清自己的真正身份。我們原是蒙恩罪得赦免的罪人,若果我們有這種態度,便不會以任何事情來自誇。

保羅自己作榜樣,他說:「我們還是又飢又渴,又赤身露體,又挨打,又沒有一定的住處。並且勞苦,親手作工,被人咒罵,我們就祝福,被人逼迫,我們就忍受。被人毀謗,我們就善勸。直到如今,人還把我們看作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滓。」(四11-13)傳道人是耶穌的僕役,我們是人類中最低賤的僕役,若你們以我為黨派的領袖,你應該成為像我這樣謙卑的人。哥林多人若看清楚這點,他們原來所尊崇的人;乃是僕役中的僕役,他們便不再自誇了。如果認清這個真理,教會便不會有紛爭黨派了。

求神藉著保羅的勉勵,讓我們更清楚認定我們在神的家中應站的地位。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