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鮑會園牧師

(林前三10-17)

保羅說:「因為我們是與神同工的,你們是神所耕種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三9)基督徒是神所耕種的田地,神是耕種的主,好像主耶穌在福音書比喻一般;人子是撒種者,福音種子是由神播出來的。但這節聖經,在解釋上很困難,一方面是神所耕種的田地,而另一方面又是神所建造的房屋,這句話的主詞是誰呢?按思想是神,但在文法上不是最好的解釋。另外在神學思想也是錯誤的觀念,生命是神所播種,若神不放種子在我們身上,我們就沒有盼望。但當我們有這生命之後,保羅又在這生命上轉了另外的比喻方式來講。他好像看見一座房屋,而這座房屋的建造也是我們。神將生命放在我們裏面,生命的成長是我們每一個基督徒的責任;生命立在主耶穌基督根基之上,好像神把種子放在我們生命裏面一樣,我們不能作這個工夫,但當根基立好後,要在上面建造房屋;表示生命需要繼續長大,這是我們每一個基督徒應該負起的責任。聖經上從沒有說神要叫我們生命怎樣長大,為此原因保羅在書信中多用房屋來比喻基督徒的生命,在以弗所書也是這樣。生命是一樣,而根基也是一樣,但在根基上建造的房屋會有很大的分別,大小也不同。我們基督徒如何建造自己的生命,怎樣栽培自己的生命,我們不能埋怨神,乃是自己要負責任。

保羅說我好像一個聰明的工頭一樣,立好了根基,將生命種子放在哥林多教會裏,然後有別人在上面建造,「只是各人要謹慎怎樣在上面建造」(三10),這裏各人是指每一個人,每一個有主耶穌生命的人,我們要謹慎怎樣在生命裏建造。下面保羅提及我們的生命可以用有價值或無價值的材料來建造,如果有人用金銀寶石來建造,他的工程就能夠存留得住,如果用草木禾楷來建造,在審判時會就被火燒毀。

在未思想我們要用甚麼材料,在屬靈生命根基上來建造之前,我們先思想一個重要的真理,不論你用甚麼材料來建造你的生命,你的生命也會一天天的被建造出來。以前的日子時間已經過去了,你永遠無機會改善以往被建造的生命,你可以重修或修改一幢建築物;但我們的屬靈生命已被建造,你永不能改變它,這是多麼嚴肅的思想。你作錯的事情,永遠存在你的生命裏,每一個過去的時間,都無法改變自己的生命。我們要謹慎自己的生命,如果我們在上面建造沒有價值的材料,我們將來怎能向主交賬;所以我們每人在主面前檢討自己,思想到我們未來的生活方向。

另一方面,保羅說我們用金銀寶石、草木禾楷在這根基上建造,將來每一個人的工程在主面前被顯露,顯露出用甚麼材料來建造,金銀寶石指有永遠價值,可經得起考驗的。草木禾楷指沒有價值,經不起考驗,保羅不是說有些人可用金銀寶石,有些人可用草木禾楷,來作建造的材料;保羅指出基督徒都有主的生命,沒有人一生都是草木禾楷,一生中沒有作過一件有價值的工作;同樣地,沒有一個基督徒一生全用金銀寶石來建造,他一生沒有錯誤,沒有作過任何一件沒有價值的事,沒有基督徒能過一個百分之百完全的生活。我們的生命是用許多不同材料來建造,這是無可避免的,因我們還活在老我的生命裏,但我們有一個責任,盡量用金銀寶石來建造。

但是這種好壞的材料混雜在一起,很多時候是基督徒的悲劇。我們有時心裏受感動,很熱心作事,便用金銀寶石在生命上加上兩塊磚頭或一層材料;但有時候我們受環境影響,整個生命用草木禾楷建造了一段,這是多麼可憐的建造。造成這種情形的可能有幾方面的原因。

(一)有時候在生命中選擇錯誤,將注意力放在某些事上,而看輕了另外一些事情。譬喻有些人非常注重靈修的生活,每日逼切禱告,渴慕主的話,在主面前對付自己,他在這一方面是用金銀寶石建造的生命;但另外一方面,卻不注意對待人的態度,在家裏對父母、妻子、兒女非常不好,因此在這方面他用草木禾楷來建造生命。整個人好像活在兩個圈子裏,這是非常錯誤的觀念。

(二)有時候我們單單注重工作,對神的工作的託負,非常認真,但對人的責任,對自己的責任卻忽略了,其實這是同樣的重要。每個人都生活在不同的圈子裏,思想方式及生活都受自己喜好影響,很容易對一些事情劃分屬靈與不屬靈。很多年前,我剛從外國返港事奉,被請到一個青年聚會講道,這會場很特別,它的四週都有水龍頭,講道前主席出來報告,請弟兄姊妹把水龍頭關掉,以免浪費用水。當我講完道出外準備返回神學院,當時我對香港情況不大熟悉,所以便登上了一輛白牌車離開。第二天有一位弟兄來神學院找我,告訴我昨天坐白牌車是非常錯誤的事情;你作這種事,等於不是基督徒。這位弟兄看坐白牌車的事很重要,但對水龍頭有否關掉,是否浪費食水卻不要緊。一方面要守得很嚴緊,一方面看卻認為不重要。

有時我們會花許多的時間去作一些沒有價值的事,是因為我們將注意力放在某些錯誤的事上。有時候是受環境影響,好像彼得懼怕人的話,不敢承認主。雅各在伯特利與神面對面,心裏受感動,與神立約,願意為神而活;但看見拉班有許多牛羊,而自己還沒有甚麼財產,於是用詭詐方法奪取舅父的牛羊。不論為怕環境或為了自己的愛好,我們眼睛總是矇蔽了,把某些東西看作重要,但把某些事情卻看輕了。實際上這會影響我們屬靈生命的建造。保羅提及這種前後不相符的生活,在我們一生中作過多少草木禾楷的工作,我們用多少金銀寶石,同時又用多少草木禾楷來建造生命?

跟著保羅又提出一個警告:「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他顯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三13),在那日子乃指主耶穌再來的日子,我們要面對面見主,我們每一日所建造的工程要在主面前受考驗,今天可能無人考驗我們,我們的思想、工作,可以嚴密隱藏,但有一天,我們每一件事都要在主前受審判。到那時候草木禾楷的東西都要被燒毀,雖然建造在主的根基上,仍然可以得救;但生活中卻沒有一件事被主悅納稱讚的,這種生活多麼可憐呀!

保羅又提醒我們,每一個房屋建造的人是我們,我們的生命是神的殿(三16)。神的靈住在我們裏面,我們不能說我沒有聖靈住在心裏,聖靈是有位格的神,不是物質。因此不能說我們的聖靈有多少?通常我們有一種錯誤思想,以為聖靈充滿就增加聖靈,好像倒水注滿一個杯子一樣。其實分別不是在你有聖靈多少,而乃是聖靈在你的生命掌握握多少主權;你順服聖靈有多少,我們認定聖靈是神。所以每一個的決定要追求聖靈的喜歡,如果我們尊敬聖靈在我們的生命裏,我們不會違背聖靈,作聖靈不喜歡的事情。「破壞」這個字在原文是看作平常的意思,有人把這殿看作平常。(徒十章)記載彼得看見異象,天上有布袋墜下來。裏面有很多昆蟲走獸,彼得說這是不潔淨「浴」物。神說我潔淨的,你不可當作俗物,這裏有兩個相對的意思:潔淨是歸主為聖,俗是平常。我們不要把自己的身體看作與世人一樣,因為神的靈住在裏面,我們不能把神的生命看作平常,與世人一樣;否則神會把我們看作該滅亡的世人一樣。

我們被主潔淨從世界分別出來的人,我們的動機、作事方式,生活方式,應該與世界不同,要過著分別為聖的生活,我們能否像世人一樣的生活嗎?我們能否再像世人作草木禾楷的生活、思想、態度呢?若我們看自己與世人一般,神會毀壞我們。生命是神的殿,而神的殿是聖的,所以讓我們時常謹慎自己的生活,用金銀寶石來建造自己的生命;經得起考驗,將來能在主面前存到永遠。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