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陈终道牧师

經文:詩二十九89;提後三16-17;來十一6

在這末世的時代,魔鬼要極力誘人不信聖經的話,甚至在教會的圈子裏,也有人懷疑聖經的話。有人問:我們是否能從科學立場證明聖經是神的話?又能否從聖經之外來證明聖經是神的默示?這些都是不合理的要求,正如顯微鏡是研究細菌不可缺的儀器;怎能要求研究細菌的人,不用顯微鏡呢?聖經是唯一記載神默示的書,若否認聖經的價值,又想曉得神的默示,那是不可能的。我們豈能限制醫生看病,不根據醫學原理,而採用會計學呢?各種科學必有研究它的工具和原理。照 樣,我們也必須根據聖經,才能認識神的話。

聖經的權威和可信,最叫人發生動搖的,就是有人認為今日是科學進步的時代,人不易受騙;也就是說從前科學落後,人易受騙,所以才相信聖經。如果聖經 是本騙人的書,根本就經不起時間的考驗,惟有真實才能經得起時間考驗。從前科學落後,是現代人的想法;當那時代的人照樣認為自己是進步的。現在的人可與從前的人比較,但也無法和將來的人比較。聖經完成至今約兩千年,當然那時的人無法與現代的人比較;如果以兩千年前的眼光來看現在,簡直把人看成神仙了。即使科學進步可以搖動聖經的權威,也絕不可能歷時至今才搖動的。

根據大英百科全書記載,埃及的金字塔建築於主前二至四千年之間,庫弗金字塔是用二百三十萬塊,每塊兩噸半重的石頭建造的;當時未有起重機也沒有直昇機,用何種方法堆成金字塔呢?直到如今科學家尚且覺得這是值得研究的問題。古時也可用藥物保存屍體幾千年不腐,這是他們的科學;不過古時科學專供帝王和有權勢的人享受,而今科學進步多為普遍大眾享受而已。我在四川讀書時,曾參觀博物院,其中有漢朝皇帝用的銅製洗臉盆,盆底雕刻三條魚,盆兩邊各有扶手;摩擦之,水中發出悠美的響聲。繼續摩擦,水呈縐紋,聲響悅耳,並由三魚口噴水;這是關於物理學震動音波的原理,雕刻的準確恰使三條魚口中能噴出水來,真是高度深奧的技巧!所以不可藐視古代的科學,漠視古人較今人愚拙。聖經不但沒有被科學進步所搖動,反而在科學不斷進步中,神藉祂的僕人把祂的默示寫下。雕

摩西是一位充滿埃及學問的學者,是聖經首五卷五經的作者。所羅門王是一位著名的詩人,也是生物學家,他能講論花草樹木、鳥獸蟲魚。由此可知聖經的作者,有當代的科學家,有淵博的學者。科學進步並不能搖動聖經,因這是兩種不同的範圍;科學研究物質方面;聖經卻告訴我們神的啟示和神的話語。

基督徒對神的話語,應有堅固的信心,才能從屬靈的經歷,體驗神話語的能力;如果沒有信心,聖經的話對你就不產生力量。因為人非有信,不能得神的喜悅;到神面前的人,必須信有神,而且信祂必賞賜尋求祂的人。如果存著不信的心來讀聖經,就得不著聖靈的教導。

雖然聖經曾被科學家懷疑,特別是關於宇宙的來源。聖經說天地是神創造的,科學家則謂天地是自然演進而成的。聖經說天地是神創造的,早有記載,且是最後的定論。至於科學家所說的,是否可作最後定論呢?若科學家尚未有最後定論,便沒有資格和聖經挑戰。研究科學者有人說:「非研究科學者勿批評科學。」然而他們是否能以此語自作反省:「非研究聖經者,勿批評聖經。」凡批評聖經不可信的人,多是不勤讀聖經的人。我曾從事文字工作,發現那些喜歡批評書的人,都不是存心閱書的人。他們隨便翻閱即作出批評,而真正讀書的人,如有所批評亦屬善意。如果科學家認為宇宙的創造問題已有答案,膽敢宣佈進化論是最後的結論;那麼則儘可向聖經來挑戰!正如分兩組比賽回答問題,一組已有答案;另一組不但未有答案,且譏笑別組的答案錯誤,豈不可笑嗎?所以那些根據進化論批評聖經的人應質問科學家:「進化論是否宇宙的答案?」

有一位生物學家愛司丁康克里說:「如果生命的來源憑偶然的可能性,這種惑然的情形;則有如印刷所經一場爆炸之後,可以印出了一本完整的字典來。」你信嗎?

有人說,是否聖經因流傳時間過久,傳播範圍太廣而發生錯誤呢?這是個很好的問題,但我們不要忽略一點:神是否早已估計聖經在傳播中會發生錯誤?我們不應把傳播上的錯誤歸咎於聖經,傳播之錯並非聖經之錯;聖經告訴我們,神所默示的這部聖經,非屬偶然湊集的書,而是神計劃中要賜給人的書。亞伯拉罕時還沒有聖經,神對他說:「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保羅說:「聖經既然預先看明,神要叫外邦人因信稱義,就早已傳福音給亞伯拉罕。」(加三8)神對亞伯拉罕所應許的話,正是神啟示聖經要給我們的一部份,那時聖經的腹稿已在神那裏,所以神對亞伯拉罕所說的話,就是後來聖經的話。這節經文說明舊約聖經的啟示,早在神的計劃中。(羅十五14)說明在舊約神啟示之目的,是要教訓新約的信徒:「從前所寫的聖經,是為教訓我們寫的,叫我們因聖經所生的忍耐和安慰,可以得著盼望。」(彼後三15-16)彼得證明保羅所寫的新約書信,是出於神的靈感。

聖經是神預早計劃要完成的一部書,在神啟示給人的時候,是有目的、有主題的。因此,聖經是一貫性的,不因人在傳播上的錯誤而受損害。舊約許多預表和先知的預言,都有它的中心點是指向耶穌;新約四福音記載耶穌的生平,耶穌如何降生、受死、復活,正是舊約先知所預言的,正是舊約預表所顯明的。然後在新約中,解釋這位耶穌基督,如何照著神的旨意而來,如何死而復活,將再來接我們;解釋新約照著舊約預言,完成神的旨意;所以萬一有傳播上的錯誤,聖經也不致受影響。

至於抄寫上的錯誤,不如我們想像的那麼嚴重;因為從前抄寫聖經者,都是很虔誠的人,他們逐字朗誦抄寫;再作校對。一頁如有四個錯字,全頁作廢重抄, 抄完一卷如發現錯誤,全卷作廢重抄;他們工作虔誠慎重,錯誤的可能性絕少。一旦因人的軟弱,抄卷有錯;但古時文字傳播工作進行緩慢,可以及時追回修改。聖經傳播開始時,神曾告誡以色列人要謹慎教訓他們的兒女;所以作君王的,也有聖經抄本置於身旁。

有人以為聖經是由教會審定,這樣豈不是教會比聖經更有權威?我們應注意,聖經從神默示至完成約經一千五百年之久;神容許祂的話語經過漫長的時間才完成,是要讓它接受時間的考驗;聖經中很多歷史都是具有目的之挑選;因為「從前所寫的聖經,都是為教訓我們寫的……。」神將那些可表明祂旨意的歷史,挑選載於聖經,是經過長時間,從人的歷史中選出的。聖經有超時代的性質,所含原則適用於任何時代。神並沒有把祂的啟示在一個時代中,全給一個人;而是在每個不同的時代,按著祂的旨意啟示給祂所挑選的人。把歷代集合起來的,就成了神完全的啟示。天地萬物是神創造的,但並非交給一人管理;而是交給亞當和他的後裔,全世界的人類管理。耶穌基督的救贖,是他一人成功的;而傳揚救贖的恩典,乃所有信徒之責;凡蒙恩得救的人,就要共同傳揚救恩。聖經是聖靈所啟示,非由一人領受,乃給神所揀選的眾僕人一同領受。三位一體的神所創造,所完成的救贖,所啟示我們的聖經,是要眾信徒一同完成共同領受的。神容許祂的話語經長期考驗,是要顯明那些假冒神默示的經書都經不起考驗。保羅在(帖後二1-2)提醒當時聖徒:「弟兄們,論到我主耶穌基督降臨,和我們到他那裡聚集,我勸你們,無論有靈、有言語、有冒我名的書信,說主的日子現在到了,不要輕易動心,也不要驚慌。」使徒提醒當時的信徒,要分辨清楚使徒書信的真假。彼得後書三章也題到當時有假冒的經書出現,提醒信徒要分辨何為神的啟示。約翰也在他的書信勸勉信徒說:「一切的靈不可都信。」又提醒信徒勿輕易相信靈感。初期教會使徒,提醒信徒小心認識神的啟示。教會中有屬靈的敬虔,又對聖經專門研究有經驗的人;他們經長期分辨經書,且細聽敬虔者的朗誦,然後開大會把真假經書分別出來;所以如果說加太基會議是審定聖經,那就錯了!那時教會不過是經過長時間,來辨認經書的真假而已。既經辨認清楚,就把神的話彙集起來;教會只是辨認神的話,教會無權審定神的話。聖經的權威僅屬聖經本身,絕非人所能加給的;因為神的話安定在天,直到永遠。

我們當愛慕神的話,知道神的話是可信的,將神的話藏在心裏,就不至於得罪神,就可勝過試探,可作得人的漁夫。神的話是我們腳前的燈,指引我們前面的路。最可怕的就是心中沒有真理的基督徒,作事憑自己的思想意念,憑世界的智慧。

求主提醒我們,讓我們寶貴神的話語!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