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三、略談讀經

黃聿侯先生講
袁方揚記錄

經文:詩一一九89-96

詩篇裏最長的一篇是一一九節,共一七六篇,分為廿二段,每段八節。這篇最長的經文就是講論聖經本身的,它用不同的詞彙,如神的律法,法度,典章、命令、訓詞……來說明神的話語。多麼感謝主!我們人竟得著神把祂自己的話交給我們,意思就是祂把自己交給我們,正如我們最知心的人把最要緊的話,單獨告訴我們一樣。昔日保羅講過猶太人自誇有福氣,因為神把舊約交給他們。但,我們這些被猶太人不看在眼內的外邦人,神竟然把新舊的全部都給與;同時,感動人的聖靈又住在我們裏面,所以我們的福氣是比猶太人大得多了。猶太人很殷勤讀聖經-雖然只是聖經的一部份。我在耶路撒冷看那些拉比,見到他們在烈日蒸曬之下;仍坐在哭牆那邊讀得津津有味,我們豈不更應該殷勤讀經麼,基督徒的行事為人,要著他是否從聖經消化吸收而衡量的;若然,纔有知識,有生命,有力量。

我們的中華文化,就是孔子思想。若問甚麼是中國人?不應從種族或疆界來劃分,乃應該看他是否有中華文化的認識;如此英國蕭伯納也可看為中國人,因為他佩服中華文化,說世界第一等公民是有中華文化的人。同樣,甚麼人是基督徒?不應該絕對看他是受了水禮領受聖餐而論定,乃要看他有沒有主的話,在他生命中生活中流露而確定。

提摩太後書三章16節:「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意思是神用一口氣把它吹成。因為祂感動了不同時代,不同背景,不同階層的人物;歷時一千五百多年而寫成了這有系統有中心的聖經。保羅那時所指的聖經,還未把新約編選在內,但彼得寫彼得後書時,便認定使徒書信也是神所默示的,它的地位價值,與舊約聖經同列。我們研讀這最長的一篇詩篇,看見神如何教導我們去遵行順服,以致把祂傳揚。因為在這個過程裏,是包括研究分析,若光是在頭腦中作為知識探討;而不是去遵行於生活上,永遠得不著主的心,也失去祂感動人寫成聖經的目的。

舊約時代的先知,他們是非常謹慎遵行神話語的,神怎樣吩咐,他們便怎樣做。例如耶利米,他本身是一位愛國人士,但當神的話臨到,要他告訴百姓悔改,否則便要被仇敵擄去,倚靠埃及定必失敗。他被同胞誤會,以為他是奸細,擾亂人心。你含冤受屈,向神忠心,只有接受神的靈所感動,遵行祂的付託,就不顧慮自己。保羅說:「現在活著不再是我了,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整個人要讓主的話在他生活中顯明。神的話語不但在個人身上有重大力量,在國家也大有影響。主前六零六年的三幾年之間,在希西家王之後的瑪拿西,敬拜偶像,聖殿荒涼。後來繼位的約西亞王重新修葺聖殿,纔發覺有神的律法書在裏面;於是宣告遵行神的話語,使這個國家能夠一度復興過來。可見聖經對個人,對家庭,對國族,對教會都產生極大力量,是我們不容置疑的。

人類的軟弱,雖然一度復興,不久又會故態復明。但感謝主的恩典,甚麼時候渴慕遵行祂話語的,便可以重新得力。昔日百姓被擄到巴比倫,便非常渴想神的說話,如今有些不自由的地區,已沒有聖經可看,但仍靠著以前記憶的經節得安慰。可惜我們在有自由讀聖經的環境,卻對於讀經不感興趣,不受感動,我們會推說生活緊張沒有時間去讀,其實我們每天花在看報祇,看其他刊物或浪費於別的事上,所佔的時間非常多。基督徒的靈性測驗,要看他每天用多少時間讀聖經,清晨起來,是先看報紙還是先看聖經?往往我們不是利用精力旺盛的時間來讀,卻在筋疲力竭之餘,勉強讀一段來求心理上的安慰。須知「時間就是生命。」消失一段時間便是消失一部份生命。尤其過了四十歲的人,把時間浪費,簡直就像讓毒瘤在那裏發展,多麼令人警惕!

讀經究竟容易嗎,有主的靈帶領引導,是容易的;沒有罪的阻隔,遵行也不困難。若我們要研究到它寫作背景文法等等,恐怕一個相當聰明的人,用相當適宜的方法,就算是二三十年,也不可能懂得很多。事實上沒有一個人對聖經完全懂得的。聖經的寫作過程是複雜的,地理包括非常廣,巴勒斯坦,埃及,巴比倫,希臘,羅馬都在其內;當時世界的變動情形,也隱隱約約在聖經上有線索。聖經原來的文字很舊,猶太人思想又非常深刻,而離我們現今時間,地理都相當遙遠,要把它仔細研究,更不是只讀一本聖經就可以。但研究這些與否都不重要,卻要重視神自己話語,祂的話語安定在天,永不改變。尤其祂的預言,太奇妙了!聖經中許多預言,至今已經成為歷史事實,未來的將要陸續見諸事實。我們可以說現在是站立在預言之上,因為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神的預言就是在那裏實現,祂的應許就像在我們腳下幾成事實,所以我們的福氣是多麼大!

人算甚麼,不過是泥土,像蟲類一樣的軟弱無用。並且因為犯罪,是罪該萬死的,然而神竟然將祂的話語託付,並且成為事實。耶穌是神的兒子,而道成肉身與我們同在,我們一信了主就有了道-神的話。我們接受祂,這道便佔據了我整個人,把我這個人都消化在祂裏面。到祂顯現的時候,我們必要像祂,這福氣是很難形容盡致的。我們不過是無用的瓦器,但寶貝放在裏面;它的能力,它的價值就完全不同。我們這沒有用的身體,聖靈竟然也住在裏面,祂在我們裏面並不是分開乃是溶合;當我們順服祂越多,溶化的量越大。換言之,我們順服主,主的話就把我們吞進去,所以我們平常讀經,順服的態度是非常重要的。猶太人以順服神為最重大的事,他們從巴比倫被擄歸回;以斯拉將律法書帶到會眾面前宣讀,他們聽了都說「阿們」。他所宣讀神的說話,不盡是勉勵,並且有許多責備,他們卻因這些話語而感動戰兢,樂意遵行。主在地上生活的時候,雖然滿有權柄能力,也是絕對順服神的說話,就如祂被捉拿的時候,祂的門徒拔刀相救;但祂說,「收刀入鞘罷,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你想我不能求父,現在為我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麼;若是這樣,經上所說事情必須如此的話,怎麼應驗呢。」(太廿六)所以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五章說:「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尚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這是神的信實,也是祂話語不可變更的證明。

神向我們是這樣負責任,我們向祂順服是不用懷疑的;主的話語很明確,雖然深奧卻也易了領悟,許多人讀書都知道有精讀或略讀的方法,我們讀聖經的缺點是略讀得不夠,精讀又不全面。有人只是拿一兩節深入去鑽。由於全面的知識不廣;我們所得著的便零零星星,對於神的整個計劃,心意,氣魄都是很零碎的概念。盼望我們要從聖經創世記至啟示錄快快的讀一遍,放膽去讀,不用做筆記,也不用追求亮光。也許有人認為這樣略讀記憶不牢,不會的,我們如每日去讀,就能夠養活靈命,會不自覺的使靈性長進。若是那天未曾讀經,便惘惘然有所失,這就是靈性進步的狀態。這樣開始的時候真的似乎無所得。但習慣了,在談話中,思想中,以至講台上與講台下都會有了交通。在你裏面是有東西的,到了多讀之後,每卷書就會有印象,這些書卷內容特點是甚麼,神最重要的旨意要求是甚麼,都能夠明白的了。其他一般性的知識,時間,地點,記得與否,並非重要。只要記取其中重要教訓靠著主的力量去遵行便可以了。讀新舊約的時候都一樣,先要打好略讀的基礎,對書卷有整個概念,然後找一卷書,用一年時間去精讀,對於該書的內容段落大意都比較深刻的默記。例如讀羅馬書。一庄三章是講論罪,四五章是講因信稱義,六至八章講聖靈工作,九至十一章論猶太人的事,十二章以下是信徒生活,我們都要緊記著。但同時也不放棄略讀,假如讀經的時候,感覺上中文之間很難懂,不必先去找註釋,或用外文比較,或參關中文譯本的小字注。要不同角度去默想,會比較注釋得著為多。當有了得著的時候,你會非常歡喜快樂,更引起了興趣。聖經是非常奇妙的,裏面滿了安慰,鼓勵,教訓,一生受用不盡,間題是我們怎樣去領受,遵行。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