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當求靈恩充滿

賈玉銘

感謝主!使兄弟有第二次到廣州來,這次來不是平常的來,乃是要和各位作更深的禱告。

兄弟這次剛從中國的極北──哈爾濱,跑到中國的極南──廣州香港。先十幾天因為北方天氣很冷,日中還要穿皮衣,晚上還要蓋棉被,現在呢?穿葛布還要出汗。空氣差得很遠。兄弟不特盼望此物質的空氣,由冷而熱,更盼望屬靈的空氣,亦是如此。

前次在吉林省佈道,機會極佳是歷來所未遇見的。每次聚會,不止少數人啼哭,有時全堂都啼哭起來。不止有人看見異象,且有人獲見主面,與主說話。其中亦有不治之病,蒙主醫愈的。至於從前冷淡的,恢復了熱心;跌倒的,再起來行十架之路;未得救的,而今得救,……更大有其人。這個聚會,真是非常的聚會。記得最後的一次聚會,由晚上七點起,至明早四點半,還未散會,後來因兄弟七點要搭車回去,於是不得不要停止。你想:這種屬靈的空氣,何等溫煦?何等令人快樂?盼望今年培靈會屬靈的空氣,比那裏更溫煦,更令人快樂。

我們讀以賽亞卅二13-17,就知那裏有劃然不同的兩個景象:13-14節,是一幅荒涼可怕的景象;15-17節,是一幅昇平有福的景象。這個大轉機,其原動力在甚麼?就是在乎「聖靈從上的澆灌」。願聖靈亦大大澆灌培靈會,使培靈會真能成為「有福之地」。

請讀以西結三12-14,使徒行傳一4-5,8,12-14。

兄姊們!你們很踴躍地來赴培靈會,到底抱何目的?如果我要各位表示的話,相信必異口同聲的答我:「為要得著靈恩」。你們第一個欠缺和需要是甚麼?若真正覺得,你們亦必齊起答我:「就是靈恩」。又倘若耶穌在我們之中,任從我們向他求甚麼,如昔日從所羅門一樣,我亦必定相信各位要對主說:「主啊!求賜靈恩於我們」!主已臨近門口了,我們有沒有資格,被主提舉呢?十童女的智愚,及其結局的異趨,就在於有「油」與否。那五位智慧的童女,所預備的油,不特可以令燈燃著,更能充滿那器皿。求主亦使我們得著靈恩的充滿!

本月八日,上海某報,登載一樁值得人注意的新聞。就是說:現在卅四國聯合會議,通過准猶太人回國復興。這件,不特是地上的大事,同時亦是天上的大事。蓋正是耶穌快要回來的預兆呢!耶穌曾設個比方:『那無花果樹發嫩長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那無花果樹,是猶太人的預表,無花果樹發嫩長葉,即表猶太人回國復興,可見主的再臨,真個正在門口了。各位預備了未?我們一生的大事,是預備耶穌再來時,如何迎接他,千萬不要忽略這件!

剛才所讀過的三段聖經,好像三幅圖畫:

第一幅,是以賽亞卅二13-17。這畫上半截十分慘澹荒蕪;但下半截卻十分優美可愛。今日中國教會正陷在那種冷淡,頹廢,衰敗……的狀態中,有如該畫上半截的景象,令人目不忍睹。為甚麼還不快起來,求聖靈從上澆灌我們呢?

第二幅,是以西結三12-14。先知以西結被聖靈高舉,帶他而去。當時他眼見耳聞那種情形,及其心靈裏所感覺的痛苦和忿激,雖精擅繪畫的人,恐都不能描寫盡致。這幅極有價值的圖畫,同時亦極有教訓於我們。無論何人,均不能自舉其身,使之高起;要別人才可以高舉我們,照樣,我們欲得高尚的地位,亦斷不能靠自己的天才,學問,道德,……必定要靠聖靈才行。故誰被聖靈充滿,誰就得聖靈高舉。

第三幅,是使徒行傳一12-14。五旬節之前的教會,太可憐了!門徒的信心,也太軟弱了!甚至聚集的時候,都要關起門來。可是五旬節之後,就不是這樣了。此時他們很勇敢地,剛強地,為耶穌作證,致一日能感動三千人悔改歸主。聖靈的能力,果然應驗在他們每個人的身上,望主聖靈今晚亦親自作工。

我常說:主的僕人,可分三等:(一)靠己而作工的。(二)靠主而作工的。(三)讓主自己去作工的。這第三等最好,且最有功效。以後我很讓主自己在我們中間作工。

我覺得我作主工,也有這三個時期:(一)靠己作工時期。在這時期當中,作工很慇懃,且很熱心。有時亦能令人榮耀主,可是越看越可憐。因為是靠己不靠主,故功效結果是等於零。然這是從前的,過去的。現在呢?(二)靠主作工時期。這時期約佔我工作時期的大部分。好是好的,可是還未達到頂好。所以我覺悟了,以後立志進入:(三)讓主作工時期。我是個無用之僕,不能為主作甚麼。從今天起,我不作工,讓主作工。其實這是不作工的作工,結果必定是繁多的。

我今早起來禱告,目的是求主封蔽我的口,不准我講話,使講臺上,不聞人的聲音;祇聽見主的聲音。

去年赴培靈會時,曾對黃原素牧師說:我這次帶有許多講題來,不愁沒材料了。可憐可憐!那知許多講題中,主都禁止不准我講;故今年決定不帶甚麼,除了這部聖經以外。惟有憑主的感動和引導而已。

前者在吉林有一個退修會,地點是在樹林之下,人數約有八九十人;他們都是注重禁食祈禱。我預備的講題,到那時候,亦不能講。領眾祈禱後,當中有一位先哭,接著全場都大哭起來。鎮靜後再哭;如是者三次。他們雖整天不喫不喝,也不覺得難過,反覺得快樂活潑。記得又一次聚會,唱詩祈禱後,主又把我所要講的題目打消了;於是再換第二個題目,那知講了二三句後,也不能繼續講下去。我就覺得應該要讓主作工,乃改開祈禱會而散。

我們最大的錯誤,是想聽某某名人演講。你看使徒最初的時代,何曾有甚麼名人演講呢?我們平常的聚會,不能得到真正的奮興,和靈恩的充滿,恐怕就是因為人的聲音太嘈雜的緣故。所以我們當效法使徒時代第一次奮興會為模範。他們聚會的光景是怎樣?請看使徒行傳一14:『這些人……都同心合意的恒切禱告。』這裏有三個字,很可以代表他們的精神。

第一個是『同』字。他們有同一的心志和目標,即求靈恩的充滿,他們當中沒有人辯論彼得為甚麼這樣膽怯不認主?約翰雅各等,為甚麼這樣鶩高,而欲坐在耶穌的左右?多馬又為甚麼懷疑不信主由死復活?……他們祇是互相饒恕,互相親熱。

第二個是『恒』字。他們有十日的聚會,我們這次亦然。但可惜我們聚集時間為講道所阻,不能有長時間多做祈禱的工夫。他們則不然,不止日間有祈禱,晚上也有祈禱,祈禱約佔聚集時間的大部分。故十日的聚會,倒成了二十日了。

從前見一信徒,事主很是熱誠,他往往日夜祈禱不輟,有不達目的,不肯停止之勢,這樣的恒心祈禱,真是難能可貴。

第三個是『切』字。許多人的祈禱,是隨便的,敷衍的,沒有懇切的態度,故得不著上帝的允准。我這次從吉林回來的本想憩息靜養一下,再到南方來,不料有一位學生,寫信請我立刻要到他那裏去,主領奮興聚集,信裏很懇切地寫著:『你非來不可非來不能』等語。至此,我實在沒有可推卻的餘地,不得不要去了。若果他照平常的寫信給我,不甚懇切,那麼,我必不去的。所以我們的禱告,不可不有雅各的懇切精神,──『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時的祈禱,亦嘗懇切到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我也見過一位信徒,無論在甚麼時候祈禱,雖天氣嚴寒,額上都有汗點。他的懇切如此,他的能力,可想而知。但可惜我們的祈禱,總不能有那樣的懇切,亦難怪主的靈恩,不能沛降在我們之中。

兄姊們!你們真正願意五旬節的光景,重現在培靈會麼?若是願意的話,請你不要靠人的演講,祇要靠主的作工,和我們的禱告!

從前有人謂教會奮興,有三個方法;第一個方法,是祈禱會,第二個方法,也是祈禱會,至於第三個方法亦然。不特要有大的祈禱會,更要有小的祈禱會,即兩三人託主名聚集的小群。若我們無論在甚麼地方,或學校,或家庭,商店,工場,……能有多的小祈禱會,深信主必在我們之中,施行大大的祝福。

當日以色列人所以能得勝亞瑪力人,實不在乎約書亞的戰術怎樣精深,戰具的怎樣犀利,及其戰鬥力的怎樣充足,……完全是在乎摩西亞倫等山上的禱告。找們培靈會之能夠得勝與否,也不在乎講員講得好與不好,全在乎各人禱告的力量如何。各位,你們願意組織這些小祈禱會否?

舊約亞哈時代,一連有三年半沒有雨落,這個情形,何等難過?但今日中國教會,那種枯燥的現象,何止乾旱三年半?幸當時有以利亞這樣負責的人,懇切向上帝祈禱。不然,其禍患,將不知伊於胡底。

以利亞所求的;祇一件事,即求雨降落地上。他並不是求即得之,一連七次,才得見一片小雲,從海裏上來,如人手那樣大。但他毫不灰心失望,仍然繼續祈求,到底得主大施甘霖給他們。假若七次不見有雲,我深信他雖切禱至七十個七次,也不停止。我們之中,有人願做迦密山頂的以利亞沒有?

我很願望有多的小團體,為培靈會祈禱;不獨有小團體,其實每個人都當負起祈禱的責任。我敢放膽地說一句;培靈會工作的成功,就是你們禱告的成功;反之,培靈會工作的失敗,就是你們禱告的失敗,望今年的培靈會,祇藉著禱告以培靈,不藉著講道。

主的應許,必須我們禱告,才可得著。主已應許把最大的恩賜──靈恩的充滿,賞給我們了,你們得著了未?若還未曾,請你多多的恒切禱告吧!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