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四、靈性的仇敵

吳勇長老

【經文】創卅六9,廿五22、29-39,詩一三七7、民廿一4

雅各家有三個很厲害的仇敵,就是巴比倫,亞述和以東。哈巴谷書專論巴比倫,那鴻書專論亞述,俄巴底亞書專論以東。這三個仇敵,以東最可怕。何以見得呢?

以東的歷史,從(創三六9)可知。以掃是雅各的最近親,是雙胞胎。今天我們的最近親非父母,也非妻子,乃是自己,即是肉體。信徒的三大仇敵──魔鬼、世界、和肉體;肉體是最可怕的,肉體何以可怕?我們從以掃的歷史可以看出來。

(一)相爭。(創廿五22)他們在母親的腹中便相爭。

1.從社會看,到處都有相爭。為著利益,兩個黃包車夫打得皮破血流,你死我活;他們都是為爭生意,為爭顧客。有人為爭父親的遺?,兩個兄弟,本是骨肉之親,結果變成不共戴天的仇人。有人為著爭一口氣,結果變成終身遺憾。有一次有個婦人坐黃包車,被車夫調戲,回家告訴丈夫,丈夫設計想懲戒一下車夫,那知失手把車夫打死。結果身繫囹圄,氣死獄中。

有人為爭面子,把喪事鋪張,棺材要大,樂隊要多。有人結婚充排場,嫁粧要上乘,筵席要上等。許多人明明力量不夠,但是也得打腫面孔充胖子。結果這個社會變成虛?,沒有真實。

肉體喜歡相爭,爭到這個社會烏煙瘴氣,爭到你死我活。

2.不但肉體造成社會相爭,也造成教會相爭。彼此有看法不同的相爭,有的為意見相爭,也有為讀經所得的亮光而相爭。人人都要我好,你不好;我對,你不對。結果不是明中衝突,就是暗中相恨。

也有為著地位相爭,盼望連選連任,拉攏巴結,變成結黨,惹起紛爭。

社會上的人可以用口頭相爭,你罵一句,我還一口。用拳頭相爭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腳。教會不好意思這樣相爭,所以就轉到地下去,以文字來相爭,你登報來攻擊,我印單張來征伐;所以社會相爭得烏煙瘴氣,教會也相爭得烏煙瘴氣。

3.肉體好相爭,社會有問題,教會也有問題。相爭出問題,不但個人靈性受傷,團體也受傷。別人受傷,連主的名也受傷。

(二)出賣長子的名分(創廿五22、29-39)以掃為紅豆湯出賣長子的名分。

1.肉體好虛榮安逸,為著滿足其需要,什麼都可以出賣,祖宗產業可以出賣,屬靈的福氣也可以出賣。

金錢是滿足肉體所需的工具,可以給人有形享受,可以解決上等最好衣食住行問題。也可以給人惟無形的享受。只要有錢,進到飯店,如果是某某董事長,總經理到,走堂就來了一大堆;一人脫帽,一個拿大衣,一個請上座,別人投上羡慕的眼光,那時你真是天之驕子,不可一世。做伙計的出賣勞力、腦力,日以繼夜,不眠不休,盼望多賺兩個錢來過舒服的日子。做官的出賣國家,把秘密洩漏給敵人。做生意的出賣道德,不好貨物充當好的貨物,假的當作真的。做歹徒的出賣生命,殺人劫貨,無惡不作。做妓女的出賣肉體,迎新送舊,人盡可夫,這樣來滿足肉體的需要。

2.從屬靈光景去看也是如此,以掃為紅豆湯出賣長子名分。

A、紅豆湯是肉體的享受,長子名份是屬靈的福氣。以掃出賣長子的名分來換取紅豆湯,表明以掃為著肉體的享受,犧牲屬靈的福氣。當時以掃面臨到揀選的地步,以掃卻揀肉體的享受,犧牲了屬靈的福氣。

B、我們在屬靈的道路上,常常會面臨到揀選的地步。一位弟兄失業,突然有兩份工作請他,其一,是作導遊,其二,是作教員。但他說,我知道作導遊工作不易,因為人客要找妓,也得導遊帶去。我問他揀選那一樣?他沒說那一樣,只說導遊錢多。我試試他說,那麼你就揀導遊。他說,這職業不好。我就說,那麼,你就揀教員。他說,教員錢少。他面臨到揀選的關頭,多謝主!這位弟兄靈性有根基,他沒有揀不好的職業,來出賣屬靈的福氣。

C、但有許多人,他卻揀選肉體的享受,來出賣屬靈的福氣。為著肉體的安逸,早晨貪睡不起床,出賣晨更屬靈的福氣。為著肉體的享受,一場宴會、球賽、電影、出賣聚會屬靈的福氣。為多賺一點錢,把時間精神完全給世界,沒有多餘的時間,精神來為神為教會,出賣了事奉的福氣。

3.剛才說為著肉體的好處,什麼都可以出賣,國家、道德、生命、廉恥,沒有一樣不可以出賣。照樣為著肉體的好處,什麼屬靈福氣都可以出賣。靈交、聚會、事奉的福氣、沒有一樣屬靈的福氣,不可以出賣的。

(三)以掃助雅各家仇敵為患(詩一三七7)

1.國家最痛恨自己的國民,幫助仇敵。這等人被稱為間諜,為奸細。以東是雅各弟兄,但他助仇敵攻自己的弟兄,也可稱為奸細。可見肉體不但可恨,而且可惡。

剛才說到我們有許多仇敵,世界、魔鬼、肉體。魔鬼要攻擊我們,需利用肉體作工具。以東助雅各家仇敵為患,照樣肉體也助魔鬼為患。

2.今天魔鬼攻擊的對象。

A、神的計劃,要一個身體,藉著這身體彰顯祂的榮耀,推行祂的工作,所以造了亞當。魔鬼攻擊對象,就是這個身體,所以引誘亞當犯罪。因為沒有身體,神的計劃不能實現,不能彰顯祂的榮耀,不能推行祂的工作。亞當被破壞,到新約,神揀選馬利亞生耶穌的身體,魔鬼要破壞這身體;聳動希律殺嬰孩,希律還未殺嬰孩,神便把約瑟等引下埃及。以後耶穌出來工作,魔鬼又聳動文士祭司猶太人來釘死耶穌,沒有想到,人的忿怒,卻成就了神的美旨,完成了神的救贖計劃。主復活升天,揀選教會做身體,使神繼續彰顯祂的榮耀,推行祂的工作,但魔鬼還是要破壞這身體──教會。

B、魔鬼破壞身體的方法,一是同化,使教會效法社會;一是分化,利用人的肉體,製造許多誤會、猜忌、疑惑、不滿。使人與人之間發生問題,彼此爭鬧起來,以致?生結黨紛爭,彼此攻擊,彼此毀謗,用這樣毒辣的手毀來破壞基督的身體,使神的榮耀不能彰顯,工作不能推行。

C、魔鬼計謀能成功,就是肉體接受魔鬼的計謀。

一次我講道論到何謂屬靈的基督徒。晚飯後,一弟兄問我何謂屬靈?我說,我諷刺你一句,你臉不改色。我說剛才我們吃飯的這飯館很不錯,他卻說是三等的飯館;以致令請我吃飯的那個弟兄聽了,心中不舒服。後來我們談到中國人在此地的生活時,請我吃飯的弟兄就說有些人逐家去賣貨物,這是下流的工作;其實這話是諷刺剛才說話的弟兄的。這樣你攻擊我,我攻擊你,是因為肉體存在的緣故。

教會本是羊的牧場,因肉體的緣故,竟成了狼的戰場。

3.所以以東助雅各家的仇敵,肉體助靈性的仇敵,可怕而且可恨。

(四)希律也是以東人,也是代表肉體。

1.希律叫博士找著耶穌之後,回來報信,讓他也好去拜他(太二8)

A、其實他是口拜,心不拜。正如神說,你口親近我,心卻遠離我。心口不一,就是這種人。外面有敬虔,裏面沒有敬虔。看得見是一樣,看不見又是一樣,變成了宗教與生活完全脫節。正如法利賽人,宗教氣氛非常濃厚,實際的生活卻非常卑鄙;他們穿長衣服,經文掛在身上,其實裏面充滿勒索欺騙詭詐。

B、肉體與聖靈相爭。屬肉體的向著世界,為著世界;屬靈的向著神,為著神。屬肉體的喜歡稱頌,屬靈的喜歡責備。屬肉體的看自己比別人強,屬靈的看人比自己強。屬肉體的是虛假,屬靈的是真實。

我得罪人時,肉體找許多理由替自己解釋;這樣饒恕自己,原諒自己。人得罪時,覺得受委屈,真是豈有此理;若不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怎能甘心。屬靈的,人得罪我,找許多理由替人解釋。饒恕人,原諒人。自己得罪人,坐立不安,羞容滿面,若得不到人的饒恕,心總不舒暢。

C、我們若容許肉體存在,實在是心口不一,活出雙重生活,在人前是一樣,在人後又是另一樣。

2.希律很狡猾(可六),他歡喜約翰,樂意聽約翰講道,但是卻把約翰下在監裏,甚至把約翰的頭殺掉。原因是約翰責他把兄弟的妻子娶過來,約翰干涉他的私生活。今天許多人也樂意聽道,但一干涉他的私生活,就不樂意聽,以致許多傳道人也不敢講干涉人私生活的道,可見肉體多麼可怕。

(五)結論

最後在民數記廿一章,說到以色列人出埃及,經曠野,進迦南;他們原本可以走直路,但因為以東人的攔阻,所以以色列人要繞道而行。本來很快便可以入迦南,結果繞了幾十年。

我們容許肉體存在,好像我曾見過小孩子遊戲,把兩個小孩綁起來,這個小孩子的右手和那個小孩子的左手綁在一起;這個小孩子的右腳又和那個小孩子的左腳綁在一起,這樣向前走;不能快,甚至倒下來,完全停下來。如果容許肉體存在,在屬靈的路上,繞來繞去,還是在那裏,甚至跌下來。

今天是我們的近親攔阻我們,這肉體的攔阻,不但個人靈性不能長進,教會也不能長進。從埃及到迦南,很快便可到,但以色列人走了四十年;我們從稱義到成義,本來很快便可以完成;結果三年五年,或八年十年還不能完成,甚至繞來繞去,還得從起初開始。

保羅在羅馬書七章喊:「我真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但許多人不覺苦,這是生命未開始。保羅在第七章喊苦,在第八章寫聖靈,聖靈能釋放我們。當挪亞在方舟過了許多日子,他把一隻鴿子放出去,又飛回來,因為遍地是洪水,找不到落腳之處。但又過了幾天再放鴿子出去,這次牠不飛回來,因為地已經乾了,可以找到落腳之處。洪水表罪惡,洪水乾了表罪惡已對付了,聖靈就可以找到落腳之處。聖靈滿有能力,能治服肉體。肉體發動,不是靠人力可以治服他,乃是靠聖靈的能力來治服他。肉體被治服,魔鬼找不到機會作工,不但在個人身上找不到機會作工,在教會也找不到機會作工。個人與教會,教會與神都沒有問題,所以我們今晚應求神的火,在我們身上作工,對付肉體。(蔣國仁弟兄記)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