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一、活神的呼召──「來」

王峙先生

唱詩:
一、凡心中勞苦 擔重擔的人 可以到我這裏來 我就使你安息。
二、主阿我今來 我今來就你 求你所流寶血 洗我罪惡清潔。

經文:以賽亞書五十五章一至六節

馬太十一章廿八節

我很感謝神的恩典,再給我有機會來香港的培靈會。這是我第三次在培靈會講道,是神特別的恩典。請各位多多為這個聚會禱告。培靈會在過去得神大大的祝福,我們現在坐著等待神的祝福嗎?是不能的,故此應該多多的禱告。多禱告,則能多得神的恩典,沒有禱告,就不能得到神的大恩,請各位禱告求神,賜福這個聚會。

各位來聚會的時候,當請你們的親戚,朋友,鄰居等一同來聚會。因為主不單為我們死,也為他們死。主要我們得救,也要他們得救。因此我們應該帶他們來。我們思想一下,香港有二百多萬的人口,而到這裏來聚會的人,不過是這麼少數。我們的心真是不滿足。應該有更多的人,若是一個人帶一個人來,那麼,這個地方恐怕不夠地方坐了。弟兄姊妹們,我應該向神多多禱告,對人盡力幫忙。用寫信請他們來聽道,最好能夠親自請他們來。我們的主為我們捨身流血,從天降地。我們要求一個人的靈魂,不過只是到他們的家裏,請他們來而已,不是要從天降地這麼大件事。我們為什麼不去救一個靈魂呢?

我們所敬拜的神,乃是活神,是會說話的。若是死神,就不會說話,祂既然會說話,今天祂對世人說什麼話呢?在神眼中,世界只有兩等人(但世人則不同,世人看人是分種族,貧富,階級等等)一等是已經信了耶穌的,另一等是還沒有信耶穌的。神今日對世人說甚麼話呢?

甲、對已信主者,歸納起來,不過是一個字,乃是個「去」字。神說:「你要去!」「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

乙、對未信主者,歸納起來,不過也是一個字,是個「來」字。神說:「你一切乾渴的都當就近水來」勞苦負重擔的也來。無論什麼人,神都對他們說「來」。

我是一個傳福音者。我在一年中要走很多的地方,主仍是對我說:去!叫那些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或者你們會問我,你今日來香港要說些甚麼?我可以告訴你,並無別的,乃是一個「來」字。來呀!勞苦者,主請你來。已經信主者,我也請你來。或許你已經變為浪子。不親近神,你冷淡了,退後了,離棄神了。你的身雖然在禮拜堂,你的心卻是在外邊。有如浪子昔日雖然分了錢,在家住了幾天,但是他的心,已經走到外邊了。今日多少信徒,不是如此嗎?今日的信息對你們說:「回家來!不要再遠離主了。」

這個「來」字,包含有很多的恩典,有無限的愛心。主不丟棄我們,乃是請我們來,既是請我們來,就不是丟棄。今日的人,不是神離棄了他,乃是他自己不肯來,硬著心,我們自己離棄神,看輕神的恩典,不要神,是何等大罪?若是說神:「不要來!走開!」今天我們便沒有這個聚會,我也無道可傳了。

感謝神,雖然我們的罪太重,太冷淡,但是主沒有說:「不可來」。乃是說:「來吧!」無論男女老幼,貧富高低,都可以來。這就是福音。神要我們「來」,求神叫我們把這個來字刻在心中,神請我們來做什麼?

(一)神要我們來「聽」──賽五十五章三節

羅馬十章十四節那裏說:「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可見信道是從聽道來的。已經相信了的,神也要我們來聽,聽得多,信心就更加堅固長大。「信」與「聽」有很密切的關係。我是從不信的家庭中出來,年紀很小的時候便會拜菩薩,我怎會信的呢?乃是聽來的,我聽了,就知道我是一個罪人,主釘身於十架是擔當我的罪。我信了,是從聽來的。各位,多多來聽吧!這是你的機會。

從前有一個小孩子,向他的老公公發問題。那小孩子說:「公公,什麼東西都是神所造嗎?」公公說:「是」。那孩子又問:「公公,蒼蠅是不是神造的?神造蒼蠅有什麼用處呢?」那老人回答說:「神造蒼蠅是有用處的。」繼續他便說出他如何信主的歷史……「我從前是不信耶穌的,你的祖母已經信了。她常常請我去聽道,我總是不肯去,一次二次三次的推辭。後來祖母說如果我不去,她就不喜歡了,終於我去了。禮拜堂的唱詩很好聽,但我不喜歡聽講道,而且覺得厭煩。牧師一講道,我便把兩隻手掩住耳朵不聽。有一天,牧師正在講道,我又掩耳不聽。忽然有一隻蠅子飛來,伏在我的額上,當時我很難過,想用手把牠趕走,但我怕若果用手來打,耳便掩不住。於是我繼續忍耐,咬著牙齒。但是那蠅子很是奇怪,牠沒有飛開,反而越來越向下爬,我便越覺得難過,終於爬到我的鼻孔裏。那時,我便無法忍受,迫得用手指趕它出去。正當這時候,蠅子趕了出去,而牧師所講的道理,卻聽了進來,並且進來了,沒有辦法趕出去。這聲音說:「你若果不接受主耶穌為你的救主,你要死在罪惡之中。」這個聲音,日夜對我說著,終於我信了耶穌。所以我說蠅子也是有用的。各位朋友,蒼蠅是沒有用的東西,又有害,又污穢。但是在神的手中,無用的也變為有用,各位,你我不是一樣的有害,污穢,而且比蒼蠅更污穢嗎?但如果肯放在神的手中,就能成為有用,這是奇妙的恩典。那老人因聽而信了,你們都來聽吧!

(二)神要我們來「看」──約翰一章卅九節

打開我們的眼睛來看吧!看看怎麼知道有神?羅馬書一章二十節那裏說……「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入無可推諉。」我們見了太陽,月亮,天地萬物,就不能不信神。我們看見了人,就不能不信神。試問人從那裏來?你可以說:「人是從父母來的。」但我問你:「人是從父母來的,那麼,父母又從那裏來呢?祖父母曾祖父母,大曾祖父母,大大曾祖父母……一直推到最祖的那一位人類,又從那裏來的呢?」更有些人說:「人是從猴子變來的。」但我告訴你,我在南洋看見很多的猴子,從來未見過它們變過人。南洋有很多的人,但沒有一個是從猴子變來的。若說人是從猴子變來的,為什麼從前的猴子能變人,現在的猴子不能變人?「人是從猴子變來的」這種說法,乃是魔鬼說的。魔鬼不想人知道是從神那裏來的。若是知道,人便會曉得自己地位的尊貴,和責任之重大了。魔鬼叫人知道人是從猴子變來的,既是猴子變的,就不用負責任,不用守規律。試問猴子偷了東西,警察會不會去拿牠呢?不會的。為何?因為牠是隻猴子。魔鬼不叫人知道責任,叫人忘記自己的地位。怎麼知道人是從神那裏來的呢?我們來「看」就可以知道。保羅在羅馬書第一章那裏說:「很多人從前是犯罪,在黑暗中摸索。」但後來他們信了主,就離黑暗到光明。敗壞的人也改變了,成了好人。我們打開眼睛來看吧!這就是福音的大能。

德國的穆勒先生,在未曾悔改信主以前,是一個很敗壞的青年。他離開了很良好的家庭,自己一個人跑到外邊,到處放蕩。一次住在旅館,錢用盡了,沒有錢付房租,被人趕了出來,而且被拿到警局坐牢。又一次到茶樓吃東西,吃完了沒有錢付帳,又被人拿去警局。當他的母親病重,將近死的時候,她想要見一見她的兒子,穆勒先生知道了,也不願意回家。後來他的母親因心碎而死。你說可憐不可憐。一天,穆勒先生聽了福音,後來他信了。他信了之後,便大大的改變起來。後來他到了英國,創立孤兒院,收留數千孤兒,以信心過生活,以祈禱養活數千孤兒。穆勒先生九十多歲才離開世界。他死的時候,英國下半旗。出殯的時候,倫敦的商店也關了門。有千萬人向他瞻仰敬禮。各位,為什麼這個青年,從前是住旅館,吃東西也不付錢,要坐牢。將死的母親也不回去看一看。現在死的時候,千萬人向他致敬,英國也下半旗呢?一句話便可以回覆這問題。就是因為他信了。這是福音的能力,是事實,是可以見到的。主說:「你們來看!」開我們的眼睛,來看吧!

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很多。這裏我提出兩點:(一)信耶穌不用錢,是白白賜給的。凡相信的,都可以白白得救。(二)基督教的道理是公開的講。任何人都可以來聽,來看,並無秘密。

從前福州有一位大法師,據說他曾雲遊天下。他到了福州之後,就住在山上。很多男女都上山去看他,求他做法事,醫病,沒有兒子生的,也請他做法事。我從來未見過人作法,我想去看一下。到了法師住的地方,看見有人站在門口,負責收錢。進去看作法的,每人收兩塊錢。我是神的僕人,當然不付錢進去看。我就站在門口看看,等到有人出來的時候我就問他。不久,有人出來,我便請問他:「你看見那位法師嗎?」他說:「看見」。我說:「你有看見那位法師如何作法嗎?」那人說:「這我不能說給你聽,因為一說出來,法就會破了。」各位,我們現在可以從這一種宗教裏找出兩件事,是與我們基督教剛剛相反的(一)就是他們的宗教是要錢,沒有錢連看也不能看。(二)守秘密,不讓人知道他們怎樣作法。但是感謝我們的主。主的道白白的,公開的,不怕講破,越講越靈,至怕你不來聽。因為主的道是真的。所以主耶穌說:「你們來『看』!」

(三)神要我們來「得」

得甚麼?得安息是也。馬太福音十一章二十八節那裏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這一節聖經可以分為兩個意思──一、「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請特別注意「可以」這兩個字。這「可以」二字包含莫大恩典與安慰,是何等的寶貝。勞苦的人們啊!你們都來吧!你可以來。二、「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這一句話,誰人說過?孔子有說過嗎?釋迦牟尼說過嗎?穆罕默德說過嗎?沒有!為什麼他們沒有說呢?因為他們不能說,沒有這種力量。只有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祂能說這句話。因為祂不單是個人,祂也是一位神。主耶穌講這一句話,滿帶著恩典,權力。你們「來」就可以「得」,祂能「給」你。

我在檳城住的時候,我住家的對面是一所監獄,裏面滿住囚犯。在斜對面的右邊,乃是一所醫院,再過去就是殮房。因此每日經過我家門口的人,大半多是探病,探監。不是探病探監的人,恐怕就是去埋葬死人的人。這些人都是勞苦負重擔的人。有一天我對一位信徒說:「我很想用一個牌子寫上馬太福音十一章二十八節,給過路的人看。」那位教友說千萬不可。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倘若真的有人來找你的時候,你怎樣辦?你能給他們安息麼?我說不會的。因為我寫這個牌子的時候,上面可以寫著:「耶穌說:凡勞苦……」這樣,不是可以嗎?若是我自己說的,就不可以。但是主耶穌可以講這句話,因為祂有權柄,有力量。或者有人問:「何謂勞苦負重擔?我不明白。」各位,我們不用怕,我們可以明白什麼叫做勞苦負重擔。請看聖經詩篇三十八篇四節:「我的罪孽高過我的頭,如同重擔叫我擔當不起。」各位,看清楚了沒有?「罪」就是重擔。罪好像重擔。我們要禱告,求神幫助我們,叫我們知道罪就是重擔。為何我們不信耶穌?就是因為不明白罪乃重擔,反以為犯罪是一種本領。啊!這是多麼可憐。沒有人能幫助我們,叫我們知道罪及重擔,只有神能幫助我們。求神的靈作工,使每一信徒也知罪就是重擔,不能不到主的面前來。願神的靈感動我們。

我親眼見過一個做母親的,她有一個三歲的孩子,那孩子剛會說話,他便說謊話了。那位母親在旁邊聽見,不但不責備他,不教訓他,反而覺得快樂。試想三歲的孩子已經說謊話,將來三十歲的時候,就不堪設想了。各位,你們看見這一位做母親的,以羞恥為榮耀,一點重擔也沒有。神說人的心好像石頭。石心是怎樣的?是硬的,是冷的,是死的,是無感覺的。世人的心就是如此。但是信了耶穌的人,他們的心是怎樣的呢?神說:我賜給他們一個新心,就是個肉心.肉心是怎樣的呢?是柔軟的,熱的,有生命的,有知覺的。這就是信耶穌的好處。神說:我賜他們肉心。望主幫助我們,賜我們一個柔軟的心,火熱的心,有生命的心,有知覺的心。便我們能知罪,知道罪是何等痛苦,是一個重擔。不能不到主的面前,求祂赦免,求祂用寶血洗淨罪過。

從前有一位教士到非洲傳道。那裏的工錢很便宜。所以他請了兩個土人來幫助他做工。一個是大人,一個是小童。那個大的幫助煮飯。小的做其他雜工。那小土人的身體很黑,只有眼睛是白色,但是非常聰明,而且很會射箭。一天,主人從外面買了一隻鴨子回來,預備來做菜,那小土人因愛射箭的原故,一不小心,把主人買回來的鴨子射中了,而且死了。那小童很是害怕,他看著四周沒有人的時候,急忙把鴨子埋了。雖然他把那死鴨埋了。但是這鴨始終好像在他心裏,叫他坐臥不安。他心裏想:這鴨子實在是我打死的。不久,那幫助煮飯的大土人來了,叫那小的去挑水。那小土人說:「挑水是你的責任,為什麼你要我做呢?」那大的回答說:「你去不去挑?雖道你不怕那死鴨麼?」那小土人一聽見這句話,害怕極了,倘若給主人知道,那就不好了。於是那小土人只得聽從那煮飯的吩咐,替他挑水。過了不久,那大的土人又來了,叫他去破柴。他想不應承,但是想起那死鴨,他不敢不做。此後,因這「死鴨」的原故,使那小土人吃了很多的苦。後來,那小童想:這件事情始終是要解決的,不然,我受的苦將無了期。於是他跑到主人面前,痛哭流淚說:「主人,你記不記得那天你買了一隻鴨子回來,一下子就不見了嗎?」主人回答說:「記得。」他說:「主人,那鴨子是我用箭射死的,而且把它埋在地裏。現在我知錯了,求你赦免了我罷。」那主人是信耶穌的,就赦免了他。小土人得到主人的赦免,他歡喜極了,因為那死鴨從那天起,就從他的心中取去。當那煮飯的又來叫他去破柴挑水時,這回他不怕了。他說:「死鴨是記得,但柴我卻不破。」各位,這小童得到了赦免,是何等的喜樂?何等的勝利?

弟兄姊妹們,今天晚上來聽道的,你的心中有沒有一隻死鴨──重擔呢?有沒有對人不住的地方?對神不住的方?如果有,到主面前來,求告祂吧!經上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一書一章十九節。請各位為自己禱告,求主赦免我們,用祂的寶血潔淨我們。好叫我們的罪擔得以放下。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